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禽獸男人(01~80) (34/34)

    第066章哥哥

  「學長……夠了……拜託停手吧。」

  我眼眶泛著淚水,我不懂,為什麼我要受到這種不平等的對待。

  「還不夠喔,會長都還沒出手呢,你就不行了嗎?」

  「我……」

  我看到許雋驊站了起來,走到我的面前。

  「不要碰我……」我搖頭,再怎麼樣我都無想在這麼多人面前被哥哥抱啊。

  「你怎麼樣都無法反抗命運,乖乖的成為我的女人吧。」

  「不要──」

  我搖頭,身體激烈的掙紮,他真的要在這麼多人面前對我?

  不要、不要啊──

  許雋驊的手指插入了我的小穴,快速的抽送,我繃緊了身子,眼睛瞪大的看
向哥哥。

  「這樣看我做什麼?真以為我還會像以前一樣對你這麼溫柔?在你選擇逃跑
的時候,就知道我會怎麼對你了。」

  「我不會有感覺的,就算有感覺也不是我自己的意識,全都是藥物──」

  「你真以為那藥是真的?」

  學長站在一旁雙手環胸的嗤笑了一聲:「那是假的,騙你的。」

  「不、不──才不是──」

  「真是淫亂的女娃啊,我這樣舔弄你,你應該就有感覺了吧?」

  學長低下頭吸吮了一邊的乳頭,它變硬了,又脹又痛。

  「呀啊……啊……」我的大腿內側激烈的顫抖,子宮強烈收縮了好幾下。

  「哼,還說不會有感覺。哲也才吸吮你的乳頭,你的小穴就吸緊我的手指不
放,真是愛說謊的女孩。」

  「不要……不……」

  我顫抖的只能擠出單音,沒辦法說出完整的話。

  「這樣又如何呢?」

  哥哥左手捏緊了我的陰蒂,右手快速的抽送,發出讓人害羞咕啾咕啾的水聲。

  學長則是雙手不停的搓揉,乳房又腫又痛,身體達到了極限。

  我閉上眼睛只感覺被白霧包圍住,好像有什麼東西要來了。

  「呀啊、啊啊──呀啊啊啊……!」

  「想去嗎?」哥哥很壞心的問我。

  「呀啊、啊啊啊──不──不要──」

  我不能承認,如果我妥協了,這樣他們以後就會對我為所欲為了。

  學長沒有弄我了,他起身走到旁邊的椅子坐好,像是看好戲一樣看向我們兩
個。

  「這麼能忍?那這樣呢。」

  哥哥的手指拔了出來,舌頭進入了我的小穴,發出咕啾咕啾的聲響來回舔弄。

  他用舌頭去舔陰蒂,還咬了它一下,我的腦袋瞬間無法思考。

  「啊……哈……」

  「你的裡面……興奮的顫抖,很想要吧?」

  「唔……啊啊啊──不要……舌頭……好厲害……啊啊啊!」

  哥哥的舌頭在我的小穴內通行無阻的來回舔弄,似乎在找什麼似的攪動不已。

  「變的很濕了呢,應該可以進去了吧?」

  「不要──呀啊……」

  「去一次吧?去一次的話會很舒服喔。」

  哥哥的聲音蠱惑我,我的忍耐也到達了極限。

  「啊啊啊──要去了、要去了……啊啊啊!」

  白霧在我的眼前散開,我達到了頂點,淫水噴了出來。

  淚水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我淩亂的喘著氣,為剛剛的舒服調整呼吸。

  空氣中彌漫色情的味道,我的全身激烈的顫抖,久久無法平復。

  「既然是玩物,就好好發出聲音吧?」

  我的淚水不停的滑落,我哭了,到底是為了什麼哭呢?

  是因為哥哥,還是因為哀怨自己的命運怎麼會如此對待我,所以才哭的嗎?

  還是因為……

  「可惡……你哭了我會拿你沒轍。」

  哥哥傾身上前,大概是怕我會退縮,他用外套蓋住了上半身,我擡頭看他。

  「這樣就可以吧?反正,是懲罰你就忍耐一點。」

  噗滋一聲,哥哥進入了我的體內,我瞬間緊繃了。

  「別縮這麼緊,會想去的。」

  「呀啊──啊啊啊!」

  在這麼多人面前,這麼多人……不要、不要啊!

