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穿著絲襪上了別的男人的床

 媽媽叫韓倩怡,在一家美容院工作,雖然38歲了,但是保養得非常好,白
白的皮膚。由於在美容院工作,老闆要求員工每天上班都要穿著套裙,腿上還要
穿著薄薄的肉色的或者是薄薄的黑色的連褲絲襪,顯得媽媽美腿特別漂亮。

  爸爸姓張,個子不高,身材瘦小,在醫院工作。我也不清楚當年爸爸是怎麼
娶到媽媽這麼漂亮的美女的。

  媽媽有一個很要好的同學王阿姨,王阿姨的老公姓李,長得高大威猛,是很
讓女人喜歡的類型,李叔叔的形像應該是女人們意淫的對象。媽媽和王阿姨的關
係很要好,所以我們兩家的關係就很親密,經常聚會一起吃飯,偶爾我會發現我
媽媽經常是和李叔叔對視的,感覺雙方的眼神很是曖昧。

  這天早上媽媽送我去上學,媽媽穿的一身黑色緊身的套裙,上身是低領的,
裙子緊緊包裹著肥翹的臀部,腿上還包裹著薄薄的肉色連褲絲襪,腳上穿著一雙
黑色細帶的涼鞋,顯得特別性感。

  公車上人擠人的,根本沒有挪動的空間,媽媽被擠到一個靠窗邊的座位旁,
一個中年男子坐在那。由於被人擠的,媽媽被擠得緊緊地靠在那男人的旁邊,那
個男的看到媽媽性感的裝扮,眼神開始偷偷的上下打量著媽媽,最後眼神落在媽
媽性感的絲襪的腿上盯著看,露出了貪婪的眼神。

  終於男人開始躁動,他把手挪到了下面,正好能夠碰到媽媽的絲襪腿。開始
這個舉動並沒有什麼,但是漸漸地男人開始用手撫摸起媽媽包裹著絲襪的腿,媽
媽的身體驚動了一下,想要移開,但是人太多,實在是挪動不了,媽媽又不好意
思說出口,只好忍受著男人的騷擾。

  終於車到站了,媽媽送我去了學校就去上班了。

  放學後我走出教室,看到媽媽在門口等我,我急忙跑過去:「媽媽,今天怎
麼來得這麼早啊?」

  「兒子,今天晚上李叔叔和王阿姨邀請我們吃飯,但是爸爸晚上要值班,所
以媽媽就只能帶你去了。」

  我高興的和媽媽來到預訂的飯店,吃飯時媽媽和王阿姨、李叔叔高興地嘮著
家常,王阿姨開玩笑的看著我說:「小夥子長得夠快的啊,幾天沒見好像又長個
了,不像你爸爸那小身材,長大了肯定像你李叔叔一樣強壯。」因為王阿姨和我
媽媽的關係很要好,她們在一起也是經常開玩笑。

  王阿姨又對我媽媽開玩笑的說:「誒,倩宜妹妹啊,到底是不是老張親生的
啊?我看不像老張啊!」

  媽媽瞪了王阿姨一眼:「一邊去!兒子在這呢,別說些不正經的。不是老張
的,難道還是老李的啊?」媽媽說完看著李叔叔笑了笑。李叔叔聽完哈哈的大笑
起來:「我看也像我播的種。」

