楠楠的暴露之陽光體育場 01-08 (2/3)

楠楠的暴露之陽光體育場(六)

                                                               

  砰砰砰!楠楠的心一下子懸了起來,她沒想到,這兩個男生居然在敲擊這崗
哨,幸好自己剛才將外面的擋板放了下來,否則自己早就被發現了。

  但是即便如此,眼下自己的處境也是極為的危險,因為這崗哨的門閂就在外
面,只要將門閂打開,兩人就會驚訝的發現,一個赤裸的美貌少女,正在淫蕩的
奸淫著一個毫無反抗能力的醉漢,只怕到那時候,就是四人同歡!

  你就是個蕩婦!突如其來的驚嚇讓楠楠終于冷靜,害怕的淚水也流了出來,
如今自己進退兩難,打開門的話就會被發現,可是如果任由兩人把這醉漢敲醒,
只怕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崗哨的門板並不太嚴實,雖然外面看不到里面,但是楠楠卻能從縫隙中隱約
的看到外面的人影,兩個高高大大的男人正有一搭沒一搭的站在那里,其中一個
正站在這崗哨邊上。」阿雨,阿雨!一起打籃球去啊!」那人叫嚷著,「我知道
你在這,是不是又睡著了?我進來了?」

  說著就靠了過來,楠楠全身顫抖,幾乎蜷縮成了一團,似乎已經預想到了自
己被發現后的悲慘境況。輪奸,裸照,脅迫,性奴????

  一個個可怕的字眼在眼前閃過,楠楠不禁痛恨自己,楠楠啊楠楠,你怎麽變
得這麽淫蕩了呢?居然做出這種事來,如果兩個男人打開門,發現你正騎在男人
身上,奸汙著一個沒有反抗的男人,會是怎樣的后果?如果兩人打開門,自己的
玉背玉腿,還有交合處被粗大物事填滿的小穴,都會被兩個男人看個通透吧?

  那男人見沒有答話,立時有些不滿,貼近了這隔板,一伸手就將其拉了起來!

  眼見那人居然拉動隔板,楠楠下了一跳,輕輕伸手,在里面扣住這隔板的把
手。

  那人倒也沒有太用力,拉了一下,發現有些費力,就疑惑的將臉湊近,幸好
這時候楠楠安靜了下來,而阿雨也在此陷入了沈睡,粗重的鼾聲猛的響起。

  「呸!這酒鬼,居然喝多了在里面睡覺,好大的酒氣!」外面的男人臉部靠
近隔板的縫隙,剛想往里面看,還沒適應里面昏暗的光線,一股濃重的酒氣就傳
了出來,立刻遠遠避開。

  「這家夥,倒是會享受!也不知道他喝的什麽酒,居然有股古怪的香味,明
天問問他!」那人捂著鼻子,滿臉古怪的說道。

  此刻的楠楠已經是面紅耳赤,原來那男人問道的酒氣,不是別的,正是她剛
才喘出來的。

  一把抓住了把手,楠楠長長松了一口氣,少女氣若幽蘭的氣息混合著酒香正
好噴向了緊張張望的縫隙,而那男人正好靠近,就把這氣息當做阿雨的味道了。

  那男人打破頭也不會想到,剛才隔著一層薄薄隔板,與他臉對臉不到一尺距
離的正是一名美貌少女,而這貌美如花的少女在黑暗中全身赤裸,一對豪乳高高
挺立,下身還插著一個粗大火熱的陽具,如果他看到的話,只怕立刻就能分一杯
羹,如果他知道的話,于這樣的絕色尤物失之交臂,恐怕真的會痛不欲生捶胸頓
足。

  聽到這男人這麽說,另一個人也不再考前,兩個人閑扯了起來,說起了這阿
雨的趣事,楠楠第一次知道男人也這麽八卦,而且顯然兩人走累了,站在陰涼下
沒有離開的架勢。

  隔著一層薄薄的板子,外面兩個精壯的男人說什麽也不會想到,在這封閉的
崗哨亭里,自己的夥伴被一個前凸后翹的赤裸尤物壓在身下,兩人坦誠相見,正
做著最為香艷的事情。

  實在是被阿雨的東西頂的難受,楠楠輕手輕腳坐直了身子,剛才的悔恨和恐
懼感終于消退了不少,而別樣的刺激卻再次占據了上風。

  光天化日之下,外面站著兩個男人,而自己就在他們身邊不到一米的崗哨亭
里,赤身裸體的張開大腿,不停吞吐男人火熱的東西,這樣的經歷只怕說出去也
沒人會相信,那個平日里清純端莊,所有男生心中的女神正在做這樣羞恥刺激的
事情。

