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母女 (2/2)

 林載頂住文琪那雙又長又直的美腿,雙手粗暴的握住乳房,一下又一下的撞擊著文琪的處女地,一邊問著

文琪:「妳爽不爽,爽不爽?」可憐的文琪這時候早已痛得七暈八素,哪裡會爽,全身無力的任由林載撞擊自

己,鮮紅的血沾滿了林載的黑金剛,在自己的身體深入又深入,直撞入子宮的深處,把文琪逐漸的送入淫亂的

地獄,她的身體也逐漸的對男人的撞擊有所回應,先前可怕的疼痛讓文琪的控制力完全崩潰。

  「妳的那裡好緊啊,叔叔好爽啊。」林載一邊說得猥褻的話,文琪的慘叫聲這時候也逐漸小聲了,那劇烈

的痛楚已經逐漸退去,快感卻更猛烈的傳來。淫猥的交合聲中,開始出現文琪的喘息聲。林載巨大的陽具這時

候也可以順利的抽動了,在文琪緊密的小穴中摩擦的突起,更讓文琪無法抵抗。

  「啊....啊....叔叔....啊....解開人家的手....啊....我不行了....受

不了....啊」文琪的腳被林載整個擡了起來,林載粗糙的手緊緊抓住文琪的乳房,文琪的屁股被擡高,男

人的陰莖整個刺入她的身體裡,撞到子宮壁的猛烈撞擊,讓文琪達到了生平第一次的高潮,蜜汁大量的流出,

她想緊緊抱住男人的身體,可是雙手被綁住。

  林載停下了動作,解開文琪的手,文琪還停留在快感的餘韻中,她緊閉著雙眼,纖細的雙臂緊緊將男人抱

住,兩條白腿緊夾住林載的腰。林載馬上又開始了抽插的動作,在蜜汁的滋潤下,文琪的第二次高潮很快的又

來到,連續的高潮讓她忘了身在何處,腦海中一片空白,終於林載在她的蜜穴深處射出了火熱的精液。文琪爽

到最高點,暈了過去。

------------------------------------------------

  這時佳玲隔著單向透明鏡子,看著自己的女兒被強姦達到高潮,她的精神壓力非常的大,她埋怨自己帶進

這個變態的男人,讓自己的寶貝女兒遭殃,佳玲雖然雙手被銬在牆上,卻忍不住的掙扎大叫。寶蓮的身上只穿

著內衣褲,雙腳穿著極高的高跟靴子。

  「看到女兒被強姦,心裡不舒服吧!」兩個男人走進來,帶頭的一個是公司的職員小李,他手上帶著皮鞭

,後面跟著的是張先生。佳玲知道那是上星期的客戶。

  「讓我們幫妳紓解一下壓力吧,婊子!來吧。」小李說,他從後面的抓住佳玲。

  佳玲大叫著:「你們到底要幹什麼啊,救命啊!救命啊!」她的雙腳不停的往前踢。張先生把鞭子虛劈了

一下。隨即往佳玲身上招呼,呼的一下,在佳玲身上留下清脆的響聲,伴隨的是撕裂的絲質內衣,和佳玲的哀

鳴。

  「張先生,爽吧!」小李說道。前面那位中年的男子大聲叫著:「爽啊!」佳玲看著他猙獰的,漲紅的臉

,心裡感到絕望。她不知道這世界怎麼了。

  「爽不爽!婊子!」張先生又揮鞭了。

  「啊!救命啊!不要打我!」佳玲痛得險些昏過去,她細嫩的肌膚幾時受過這種傷害。

  「說爽!笨婊子!再吃一鞭。」張先生很快的又揮鞭下去。

  「爽!爽!爽!不要打我了!哎唷!」佳玲嗚咽著叫道。

  「爽!臭婊子喜歡挨鞭子是嗎!好!」張先生獰笑道。馬上又加幾鞭給佳玲。佳玲被打得險些暈了過去。

  「爽嗎?臭婊子!」張先生問道。

  「不!不爽!好痛啊!饒了我吧!不要打我了!」佳玲哭求著。

  「饒了妳!」張先生又笑了,「行啊!我打到妳尿出來就不打了!」鞭子繼續的揮落,夾雜著男人的命令



,「尿啊,擡起腿尿啊!」

