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者會員

螢幕上是一間診療室,診療室的中間擺著一張婦科的診療台,除此之外,還有一張診療用的床鋪,以及一些各式各樣的醫療用具,與靜香現在所在的診療室,並無兩樣,可是畫面的角落,卻得得到卉典的燈台,高挂在天花皮上的吊燈,以及一些沈重的古董家俱,感覺上應該是一間古老的洋武房子里,所設置的具有近代臀療設備的診療室。
「這是月光會中的醫生,也是我的學姐的診療室。爲了與一般的患者有所區別,所以在自己的家中,設了這麽一個私人的診療室。這是她所拍攝的一段治療遊戲,主要是做會員問的研究資料,當然這是經患者的同意才拍攝的,待會的畫面雖然有點駭人聽聞,不過你看了以后,就會對我們所做的事一清二楚。」
書面的右邊出現了一位腰上挂著浴巾的全裸男子,大概是受到晝面外的指示,微點了頭爬上診療台仰躺了下來。
男的年齡大約五十多歲,前額微凸,身材瘦子,不過腹部有贅肉,給人的感覺似乎是從事知識性職業的工作者,不過因爲他的上臉部罩著黑色的面罩,所以無法看清他的容貌。
「爲了保守個人的隱私,所以患者與治療夥伴都是戴著面罩。」
這一次出現的是一位穿著白色制服的護士,大概只有二十歲右左,長著相當的可愛。
她將診療台的男子,四肢分別用皮帶固定好,然后拿起紗布仔細的擦拭男子的陽具、睾丸、會陰部一直到肛門,尚未勃起的陽具,看起來似乎是正常的尺寸。
緊接著,護士戴起橡皮手套,挖取大量的凡士林,輕輕的抹在患者的股間以及陽具上,這時鏡頭向該處移進,靜香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護士手部的動作,根本不是在進行所謂的醫療行爲,而是一種使男子勃起的技巧。
(唉啊 這護士到底在干什麽?)
但是男子卻沒有反應,依然咬著唇閉著眼睛的躺著不動,按理說,在這麽美麗年輕的護士撫之下,不是應該立即勃起嗎? 女醫生這時指出。
「你應該看的懂,這位男子正是所謂的勃起不全,也就是陽萎。並通的刺激是無法讓他勃起。」
這時護士突然做出了令人意外的行爲,敝開了自己白色制服,只是衣服之下是全裸的身體。
「請你好好的欣貿。」
護士一邊說著,一邊來到患者的面前,男子稍稍轉過頭來,瞪目注視著這位年齡幾乎與自己女兒相似的年輕女子的陰部,可是即使加上陽具的揉搓,還是沒有一點動靜。
接下來,護士的行爲更加的大膽,屈身男子的股間,將再一度清拭乾淨的陽具,含入口中,同時用唇、舌、手來刺激睾丸到肛門的部位。只見那被唾液儒濕的男根,依然紋風不動。
「啊  到這種地步啊!」
就在靜香吃驚的叫出聲時,女醫生沈穩的說:「她是拍這段影片的女醫生診所里的護士,她的工作是協助治療勃起不全的口性。有些輕度的心因性陽萎,也就是所謂的假性陽萎,在她的刺激之下,大都能夠勃起,可是對這位患者卻毫無效果。」
年輕的護士不停的舐著男子的器官時,戴著面罩的男子,臉上露出了濃厚的失望。
這時畫面的左側,突然有一男一女上場。
「啊!」
靜香大吃一驚的叫了出聲,可是迅即掩住自己的嘴巴。
這是一對非常不協調的組合,女的三、四十歲的成熟婦人,男的則是二十多歲,相當的年輕。
讓靜香吃驚的是兩人的打扮。
女的只是穿著一條黑色的長襯裙,而且嘴里咬著黑色的布片。上半部的臉還是戴著面罩,無法看清楚,可是從豐盈的臉頰看來,應該是一位美人兒。
她的手被綁在背后,而且繩子還綁位了襯裙上面的乳房的上下,奪去上半身的自由。而那位按著繩端像抽解犯人般,站在身后的男子,頭上戴著只露出眼、鼻、口的黑色皮制面罩。完全看不到容貌。他的身上只有一件黑色的比基尼三角褲,而且就像在誇耀他的年輕與旺盛的精力似的,兩腿之間早已高高的隆起。
男的將女的帶到能夠讓診療台上的男子,看得一清二楚的位置,也就是離診療台兩尺遠的地方站好。
「啊  金子  」
被綁在診療台上的男子,一看到女的身影,便張大眼睛,大叫對方的名字,這位女子大概是他的妻子。
