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老媽

    爸爸因經常外出公干的關系,使媽媽常常埋怨。而我住校要周末才回來,家里就常常只留下三十四歲的媽媽獨守空房,我自己也十分抱歉。但我們萬萬想不到就在與媽媽暫別的日子,左鄰右里的幾個鹹濕老伯會趁機誘騙我媽媽的信任,然后將她用來作泄欲工具。只因我媽媽的出衆美貌引起了這幾個老色狼的注意,平日他們扮作好人常來我家聊天卻暗中觀察我在家的動向,之后他們就安排行動。乘爸爸再次外出工作他們就以迷奸藥弄昏我媽媽,我媽媽在淫藥的作用下不由自住地任他們指揮干下極其淫穢變態的性交行爲。

    那天下午,我媽媽不知不覺中吃了淫藥慢慢失去理智。只覺兩個乳房被人從后面伸手過來大力握住,原來長胡子阿伯不知甚麽時候脫光了衣裳,挨在身后來湊熱鬧。她只覺得乳房被他搓弄著,一會用五指緊抓不放,一會用掌心輕輕揩磨,一會又用指頭捏擦奶尖,又熱又硬的肉棍緊緊地抵在背脊上。

    不到一會兒,全身就像有無數的蟲蟻在爬動,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難受感。最要命的是這時又覺得陰戶在被人撫摸著,原來禿老頭也加入了戰團。他用指尖將大陰唇撥開,在小陰唇上又磨又擦,有時候輕觸嬌嫩的陰蒂,有時又用手指插進陰道里攪動,出入不停。

    女人家最敏感的幾個部位都被這幾個老男人不住地肆意撩弄,我那端莊賢淑的媽媽又哪是這群奸淫婦女無數的老色鬼對手,不到一刻,她就覺得兩腮熾熱,坐立不安,心房繃繃亂跳,下身有一種無法形容的空虛感覺,呼吸不由自主地越來越急速了。禁不住張開口一邊喘息一邊叫:“不要……啊……放過我……不來了……”。

胖老翁見嘴巴張開,順勢用力把陰莖往我媽媽喉頭深處插進去,跟著一拔一送地不停抽動著。她不知該撥開那一個好,顧得上面顧不了下面,顧得下面顧不了中間,三面受敵下覺心底里有一股莫名的酥麻感向全身散發開去。全身打顫,小腹一緊,一股淫水憋不住就從陰道口往外流了出來。禿老頭把給沾濕了的手抽出來說:“他媽的,這個漂亮的小淫婦,看來不把她整理一下,就白白浪費了這個騷妞了。那麽多水,不干她也對不起祖宗十八代。”說時遲,那時快,胖老翁已經把陰莖從我媽媽口中拔出,順勢把她按倒了在地上。跟著低身蹲到她的兩腿中間,用手把大腿向左右掰開,我媽媽整個陰戶便毫無保留地顯露在他們面前。

    雖然我媽媽飽滿的陰阜上漆黑一片,沒想到大陰唇內卻是陰毛稀疏,兩片粉紅色的小陰唇由于充血硬硬地向外張開,就像一朵初開的蘭花,形成喇叭口狀;粉紅色的陰蒂在頂端交界處冒了出來,模樣就似一個小小的龜頭,微微腫漲;下面那我生養過我的小洞更是不斷湧出絲絲淫水,一張一縮地動著,依稀看見里面淺紅的嫩肉。胖老翁用手提著陰莖,把龜頭在我媽媽陰唇上隨便揩了幾下,已經蘸滿了黏滑的淫液,再對準桃源洞口往里一插,聽見“唧”的一聲,便全根捅了進去。

    我媽媽頓感一條又熱又硬的肉棍在陰道往里戳,直頂花心,充實的感受湧上大腦,不禁張口“啊”的一聲喘了口氣。禿老頭見機不可失,連忙將陰莖塞進她口中。長胡子阿伯則一手握著我媽媽高聳的乳房,一手拿著陰莖用龜頭在她奶尖上揩磨。胖老翁這時屁股開始一高一低地動著,粗長的陰莖在我媽媽陰道里不停抽送,陰道口的嫩皮裹住肉棒,順著動勢被帶入帶出,大量的淫水在嫩皮和陰莖交界處的窄縫中一下又一下擠出來。

    不但胖老頭的陰毛和陰囊都蘸滿了淫水,又黏又滑的液體還順著會陰一直流到肛門,把正在撞擊的兩個生殖器糊成一片。我媽媽只覺得腦袋一片空白,全身的感覺神經都集中到這幾個焦點上,本能的反應慢慢出現,越來越強烈,不斷地往腦上湧。女人的道德矜持和對丈夫的忠貞提醒她絕不能在這樣的場合下流露出歡愉的表情,于是她拼命地忍著,想盡量把快感揮散。

