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車上失身的女警

我是一名女警,剛剛跟我的男友昊發了脾氣,就跟閨蜜玲和他的男友180

  回家去了,在路上發生了我永遠不會忘掉的事情。

  列車越去越遠,我的憤怒還是無法冷卻下來,因爲幾個小時過去了,現在都

  到晚上了,昊總該發現我不見了,竟然一個電話也沒有,他真的就這麽絕情麽?

  臥鋪車廂人並不多,玲和180都選擇了上鋪,晚飯后,玲又勸了我半天,

  直到我慢慢冷靜下來,才回到上鋪和180面對面的聊天,我睡在下鋪,對面的

  下鋪和中鋪都空著,我的上面中鋪是一個男孩,心情不好,我並沒有太注意。

  夜里1點多了,我還是醒著,想的久了,又想到昊對我平日的好,算了,如

  果回頭他向我道歉,我就原諒他一次吧。

  我們這個廂對面的地腳燈壞了,雖然不至于看不見,但實在有點黑,玲和1

  80明顯已經睡熟了,中鋪的男孩也沒了動靜,其他人大概也都一樣吧,搖搖晃

  晃中我也開始迷糊了……

  不知多久,半睡半醒之間,我感覺昊來了,就在我身邊,什麽也不說,輕輕

  的隔著衣服撫摸著我,我習慣性的調整一下姿勢,可以讓他更方便的把手伸進去,

  他輕輕的解開一個扣子,由于怕睡覺時胸罩箍的難受,我已經脫下來了,他直接

  進來抓住我的乳房揉搓著,輕輕的揉搓讓我很舒服,但困的睜不開眼的感覺讓我

  又不願醒來,我感到他在解我其他的扣子,我努力讓自己配合他,讓他更方便的

  把上衣脫下來,然后就感到一邊的乳房被他含在嘴里吮吸著,另一邊揉捏的力量

  也逐漸增加,我感覺更舒服了。可是,昊,我太困了,你這樣我還怎麽睡呢?

  我就這麽迷迷糊糊的任他玩著,困倦讓我不能過多的思考,乳房上不間斷的

  刺激讓我很舒適,我也沒有時間來思考,這樣不知過了多久,我感到他的手慢慢

  的摸下去,然后從裙底沿著我的大腿一直摸上來。昊,我今天實在太困了,你能

  不能讓我先睡一會啊?我這麽想,但他的手絲毫沒有停下來的迹象,唉,今天,

  看來是別想睡了……

  今天……等等……今天我好像在和昊生氣啊!今天……今天我好像在火車上

  啊!

  霎那間,我猛地醒了過來,所有的睡意不翼而飛,這是誰?很明顯不是昊!

  我身體的反應對方馬上感覺到了,他一只手飛快的按住我的嘴巴,湊到我的

  耳邊小聲說:「不要叫啊,你這樣子讓你同伴看見不太好吧,你剛才也很享受麽!

  反正也給我摸過了,我會讓你繼續享受的,不用怕,這兒我是沒法真的上你

  的!「

  我驚慌的看看上鋪,還好玲和180都沒什麽動靜,昏暗的光線下,勉強可

  以看出對方是上鋪的男孩,他怎麽這麽大膽?

  見我沒什麽反應,男孩很快松開我的嘴,繼續在我的雙乳上肆意活動著,這

  時候我心中真不知什麽感覺,如果我叫出來,勢必驚動玲和180,而我現在上

  面是完全赤裸的,不管什麽原因,被人脫成這樣,到時怎麽說的清啊?不叫吧,

  他是不會停的,這樣不是對不起昊麽,但一想起昊,我很快又想起昨天的事,心

  中反而隱隱升起一種報複的快感,我什麽也沒做,你卻無緣無故的冤枉我,那我

  就做一次給你看看,再說現在我也身不由己啊,這個男孩,模糊中很單純的樣子,

  印象還是不錯的,反正我不讓他真的進來就是了。

  就這麽在矛盾中,我任由男孩輕薄著,他的動作越來越重,吮吸多數時候已

  經變成輕咬,時而又用力的把半個乳房含在嘴里吸著,時而又含著乳頭旋轉著、

  扯著。另一邊乳房也不會空著,他的手開始還是輕輕的撫摸,但很快就重重抓住

  揉捏著,有時他太重了,我只好輕輕的告訴他:「輕點,痛!」

  他也許當時會輕點,但很快又忘乎所以了,就在這忽輕忽重的吮吸與揉捏中,

  我感覺乳房慢慢的漲了起來……

  天啊,我完了,怎麽這樣也會有這種感覺啊,他還是那樣重重的抓著,狠狠

  的吸著,但我已經感覺不到什麽痛了,現在漲漲的感覺代替了一切,陣陣酥麻從

  乳房向全身擴散,下面也開始又酸又癢的,我無意識的夾緊兩腿摩擦著。和昊在

  一起,我從來也沒有這麽快就到這個感覺的,是因爲昊太輕柔了?還是今天環境

  的問題?