  王阿姨說:「這麼看,你們三個倒是像一家人,我在這有點多餘啊!」因為
是玩笑的話,說說笑笑就過去了。

  吃過飯後,李叔叔和王阿姨開車送我和媽媽回家,「王姐,我坐後面會暈車
的,我就坐前面了。」媽媽對王阿姨說。

  「嗯,倩宜啊,你就坐前面吧,正好看著我們家老李慢點開車。」

  就這樣,李叔叔駕駛著汽車,媽媽坐在李叔叔旁邊的副駕駛的位置上,王阿
姨帶著我坐到了後面。

  路上王阿姨對李叔叔說:「老公啊,一會路過我的單位等我一會,我要去取
點東西帶回家。」

  「好的。」李叔叔回應著。

  「王姐啊,單位又發東西了啊?真好。」媽媽笑著說。

  到了王阿姨的單位,王阿姨下車進了單位,李叔叔和媽媽還有我就在車子裡
等。

  「小韓妹子啊,天天在美容院上班累不累啊?」

  「還好啦,不會很累啊!」

  「有時間我也去你們美容院,你給我也美美容。」

  「呵呵,李哥,你都這麼大歲數了,還要美容啊?」

  「我是想去試試,看看你的美容手法怎麼樣,能不能把我美得年輕點。」

  「呦,你還想年輕點啊?那得更多的小姑娘看上你。」

  在車裡,李叔叔和媽媽閒聊著打趣。

  「還說我呢,你看你小韓,天天打扮得這麼漂亮,老張能放心嗎?」

  「老張管不了我,我這也是工作的需要。李哥,有時候我真羨慕王姐能夠嫁
給你,你這才叫男人呢,我們家老張不行。」媽媽突然有些嚴肅卻又稍微顯得有
些傷悲的說。

  李叔叔也轉過身去打量起媽媽說:「老張不行?那你行不行啊?你看看我行
不?」說完李叔叔就哈哈的笑了。

  「去你的,李哥,你想什麼呢?真不正經,我們家小明還在這呢!」

  當時我也還小,並不太能聽懂媽媽和李叔叔說的什麼,看他們嘻嘻哈哈的覺
得很融洽。

  這時媽媽把一條腿搭在另一條腿上,正好把腳伸到李叔叔旁邊,還把涼鞋帶
解開,用腳趾頭勾著涼鞋。李叔叔盯著我媽媽包裹著薄薄的絲襪的腳說:「小韓
啊,你這天天都穿著絲襪,腳臭不臭啊?就伸到我這裡來。」

  「去你的,李哥,我天天穿的都是涼鞋,在美容院都不怎麼走動的,怎麼會
臭呢!再說我的絲襪都是天天換的,不信你聞聞。」說著,媽媽又把腳往李叔叔
的身上伸了伸。

  李叔叔這時真有些慌了:「小韓啊,你就別逗你李哥了,快把鞋穿上。」說
著李叔叔抓起媽媽絲襪腳把涼鞋給媽媽穿上,「你王姐馬上就回來了。」李叔叔
說著給媽媽穿好鞋,向外面看了看。

  「呦!李哥,害怕了?呵呵,我不告訴王姐你剛才摸人家的腳。」說完媽媽
就笑了,把腳收回來。很快王阿姨就回來了,之後送我和媽媽回了家。

  之後過了一段時間,我聽媽媽和爸爸聊天時說起王阿姨和李叔叔離婚了,具
體什麼原因我也就不知道了,這種事情大人也不會和我這小孩說的。倒是離婚後
我們家和李叔叔、王阿姨的聯繫也少了。

  有天放學媽媽照常接我回家,突然路上碰到李叔叔,李叔叔顯得比起前蒼老
了許多,但是身材還依然的健碩威猛。由於很長時間沒有見面了,再加上李叔叔
現在住的地方就在車站附近,李叔叔就邀請媽媽帶我去他家裡坐坐。

  進了李叔叔的家裡,房間倒不是很大,但是顯得很溫馨,一個客廳、一個臥
室,房間裡全部是地毯,但畢竟是一個大男人住的地方,所以房間裡有些雜亂。

  「屋子有些亂,你隨便坐哈。」李叔叔招呼媽媽和我。

  「你一個大男人當然不擅長家務了,家裡沒個女人怎麼行呢!誒,李哥,你
今天讓我來你家,不會就是想讓我幫你收拾屋子吧?」媽媽開玩笑的說著。

  「哪裡啊,小韓,屋子這樣我早習慣了,跟你也就不見外了。」

  「那既然來了,我就幫你收拾收拾吧!小明,你在客廳看電視。」說著媽媽
就開始幫著李叔叔打掃房間。我高興的答應了,媽媽真是個溫柔善良的好女人。

  走的時候媽媽對李叔叔說:「李哥,你一個大男人自己住也不容易,沒事的
時候你就找我,我來幫你整理整理家務。」李叔叔聽見媽媽這樣說,高興的答應
了。

  自從上次我和媽媽見過李叔叔之後,不知是湊巧還是怎麼,媽媽接我放學回
家遇見李叔叔的次數逐漸增多,可能真是李叔叔家住的地方離我們上車的車站近
的緣故吧!