  我的內心似乎有什麼東西斷了,我緊握著手,咬著唇忍受哥哥的侵犯。

  「對不起……」

  哥哥在我耳邊用只有我聽到的聲音對我道歉。

  我手腳都被綁住,現在呈現大字型的狀態,被哥哥徹底的侵犯了。

  「嗯嗯……嗚……」

  就算我發出哭聲,哥哥還是把它的分身塞進了我的身體裡。

  雖然大家看不到我跟哥哥結合處,但是我卻羞愧的無法說出任何一句話。

  「哼……哼嗯……我要讓大家知道,你是屬於我的,是我的。」

  「航……航……呀啊……」

  我似乎看到了管震航。

  對,我是在跟管震航做愛,不是跟哥哥做愛。

  「航……」

  「在我面前叫別的男人……沒關係,你叫吧,如果這樣能減輕你的痛苦,你
就叫吧。」

  哥哥毫不客氣的在我的體內來回動作,我只能顫抖的接受這樣的快感。

  「航、呀……航,好舒服……啊啊……」

  「純真……」

  哥哥伸出雙手粗暴的抓住我的乳頭,緊緊的捏著,被粗暴的拉扯,我只感覺
到疼痛。

  「好痛──呀啊──」

  「好緊……要射了……」

  哥哥的腰不斷的頂撞我,我只能跟隨他的律動。

  「嗯嗯……啊啊啊……」

  哥哥的呼吸越來越亂,抽送的也越來越快,我知道他也差不多快到極限了。

  「呀啊──航───我要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

  哥哥的分身在我體內猛烈的進行最後衝刺。

  「我要射了,純真,我要射在裡面了。」

  「不要、咿呀──會懷孕的──不要啊啊啊──」

  哥哥的射進了我的體內,黏稠的精液在我的裡面塞滿,哥哥把分身拔了出來,
小穴裡的精液緩緩的流出來滴落在臺上。

  「嗚嗚……嗚……」

  我無法克制的哭出聲,這次沒有玄武可以幫我,我真的會懷孕生下哥哥的小
孩嗎?

  想到這裡,不曉得為什麼感覺身體熱熱的,像是有什麼能量要從我身體內沖
出來。

  「呀啊啊啊啊──」

  我大喊一聲,釋放了身體內的力量以後,暈了過去沒有任何意識了。

               第067章

             【黑mao視角】

  「朱雀,你帶我們來找盤古做什麼?」管震航不安的問。

  「既然他們兩個手上握有神器,就表示這世界上不止有這兩個神器。盤古是
開天闢地的天神,應該知道些什麼我們不知道的事情。」朱雀解釋,帶著眾人走
進盤古的住處。

  「朱雀,難得看到汝勞師動眾,怎麼了?」

  「我想問神器的事情。」朱雀難得神情認真。

  「看樣子,汝知道了些什麼了。」盤古搖了搖頭,歎了口氣:「說吧,想問
什麼。」

  「許雋驊跟穆哲也都有神器是怎麼回事。」朱雀開口問。

  「因為天神把神器給他們用了啊,這不是很理所當然的事。」

  「為什麼要給他們這種神器?」

  管震航生氣的質問,盤古認真的打量起管震航。

  「汝是那只黑mao嘛。」

  「什麼?」

  「那個女孩為汝犧牲這麼多,真的很不值得,我看不出來汝這種禽獸哪裡好。」

  盤古一臉鄙夷的看向黑mao,不懂純真怎麼會這麼喜歡他。

  「你不用講話這樣酸我吧?」

  聽出盤古出言不善,管震航的態度也好不到哪裡去。

  「罷了,那是純真自己的選擇,吾也無從干涉。」盤古看向眾人,看到了司
徒湮慈。

  「湮慈,連你都來了。」

  「盤古哥哥,到底怎麼回事?」司徒湮慈一臉不解:「我不難理解朱雀大哥
喜歡純真的那份心情,就像從雲喜歡純真的心情是一樣的,這個我能理解。畢竟
同為女人,我也為純真那內心的純潔給影響過,也幾乎想退婚讓從雲跟純真在一
起,但是我知道純真喜歡的都不是從雲。」

