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世蕩淫女

春燕報曉,柳綠桃紅,這是一個春光明媚的季節,夕陽西沈,一陣陣和風,
柔軟的吹在人們身上,萬物有了生氣,這個時間是一年當中最美的時候。

麗芬花枝招展的裝扮,一條短短的熱褲,由後看去,那圓圓的屁股幾乎有一
半是露出外面的,胸前的一對乳房,挺得高高的,顯示得那麼富有彈性,走起路
來,兩隻乳房不斷的上下擺動著,身上的香水昧,散發出誘人氣息,使人著迷。

麗芬走到蘭香家門口,按了門鈴,裡頭走進一位男士︰「是誰呀?」

「我是麗芬,蘭香的同學,請你開門!」

來開門的是她家的司機,年紀二十三、四歲,高個子,英俊的臉掛滿笑容,
對人禮貌。

「是麗芬小姐,請進,蘭香小姐在房裡。」

「謝謝!」

麗芬是蘭香家的常客,幾乎天天在家報到一次,所以就直接的走向蘭香房間
去。

蘭香的門是關著的,麗芬隨手推開了,蘭香坐在我無聊!以後不說沙-發上,正在看電視,身上
穿著件英色短袖襯衫,一條白色的迷你裙,襯衫領口開得低低的,一對大肥的奶
子,有一半都露出視線,一見麗芬來了,趕緊就拉著她,叫她跟自己一起坐我無聊!以後不說沙-發
上,聊了起來。

「蘭香,你幹嘛老在房裡?」

「外面好熱呀!在房裡吹吹冷氣,多好羅!」

「你呀!一天到晚就知享受。」

「人嘛!就是要懂得享受,不會享受?其笨如牛。」

「麗芬!你跟王民進展如何?」

「沒怎麼樣,坦白講,他只親過我,連摸不敢的他。」

「真差勁,你是死人啊!為什麼不主動點?你總不一輩子都當處女吧!」

蘭香和麗芬談了不少話,麗芬總拿不出一個決心來,蘭香看時間已超過十一
點,夜也靜了。

「麗芬!你今天留下來陪你好了!我們好好談談。」

「好是好,今天晚上,沒人陪你!」

「累了一天,沒有興趣,改天再玩。」

「你說弄那種事叫玩?」

「是呀!這有什麼希奇?」

「好了!我不回家也該打電話免家人操心。」

「你自己去打,我來放洗澡水。」

麗芬打完電話回到房裡,蘭香拿了件睡衣給她,自已也接著脫下衣裙,兩隻
特大奶子也沒穿奶罩,搖擺幌動。

「麗芬快脫衣服,一塊兒洗澡!」

「跟你一起洗?」

「你怕什麼?我下面又沒有那根東西,跟你一樣又不能玩。」

「你說話總帶刺激性,多羞人。」

「怕什麼?在這個家我是女王。」

「好了,蘭香女王,走吧!洗澡去。」

麗芬也脫得光光的,奶罩取下,細嫩的奶子和蘭香比起來,略為小一點,可
是也很有誘惑力,蘭香的奶頭是紫紅色的,奶嘴突出的較大,卻只有一粒小豆子
般的大,奶頭是鮮紅色的。這兩個少女嘻嘻哈哈的跑進浴室準備洗澡。

「麗芬,我們兩個洗鴛鴦澡,對不對?」

蘭香坐在浴缸裡,麗芬也跳進了浴缸。

「是呀!我們洗的是冤枉浴。」

「你這小鬼,胡說什麼?你有什麼冤枉?」

「因為在家洗過一次,現在又要陪,豈不冤枉!」

說完兩人哈哈大笑起來。

「蘭香,你下面的陰毛好多,又黑又長的一大片,我沒那麼多,只有一點長
在下面。」

「麗芬,站起來我看看。」

麗芬起來讓蘭香看,並讓她摸了幾下。

「沒吃過雞巴的小嫩穴,差不多是這樣。」

「你以前是不是這樣?奶頭有這麼大嗎?」

「以前陰毛沒有這麼長,只長了兩三根陰毛稀稀的,自己看了都覺好笑,有
天洗澡擦肥皂,渾身擦滿滿的,抓抓洗洗的好半天,後來澡洗好再數數,陰毛只
剩兩根,原來是擦香皂時,大力把它擦掉了!」

