野趣 (1-38全) (4/13)

第十二章 升華中洗禮的樂章三部曲之一

  愛情是什麼?應該是愛一個人的同時被對方所愛吧。可是這個問題從來沒有
像現在這樣的令我感到迷惑。

  我愛自己的老公,我相信他也是愛我的。可是,我們卻在彼此的默許下,在
欲望上背叛了對方。

  我不知道繼續這樣的行為是否應該,如果像老公說的那樣,這只是夫妻間感
情的調劑品,可以增添彼此的生活樂趣,我可以接受偶爾的出軌,而不是像現在
這樣,把那種欲望當成了必須品。雖然老公沒有明顯的表現出來,但是我覺得他
不應該還往金色跑。

  不可否認,在背德的欲望下,那種禁忌的快感已經讓我產生了一種特殊的情
感或者說是對王志的一種期待。當老公再次提出去金色的時候,我感到了不安,
對於那個危險的男人,只有避開才是最明智的選擇。

  本來我想拒絕的,老公期待的眼神卻讓我心痛,這麼些年來他一直都在身邊
默默的陪伴著我,我知道他為了我付出了很多。這次旅遊難得他如此的開心,就
當是回報他吧。

  晚上九點多,老公就迫不及待地帶著我來到了金色俱樂部。

  為了讓他更盡興些,這次我沒有再圍浴巾,我知道老公喜歡其他男人用充滿
欲望的眼睛看我。

  和兩天前一樣,整個金色都處於淫亂的氣氛當中,隨處可見耳鬢廝磨的雙雙
對對和激烈糾纏在一起的肉蟲,第三次身處在如此淫糜腐爛的氛圍裡,我已經學
會了坦然。對於那些赤裸裸的獸性光芒,除了情緒上有點厭惡外,也令我有種成
就感。

  女人都愛慕虛榮,我不否認這一點,因為這種男人的注視也間接的證明了自
己。

  在餐廳內享受了一杯冰凍果汁後,老公引著我來到了大廳,像上次一樣的先
找了個軟塌躺下。也許時間尚早吧,現場的氣氛還沒熱起來。小房間裡只露出了
兩個大白屁股。排隊的人也不多。

  老公一邊體貼的說著情話,一邊欣賞著小電視內的動作片。我知道他是在安
撫我的情緒,其實我已經對這裡的一切習以為常了。

  「現在人少,你不去試一次?」我慫恿著,輕輕的撥弄著老公已經腫脹不堪
的陰莖。

  老公吻了我一下,半開玩笑道:「小寶貝,我等你去了,我就去!」

  「真的?」他的提議令我有種悸動。

  老公很曖昧的笑道:「真的!」

  「算了!我才不願意讓那麼多人射進去呢,你看,好髒哦。」那種悸動很快
的就被我掩飾了下去,因為屏幕內正在進行的一個鏡頭令我感到惡心。

  一個大腹便便的男人正把一管精液噴進大白屁股內,當他抽出來的時候,一
大灘花白的粘液從趟開的穴口流了出來。

  這場面和A片裡的場景一樣,充滿赤裸裸的情色,有一點是我無法忍受的,
難以想象我和那個像豬一樣胖子做愛是怎樣的情景,更別提讓他在自己的體內射
精了!

  老公也沒在這個話題上深入,只是輕柔的摩挲著我的身體,說些軟綿綿的情
話。他的溫柔令我愜意,這些年來,他都是這樣的守候著我,如果有一天老公突
然離開我了,不知道我是否會習慣。

  溫存一會兒後,老公提議去按摩,雖然心裡還是難以接受他和其他的女人在
一起廝混,但是我盡量的保持了臉上的笑容。

  等老公的身影消失在樓梯口後,心底悵然,好像失去了寶貴的物事一般令人
心底發酸。

  「嗨,小愛!」一個渾厚的男中音在身後響起。

  在這個環境裡能叫出我名字的人只有幾人,我一回頭就看見一個風度翩翩的
中年男人立在後側,是趙凱。

  「嗨!」我禮貌的打了聲招呼,原本失落的情緒在見到這個男人後變成了竊
喜。這微妙的變化,令我感到驚訝和不安。

  「一個人嗎?昨天你沒來哦,我可是等了你一整晚了,呵呵!」趙凱說著就
站到了我的面前,他胯下的大家夥正在兩腿間晃蕩著,距離我的鼻尖不超過二十
釐米。這令我感到很不適應,不得不坐起來,重新調整下距離。