  昊怕弄痛我,是不會這樣大力的。但如果是晚上我有了這種感覺,我就會很

  快讓他插進來,這種時候不用太久我就會高潮的,昊雖然喜歡做,在這方面卻並

  不是很強,但他又非常喜歡看我高潮時的樣子,他說那樣他有征服感,所以他非

  常願意花時間調動我的情緒,現在十個晚上最少有一半時間他能做到這一點。我

  其實也在想,昊那麽喜歡我的乳房,是不是主要是這個原因呢?白天長時間的撫

  摸讓我的乳房更加敏感,這樣他也能在晚上更多的讓我達到高潮,如果是這樣,

  毫無疑問他是成功的,大學剛住一起的時候,他用了幾乎半年的時間讓我有了第

  一次的高潮,但到快畢業時,我基本上十個晚上能有三四個晚上會達到高潮。分

  別了半年多之后,現在我的體質更敏感了,這應該是他想要的吧。

  但現在,我敏感的體質男孩也很快就感覺到了,他一邊繼續吮吸著乳房,一

  邊撩開我的裙子,在我的大腿內側撫摸著,他的手逐漸向上,從內褲的邊緣進去

  一直摸到我的下身,他用手指夾著陰唇滑動著,然后指尖慢慢在在四周畫著。事

  后想起來,這個男孩決不是看起來的那樣單純,很明顯他非常清楚掌握手感的輕

  重。

  就這麽幾下,我下面麻癢的感覺更明顯了,我使勁夾住雙腿摩擦著,我的動

  作可能妨礙了男孩的行動,我聽見他輕輕笑了一下,然后小聲說:「別害怕,我

  讓你更舒服!」

  男孩站起來,向后坐到了我的腿邊,可能他單純的容貌讓我沒了戒心?或者

  他真的沒有爬上床來讓我相信了他?又或者我潛意識里希望他繼續?我就這麽任

  由他把我的內褲脫了下來,現在,除了一個卷在腰間什麽作用也不起的裙子,我

  基本是全裸的躺在他面前了。

  男孩分開我的腿,手指輕輕在我的陰部撫摸著,又麻又癢的感覺更強烈了,

  我輕輕扭動著,讓他的手指更多的在我的陰唇之間活動,他的手指開始在陰蒂和

  洞洞之間來回滑動,強烈的刺激讓我幾乎忍不住了,我拉過上衣,緊緊的咬在嘴

  里,不讓自己發出聲來。來回幾次之后,男孩的手在我的洞洞口停下來,手指輕

  輕的一按一松,指節就在洞洞口進出著,我明知道他要怎麽做,但還是安慰自己,

  我只要不讓他的那個東西插進來就是了……

  按了幾下,男孩的手指帶著早已泛濫的溪水,毫無阻礙的插了進來,一瞬間,

  我感覺幾乎快要高潮了,但強烈的刺激並沒結束,男孩的手開始了抽動,我不自

  覺的迎合著他,又麻又癢的感覺並沒有完全解決,手指並不能給我足夠的刺激,

  男孩動了好大一會,可能也發現了這一點,他站起來來到我的頭邊:「想要高潮

  了麽?先幫我解決一下吧,我太辛苦了,幫我解決一下我會好好讓你享受的。」

  一邊說,他一邊掏出了陰莖,男孩人看起來不大,也很單純的樣子,但他的

  陰莖還是有相當的規模的,它劍拔弩張的對著我的臉,男孩轉過我的頭,把龜頭

  在我的唇上劃著,我知道他想讓我幫他口交,估計天下的男人都喜歡這樣吧。和

  昊一起,我並不拒絕幫他口交,現在多少還是有點猶豫,男孩一副急切的樣子,

  我只好伸出手,抓住他的陰莖輕輕的讓它抽動,沒幾下,男孩就忍不住抓著我的

  手,快速的抽動起來,二三十下之后,男孩再次搬我的頭,我知道他快到了,說

  實話我也怕他弄的我一身都是,那就麻煩了,我只好拿過我的上衣,罩在手上,

  同時稍微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果然男孩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一陣顫抖,然后陰莖