  尊從雲沒有說話,雙手環胸看向窗外。

  「你們現在全聚集在這裡,是因為朱雀大哥砍了大半神力的那個穆哲也,還
有獵人協會的會長許雋驊是吧?」

  「湮慈,你怎麼會知道?」尊從雲震驚的看向司徒湮慈。

  從小時候他們就有婚約,所以聽從父母訂下的規定結婚,尊從雲並不是說不
愛這個妻子,只是因為他們在一起生活太久太久,太過於安逸。

  早已失去了當夫妻的感覺,變成像是家人一般的存在,總是少了那麼點激情
跟刺激感。

  湮慈一直當著乖乖牌的好妻子,讓他忘記她擁有四聖獸的血統。

  「伏羲大哥有來找過我。」

  「伏羲?!」盤古震驚的看向湮慈:「伏羲找汝做什麼?」

  「他有跟我提過神器,也有跟我談過戰神。」

  「戰神……他想做什麼。」

  盤古不解,伏羲既然背叛了黃帝,那為什麼還要找湮慈談神器跟戰神的事情。

  「純真的體內藏著神器,觸動開關確實能讓她本身所擁有的神器覺醒,但是
只有這一個還是沒辦法對付他們。伏羲大哥說,得還要找到戰神才能闖天門。不
過,同性相斥,異性相吸,戰神也只聽聖女的話。」

  「我明瞭了,當務之急就是先就純真出來脫離苦海,其他的以後再說。」盤
古看向了他們:「準備好了?」

  「是的。」

  大家異口同聲點了點頭。

  「管震航,夏侯純正,尊從雲,薑紫浩,shi皇,司徒不悔,司徒湮慈,
藍宵聖,在場的所有人聽好。等等我會帶你們去一個地方,我會在那裡開啟一道
門,那是通往拿取神器的地方。不過,一個人只能選一個神器,不能多拿,要不
然會死於非命。因為這是吾所允許的,所以保管神器的神官會放你們通行。要選
擇你們自己適合的,不要亂拿。這個神器不是一般的神器,他們是有靈魂的,要
讓神器認同你們,他們才會讓你們使用力量。」盤古語重心長的解釋,一再的提
醒。

  大家點了點頭,為了救純真神奇異常的堅定。

  「那走吧。」

  盤古帶著他們到保管神器的地方,讓他們進去了裡面。

  這時一道黑色的光芒從不遠處射了出來,直沖天際,盤古心想不妙了。

  純真覺醒卻覺醒了錯誤,看樣子要矯正錯誤才能讓她恢復原狀,要不然到時
候她顛覆整個天庭就完了。

  可是不能先給那群人知道,要不然會很難處理,就先讓他們把神器拿完再說
吧。

  盤古內心不斷的盤算,卻不免犯了滴咕。

  「這女娃真的很不簡單啊……」

              【夏娃視角】

  「怎麼回事?」

  我嚇到,在深層的意識裡看到了不一樣的純真。

  「我說小姐,該從我的身體裡滾出去了吧?我的身體我自己會管理,應該不
用一直住在我這裡吧?」

  「純真,你說那是什麼話?你的身體本來就是我的,這次是我轉世到這個身
軀上,你有什麼資格叫我離開?」

  現在的純真似乎變了一個人了,不再是那個善良純潔的許純真,而是整個黑
化了。

  難不成是覺醒錯誤了?

  「喔?轉世?你怎麼不死透一點還霸佔我的身體不放?你遺願未了跟我有什
麼關係?全世界的人都想毀滅我,我也不會讓任何人好過的。」

  「純真,你到底怎麼回事?」

  「哥哥真的很強又厲害,我很喜歡他,所以我決定跟他在一起,一起墮落了,
開心嗎?夏娃?」

  「什麼?純真,你不能這樣,那黑mao怎麼辦?」

  「黑mao?」純真歪著頭,很認真的想了一下:「說的也是呢,如果他不
介意四個人或五個人我都沒意見喲?畢竟他也讓我舒服過,我不會虧待他的。」

  「純真,你快恢復原狀,覺醒的姿態不是這樣的──」

  「你真的很吵,我想怎麼樣就怎麼樣,這身體是我的,跟你有什麼關係?離
開我的身體吧。」

  我被她的強大意識彈出了身體,我無法置信的看著在床上熟睡的純真。

  我居然進不去她的身體了?她的自我意識什麼時候變的這麼主觀了?!

  不行,得找人求救……

  對!找朱雀,他看的到我,應該有辦法幫助我才對。

  趕緊出發去禽獸管理協會找人幫忙,讓純真恢復原狀才行,要不然我後續想
做的事情都沒辦法進行了。

                      第068章黑化女主角,哥哥

              【純真視角】

  我醒了過來。

  老實說,我還很累,腰根本都沒辦法挺直,全身似乎都被清理過了,也被換
上了乾淨的衣服。

  可是,這裡似乎不是我的房間……我看向旁邊,發現了我跟哥哥的合照。

  是我跟哥哥XX歲照的,他一直隨身攜帶這張照片到現在嗎?

