樓上母女花趙潔∼胡媚莉

高一時,校園裡忽然很時興打排球。每個週末都有很多人在操場上打球。在
這眾多的人群中,思成發現一個熟悉的但一向被思成忽視了的嬌俏的身影,那是
家住思成樓上的女孩趙潔。思成對她便留了心。

  趙潔已經養成了每個週六都要到操場打排球的習慣。這個週六她像平常一樣
打完球回到家,見家人未回,便自己取了衣服到浴室洗澡。這時是下午三點,趙
潔的家人要到五點才會回家,而且最近這段時間只有她的母親胡媚莉一個大人在
家。

  思成用早已配好的鑰匙打開趙潔家的門,進屋後發現趙潔正在洗澡,便將門
窗都關上,脫光了衣服等候在浴室門外。不大會兒功夫浴室內的水聲停了,趙潔
打開門正要取門口衣架上的衣服穿,猛的看見思成站在門邊,極度驚嚇之下她暈
了過去。

  思成將剛剛出浴全身赤裸著的趙潔抱到她的閨房裡,把她放在她那張小床上。
只見絲縷未著的趙潔不僅肌膚細膩滑嫩,而且發育良好,該隆起的地方隆起,該
寬圓的地方寬圓。她的腿修長秀美,足小巧而纖美,更是動人。

  思成將一方白色絲巾墊在趙潔的臀部下面,上了床去壓在她的身上,分開她
的雙腿便侵入了她的身體。被撕裂般的劇烈疼痛使得趙潔馬上就甦醒過來。她嬌
小柔弱的身軀慄慄發抖著,稚嫩的軀體艱難而痛苦地扭動起來。她秀眉緊蹙,一
雙美麗的大眼睛中蓄滿了淚水,處女初夜純潔的血淌落在白絲巾上。思成毫無憐
惜之心,向趙潔那稚嫩的身體發起一輪輪的衝擊。趙潔痛苦萬端的呻吟著,嬌弱
的身軀不時地抽搐著。她時而感到痛不欲生,時而又樂上雲端,在極度的痛苦與
極度的快樂之間徘徊數次後,趙潔終於昏了過去。

  出於一種征服佔有處女的自豪感和滿足感,思成很快就達到了性高潮,射了
精。第一回雲雨過後不一會兒,思成很快就又恢復了精力,把昏迷中的趙潔弄醒,
又開始了新一輪的交合。

  如此數度雲雨之後,思成才心滿意足地下了床。剛把秀眉緊蹙、臉色蒼白的
趙潔哄好,思成就聽到門外傳來胡媚莉上樓所特有的高跟鞋踩在水泥地板上的
「蹬、蹬、蹬」的聲音。思成急忙取出原先準備用來對付趙潔的烈性麻醉藥,脅
迫趙潔用這藥把胡媚莉迷倒。經歷了一番狂風驟雨,身心都十分孱弱、渾沒了主
張的趙潔在思成的威逼下無奈地答應了。思成幫趙潔匆匆忙忙將血跡斑斑的床單
收拾藏好之後就躲入趙潔的床下。

  十分鐘後趙潔已經依言照辦,把胡媚莉麻倒了。思成又令趙潔喝下胡媚莉喝
剩下的半杯水,使她很快也昏睡過去。

  把趙潔安置在她那張小床上之後,思成迫不急待地來到胡媚莉的房間裡,只
見這位素以生性潑烈聞名的婦人已然仰面躺倒在床上,完全不省人事了。

  海棠春睡的胡媚莉看起來只有三十多歲,體形嬌小,但身材蠻好,傍晚柔和
的日光下,透過她微微敞開的衣襟,隱約看到兩隻大奶和兩粒乳頭。解開胡媚莉
的衣鈕,那對羊脂白玉般的豪乳便毫無保留地跳出來任思成欣賞。因為仰臥的關
系,她的雙乳向兩旁微分,乳頭不大,顏色也很淺,看起來好像兩粒紅珍珠。看
著眼前這對大木瓜,活色生香的,任由思成把弄,興奮得思成心跳加速,連手到
顫抖著。