  跳動著,猛烈的噴射,他射的次數真多,我盡力用上衣包裹住,不讓弄到我身上。

  男孩剛射完,就把我的上衣卷起來擦著,然后手忙腳亂的把褲子穿好,看男

  孩的狼狽樣,我暗暗好笑,這麽色膽包天的一個人,好不中用啊。

  男孩可能暫時得到了一定的滿足,又坐回到我的腿邊,這次撫摸幾下之后,

  他的食指和中指一起插了進來。

  比起剛才情況好了些,洞洞里更充實了一點,愉悅感也更強了,但不知道爲

  什麽,這時候我反而沒了剛才那種急著想要高潮的激情,一種飄飄的感覺籠罩著

  我,舒適而不沖動,這種感覺很象和昊早上做的時候,只要他深深的插進來,我

  就很滿足了,他早上喜歡這麽插進來,慢慢的晃,我就是這麽飄啊飄的,早上我

  並不追求高潮,這樣我就很滿足了。這時候,我到底是享受他愉悅的表情,還是

  享受這種感覺呢?現在我也不知道了。

  昊了解我的這種感覺,所以我們都是這麽慢慢享受著,直到他忍不住,通常

  都會把我翻過來,從背后用力的插入。從背后插入,昊極易爆發,往往只要二三

  十下,他就會在一次深插之后,邊退邊發射,最后在洞口來回進出著,直到完全

  平靜下來。還有一種姿勢更快,我們並不大用,我在上面的時候,昊說不管是看

  著我的乳房跳動,還是看著他的陰莖在我的洞洞里進出,他都會很快到達高潮,

  一般也就10來下吧。我也知道,這並不是他如此不行,用這兩種姿勢,一般都

  是在早上他忍不住的時候,所以也來的特別快,晚上我們從沒用過這些姿勢,昊

  說喜歡把我壓在身下的征服感,所以晚上我們一般還是正常體位。

  但很明顯,這個男孩是不可能了解這些的,他見我剛才不停的扭動,現在卻

  靜靜的躺著,大概感到了挫折,所以他很快抽出了手指,然后把我的屁股托起,

  把腿分得更開了。如果不是我練過舞蹈的話,這種姿勢大概他沒這麽容易做到的,

  我這麽想的時候,一股熱氣噴到我的下邊,然后就是一個溫熱的嘴唇整個含住我

  的陰部。

  天啊,他在幫我口交,就是昊,我願意幫他口交,但也沒讓他親過我這里,

  這讓我有淫蕩的感覺。我想逃離,但濕熱、溫暖的感覺很快再次挑起了我的激情,

  他的舌頭在我的洞洞口來回進出著,我感覺難受極了,扭動著,他的嘴唇和舌頭

  逐漸向上,開始慢慢含著我的陰蒂啜吸著,一種前所未有的感覺很快讓我迷失了。

  以前昊用手撫摸這里的時候,強烈的刺激讓我非常不適,所以昊一直認爲我

  這兒是不能碰的。但現在男孩柔柔的嘴唇含著,輕輕的吸著,偶爾用舌尖在陰蒂

  的根部轉圈,一陣陣強烈的收縮讓我感覺馬上就要高潮了,但如此多次,我發現

  這麽強烈的感覺,我卻並沒有真的高潮,每次感覺更強烈了,感到就要來了,但

  馬上又一波更強的刺激出現了,就這麽我在激情的浪尖快要被一波接一波的快感

  淹沒了,但又總是不能高潮,那種緊繃的感覺、欲罷不能的刺激是我從沒感受過

  的,男孩又從陰蒂親下去,然后用舌頭在洞洞口來回舔著,等我剛能平靜一點,

  他又一路向上在陰蒂吮吸著,反複幾次,我感覺快要被刺激的暈過去了,但最終