    但是事與願違,那種感覺不但不能消失,反而越來越強,就像山澗小溪彙聚了雨水,一點一滴收集起來,始終會塘滿水溢,山洪瀑發,不可收拾。現在我媽媽的情形就是這樣,隨著男人一下一下的沖刺,快感一股接一股的送到腦中,儲積起來,最終一下大爆炸,快樂的碎片飛遍全身。她“呀……”的一聲長呼,愉快的高潮來臨了。

    我媽媽覺得腦袋一麻,小腹一熱,混身都在抖顫,所有神經一齊跳動,快樂的電流通遍全身每一角落,淫水像開了水龍頭一樣收不住,隨著她的抽搐在陰道一股又一股不停湧出。我媽媽覺得周身發軟,四肢無力,攤開了手腳動也不能一動,任由老伯們在她成熟美麗的身體上把獸欲隨意發泄。

    長胡子阿伯把龜頭在我媽媽奶尖上磨了一陣,見她乳頭發硬,就跨身到我媽媽胸口,用手將兩個乳房擠向中間夾著自己的陰莖,好像一條熱狗一樣,跟著就在乳溝中間的小縫中來回穿插起來。胖老翁把我媽媽的大腿左右提高,形成一個M字,用陽具在中間不停沖刺。一時間狂抽猛插,每次都把陰莖退到陰道口,再狠命地直戳到底;一時間慢拖慢送,把陰莖拿出在陰蒂上輕磨;一時間又用恥骨抵著我媽媽會陰,屁股上下左右地打轉,讓硬得像鋼條一樣的陰莖在小洞里四下攪動。

    我媽媽想用呼聲來渲發她內心的壓抑感,可口中禿老頭不停抽動的肉棍又滿滿塞著,令她發不出聲來,能在鼻孔里“唔……唔……”散出一些聽不懂的吭聲。胖老翁連續抽送了百多下,讓陰莖仍然插在陰道里,叫禿老頭和長胡子讓開,俯身把我媽媽緊緊的抱著,往后面一仰,變成了女上男下的招式。跟著說:“老子也服侍你夠了,現在你來動,讓我歇歇。

    我媽媽現在是肉在砧板上,不敢不聽話!

    只好順從地用雙手撐著他胸膛,照他吩咐用小穴套著高舉的陰莖上下移動,被汗水濕透的長發貼滿面也顧不得去撥開。

    只動了四五十下,已經累得氣也接不上,伏到他的胸口上一個勁的喘著大氣。

    禿老頭從后見我媽媽俯著腰,雪白渾圓的大屁股高高翹起,一個又緊又嫩的屁眼剛好對著自己,當然不會閑著。用龜頭蘸蘸流出來的淫水,對準股縫中間的小洞就戳。我媽媽被這突如其來的侵犯嚇了一跳,大叫:“呀!……不行不行!”事實上我媽媽后面這個小洞從來沒有給人弄過,肌肉緊湊,加上我媽媽的本能收縮,禿老頭用盡本事也不能讓龜頭塞進去。也真虧他經驗老到,把陰莖拔出來后用手將包皮捋高裹著龜頭,再把剩余的一點包皮擠進小洞里,用點陰力往前一挺,幾寸長的陽具就在包皮往后反的當兒徐徐推入了一大截。

    他順勢再抽送幾下,一枝青筋環繞的老雞巴,活生生的就整根插進了我媽媽新鮮緊嫩的肛門內。我媽媽驟覺下身一陣漲悶,自出娘胎來都沒試過的特別感受令她抵抗不住,雙腿不停地發抖,四肢麻麻軟軟,汗毛都起了雞皮疙瘩,一道冷汗在背脊骨往屁股淌去。驚魂甫定,覺得到自己的兩個小洞都被撐得飽漲,有種被撕裂的感覺,火棒一般的兩枝大陰莖同時在體內散發著熱力,燙得人酥麻難忍。這時,男人的兩枝肉具開始同時抽動了。

    好像有默契似的,一個拔出來,另一個插進去;這個插進去,那個又抽出來,見我媽媽會陰部位給兩枝肉具插得一點空隙不留,淫水剛流出來就給不停運動的陰莖帶得飛濺四散。不斷發出“吱唧”“吱唧”的交響,聽起來就好像幾個人赤著腳在爛泥上奔走的聲音。