  也許有過肌膚之親後,男人會變得沒有耐性,他的話語很直接,更是把來意
都寫在了臉上,沒有了初見時候的穩重和成熟魅力。

  「昨天有事,所以……」我微笑著省下了後面的話,雖然有點失望,不過對
於這個男人我還是很有好感的。

  「小愛,我知道我有點失禮,請你原諒我好嗎?這兩天你都不知道我怎麼過
的!」趙凱尷尬的笑道,他的陰莖正在以非常快的速度勃起,三條粗壯的海綿體
不超過五秒鐘就充滿了沸騰的血液。

  「呵呵,那你說說你是怎麼過的哎。」雄性的氣息令我感到了欲望的悸動,
在我的示意下,趙凱坐到了我腳邊讓出來的地方。

  「呼,只能用廢寢忘食,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哦,亂了,就是時時刻刻都在
想著你啊!」趙凱的情緒有點激動,也許我的示好令他有了期待,灼灼的目光裡
面所蘊含的東西我太熟悉了。

  「想我干嘛呢?」我忍住笑,想看看這個飢色的男人會耍出什麼花樣。

  趙凱一時語噎,躊躇的摸摸腦袋,很干脆的笑了起來。

  有修養和沒修養的人,最大的不同,就在於語言的禁忌。如果是王志的話,
我敢保證他會肆無忌憚的滿嘴噴……一想到王志,就想到那自大的笑容,還有那
雄壯的軀體和豌豆型的臀部,天哪!我到底是怎麼了?

  沒來由的感覺到臉上燙的厲害,忍不住暗罵自己下賤。

  「呦,老趙,老子剛一走神你又來搞我馬子啦?」聲音很熟悉,帶著很怪異
的腔調。

  真是想什麼來什麼!我不禁有點無奈,當我見到王志身邊另一個人的時候,
那種無奈感讓我無力。

  「嘿,嫂子!」阿虎低聲下氣的恭聲道,那溜來溜去的視線配上臉上猥瑣的
笑容,要說有多淫賤就有多淫賤。

  「志哥!我就剛來,呵呵!」趙凱顯然很怕王志,臉上的欲望一下就換成了
恭敬。

  看著他唯唯諾諾的樣子,不禁心裡有氣,對這個男人的好感一下就降到了最
低點。

  「屌你老母,剛來?你雞巴翹這麼高想干嘛?屌屄嗎?上次不是跟你這sb
打過招呼了嗎,你還敢屌我條女!」王志罵咧咧的朝我飄來一個挑逗的眼神,他
在罵人的同時,也在我眼前故意地套弄著他逐漸變大的陰莖。

  趙凱干笑道:「沒那回事,我怎麼敢動志哥的女人。」

  他是想給趙凱一個下馬威呢還是想勾引我?無論是那一個,都讓我惡心。

  我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起身離開,這些男人間的爭風吃醋令我煩不厭煩。

  「你他媽的給老子記住,還有下次就別來我金色!」王志似乎是個十足的惡
人,即使在自己開的俱樂部裡也是這樣的橫行霸道。

  聽到後面的言語,我加快了腳步。

  「嘿,小愛,不等老公了嗎?」王志腆著臉,追了上來。

  「別叫那麼親熱,跟你不熟!」我冷冷地道。

  「我們可是做過夫妻的哦,怎麼會不熟呢?嘿嘿!」王志的話語輕佻極了。

  這種人就這樣,你說越多,他話也越多。我知道多說無益,不再理會他。

  就在出大廳的時候,王志突然一把拉住我,他力量很大,加上是驟然發力,
身體一下就失去了平衡。

  「啊?你做什麼?」我嚇了一跳,等我回過神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被王志
抵在了大廳出口處的牆邊。

