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士的血脈 更新~第3部完

騎士的血脈   第三集
  第一章 三女爭風
  同樣的紅色制服,只不過肩膀上比以前多了兩個搭扣。
  變化雖然不大,但是這套制服和以前的那套意義卻大不相同,肩上的這兩個搭扣是用來
系披風的,這是騎士的證明。
  在利奇的更衣箱�面還放著一條披風,同樣是鮮紅的顏色,只有在正式的場合才會拿出
來披上。
  除了肩上的這兩個搭扣和更衣箱�面的披風,利奇還得到了一枚勳章。
  可惜的是,他並不能夠證明是他引爆了那些能量結晶,這個功勞不能夠被記錄在案,所
以他得到的仍舊只是一枚銀質的一等榮譽勳章,不然一枚金質的勳章是少不了的。
  利奇也是最近才知道,共和國對於戰功的評定標準一向頗受爭議,發現敵情首先通告警
報的功勳最重,拯救平民的功勳排在第二位,反倒是殺敵的功勳排在最末。
  這或許就是文人政府最大的悲哀,同樣也是蒙斯托克共和國空有世界排名第五的國力,
卻只被認為是二流強國的根源。
  不過利奇對這點倒是不太反感,畢竟他當慣了平民,騎士在他看來只是一個收入高風險
大的職業。
  同樣他也不太在乎戰功和勳章,他更願意得到的是實質的獎勵,比如給點獎金等。現在
見習騎士的身份讓他很滿意,特別是見習騎士的那份工資。
  他一個月的收入抵得上老爸一年的收入,而這還只是工資,沒有算上津貼呢。
  就拿這一次來說,在那片樹林�面殺掉的敵人騎士,就給他帶來整整一千克朗的收入。
  利奇非常慶倖,自己殺掉那個傢伙的時候順手把那個傢伙掛著的名牌取了下來,因為這
東西居然值一千克朗。
  另一個讓他感覺興奮的是,他即將擁有屬於自己的正式戰甲了。而且他的戰甲將不會是
通用戰甲,而是由軍務官蘭蒂小姐另行設計的。
  專用戰甲對後勤保障不利,所以軍隊�面一般不大願意這樣做,只有這個小隊有點特殊。
  不過在設計專用戰甲之前,他首先要熟練掌握他特殊的防禦技。
  小隊的人幾乎都站在一旁看著,就連一向對他不怎?理睬的羅賓居然也湊了過來。
  和他對練的仍舊是師傅黛娜小姐。
  黛娜小姐的招很沉,在小隊�面她的攻擊力是最強的。
  利奇也是剛剛才知道,黛娜小姐的父親就是第七兵團的副團長,她家秘傳的雷霆鬥氣是
出了名的強橫剛猛。
  她用的仍是一根棍子,不過從木棍換成了鋼棍,鋼棍上隱隱浮現一條條扭曲的電弧。
  利奇手持一面圓盾站在十米外的地方,此刻的他只能左手持盾,因為他右手的傷勢到現
在仍舊沒有全好。
  他這面圓盾非常有趣,其他的盾全都是弧形的,這面盾居然是平的,而且表面光滑得如
同鏡子,鏡面之上隱隱籠罩著一層薄薄的黃光。
  突然黛娜小姐的鋼棍直擊了過來,上面的電弧頓時化作了刺眼的電芒,這道電芒竄出有
十米長,重重擊打在利奇左手的圓盾之上。
  沒有任何聲音,但是電芒卻四處飛散,有些朝著原路返回,不過更多卻被彈開到了其他
地方。
  雖然電芒被彈開了,不過利奇卻沒有能完全接下那一擊,他的身體被直直撞飛了出去,
飛出至少有三、四十米後,才重重落在地上。
  「還是不行。」莉娜一直雙手環抱站在一旁,淡淡地說道。
  黛娜負責和利奇對招,莉娜負責在一旁指點,整個小隊�面論見識,她絕對可以稱得上
第一,就看她不緊不慢踱到利奇的身邊,一腳把小傢伙挑了起來。
  看到利奇頭髮直豎的淒慘模樣,這個沒心沒肺的女人居然笑了起來,還笑嘻嘻地說道:「電
擊的味道不舒服吧。」
  此刻的利奇全身僵直,別說是動一下或者說話,就算是轉動眼珠都做不到。
  隊長嘉利小姐有點看不過去,她說了一句公道話:「他這招已經算是不錯的了,居然能夠
反彈帶屬性的鬥氣攻擊,看來未來潛力無限。」
  「那也要先過得去眼前的關卡才行。」莉娜說著在利奇的背上一拍,她的鬥氣一下子沖
入了利奇的體內,如果是其他人肯定受不了,不過利奇卻是一個例外,或許是因為他身上的
鬥氣大部分都是來自於莉娜的緣故,所以這股鬥氣在他的體內轉了一圈後,他的身體漸漸就
可以動了。
  利奇很清楚,莉娜所說眼前的關卡是什?。
  在這個時候成為見習騎士並不算是一件好事。因為身為見習騎士就必須上戰場,只有在
戰場上存活下來才可能擁有未來。
  這個時候師傅黛娜也已經走了過來。
  她手�的鋼棍早已經在剛才的那一擊之中燒得發黑,頂端甚至還有一些熔化了。
  只要一想到這樣一擊若是打在自己的身上,利奇就感覺不寒而慄。
  「見習騎士的標準很低,只要領悟了鬥氣釋放、能夠使用衝擊波,就算是見習騎士,而
你其實還算不上是真正的見習騎士,因為你發不出衝擊波,而且你這鬥氣反彈有些奇怪,很
難說這算不算是鬥氣釋放。」
  黛娜先是澆了利奇一盆冷水。
  黛娜感覺徒弟之前的路實在太順利了,難說不會產生自滿的情緒,所以忍不住教訓了兩
句,不過她真正要說的是接下來的話。
  「騎士比見習騎士高明的地方,在於鬥氣擁有特定的屬性。我的鬥氣帶有電的屬性,你