  那天正巧我和媽媽在路邊等公交,李叔叔的車停在我們面前,於是我和媽媽
就上了李叔叔的車,搭一段車回家。媽媽一上來,頓時一陣誘人的體香就充滿了
整個小車,我估計李叔叔心中一陣蕩漾。斜眼看了看我媽媽,透過露出內衣的縫
隙,一對傲人的乳峰,肩膀處黑色的乳罩吊帶都漏了出來;再往下看,媽媽斜腿
而坐,西褲下露出水晶肉色絲襪的小腳面。

  李叔叔對我媽媽說:「小韓,今天怎麼沒穿裙子,穿上褲子了?少見啊!」

  「哎,別提了,李哥,今天喝咖啡時灑在裙子上,就臨時換了條裙子。」

  我突然想到媽媽腿上還穿著絲襪的,便問媽媽:「媽媽,那你穿兩條褲子不
會熱嗎?」

  媽媽轉頭對我說:「那不是兩條褲子,媽媽穿的那是絲襪,而且是很薄很薄
的,不會熱的。」媽媽說完後突然想到旁邊還有李叔叔在,臉上微微有些泛紅:
「小孩子不懂別瞎問。」

  李叔叔聽完媽媽說完,更是不時地斜眼瞟著媽媽的絲襪小腳面。三個人在車
裡沈默了一段,氣氛有些尷尬,李叔叔開口對媽媽說道:「小韓,你不是說有時
間幫李哥打掃屋子嗎?你可有段時間沒來了,一會路過我家上去坐坐啊!」



  「我可是沒有說假話,反正今天也沒事,時間還早,老張還沒到家呢,去就
去唄!」於是我便又一次和媽媽到了李叔叔家裡。

  這次房間是整潔了不少,倒是有不少衣物沒有洗,媽媽便忙活著把李叔叔的
衣服給洗了,還包括李叔叔的內褲。

  忙活了半天終於洗完了,「可把我小韓妹子累壞了,快坐沙發上休息休息,
吃點水果。」李叔叔邊說邊把洗好的水果給我媽媽拿來。

  媽媽吃著水果說:「誒,李哥啊,你可別忘了你妹子我的好啊!」

  「那當然不會了,你對李哥最好了,我來幫我妹子按摩放鬆一下。」李叔叔
說著便走到媽媽身後給媽媽按摩肩膀,雖然動作不算親密,但是我覺得也不好,
這是繼上次李叔叔給媽媽穿鞋後第二次碰我媽媽了。

  這一段日子我感覺到媽媽對李叔叔已經好過了爸爸,而且媽媽和李叔叔的關
係好像也走的很近了,彷彿像是夫妻一般。

  這週爸爸出差,週末沒事媽媽給李叔叔打了個電話,李叔叔也在家呆著,媽
媽不放心我一人在家,便又帶著我去看李叔叔。媽媽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低胸小
衫,一條紅色的緊身短裙,腿上穿的是一條薄薄的黑色的連褲絲襪。媽媽脫了鞋
沒有穿拖鞋,直接走在地毯上,露出那薄如蟬翼的絲襪包裹的美腳。

  「大週末的,你一個大男人連被子都不疊好,你說讓我這個客人怎麼看?」
說著,媽媽走進了李叔叔的臥室給李叔叔疊被子。「還是我妹子對我好,週末都
來給我疊被。」李叔叔也隨媽媽走進了臥室。