  思成捧著胡媚莉的豪乳,狂吮她的乳頭,隨即到床尾急不及待地剝了她的西
裝裙,然後回到床頭吻著媚莉的香唇。聞著胡媚莉一身幽香的香水味,看著她甜
美的面孔,思成陶醉了。

  思成移近她的兩腿之間,抓著她那鮮紅色的蕾絲內褲的褲頭,略提起她的屁
股,脫下她的內褲。只見胡媚莉的屁股又圓又大,兩條白白的大腿微張,陰毛叢
密到看不到穴罅,構成一幅很誘惑的圖畫。細看之下,近大腿內側長有兩顆對稱
的小痣,她的屁眼緊緊的。

  思成將胡媚莉的大腿張開,用兩隻拇指挖開她的大陰唇,只見她的小陰唇很
長,張開來就像朵喇叭花,好一朵嫣紅色的喇叭花,思成扯著這朵喇叭花,插根
手指進入花芯內扣挖。可能藥力實在是過猛,媚莉沒有什麼反應。思成迅速掏出
硬崩崩的陰莖來,口角掛著一絲得意的微笑,也不理會胡媚莉死活,更顧不得憐
香惜玉,將陰莖亂闖亂撞地插入她的毛穴,一面搓弄她的豪乳,一面大插特插起
來。

  可憐胡媚莉在一點潤滑都沒有的情形下,被思成猛插。那朵「喇叭花」隨著
思成的抽插乍隱乍現,被插時像害羞似的躲進小穴裡,陰莖抽出來時便扯得花瓣
裂開,看得思成亢奮異常。

  春風一度之後,思成毫不猶豫地剝光了胡媚莉的衣服,拍了幾張裸照,又騎
上胡媚莉的胸脯,用她兩隻豪乳擠著自己的陰莖,抽抽插插地享受乳交的樂趣。
這一炮思成轟得胡媚莉滿頭滿臉都是熱漿。

  思成自己也詫異今天怎麼會這麼勁,趙潔已經數度雲雨,與胡媚莉也已一度
春風,還能噴射得出那麼多濃稠的精液。不僅如此,乳交之後思成又大展雄風,
接連姦淫了胡媚莉好幾回。

  在思成肆意蹂躪摧殘近兩個小時後,天近黃昏時胡媚莉終於甦醒過來。此時
這位潑辣的婦人已被思成折騰得全身酸軟,欲拒乏力了。況且思成的陰莖早已遊
遍她週身上下裡裡外外,與她已數度春風,縱然潑烈如她也只好乖乖地俯首順從。

  雖然已是過來人,已頗具經驗,胡媚莉仍被思成弄得一回回死去活來、欲死
欲仙的,以至於她在極度的快樂之中都忘記了自己是被迷姦的,不覺款款地迎合
起來。年近四十的胡媚莉風韻絕佳,床第之上還特別風騷。交合之間她那眼騷穴
中不斷地噴湧出大量的淫水,濕透了一大片床單。

  在胡媚莉醒來後思成又與她交合了三回,這才暫且收兵罷戰。

  此時胡媚莉已經很疲憊慵綣了,但她仍然覺得很奇怪,問思成究竟是怎麼進
入她家並得手的。思成把真相告訴了她,並說趙潔已經被思成破身了。胡媚莉聞
言先是大怒,繼而轉念想到自己,便只好默認了。

  在以後與這母女倆的交往中,思成發現胡媚莉生性淫蕩,是個十足的騷貨。
第一回思成姦淫她之後,遮羞布一經揭開,她在後面三次交合中就表現得極為妖
冶淫蕩,纏著思成玩各種花樣,並趁著趙潔還未甦醒,一次又一次對思成提出要
求,非要多搞幾回。此後,她還常常與趙潔為上床的事爭風吃醋,真是個貨真價
實的蕩婦。