  一想到這里,楠楠的心再一次的蠢蠢欲動,渾圓飽滿的屁股也輕輕開始上下
起伏。動作緩慢而又堅定,僅僅帶起細小的摩擦聲,一下又一下攀登快感的高峰。

  兩人歇了一會兒,而楠楠也終于到達了快樂的巔峰,死死的咬住嘴唇不讓自
己發出聲來,她再一次到達了頂點。那兩個難惹你說什麽也想不到,就在他倆身
邊,一個美貌少女堂而皇之的來了一次高潮。

  兩人終于離開,而楠楠也精疲力盡的站了起來,讓她沒想到的是,阿雨的那
物事居然依舊火熱堅挺,這讓她有些難以自持,不過一想到剛才的危險和羞愧,
連忙站起身來將那又愛又恨的東西從自己身上拔出來。悄悄伸出手,打開了門。

  外面依舊靜悄悄,楠楠長長松了口氣,轉頭望向了依舊在沈睡的男人,忽然
心中升起莫名的情愫。

  猶豫了一下,楠楠再次撿起阿雨的手機,對著這赤身裸體,下身水淋淋的男
人拍了一張照片,發到了自己的號碼上。

  留著做個紀念也好,楠楠這樣想著,卻忽然發現,阿雨下半身那讓自己又愛
又恨的東西,居然不知道什麽時候光潔溜溜,套在上面的套子居然不見了!

  這一下楠楠立時嚇得魂飛天外,自己不是做好保護措施了麽?怎麽會這樣?

  仔細檢查了一下,這才啞然失笑,原來不知道什麽時候,那本套在男人下半
身上的薄薄塑料,竟然夾在自己的蜜壺里面,露出了一個小小的邊緣。

  小心的將這東西扯出來,楠楠也不禁覺得好笑,之前進入過自己的男生都說
自己好緊,自己倒還沒怎麽覺得,如今看來倒是真的,居然連這避孕套都能給生
生剝離下來,一想到這里,楠楠不禁有些小小的得意。

  時間也不早了,雙腿有些發軟的楠楠連忙將手機放回去,關好了門,找回自
己藏在一邊的鞋子,飛快的離開了這崗哨亭。

  阿雨依舊在呼呼沈睡,他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麽,他也不會想到就在剛才
他被一個女淫賊倒采花了一次,而那女淫賊,正是全校男生心中朝思暮想的女神,
如果知道的話,恐怕他要大呼后悔吧。

  心中五味雜陳,貓著腰終于到了荒草叢邊緣處的一棵樹前,坐在一塊被雨水
沖刷得干干凈凈的石頭上,眼神也有些呆滯,獨自發呆。

  斑駁的陽光透過樹葉落到少女潔白的嬌軀上,一只手支在腿上,托著下巴的
楠楠看起來仿佛一個從童話故事中走出來的精靈,一絲不掛,聖潔端莊,哪里還
有半分剛才在崗哨亭里那淫蕩魅惑的模樣?

  自己到底是怎麽了?剛才的一切都仿佛是一場夢,楠楠也說不清自己怎麽會
那樣的沖動,雖然存有理智,可是卻不由自主的做出那樣羞愧的事情。

  想到這里她修長的玉腿情不自禁的夾緊合攏,仿佛再一次感受到了剛才噴薄
如火的激情,男人堅硬的物事在身體中沖撞的感覺仿佛依舊存在一般,讓她臉上
再次紅暈陣陣。

  「一定是被青青姐和莎莎帶壞了!」楠楠咬著嘴唇恨恨的想到,光天化日的
赤裸狂奔,如果換做以前的話,自己絕對不會接受這麽冒險的行為,然而最近在
兩人的帶動下,自己的膽子居然大成了這樣,腹誹埋怨兩人一通,楠楠發軟的雙
腿終于緩了過來,從石頭上站了起來,四下張望。