「你要干什麽?她是我太太,你放開她。」
就在他的哀求聲中,年輕的男子一言不發的抓住婦人的黑發,故意讓她的臉朝向悲慘的丈夫,然后用力掌掴,並且開口臭罵。
「看好 你看看你的丈夫,在這麽可愛的女生舐弄中,還是一點用沒有,這種丈夫,你實在是悲哀啊!」
只穿一件底褲,被拉到丈夫面前的婦女,滿臉通紅的痛苦不已。她是一位相當豐滿的女姓。
「住手,這和我太太沒有關系,請你不要這樣羞辱她,你要罵罵我好了,我,我會忍耐的。」
男子在診療台上的慘叫,對靜香來說應該不是演戲。
「討厭的家夥,你安靜一點,現在我要讓你看看精彩的東西 」
男子突然卷起婦人黑色的襯裙,露出了白首的腹部以及覆在豐腰上的底褲,這是一件與襯裙質料相同的黑色尼龍三角褲,褲線是蕾絲,款式相當的性感,緊的貼在成熟豐滿的肌膚上。」
「唔!」
女的臉更加的脹紅了,這時在后面抱住她的男子,伸出手在下腹的底褲處摸索。
「住手!請你住手,饒了我太太  」
中年男子泣不成聲的哀求著,股間的年輕護士都始終無動於衷的繼續進行她的任務。
「哈哈 那怎麽可以  」
淫猥的笑著的男子,開始輕而易舉的扯下婦人的底褲,然后再將扯下的黑色底褲揉成一團,丟到護士面前。
「塞在那家夥的嘴巴 」
護士不發一語的拿起底褲,照他的話做。
「喂!住手 啊  」
被底褲塞嘴巴的中年男子,拼命的搖頭抵抗,可是卻毫無作用,再也無法開口說話。
「哈哈哈 如何?有太太的味道在,不錯吧!反正你最好乖一點。」
男子拉來診療用的椅子,一屁股坐了下來,然后讓女的坐在他的膝蓋上,就像抱著子孩似的讓她正好在丈夫的正前方。
罩著全面罩的男子開始徹底的玩弄。放掉婦人肩上的細帶子,露出兩團有著栗梅色的大乳量的乳房,然后徐徐的揉搓這封極富彈性的肉團。
這時的靜香,無意識的伸手隔著薄薄的毛衣,接住自己的乳房,好像對方一把抓住、揉搓的就是自己的乳房,靜香的乳尖也和影片中的婦女一般,已經苦悶的勃起,抵住了胸罩的罩杯,又將刺激傳給了子宮。
(不久前的夜晚,那位強盜就是這樣抓住我的乳房  )
當時的記憶突然蘇醒,在這不知不覺中,靜香將自己化身爲畫面中那位穿著黑色襯裙的女子,一旁靜默無聲的鹭沼女醫,開始清楚的觀察靜香的反應。
「怎麽樣?不行的家夥,看自到自己的妻子在面前被欺負,是不是很刺激呢?接下來再讓你看些有趣的。」
罩著面罩的男子,一邊嘲笑著怒目膛視的中年人,一邊用力的撕裂他妻子的襯裙,這時的婦人已經是全裸了。
「唔  啊  」
兩手緊縛在身后,毫無抵抗能力的婦人,在男子的膝蓋上,變成了兩腿大開的騎馬姿勢,當然陰部也就完全裸露在外。
「嘿  這樣好不好? 噢! 已經濕了啊!」
男子從面罩下流泄出可惡的嗤笑聲,左手繼績摸索揉搓乳房,另一只則潛往秘叢之下。
在丈夫的面前,受到這種屈辱的婦人,眼睛開始盈溢出大顆大顆的淚珠,可是卻無能爲力去抵抗這種狀況。不停的淫笑著的年輕男子,已經逐漸的往女中心前進。
(唉啊   )
看到婦人陰部的特寫時,靜香不禁屏住呼吸,兩手撫住自己火燙的雙頰,就像那根手指堵住自己的驚叫聲似的,緊緊的閉上雙唇。
只見那被撥開的暗紅色秘唇,內側是人紅的粘膜,陰道就像正在呼吸的鯉魚口一樣,而且洞里已經溢出淡淡好像牛乳的白色液體,儒濕了大腿的內側。
(這個人在乳房的搓揉之下,也濕了啊  )
受盡屈辱與羞恥的婦人,突然明顯的亢奮起來。
診療台上的中年人,也被強迫看著妻子的秘部。
就在這時候,一旁緘默不語的女臀生,突然偷偷的在靜香的耳邊私語。
「注意他的陽具。」
依言轉動視線的靜香,不禁發出了「啊」的一聲。
原本可愛而且年輕的護士用盡各種方法之下,始終無法産生反應的男性器官,現在沒有護士的擺弄愛撫,反而隆隆高起。
「這是怎麽回事啊!」
靜香實在無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景象,爲什麽這位陽萎的男子會昂奮起來呢?