            高一時,校園裡忽然很時興打排球。每個週末都有很多人在操場上打球。在
這眾多的人群中,思成發現一個熟悉的但一向被思成忽視了的嬌俏的身影,那是
家住思成樓上的女孩趙潔。思成對她便留了心。

  趙潔已經養成了每個週六都要到操場打排球的習慣。這個週六她像平常一樣
打完球回到家,見家人未回,便自己取了衣服到浴室洗澡。這時是下午三點,趙
潔的家人要到五點才會回家,而且最近這段時間只有她的母親胡媚莉一個大人在
家。

  思成用早已配好的鑰匙打開趙潔家的門,進屋後發現趙潔正在洗澡,便將門
窗都關上,脫光了衣服等候在浴室門外。不大會兒功夫浴室內的水聲停了,趙潔
打開門正要取門口衣架上的衣服穿,猛的看見思成站在門邊,極度驚嚇之下她暈
了過去。

  思成將剛剛出浴全身赤裸著的趙潔抱到她的閨房裡,把她放在她那張小床上。
只見絲縷未著的趙潔不僅肌膚細膩滑嫩,而且發育良好,該隆起的地方隆起,該
寬圓的地方寬圓。她的腿修長秀美,足小巧而纖美,更是動人。

  思成將一方白色絲巾墊在趙潔的臀部下面,上了床去壓在她的身上,分開她
的雙腿便侵入了她的身體。被撕裂般的劇烈疼痛使得趙潔馬上就甦醒過來。她嬌
小柔弱的身軀慄慄發抖著,稚嫩的軀體艱難而痛苦地扭動起來。她秀眉緊蹙,一
雙美麗的大眼睛中蓄滿了淚水,處女初夜純潔的血淌落在白絲巾上。思成毫無憐
惜之心,向趙潔那稚嫩的身體發起一輪輪的衝擊。趙潔痛苦萬端的呻吟著,嬌弱
的身軀不時地抽搐著。她時而感到痛不欲生,時而又樂上雲端,在極度的痛苦與
極度的快樂之間徘徊數次後,趙潔終於昏了過去。

  出於一種征服佔有處女的自豪感和滿足感,思成很快就達到了性高潮,射了
精。第一回雲雨過後不一會兒,思成很快就又恢復了精力,把昏迷中的趙潔弄醒,
又開始了新一輪的交合。

  如此數度雲雨之後,思成才心滿意足地下了床。剛把秀眉緊蹙、臉色蒼白的
趙潔哄好,思成就聽到門外傳來胡媚莉上樓所特有的高跟鞋踩在水泥地板上的
「蹬、蹬、蹬」的聲音。思成急忙取出原先準備用來對付趙潔的烈性麻醉藥,脅
迫趙潔用這藥把胡媚莉迷倒。經歷了一番狂風驟雨,身心都十分孱弱、渾沒了主
張的趙潔在思成的威逼下無奈地答應了。思成幫趙潔匆匆忙忙將血跡斑斑的床單
收拾藏好之後就躲入趙潔的床下。

  十分鐘後趙潔已經依言照辦,把胡媚莉麻倒了。思成又令趙潔喝下胡媚莉喝
剩下的半杯水,使她很快也昏睡過去。

  把趙潔安置在她那張小床上之後,思成迫不急待地來到胡媚莉的房間裡,只
見這位素以生性潑烈聞名的婦人已然仰面躺倒在床上,完全不省人事了。

  海棠春睡的胡媚莉看起來只有三十多歲,體形嬌小,但身材蠻好,傍晚柔和
的日光下,透過她微微敞開的衣襟,隱約看到兩隻大奶和兩粒乳頭。解開胡媚莉
的衣鈕,那對羊脂白玉般的豪乳便毫無保留地跳出來任思成欣賞。因為仰臥的關
系,她的雙乳向兩旁微分,乳頭不大,顏色也很淺,看起來好像兩粒紅珍珠。看
著眼前這對大木瓜,活色生香的,任由思成把弄,興奮得思成心跳加速,連手到
顫抖著。

