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溝(01-55) (5/6)

  第四十五章弄疼了

  吳六是什麽人,李作爲最了解了。

  他最大的逆鱗不是他那個貌美如花的女兒,也不是他家裏的老父母,而是他
那個漂亮的媳婦。

  誰罵他一句,他心情好會呵呵一笑而過,但是如果有人敢罵他媳婦一句,他
絕對會黑着臉找他去玩命。

  「我幹你老婆。」

  李慶說出這句話以後,吳六的臉就已經變黑了,兩隻眼睛裏帶着紅色的光芒,
好像一頭出籠的猛獸一樣,李慶一看,頓時就害怕了。

  不遠處的黃雯也看到了他的兇悍,想要起來勸一下,卻被虎娃給壓住了。

  「不要動,這不是我們的故事,我們進去了,連配角都不是,跑龍套還隻能
挨打,出力不讨好,不劃算。」

  他說道:「放心吧,主角馬上就出場了。李慶肯定不會受多大的傷,吳六出
手很有分寸,他就是想要一個說法。」

  黃雯一愣,就看到一個穿着條紋襯衫,蹬着黑皮鞋的中年人快速的跑了進來。

  「吳六兄弟,你這是要幹什麽,這可是你侄子啊,你千萬要冷靜一點啊。」

  看到吳六拎了一把椅子準備朝李慶掄過去,他趕緊擋在前面,然後一巴掌朝
着他兒子的臉扇了過去。

  力氣十分的大,幾乎是毫不留情,一巴掌把李慶的嘴巴都打的流血了。

  「你個混蛋,他媽的把老子的臉都丢盡了,趕緊給你吳六叔叔道歉,速度,
快點。」

  他怒吼着說道:「快點了。」

  李作爲幾乎是一臉的猙獰,一把把李慶給拽了起來,拖到了吳六的面前,然
後一臉歉意的看着他說道:「吳六,兄弟,我,這是我教導無方,讓他在你這裏
撒野了。」

  吳六的牙已經咬的咯吱咯吱響了,但是聽到他的話,還是生生的忍住了怒氣,
把手上的椅子狠狠扔到地上。

  看着他們在那裏一人一句的對吼,虎娃和劉老虎則是相視一笑,全當看戲。

  終于,半個小時後,三個人安靜了下來。

  最後的結局是,李作爲神色複雜的看了一眼虎娃,然後拖着一臉惡毒看着虎
娃的李慶走了。

  「兄弟,實在不好意思啊,出了這種事情,你放心,我已經警告過那個李慶
了,他如果還敢鬧事的話,我就弄死他。」

  吳六看着虎娃說道,一臉惡狠狠的霸氣。

  虎娃相信,他是真的能說道做到的。

  「沒事,反正我們也沒什麽事情,那沒什麽事情的話,我們就先睡覺去了啊。」

  虎娃呵呵一笑,就起身準備走。

  吳六趕緊把他給擋住。

  「那個,虎哥啊,你不是餓了嗎,還沒吃飯呢。」

  他看着虎娃說道:「這麽長時間了,樓上的飯也應該涼了,要不這樣吧,還
有個老鼈湯我讓人在熬着沒有上桌,那個給你送到房裏去吧,我們有什麽事情明
