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男癡女為一家

在豫南大別山下,有個村鎮,原來叫陶村,那裡地勢開闊,並且依山傍水,是個景色宜人的好地方。

據當地記載,曾是當年劉鄧大軍挺進大別山的唯一大進口。78年中國改革開放,當地縣政府高瞻遠矚,精心規劃在此開發。

村黨支部書記陶萬明積極響應,廣泛宣傳,身先士卒,帶領眾民,經過15年的奮戰,終於碩果纍纍。現在四周9村合併,取名為桃花鎮。家家戶戶都種桃花,一到春夏,家園裡,小河旁,大路邊,山坡腰,漫山遍野都是桃花,都是桃花香。

商客遊旅,大車小托,絡繹不絕。村民們都生活富裕,村鎮樓房齊整,大路開闊,猶如小都市。
  
為桃花鎮做出貢獻的還有一個人,就是陶萬明的兒子陶大好。他今年28歲。23歲某商校畢業後沒外去創業,卻依然返鄉,立志造福村民,振興家鄉。他先輔助父親發展桃花鎮,現在正為構建省級旅遊景區而奮斗。他功不可沒。

然而他沒結婚,是因為他太挑剔。實際上,他長得很帥,有178公分高,渾圓結實。而且他特別機智聰穎,能說會道。他特別喜歡女性,尤其是美女少婦,幾乎骨髓裡除工作外都是女的。

他表面絕不表現出來,因為他酷愛面子。但是,村裡許多美女少婦都願意與他悄悄來往。

村裡按戶口每一個女的一月發300元生活補貼,就是他的傑作;他是標準的智者,棒男:有人誇他有潘安的相貌,有孔明的智慧,有西門慶的多情,確實不過分。

所以他誰見誰愛,尤其是有條件的少女或是寂寞的少婦都願接觸他,據說女孩子不願嫁出村,就與他有關。

現在女的大都好當家,有這樣的美男子照顧,都願意聽他的,所以,他工作是一帆風順的。由於他年輕有為,且深受人們愛戴,沒多久,做了桃花鎮鎮長。
  
話說縣城有個美少婦,叫陶花花,今年33歲。

他娘家就在桃花鎮,且與陶大好家不遠。前幾年隨在縣醫院當大夫的老公進城,看家護院,照顧小兒上學,可老公晚上才回家,白天很無聊,又嫌棄城市沒家鄉僻靜空氣好,又天天花錢開支大,就辭別老公,帶著小兒回鄉下居住。
  
花花回來就與陶大好見面,想申請要生活補貼。那是2月下旬,正是春暖花開,桃花悄然上枝頭時。天真好,不熱不冷,又是中午,她到他家,倆人簡直是一見鍾情!

一進門,倆人幾乎都啊了起來,四目相對:大好身穿西裝,高大魁梧,印堂飽滿,紅光滿面,眼神深情溫和,機靈清澈,成熟的像紅高粱。花花身穿白裡透紅的花格短裙,身材較小但體態豐腴,皮膚白皙。

厚厚的密密的稍捲秀髮自然的搭在肩膀上,彎彎猶如月亮般的眉毛,迷情的懾人靈魂的大眼。臉龐柔嫩,猶如厚雪被陽光照射,白亮亮,金燦燦,水靈靈,厚實實以及那小巧的鼻子和寬厚的紅嘴唇,艷麗多姿,加上身上有股情迷的女性香味,就如桃花粉香撲鼻而來!