  思成捧著胡媚莉的豪乳,狂吮她的乳頭,隨即到床尾急不及待地剝了她的西
裝裙,然後回到床頭吻著媚莉的香唇。聞著胡媚莉一身幽香的香水味,看著她甜
美的面孔,思成陶醉了。

  思成移近她的兩腿之間,抓著她那鮮紅色的蕾絲內褲的褲頭,略提起她的屁
股,脫下她的內褲。只見胡媚莉的屁股又圓又大,兩條白白的大腿微張,陰毛叢
密到看不到穴罅,構成一幅很誘惑的圖畫。細看之下,近大腿內側長有兩顆對稱
的小痣,她的屁眼緊緊的。

  思成將胡媚莉的大腿張開,用兩隻拇指挖開她的大陰唇,只見她的小陰唇很
長,張開來就像朵喇叭花,好一朵嫣紅色的喇叭花,思成扯著這朵喇叭花,插根
手指進入花芯內扣挖。可能藥力實在是過猛,媚莉沒有什麼反應。思成迅速掏出
硬崩崩的陰莖來,口角掛著一絲得意的微笑,也不理會胡媚莉死活,更顧不得憐
香惜玉,將陰莖亂闖亂撞地插入她的毛穴,一面搓弄她的豪乳,一面大插特插起
來。

  可憐胡媚莉在一點潤滑都沒有的情形下,被思成猛插。那朵「喇叭花」隨著
思成的抽插乍隱乍現,被插時像害羞似的躲進小穴裡,陰莖抽出來時便扯得花瓣
裂開,看得思成亢奮異常。

  春風一度之後,思成毫不猶豫地剝光了胡媚莉的衣服,拍了幾張裸照,又騎
上胡媚莉的胸脯,用她兩隻豪乳擠著自己的陰莖,抽抽插插地享受乳交的樂趣。
這一炮思成轟得胡媚莉滿頭滿臉都是熱漿。

  思成自己也詫異今天怎麼會這麼勁,趙潔已經數度雲雨,與胡媚莉也已一度
春風,還能噴射得出那麼多濃稠的精液。不僅如此,乳交之後思成又大展雄風,
接連姦淫了胡媚莉好幾回。

  在思成肆意蹂躪摧殘近兩個小時後,天近黃昏時胡媚莉終於甦醒過來。此時
這位潑辣的婦人已被思成折騰得全身酸軟,欲拒乏力了。況且思成的陰莖早已遊
遍她週身上下裡裡外外,與她已數度春風,縱然潑烈如她也只好乖乖地俯首順從。

  雖然已是過來人,已頗具經驗,胡媚莉仍被思成弄得一回回死去活來、欲死
欲仙的,以至於她在極度的快樂之中都忘記了自己是被迷姦的,不覺款款地迎合
起來。年近四十的胡媚莉風韻絕佳,床第之上還特別風騷。交合之間她那眼騷穴
中不斷地噴湧出大量的淫水,濕透了一大片床單。

  在胡媚莉醒來後思成又與她交合了三回,這才暫且收兵罷戰。

  此時胡媚莉已經很疲憊慵綣了,但她仍然覺得很奇怪,問思成究竟是怎麼進
入她家並得手的。思成把真相告訴了她,並說趙潔已經被思成破身了。胡媚莉聞
言先是大怒,繼而轉念想到自己,便只好默認了。

  在以後與這母女倆的交往中,思成發現胡媚莉生性淫蕩,是個十足的騷貨。
第一回思成姦淫她之後,遮羞布一經揭開,她在後面三次交合中就表現得極為妖
冶淫蕩,纏著思成玩各種花樣,並趁著趙潔還未甦醒,一次又一次對思成提出要
求,非要多搞幾回。此後,她還常常與趙潔為上床的事爭風吃醋,真是個貨真價
實的蕩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