  佳玲甩著長髮,哭叫著:「我聽話!我聽話!別打了!」

  「要叫我!親愛的主人!」張先生說著。

  「主人,主人,饒了我....哎唷!啊!好痛啊!救命啊!不要了!哎唷!主人!主人!」佳玲哭著。

  「尿啊!快尿啊!」男人一邊吼叫,一邊用力鞭打著佳玲。佳玲在這種情況下,雖然一千個一萬個不願意

,也只好擡起腿,開始尿尿。「腿擡高!婊子!」小李用手把佳玲的腳擡高,讓佳玲的尿滴在地上。

  「婊子!乖乖聽話啊!」小李在佳玲耳邊說,「妳現在是我們的奴隸!不過我們不會虐待奴隸,馬上給妳

些爽的嚐。」小李說著,把佳玲吊在上面的手銬解開,佳玲腳一軟,灘在地上。

  「來,嚐嚐主人恩賜的聖水!」小李跟著跪下去,擰了佳玲一把。佳玲無奈,只好依小李的話做,跪在地

上,把頭上仰,嘴巴張開。而張先生也一副很滿意的樣子,對準佳玲的嘴,射出金黃色的尿水。「喝下去哦!

賤人!不然有妳好受的。」

  佳玲張大了嘴,把張先生的陽具含住,任由尿水射入喉嚨深處,可是她實在不敢喝下去,這時候鞭子揮擊

了下來,寶連忍不住痛,把張先生的尿給噴了出來。

  「他媽的,臭婊子,給我舔乾淨。」張先生怒斥著。佳玲只好照做,她很仔細的舔著張先生的下半身,這

時候小李突然從後面捉住她的雙乳搓弄著,硬邦邦的老二也頂了上來。

  「嗯!哦....」嘴裡被塞進張先生的陽具,佳玲無法發出聲音。小李用手指在屁股洞上面抹上滑滑的

藥膏,中指在肛門裡進進出出的,佳玲受到這種刺激,嘴巴和舌頭更加用力的弄著張先生的陽具,張先生也發

出爽快的呻吟。

  「張先生,可以了。」小李說。張先生和小李很快的換了位置。

  佳玲全身疼痛,嘴裡又被灌進尿液,她的腦袋完全慌亂,屈服於男人的淫威之下。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對於自己成為性奴隸的事實,只好接受了。

------------------------------------

  文儀對自己的處境感到悲哀,因為她對於母親和姊姊的遭遇完全無能為力,而母親和姊姊的反應也完全超

出她的意料之外。

  文儀雙手雙腳都被繩子綁起來,吊在空中,雙腳大大的張開來,高中生的黑色裙子垂到了腰際,白色的內

褲露了出來,林載笑著把手指伸進文儀的內褲中。受到春藥的刺激,裡面早就溼透了,文儀緊張的喘著氣,少

女思春的年紀,受到春藥和男人的刺激,文儀雖然覺得丟臉,可是這時候身體卻不聽話,蜜汁不停的流出來,

林載粗粗的手指在文儀的花瓣上順暢的滑動著,陰核受到了刺激,也興奮的挺起。

  林載脫下了褲子,把又長又粗,又佈滿突起的陽具對準了文儀粉紅色的嫩穴,慢慢的向裡面挺進,文儀感

受到林載炙熱的龜頭在窄小的蜜穴口挺進,心裡雖然害怕,可是身體卻無法反抗,而佳玲和文琪那種欲仙欲死

的騷樣,這時卻鮮明的在眼前出現。林載扶住她又翹又圓的屁股,巨炮塞進一點就停一下,慢慢的往裡頭撞,

文儀不停的喘著氣,雖然林載很慢的動作,可是那種被刺穿的痛楚,仍然讓文儀受不了。

  「不要了,啊,不要再進來了!啊。要死了,好痛!啊。」文儀哭叫著,林載的龜頭突破了女孩最後的脆

弱防線。

  「臭阿興,老子憋了二十年的鳥氣總算出了。」林載一面幹著文儀,一面想著等阿興回來看到自己妻女這

副模樣的時候,那表情一定很棒,然後一面把肉棒奮力的插入年輕女孩粉嫩的肉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