「你這小鬼,名堂倒不少。」

「說正經的,昨天我跟王民接吻,毛燈下面那根,硬挺挺的頂在我的下腹,
好怕他想我好事。」

「你摸過了?要不然怎麼知道是雞巴?」

「你死相!只有那個東西才會頂在小腹上,玉民不要臉的把我的手抓著,叫
我摸它,我才不幹!」

「我知道,八成是你去摸了,是不是?」

「真的沒有,摸它干什麼呀?」

「你呀!死人,我背得癢,彼此擦背好嗎?」

「好!來!開始。」

麗芬替她抓背,一下下的揉著,她舒服的閉上眼睛,轉過身來,麗芬就在她
奶頭上揉擦著,反她揉得慾火上升,直吞口水。

「麗芬,我有點受不了!」

麗芬聽蘭香說受不了,就故意的挑逗蘭香的身體,上下亂摸,蘭香渾身癢得
舒暢,在浴缸中抱著麗芬對著她的臉身上亂摸一氣,把麗芬也挑逗得點燃慾火。

「蘭香,好難受,裡面好像東西在爬好要命!」

「我也是,你看看,癢得直流水,小鬼都是你害的,現在要是有根雞巴,不
管他是誰都讓他插進去。」

蘭香一面說話,一面就用自己的手指在穴裡面插,手還不停的抽出捅進的,
不住的喘著長氣。

麗芬看她在弄自己的穴,又似很舒服的,把手指伸到穴邊,也準備將手指放
進去,剛剛才將手指插進穴口,好痛好痛的,怎麼也弄不進去,趕緊將於拿開。

蘭香坐在浴缸邊上,兩隻大腿叉的開開的,一手不停的裡面抽插著,自己弄
了半天,手也不會動了,可是穴裡還是癢。

「麗芬,你來嘛!抱住我的奶頭。」

麗芬就坐在她旁邊,用手抱著她,低下頭來咬著她的奶頭,用嘴吸著輕輕的
吮,嘴也不住的喘息。

「麗芬,手好酸哦,拜託你用手指插我的穴嘛,快嘛,我的命啊!拜託你,
我的好娜娜!」

麗芬見她似瘋了,急切需要人乾似的︰「蘭香,那乾脆去跟你家司機玩一次
嘛!」

「好娜娜!來不及了,我忍不住了,你用手指插我的穴呀!快點吧!你知道
嗎?」

麗芬見她那可憐可急的樣子,就用中指插進她的穴裡,學著她一抽一插,抽
弄起來。

「好娜娜,用兩根手指吧!用力很快的往裡西插。」

「你不會痛嗎?」

「不會的,快嘛,我癢死了!」

麗芬看她需要之切,就用兩根手指插進她的洞穴,用力很快且急的抽插著,
她似在陶醉。蘭香舒服得上了天似的,就大力的用指頭給她插,插得她穴裡咕嘟
咕嘟只是響。

麗芬又飛快的用指頭連連的插,她穴裡響得更大,忽然蘭香穴裡噗噗吱吱的
唧的一下子,穴裡一般白漿往外只是流,流了麗芬滿手都是白白的。

她全身好像死去一般,知道她已舒服到天來,自己為什麼手指一進去就痛,
一點也沒辦法,也急了,就用手掌對著穴口擦起來,過了一會,穴裡面果真的有
水流出,可是流出來的是手上白白蘭香的水。