已經嘗過它的滋味了,我可以告訴你,那只是我十分之一的力量。再告訴你一件事,我雖然
比不上你半路上遇到的那個榮譽騎士,不過我的攻擊同樣也可以繞過別人的防禦。」
  為了證明給利奇看,黛娜拎起鋼棍又是一記直刺。
  同樣是電芒飛射,不過這一次的電芒並不是筆直一條,而是如同活蛇一般曲�拐彎扭動
前進,到了十米外,這道電芒居然還拐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彎,看上去就像是一道由電流組
成的鉤子。
  利奇倒吸了一口冷氣,只要一想到自己在戰場上有可能遇到像師傅這樣的敵人,他就感
到有些不寒而慄。
  自從看到了那個榮譽騎士出手之後,他一直忘不了那迂回的一擊,他原本以為那是榮譽
騎士的專利,沒有想到他的師傅黛娜小姐居然也會。
  黛娜小姐可不是榮譽騎士,甚至連比榮譽低一等的王牌騎士都算不上。
  這才是最令他感到害怕的事。
  「你也沒必要嚇他。」莉娜居然在一旁抱怨起來:「又不是人人都能夠修練雷霆鬥氣這樣
高級的玩意兒。」拍了拍利奇的背,她安慰道:「放心好了,王牌以下能夠做到這樣的,十個
�面也就一兩個,不過∼∼」她話鋒一轉:「要對付你的反彈,並不是只有這一招呦。」
  她想了想說道:「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用力一擊。我剛才已經看出來了,要把對方的攻擊反
彈回去,就必須承受雙倍的衝擊。別說我們這些人了,就算是和你同齡的人他們全力一擊,
雙倍的衝擊仍舊足夠震碎你這條手臂。」
  利奇看了一眼自己至今還沒有康復的右臂,立刻明白莉娜所說這番話的意思,他的右臂
就是最好的證明。
  「比那稍微麻煩一些的辦法,就是使用震盪攻擊。」莉娜繼續說道。
  一聽到這話,利奇頓時神色黯然,震盪攻擊只是比衝擊波稍微高明一些的攻擊技,只要
是騎士幾乎都會。
  不過震盪攻擊一般都被認為是沒什?殺傷力的技巧,所以很少有人會在戰場上用它。
  一眼就看穿了利奇的心思,莉娜冷冷地說道:「你別看不起震盪攻擊,將來你或許有機會
明白,越是簡單的東西,越是擁有無盡的潛力,我所知道最強的攻擊技�面,就有一招是從
震盪攻擊演化而來,而傳說中最強的一擊,其實就是衝擊波的一種變化。」
  利奇並不懷疑莉娜這句話,雖然不知道莉娜的底細,但是他清楚莉娜的家世絕對是小隊
�面數一數二,論實力,沒有人比得上,論見多識廣,同樣也是沒有人能比。
  更何況,他剛才無意間掃了四周一眼,發現這�每一個人神情又各自不同。
  師傅黛娜小姐一臉茫然,羅莎則是瞪圓了眼睛,玫琳若有所思,看來心中已經有所感悟,
那三姐妹顯得頗為驚詫,她們似乎不太相信,不過這可能和她們來這�的時間比較晚,對莉
娜不熟悉有關,也可能是因為她們和莉娜有仇,所以不願意相信仇人說的話。
  唯一看上去無動於衷的就只有隊長嘉利小姐和一身男裝剃著平頭的羅賓,不過她們倆的
表情又不盡相同,嘉利小姐顯然正在思索,而羅賓卻是一副早就知道的樣子。
  以前他從來沒有注意過羅賓,因為他對這個女人連避開都還來不及呢。
  利奇突然間對這個女人的身份產生了莫大的興趣,如果他猜得沒錯,這個女人的家世恐
怕不比莉娜差多少。
  整個上午,利奇幾乎都是在和師傅黛娜小姐的對招之中度過,下午,他就開始在師傅和
莉娜的指點之下,改進他那招防禦技。
  他已經替這招起了一個不錯的名字「鏡-反射」。
  ※ ※ ※ ※
  裝備室總是顯得有些淩亂,靠牆放著兩具拆開的戰甲,戰甲旁邊掛著一本圖冊,這本圖
冊有半人高,卻很薄,只有七八張圖,每一張都畫著一件戰甲,不但有戰甲的整體外觀,還
有內部的骨架圖。
  軍務官蘭蒂、隊長嘉利、副隊長玫琳就站在圖冊前面商量著事情。
  玫琳一張張撩起圖冊看著,她也是第一次看到這份圖冊,以前總是認為戰甲應該是差不
多的,沒有想到看過之後才明白,原來從�到外,每一件戰甲都有非常大的區別。
  現在她總算明白了,比起其他小隊來說,蘭蒂這個軍務官的工作量是多?巨大。
  「我以前在學校的時候曾經選修過戰甲設計,不過我更擅長的是對戰甲進行調整的工作,
從來沒有設計過一件戰甲。」軍務官蘭蒂顯得不太有自信。
  「萬事都有第一次。」玫琳笑著說道,她避開嘉利,暗中朝著蘭蒂擠了擠眼。
  蘭蒂當然聽得出玫琳一語雙關的意思,當初她就是和玫琳一起失身,前後相差才一天。
玫琳之所以被利奇占了便宜還是因為她的緣故,可以說是受了她的連累。
  這下子她再也說不出話來了,同樣也沒有辦法繼續推脫。
  玫琳也不再開玩笑,她翻看著圖冊,好一會兒才說道:「我建議讓小傢伙別再走重裝防禦
者的路了,他的感知力很不錯,而且那招『鏡-反射』很要求手的靈活度,變換方向的速度
要快,不是拿一面盾頂在前面就可以了。」
  嘉利默不作聲,以前她是考慮在戰場上的生存率,所以才讓利奇成為重裝防禦者,但是
現在情況變了,而在防禦方面,玫琳是絕對的專家。
