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流女兒國1-554完作者:九月寒風 (8/11)

第五十七章 媚女多情

“主人,對不起,是柔奴不對,不應該讓主母生氣的。”在我的話語裡,靈柔已經知道我所有的女人,潔鳳,花月,妙妙,柔兒與風向蘭,看到我氣勢洶洶的退出議事廳,連將軍的職位也無所倦戀,她們感動之余又深覺內疚。

我輕輕的捂了捂這小女人有些顫動的身體,無意的顯露出笑意,很是溫和的說道:“靈柔,我說過的話一定算數,我答應我女人的話,也一定會做到,我可以欺騙天下的人,也不會欺騙我深愛的女人。”

對這種事我很認定,潔鳳是雲柔的大將軍,沒有我,她依然可以生活得很好,但是此刻靈柔卻不行,那主僕契約成立的那一刻,我知道她已經無成選擇,除了我,她已經沒有別的路可走了。

“主人,靈嬌好令怕,好怕你會不要我們,那樣我們姐妹倆都活不了了。”那盟約就有著這種約束力,我如果真的把她們拋棄,她們心靈的活潮,將變成死水,而她們這二朵艷麗的鮮花,也將很快失去活力,枯萎消亡,這是我絕地不願意看到的。

“放心,靈嬌,我不會放開你們的,相信我好麼?”身體與心靈的憂慮我可以真切的感受到,這一點我相信自己,她們對我的依戀是真的,從那主僕契約把我們彼此聯起來的時候,她們都已經沒有別的路可走了。

雖然當時是為了獸人,她們付出自己,但是擁有了主人的關心與愛護,這些日子她們已經習慣了,如果失去,她們寧願馬上死去。

“主人,要了靈嬌吧,即使主人不要我們,靈嬌也願意把自己完整的交給主人。”纖巧秀麗的顏容,晶淚閃爍的迷散,嫵媚嬌貴的神韻,這一切深入的幻化著最淒婉的哀傷,靈嬌害怕我離去,盡刻已經迫切的獻身之心。

我明白她們的內心的悸動,或者這種無理由的恐懼,的確需要用那纏綿的情愛來驅散,我要讓她們知道,從她們把心與身體交給我的那一刻起,她們將永遠不會與我分開了。

溫情與哀怨變成了羞澀,少女初次的沖動與渴望,終於讓靈嬌徹底的爆發了心裡隱藏著的期待,這些日子,看著姐姐與主人情愛生融,肆意狂歡,她身體早就潮起風急,每一次都是帶著綺麗的夢進入睡眠,這一刻她盼望很久了。

靈柔看到我的默許,心知妹妹的心願今夜將可達成,輕輕的拉扯下靈嬌衣裙腰帶的綁帶,鬆散跌落,寬鬆的淺紅紗衣已經空盪盪的飄舞驛動,柳柔的細腰已經被遮掩,讓我分不清這衣衫下的曲線是非如繃緊般的娟秀倩美。

“嘻嘻……”隨著這聲輕笑,靈柔的玉手已經解開了胸前的布扣,靈致的酥胸在那嫣紅肚兜的包裹下,異常的圓滿與晃動,雖然還沒有觸摸,但是我也已經感受到她內在的沈重,那絕對是一手無法掌握的碩大乳峰。

慢慢的衣物漸少,而靈嬌的臉色也變得越來越是嬌美動人,潤澤鮮嫩,玉手在那褻衣散開之後,一直緊緊的捂著自己甜美的果實,保護著最後一抹矜持,盡管自己平日裡也在淋浴時揉搓過,但是在男人眼前徹底的呈現,這還是第一次。

一種激動,刺痛的感受,慢慢的融匯在她的心田,當靈柔把她半裸的身體推到我的懷裡時,我分明聽到她小嘴輕呤出無法抑制的春啼呼叫,但是又截然而止,把最誘人的春意,在這時盡情的展開。

我只是讓心跟著那種感覺,不停的用手在她的身上侵入,伴隨著懷中女人那不斷顫抖的嬌軀,我反而有了一種特別的快感,也許這種女人的羞赧與不堪正在男人渴望見到的風景,更何況這是少女春情勃發的處子發出來的,帶著一種幽幽的滲入鼻中的清香,更早就讓我迷戀不堪了。

把動人的柔軟身體欺到我的身上依*著,鮮紅的櫻唇無聲的堵住了我的嘴,世界一下子就變了,我一下子深入無邊的海洋,在充滿著溫暖的春日中,我品嘗到的那是最誘人最甜美的果實,有幾分不安的顫栗,更有幾分純潔的青澀,但不論如何,她終於把她最神聖的第一次獻給了這個她渴望的男人。

我是色狼,雖然我心裡還在為剛才的沖動發怒有些後悔,但這一刻我已經忘記了,如此甜美的果實在我的嘴邊,自己自動送上門,不論是如何的後果,我都已經不去考慮,掠奪是我的心裡唯一的想法。

我緊緊的貼著她的甜美,依*著她軟綿綿的香軀,這一切就在這個寧靜的夜晚,盡管四周有盡職的衛士不停的走過,但這一刻我與她都沒有在意,雖然我與她的心卻是不盡相同的,但珍惜現在,珍惜此刻的這份擁有,那就已經足夠了。

而且對我來說,她這個絕美的女人卻是我今夜戾氣中的唯一禮物,既然上天如此慷慨,我當然沒有不接受之理,舔弄著她滑膩的小香舌,我開始升起了狂熱的欲望,這一刻我恨不得把她揉進我的身體裡與我同歡。