  我並沒有真的暈過去,也沒有等到高潮到來……

  「先生,醒一醒,你快要到站了!」列車員的聲音讓我一下子從浪尖跌到了

  谷底,我馬上清醒了。還好她在隔壁廂里,還好她是從另一邊來的。

  男孩飛快的抓過毯子,蓋在我身上,然后轉到對面的鋪上躺下。危險的處境

  讓我什麽激情都沒了,現在毯子下面我幾乎是完全赤裸的,旁邊的上衣沾滿了精

  液,而我的兩腿間還是濕漉漉的一片,雖然這一切不大可能被發現,但我還是感

  到非常緊張。

  更糟糕的是,接著乘客準備下車的聲音讓玲醒了過來,她從上鋪下來,就坐

  在我的身邊,她喝水的聲音在我耳邊就像打雷一樣,我緊張極了,只能一動不動

  的假裝睡著了,好不容易玲喝完水,然后聽見她自言自語的說:「死丫頭,怎麽

  裹這麽緊?」

  一瞬間,我真怕玲幫我松毯子,但她大概怕影響我睡覺吧,說完就爬上去接

  著睡了。

  我又靜靜的等了很長時間,直到車重新開動,確定人都睡熟了,才敢悄悄的

  把裙子放下來,上衣實在沒法穿了,我小心翼翼的打開包,找了一件換上,內褲

  也沒法穿了,下身濕粘濕粘的,只好到衛生間簡單處理一下了,拿了一瓶礦泉水,

  起身的時候,發現對面的男孩不知什麽時候不見了,他下車了麽?

  在衛生間,用手接著礦泉水大概沖洗了一下,在這個相對密封的地方,我又

  安全了,沖洗的時候,甚至讓我産生了自慰的沖動,剛才的強烈刺激其實並沒有

  完全消退,我身體的緊張也沒有得到釋放,但這兒實在不是一個好地方,我強忍

  著洗完,狠心離開這個空間,還是不要想太多,休息一下吧!

  沒想到剛從衛生間出來,就看到一個已經認識的面容,中鋪的男孩並沒有離

  開,他快速從車廂接頭的一側轉過來,看到我,一副大喜過望的表情,我真不知

  該扭頭而去,還是和他說話。男孩過來拉著我,說:「來,帶你去看一個好地方。」

  我無奈的跟著他,到了車廂接頭中間的一個門前,他到這干嗎?男孩一笑,

  推開門,原來是一間待修的鍋爐房,鍋爐整個被拆下來,只剩一個架子在這兒。

  男孩把我半抱半拖的弄進鍋爐房,一邊把手伸進我的上衣里揉著,一邊在我



  耳邊嘀咕:「美女,別緊張,大家都睡了,這兒也不會有人來,現在到下一站起

  碼還有2小時,慢慢享受吧!」

  我簡直哭笑不得,告訴他:「你真是色膽包天,我是警察唉,不怕我抓你麽?」

  男孩詭異的笑著:「都怪你睡覺不帶胸罩,你又側著睡,奶子把衣服都撐開

  口了,我下來就看見白花花的一片,碰一下真是波濤洶湧,我實在受不了你的誘

  惑才這樣的,聽你們說話我早知道你是警察啊,那就更要上了,難得的機會能摸

  到這麽漂亮的女警,被你抓也值了。」

  真暈,原來還是我錯了。無奈的閉上眼睛,我也想過要不要拒絕他,這樣好

  像很危險,但身體的反應卻讓我一步一步的妥協著。昨天之前我覺得自己還是對

  昊忠貞不二的,但僅僅是因爲和昊的第一次矛盾,現在就任由一個陌生人肆意玩

  弄我的身體,我是怎麽了?