花花瘦長的粉脖,隱隱有青筋在動。她低胸稍開,一對大咪咪露出三分之一,突出高聳,如大白仙桃,隨呼吸顫顫微微,乳溝很深,倆個大白球自然向上努力伸展,蓬勃漲圓,就如大白碗,且欲與天公試比高。倆人都脈脈含情,都在發愣。因為是同姓且按很早很早的祖宗輩分,陶大好應叫她嫂嫂,按民間風俗,而弟弟可以與嫂嫂打情罵俏。於是,他先說:「嫂子,幾年不見,你越來越年輕,漂亮了。」

花花笑嘻嘻的說:「哪有你美男子漂亮呀。」很快,倆人就越說越多,越多越近,越近越親,不久就無話不說,情意綿綿,最後就難捨難離起來。
  
很快到了五一,她到他家領生活補貼。一進屋,他正在看電視。他似乎在等她。他勾引她:「嫂子,你回來2月多了,想老公不?晚上寂寞不?」她心靈一點通,隨即低眉含羞說:「哎,不寂寞是假的,可誰願意陪陪我。」

他馬上就調笑說:「我呀,你看我合適不?你教教我咋搞女孩子,給我點經驗,以後會談戀愛呀。」

她看看,這個帥弟呀,身上有股女人都喜歡的男性魅力,陽光,剛烈,率直,風趣,想想自己的老公,不好說話,寂寞死了!晚上老公總是累想睡覺,玩時不主動,沒激情,甚至幾分鐘就洩了,我好生氣!

可眼前的帥男一定棒,能滿足我!想到這,花花就拍他肩膀,你好壞呀。

大好順手拉住她,迅速抱住她說:「不要動,現在我家沒人來,我上住門,你教我。」

她欲掙脫,可他雙手就像緊箍咒一樣,越撐越緊!她就央求說:「你鬆開,現在不好,今晚你到我家吧!」他顯然衝動了,說:「親愛的,親愛的,我愛你,我喜歡你,第一次看見你就迷上你了,我想要你。」

你放開,要不我喊人了,他說:「你喊吧,我不怕,再說,你不捨得我。我是火眼金睛能看透你。」啊?她暈了,說真的,她還真的喜歡他!

偷歡一次是啥滋味呀,與我喜歡的棒男搞一次也許會有性福感哩,再說,他以後對我有用呀。於是就害羞的說:「那你快點。」他說:「一會就叫你沒魂。」
  
花花默許了,於是大好開始纏綿:他隆隆她秀髮,慢慢捋著,輕輕地撓著,說:「親愛的,你真漂亮。」她說:「那你要我吧。」

她這一開口說話,便讓大好一直在等待機會的舌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鑽進了她的粉嘴。

當兩片濕熱的舌頭碰觸到的瞬間,只見花花慌亂地張大眼睛,拚命想吐出口中的闖入者,但已經驗老道的大好,豈會讓花花如願?他不僅舌尖不斷猛探著花花的咽喉,逼得她只好用自己的香舌去阻擋那強悍的需索。

當四片嘴唇緊緊地烙印在一起以後,兩片舌頭便毫無選擇地更加糾纏不清,最後只聽房內充滿了「滋滋、嘖嘖」的熱吻之聲。
  
當然,大好的雙手不會閒著,他一手摟抱著花花的香肩、一手則從乳房撫摸而下,越過那片平坦光滑的小腹,毫無阻礙地探進了花花的性感內褲裡,當大好的手掌覆蓋在隆起的秘丘上時,大好雖然玉體一顫、兩腿緊夾,但是並未做出抗拒的舉動。
  
而大好的大手輕柔地摩挲著花花那一小片捲曲而濃密的芳草地,片刻之後,再用他的中指擠入她緊夾的大腿根處輕輕地叩門探關,只見花花胸膛一聳,大豪的手指頭便感覺到了那又濕又黏的淫水,不知何時已經溢滿了美人的褲底……
  
確定花花已經慾念翻騰的大好,放膽地將他的食指伸入花花的肉縫裡面,開始輕摳慢挖、緩插細戳起來。儘管花花的雙腿不安地越夾越緊,但大好的手掌卻也越來越濕,他知道打鐵趁熱的竅門,所以馬上低下頭去吸吮禹花花已然硬凸著的奶頭。當他含著那粒像原子筆帽那般大小的小肉球時,立刻發現它是那麼的敏感和堅硬。
  
大好先是溫柔地吸啜了一會兒,接著便用牙齒輕佻地咬嚙和啃噬著,這樣一來,只見一直不敢哼出聲來的花花,再也無法忍受地發出羞恥的呻吟聲,她的雙手緊緊摀住臉蛋,嘴則漫哼著說:「哦……噢……天吶!不要這樣咬……嗯……
  