  與青青和莎莎一起玩耍的籃球場在舊校區的西南角,剛才經過一番奔波,經
過了位于正南處的學校大門,此時的楠楠已經來到了整個舊校區的東側位置。

  回頭望了一眼剛剛自己坐在上面發呆的石頭,濕漉漉的一片水澤讓楠楠暗自
啐了一口,紅霞再次浮上臉頰,自己居然敏感成了這樣,此時的她才發現,自己
的玻璃鋼栓,居然不小心遺落在了那崗哨亭里,完了,這下肯定要被兩個妮子折
騰了。

  心中哀嘆著,然而楠楠卻再也沒有回過頭去尋找的勇氣,她生怕自己一個把
持不住,徹底淪落給自己的欲望。

  整理好鞋子,扣好叮當作響的腳鏈,楠楠戴上了墨鏡,繼續小心翼翼的前行。

  遠處高大的柵欄外一人高的荒草叢生,位于城市郊外的大學城,各個學校為
了安全大多都立起了高高的柵欄,也正是因為如此,楠楠才敢如此肆無忌憚的赤
裸狂奔,否則四通八達,沒準哪里冒出個人來,豈不是要被抓個現行?

  茅草葉頗為鋒利,楠楠不禁慶幸自己手中還有一件薄紗,雖然裹在身上通透
無比,仿佛一抹薄煙般沒有半點的遮擋效果,但是卻能避免自己嬌嫩雪白如凝脂
的皮膚被劃傷。

  「傳球!傳球!」忽然間男生的呼喊聲傳來,讓楠楠嚇了一跳,連忙彎下腰,
卻被刺痛的輕叫了起來。原來在她彎腰的時候,一對D罩杯的豪乳居然蕩到了一
株不知名的荒草上,這雜草上面長滿了帶著倒鉤刺的小球。

  而剛才那一下刺痛,正是粉嫩的乳尖被襲擊,刺激酥麻的感覺立時席卷全身,
依舊敏感無比的楠楠被這一下刺激,險些腿軟的跌倒在地。

  顧不得許多,楠楠連忙握住了自己的一對豪乳,手指尖在那粉嫩的櫻桃上不
停揉搓,雪雪呼痛,但是不知為何異樣的快感卻是從心頭升起。

  遠遠望去,隔著一人高的荒草,隱隱間能看到一片弧形的鐵絲網,還有一個
橘紅色的籃球在不停跳躍。

  「糟糕!忘記這邊也有一個籃球場了!」楠楠滿臉的猶豫,她忽然想起剛才
在崗哨亭里,外面兩個男人說的話,顯然他們所說的正式這邊的籃球場。

  不同于西側被荒廢的籃球場,舊校區東側的籃球場正位于一條大路側面,旁
邊荒草叢曾荊棘密布,只有這一條路可以通過。

  一想到這里,楠楠心中不禁有些焦急。自己已經耽誤了許多時間,如果不能
按時回去的話,誰知道那調皮的莎莎會給自己出什麽難題?她們不會把自己赤身
裸體扔在這里就走掉吧?

  硬著頭皮,楠楠緩緩的靠近,越往前去,荊棘越是密布,幾乎要到了難以穿
行的地步,而那籃球場也出現在她眼前。

  一米五高的水泥圍,再向上就是破敗不堪的鐵絲網,靠近水泥路的那邊,
已經有一段已經毀壞,空蕩蕩的看著觸目驚心。

  怎麽辦?眼下擺在楠楠面前的有兩條路,一條就是安靜的等著,等這群男生
玩夠了離開,再穿過去,可是這群男生剛剛開始,天知道什麽時候結束?

  另一條路就是冒險從這籃球場的側面穿過去,可是讓她為難的是,這體育場
雖然是半封閉,下面由水泥壘成的,足夠遮擋身子,但是在靠近馬路的一側,
下方卻有接近九十公分的幾處排水鐵絲網格,這網格每隔五米左右就是一處,就
算自己貓著腰想要在那壁的遮掩下偷渡過去,也沒有什麽可能。

  畢竟自己如果彎著腰過去的話,從這排水網格里就能看到自己赤裸的嬌軀,
光天化日之下,根本連遮擋的地方都沒有。

  時間很緊迫,楠楠知道,這條路雖然基本上沒人來,但是誰也不敢保證是否
會有什麽突發事情,如今這條水泥路空空蕩蕩,盡頭處一拐外就是舊校區的主教
學樓側面,只要通過這處危險地帶,再向西拐,自己就算是成功了大半。