沒有任何的埋怨也沒有任何的羞恥,我感受到這個小女人已經對我付出她最動人的風情,一臉的誘人春色配著她那嬌紅的滋潤,我能體會到那種泛濫的情意,她根本沒有怪我,只是渴望著我的愛憐。

豐滿的胸脯已經緊壓在我的胸膛,把女人最讓人心動難耐的美景統統放在我的眼前,就如一只柔順的小山羊,在餓狼的爪下依然是一副心甘情願的樣子,讓我不由食欲大動,一手在她細腰上用力拉緊,一手在她的玉脖子上,把她整個柔妙的誘人身體全部貼在我的身上,盡情的享受那種春色。

看著她兩只小手臂滑膩光潔,如同兩段玉藕,脖頸宛如陽春白雪,滲入心腑,圓圓的臉蛋還是掛著天真未脫的稚氣,淡如遠山的柳眉下,一對黑漆漆的秀眸,閃動著盎然秋波,初時脫衣時的羞澀此時竟然已經全無,火紅的嘴唇猶如掛滿枝頭的鮮桃,誰見了誰都會想咬一口。

當我禁不住身體內的欲火,輕輕的*近她時,那種女人特有的溫和花香幽幽的散發在我的鼻息間,縷縷絲絲的飄進我的感官,撩撥我那情欲盛旺的心弦,這一刻,我被徹底的迷醉了,我呆傻了,從來沒有想到這個從來沒有散過如此誘惑美態的小女人竟然隱藏著如此的人間春色。

狂亂顫動的手不由自主的伸到腋下把她攬入懷中,她表現得是那樣的溫柔,順從,或者從這一刻起,靈嬌也已經知道馬上就要成會真正的女人,她期望著,狂想著,秀眸如媚絲般的凝望著我,充滿了無盡的柔情。

順從著我手上的動作,她斜*在我寬闊的胸膛上,依在我的臂彎裡,圓嫩肥厚的屁股在我雙腿之間,摩擦著我的火熱,或許她也感受到了我的岸偉,此時臉容大變,水汪汪的眼裡立刻放射出一種淫盪的秋波和挑逗的欲火,我知道這個小女人也可能已從姐姐那裡知道,我喜歡我的女人在床上放縱自己。

如此的艷嬌春色女人,在經過我的挑逗與肆意撫摸,此刻已經是情不可堪了,我也無法再忍受,這等誘惑實在是已經超越天地的幻化,更不要說姐妹倆經不住我熾熱的凝望,早已握住我的挺起,對我發出了最深情的邀請。

翻身上馬,我沒有絲毫的猶豫,一下子就挺入到幽幽桃源這美人的花蜜深處,不知為何,這一對姐妹,我用的竟然都是如此一種狂烈的狀態,或許是她們身上都有一種讓男人無法承受的內媚之色,只想讓我狂烈的征伐她們。

“嗯”一聲不堪的春呤,我沒有費力就突破了她人生的第一次幻變,那抹血蕾終於為我而綻放,但身下的女人玉手攀上我的肩頭,細汗淋漓的嬌容上閃動著一抹甜美的笑意,像是對我的一種鼓勵,也像是一種更濃的愛意,因為她已經是真真正正變成我的女人了。

聳動加快,潮水洶湧,這個小女人的快感似乎比她姐來得快很多,水流更急,濺開的幾朵浪花中,有一朵化作血紅的梅花,染在這潔白的床單上,相對身旁靈柔火紅的臉龐,她有著萬分的聖潔,配著潔白的床單,象征著她純潔的真愛。

“主人,啊……”不堪的刺激讓她嘗到歡愛的爽意,她終於也明白男女情愛的臻境,達到歡愛的巔峰時刻,我的聳動更加快速,讓她再雲端裡疊疊升高,狂洩不堪,一直到她緊摟著的玉手無力的鬆開,我才放開對她的征伐,但她此時也是春水不絕的緩流,誘人的雙眼徹底的迷失,都已經不知身在何處了。

一波的情潮已經激發,我當然已經無法忍受,自從掠奪了那叫紫蘿的神秘女人,一種奇特的氣勁已經穩居在我的丹田之中,有著強大而壯碩的堅挺,只是可惜那個女人已經不見了,或者看到雲音大軍無力回天,她已經離開了吧!

我心裡有著一種遺憾,但是此刻唯有想著用欲望來發洩著這種鬱悶,靈嬌初次的嬌蕊,讓我多了幾分憐愛,一把把那春情盪漾,淫媚渴求的靈柔抱了過來,發現她已是褻衣盡濕,潮汐陡漲,便知剛才淫景全部印入她的眼裡,被激起了內心的情欲了。

如老馬識途,我很是輕快的聳入她的溫暖山谷之間,有著一種淋漓盡致的包融快感,我不顧這小女人玉手緊緊的抓著我的肩膀,雙手托著她的玉臀,已經站了起來,一下一下的抖動著,讓彼此接觸得更加的緊密,那種那沖擊更是迅雷暴進。

呤鈴的春啼一波高過一波,激昂沖天,在那門外,守護著的彩陽,聽到那綿綿春曲,便知道這色狼將軍在幹什麼了,只是這一次,她沒有像往常一樣,偷偷的離開,因為就在剛才,她已經暗暗的下定了決心,不管如何,她也不再離開將軍了,即使他是色狼,她也要接受他。

所以不離開,也只是她學習的一種方法而已,唉,羞人的事是少女最不堪的承受,可是誰叫狼將軍就喜歡呢?彩陽在心裡無奈的嘆息道,雙耳豎得更起,聽得更加的聚精會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