喔……上帝……輕點……求求你……噢……啊……不要……這麼用力呀!喔……
  
噢……漲死我了……嗚……噢……天吶!弟……你叫我怎麼辦啊?」
  
大好聽到她殷殷求饒的浪叫聲,這才滿意地鬆口說道:「花花,我這樣咬你的奶頭爽不爽?要不要弟弟再用力一點幫你咬?」說著,他的手指也加速挖掘著花花的秘穴。
  
花花被他挖得兩腳曲縮,想逃避的軀體卻又被大好緊緊地側壓住,最後只得一手扳著他的肩頭、一手捉著他蠢動著的手腕,呼吸異常急促的說道:「喔……
  
弟弟……不要……求求你,輕一點……唉……噢……這樣……不好……不可以……
  
唔……哦……弟弟,你趕快停……下來……哦……噢……你要理智點……啊]
  
但花花不叫停還好,她一叫停,反而更加刺激大好想征服她的慾望,他再度埋首在花花的酥胸上面,配合著他手指頭在花花秘穴內的摳挖,嘴巴也輪流在她的兩粒小肉球上大吃大咬。她很快陶醉了!嗷嗷嗷,好驚癢,好麻木!

花花在享受著,在品嚐著--
  
天呀,我的咪咪,那是我最想摸摸但一摸就有反應的寶物呀。摸摸揉揉到是舒服,但咪咪頭可摸不得的,因為一摸我都受不了!

一摸我就想要!現在他在摸著,揉著,捏著,就像按摩,我在享受著,品味著,他用手掌開始使勁壓,揉,啊啊啊,我的胸膛好癢,刺入我的所有神經,身上猶如熱浪在翻滾,陣陣襲來,我像熨頭熨的好平展,好舒坦。啊?

他在咬我的咪咪,在吸舔我的咪咪頭,癢癢的,酥酥的,我心在打顫,我的咪咪頭在發哄,在膨脹,在變硬!嗷嗷嗷,真刺激,真爽,我受不了了!

我的下身猶如一股股熱流在湧動,啊?他的手在摸我比比!就如大螃蟹在爬!他五個指頭像偷襲,防不勝防,忽而揉,忽而搓,忽而撓,忽而扎,忽而插,叫我比比奇癢難熬,處處變木。

花花受到上下一齊攻擊,全身都在變軟,渾身無力,只是臉發燙,心在通通通跳,全身像著火般難熬,腦子裡,胸膛裡甚至五臟六腑都在著火,小腹內空蕩蕩的,只有一股股暖流在一波一波的攢動,越過子宮,向下流淌!

陰道裡的四壁,宮頸口在跳動,癢的如小貓在抓,如跳蚤在滾動,花花在也支撐不住,顧不得羞澀,想想自己一輩子都沒這樣急切要過,這樣刺激過,想想自己已是33歲,已是經過老公無數次尻玩都沒滿足過,現在就要真正體驗著來之不易的性交做愛快感了,她身體的需要,心裡的渴望,在也使她控製不了自己,她是發自內心的,低低的,急切但很深情的央求說:「親愛的,親愛的,快快…尻我…尻我…尻吧!」
  
然而大好並不著急,他還在吃花花的咪咪,一會忽然向上與花花嚼舌頭,倆人在吞吃雙方的舌頭,可憐的花花呀,她就像在吃男的大雞巴,嘖嘖嘖的吸著,品嚐著,享受著,忍受著,她的下方早已洪水氾濫了。她癢的著急的渾身在發抖,腰肢在扭動,她終於再次央求說「弟弟,快尻…尻…我要…我這95斤的身體,都給……

你,尻吧,啊,」大好啊,終於醒悟了,他等待多時的目的達到了,這樣一個漂亮的少婦,美婦人終於發情了!他喃喃的說:「那你喊我老公吧,我叫你桃花,我的老婆。」花花急切的問:「為啥呀。」