    兩枝陰莖得越來越快,變得越來越硬,連續抽插了十幾分鍾都沒停過。我媽媽在這前后夾攻兼輪流抽插之下,一陣空虛一陣充實的感覺分別從前后的小洞里傳到體內,她唯有張開嘴巴吭叫:“哎……哎……輕點……哎……哎……我不要活了…………不……我來了……!”莫名的感覺又在心頭向四面八方散播出去,身體抖顫了好幾下,全身的血液一齊湧上腦中,會陰的肌肉有規律地發出一下一下的收縮,令人休克的快感再一次將我媽媽推向高峰。

    一連串狂野粗魯的抽送動作已經令胖老翁興奮萬分,現在更受到她會陰肌肉連續收縮的刺激,他的龜頭有一種被不停吮啜的酥美感覺,不其然地丹田發熱、肉具堅硬如鐵、小腹往里壓收。他感到腦袋一麻,自知就要射精了,連忙抽身而起,對著我媽媽的俏臉將又濃又燙的精液一股一股地盡情發射,直到她的五官都被一灘灘淺白的精液漿得一塌糊塗。

    我媽媽還來不及張咀呼吸,胖老翁跟著再用手扳開她的嘴唇,像擠牙膏似的把尿道里殘留的一些精液也都全擠進她口中。長胡子阿伯在旁一邊觀看一邊用手套著自己的肉具捋上捋下,讓它維持著勃起的狀態,蓄勢而待。現在見老友完了事,走過去對禿老頭說:“你也爽夠了,該讓我嘗嘗這婊子小屁眼的滋味吧。”禿老頭正想歇歇回一回氣,就把陰莖從屁眼里拔出來,讓位給長胡子。我媽媽一下子覺得輕松不少,舒了一口氣。長胡子阿伯自己躺到地面上,用手扶直了陰莖,對我媽媽說:“來!用你的小屁眼服侍一下老子,要是弄得我滿意,今天就放你一馬。”走了豺狼來了老虎,我媽媽只好用背對著他,張腿騎到身上。雙手支在倒眼的膝蓋,擡高屁股,用小屁眼對準龜頭,就著身子慢慢地坐下去。也許是剛才給弄了一遭,小洞撐松了,加上淫水的幫助,雖然還有一點疼痛,但竟然還是一寸一寸地給吞了進去,直到外面只能看到兩顆睾丸爲止。



    不知是他的陰莖太長,還是體重的關系,陽具進去后那龜頭順著穴道一直頂到盡頭的幽門,磨得我媽媽全身不自在,只好把身體挪高少少,才能一下一下地動作。到底太累了,幾下子下來,已經全身無力。停了一停,就把身體仰后,用雙手撐著地面,氣喘如牛。想不到這個姿勢又惹起了禿老頭的欲火,望過去就見我媽媽雙腿間鮮紅的陰戶大開,淫水?濫,充滿血液的小陰唇和陰蒂向外玲玲珑珑地凸了出來。當然忍不住抄起陰莖對準洞口又插進去。

    我媽媽給他那麽一撞,身子一沈,幽門碰著硬硬的龜頭,四肢又麻了一陣,只好把大屁股提高一些,沒想留下的空間正好給長胡子阿伯有了活動的機會,兩人便一上一下分別抽插起來。這次和剛才的花式又不同,兩枝肉棒共同進退,一齊插到小洞的盡頭,又一齊拔到只剩龜頭藏在洞內。他們倆有節奏地抽送,每一下都用盡全身的力氣猛猛戳入,再用勁拉出,好像還沒把我媽媽折磨夠。

    流不盡的淫水再次滿溢,被進進退退的陰莖帶到洞口,經過生殖器的磨擦,變成白白的糊狀物,好像出水螃蟹吐出的泡沫,還有一些順著會陰往下流去肛門。我媽媽陰道口和肛門口兩片薄薄的嫩皮裹著陽具,隨著抽插被拖出帶入,一反一反。會陰中間凹入的地方一起一伏,和肌膚碰撞發出“辟啪、辟啪”的聲響相呼應。我媽媽覺得下半身給插得痛癢難分,心中感到前后兩個小洞一下全部空虛,一下又全部充實的奇妙感受一浪接一浪地湧上來,和剛才的感覺又截然不同,不知如何招架才好。