  腦筋飛速的轉著,楠楠終于下了決定,狠狠咬牙,打算賭上一把,冒一把險。

  被動等待從來不是楠楠的風格,她將手中的薄紗卷了卷,纏繞在了脖子上,
順下一些在肩頭,帶好墨鏡,脈動腳步,腳底下踩著叮鈴鈴清脆的鈴鐺聲,走上
了這條空曠的馬路。

  蒼白的水泥路面已經被曬的灼熱,滾滾熱浪將路面上的空氣都炙烤的扭曲模
糊,看起來有些異樣的感覺。

  而在這筆直寬闊空曠水泥路上,出現了一道美麗妖嬈,讓人噴血的身影,在
那略顯扭曲的熱浪中,雪白的身影扭動腰肢款款而行,足下是一雙涼粉色的運動
鞋,在那雪白調皮的腳踝上,一串金色鈴鐺隨著步伐叮鈴鈴作響。

  順著這雪白腳踝向上望去,勻稱的小腿晶瑩剔透,雪白渾圓的美麗玉腿在光
線中顯得異常修長,而再向上則是讓人噴血的一幕,白花花的屁股居然是一絲不
掛,在陽光下閃動著耀眼的光澤,少女的兩片雪臀是如此的潔白,甚至白的有些
耀眼。

  尤為難得的是,這樣渾圓的臀瓣竟然翹挺無比,雖然不是穿著高跟鞋,但是
那翹起的臀丘中間,一道粉紅色的縫隙若隱若現,若是仔細看去兩片粉紅色花瓣
都清晰可見,泛動著水潤的光澤。

  楠楠的心中此刻已經是火焰翻騰,誰能想到,自己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赤
身裸體光溜溜的走在校園空曠的馬路上。

  空曠的馬路上誘惑的清脆鈴聲不斷響起,里面三個男人雖然正玩的熱火朝天,
卻也聽到的這邊的聲音,捧著球的那男人立時一呆,險些撞在別人身上。

  「你傻了麽?怎麽????」被他撞到的人立時發怒,但是順著他的目光望
去,立時也忘記了爭吵。

  清朗的天空下,陽光灑落在頭,雖然隔著細密的鐵絲網,但是卻能清晰的
看到一個有著一頭火紅頭發的女孩,正向著這邊走來。

  因為籃球場四外矮的阻隔,三個男生雖然個子頗高,卻也只能看見楠楠裸
露的肩頭,和纏繞在脖子上的輕紗。

  大大的墨鏡遮掩了半邊的臉頰,然而露在外面那精致的瓊鼻和櫻口卻是那樣
的動人,仿佛一個從森林深處走出來的女神。

  三個目瞪口呆的大男人說什麽也不會想到,遙遙走來的這個絕色美女,輕紗
籠罩,裸露著光潔象牙白色的肩頭下面,卻是一絲不掛,如果他們湊到詘蒐話,
定然能夠看到那光潔赤裸,暴露在陽光下的魅惑嬌軀。

  楠楠面上雖然平靜,但是心里卻是緊張極了。自己在脖子上繞上輕紗,從上
邊看起來就仿佛穿著一件薄紗衣一般,可是這幾個男生如果跑過來搭訕的話,只
怕就要穿幫了。

  近了,近了!雖然一愣,可是三個男生依舊保持著禮貌,雖然依舊在像模像
樣的打球,可是那遲緩的動作和不時溜號的眼神卻出賣了他們。

  楠楠硬著頭皮,終于走到了第一處排水格前,腳步略微遲疑。這排水格足足
有進九十公分,楠楠的身高雖然有一米七二,可也這高度也僅僅遮擋到大腿根部
下一點一二,如果自己稍稍彎彎腿的話,那翹挺的臀瓣和無毛光潔的下體,一定
會被里面魂不守舍的男生看到,自己赤身裸體的秘密定然無法保留。