  他真的這麼喜歡我,以男人的身分在愛我這個人嗎?

  我疑惑了。

  不對,我疑惑什麼,被那樣對待我還能期待什麼?

  「純真,你醒了?」許雋驊打開門,看到我醒了似乎很開心。

  「我睡很久嗎?」

  「你昏迷了三天,我很擔心你的身體狀況。」

  「大概是太累了,沒事了。我想再睡一會兒。」

  「純真。」許雋驊這時抓住我的手,逼我看向他。

  「幹嘛……我想休息。」

  「對不起,那天我只是一時氣昏頭,才對你做那樣的事情。」

  「現在才想道歉會不會太晚了?既然都做了還能如何,我也只能接受了不是
嗎?我累了讓我休息吧。」

  「純真,你似乎變的不一樣了,難道是力量覺醒?」

  許雋驊對我東看西看,我不耐煩的甩開他的手,嗤笑了一聲。

  「怎麼,看不夠?」

  「不是,沒事。」

  「哥哥,我其實想了很久……有件事想跟你說。」

  我決定逗弄一下這個男人,反正他不是喜歡我這個身體嗎?或許我說什麼他
都會照做呢。

  「什麼事?只要我做得到的,我都會盡力去完成。」

  「你不怪我私自放了玄武?」

  「我本來就沒有要殺他的打算,畢竟他是聖獸,又是黃帝的人。是哲也堅持
要給那邊的人下馬威才這樣做的。」

  「那,哥哥……為什麼要對我做那些事?還在那麼多的人面前。」

  「就說是處罰了,我也不想這樣做。」許雋驊吻了我的手背一下,似乎很愧
疚:「不做點事情很難平息獵人們的憤怒。你是祭品,到時候上天神台,他也會
這樣對你的。」

  「哥哥,你真的捨得讓我上天神台?讓我給天神羞辱嗎?」

  「純真,你今天真的累了吧?好好休息不要討論這個了。」

  「許雋驊,我要聽實話!」我抓住許雋驊的雙手,逼迫他看我不準他離開。

  「你想聽什麼實話。」

  「為什麼你會這麼喜歡我?我沒有任何一點讓你喜歡到這樣子吧?我們是親
兄妹不是嗎?在我直接叫你的名字的時候,你就知道我不把你當哥哥了。」

  「我寧願你不要把我當哥哥,就當作我死了,我是以男人的身分在愛你。」

  「許雋驊──你好可惡!」

  我要出手打他,許雋驊把我抱入他的懷裡,摸了摸我的頭髮,說著很沈重的
話。

  「純真,我做錯了事,聽信天神的話,殺了爸媽只為了想跟你在一起。我早
就知道我們的關係根本就不可能相愛,我一直想讓你愛我,真的很難嗎?純真,
我真的很愛你,你知道嗎……」