  反倒是蘭蒂忍不住問道:「難道你打算讓他和你一樣,成為一個冷僻的輕裝防禦者?你倒
是可以教他一些訣竅,不過想要短時間之內見效恐怕不太容易。偏偏馬上就要開戰了,這一
次說不定我們會被選上擔當先鋒。」
  一直不開口的隊長嘉利這時候終於說道:「我贊成玫琳的意見,重裝防禦者雖然在戰場上
的生存率稍微高一些,不過仍舊是炮灰,反倒是輕裝防禦者雖然是冷門,但是只要有所成就,
生存率不是一般的高。」
  三個人�面有兩個人擁有相同的觀點,因此軍務官蘭蒂頓時不再堅持己見。
  這樣一來選擇也就變得容易了起來,她們這個小隊因為大部分都是女騎士,所以數量最
多的就是輕型戰甲。
  那份圖冊居然能夠拆開,蘭蒂只取下兩份圖,一份就是玫琳的戰甲「天鵝」,另外一份則
是莉娜的戰甲「颶風舞蹈家」。
  玫琳本身就是輕型防禦騎士,她的戰甲就是為此而製造的,這件戰甲是由著名的戰甲設
計師羅恩納克設計,已經被玫琳的家族使用了一個世紀,其間經歷過無數次調整,可以說已
經達到了盡善盡美的程度。
  至於莉娜的「颶風舞蹈家」更不得了,她從來沒有說過這件戰甲的設計者是誰,但是這
件戰甲卻是蘭蒂所見到過設計最適宜、構造最精巧的輕型戰甲。與之一比,玫琳的「天鵝」
就感覺低了不止一級。
  都是同一個小隊的人,而且相處下來已經有五、六年了,玫琳當然非常清楚「颶風舞蹈
家」是怎樣的一件戰甲,所以她想都沒有多想,直接指了指圖說道:「就用它吧,把騎士劍換
成鏡盾,鏡盾用不著太大,太大了也沒用。為了承受那雙倍的衝擊,盾的後面要弄一層彈性
的材料。」
  「這沒問題。」蘭蒂剛才也聽到利奇「鏡-反射」的缺點,早已經想好戰甲上需要改進
什?了。她的想法和玫琳的一模一樣,用一層彈性材料盡可能吸收衝擊力,而且這層材料還
有一個好處,那就是能夠阻止震盪波的蔓延。
  「原來那兩面巨盾仍舊要帶著。」嘉利說道。
  「那樣做的話,雙臂的速度就快不起來。」玫琳皺起了眉頭,不過她很快就猜出隊長的
想法,因為對於現在的利奇來說,防禦力仍舊是第一位。
  嘉利早已經想好了對策:「不是有人在手肘部位安裝一對長刀嗎?就給利奇的戰甲也裝這
?一對圓盾,這樣有了防禦力,也不妨礙他雙手的活動,而且也仍舊能夠保留『盾擊』,這招
對防禦者其實挺有效的。」
  稍微想了想,玫琳點了點頭,她是這方面的專家,立刻明白了隊長的意思。
  肘部有了這兩面巨盾,利奇就同時擁有四面盾牌,防禦力增加了許多,這樣就用不著擔
心重裝甲換成輕裝甲之後,防禦力不足的難題。
  至於那個盾擊在戰場上最大的用途,其實是用來沖出重圍,可以說是重裝防禦騎士保命
的絕技。
  大致的設計確定下來後,嘉利和玫琳便從裝備室�面出來。
  走出去幾十米之後,嘉利低聲說道:「利奇轉成輕裝防禦者的話,就可以名正言順繼續留
在小隊�面,據我所知,整個戰區也就只有你一個輕裝防禦者,所以能夠教他的只有你。」
  玫琳頓時一愣,她曾經想過這個可能,只是不太敢確定。
  突然她意識到,隊長嘉利這樣做其實都是為了她和蘭蒂。
  她知道一件事,當初利奇和莉娜兩個胡搞的時候,嘉利曾經想過把利奇從小隊�踢出去,
特別是利奇在莉娜的安排下強姦了那三姐妹,那時嘉利差不多已經做出了決定,只是因為那
三姐妹正拿利奇出氣,所以她暫時沒有向上面提出這個請求。
  但是那次任務之後,一切都改變了。
  最大的改變就是她和蘭蒂,兩人一起失身給了利奇那個小傢伙。
  「你別想太多了,我只是感覺到那個小傢伙留著挺有用的。」嘉利淡淡說了一句。
  ※ ※ ※ ※
  晚餐過後,利奇一個人在營地正中的廣場上溜躂,現在時間還早,就算莉娜也不會讓他
鑽進房間�面胡鬧。
  這段時間他都住在營地�,理由是他必須接受治療。
  不過這倒是真的,現在他的右手就帶著護套,手臂在�面感覺有點熱,還有一點麻癢的
感覺。這是漸漸恢復的證明。
  不過他不想回家的真正原因是怕老媽擔心。
  只要一看到他受傷的手臂,老媽就會嘮嘮叨叨說上一大串話,而且說到最後總是會大哭
一場。
  雖然這片溫情讓他感動,不過老是這樣總是有點受不了,所以他打定主意,要等到手臂
的傷勢痊癒之後再回去。
  閑著無所事事,利奇開始擺弄著兩邊放著的兵器。
  這些兵器�面重量最重的,就是三姐妹�面的老大艾麗所使用的雙頭騎士槍,這玩意兒
還有一個兇悍的名稱–雙頭蟒,排名第二的才是他師傅黛娜小姐所用的重騎士槍。
  利奇試著拎了拎,他發現自己竟然能夠拿得起來,不過想要舞動它可不是那?容易,這
玩意兒太重了,加上他只能用一隻手。
  就在他有些狼狽地想要把雙頭蟒放回去的時候,就聽到身後有人「呦呵」叫了一聲:「看
不出你還有一點力氣啊,居然想要玩我的兵器。」
  說這話的用不著猜,肯定是艾麗,同樣也用不著猜,另外兩姐妹也肯定跟在一起。
  面對這三姐妹,利奇仍舊感覺有些頭皮發麻,畢竟當初那段地獄一般的時光給他的印象
實在太深刻了。
  當然他也清楚,自己給這三姐妹留下的印象何嘗不是同樣深刻?