  可是這個時候再想退已經不可能了,暗暗咬牙,楠楠邁開修長筆直的玉腿,
略帶著顫抖從幾個男人面前,跨過了那排水網格。

  一米五的寬度,不過是兩步的距離,但是楠楠生怕步子邁的太大被發現,只
能分成小步向前,動作也不敢加快。

  「好白!好長的腿,好細啊???」三個男生目瞪口呆,從他們這邊望去,
只能看到矮上面楠楠若隱若現的香肩和半邊精致的臉龐,然而當楠楠的一雙玉
腿從那排水網格下展露出來的時候,耀眼的雪白修長美腿,立時讓三個男人幾乎
要口鼻竄血,嚎叫出來。

  其中一個男生下體居然明顯的撐起了一個帳篷,引來另外兩人鄙夷的神色。

  渾圓飽滿,濃纖合度的一雙秀場玉腿,欺霜賽雪卻又在陽光下帶著略微的紅
暈,雖然是驚鴻一瞥,卻也能感受出那驚人的柔韌與彈性,尤其遠遠望去,甚至
有種晶瑩剔透的感覺,怪不得這三個男人會失態。

  只可惜他們不知道,在那體后面,他們眼中的這絕色尤物,除了脖子上的
薄紗之外,其余根本就是一絲不掛,如果沒有這矮的遮掩,他們就能盡情的享
受飽覽面前這美女一絲不掛的玉體。

  如果他們知道的話,只怕要恨得牙根癢癢,把這該死的推倒吧?楠楠的雙
腿在顫抖,大股的蜜汁順著腿留下來,三個男人並沒有看錯,這玉腿若隱若現間
果真是晶瑩剔透,但是晶瑩剔透的卻是少女那甘甜的蜜汁而已。

  「居然是超短裙,現在的女孩真的好開放,要是高跟鞋絕對更誘惑!」其中
一個男人吧嗒著嘴說道。

  他哪里知道,面前的這美貌少女,比起他想象的更要開放不知道多少倍,什
麽超短裙,根本就是一絲不掛,玉體橫陳,而且是光天化日之下裸奔!

  天啊,在三個男人火辣的目光下,全身赤裸的楠楠幾乎要呻吟著癱軟在地上,
比起剛才在崗哨亭中那刺激的感覺,一次次火熱巨大的物事穿刺自己身體的感覺
來,楠楠卻是覺得這火辣的目光更加的跳動起了自己的情欲,幾乎難以自己。

  面上雖然是沒有表情,可是她的手卻已經悄悄摸上了自己高聳的胸部,緩緩
揉捏自己粉嫩的櫻桃,嘴角掠起一道魅惑之極的笑意,這三個好色的男人絕對不
會想到,他們眼下正偷看的美女,在體后面不但是一絲不掛,而且還當著他們
的面在玩弄自己id身體,可是他們卻只能瞧著。

  有了過第一個排水格的經驗,楠楠不再慌張,而是一邊揉搓著自己潔白粉嫩
的乳峰,一邊面色正常的從下一個排水格前走過,然而下身蜜壺中的蜜汁卻是再
也抑制不住,不停的流淌下來,這使得楠楠禁不住悄悄的將手指伸到了那兩片粉
嫩花瓣中間,僅僅是輕輕一探,居然就已經滿手的汁水淋漓。

  面上一紅,楠楠暗自啐了聲,覺得自己這麽做實在是太羞恥了,竟然在三個
男人面前自慰,少女的矜持讓她恢復了些許清明,想要快點走過這一段路,離開
這三個男人火辣辣的視線。

  然而讓她沒想到的是,就在她走到哪矮上方鐵絲網的破損處的時候,一道
橘紅色的影子猛的飛了過來,因為帶著墨鏡的緣故,當楠楠的眼角掠過那道影子
的時候,那橘紅色的籃球已經飛到了她面前,以一個巧妙的弧度向她的胸前撞擊
而來。

  哎呦!輕聲痛呼,楠楠32D的豪乳不停跳動,因為剛才已經情欲勃發的緣
故,她的粉嫩乳尖翹挺無比,被這該死的籃球猛的撞擊,立時劇烈的刺激感傳來,
說不出的感覺,並不是想象中的疼痛,反而有種讓楠楠難以言明的奇異快感。