  男孩見我沒有反對的意思,燦爛的笑了一下:「你稍等一下,我半分鍾就來。」

  然后飛快的跑了出去。

  這叫什麽?我還要等著他來玩弄麽?理智告訴我還是應該離開這兒,這個鍋

  爐房里除了鏽迹斑斑的鐵架子,也就能容下一個人活動,就算是安全的,也實在

  不是放縱的地方。我整理一下思緒,還是準備回去,但這時男孩簡直神速的跑了

  回來,手里還拿著一個毛毯,天,他要干什麽?男孩輕易的阻止了我的行動,抖

  開毯子把整個鐵架子完全蓋住。

  我無語的看著他的行動,這時我就算想走也來不及了,男孩抱起我,反手掩

  上門,兩個人擠在一個狹窄的空間里,我和他就這麽面對面的站著。他先是笑笑

  的看著我,我無力的閉上眼睛,男孩的唇親在我的眼睛上,鼻子上,最后重重的

  落在我的唇上,我就這麽任他溫存,但也並不想回應。

  男孩解開了我的上衣,一只手在我的乳房上揉捏著,他的唇就這麽向下親過

  我的下巴,親過我的頸部,最終停在另一邊的乳房上,我微微睜開眼睛,看到他

  向后坐在了鐵架子上,這個高度讓他可以剛好含住我的乳房,他先是含著乳頭吮

  吸著,舌尖在乳暈上劃著圈,有時又盡力把我的乳房吸在嘴里搖晃著。

  他手上的力量也在增加,我可以清楚的看到我姣好豐滿的乳房在他的五指下

  不停的變形,看著一向自豪的乳房在一個陌生的手中被擠壓、被玩弄,實在是一

  種別樣的刺激,他的另一只手也未空著,穿過我的群底,他輕易的撫摸到我還沒

  來得及穿上內褲的下身,他的腿稍稍分開我的兩腳,手指直接沒入狹縫之中,未

  能得到釋放的身體這次更快的有了反應,剛剛洗淨的陰部再次泛濫,他的手指順

  利的在我的洞洞里進出著,三處同時受到刺激,我兩腿酸軟,幾乎快要站不住了。

  男孩感覺到了我的狀態,他一邊含著乳房,一邊騰出雙手把我的上衣完全剝

  下來,接著又把我的裙子拉開,開口的長裙自然的脫落到地上,這樣我就一絲不

  挂的站在他面前了。

  他揚起頭,仔細的看著我的裸體,被一個陌生人脫到這種地步,我本能的還

  是感到害羞,擡起手遮住雙乳,我現在能做到的也只有這麽多了。

  男孩攬著我的腰,把我橫著抱在懷里,恍惚間,我好像又被昊這麽抱著,不

  停的在我的乳房上使用各種手段玩弄著,敏感的乳房讓我的情欲慢慢的高漲,現

  在我已經無法自拔了,雖然心理還是有一定的矛盾,但身體的強烈反應讓我根本

  沒有任何反對的余地,乳房上那象是永不停歇的快感讓我終于無法忍耐的呻吟出

  來。

  男孩把我抱起來,在原地轉了個圈,然后就把我放在鐵架子前部最寬的一塊

  鐵板上,架子的兩側,各有一個支撐鍋爐的支架,但現在簡直就成了精心設計的

  淫具,他擡起我的雙腿,剛好能把我的兩腳分別挂在兩個欄杆上。

  現在我就以一種極其恥辱的姿勢擺在他面前,我的兩腿幾乎被完全分開,半

  坐在鐵板上,鐵板並沒有足夠的寬度,所以我的下身就這麽大張著懸空對著他,

  兩腿分得這麽寬,我想我的洞洞肯定已經張著口了。

  我半靠在架子上,這個姿勢除了讓我感到一些羞恥外,其實並沒有什麽不舒

  服的,柔軟的身體讓我可以充分適應,在臥鋪上男孩肯定已經發現這一點了,所

  以才會把我擺了一個這樣的姿勢。厚厚的毛毯讓鐵架子更像是一個不錯的躺椅,

  這樣我的身體在他面前就是完全開放的,無論他做什麽都會方便而有效。

  男孩蹲下來,對著我的下身仔細觀看著,我不自然的想:粉紅的顔色、柔軟

  的嫩肉你也沒什麽可挑剔的吧?男孩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然后就整個含住我的陰

  部。

  一陣戰栗的感覺襲擊了我,在他不斷的吮吸、舔弄之下,如潮的快感讓我完

  全迷失了,我竟然再次體會到那種欲罷不能的強烈快感,隨著他的唇舌在陰蒂和