結果這個現象也被年輕男子看到了。
「唉啊:你怎麽會變成這樣?原本沒有用的東西,怎麽也興奮了起來,可是還是晚了一點,我已經這樣了 當然是由我先上羅  」
年輕人放下了全裸的婦人,一骨碌站起來脫掉自己黑色約三角褲,只見那凶暴的肉槍朝天高舉。
(啊   )
靜香看了不禁大感震撼,他的尺寸絕對不會輸給先前的那位暴徒,腫脹成紅紫色龜頭,也同樣的滲出透明的液體,而且怒漲的角度,就像已經不是粘附在自己的小腹似的,要比開始勃的角度,就像已經不是粘附在自己的小腹似的,要比開始勃起的中年男子,人上兩倍。
男子再次讓婦人跨在自己腿上,垂直的內柱剛好對準她的腔口,因此男子的上半身微微的向后傾倒,兩手從后面抱住婦人的豐腰,雙膝故意微微的張開,好讓她的丈夫好好的看清楚兩人要結合的部份。
「開始羅!」
男子腰肢向上一提,同時抱著婦人臀部用力的往自己的膝部一叩,肉柱立即埋進洞中。
「鳴   」
就在那凶暴的器官沖進婦人的子宮時,靜香不禁親曆其境似的低吼出聲,可是又趕快的用手遮住自己的嘴。
年輕的男子以凶暴的力量,抱著婦人的肉體,不停的在自己的膝上上下搖晃,他肉柱似一定的速度,在陰道中抽插。
看到妻子被如此作賤的男子,反應是相當的淒涼,原本垂頭喪氣的地方,竟然如吹氣球的快速膨脹,最后甚至怒漲到連年輕的護士都握不住的尺寸。
「啊  這一下可有趣了,沒想到你會這麽大,好吧! 就讓你也來快樂一下吧! 不過在這之前,我可要訣她先出來一次啊  」
就在男子的激烈沖刺之下,豐滿的乳房不停的左右搖晃的婦人,瞬間就登上了愉悅的顛峰。
這位年輕的男子,的確是一位與年齡相符的性交勇者,就在婦人達到風潮,自己還是依然保持不泄,從蜜洞中拔出了自己依然堅挺肉桂,這時愛液盈溢的婦人似乎還在回味著方才的余韻,不停的扭動屁股。
「等一下,這次讓你老公來吧!」
男子將位被緊縛的裸女帶到旁邊的診療床上,讓她的臉貼著床單,臀部高翹的趴在床上。
護士敏捷的將中年人的四肢,從診療台上解開,年輕的男子伸手抓住他它的手腕。
「喂!你的老婆是條不要臉的母狗啊!被我強奸了,還是這麽淫蕩的呻吟,來吧!這次換你上了。」
全裸的丈夫,脫身壓在上身動彈不得的妻子身上。
就在丈夫的怒漲抵住自己時,妻子回過頭,臉上表情就像快樂用的面具一樣,泛著些許的紅潮,唇邊有著愉悅的笑容,就在此時,來到身邊的護士,從腹部伸手幫忙刺激婦人的陰核。
確定了兩人的結合后,年輕男子從藥物台上拿起一樣東西,原來是一句的保險套,打開后快速的裝在自己怒拔的陽具上。
緊接著就是一個靜香連想都想不到的畫面。
自己也爬上床上的男子,往正在狂亂進攻妻子的中年人身后一跪,單手扶住他汗洋洋的腰部,另一只手則握住自己堅挺,往中年人的身上一送。
靜香看到這里,不禁愣在當場。丈夫貫穿是妻子,而年輕人又貫穿了丈夫的肛門。
就在三個裸體忙碌的蟲動中,護士拿掉了夫妻兩人嘴里的布塊。
「親愛的,親愛的 啊 啊  」
終於婦人第二次達到了高潮,就在嘶叫聲中,肉體不停的抖動,最后翻了翻白眼,就像氣絕一般。
「金子 噢  」
終於丈夫射精  
「嗯 唔  」
最后是年輕人發出了呻吟,腰肢猛烈的扭擺。
最先離開的是年輕人,兩夫婦兩人則在身體分開之后,緊緊的擁抱熱吻,這時護士用手張開妻子的股間,只見那注入腱內的白濁液體,正從那一開一張的腫口,不停的滴出。
畫面一睹,奇妙的淩辱儀式終於到此結來。
「呼  」
靜香看完,深深的呼了一口大氣。這時,方才發覺自已的底褲已經全濕,急忙擡起臀部,確定裙子沒有受到滲透,或許在保持同一姿勢的的話,裙子就會受到滲透。
「如何?這就性治療的實例之一。」
女醫生關掉錄影機。
「治療  那是治療?」
靜香實在搞不清楚狀況,影片中不是護士與年輕人兩人連手,淩辱那對夫妻嗎?