    懂張口發出“啊……啊……沒命了……啊……歇下……啊……媽啊……”一連串令人難明的原始呼聲。

    兩個男人聽在耳中,更加興奮莫名,抽得越加起勁。我媽媽的肉體被碰擊得一聳一聳的,帶動到胸前一雙白晰的大奶子也跟著有時上下亂抛,有時又左右搖晃。躺在地下的長胡子阿伯伸手上前捧著兩個乳房不住搓弄,在乳頭上又捏又擦,直把搞我媽媽得酥癢萬分,兩粒乳頭變得又大又紅,勃起發硬。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淫水也快流干了。

    我媽媽正覺混身滾熱,氣速心跳,就快挨不住的當兒,看見面前禿老頭緊閉雙眼,鼻子吭了幾聲,動作也不再和長胡子一致,自顧自地加緊抽送,速度越來越快了。陰道里的陰莖變得從來沒有的堅硬,頑石一般的龜頭擦著陰道四壁的嫩皮,感覺越加強烈。跟著陽具跳了幾跳,一股滾燙熱麻的精液直往子宮射去,他每用勁插一下,就射出一股,把子宮頸燙得熱乎乎。連續抖射了七八下,直到我媽媽整個陰道都灌滿了精液爲止。

    禿老頭暢快地舒了一口長氣,恥骨抵著陰戶不願分離,到雞巴發軟變小才拔出。我媽媽的子宮頸給燙得奇癢難受,打了好幾個冷顫,又一股淫水伴著洶湧而來的高潮往外沖,將剛射出的新鮮熱辣精液擠出洞口,流到陰戶外面,淡白一片地混在一起,也分不出哪些是精液,哪些是淫水。長胡子阿伯躺在地上,動作始終太費勁了。見禿老頭功成身退,于是抽出陽具,叫我媽媽像小狗一樣伏身在地,把雪白大屁股高高翹起。他用雙手抱著肥白渾圓的臀部,將龜頭對準被漿液遮得幾乎看不見的小穴,一下子就再狂捅進去。

    對著面前我那被折磨得就快半死的媽媽,他心中毫無憐香惜玉之意,是用盡吃奶的氣力瘋狂地抽插。甯靜的房間聽到兩副肉體交撞發出一連串“辟啪”“辟啪”的聲響,良久不停。他也數不清究竟插了多少下,也不覺過了多久,只顧體味著陽具在洞穴里出出入入所帶來的樂趣。

    每一下沖擊都把快感從陽具傳到身體里面,令陽具更加挺直堅硬,龜頭越漲越大,動作更加粗野。終于感到龜頭麻熱一下,小腹收了幾收,體內積存的精液源源不絕從尿道里噴射出來,又把我媽媽陰道全裝得滿滿的。我媽媽雖然已三十四歲還生過我這兒子,但哪里經曆過如此場面。在三個變態老男人輪流蹂躏下,只覺虛脫萬分,就昏死在地上。陰道口、屁眼里、口角邊,米湯樣的淡白精液還不斷倒流出來……

    被幾位老色鬼輪奸的事件過了一個禮拜,一切似乎平靜了。我媽媽逐漸回複了心情,過著平日的生活。這天前台的小姐打電話通知有位年老的訪客時,到前台一看不禁吃驚,原來正是那瘦猴一樣的禿老頭兒。我媽媽在慌亂帶他到了公司的會客室。一進會客室老人反鎖了門,將我媽媽壓在門上,雙手抓住她的雙乳開始揉搓起來。

    「太太的身體,真的是很難忘記……」「請不要這樣,我們的協議已經結束了。」「我是來談另一個交易的……」老人交給我媽媽一疊照片,那是她張開雙腿被男人壓著干的,還有特寫男人的陽具插她陰戶的,精液在她陰戶流溢出來的淫穢照片!

    「你在享受時我們給你照了許多照片和一卷錄象帶。如果不想讓這些照片出現在你家門口,今天先讓我覺得舒服,也許我會先還給你幾張、、」

    「你們怎麽可以這樣不講信用。而且這是我丈夫工作的地方,隨時會有人進來、、、」

    「我就是故意選在你丈夫這里來玩你,這樣才刺激嘛。嘿嘿……。太太如果怕別人進來,那就趕快把衣服脫光吧!我會很快就完事的嘿。」

    老人的雙手不停的在我媽媽的身上遊走著。本來我媽媽在照片出現時,便絕望的失去抵抗。在老人猴急的催促下,只好一顆顆地解開胸前的扣子。V字形的領口逐漸分開,純白的胸罩暴露在老人的眼前。