  讓我解脫吧。

  我聽到他很小聲的在我耳邊這樣說,我知道我沈淪了,沈淪在這個男人的臂
彎裡。

  既然天神想毀滅我,那我更不可能讓他好過。

  他毀我家庭,讓我跟黑mao沒辦法相愛,害我最愛的哥哥變成這樣,我說
什麼,都會把天神殺了。

  黑mao,抱歉了,我真的沒辦法放下這個男人不管。

  他很寂寞,需要我陪他,因為他是我的哥哥,雖然不願意承認這個噬血又殘
酷的男人是我的親生哥哥。

  既然我已經違背了倫理,那就讓我跟這個男人一起沈淪,不要再來救我了。

  「純真,好好休息,我先去忙了……」

  我翻身把哥哥推倒,逼迫他跟我接吻,他似乎嚇到了,因為我很少主動。

  「唔……!純──不可以,怎麼是你主動──」

  「現在主導權在我手上喔?雋驊。」

  我用甜甜的聲音叫他的名字,我知道他很喜歡我叫他的名字。

  我吻他吻得很深入,手也很不安分的隔著衣服在他身上遊移。

  「純真……」他伸出手想抱我。

  「不要碰我,現在是我在主導,你可不能亂碰。」

  「純……」

  我解開哥哥的鈕扣,手伸進去了襯衫裡,直接碰觸到皮膚對他亂摸了起來。

  「雋驊,想要我摸哪裡呢?」

  我壞壞的說,又跟哥哥接吻了,舌頭交纏的水聲越來越大聲。

  「不……哈……」

  「好壞喔,雋驊都不說實話。」

  我輕捏了哥哥的乳頭一下,哥哥整個人繃緊了身體,感受到了快感。

  看樣子,乳頭是哥哥的敏感帶啊。

  「啊……不……純真,快住手……」

  「雋驊,真的想要我住手?你不是也很享受嗎?」

  「你很少這麼主動,我……哈……有點嚇到。」

  「哥哥也會嚇到呢。」

  我輕笑一聲,拉開他的拉鍊,掏出了他的分身,已經又挺又硬了。

  「雋驊,最喜歡我碰哪裡呢?」

  我故意用指腹在他的分身上面來回輕撫,想看哥哥急迫的神情。



  「純真,摸我吧……讓我舒服……」

  「真坦率,我喜歡聽話的孩子。」

  我輕吻了哥哥一下,用手掌來回滑動套弄他的分身,手掌傳來黏黏的感覺,
看樣子哥哥有感覺了。

  「舒服嗎?雋驊。」

  「唔……好舒服……你到底哪裡學的?」

  「只要感受就好了,問那麼多做什麼。」

  我像是懲罰他似的,用了另外一隻手輕捏了他的乳頭一下,他又繃緊了身體。

  我又來回套弄,只是用手而已哥哥就有快感了,我的手有這麼舒服嗎?

  「為什麼,只是手就這麼……舒服……唔!別……快射了……」

  「不行喔,誰準許你自己先高潮了。」

  我收回手,把裙子跟衣服脫了下來,全身赤裸的呈現在哥哥面前,我分開雙
腿,騎在哥哥的身上,慢慢的沈下腰。

  「哈啊……純真……這是怎麼了……這樣纏緊我,之前你根本就不會這樣。」

  他似乎想動腰,我壓住他的身體不準他亂動。

  「我有準許你動嗎?現在是我在主導。怎麼樣……很舒服吧?」

  「唔……」哥哥的眼神有點渙散,似乎快要絕頂了。

  「我只是讓你進來而已,哥哥就這麼的興奮了,還在我的體內不斷的擴大…
…唔。」

  「純真,讓我動,唔──你的子宮又縮緊了,吸得我很好緊。」

  「哼……我的這裡,覺醒後似乎是個不得了的神器呢。哥哥你不要動,讓我
試試看。」

  我保持他插入姿勢一動也不動,想靠縮緊內壁看看能不能讓哥哥更興奮。

  「啊……好厲害……真緊……等一下──要不行了……這樣會想──」

  「有這麼舒服嗎?」我真好奇,真有這麼舒服?