「不過,最后那個丈夫不是射出精了嗎?在這個治療前,那對夫妻已經兩三年沒法行房了。」
「怎麽會這樣?」
「兩人都受到精神打擊,事后,一個變成陽萎,一個則變成了性冷感。」
鹭沼女醫生開始說明方才錄影帶的意義。
中年男子是一位外國汽車的進口商,妻子雖然比你年輕十歲,可是五年前,
他們一直是周圍人所羨慕的一對美滿夫妻。
就在五年前的某一天夜里,夫婦倆遭到了致命的屈辱。一位向他借錢開創事業好友,突然變成了凶狠的強盜,闖進了他們的家里。
幸好當時國中的女兒,正好去畢業旅行不在家,寬廣的邸第里,就只剩下他們夫妻倆,結果這個人用刀脅迫他們兩人,並且將綁了起來。
「我的人生因爲你而結束,所以我要回敬你一項魔鬼的禮物。」
這個人就在丈夫的面前,百般的淩辱奸淫他的妻子。
這個人正是向他借錢,卻因還不出錢而被強制沒收擔保物品,以致破産的朋友。
「如果你有點同情心,能夠寬貸幾天,我就不會破産  」
這位妻離子散而且身無一物的男子,因懷恨丈夫的冷酷,所以在自殺之前,采取了這種報複手段。
天一亮,這個人綁好他們夫婦兩人,便自行搭車前往東京港,跳海自盡。
夫妻倆雖然保住了命,可是那整晚被拷問,淩辱的經驗,卻一直是兩人無法摘去的夢魇。
由於自責自己無法保護妻子,所以丈夫變成完全的陽萎,而太太則因爲在丈夫的面前,受到比死都要痛苦的屈辱,所以從此以后,對性就抱著極端的厭惡,於是兩人的夫妻生活完全的破裂,有一段時間兩人甚至打算分手,可是爲了毫不知情的女兒,又暫時打消了念頭。
「他們尋訪過各種精神科的醫生,試過了各種不同的方法,可是還毫無起色,最后他們終於找到了我的學姐鷹見會子醫生,她對陽癢的治療,有一套她的獨門療法,她讓這對夫婦恢複正常的治療法,就是剛剛你所看到的。」
靜香終於明白別別錄影帶的意義。
「如果這樣的話,那影片真實的片段羅!」
「可以這樣說,其實它是比真實的還要酷似的影片,那個罩著面罩的年輕人,就是爲此而持別請來的演員。」
「但是事實上並沒有如此,這就是所謂的逆療法,鷹見醫生曾經在那些想忘又忘不了的患者身上,試過讓他們再一次經曆那種經曆,結果幾乎所有的患者,都這樣治愈了。」
「這種治療法可以用精神分析的理論,來做各種的說明,不過簡單的來說,它就一種擊療法,例如對蛋過敏的人,一下子讓他吃下一大堆的蛋,就會治好他的過敏症。」
「啊!」
靜香完全說不出話來。
「這對夫妻每個月都會到那間診療室,接受一次相同的治療,最后你不是看到他們如何熱烈的擁抱嗎? 這卷影片是兩年前拍的,現在先生已經能夠勃起,而且太太的性冷感也全然消失了,兩人還用盡各種方法來享受夫婦的性生活。」
「各種方法?」
「例如夫妻兩人中,加入了一名男子,形成三人組的性交方式,因爲丈夫看到了其他的男子侵犯太太,會感到特別的興奮,而爲丈夫看到了其他的男子侵犯太太,會感到待別的興奮,而太太在丈夫的面前被侵犯,也會特別昂奮,在這時他們的對象就應該從月光會的會員中選出。因爲爲他們提供方便,是本會的職責所在。」
靜香終於能夠理解了。月光會醫生們所做的事,甚至還抱括了幫患者解決正常狀況下無法興奮的問題,以及排除抱著性的疑問的患者的欲望。
「當然像這種特別的性服務,也可以在別的地方取得,可是在本會有醫生的協助指導,是比較安全而且保險。而且在其他場所,要花費相大的金額,但在本會卻不必,例如那一對夫婦付給鷹見臀生的費用,就非常的便宜。」
「可是那個演員不是要給錢嗎?」
鹭沼女醫 璞 的笑了出聲。
「其實他也是H會員,而且是一個雙性戀者。因爲也能從中享受樂趣,所以自願參加這項醫療行爲。至於那位護士,我必須特別支付她助手費了,你看只要身爲月光會的會員,不論你有什麽性煩惱,醫生都會幫你解決,所以今天,才向靜香太太推薦這一個組織。」