大好深情的說:「親愛的,親愛的,我愛你,從看見你一眼起,我就愛上你,你太漂亮了,就像咱們這裡的粉香桃花,純淨,高雅,香氣迷人。又像現在的爛熳桃花,紅彤彤,成熟嫵媚。我叫你老婆。名字叫桃花,好嗎?」

花花興奮了,真的?「真的,我沒你就沒魂了,你不願意我今生不娶老婆。」「我好激動,好幸福,不過我已經結婚了,…不過,現在我想泡你。」「啊?你喜歡就泡吧!」大好好興奮呀,就深深地狠狠地親了又親!
  
花花翻身騎在他身上,先俯下身,貼在他胸膛上。好俊俏的酷男呀,他胸肌真發達,黑嘿的,屬於黃裡透紫的那種,厚實實,暖和和。她緊緊貼著,他胸膛隨著他呼吸一起一伏,她就像在波濤上,一高一低。花花在傾聽他心跳,通通通的。

花花小聲問:「你要我吧,我真的好喜歡你。」大好動情的說:「你喊老公吧。」

花花真的陶醉了,好溫暖,好舒服!她喃喃的喊:「老公~~」「哎!

我的桃花!我的老婆,我愛你!」花花呀,真醉情癡迷!

她慢慢吸舔那花花公子的乳頭,那大好終於受不住,喊道:「快快…日我…我雞巴癢…」

花花這時候再也不害羞了,已經早已發情的她就像母狗似地呻吟,哼哼唧唧的,動物的原始的野性瞬間爆發!她伸手握大好的雞巴,啊啊,好粗好大好硬呀,就像紫色的大炮,高高挺起,足有筷子長,有小孩胳膊粗!

黑不溜秋的,再現酷男魅力!又大又粗,女人有福,可自己的老公只有一個大母指頭短。現在就要享受這寶貝了。花花滿意急了,她握緊那大雞巴,往自己的比比裡塞。

自己雖然已有一個孩子,但她自信,自己的陰道裡面還是很緊的,因為老公那雞巴短,每次做愛多是自己躺在床邊墊上厚厚的枕頭,叫老公站在地上,花花完全興奮才叫老公插,只可惜一會老公就洩了。

而這個大好,他的雞巴就像大鯉魚得需要慢慢擰!她慢慢的扭腰肢,自己的屁股再轉轉,叫大好的雞巴一寸一寸的進入。

雖然花花淫水氾濫,但還得慢慢來,大好也在配合,終於都進去了,花花覺得蜜洞裡緊梆梆的,充實極了!
  
花花騎在他身上,抱緊他,開始動作。她扭扭腰部,晃晃臀部,讓大好的肉棒抵住自己的宮頸口。大好的雞巴是溫熱的,抵住宮頸口真舒服。

花花在晃動,輕輕地,但卻是用力的,他的光頭在花花的宮頸口處摩擦,撞動,就如親密愛人在廝混,在纏綿,在溫情私語。花花心在綻放,在舒展,在昇華。

隨著揉玩轉動,她似乎在桃花間散步,那裡有淡淡的清香,有悅目的花瓣,有清新的空氣,有暖暖的愛意,有醉人的情思。

花花在品賞著,在遐想著。面前的大好,我喜歡的棒男人,就像深沉的厚山,全身錯落有緻,突兀乖巧,無不顯露男人風采:高大,結實,勇敢,堅韌。酷男,猛男呀,我喜歡!你身上有股叫我心花怒放的魅力,有股攝人靈魂的靈氣!

花花在心裡吶喊。我日死你!

花花想到這,猛覺得宮頸口周圍,好癢,好麻,叫她焦心,叫她煩亂,叫她不知所錯!她經不住身體的急劇飢渴,唧唧的說:「哎呀,哎呀,我尻死你,我日死你。」

你日吧,親愛的。花花真的醉了,原來做愛真是美妙!她於是加快速度,開始上下運動,用力供,撬,推,磨,啊啊啊,真好玩,真舒服!