  王志絲毫不理會我的反抗,反而得意的笑道:「做什麼?當然是肏你啊!」

  「放手,再不放手我踢你啦!」我又驚又怒,可是雙手被他牢牢地按在了牆
上。

  「嘿嘿,多謝你的提醒!」王志嘿笑著,用膝蓋頂進了我的兩腿中間。

  我明白他想做什麼,一股強烈的屈辱感令我恨死了眼前的男人,我毫不猶豫
地咬到了他的手臂上。

  「哇,好痛,別咬了,上次不是做得好好的嗎?這次咋不願意拉?呼,快停
下啊!你怎麼又咬了?」

  王志吃痛下,放開了對我的禁錮,我剛想松口可是聽到後面的一句話,再也
忍不住心中的憤怒了,狠狠地咬了下去。

  「嗚,痛啊,你再咬我可翻臉啦!」王志說著,臉孔也變得猙獰起來。

  這種男人如果不給他點回憶,他是不會懂得尊重女人的。

  王志見我不為所動,厲聲道:「小愛!」

  也許他真生氣了,我也適可而止地放過他,如果不是因為他知道我真實身份
的話,我絕對會讓他難堪的。

  「算我怕你!」王志憤憤然的瞪了我一眼,就把注意力留到了他的手臂上。

  那裡有著一排清晰的牙印,凹槽裡隱有血跡滲出。

  「知道怕就好!」我得意的飄了眼自己的傑作,一語雙關的道。

  王志見我不理睬他,忙擋在我身前道:「等等!」

  「還想來一次嗎?這次要不要換只手啊?」我沒好氣的逗他道。

  「記得上次說過的話嗎?」王志的臉色陰晴不定。

  「什麼話?」我故意裝糊塗。

  「如果你不想我揭穿你的身份,你就裝吧!」王志冷笑道。

  「你不是不屑於威脅女人嗎?怎麼現在也如此下作?」他的話,令我擔心,
不得不再次面對這個男人。

  王志無所謂的聳聳肩膀道:「也有例外的,對於不遵守諾言的人,我也不會
玩那些無聊的遊戲,嘿嘿!」

  我知道理虧在先,就算沒有那個所謂的約定,我想這男人會找其他借口的。

  「好,不過我不想在這裡!」既然今天來了金色,那麼橫豎都躲不過了。我
能做的,就是找個沒人的地方,然後滿足他的欲望。我心底暗下決定,這次是最
後一次來金色,以後就算老公要求,我也不來了。

  「這可由不得你,剛才你讓我志哥那麼丟臉,現在不找回場子怎麼行?」

  王志說著,雄壯的身軀朝我欺近。

  一股渾厚的男人氣息直接沖進了鼻端,滾熱的軀體貼了上來,那熟悉的觸覺
很容易的令我聯想起前日那瘋狂的一幕。

  「別,不要啊!」我竭力掙扎著,試圖擺脫他的糾纏。

  「別動,卑點面好嗎,人家在看呢!」王志很懂得利用身體上的優勢,死死
的用身體把我抵在了牆上。

  正如他所說,附近軟塌上確實有不上眼睛盯住了我們,而且阿虎那家夥也在
不遠處站著,身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個女人,在聊天的同時,眼睛時不時的就
望過來兩眼。