  那籃球在楠楠的胸上撞擊了一下之后,隨后反彈到了上,然后再次反彈,
再次砸到了楠楠的手。

  讓楠楠尷尬驚呼的正是因為這個,她的手指正輕撫在自己的蜜壺口,被這猛
的一砸,居然兩根手指不自覺的用力,突兀的進入了自己的身體。

  無論什麽時候,楠楠用手指滿足自己,都會是在自己先知先覺的情況下,而
這種不小心被自己的手指侵入,倒還是第一次,而且自己獲取快感的時候,都僅
僅是一根手指啊,這一次兩根手指進入,立時讓楠楠櫻桃小口猛的張開,頭微微
后仰,差點暈厥過去。

  手指碰觸在了蜜壺里面略微粗糙的一塊地方,強烈的刺激感使得楠楠雙腿顫
抖,如果不是眼前還有三個男人的話,她幾乎要大聲呻吟著倒在地上,發泄自己
的快感。

  面色漲成了嬌艷欲滴的桃紅色,大股蜜汁從指縫中奔湧而出,發出嘩啦啦的
聲響,淋濕了前方一片。

  該死,自己居然被一個籃球配合自己的手指強奸,直接找到了自己最敏感的
G點,並且在三個男人面前,高潮了????

  腦海中一片空白,強烈的快感已經快要將楠楠的理智摧毀。自己身體里最敏
感的地方就是這里,楠楠一直都知道,所以從來沒有強烈刺激過這里,可是這一
次卻是在突然的情況下,猛烈的碰觸到了那最柔軟最敏感的地方,要知道自己上
一次不小心碰到這里,是獨自一人在家,強烈的快感都讓她尖叫出來,可是這一
次的力道與突兀程度根本不是那一次能夠比擬的,此刻的楠楠大口喘著粗氣,強
忍著喉嚨中要發出的聲音,鼻翼不停的煽動,因為這一次的高潮,實在是太強烈
了。

  沒事吧?聲音遠遠傳來,因為走神失手砸到美女的男人面色尷尬,連忙想要
向這邊走來,這可嚇了楠楠一跳。

  「啊!啊!沒事,沒事!」楠楠都沒有發覺,因為這高潮的刺激,自己原本
黃鶯般的聲音,此刻已經是柔媚入骨,媚意橫生,僅僅是兩聲輕輕的啊啊聲,就
已經讓遠處的男人挺槍致敬。

  「不用過來,我扔給你!」眼見男人還有向前的趨勢,楠楠連忙說道,如果
讓這五大三粗的男人走到矮詘上,自己一絲不掛的情況可就你難以遮掩了。

  此時的她才尷尬的發現,自己的手指居然還留在蜜壺里,自己那窄緊的腔道
仿佛小嘴般不停的抽動吮吸著突如其來的異物,滿是意猶未盡的感覺。

  楠楠的臉色更加紅了,她沒想到,一向被稱作清純女神的自己,居然赤身裸
體的鶴男人交談,而且說話的時候,手指居然還深深沒入了少女私密的部位,這
樣的情況讓她又羞又怯,連忙將手指抽了出來、剛抽出手指,楠楠嚇了一跳,又
險些叫出聲,連忙另一只手伸了上去。

  原因無他,楠楠實在是太敏感了,而且蜜汁的豐沛程度簡直讓人瞠目結舌,
剛剛雖然已經噴湧出大量的蜜液,可是手一離開,居然依舊有大量晶瑩的蜜汁湧
出,這樣下去的話,只怕自己的鞋子都要被淋濕了。

  暗自咒罵自己的身體為何這麽敏感,楠楠抱起了籃球不禁暗暗叫苦。

  橘紅色的籃球上,水澤晶瑩一片,少女的芬芳氣息撲面而來,原來剛才籃球
的落腳點,正是楠楠的正前方,高潮到來的楠楠,少女最為誘人的甘甜蜜汁,竟
然大半都噴灑在了這幸運的籃球上。

  而楠楠此刻的雙手依舊汁水淋漓,從地上抱起這個籃球,原本還有小半干爽
的橘紅色球,此刻就仿佛是被水浸泡了一遍一般,竟然滴答滴答的鄉下流淌著液
體。

  這讓自己怎麽把這籃球送回去?一想到自己最私密處流出的愛液居然被三個
陌生的男人隨意把玩,和男人的汗水交融在一起,甚至會被他們不小心抹在身上,
楠楠的的心再次一片火熱。