「啊啊,我花心好癢,你頂,你頂……」大好隨即積極配合,隨著花花的扭曲,擺動,大好也用力用雞巴迎上,頂撞!花花的蜜洞裡有個大鯉魚在按摩,那裡癢就到那裡去,哪裡需要就到那裡去!

大好的雞巴在穿插,在遊蕩,神出鬼沒,專到花花的癢處!花花的宮頸口奇癢耐熬,大好的光頭就如鐵頭和尚,頂,奮力撞,甜甜的,暖暖的,花花失聲叫:「啊啊啊,好…好…用力…用力…美…美…死了…」

於是得到指令的大好更猛,更快,倆人就像宇宙飛船對接,配合默契,準確結合,只聽那美人的嬌氣呻吟聲,男的粗粗的喘氣聲,對尻球逼撲哧撲哧的摩擦聲,和床瘋狂的吱吱聲,一起並發,眾妙必備!像交響樂,像舞曲,悅耳動聽!
  
花花勁頭更大了,她比比G處和宮頸處隨著她的快速運轉,忽上忽下,忽高忽低,叫大好的大大的粗粗的長長地陰莖飛速旋轉,翻騰,跳躍,準確無誤的刺激她那裡的每一個神經纖維,她那裡癢就撞大好的雞巴。

大好的滾滾頭和花花的比比裡的癢處在撞著,在交配著,在歡愛著,啊啊啊啊,好舒服呀,「老公,老公…我美死…了。」

大好起身抱住她,說:「我的桃花,我的老婆,你真棒…你是我的唯一…嗷嗷嗷…好好…就這樣…啊啊啊,真美…舒服…」

花花伏在他身上,也緊緊抱他,用盡全身力量撞,撞,撞,「啊啊啊,我要噴,噴…」

花花話還沒落,只覺得小腹內熱浪噌噌下壓,又熱又癢,像尿尿又不像,她瘋狂插撞,啊啊啊,突突突竄出來,次次次的射到大好的龜頭上,陰莖上,蛋蛋上,大好啊啊的叫起來,渾身哆嗦,扭動,只覺得像夏天傾盆大雨撒在酷熱的大地上,灑在他久盼乾旱的心田裡,他全身就像夏天酷熱時候泡了澡,真舒心!

花花還在轉,撞,撞,撞,一下,倆下…50下…60下…100下!

啊啊啊,倆人都高潮了,倆人都在叫,「嗷嗷嗷,老婆…你牛…你棒…」

撞呀,衝呀,磨呀,花花瘋了,大好的雞巴,不,那大鯉魚在亂竄,亂撞花花癢處,花花猶如在天堂,馬上又在山谷,熱潮在撞動,在亂竄,情火在燃燒,慾火在噴發,多年積攥的慾望,性渴求今天此時在發洩,在汲取,在吸收,「嗷嗷嗷,爽爽…死…我…了…老公…我要…尻…死你,尻…尻…尻…」撲哧,撲哧,嘩啦,呼啦,居然那摩擦聲越來越大!

可憐的大好呀,竟然叫美婦人搞得滿臉是汗,渾身發抖,雞巴無處藏身,龜頭麻木的揪心,癢的心要破了!花花還在撞,大好的龜頭被揪的青皮臉腫,被撞得膨脹到極點,「嗷嗷哦啊…我受不了了…我要射了…」

花花突然覺得大好的陰莖瞬間又粗一寸!龜頭又大一圈!花花的蜜洞都要撐破了!他的雞巴在要!