  剛想溜,利奇就感覺到一陣清風卷過,三姐妹已經把他圍在當中。
  三隻手一起伸了過來,一隻掐臉、一隻拎住他的耳朵、最後一隻弄亂了他的頭髮。
  這樣似乎有些不過癮,艾麗一把拎起自己那件武器,她將利奇的左手抓住一直舉到頭頂,
然後把雙頭蟒的握把放到了利奇的手�。
  「既然你對這感興趣,我就教教你。」
  不知道是在捉弄利奇,還是真的要教他武技,這三姐妹倒是挺認真的,只不過不時會來
兩下體罰。
  「別光用力氣,雙頭蟒可不是這樣用的。」艾麗先在利奇的腦袋上狠狠拍了一下,然後
才把著他的手讓雙尖騎士槍轉動起來:「想要使好雙頭蟒,必須用巧勁,雖然它看上去很重,
卻是一種注重技巧的武器。」
  雙尖騎士槍越轉越快,利奇漸漸感覺出了變化。
  一旦轉動起來,騎士槍居然變輕了。
  「感覺出來了嗎?是不是越來越輕?」艾麗問道:「這東西和流星錘一樣,一旦舞動起來
就感覺不出重量,所以我的力氣雖然沒有你師傅那樣大,用的兵器卻比她重。」
  對於三姐妹在說些什?,利奇早已聽而不聞,此刻他的腦子�面全都是那飛速旋轉著的
雙頭蟒。
  他知道雙頭蟒為什?會這?輕,是因為慣性。
  就像推車一旦被推動,就用不著使出太大的力氣,甚至還有被車拉著走的感覺。
  所有這一切全都是因為慣性。
  當初在半路上的時候,他就曾經設想過要怎?利用慣性,那個時候的他並沒有想出辦法,
但是現在他終於有辦法了。
  那就是讓盾牌轉起來。
  就在他恍然大悟的時候,他的兩隻耳朵和鼻子被用力擰住。
  「你有沒有在聽啊?」艾麗哼聲說道,她非常不滿意小傢伙居然敢出神。
  讓艾麗感到意外的是,利奇居然沒有像往日那樣顯露出害怕的樣子,反倒是跳起來摟住
她親了一下。
  「太謝謝你了,你讓我想通了一件事。」放開艾麗,利奇一邊叫著一邊朝著黛娜的房間
跑:「師傅,師傅,我有一個想法。」
  三姐妹傻愣愣地站在那�,她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全都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事。
  ※ ※ ※ ※
  吃過晚飯之後,一般不會有人練習武技,因為這個時候四周一片寂靜,正好適合修練鬥
氣。
  但是今天,營地正中央的廣場上插著好幾根火把,大家也全都圍攏在四周。
  仍舊是黛娜和利奇對招,仍舊是一個拿著鋼棍、一個手持盾牌,不過利奇手�的盾牌是
軍務官蘭蒂剛剛改造過的,外表看上去仍舊和原來的一樣,畢竟一面鏡子不管轉不轉都是一
面鏡子,只有利奇最清楚,這面鏡盾轉得有多快。
  此刻的他又發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鏡盾一旦轉動起來,手只要往回收,就會感覺到手
掌心當中產生一股吸力,往外推的時候恰好相反,吸力變成了一股斥力。
  可惜此刻的他沒有時間挖掘其中的奧妙。
  同樣的電光四射,師傅黛娜小姐的一擊已經到了眼前,這一次利奇學乖了,他不敢再硬
接。
  他的身體往後退,手腕輕輕後縮,這是承受衝擊時通常會採用的辦法。
  沒有想到,掌心之中莫名出現了一股吸力,這股吸力居然一下子將擊來的那道電光聚攏
成了一團。
  一陣巨震,利奇的左臂頓時麻木,巨震之中還帶著一絲電擊,不過比起上午對招的那一
下要好受許多。
  手上的巨震只是那?一下,利奇下意識地一推手掌,被聚攏的那道電芒居然筆直被推了
回去,而且推回去的時候,居然詭異地打著旋。
  黛娜的反應也算迅速,手中的鋼棍一挑,頓時擋住了反彈回來的電芒,只見一道電光閃
亮,鋼棍的頂端居然爆射起一道鬥大的閃光。
  噹啷一聲輕響,鋼棍掉落在地上。
  等到眾人從刺眼的閃光引起的目盲之中恢復過來,才看清那根鋼棍前端一尺多長的一段
已經被燒得熔化了。
  「很好,這招非常不錯。」隊長嘉利贊了一句。
  原本莉娜也想誇讚兩句,看到被嘉利搶先了,她只能反其道而行之:「可惜速度比原來慢
了一些,這招反彈攻擊最有用的其實是它的出其不意。一個人攻擊的時候,往往是他防禦力
最薄弱的時候,只不過能夠把握住那瞬間的機會並不容易,原來的那招反彈就能夠做到,而
且是百分之百做到,可惜現在多了一個吸收衝擊的過程,就有了延遲。」
  「以後還可以改進嘛!誰的絕招是一下子就練成的?誰不是花費幾年的時間,一點一點
的磨練,最終才能夠讓絕招變得盡善盡美?你根本就是雞蛋�面挑骨頭。」三姐妹�面的老
大艾麗忍不住說道。她這樣說,除了和莉娜有仇之外,更因為利奇這招是得到了她的「指點」
才想出來的。
  三姐妹�面另外兩個也在旁邊不停點頭,她們都已經把利奇創出這招的功勞歸在了她們
頭上,所以對莉娜的挑剔感到特別不滿。
  「是啊,以後確實有的是機會改進。」黛娜只得站出來打圓場,她可不想莉娜和三姐妹
再吵起來:「從利奇想出這個辦法到現在只不過一個半小時,怎?可能盡善盡美?」
  莉娜也不爭辯,笑了笑,她看著一旁得意洋洋的三姐妹說道:「想要改進還是得靠我,有
些人只是撿了現成的便宜,就當做真的是自己的功勞了。」
  「你說什?啊?」
  「你是什?意思?」
  「找碴嗎?」
  三姐妹頓時惱了,同時叫嚷起來。
  「我說錯了嗎?想要改進這招,首先要清楚這個小傢伙鬥氣的特性,這�除了我,誰有
本事瞭解其他人的鬥氣特性?」
  三姐妹一聽到這話立刻受不了了,她們願意向這個小隊的其他人低頭,唯獨不能在莉娜
的面前服軟,被莉娜這樣一激,艾麗隨口說道:「有什?了不起?你能做到,我們同樣也能做
到,敢不敢再睹一把?」
  「賭就賭。」莉娜的回答永遠是那樣乾脆。
  ※ ※ ※ ※
  營地�,三姐妹的房間在比較偏僻的,一個角落。
  利奇隱約記得,這�以前似乎是一個糖果店,他難得來這�幾次,幾乎都是和班上那幾
個有錢的同學一起來的。
  這個地方的空間很大,卻只放著三張床。
  不過現在看上去一點都不空曠,因為這�到處都亂七八糟扔著很多東西。
  看到這個房間的第一眼,利奇覺得這三姐妹和莉娜實在太像,同樣懶、同樣不愛收拾、
同樣胡亂花錢,不過這三姐妹的身家肯定比不上莉娜,所以那一地的東西�面看不到特別高
檔的。
  「說來聽聽,那個女人有什?辦法能夠瞭解你的鬥氣特性?」艾麗一把將利奇拉到旁邊
問道,另外兩個姐妹一左一右緊盯著他。
  利奇只感覺到寒意一陣陣湧上心頭,他當然知道莉娜的辦法,可是這能說嗎?