  小心接著!不還球是不可能的,再晚一點的話,那三個虎視眈眈的男人只怕
就要沖過來了,而且自己全身一絲不掛,想要擦拭這籃球都不可能,楠楠只能心
中暗自哀嘆一聲,小心的伸出玉手,將這籃球隔著矮扔了進去。

  可能是太過得意忘形,楠楠向上扔籃球的時候居然稍稍直了直身子,小半個
上半身立時間在三個男人眼中,楠楠肩頭下那圓滾滾翹挺的乳房居然露出了大半,
即便沒有胸罩的束縛,依舊能夠看到半邊深深的溝壑,只可惜在薄紗下卻是驚鴻
一瞥,也幸好楠楠沒有傻到跳起來,否則的話粉嫩的蓓蕾就要被人看光了。

  哎呀,小心!楠楠驚叫,或許因為楠楠實在是太誘人了,站在不遠處發呆的
男人居然沒有注意到這籃球的到來,橘紅色的籃球一下子撞在了男人的臉上。

  幸好楠楠的力氣不大,否則這個傻男人真的要腦震蕩了。籃球完全的親吻在
了男人的面頰上,來了個嘴對嘴,這發呆的男人被擊中,立時抱住了這籃球。

  然而當他拿開球的時候,楠楠清晰的看到他的口唇間和臉上,水漬宛然,晶
瑩一片。

  看到這一幕,楠楠立時羞紅了臉,自己最私密處,少女的蜜液,居然被一個
陌生男人品嘗,這樣的尷尬實在是讓她羞怯。

  呃,男人一愣,有些搞不明白,這麽炎熱的天,為什麽地上還會有水?而且
這籃球上的水漬居然還向外散逸著某種古怪而又讓人心神蕩漾的味道。

  他哪里知道,此時此刻沾了自己滿臉的正是面前這絕色少女所有男人都想探
尋的私密之處,流淌出來的蜜汁呢?

  顧不得這發呆的男人,楠楠羞紅了臉,連忙夾緊雪白的雙腿,帶著高潮后的
余韻,小心的沿著壁向遠處走去。這里實在是太危險了,空曠的水泥路上就自
己一個女孩子全身赤裸的站著,如果有人來的話,發現自己全身就披著一片薄紗
和三個男人隔相望,只怕要被嚇死。

  眼見這貌美的女孩離去,三個男人收回了失望的目光,其中一個沒好氣的呼
喝,「還不快傳球?想什麽呢?我靠,你怎麽弄這球上一下子的水?」接過球的
男人有些發呆,另外兩人的目光也被這滿是晶瑩水澤的籃球所吸引,並未注意到,
遠去少女轉入拐角時那驚鴻一瞥赤裸纖細的腰肢,和渾圓飽滿的翹臀。

  幸好過了這露天籃球場,不過十余米就是破舊的一棟教學樓,楠楠心有余悸
的飛快走過了轉交,回頭張望才發現,那三個男人並未發現這邊的異狀,心里滿
是刺激的感覺,但是卻又有些小小失落的樣子,在轉彎前略顯得意俏皮的晃動了
一下自己那足以讓所有男人都為之瘋狂沈迷的雪白臀瓣。

  機會給你們了,可是你們不知道珍稀,本姑娘的身子就在這里,如果你們看
見追上來,我可是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哦!

  靠在陰涼處略顯冰冷的壁上,楠楠大口的喘著氣,這一條路雖然僅僅百余
米遠,但是緊張刺激的程度卻超乎想象,耗費了她許多的力氣。

  此時此刻的她,才發現自己已經是口干舌燥,胸膛里也火燒火燎的。

  不行,天實在是太熱了,眼下路程雖然僅僅只有小半,可是再這樣下去不知
道還有什麽意外情況等著自己,這樣熱的天不補充水分只恐怕自己要中暑暈倒。

  一想到自己如果全身赤裸的暈倒在路上,楠楠心中就打了個冷戰,那樣難堪
的樣子被人發現,只怕自己真的要任人魚肉了。

  長長的舒了幾口氣,陰涼的氣息終于帶走幾分燥熱,卻無法熄滅楠楠心頭的
火焰。她稍稍張望了一下,目光忽然一亮。

  原來自己不經意間已經來到了主教學樓的側面,舊校區的主教學樓造型奇特,
側面的棱角彎曲凸凹,而此刻全身赤裸的楠楠正站在一處凹陷里,在她的左上方,
一道破舊的窗戶露出一道縫隙。