  洞口之間來回舔吸,我的情欲如決堤的洪水洶湧而來,我要被淹沒了……

  在一浪高過一浪的快感中,我快要窒息了,男孩又一次對陰蒂的舔吸中,我

  再次到了即將崩潰的邊緣,但男孩的口卻又向下了,我還沒能喘口氣,男孩突然

  對準我的洞口用力的吮吸著,這一次,是如此的強烈,我洞內的嫩肉都要翻出來

  了吧,但我也顧不得這些了,無邊無際的快感從洞內向四周擴散,一瞬間我的大

  腦陷入了一片空白,所有的一切都不存在了,天地間只剩下洞洞猛烈的收縮著…

  …這樣的一個狀態,到現在我也不知道該怎麽描述,事實上也不是很清楚那種感

  覺,一種恍惚的、無意識的狀態,只能記得很舒服、很舒服……

  也不知多久,我終于回過神來,洞洞還在輕輕顫動著,舒適的象在云中飄的

  感覺讓我忍不住低聲呻吟著,男孩的嘴並沒有離開,還是在輕輕的吮吸著。這個

  時候我真慶幸身爲女人的好處,男人在高潮以后馬上被打回原形,就是輕微的刺

  激有時也會不適。但女人,高潮過后還是希望得到持續的安慰,這樣就可以享受

  更久的愉悅,就像男孩現在做的這樣。

  我撐起身子,微微調整一下身體,男孩也擡起頭,站起來活動一下,微笑著,

  指著上衣讓我看,暈,上帝啊,雖然我平時就流水很多,但從來也沒有這麽離譜

  過,男孩的胸前濕了一大片,很明顯多數都是我高潮的時候流的。

  男孩俯下身,一邊撫摸著我的乳房,一邊輕聲在我耳邊說:「美女,你可真

  是一個極品,我也上過不少女人了,但還沒有被插進去就能這樣的還真是頭次見,

  我們繼續好麽?」

  男孩這麽說的時候,他硬硬的下身在我的陰部摩擦著,我很明白他想做什麽,

  有那麽瞬間,我很想拒絕他,因爲他的話讓我感到特別的羞恥,我想告訴他我並

  不是一個淫蕩的女人,除了昊我還是第一次讓別的男人接觸我的身子,但誰又能

  想到現在會是這樣的一個局面呢?我一絲不挂的半躺在架子上,大張著兩腿,剛

  剛高潮的身體還在顫動著,這樣淫蕩的姿勢說什麽都是無力的……

  到了明天,大家還是陌路人,他怎麽想也無所謂了,雖然來了一次高潮,但

  今晚我敏感的身體實在受了太多太強的刺激,肉體的渴望還沒能得到充分的緩解,

  口交得到的高潮雖然前所未有的強烈,但男孩的嘴離開后,洞洞並不是通常高潮

  后的舒適感,反而感到更加空虛了,那兒太需要實實在在的充實。

  雖然我也曾想過不能讓他真的插進來,但現在離那一步到底有多大的差別呢?

  而且男孩善解人意的舉動讓我也無法開口拒絕他,他只是爲了守住開始那一

  句隨口的承諾,就這麽忍耐著,我爲什麽不能滿足他呢?算一下日子,今天完全

  處于安全期內,一直以來我的例假都非常規律,是不會有什麽問題的,但讓我說

  同意我又怎麽說得出口?這一刻,男孩溫柔的微笑瓦解了我對昊的所有保留,我

  閉上眼睛,算了,任其發展吧!

  男孩見我默許了他的請求,徑自飛快的脫下褲子和內褲,這次沒有任何花樣,

  他竟然直接插了進來,好在我的洞洞還在泛濫著,足夠的潤滑讓他一插到底。

  意想不到的猛烈插入讓我受到了極大的沖擊,我的洞洞立刻被填的滿滿的,

  所有的空虛感被從洞洞深處傳來的陣陣酥麻完全代替,整個身體都陷入一片無邊

  的甜美之中。

  或許是男孩上一次射的太快,自己感到不好意思,現在想表明他不是不行,

  進來后他竟然就開始不停的抽插,估計怎麽也有二三百下了,一點稍緩的迹象都

  沒有。

  我的洞洞可能屬于比較深的那種類型,和一些書上描寫的所謂的名器那是沒

  的比了,那種能讓所有男人采到「花心」的類型我不知道要怎麽個淺法,我經曆

  過的五個男的,只有180能在正常體位下插到底,其他的都不行。但性愛一事,

  並不是說插的深就行的,我對很多地方寫的「花心」一說一直無法理解,是什麽?

  子宮口麽?真的插到那個地方會有很強的作用麽,我怎麽從來沒感覺到?