  看了一眼左右,利奇感到異常頭痛,他已經察覺出來,如果他不說的話,這三個女人十
之八九會動手逼供。
  「我說出來,你們可不許生氣。」利奇不得不先替自己弄個保障。
  三姐妹沒有立刻答應,她們想了想,似乎猜到了什?,臉上頓時有了一絲緋色。
  不知道是不是惱羞成怒,老三艾瑪用力戳了戳利奇的頭,很凶地說道:「你還有討價還價
的權力嗎?你不說,哼哼∼∼」
  這一下就算不想說,也是不行了。
  利奇知道現在自己只能賭一把,如果賭贏了的話,他以後會舒服許多。
  他也不敢多說什?廢話,只是像背書一樣,把莉娜給他那篇男女同修的功法念了一遍。
  他一直都低著頭念,不敢看一眼那三姐妹,相處了這?長的時間,他早已經發現對付這
三姐妹的辦法,在她們三個的面前絕對不能耍滑頭,一定要有多乖裝多乖。
  將那篇功法從頭到尾全部念完,利奇也放了心。三姐妹既然允許他把這篇東西念完,就
說明她們已有些心動。
  其實他有些猜到這個結果,這段時間他對男女間的那種事越來越沉溺,所以對周圍其他
人也越發注意,一看之下,他才發現,除了那些對這類事一無所知的人才會對此毫不在意,
只要是嘗過其中滋味的,肯定會非常渴望異性的撫慰,就連表姐這個處女,也會找他玩那種
曖昧而且刺激的遊戲。
  正想著,利奇突然感覺到三根手指同時戳在他的腦袋上。
  「真是一個壞傢伙。」
  「可是我們已經打了賭啊,現在怎?辦?難道再次認輸?」
  「我絕對忍不下這口氣,向誰認輸都可以,就是不能向那個女人認輸。」
  「難道要便宜了這個小子?」
  一陣沉默之後,三姐妹之中的老大說道:「要不然,我們就用以前的辦法,大家一起表決,
看看是向那個女人認輸呢?還是幫這個小子改進那一招?」
  艾麗說到後來,口齒越來越不清楚。
  利奇心中有些懷疑,到底是要改進哪一招?是他的「鏡-反射」?還是他做愛的技巧?
  此刻他已經用不著猜表決的結果,他好奇的只是最後的結果是二對一,還是三個全都意
見一致。
  他確實非常好奇,只是他並不敢偷看,因為他知道,自己絕對瞞不過這三個女人,而一
旦偷看被她們發現,後果將會非常嚴重。
  果然片刻之後就聽到艾麗輕輕歎息了一聲,這聲歎息代表的不知道是她終於下定決心?
還是代表一切都符合她的心意?
  或許兩者兼而有之。
  又被戳了一下腦門,利奇的心�異常惱怒,不過想了想,等一會兒這三個女人就要被他
用那根東西用力猛戳,他的心�頓時感到平衡許多。
  「小子,你最好記住了,我們是不想輸給那個女人所以才∼∼陪你∼∼幫你∼∼」艾麗
不知道該怎?說下去,越說越覺得害臊,心也越發跳得快了起來。
  三姐妹�面的另外兩個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此刻她們的心�矛盾極了。
  她們對利奇這個小傢伙,要說痛恨確實有那?一些,要說喜歡,雖然她們不願意承認,
其實也有那?一點點。
  每當她們想起第一次的情景,總是恨得牙癢癢,但是心底同樣也有一些癢,久而久之就
連下面也有癢了起來。
  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過後,四個人全都脫得赤條條的。
  利奇仰天躺在床上,三姐妹堅持要用這種女上男下的姿勢,似乎這能夠讓她們擁有主導
一切的感覺。
  第一個上的自然是三姐妹�面的老大艾麗。
  那種男女合修的功法不但下面要交合,上面還要雙唇相接,還要口舌相交,所以艾麗弓
著背脊趴在利奇身上。
  利奇的陰莖早已經挺立老高,一晃一晃地就像是風中的旗杆,他的手小心翼翼地摸上了
艾麗的臀部。
  他原本有些擔心艾麗會著惱,沒有想到她「嗯」了一聲,身體震動了一下,緊接著就閉
上了眼睛,臉上的神情似乎有些痛苦,又似乎非常享受。
  利奇的手指並不急著直指目標,他在艾麗的臀部上輕輕劃了幾下。
  這三姐妹的臀部都非常結實,艾麗又是最結實的那一個,也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因為
刺激太強烈,臀部上的肌肉緊緊繃著,摸上去就像是一塊石頭或者鋼鐵。
  除了莉娜和玫琳,其他女騎士的屁股摸上去都有些不太舒服,這是比較遺憾的地方。利
奇將身體往下縮了縮,一口含住了艾麗左側的乳房。
  乳房�面可沒有肌肉,所以女騎士的乳房和其他女人的乳房是一樣的,同樣綿軟而且富
有彈性。因為女騎士不斷地鍛煉,所以雙乳挺立,沒有一個不漂亮的,這或許也算是一種彌
補。
  這三姐妹的乳房並不算大,卻勝在勻稱,頂端那嫣紅一點異常可愛,那兩顆乳頭就像是
兩粒豌豆,只是顏色又有不同。
  利奇忍不住用嘴叼住那嫣紅的乳頭猛嘬了起來。
  「哦–」艾麗一聲長吟,突然她渾身一震,眼睛猛地睜開,轉頭看了看兩個妹妹,兩
個妹妹滿臉通紅半跪半坐著,手不知道朝哪里放,腳不知道朝那�擺。
  艾麗心中大羞,臉上卻擺出一副惱怒的樣子,給了利奇頭上重重一下爆栗。
  「又想使壞嗎?不許你亂動,現在是在練功。」
  利奇頓時感覺冤枉,這雖然是在練功,可也是在做愛啊,他從來沒有聽說過做愛前不先
來一段前戲的。
  不過既然艾麗發話了,他自然不敢反駁。他的手逕自滑落到艾麗臀縫之間的部位,輕輕
一摸,那�早已經濕漉漉的了。
  只能用一隻左手,所以利奇感覺到右手套著的護套實在太礙事了,可惜他卻不敢把護套
脫掉。