  薄薄的嘴唇抿了抿,楠楠不停的在計算著得失。自己如果繼續向前,向著舊
校區的北面行進的話,不出十分鐘就能到達學校北面的灌木叢帶,但是一路上要
經過不少的危險區域,就算自己貼近北方的灌木叢帶前行,校園的外側卻是一條
高速公路,最重要的問題是,那條高速公路離學校非常近,哪怕自己在灌木叢外
側行走,如果有車經過的話,簡直就相當于從二樓陽臺的高度看見一樓樓下人那
般清晰的距離。

  原本楠楠也有些犯難北側如何過去,不過眼下她卻有了個絕佳的主意。雖然
稍稍冒險,但是卻不用忍受這太陽酷曬之苦,最最重要的是,自己眼下已經是全
身黏黏的難以忍受,急需尋找些清水來擦洗。

  周圍靜悄悄的,只有若隱若無的籃球聲傳來。原本舊校區就已經半荒廢,只
有一些藝術系的學生偶爾來上課,今天是周末,碰見人的機會簡直少之又少。

  短短片刻,楠楠就已經拿定了主意,踮起腳尖向上偷偷望去。楠楠的個子在
女生里已經算是很高的了,可是舊教學樓的地基就足有一米,而這個窗戶在外面
看來離地將近兩米的樣子,著實有些高。

  伸出手去,楠楠的指尖碰到了那扇開了一條縫的窗戶上,那窗戶隨之晃動了
一下,這讓她心中大喜。

  顯然不是封死的,可能是哪個上課的學生隨手打開忘了關吧?想到這里楠楠
不再猶豫,雙手攀在了窗沿上,一只腳踏上了這外X獎高的地基外沿,雖然只
有一公分左右,也足夠落腳了。

  破敗沒有人的舊教學樓,古舊的窗戶,在陽光明媚的夏天仿佛一道古樸的風
景畫,然而此時此刻卻顯現出一抹春色。不知何時,在那窗邊,一條雪白的影子
正緊張的東張西望,少女全裸一絲不掛的背臀完全顯現了出來。

  修長筆直的兩條玉腿,纖細只堪一握的蜂腰,尤為讓人噴血的是,因為那小
小的地基邊緣實在是太小,少女只能兩個腳尖搭在上面,為了保持重心,只能緊
繃雙腿,身體前行,將那原本就翹挺渾圓雪梨玉瓜般的臀瓣翹的更加高聳,如果
有人站在她身后,都不需要仰頭,就可以清晰的看到少女雙腿間那絕妙無比的誘
人風光。

  兩片粉嫩嫩花瓣般舒展,還帶著晶瑩露珠的陰唇,粉紅色略微舒展的菊花蕾,
在空中不停的搖晃,不時還有些許蜜汁流出來,實在是誘惑淫蕩至極,仿佛就像
是一場精心安排的少女裸體秀,一覽無余引人垂涎。

  楠楠只覺得全身都酥麻顫抖,這樣的姿勢實在是太過耗力,她可以想象出自
己眼下是怎樣一個姿勢站在窗外,如果后面有人經過的話,自己連遮掩都沒有。
尤為讓她感到刺激的是,因為撅起屁股叉開雙腿的緣故,此刻吹來的夏日涼風正
如同一雙手般不停撫弄自己敏感而又腫脹的兩片花瓣,並且不停的向里面鉆去,
將身體內的那一團火焰吹的更加旺盛,浩大。

  她不明白自己這是怎麽了,明面個剛才已經高潮了幾次,可是為什麽自己的
欲望卻越來越高漲,那火焰幾乎要將自己燃燒成灰燼了呢?

  粉嫩嫩的乳尖摩擦在粗糙的壁上,更是帶來陣陣刺激的感覺,光是這麽一
個姿勢,楠楠就覺得自己幾乎要高潮了。強忍著這奇異的感覺,楠楠用力推了推
面前的窗戶,讓她沒想到的是卻傳來了一聲刺耳的嘎吱聲,不知道為什麽,這聲
音卻是那樣的巨大,嚇得她險些跌下去,身子猛地繃緊,臀瓣更加挺起,隨時準
備著跳下去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