「快…快…老婆…啊啊啊.就這樣…美…美…爽…爽…好好…好…」大好語不論次,嘩嘩嘩--大好積攥的熱潮從陰囊裡向上翻,就像決堤的洪水嗤嗤嗤嗤的射出!射到花花的花心裡,就像射到花花的心窩裡,花花比比裡癢到極限,「嗷嗷嗷,真幸福….真…好好…我日死你…日…」

她繼續轉,轉,翹翹,壓壓,撞…「說,你以後帶…我…好不…」「好,好…我美死了…我服氣…你…你真…偉大…我要你…」

花花好幸福呀,她還在玩,還在干,終於再次發癢,突突突,又射了,噴在大好的雞巴上,只聽得嘩啦,嘩啦,撲哧,撲哧,那摩擦聲和床的吱吱吱吱的大作聲,交織在一起!大好身子在痙攣,在抽搐,他從沒受過這樣悍婦的猛攻,身上僅有的激情在積攥,從全身的每一處都在收集,而這時的花花好像高潮在退,因為她動作在慢,她全身軟,終於花花說「我要美死…了。」
  
大好說:「你休息,我上!」花花還沒反應,大好急忙起身抱住花花,看花花那又大又飽滿的咪咪,不叫咪咪在擺動,他用手抓住一個,用嘴找住一個,吞吞,吸一吸咪咪頭,他最愛吃大咪咪了,一吃就有勁了!

只一會,他有反應了,雞巴再次突起!他說「我是猛男,我不服你,我愛你,我吃掉你!」

啊?你也要做?大好翻身騎在花花身上,爬到花花嘴邊,動情的說:「親愛的,我的寶貝,我的心肝,我雞巴癢,你給我吹吹。」啊?不會呀。大好說:「我教你吧。」
  
而大好這時握著他的大肉棒,一面拍打著花花的臉頰,一面..吩咐她說:「張開你的嘴巴,寶貝,把弟弟的龜頭含進嘴,快!弟要你幫我吹喇叭。」但花花卻辛苦地搖著腦袋說:「噢……不要……弟弟……人家不會吹……啦!
  
人家連……老公……都沒吃過……真的……不行啦……嗯……哦……不要嘛!
  
人家……真的不會這個啦……」
  
大好並不著急,他依舊慢條斯理,握著陽具輕拍著花花那吹彈得破的細嫩雙頰。片刻之後,他才開始將大龜頭緊抵在她的嘴唇上,試著想要頂入花花的口中,但俏佳人卻是拚命地搖頭掙扎,牙關緊鎖,說什麼也不肯讓大好的大龜頭闖入。
  
而大好除了左衝右突,不斷企圖闖關外,嘴裡也持續地哄著花花說:「乖,我的乖寶貝,快張開嘴巴,幫我把龜頭好好地含一含。」然而花花還是不肯就範,她水亮的雙眸半開半合,臉上的表情既嬌憨而羞赧,似乎明白自己雖然在劫難逃,但卻不想輕易投降一般。
  
而胸有成竹的花花公子,好像也樂於和美婦繼續玩這種極度挑逗的攻防遊戲,他開始改變戰略,不再胡亂朝著花花的雙唇衝刺,而是利用他猙獰而堅硬的大龜頭,上下左右的颳刷起美人那兩片紅潤而性感的香唇。
  
這樣玩弄了一陣子以後,他乾脆伸出左手撥開花花的雙唇,好讓他的龜頭能夠直接碰觸到那兩排雪白的貝齒,花花逃無可逃地合上眼簾,任憑他用龜頭幫她勤快地刷起牙來,不過花花的牙門還是不曾鬆開。
  
就在她堪堪把它阻絕在口腔外的電光石火間,她濕熱而滑膩的舌尖,業已難以避免地接觸到那熱騰騰的大龜頭,花花當場羞得香舌猛縮、俏臉急偏,但她這一閃躲,反而讓自己的舌尖意外地掃到大好的馬眼。
  
而這迅雷不及掩耳的一次舔舐,叫大好是爽得連脊椎骨都酥了開來,只聽他暢快地長哼了一聲說:「喔噢……真爽!對,就是這樣……快!再幫我那樣舔一次!」
  
花花雖然聽到了他的聲音,但她從未幫男人舔過屌的美女之舌,也一樣驚懾在方纔那一舔的強烈震撼中,她渾身滾燙、芳心顫動,紅噗噗的俏臉上也不知是喜還悲的表情,她根本不敢接腔、也不敢去看她棒男的臉,只是兀自回味著那份令她打從心底深處奔竄而出的興奮!
  