「總而言之,我是:欲求太強,所以需要   」
「不是嗎? PV訓練以后,你自己覺得怎麽樣?」
靜香滿臉通紅的低下了頭,以前從來不曾那麽經常的自慰,可是在鄰居松永亞紀子的唆使引誘之下,當她面噴出熱潮潮之后,性欲使明顯的增強了,而且后來的那一位強奸魔,更是使她心中沈睡已久的淫蕩覺醒。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會受到什麽治療法  」
「其實是不用到治療的地步,不過還是要請你用心的想一想,因爲只有在你需要的時候。我們才會幫你安排合適伴侶,這就像身體不舒服,請個幫傭來幫助整理家務時一樣的道理,而且一旦發現了理想的伴侶,還可以兩人繼續交往,后,最后成爲終生的伴侶。本會就有不少的女性會員,是這樣找到再婚的對象。」
「噢    」
靜香所聽到的這一切,都是有違一般世俗觀念的行爲,而且以電腦擇選伴侶,更是她所難以接受的方式,可是該會卻又有婚姻介紹的功能,或許能讓她找到一個可供依靠再婚對象。
當初如果不曾受到暴徒的奸淫,或許靜香會嚴詞加以反對,可是自從那夜以來,自己的子宮便常常發生了饑渴的疼痛,而且在觀看那卷色情錄影帶時,她的底褲更是像尿失禁般的儒濕。
靜香終於首肯了,對方既然是一位這麽優秀的醫生,當然不會把不好的推薦給自己。
「好:我答應加入,可是加入時要準備些什麽呢?」
「很簡單,首先你要先做血液的檢驗,只要是健康就可以了,不過,你上周已經做過,沒有問題,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將你的基本資料,希望的對象資料,登錄在電腦上面。然后就是由看到資料的臀師爲你介紹適合的會員,找出你希望人選,至於雙方的連絡,就由我們來負責,安排你在最方便的時間,以及最方便的地方,與對方會面。現在還有沒有問題,如果沒有的話,就隨我到診療室登錄資料吧:」
於是兩人再度返回診療室。由於這時候還是中午休診的時間,所以診療室里既無護士,也無患者。鹭沼女醫伸手打開了桌子旁邊的電腦,叫出程式之后,便一邊詢問靜香,一邊利用鍵盤鍵進靜香回答的資料。
「最后我們所要鍵進的是有關你的各項病曆,所以要先講你回避一下,請到候診室稍候。」
「好! 我先離開一下。」
靜香在修診室坐定不久,女醫生便手里著一卡片出現了。
「這是你的會員證,好的會員號碼是cFO八九八,在月光會里的名字是,美穗子    請記住。」
「哦! 好的。」
這張名片大卡片上面,只有美穗子的名字以及會員號碼而已。靜香接過了卡片,收進自己的錢包。
「我已經將你需要伴侶的消息,登錄在電腦公布欄上,所有的會員都會看待至,有消息的話,我會打電話給你,這樣可以嗎?」
「好 沒關系  」
「這三日內,我會打電話跟你連絡,如果找到了值得介紹的對象,我會再進一步向你說明。」
就在靜香走出鹭沼診所的大門時,一不小心使與一位身上穿著西裝,手里抱大紙箱的年輕人撞成一團。
「啊!」
「啊!」
靜香一腳踩空,整個人便跪倒在地,而年輕人則僥幸保持了平衡,沒有摔倒。
「對不起!有沒有受傷?」
一看對方,原來是那位經常看到的送貨員,一副正經八百的樣子。
「啊  沒  沒關系:是我太不小心了。」
「不 不 是我不好 對不起 」
青年急急忙忙的消失在診所之中。這時診所的門前,正停著一輛橫寫著Msc字樣的旅行車,靜香繞過它后,開始踏上回家的歸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