「蘭香啊!快洗嘛!洗好了到床上睡,怎麼在浴室裡睡?」

蘭香有氣無力的挽著麗芬︰「讓我休息–就好了。」

「你不洗澡嗎?弄出來那麼騷水,你又洩出那麼多陰精,身上多髒呀,站起
來換水。」

「你幫我換水,幫我洗一洗睡覺。」

「死沒用,流出來的就跟死了一樣。」

麗芬說完就幫蘭香洗澡,自己也洗好了。然後穿上睡讓蘭香光光的回房。

蘭香扶著他的肩膀回到房裡,赤裸裸的就躺上床。

麗芬就睡了下來,故意去逗她,在她大腿上,屁股上穴上到處的給她亂摸,
可是蘭香卻一動也不動。

麗芬用手拍著她的臉︰「蘭香,你死呀!怎麼不說話,死相氣死人了。以前
你跟我吹牛,告訴我說一夜能弄三個雞巴,都是騙人的,現在只根指頭你就躺下
了,還有什麼用?」

蘭香輕輕的說︰「那樣不同的!」

說完就睡著了,把麗芬氣得直叫。麗芬看看也沒法跟她說話,就抱著蘭香也
睡下了,蘭香身子緊緊的靠著她,好像很舒服似的。

經過了一夜的睡眠,蘭香精神恢復了,上午十點半,蘭香先醒來,她看看身
旁的麗芬抱著自己,裸著身子。麗芬的大腿放在她身上,蘭香故意的把頭向麗芬
的懷裡靠近。她睡得很沈,一點感覺都沒有,蘭香將她身上的扣子解開,奶頭露
了出來,用嘴去吃,輕輕的吮吸很久,麗芬依然沈睡,蘭香見她毫不知覺,猛地
用力一咬,重重的將她的奶頭吸得緊緊的。