  因為來李叔叔家已經很多次,我也不見外了,在電腦旁自顧自的玩著遊戲。
臥室的門只是被李叔叔隨便的帶了一下,並沒有關嚴,我不時的能看到媽媽彎著
腰,翹著臀,跪在李叔叔的床上正在疊被子,由於裙子不是很長,李叔叔在媽媽
的後面都能看見媽媽裙子裡被薄薄的黑絲包裹著得蕾絲內褲,媽媽的整條黑絲美
腿跪在李叔叔的床上,如果李叔叔在媽媽的前面,都能從媽媽敞開的領口看到媽
媽那34D的豐滿挺拔白嫩的雙乳,我發現李叔叔看著媽媽眼睛都發直了。

  媽媽整理好床之後下來轉身正好撞到李叔叔的懷裡,媽媽一個沒站穩,「哎
喲」一聲坐到了地上,「怎麼樣,沒受傷吧?」李叔叔趕緊扶著媽媽起來坐到床
上,關切的問道。

  「沒事,李哥,就是我的腳崴了,有些站不穩。我整理了半天,身上也出汗
了,先在你這沖個澡吧!」說著媽媽踉踉蹌蹌的站起來往衛生間一瘸一拐的走,
李叔叔見狀忙起身扶著媽媽:「我妹子給我收拾屋子受傷了,我得扶著你走。」

  媽媽進衛生間沖澡,李叔叔給我洗了些水果。等媽媽沖完澡穿好衣服裙子和
絲襪,打開門出來,李叔叔忙又上去扶著媽媽進了臥室,並把門關上了,但是沒
有關嚴,我還是能從門縫中清楚的看到裡面。

  關完門,李叔叔又坐到媽媽身邊,媽媽被李叔叔這一舉動弄得有些吃驚,問
道:「李哥,你怎麼還把門關上了?」

  「小韓啊,你說我和老張比,你更欣賞誰?」李叔叔看著媽媽問道。

  「這個嘛,其實說實話,我還是比較欣賞李哥你這樣有才華的男子。但是老
張也挺好的,老實善良,不過跟李哥你比還是有一定的差距的。」媽媽說完笑了
笑。

  「哈哈,妹子,你可別看李哥離了婚,說好聽的安慰李哥。」

  「當然不是了,只能說王姐沒有福嘍,不適合你。」媽媽回答的說著。

  「哎呀,我的好妹子啊,還是你對李哥好。」說完,李叔叔又把手放到了媽
媽的絲襪腿上,這回李叔叔竟然撫摸起來了。

  媽媽顯得有些尷尬,把腿收了收說:「李哥,別這樣……你別自暴自棄啊,
多少女人喜歡你這樣的男人呢,別放棄嘛!」

  李叔叔不但沒有收手,還順著媽媽的絲襪腿摸到了媽媽的絲襪腳:「小韓,
李哥今天來聞聞你的腳穿絲襪臭不臭。」說著,李叔叔雙手捧起媽媽的絲襪腳用
鼻子聞了聞,說:「嗯,果然不臭,還有點香氣呢!」

  媽媽忙把腳收回來說:「李哥,快別鬧了,上回那是開玩笑呢!你我都不是
小孩了,我家小明還在外面呢!」

  「我都把門關上了,沒事的。小韓啊,李哥離婚這麼長時間了都沒碰過女人
了,你說我這個年齡正是好時候,怎麼受得了?」

  「李哥,那你也不能欺負你妹子我啊!」

  「我是對你有好感啊!小韓,再說李哥的厲害你不想試試嗎?」說著,李叔
叔壓上了媽媽的身體,把媽媽壓在了床上,媽媽慌亂的想要推開李叔叔,卻奈何
李叔叔實在太強壯了,媽媽顯得根本毫無反抗之力。

  「李哥,李哥,求求你了,快別和妹子開玩笑了。」

  「倩宜啊,你就試試吧,李哥的那個可是不簡單啊!」李叔叔說著拉住媽媽
的手去摸自己硬起的下體,媽媽也是在李叔叔的壓迫下不安的碰了碰,「李哥,
你真壞。」媽媽略顯撒嬌的說,白嫩的皮膚已經泛起了紅暈。