花花明白,要想自己愉悅,必須自己主動出擊。於是她張開大嘴,全力把他雞巴吞下,她用自己的大舌頭捲,舔,一會在慢慢松出來,專舔大好的馬眼,那馬眼就像嬰兒的紅嘴唇,像桃花花瓣,紅仙仙的,軟軟的,嫩嫩的。

花花輕輕地啟動嘴唇,伸出舌頭,用舌尖抵住撞撞,又用舌面捲著舔,「嗷嗷嗷,好癢,好癢,快快…就這樣…好好…」

她在舔,大好嘴裡不停地籲籲噓噓的呻吟。花花有舔舔他的龜頭,那和尚頭,白裡透紅,明亮剔透,她捲著舔,用舌面擦擦磨磨,然後又吸一吸,「啊啊啊,好舒服,你…真會舔…」

「嗷嗷嗷,你會吸,我的雞巴都吸大了」,是的,花花的小嘴像吸塵器,花花知道他要高潮了,就一邊用力吸,舔,同時用手替他大手槍,大好心在跳,幾乎所有的勁頭都集中在雞巴上,好癢,好木!

他的雞巴在膨脹,在變硬,一會就到了極限,條條青筋在暴漲,馬眼一開一合,他受不了了,「嗷嗷嗷,好舒服,好…我要干你…尻你。」

他迅速身體下移,緊緊纏住花花雙腿,用大手握住雞巴,撲哧一下插在她光滑的,溫熱的的蜜洞裡,他已經完全陶醉了,要開始大發男人熊威,幾乎為獸慾!
  
大好趴在她身上,緊急抱住她,上邊吃她舌頭,倆人舌頭在交歡,在揉玩,下面卻在動:他供著身,雞巴在花花的蜜洞裡推,就像推土機把花花蜜洞裡的所有軟肉向上撬,他的光頭奮力挖,似乎在刨坑,在尋找情女的大寶寶,啊啊啊,大好感覺到了!

在花花的蜜洞裡的3公分處有個米豆似地小疙瘩,又圓又飽,啊啊啊,刺激,摩擦!

大好繼續撬,挖,就像饞貓嬉戲逮住的小老鼠,抓抓,撓撓,滾啊滾,推呀推,花花禁不住啊啊啊起來,全身扭動,扎,「嗷嗷嗷,親愛的,親愛的,你尻住我的比疙瘩了,嗷嗷…嗷嗷…好癢…好舒服…」

大好興奮了,繼續撬,摳!速度越來越快,上下幅度越來越大,只搞的花花那比疙瘩越來越大,突兀顯露,一會就像乒乓球那麼大,暖暖的,軟軟的,像海綿球,「啊哦哦啊,尻著真美…」

這一說,花花似乎更急了,「老公。啊啊…我好癢…好癢…」

大好興奮極了,他雞巴挺得像鐵棒,他繼續轉,就像攪拌機攪拌,左三圈,右三圈,忽東忽西,攪的那比疙瘩翻騰虎躍,無處躲藏!大好又發瘋似地研磨,忽快忽慢,忽上忽下,奮力壓壓,扭扭,晃晃,花花的比疙瘩和周圍的小疙瘩一起發作,發燙滾熱,猶如火球,「啊啊啊…嗷嗷嗷…

我受不了了,我要洩…」花花說著,盡力抓住大好的肩膀,雙腿全力夾住大好的雞巴,不讓自己洩!但比疙瘩那裡躲呀,乾脆叫破上吧!

於是花花挺起身,好讓大好更準,更深些!

花花的比疙瘩不在躲避,於是男人的龜頭和女人的比比終於合二為一,交捲廝混,融化交配,激情歡愛,就像發情做愛的狗棒打不開,花花一會就搞的洶湧澎湃,魂飛魄散,又5分鐘,花花的比疙瘩受不了棒球的捶打,撞擊,渾身熱潮氾濫,又撞擊一刻,「嗷嗷嗷,美死…我…了…我要射…」

花花話沒說出,嗤嗤–一股熱流噴出,灑在蜜洞裡,「啊啊啊,你比比水好燙呀,好…癢…」

大好勁頭十足,狂插猛撞,只聽得嘩嘩,嘩嘩,就如你早上洗臉撩起水花,撲哧撲哧,就如你穿膠靴在泥水裡走,啊,真好聽,像歌曲!