  就像現在,由于我是半躺在那里,腿又舉的很高,這樣男孩送到底的時候我

  有時就會感覺他碰到我的子宮了,但那種感覺實在沒有什麽好享受的,反而很不

  舒服,他插的久了,我肚子里甚至感覺隱隱的痛,這樣下去原本的快感都要消耗

  盡了。

  我制止他的活動,示意他把我的腿放下來,那樣的姿勢一直保持下去也是需

  要體力支持的,我把兩腿擺直,才讓他再動,這樣他就算完全插進去也沒法頂到

  底的,男孩也不再像剛才那樣猛烈的抽動,先是慢慢的抽出來,龜頭在洞洞口摩

  擦著,緩緩來回進出,偶爾又猛的插入,直到完全進去,就抱著我的腰,慢慢轉

  動著,做圓周運動。

  相較而言,我還是最喜歡這樣,他轉動的時候,我就盡可能的配合他,這時

  強烈的快感又回來了,但他過不了多久又抽到洞口摩擦,直到我忍無可忍,盡力

  的擡起屁股迎合他,讓他進來,他就再次猛插進來,如此反複很多次,這和剛剛

  口交不同,完全是快感的緩慢積累過程,男孩可能剛剛射過一次的緣故,這次特

  別能堅持,在一次次的重複中,我的渴望越來越明顯,直到完全不能忍受他片刻

  的抽離,我猛烈的搖著屁股,讓結合部位更強的摩擦,甚至感覺到洞洞里他的陰

  莖在變粗,男孩也猛的沖撞著,無盡的幸福再次占據了我的一切感官……

  瘋狂過后,我實在懶得動,就讓他插在那里,抓著我的乳房玩著,忽然想起

  不記得他射過,怎麽沒剛剛那麽硬了,遲疑一下,問他:「你,好了麽?」

  男孩笑道:「你高潮的時候實在太緊了,我爽的受不了,忍不住就射在里面

  了,沒問題吧?」

  都這個時候了,有沒有問題還有什麽好說的,我示意他抽出來,男孩用他的

  內褲仔細的幫我把下身擦干淨,又抱著我溫存了很久才記得幫我穿好衣服。

  離開這個地方,我緩緩的走回自己的床鋪,回到那里,就發現180不知什

  麽時候醒了,就在我的床邊坐著,見我回來,一副暧昧的笑容,然后很快爬上去

  睡了,難道他剛剛發現了?但願沒有,不然他告訴了玲,我真不知該怎麽和玲說

  了。但當時我實在沒力氣多想了,倒在床上,帶著高潮的余韻,我很快進入了夢

  鄉……

  后記這是一段真實的經曆,但各位年輕的朋友切莫據此輕易嘗試,依我平時

  的性格,在遇到騷擾的時候是絕不會任之發生的,這一次有很多特殊的前因,我

  當時真的太困了,等我清醒的時候上身是全裸的,所以我才有所顧忌,讓人脫到

  那個樣子才喊好像也很難看,其次當時我的潛意識里對昊有怨氣,才會任其發生,

  再說這種事情和女人的體質有關,我屬于敏感體質,心理不能堅決抵抗,這種事

  情就不受控制了。但並不是說你每次都能這麽好運的,所以如果你輕易去挑逗女

  孩子,首先要考慮好后果。

  而小妹妹們最好也不要在這種事情上玩火,有些時候事情的后果是無法預計

  的,超出自己控制力之外的事最好不要輕易嘗試,不然會付出很大的代價的。如

  果可能我或許會把大學時光和這件事以后的一段寫出來,到時你會發現很多事情

  都是在一連串的偶然后越行越遠,直到你的生活整個偏離正常的人生軌迹,這種

  代價不是每個人都能承受的。

  可能有朋友感到小姨對我的態度比較難理解,因爲作爲一個長輩,很少會有

  這麽放任一個自己非常關心的孩子的,而且還是一個女孩子。連玲都對此表示過

  疑惑,她說得我自己都快沒把握了,但這件事不久之后,一個偶然的機會讓我知

  道這一切是有一個很深的原因的,而那個匪夷所思的答案讓我當時完全無法接受,

  從而導致我最終踏上了一段無法忘懷的灰暗日子。

  有時我感覺我的這一段生活簡直象一段三流的肥皂劇,充滿了不可預測和正

  常情況下無法理解的事情,但我就這麽任由它發生了,一步一步,險些無法回頭。

  某種程度上來說我還是幸運的,經過了那麽多事情,還能得到重新開始的機

  會,我已經很滿足了,現在所有一切都歸于平靜,只有我的心還是無法忘記發生

  過的事。能把這一段經曆寫出來與大家分享,我自己也很激動,很放松,畢竟有

  了一個可以宣泄的途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