天再說。」

  聽到他的話,虎娃一愣,雖然想拒絕,但是人家已經把話說道這個份上了,
他也隻能答應。

  樓上的一間套房裏,黃雯去了卧室,她的心到現在還不能平靜,女孩子都是
水做的,她到現在不能相信李慶竟然是那樣的人。

  客廳裏,虎娃和劉老虎沉默了一會,劉老虎終于開口了。

  「你還不困嗎。」

  他看着虎娃說道,但是手上卻在打着手勢,從口袋裏掏出了一個小本還有一
根筆,在上面快速的寫下了一行字。

  「我感覺這裏的房子有問題,可能有竊聽器。」

  聽到這話,虎娃頓時就愣住了,不過很快配合着說道:「是有點困了。」

  同時拿過紙筆在上面寫道:「我也感覺是這樣的。」

  兩個人一來二去的寫字分析,虎娃終于開始明白爲什麽不管是孫玉還是劉巧
給自己說的每件事吳六都知道,也終于明白爲什麽吳六總是能夠把每件事情都把
我的那麽好。

  他剛剛和劉巧談好關于房地産公司的事情,吳六就要請他吃飯。

  不一會,外面想起了敲門聲。

  虎娃一愣,對着劉老虎打了個顔色,他立馬就去開門。

  拉開門,就看到吳六一臉笑呵呵的站在門口,他背後跟着一個小弟,手裏端
了一個湯盆。

  「兄弟,老劉,我來給你們送老鼈湯,那個老劉啊,你總不是想今天在這裏
過夜吧。」

  他說着,揶揄的看着虎娃,還有卧室的方向,顯然,他知道黃雯在裏面。

  劉老虎頓時一笑,說道:「我哪敢啊,好了,不開玩笑了,我也要去睡了,
好困,今天的确是太晚了。」

  他說着,打了個大大的哈欠。

  吳六一看這個樣子,頓時就揮手讓小弟放下湯離開,這才看着他說道:「老
劉啊,先别着急啊,我其實是有一點事情想要麻煩你們,當然,屬于你們的那份,
我一點都不會少的。」

  「我就開門見山的說了,虎哥啊,劉姐出來的時候給我說了,你想弄個房地
産公司,我就想問下,你那個蓋房的工程有人承包了嗎。」

  他說着,一臉的笑容。

  「我是這個意思,我正好手下有一個建築隊,如果需要的話,随時喊,咱的
人多的事,肥水不流外人田是吧。」

  聽到這話,虎娃立馬和劉老虎交換了一個眼神,頓時都在對方眼裏看到了驚
訝。



  到現在,他幾乎可以确定了,錢來麻将館的每個房子裏都有竊聽器,他是絕
對不相信劉巧會把要一起弄房地産的這個事情告訴吳六的。

  這種事情,多一個人知道,就多一分的危險,劉巧肯定是不會讓自己承擔更
多的風險的。

  不過即便知道了這些,他也不能表現出來,還是看着吳六笑着說道:「實在
不好意思,六哥,工程隊我已經找下了,不過工程那麽大,我找的那個工程隊也
不一定能全部幹得了,需要六哥的時候,你可别推辭啊。」