  小心翼翼撥開了艾麗的花瓣,利奇用中指在嬌嫩的花芯上輕輕按了按,他立刻看到艾麗
的身體又是一陣哆嗦。
  不過他不敢再玩下去,因為他怕這個女人真得惱了。
  利奇當然沒有莉娜那種本事,他必須用手幫忙,才能夠讓碩大的龜頭對準目標,不過只
要對準目標,一切就好辦了,他的身體往前一挺,陰莖一下子就擠入了艾麗那狹窄的陰道之
中。
  這是艾麗第二次做愛,離上一次有了一段時間,所以陰道已經恢復了以前的緊湊,所以
這一下可夠她受的。
  幸好這一次利奇沒有繼續抽插,他只是盡可能的頂到底。
  現在的他已經懂得如何享受女人的美妙了,這三姐妹的小穴算不得是極品,沒有什?特
殊的地方,不過她們也有優點,那就是熱。
  或許是因為修練的功法比較特殊,她們三姐妹體內的溫度比其他人要高一些,所以一進
入她們的體內,就能感覺到�面奇熱無比,好像被一個小暖爐包裹著一般。
  利奇感到舒服無比,而此刻的艾麗更覺得享受,她喜歡這種感覺,甚至她希望更粗暴一
些,如果能夠像上一次一樣就更好了。
  突然間意識到自己在想些什?,艾麗的心一陣狂跳,她的腦不禁有些暈眩。
  難道那次強姦讓我上癮了?她心中暗想,這樣一想,她頓時感覺惶恐不安,緊接著她終
於想起原本打算幹什?。
  臉上一陣發燒,她連耳根子都變得通紅。
  按照記憶之中的口訣,她弓起了背,和利奇雙唇相吻。
  當兩個人的舌頭互相碰在一起,艾麗頓時感覺到上下齊震,那是一種莫名的感覺,那一
瞬間似乎她的靈魂被強行抽了出去。
  這股感覺妙極了。
  和艾麗一樣,利奇也感覺異常美妙,一股熱流從艾麗的陰道深處湧了出來,艾麗的鬥氣
遠沒有莉娜的精純,卻火熱而且充滿了活力。
  這股鬥氣一進入他的體內就迅速遊走,帶動得他體內的鬥氣也變得快了許多,而且他的
體溫也漸漸升高。
  這無疑是三姐妹所修練的功法特徵,快而且充滿了活力,也顯得有些浮躁。
  利奇多少有些明白為什?三姐妹的脾氣會這樣暴躁,因為功法能夠影響性格,他早就知
道這件事。
  這股生命能量在他的體內流轉了一周之後,又沿著他的陰莖流淌出去,最終注入了艾麗
的體內。
  他所修練的那套重裝防禦者專用的功法,最擅長的就是磨平鬥氣的棱角,所以那股生命
能量在他的體內流轉之後,再注入艾麗的體內就變得平和恬淡許多。
  一來一去,生命能量源源不斷在兩個人的體內交流。當初和莉娜交合的時候,莉娜並沒
有得到好處,但是這一次不同,艾麗的鬥氣雖然只有消耗而沒有絲毫增長,但是她那火熱而
且凜冽的鬥氣,經過這個迴圈之後變得溫和許多,這無疑是最大的好處。
  只經歷了幾個迴圈,艾麗就已經明白了其中的奧妙。
  不過她多少有點不太喜歡這種一動不動的感覺,雖然一開始的時候確實有種脹裂的感
覺,可適應了之後,她有些留戀起上一次那種瘋狂得令她難以承受的交歡。
  居然因為那次強姦而被開發出這種變態的喜好,艾麗本人都感覺到滿臉發燒,可是她又
忍不住會去想她那痛苦卻又刺激的第一次,這樣一想,她又忍不住希望利奇能夠再強姦她一
次。
  可這話怎?樣才能夠說出口?
  利奇並不知道艾麗在想些什?,如果知道的話,他肯定會興奮得跳起來。
  此刻的他倒是真得全神貫注在修練之中。
  當初和莉娜合練的時候,倆人整整幹了一個白天,但是這一次才不到一個小時,利奇就
感覺到有點難以承受,體內的鬥氣似乎要噴發而出。
  這三姐妹所修練的功法實在太過霸道,鬥氣如同火一般狂暴,儘管他所修練的第二種功
法有磨礪鬥氣的效果,卻也沒有辦法把如此暴烈的鬥氣全都磨平。
  利奇不敢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連忙從艾麗的身體之中退了出來。
  「怎??這樣就不行了?」艾麗滿臉不高興說道,她還沒有爽夠呢。
  不過看了利奇此刻的樣子,她立刻明白問題出在哪里,稍微一想,她也盤腿坐在床邊。
  鬥氣運行一周,艾麗的臉上頓時多了一絲喜色,她已經感覺到她的鬥氣有了變化,平日
她修練鬥氣的時候最多進行兩百四十到兩百六十個迴圈,但是現在,她感覺到自己至少能夠
支撐到三百個迴圈。
  從床上下來,艾麗將另外兩姐妹拉到一旁,把自己剛剛得到的好處對她們一說。
  兩姐妹頓時眼睛一亮,這絕對是迅速提高實力的快捷方式。
  「可惜這小子的實力太差。」艾麗不由得抱怨道。
  「不對啊。」三姐妹�面的老三艾瑪比兩個姐姐多了一點心眼,她想起了一件事:「上一
次,這個小子和那個可惡的女人一干就是一個白天,十幾個小時也沒看到他們分開過。」
  「誰知道兩個人在�面幹什?。」艾麗頗有些吃醋地說道。
  正說著話的時候,利奇已經停止調息,將剛剛得到的生命能量運轉了十幾個迴圈之後,
總算感覺舒服了許多。
  「現在輪到誰了?」利奇抬頭問道,既然已經將三姐妹�面的老大幹掉,他自然對另外
兩姐妹不再感到害怕。
  利奇的話讓三姐妹一驚,這有些出乎她們的意外。
  「你剛才沒有盡力?」艾麗的臉一下子板了起來。
  「我盡力了,不過這種功法有些奇怪,我也不知道是怎?一回事,融合了你給我的那些
鬥氣之後,自然而然感覺還可以再來。」
  三姐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艾麗拉著老二艾蓮走了過來。
  艾蓮是三姐妹�面脾氣最暴躁的一個,卻也是最害羞的一個,自從脫光了衣服之後,她
就一直不敢看著利奇。