  這時李叔叔的大嘴終於吻上了媽媽紅嫩的香唇,兩人激烈的親吻起來,李叔
叔的大舌頭伸進了媽媽的嘴裡,在媽媽的口中不停地攪動著,兩人相互交換著唾
液。李叔叔從媽媽的香唇吻上了媽媽白嫩的臉頰,又吻向了媽媽性感的鎖骨,一
邊親吻著媽媽,一邊自己脫掉了衣服和褲子,露出了自己那根足有20公分長、
5公分粗,像大木棒一樣的大陰莖。

  「啊!好嚇人。」媽媽吃驚的叫了出來。

  「哈哈,倩宜啊,馬上李哥就讓你嚐嚐我的這個東西,沒讓你失望吧?」李
叔叔說著拉住媽媽的手,讓媽媽握著自己碩大的陰莖。

  媽媽躺在床上,纖細的小手在李叔叔的陰莖上輕輕的套弄起來。李叔叔也沒
閒著,忙著解開媽媽的衣扣,脫掉媽媽粉色蕾絲的胸罩,媽媽那豐滿挺拔的34
D雙乳呈現在李叔叔面前,李叔叔瘋狂的撲向媽媽的雙乳,大口大口吮吸起來,
媽媽不自禁的瞇起眼睛,不時地小聲呻吟著。

  李叔叔品嚐完媽媽乳房後,又把媽媽的短裙推到了腰際,撫摸起包裹著紅色
蕾絲內褲和薄薄的黑色的絲襪下面的小穴處和大腿根處,還不時地伸出舌頭狂舔
起來,媽媽流出的淫水混合著李叔叔的唾液染濕了媽媽的絲襪。

  這時李叔叔猛地把媽媽小穴處的絲襪撕破,再把媽媽的蕾絲小內褲拽到了一
旁,握著自己的大陰莖對著媽媽的小穴口處摩擦。

  「呵呵呵,李哥,好癢啊,不要鬧了。」

  「哈哈,小韓,我要進來嘍!」李叔叔淫笑的說著就身子往前一挺,把自己
的陰莖上那顆碩大猙獰的大龜頭插進了媽媽陰道裡去。

  看到這裡我都已經緊張到了要死,感覺自己已經不能呼吸。第一次看到男歡
女愛的這種場景,而且那個女人是自己的媽媽,操媽媽的那個男人竟然不是自己
爸爸,而是另外一個男人,我是又害怕,但又有些小小的興奮在自己心裡的最底
層誕生。

  李叔叔的這一插,插得媽媽大叫了一聲,馬上就用手握住了自己的嘴巴,之
後又小聲說著:「李哥,輕一點,我怕會受不了。」

  「嗯,放心吧,李哥有經驗。」說著,媽媽把包裹著絲襪的腿搭在李叔叔健
壯的雙肩上,李叔叔抱著媽媽的美腿,開始慢慢地抽插起來,就這樣「噗嗤、噗
嗤」的讓自己的大陰莖在媽媽的陰道裡進進出出,還不時地雙手與媽媽的雙手十
指相扣。

  慢慢地,媽媽的淫水流得越來越多,「怎麼樣,倩宜,是不是已經適應?這
回我要努力地耕耘你了。」李叔叔淫笑著說,抽插得更滑溜了。

  「討厭啦,李哥……」媽媽掩著羞得紅紅的臉蛋,撒嬌的說。

  李叔叔看著媽媽的表情就更是興奮,開始大張大合,讓自己碩大無比的大陰
莖在媽媽的小穴裡猛烈地進進出出,每一下都能狠狠地頂到媽媽的花心,撞擊著
媽媽的子宮,還不時彎下身去與媽媽親吻。媽媽儘量不讓自己叫出聲音來,只能
捂著嘴巴,大口的喘著粗氣,發出的「嗚嗚」聲和肉體撞擊的「啪啪」聲形成強
烈的對比。

  可能李叔叔太長時間沒有操女人了,和媽媽性交時間並不長就要射了,在要
爆發的前夕,李叔叔更是加大了力度更加猛烈地操著媽媽。就在精液要噴發出來
的時候,李叔叔把他的大陰莖從媽媽的身體裡拔了出來,一股一股乳白色的精液
射了媽媽一身,還不停地順著媽媽薄薄的黑色絲襪絲襪往下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