  這一分神間,突然就感覺到兩腿間有一條火龍在竄動。

  「不要,別在這裡!」我努力的夾緊雙腿,做著最後的抵抗。

  王志嘿然一笑:「嘿嘿,既然來了這裡還裝什麼嫩啊?不就是找樂子嗎?在
哪裡還不一樣?而且你還欠我一次!」

  他的話很燥還帶著最直接的挑釁意味。雖然他說得沒錯,但是從小到大所接
受的禮教文化讓我本能的排斥著心底的渴望。

  有些人對於性的理解並沒有那麼復雜,單純的只是為了交配。像動物一般,
在發情的時候無所顧忌的去追尋那快感。



  「嘢?濕了耶!」王志像中彩票一樣的大呼小叫起來。

  濕了?應該是剛才在與趙凱的短暫接觸中的時候動情了,只是他那刻意的語
調讓我難堪極了,居然被他發現了我欲望的痕跡,特別是那雙充滿淫褻的目光,
讓我好恨。

  雖然我夾緊了雙腿抵抗著王志進一步的動作,但是兩腿間的火龍卻依舊頑強
的往上蹭到了大腿根部。此刻那巨大的龜頭如火球一般的抵在了膣口上研磨著。

  「一定要在這裡嗎?」我有點艱難的再問了一遍。

  「那當然,人多了肏起來才過癮嘛,怎麼,你不喜歡嗎?」王志故意的調笑
道,他的臀部小幅度的旋轉著,巨大的龜頭借著濕滑的液體或輕或重的從不同角
度刺激著膣口邊上敏感的神經末梢。

  「不喜歡!」豈止是不喜歡?坦白的說,我不願意在眾目睽睽下做愛。

  性是一回事,如何去享受其中的樂趣是另外一回事。

  相比之下我寧願嘗試偷偷的野趣,也不願接受這樣的性愛,或者說,我無法
忍受自己會肆無忌憚的當庭淫亂,如果發生了,那我以後的生活有什麼變化呢?

  一想到將來在屏幕上面對著全國的觀眾,我就無法釋然,也許他們之中就曾
有人看到現在的自己。

  王志也沒在乎我看他的眼神是多麼的冷漠,側著頭就吻了下來,他的動作很
快,我幾乎沒有意識到什麼,嘴唇就被堵住了。

  他的吻功很有穿透力,和兩天前的一樣令人產生淫亂的想法,甫一進入,那
條靈活的舌頭就帶著魔力的撩撥起我的欲望。

  這該死的家夥興致一來,肯定會當場和我做愛的。心底突然產生一個念頭,
如果不是被他要挾著,我會再次和他做愛嗎?也許會吧,但是絕對不會是現在!

  胡思亂想間,我緊守著心底的矜持,任憑他的貪婪在我的口腔內肆虐著。

  王志發現我並沒有再掙扎,松開了一直攥緊我的雙手,並把它們遊移到了我
的身上。

  說實話,我知道一切都將無可避免的發生,我默默承受著天人交戰的同時,
也在領略著禁忌的刺激。

  王志的手法純熟而富有侵略性,顯然他比我更了解我的身體。全身只要是他
雙手夠到的范圍,都被他照顧到了,而且那仿佛帶有電力的十指和靈活的舌頭,
更是開發出了許多難以相信的敏感地帶。

  諸如鎖骨,腰側,肚臍,甚至是腋下都是快感的源泉,更別提那些乳頭,陰
蒂,性穴等本來就敏感的部位了。

  比起老公所帶給我的感覺,王志要強得多了,沒一會兒功夫,膣道內的壁肉
就湧起暖洋洋的翅麻,體內深處性腺分泌出的液體匯聚成一股熱流,緩緩的流向
膣口。

  就在我難以抑制的開始呻吟,渾身上下的每個細胞都在追逐那觸電般快感的
時候,王志突然的停止了動作,只是用龜頭在陰唇間刮了一把,然後示威的挺到
了我的面前道:「大美女,你不是不喜歡嗎?怎麼這裡濕嗒嗒的在滴水啊?」

  我略一低頭,就看見碩大的龜頭上布滿一層晶瑩透明的粘液,我知道這意味
著春情泛濫的膣道已經為雄性的侵入而做好了準備。

  輸了,真的輸了!無可否認,敏感的身體再次的把我推向了崩潰的邊緣。

  「這很正常啊,被你那樣摸來摸去的,是女人都有反應好不好!」渴望著被
進入的同時,我並不想讓他知道我已經投降了。

  如果是其他人我完全有把握的做到收放自如,但是這個男人卻是我無法掌握
的,甚至我正在一點一點的向他臣服。在這男人面前,我是第二次妥協了,希望
這次是最後的一次!