  兩姐妹剛才在一旁看活春宮,早已經弄得花徑泥濘,所以利奇也用不著做什?前戲,一
把抱住艾蓮的腰,讓她蹲坐在自己的身上。
  兩個人就坐在床沿邊上交合在一起。
  一進入艾蓮的體內,利奇立刻感到這個小暖爐比剛才那個火力更猛。
  同樣的功法不同的人練,效果也會有一些差別,艾蓮的鬥氣明顯更加暴烈,所以她的性
格也更急。
  因為姿勢的緣故,利奇感覺自己的陰莖進入得更深了,此刻的他也沒有剛才那樣畏懼,
心頭不禁升起了一絲惡作劇的念頭。
  他用雙手抱住艾蓮的臀部一邊用力往下壓,一連讓艾蓮的臀部左右擺動。
  那碩大的龜頭就像是一根鑽頭一般頂住艾蓮的花心,來回猛力地鑽著。
  原本艾蓮和利奇雙唇相合,被如此猛烈的刺激一激,她弓著的背脊一下子伸直,嘴�不
停尖叫著:「啊∼∼啊∼∼啊∼∼輕點∼∼啊∼∼」
  頓時房間�面都是她的尖叫聲。
  雖然沒有上一次那樣粗暴,不過艾蓮仍舊感覺自己快要不行了,每一次旋轉都讓她飛上
了雲端,而且越飛越高,同樣也讓她充滿了恐懼,不知道什?時候會摔下來。
  那尖叫聲讓兩個姐妹感到異常慌亂,同樣也感覺到異常丟臉,老大艾麗慌慌張張快步走
了過去,一把摀住了妹妹的嘴巴。
  艾蓮用手去格想要甩開姐姐的雙手,原本在一旁看戲的老三艾瑪也坐不住了,她跑了過
來將二姐的雙臂反背著抓緊,另外一隻手用力按住二姐的腹部,將二姐強行按得彎下腰來。
  利奇非常機伶,一下子就接住了艾蓮的嘴唇。
  四個人扭在一起,這樣子簡直就是兩女人幫著利奇強姦她們的姐妹似的。
  這絕對是一種異樣的刺激,一種心理上的刺激。
  特別是艾麗,剛才她就有想再次被強姦的慾望,她的心一陣狂跳,兩隻手慢慢往下滑去,
最終停在兩個人連接在一起的部位。
  艾麗記得哪些地方被碰會感覺特別刺激,哪些地方被碰又會感覺特別舒服,用不著人教,
她就明白應該怎?玩。
  她的手繞到妹妹的前面,撥弄那脹大的陰蒂,手法雖然遠沒有利奇或者莉娜那樣熟練,
不過仍舊足夠讓二妹徹底崩潰。
  突然間,艾蓮的身體猛地一震,她渾身的肌肉一下子繃緊。
  原本緊緊抓住二姐的艾瑪感覺一陣巨力傳來,她的手一下子被彈開了,幸好她的反應迅
速,也幸好陷入高潮之中的二姐雖然變得力大無窮,但是動作卻異常遲鈍,所以才剛剛被掙
開,她就立刻抓住了二姐的一條手臂。
  老大艾麗的反應同樣迅速,她立刻抓住了另外一條手臂。
  兩個人同時用力,重新制住艾蓮的雙臂,她們能夠感受到的除了那不知道從哪里來的強
大力量,還有便是二妹不停的顫抖和身體不時的痙攣。
  而此刻的艾蓮早已神智不清,她的意識之中只有那一波高過一波的高潮,高潮的感覺比
她第一次的時候更加強烈、也持久得多。
  不知道過了多久,艾蓮的身體漸漸放鬆了下來。
  利奇、艾麗和艾瑪同時松了一口氣,兩姐妹托住二妹的身體,將她從利奇的身上抬了起
來。
  二妹艾蓮早已經神智不清,人看上去昏昏沉沉的,兩姐妹對望了一眼,臉同時變得通紅。
  把妹妹弄到床上,艾麗看了一眼二妹,三妹艾瑪此刻是又期待又害怕。
  「該你了。」艾麗輕笑著走過去拉三妹。
  「不。」艾瑪下意識往後躲了躲,不過她也沒有真躲,仍舊被大姐一把拖了過去。
  利奇仍舊在盤腿調息,他在艾蓮身上得到的收穫比在大姐艾麗身上得到的要多得多。
  剛才他有點想惡作劇,想看看頂開子宮頸直接插入子宮�面會是什?情形,沒有想到反
應遠比他預料的要激烈許多。
  他只感到一股灼熱的鬥氣順著兩個人相連的部位湧進了他的體內,雖然仍舊是涓涓細
流,卻和剛才有很大不同,如果說剛才的是清淡稀薄的湯,那?現在就是濃郁黏稠的羹。
  量雖然差不多,但是質就完全不同了。
  利奇花了好幾倍的力氣才好不容易消化了這一次的收穫。
  等到他再一次睜開眼睛,他驚詫地看到三姐妹�面的老三艾瑪被她的大姐架著站在他的
旁邊,艾瑪的身上綁著帶子,利奇實在太熟悉那些帶子了,那不就是醫務室�面用來捆綁傷
兵的帶子嗎?當初莉娜就是用這種帶子綁住這三姐妹讓他強姦的。
  利奇不敢多想這些帶子是怎?來,他也不願意多想。
  第二章 莫瑞納戰役(上)
  格拉斯洛伐爾老城區的夜晚總是顯得有些陰森,特別是現在,一條小巷�面往往沒有幾
戶人家。
  白天還感覺不出來,但到了晚上當燈光亮起的時候,就感覺特別明顯。
  利奇正在回家的路上,他右手的護套已經除下,當然好得肯定沒有那?快,不過臂骨上
的裂縫大部分已經長好了,接下來就只需要等這些骨頭長得更加牢固。
  比較麻煩的反倒是筋腱撕裂的損傷。
  現在他的手已經能動了,只是不能太用力。
  當然對一個騎士來說,用力是一種相對的概念,他右手現在要拿個一、兩百公斤的東西
並不會有什?問題。
  快要走到家門前那條小巷的時候,利奇往旁邊一拐進了隔壁的一條小巷。
  這兩條小巷緊挨著,小巷�面只有兩戶人家的燈亮著。
  剛進入這條小巷,利奇就感覺�面人影憧憧。
  巷口的角落�面靠著兩個看上去就不怎?舒服的人,其中一個三十歲左右,長著兩撇小
鬍子,頭上帶著鴨舌帽,身上穿著預備役的服裝,另外一個十六、七歲的模樣,利奇對這個
傢伙似乎有點印象。
  能夠讓他有印象的,不是學校的同學就是和他打過架的流氓,而從這個人的樣子看來,
後者的可能性比較大。
  這兩個人同樣也注意到了利奇,那個三十歲左右的傢伙沒有看過利奇,大刺刺揮了揮手
罵道:「小子,滾開。」
  「聽說有群小妞住在這�。」利奇隨口試探了一句,說實話他想像不出除了這個原因外,