「是哪一個呀?」麗芬緊張。

「是我呀!你把屁股打得好痛。」

「你這騷貨,一大早作怪。」

「還一大早呢,麗芬,都快十一點啦!」

「你這死鬼又有精神了是不是?你嚇了我一跳,我還以為誰如此大膽,原來
是你呀!」

「你以為玉民嗎?嗯!」

「你才不敢,只要我的一瞪眼,他就乖乖的連巾也不敢巾一下。」

「起來吧!小姐,我們還要出去呢?」穿好了衣服,她們一齊步出家門。

===================================
第二回 鴛鴦淫女

「蘭香,到哪裡去嘛!」

「跟我走,反正不會將你給賣了就是。」

「說真的,你是不是有點想了?」

「想什麼嘛!帶你逛逛街,看場電影,你看好嗎?」

「這麼熱的天,逛什麼,乾脆去吃飯,吃完飯就看電影。」

「這樣子也好,到哪裡吃去?」

「隨便啦!簡便就好了!」

蘭香帶她走進一家餐館去,兩人吃完了飯,就前往電影院買票,走到門口剛
排好隊,就有位英俊男士向著蘭香走近。

「蘭香小姐,看電影?一個人嗎?」

蘭香被這突來的一聲嚇了一跳,擡起頭來便罵︰「死鬼,嚇我一大跳,我當
是誰,原來是你,你來幹嘛的?」

「跟你一樣,看電影!」

「真巧,會碰到你,高方!今天該你請客吧!」

「好啊!只要你願意,當然由我買票。這一位小還沒介紹認識,你就介紹一
下吧!」



「哦,我忘了,這位是我的最好的同學,麗芬小姐,他是高方!」

麗芬向高方微笑點頭,高方也點點頭。

「蘭香,你帶麗芬小姐先到咖啡店坐一下,我來買下一場票,這場就快散場
了,如何?」

「你就排這裡,我跟麗芬到咖啡室等你,在對面!」

他在她的位子排著,同時她們向咖啡室走去。

「蘭香,這個高方似乎很棒,人長得滿俊,個子很高,面孔很甜,說話音量
不小,認識多久?」

「他去年畢業的,在舞會認識的,算起來有一年了。」

「蘭香,看得出來他對你很迷,把你當皇后呢!」

「去你的!我跟他也沒有……」

「怎麼不往下說了?算了!我早看出啦!」

「看出什麼?你要是想他,待會我跟他說說,小鬼。」

「去你的,死蘭香,我不過問問,你就說這些,等會看電影,你跟他有鬼就
不要跟我坐一塊。」

「麗芬,你有完沒完?盡講這個?看我打你!」

「好啦!千金小姐,告訴我一點你們的羅曼史吧!」

「唉!沒有什麼嘛!你要知道有何作為?」

兩人討論著,高方手握著三張票,笑嘻嘻的走來︰「小姐們,如何?我買票
快吧?」

「請坐,要吃什麼自己點,我們先謝謝啦!」

「謝什麼嗎?能夠兩位賞光給面子,是我的榮幸,看完電影再泡咖啡廳,晚
上請吃大餐,二位有何意見?」

「先領謝了,我恐怕不能奉陪,因為晚上有事,看完電影,我就走,由蘭香
陪你好了。」

「算了吧,你好意思,高方頭一回請你,怎可不給面子!你是主客,我是陪
客,高方,你是這意思吧?」

「對!蘭香說得不錯,電影看完再說吧!」

「這樣也好,據我所知,麗芬小姐今天沒事。」

「死蘭香,說我幹嘛!」

三人離開咖啡廳,進入電影院,他們找到位子,就坐下來蘭香坐在中間,高
方買了點零食,邊吃邊聊。

這場電影看的人不多,尤其樓上只有那麼七、八個人坐在前面,高方買的票
在後面的最後一排。

電影開始,裡面一片黑暗,銀幕出現亮光,在黑暗中蘭香的身體漸往高方身
邊移過去。

麗芬先是專注的看電影,後來覺得蘭香漸漸靠向高方那邊,決心看個究竟,
於是偷偷的注意著高方。

他一手在蘭香的大腿上移動,一手摟著腰。

麗芬看此情形,羞紅了雙頰,但又沒辦法走開,忽然想起要上廁所,麗芬推
推她︰「蘭香,我上一號去,很快就回來。」

蘭香正沈醉於高方溫柔的將手伸進了裙內,她將腿張得開開的,眼睛瞄著麗
芬,知道一切她都看在眼裡。

於是輕輕的對她說︰「去一號可以,可別藉故溜哦。」

「死蘭香,叫我做電燈泡,我走對你不是有好處嗎?」

「不要,你走,我們就絕交。」

「好吧!我不走,我到另一邊去,散場時再來!」

「這才是好麗芬!」

麗芬走向另一角落,找了個位置坐了下來,但在看電影時,還偷偷的往蘭香
他們這邊看。

高方看麗芬走了,靠近蘭香,蘭香趁勢倒入他的懷裡,這時他才開始問蘭香
道︰「蘭香,你同學走了嗎?」

「都是你這死鬼,她大概看到你毛手毛腳,所以才走開!」

「她回去了嗎?」

「沒有!散場後她才會來的!」

「蘭香,好久沒在一塊,打了幾次電話,說你在考試。」

「是呀,昨天才考完。」

「今天晚上到你那裡好嗎?」

「去幹嘛?我還有事呢!」

「你就是這樣,人家需要你,你就擺架子。」

「才考完試,人好累,休息兩天再說吧!」

「拜託嘛!好小姐,今天吧!」

「死相,等晚上再說。」

高方知道她首肯了,就偷吻了她的臉龐,蘭香也不動,高方大著膽手伸進她
的三角褲內。蘭香雙腿開開的,高方用手摸蘭香的穴,蘭香閉著眼睛享受撫摸的
滋味。

高方手指慢慢的在蘭香的穴邊上面摸摸弄弄,蘭香也伸出一隻手在高方的褲
子上摸弄,她捏了一捏︰「嘩!死鬼!好硬!」

「好久沒有插穴,所以特別硬!」

高方中指插進她的空內,淫水接著流了出來。