  暗暗的下定決心後,我打算好好的放縱一次。

  王志得意的挑了下眉毛道:「嘿嘿,既然已經濕成這樣,那我現在要來肏你
咯!」

  真的要來了嗎?只見他說著,就用手掰開了我的雙腿,我順從的往外撇了一
些,說實話,我有點迫不及待地再次想體驗那顫栗的快感,如果不是在公眾場合
的話,我相信我會配合的更好。

  他的身高比我高,以站姿插入的話,就只能把雙腿向兩側張開,姿勢有點怪
異。

  不過,我的注意力很快的就被吸引到了大腿根部,原來龜頭一直頂在上面,
隨著王志由矮身的動作往上提起,膣道口的迫力陡然加強。

  「喂,輕點!」我忙用手按在了他的小腹上,試圖阻止他的莽撞。雖然已經
足夠潤滑了,但是還沒徹底放松的膣口還是緊緊地卡住後半截更為粗壯的龜頭。

  「呵呵,讓我給你點回憶吧!」王志一臉奸笑的望著我,我突然有種不好的
預感。

  果然,王志剛說完,就猛地頂起。

  他腰胯間的力道大到不可思議,應該是那該死的發達臀部,我手上的力道根
本就擋不住他迅猛的沖擊。

  「噗」的一聲悶響,我像兩天前一樣,被貫穿了。

  「你好過分!」我抗議的很無力,正如他所說的,這凶狠的一擊讓我回味無
窮。

  膣道內壁肉的翅癢,被巨大龜頭強行擠入的瞬間,勾起電流般的麻痺快感。

  那熟悉的撐滿,令我的欲望溝壑被填充的嚴嚴實實。

  「屌!真是好屄,緊的剛好!」王志籲籲的倒吸著涼氣,臉上的表情足以說
明此刻他是多麼的享受,從而把我的抗議當成了一陣風。

  王志說著,臀部往後退了一點,然後再猛地刺上來。

  他太粗魯了,雖然剛才沒出現不適應的感覺,但是這次他顯然想一插到底,
我不知道是否承受得了,想墊起腳尖,可是王志的雙手緊緊地攥在了腰際,身體
根本就避不了。

  又是「噗」的一聲悶響,巨大的陰莖再次的迫開膣道,斜斜的撞了進來。

  「喔!」我忍不住呻吟出聲,身體也不自然的顫顛了一下,感覺到最深處的
子宮頸被巨大的力道頂的要裂開了一般,又酸又麻,「疼啊,你就不懂得尊重別
人的感受嗎?」我很憤怒的瞪著他。