  吳六本來聽到他的前半句話還感覺有些不舒服,但是聽到他的後半句,這才
點了點頭。

  出了房門,吳六頓時就一個冷哼。

  「你們以爲可以逃得過如來佛的手心,根本不可能的,走着瞧吧,所有的工
程都是我的。」

  他心裏說道,一個冷笑,轉身下樓了。

  他走了,虎娃也沒多呆,立馬就帶着黃雯也下樓了。

  确定了這裏有竊聽器,他一刻鍾也在這裏呆不下去了。

  劉老虎也跟着走了。

  至于那盆老鼈湯,在虎娃和劉老虎走之前,已經被解決掉了。

  好東西是絕對不能被浪費的,這是虎娃的原則。

  「我們現在去哪裏啊。」

  大街上,黃雯緊緊靠在虎娃的身旁抱着他的胳膊說道。

  九月的夜,風吹在身上有些冷,她穿着職業裝,下面是裙子,就更冷了。

  「随便找一家酒店睡吧,這麽晚了。」

  劉老虎在身邊說道。放心吧,大部分的酒店還都是沒有竊聽器的。「聽到這
句話,虎娃才松了一口氣。

  他現在對竊聽器這種玩意是充滿了恐懼。

  想着自己的所有秘密都已經洩露了出去,他就感覺渾身冰涼,因爲他在錢來
麻将館的很多秘密都是根本見不得光的。

  找了一家豪華的大酒店住了進去,上了床,靠在柔軟的床墊上,虎娃的眉頭
緊皺,不知道在思索着什麽。

  黃雯緊緊靠在他身邊,也一動不敢動,兩隻小手卻緩緩的把自己的衣服給脫
了下來,露出了潔白柔嫩的身材姣好的身體。

  脫衣服的時候,她還故意的站起來在虎娃的眼前,動作放慢,緩緩的解着自
己的短裙,然後再緩緩的褪下小褲褲,動作無比的撩人,好像在刻意給他看一樣。

  「先躺下,讓我思考一會。」

  難得的,虎娃竟然好像沒有看到身旁已經幾乎裸體的黃雯一樣,依舊皺着眉
頭思考。

  現在他的心裏已經亂成了麻,他要趕緊把自己給理清。

  「喔。」

  黃雯有些失望的說道,不過還是乖乖的靠在虎娃的身邊不說話,隻是一動不
動認真的看着他的臉,好像他的臉上正在放一部好看的電視劇一樣。

  良久,虎娃才長呼了一口氣,他找到了收拾吳六的辦法。

  「喲,你動作很快嘛,怎麽,想老公了啊。」

  看着身旁已經脫光了衣服的黃雯,他不由嘿嘿笑道,兩隻大手頓時不安分的
就在她身上遊走了起來,嘴巴也同時朝着她的臉蛋湊了過去。

  黃雯是一心想要留住虎娃的心,隻是她知道,自己除了這幅身體,沒有什麽
能夠吸引虎娃的東西了,于是,她幹脆放開,抱着虎娃的腦袋就狠狠吻了起來,
一根柔軟的小舌生澀的在虎娃的嘴裏胡亂的攪動着,把虎娃的情欲立馬就挑逗了
起來,下面的大家夥幾乎是瞬間暴漲到了極限。

  立馬就抱着她回擊了過去。

  「小騷貨,這麽想要啊,上次沒有讓你舒服透了,這次就讓你爽透了,看我
怎麽收拾你。」

  虎娃嘿嘿笑着,三下五除二就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也剝了個精光,一根怒氣沖
沖的擎天柱正在豎立在他的小腹前,一翹一翹的。

  他正要俯下身去戰鬥,就看到黃雯忽然坐了起來,兩隻手抓住他的大家夥,
張嘴就咬了過去。

  「喔··」感覺到大家夥被狠狠允吸,虎娃立馬就舒服的渾身都顫抖了起來。

  或許是因爲有了上次的經驗,黃雯的嘴巴并不是很生澀,動作起來竟然再也
沒有用牙齒碰到虎娃的大家夥肉壁,讓他舒服了很多。

  「用力,再用力。」

  虎娃一邊吼道,一邊不安分的大手已經順過了黃雯平坦的小腹,進入到了她
的禁地,一手在她的泥溝上摸去,頓時就感覺到手心上被沾滿了水,顯然,那裏
已經是水災泛濫了。

  「你個小妮子,看來是準備鐵了心要勾引我了,那好,看我怎麽收拾你。」

  他笑道,頓時就一把把大家夥從她的嘴裏抽了出來,然後伸手把她的芊芊細
腰給抱住,把她的人給抱了起來,手也不下去,大家夥就已經對準了她的泥溝。

  噗嗤一下,就進去了多半根。

  「啊,慢點,慢點,老公,有點疼,慢點,老公,有點疼。」

  黃雯立馬就掙紮了起來。

  隻是虎娃根本不吃這一套,被她勾引的他現在全身都是火氣,不過到底是自
己的女人,他也擔心她的身體撐不住,于是就隻是慢慢的運動着,直到黃雯忽然
大叫了起來。

  「快點,動的快點,舒服,好舒服,再往裏面一點,再往裏面一點。」

  聽到這話,虎娃就好像聽到了前進的号角一樣,立馬就披荊斬棘,快馬上陣,
直搗黃龍,加緊出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