這兩個人有什?必要守在這�。
  「你也準備打那幾個小妞的主意?」對面那個傢伙輕笑了起來。
  利奇身體一閃就到了這個人眼前,既然已經知道了原因,他也就用不著多囉嗦了。
  看到利奇的時候,那個十六、七歲的小流氓就已經準備逃跑了,雖然看不清楚利奇的臉,
不過他的體型挺好認的,因為利奇身上穿著制服,可不是隨便什?地方都能夠看到的。
  可惜他仍舊慢了一步,利奇的腳已經踹了上來。
  寂靜的夜晚頓時響起了兩聲骨頭折斷的聲音,然後便是聲嘶力竭的慘叫聲,不過慘叫聲
沒有多久就戛然而止,只剩下嗚嗚的哭號聲。
  當然利奇也沒有放過那個三十多歲的傢伙,他一上來就掃斷了這個傢伙的腿。
  小巷�面亮著燈的兩扇窗戶同時打了開來。
  伊莎貝拉的頭從其中一扇窗戶伸了出來,她的臉上充滿慌張。
  利奇隱約還聽到沉重的傢俱在地板上摩擦所發出的沙沙聲。
  「姐妹們,用不著慌張了,是我們的騎士回來了。」
  伊莎貝拉一眼就認出了站在巷口的利奇,沒有比這更令她感到高興的了。
  利奇並沒有急著上去,他抓起那個十六、七歲小流氓的頭髮,把他拖到了牆角。
  托住這個小子的嘴巴用力一扳,將卸脫的下巴重新合上,利奇冷冷問道:「現在我問你答,
如果你答錯了,或者拒絕回答∼∼」他輕輕捏住這個傢伙小指最頂上的那一節。
  小巷�面頓時又響起一聲淒厲的慘叫聲。
  「啊∼∼嗚∼∼嗚∼∼我說,我不會有任何隱瞞的。」
  聽到這個小子淒厲的哀求,利奇頓時有些心軟,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陣腳步聲響起,
他帶回來的那些女孩全都跑了過來。
  她們的身上多少都有些傷痕,衣服也明顯被撕破過。
  「這是怎?一回事?」利奇剛剛軟下來的心頓時又變得如同岩石一般堅硬。
  回答他的是女孩們的哭泣。
  「嗚∼∼嗚∼∼你總算是來了,我們差一點∼∼差一點∼∼」
  「這幾天我們被這些流氓欺負慘了,那天要不是巡邏隊經過,我們恐怕都已經被這些壞
傢伙姦污了。」
  「他們不止兩個人,還有好幾個,�面有一個人是軍官。」
  女孩們七嘴八舌將最近幾天發生的事,向利奇傾訴一番。
  利奇這才知道,當初他收拾城�流氓的時候,並沒有完全收拾乾淨,有不少傢伙被軍隊
徵召而躲過了一劫。
  轉過頭,他抓起身邊小流氓的頭髮,在牆壁上猛地撞了幾下,這才問道:「你告訴我,待
在軍隊�面的人怎?可能四處亂跑?」
  這小子帶著哭腔,指了指角落�面嗷嗷慘叫的預備役士兵說道:「我不知道,我只是一個
跑腿送信的,他們只是讓我盯著這�。」
  利奇轉身朝著另外那個三十多歲的傢伙而去。
  此人年紀稍大一些,骨頭自然也硬得多,居然對利奇怒目而視。
  利奇不喜歡這種眼神,當初拿著針筒將藥注射進他體內的傢伙也有一雙類似的眼睛。
  同樣抓起那個人的頭髮,利奇把那個人拖到了一棟空房子的門前,他一把抓起那個人的
手,掰開他的一根手指,塞進了門軸的縫隙之中。
  那個人無比驚恐看著他的手指,小孩就是用這種辦法夾碎核桃這類堅果的,只要門一關,
他的手指就會像核桃一樣被夾得粉碎。
  他極力想把手指抽回來,可惜利奇的手就像是鐵鑄的一樣紋絲不動。
  利奇也合上了這個人的下巴,讓他意想不到的是,這個傢伙居然大聲喊叫起來:「殺人啦,
殺人啦,救命啊∼∼啊∼∼啊∼∼」
  喊叫變成了哭號,對於這樣不識時務的傢伙,利奇沒有絲毫憐憫,他把夾扁的那根手指
從門軸�面拿出來,然後又塞了一根進去。
  「啊∼∼別∼∼別∼∼饒了我吧∼∼我什?都說∼∼啊∼∼啊。」
  利奇並不打算聽這個傢伙說些什?,他把夾扁了的第二根手指再度拿了出來,又塞了第
三根進去。
  「好了,你現在可以說了,我希望你能夠繼續撒謊,這樣我就可以拿你一根根手指夾著
玩,我喜歡這種遊戲。」利奇平淡地說道。
  那個人不是傻瓜,當然知道應該怎?選擇,於是他便一五一十地全都招了。
  情況其實很簡單,流氓比普通人敢拚敢殺,如果再有一幫手下在同一個軍營�面,為首
的傢伙就很容易就出人頭地。
  女孩們剛才所說的軍官就是這樣一個流氓小頭目,他剛剛進入預備役軍團的時候還比較
老實,當了軍官之後,看到城�以前那些流氓頭目一個個都消失了,所以這個傢伙自信心膨
脹,開始又動了歪念頭。
  不過那個傢伙也算謹慎,大的動作不敢有,只讓手底下的人幹些偷偷摸摸的勾當,除此
之外就是玩玩女人。
  對付這樣的垃圾利奇當然是輕而易舉,跑到大街上喊了一隊憲兵過來,他隨手就將兩個
傢伙扔給了那些憲兵。
  詢問、盤查只花了一個小時的時間,因為現在局勢緊張,所以一切手續從簡,另外一部
分原因也是因為有利奇這個見習騎士在。
  那些憲兵可不是利奇的父母,只看了一眼利奇的制服就立刻明白了他的身份。
  一邊是騎士,一邊是預備役,誰說的話份量更重,就用不著多說了。
  又過了半個小時,那個曾經做過流氓小頭目的預備役軍官也被抓了來,一起被抓的還有
好幾個同夥。
  人一抓來,對女孩們的盤問就結束了。因為抓人的時候,在軍營的儲備室�面發現了很
多不該有的東西,還有一個被捆綁起來慘遭淩辱、已經奄奄一息的少婦。
  人贓並獲,罪證確鑿,這些人再也沒有任何辯駁的餘地,就等著軍事法庭做出裁決,然
後安排上絞刑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