  「嘖嘖,誰叫你長這麼漂亮,我憋這麼久了,也是一時沒忍住啊!嘿嘿!」

  王志無賴的把問題推卸到了我身上。

  「別動,你弄疼我了。」我發覺王志甫一進入後,就蠢蠢欲動起來,忙不叠
地制止他。

  這次王志沒有硬來,一邊搓揉著我的乳房,一邊調笑道:「我的大美人,這
招霸王舉鼎的滋味如何?」

  「滋味你個豬頭啊!」我忍不住罵道,這人真不能用常理度之,有時候體貼
溫柔,有時候又狂野粗魯,我不知道為什麼在罵這個強勢的男人時候會產生一種
成就感來。

  趁著兩人在說話之際,我觀察了下周圍,幸好,真正在欣賞我們辦事的人並
不多。但是那些粘在身上的眼光就無法坦然了,畢竟,我將要呈現出自己淫亂的
一面。

  「真弄疼你啦?」王志見我半天沒說話,小心的問道。

  「有一點,不過不是很痛。」其實我在體會著那熾熱的撐滿在體內的脈動。

  「來,我幫你治治。」王志說著,把手覆在了我的小腹上,一股奇異的熱力
透掌而出,湧進了我的體內,變成一股暖洋洋的熱流。

  這股熱流似乎受到了控制一般,被王志導向了膣道深處,子宮頸上些微的麻
癢後,那隱隱的痛楚變得消弭。

  我舒服地閉上了眼睛,再次地感受著這奇異的一刻,他是在用氣功幫我療傷
嗎?這真是太荒唐了!可這荒唐正在發生著。

  「感覺好點了嗎?」王志關心的問道。

  「嗯!」我點點頭,有種亡羊補牢的味道。

  一會兒後,王志收回了手掌,臉上再次的蕩起那邪惡的笑容:「嘿嘿,那我
要動咯,被你這麼夾著,屌頭癢的不行,要捅捅你的小屄。」

  對於他把肉麻當有趣的話語,我忍不住心頭一蕩,低啐了一口,提醒他道:
「輕點!」

  「我怕你等下會求我用力的。」王志很有把握地微笑著挺動那發達的臀部。

  他那洋洋得意的神情令我有種摧毀他的沖動,求你?我不會像上次一樣的認
輸了。

  王志似乎想故技重施的讓我欲罷不能,一上來就采用了淺抽慢插的技法。

  我知道其中的厲害,當然不會再被動的承受那噬魂的折磨。在他每次深入的
時候,我故意的拉長呻吟的尾調。記得老公曾說過,這種聲音是最迷人的,每次
做愛他都強烈要求我這樣做。

  當那肉麻的呻吟中夾雜了肉體間隙被磨蹭出的「噗噗」聲,連我自己都覺得
難為情,只是老公和我都想不到,我正在用他最喜歡的聲音去勾引其他的男人。

  不僅如此,如何沖擊男人的視覺神經也是一門學問,剛好我懂得了這門學問
的精華,在關鍵時刻恰到好處的扭腰擺臀。

  一時間,兩人都沈浸在愉悅的感官磨擦所引起的美妙中。

  隨著時間的推移,王志的挺動所帶來的快感逐漸的累積起來,漸漸的我就不
滿足他刻意的調情了。

  王志更慘,我知道我有多麼的吸引男人,當我主動去色誘一個男人的時候,
就連王志都受不了。

  「騷,真他媽的騷透了!」王志說著粗口,額頭上隱隱滲出晶瑩的汗沫來。

  我感覺到,下體的挺動開始變得混亂起來,而且偏向於肆虐的沖撞。

  「哦……喔……」對於這麼無禮的評論,我只有用更婉轉的呻吟來表達我的
不滿。

  王志終於還是沒忍住,也不管什麼抽插法了,提起我的左腿扛在肩上後,捧
起我的後臀,用力的爆肏起來。

  動作狂野而凶悍,我知道我贏了,徹底的激發了他的佔有欲。

  從我打算這麼做的時候,我就一直矛盾著,因為我近乎病態的享受於這份虛
榮,這份引起男人強烈征服欲望的虛榮,而且此刻我正無可救藥的樂在其中。

  「肏我……用力……哦……」在情欲的撞擊下,理智開始渙散,我也不在乎
身外的環境了,開始暢快的呻吟起來。

  「屌死你這騷貨……吼……看你還浪不浪……」王志的情緒很高昂,豌豆型
的臀部所牽引出的爆發力通過巨大的龜頭的碾壓作用在了宮頸上。

  真的好過癮,強壯的陰莖在出入間,讓膣道內湧起一波波的電流,特別是傘
狀的龜冠更是刮弄的整個腔道的壁肉又酥又麻,體內的性腺不斷的分泌出粘液,
我甚至感覺到了一股又一股的熱流順著右腿內側往下淌。

  被高強度的沖撞了幾百下後,期待已久的高潮迅猛而至,那一刻,我無所顧
忌的呻吟著:「喔……好酸……好舒服……」

  「屌死你……吼……屌死你……」王志依然保持著高速在狂頂著,像頭發情
的公牛般一次次地鋤向我。

  感覺太強烈了,我情不自禁地顛了起來,去迎接那如潮的快感。

  在連續的刺激下,我產生了無比美妙暈眩,那是短暫的高潮休克。

  隱約中感覺到膣道內依舊猶如過電般的產生一陣陣麻痺的顫栗。

  我知道王志還在繼續挺動著,身體愉悅的同時我不得不承認,他是個種馬!

  一部性愛機器!他該不會像兩天前一樣再做幾個小時吧?我該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