「高方,我好癢,這樣干穴等會裙子弄濕怎麼辦?」

「不要弄好嗎?」

「要考試,怎麼干穴,總要準備功課的!」

「現在考完了,今天晚上好好的幹,要你舒服上天。」

「死鬼,本來我不想,被你逗得現在好想要!」

「這裡?怎麼可以。被人看見,明天可就上報了!」

「高方,你用手指給我插幾下,止止癢嘛!」

他用手指對著穴,連連的抽插起來。正在弄的時候,銀幕熄了下來,燈也亮
了。蘭香趕緊將裙子拉下,他也把雞巴放進褲裡。

電影散場,人們都站起來了,蘭香急忙的找麗芬。

「高方,你看看麗芬在哪裡?」

「那邊不是麗芬?」

麗芬從左邊的角落站了起來。向他們走過來,見蘭香還坐著,蘭香也看見她
了。

「蘭香,電影好看嗎?」

「你這小鬼,你自己看還問我?」

「我看的跟你不一樣啊!」

高方聽麗芬這麼向蘭香說話,不覺的臉紅,接著把臉朝別邊看去,非常的不
好意思。

「麗芬,說話好聽點,你是否皮癢?」

麗芬笑迷迷的不答話,忽然看見她裙子後濕濕的,趕緊拉她坐下,替她拉好
後裙。

「蘭香你先坐下,等人都走了,我們再走。黃先生,先在大門口等好嗎?」

「好的,兩位,那我先下去等!」高方說完話,即反身下樓去。

「蘭香,我們上一號去,快點。」

「干什麼?老愛上一號的。」

「哎呀!這都是為你好!大小姐!」

蘭香聽出她話中有話,知道自己大概出了問題,就和麗芬往廁所奔去。

到了廁所裡,麗芬就向蘭香道︰「你們兩個看電影還幹嘛?」

「沒有什麼!只是看電影而已。」

「死鬼,還騙,你自己摸摸屁股後面的那片裙子吧,濕了一大片,看怎麼走
出去唷!」

蘭香把裙子脫下一看臉紅了,麗芬就說︰「這樣該怎麼好走出去?」

「哎呀!這怎麼好呢?」

「怎辦?又沒帶衣服,也不能脫下,看來只好我緊靠你後面走,一到門口就
坐上車了。

「死高方,王八蛋,看我非打死他!」

「打他那也是晚上,現在要緊!」

「拜託,後面幫我遮一下吧!」

走出電影院,高方正站在門口,一見她們出來,隨即趨前︰「兩位小姐,現
在要到哪裡?」

蘭香見著他,臉上又是羞,又是恨的,正是含惜吐的表情,麗芬先開口說
話︰「黃先生,麻煩先叫車,車上再談!」

他隨即叫部車子。車門打開,蘭香第一個上車,麗芬接著擠上車,欲打開前
門。

「高方,你先回去,我跟麗芬先回去換套衣服,九點打電話給你,你等我電
話,別出去。」

「有什麼事?吃過飯再回去不遲嘛!」

「吃你個頭,叫你等電話你就等,我們走了!」蘭香說完,吩咐司機開車。

高方搞不清楚為了什麼,覺得女人真奇怪,剛才電影院裡好好的,出來就完
全變了樣。

車子直開進蘭香家門口,兩人匆匆下車,麗芬依舊在她後面走,蘭香拉著她
往房間衝去。

「賽跑啊,跑這麼快!」

「快點嘛!換裙子呀!」

蘭香進房後即將衣裙脫掉,連內衣褲也脫了,順便洗個澡。

「蘭香,我想回去了。」

「等會嘛!那麼快回去幹嘛?」

「出來一天一夜了,不回去家裡會擔心的。」

「也不急這會兒,說真的,今天要沒有你的話,丟人可丟到家了。麗芬,真
謝謝你!」

「你還好意思提,要小便就上一號嘛,坐在位子上把裙上尿濕,真笑死。」

「哎呀!都是死高方害的!」

「怎麼害的?看電影時兩個那麼好。」

「死高方他用手摸我的下面,忍不住嘛!」

「不是我要罵你,實在過分哦!昨天夜裡弄了一次,你今天又想跟他胡搞亂
搗。」

「本來也不想讓他摸,可是他在大腿上摸得我好難過,我以為他只摸外邊,
誰知道他把手指插進去。」

「蘭香!你不是約他晚上九點見面嗎?」

「是呀!離九點還有一段時間,你走了我難過呀!」

「你們晚上要睡在一塊嗎?」

「很有可能,剛才在院裡就想來一次,死鬼是色迷。」

「你不要罵人家,你也差不多,騷的要命,又好幾天沒弄的,所以你急了,
就在戲院亂搞。」

「放屁,根本沒有,不過相互摸摸,他那東西好硬。」

「好硬就想插進去,是嗎?」

「你是怎麼講的,男人不逗我,是不會癢的呀!」

「才不跟你談這些了,滿腦的豆漿,我看有一天你把肚子給搞大了,你就安
心。」

「不會!我天天吃藥!」

「怪不得你弄了那麼多朋友,原來你不會有孩子。」

「說了半天,你還是不懂。」

「懂是懂的,可是不敢去買藥。」

「跟你談過很多,你就是不問我,如果我幫你買好了。」

「我怕你會笑我。」

「我笑你幹嘛?什麼話都都你講了,我為何還不放心?你是不是為了這個才
不讓王民搞你?」

「老實說,我最怕的就是肚子大,怕痛是假的,王民要了好多次,我一直不
準他碰就是這個原因。」

「噯呀!這問題還不簡單!來,我現在就給你,每天吃一粒保證沒關係,你
跟王民搞後,相信你每天都會想男人。」

「想男人是天天有,就是不敢真的玩穴。」

蘭香由箱子裡取出一打藥交給她︰「每天吃一粒不懷孕,去找王民享受人生
吧!」

「蘭香,真不知道怎麼說,好矛盾。」

「不要說了,去吃飯吧,吃完了送你回家。」

麗芬吃完飯後就由蘭香陪著回家。回去倒頭就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