大好運力狂戳,花花哼哼哼幸福的呻吟,她真的陶醉了,醉在歡愛裡,醉在性交裡,醉在性滿足裡,那快感是她如癡如醉,是她忘掉自我,自己不再是人,而是仙女,是美女夢遊3國!

自己多年的性飢渴今日得到解脫,終於多年禁錮的慾望今日得到釋放,她好快活呀,這才是真正幸福的女人!她品嚐著,享受著,以自己的女性積攥多年的慾望渴求迎風而上,她經棒男的熏陶和滋潤忽然覺得自己年輕了10多歲,他知足了!

但今日已過何時君再來?「親愛的,親愛的,你不要停,快,快…尻死我…尻我…我不想活…了。」大好呀,真聰明!

他伏在她耳邊,動情的說:「親愛的,親愛的,今天我要叫你幸福,我要娶你,與你廝守一生!」花花還說啥呀,她忘情的說:「我是你的,親愛的,快…尻…我…好…對對…就這樣…」「老公,你真棒…我好…幸福…」大好真的牛,酷!

他的肉棒似乎成火棍,一會捅,戳;一會軋,翹;一會轉,掃;而又好沒規律,他照準花花比比,那已經早已盛開的花心--比比疙瘩激情四射,狂轟亂炸!他不斷聽到花花哼哼唧唧的享受聲和醉情的渴求聲,他迅速抖動起來!抖!抖!抖!

--他屁股快速扭動,上下左右,肉棒不在插出,只叫他那大龜頭運作顫抖旋轉,就如電鑽飛速旋轉往裡鑽,竄進大比疙瘩,到了子宮口,就如一扇大門,卡住他龜頭,那龜頭就鑽,就擰,他整個肉棒都癢,癢到白熱化,「啊啊啊,我的寶貝,尻你美…死我…了。」

那比比疙瘩和宮頸口就如浪子向他肉棒撲來,軟軟的,黁暖的打擊他龜頭,「啊啊啊,我他要射了…射…」

大好瘋了,如大風,呼呼呼,像暴雨,嘩啦嘩啦,像敲鼓,咚咚咚,像海潮擊岸。啪啪啪…花花「嗷嗷嗷」尖叫!嗤嗤--哧--大好的精囊卡口經不住瘋狂撞擊,終於掃射而出!像水槍噴出!

「嗷嗷嗷。我要…死了…」花花的蜜洞裡猶如一股甘泉在噴出,像火山爆發,洪水猛洩,忽然暴漲的難受,不在是癢,而是變木!他繼續在狂做,花花猶如飄到雲彩裡,飛到天堂裡,似乎失去了知覺……
  
大好滿足了,他看看花花嘴張著,幾乎是奄奄一息了:她喘不過氣,2個大咪咪許久才起伏一次。再看看她比比眼裡一張一合,淫水一股股往外流…他滿意的笑了。於是他緊緊抱住像綿羊似地花花甜香而睡。
  
從此,倆人幾日不做一次,就如隔三秋。
  
沒多久,在城裡上班的老公終於主動要求與她離婚--原來是那大好,為花花的老公秘密的找了個好看女人--兩廂情願,豈不美哉!

花花的老公先結婚,花花和陶大好後結婚--第3年春天桃花盛開時。桃花鎮的花花公子,那慕女情種,終於經過多年的風風雨雨,迎來了幸福的人生。

花花,這個可憐的熟女,敢於衝破世人的偏見,用自己的原始野性和魅力,和過人的膽量,本領,智慧,終於找到了真正的理想情人,—-與夢裡牽神掛肚的美男子結婚,死不足惜!真是:桃花鎮長碰桃花,男歡女愛為佳話。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