    我媽媽做夢也沒有想到會大白天在丈夫工作的辦公室內遭人迫奸,而且在這一個如此不堪的糟老頭面前脫衣,準備任他魚肉。我媽媽的雙手不停的抖著,衣服也一件件的掉落地上。終于全裸的身軀完全呈現在老人眼前。老人急不可待地將我媽媽推倒在會客室的沙發上,雪白圓渾的雙乳在空中顫動著。老人便張開乾癟大嘴狂亂的吸吮著乳團,幾只發黑的門牙啃弄著粉紅的乳頭,他一手伸入我媽媽的兩腿之間。手掌貼在我媽媽成熟飽滿的陰戶上,有節奏的壓迫著。

    我媽媽的陰戶微微的吸附在手掌上,接著老人將她兩腿打開,我媽媽的兩腳也跟著被撐高,而肉穴也隨之打開來了。老人的手指沿著裂縫,一根一根的沒入她的陰道。三根指頭完全沒入我媽媽濕熱的陰道,而他用留在外面的小指撩探我媽媽的肛門,而姆指撫弄著陰蒂。「啊……嗯……」我媽媽從鼻子哼出聲音。她夾起雙腿,但是老人的膝蓋撐著使她無法如願。

    三根指頭在她的內部擴張著。空閑的另一手在我媽媽身上遊蕩著。因爲害怕被人發現的恐懼,加上來自肉體上的刺激,她反而更快的感到一種奇異的高潮激情。開始哼出一些淫蕩的呻吟聲,但是想到身在丈夫的公司,我媽媽拚命的忍耐不要叫出聲音。看著這位美人拿手捂住嘴拚命的忍耐聲音媚態,老人反而感到興奮,像故意折磨她似的,不斷刺激著她的下體。我媽媽不停著搖著潮紅美麗的臉,她快要哭泣,露出哀求的眼光看老人。

    老人看到嬌美的我媽媽這樣向他哀求,覺得非常有趣,雙手更加不停的在我媽媽的身上肆虐著。「嗯……嗳--喔……」

    我媽媽終于忍耐不住低聲的叫著。[嘿嘿。太太舒服了嗎?我家的媳婦也無法抗拒我這招數呢。嘿]聽老人說連自己媳婦也干了,我媽媽更感到以后面對自己的絕望。老人的手指清楚的感覺到,她的陰道愈來愈滑潤。他拔出手指,上面附著著尹玲透明、黏滑的愛液。手指好像泡了太久的水般,看起來白白皺皺的。

    老人拿起手指到鼻子邊,鼻腔聞著的我媽媽愛液的味道。他把手指伸到我媽媽的嘴邊,讓我媽媽張口含住,用舌頭舔食自己的愛液。他把我媽媽放下來,讓她背對自己趴在沙發上。雪白渾圓的大屁股高高翹起,粉紅而被刺激的陰戶已經開始流出蜜汁。老人脫了衣服,陽具高昂舉著,龜頭自后面頂住我媽媽的陰戶。美麗的花瓣輕易的就張開迎接,老人的陰莖順勢就滑進的我媽媽濕熱的陰道。「啊∼∼∼」

    我媽媽低聲的叫著。

    老人的雙手繞到前面用力抓著我媽媽的乳房。配合節奏不斷的向前又往后的抽送著。「啊。啊。啊。啊……」我媽媽也隨著發出短促的歡吟,逐漸忽視身處醫院的危機。隨著抽插速度的加快,我媽媽下體的快感也跟著迅速膨脹。加上全是汗水的乳房,不停的被老人從背后揉搓著,她全身僵硬的向后挺起。老人從肉棒感受到肉洞達到高潮的連續痙攣,這時也禁不住一陣抖動[不……不要]我媽媽無奈地發出哀求,老人興奮地說[我媳婦最愛……我將精液射給她里面了,啊呀……]老人說著陽具已激烈地將精液發射入我媽媽的身體里。我媽媽再次感到被汙辱的灼熱。

    老人籲喘好一會才穿好衣服時,我媽媽猶自赤裸的卷縮在沙發上。雙腿之間流著濃白閃閃發光的精液。性交后的激情和回到被老人脅迫的現實交錯混淆,她在沙發上一片空白的發呆著。老人嘻嘻笑著丟了兩張照片在她身上,並將我媽媽的內褲奶罩放入口袋。「先給你兩張照片,其余的等我電話通知。你可以起來穿衣服了,不然真有人要進來了。」留下逐漸恢複神智的我媽媽,離開了會議室。從那天起的每天,我那美麗可憐的媽媽爲怕醜事被公開,而幾乎每日都要奉迎那幾個老禽獸。他們知道我媽媽已經做了結扎絕育手術,故而毫不故忌地蹂躏我媽媽的陰戶。任意地往我媽媽子宮噴注精液,好像非要把我媽媽的肚子干大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