  「嗯……很舒服──不要停──我要、我要射了──」

  「我沒說哥哥你可以射──呀啊──」

  哥哥抓住我的腰,開始上下抽送,我驚嚇到。

  「呀啊──不要──太刺激了──」

  「啊哈……我現在抱的人是你啊……是真的你,不是隨便的女人……不是隨
便代替你的女人。」

  「雋驊──呀啊……」

  啪啪啪的衝擊聲讓我無法克制的失魂了,哥哥一直朝我有感覺的地方衝撞,
我快要不行了。

  「呀啊──不要啊──那裡一直被撞我會──我會先高潮的呀──」

  「喜歡我撞這裡是嗎?」我一說出口哥哥更是大力的越撞越厲害。

  「啊啊啊──呀啊──」

  快感席捲而來,眼眶不自覺的泛起了淚水,我舒服的快要哭出來了。

  「雋驊,一起高潮吧……我要不行了啊──」

  我被哥哥頂的只能趴在他身上,白霧把我包圍了起來,感覺有什麼東西要來
了。

  「射在裡面可以吧?純真?」

  「射吧,射在裡面吧。把滿滿的,哥哥的精液全射在我的體內吧……我想被
填滿啊。」

  「嗯啊……要射了……不行了──啊啊啊──!」

  「啊哈……要高潮了……想去了──不行了──啊啊啊啊!」

  哥哥射精的同時,我也達到了高潮,他的精液射入了我的體內,熱熱燙燙的,
我迷茫的看著哥哥。

  「純真……我真的離不開你了。」

  「哥哥,不要離開我,我只剩下你了。」

  我什麼都沒有了,只剩下哥哥了,就算懷了哥哥的小孩也無所謂,只要能跟
哥哥在一起就好了。

  黑mao的臉又在我眼前浮現,我甩了甩頭不想再想黑mao,窩在哥哥的
臂彎安穩的睡著了。

               第069章

               【盤古視角】

  「你們都拿到神器了吧?」

  盤古看著大家從門內走了出來,一臉神態自若的樣子,看起來應該是都拿到
了各自擁有的神器。

  黑mao,管震航。拿了一把非常大把的劍,看起來很重,但是他拿的很輕
松。

  黑狼,尊從雲。拿了雙手槍,看樣子他用的很順手。

  白豹,夏侯純正。拿的是很有王者氣息的一把長劍,非常適合他的騎士風格。

  紅虎,薑紫皓。拿的是一條長鞭,它可以變化自如的纏住敵人攻擊對手。

  黃shi,shi皇。拿的是一把長戟,他可以砍殺任何有修行的鬼怪,讓
他們修行盡失,跟許雋驊跟穆哲也拿的是差不多的神器。

  朱雀,司徒不悔。拿的是一把長簫。不止可以攻擊敵人,吹出來的聲音更能
讓敵人麻痹無法動彈。

  青龍,藍宵聖。拿的是一把長弓。他那把長弓可以射很遠的地方,更能射穿
任何堅硬物品的絕佳武器。

  白虎,梁緋紅。拿的是盾。可以保護大家,讓大家免於受到攻擊。

  司徒湮慈,拿的是雙劍,可以砍殺敵人無數。

  「這樣差不多到齊了。救回純真,炎帝歸隊,就可以去找戰神闖天門了。」

  盤古盤算著接下來的行動。

  「純真怎麼了嗎?」黑mao現在最要緊的就是純真的情況。

  「很不巧的,在你們剛剛進去裡面拿神器的時候,純真覺醒了,但她覺醒錯
誤。」

  「覺醒錯誤?什麼意思。」

  管震航擔心的問,盤古歎了口氣。

  「她黑化了,我們得趁事態更嚴重之前,趕緊把純真救回來,我會跟你們一
起去的。」

  「黑化……都是我,沒能好好的保護她。」

  「黑mao,現在我們手裡握有神器,對付他們兩個就足夠了,不必懼怕他
們的力量,只要能把純真搶回來一切都還有的救。」

  「盤古大人,玄武回來了,它的元神在協會。」

  這時有個神官跑來在盤古旁邊細語。

  「玄武回來了,我們快去看看玄武,或許他知道些什麼,可以帶我們去找純
真。」

              【純真視角】

  哥哥又去忙了吧?

  應該是在談論怎麼砍殺那些禽獸,而得到我的事情吧?

  我拉了拉衣領,覺得房間異常的寒冷,走出了自己的房間,遇到了站在門口
望著天空的學長。

  「學長,你怎麼會在這裡。」

  「親愛的學妹,你不好好休息,怎麼跑出來了?外面很冷的。」

  「只要學長在我身邊我就一點都不冷。」

  我微笑的看他,我知道這麼做他的心就會被我擄獲。

  「你還是一眼就知道我想要什麼。」穆哲也回過身,把我抱緊摟在他懷裡。

  「學長……」

  「你不怕我嗎?我是個骯髒的男人,根本配不上你。」

  「學長,你怎麼忽然說這些話?完全不像之前的你。」

  我有點疑惑的想擡頭,學長卻把我的頭壓禁他懷裡,不讓我擡頭。

  「我不想讓你看到我軟弱的一面,對不起。」

  是我聽錯了嗎?我怎麼感覺到學長的聲音語帶哽咽?那是我認識能呼風喚雨
的學長嗎?

  「純真,我真的不希望你變成這樣。這一切有一半是我造成的啊,如果我好
好的愛你,或許就不會這樣了吧?你就會是我的了吧?就算你跟我交往,心裡想
的是別人,我都應該要接受才對。」

  「學長,不是這樣的,那時候我跟你交往,內心根本沒任何人啊。」

  「不是的,有的,只是你忘記了,我知道你看我的時候,想的不是我。多可
悲啊,我那麼喜歡你,我多希望你是我一個人的,我根本不允許任何男人接近你,
但是還讓你經歷那些事情,你一定覺得我很過分吧。」學長的語氣充滿了痛苦,
我知道他在壓抑自己的情感。

  「不,學長,過分的是我。」我搖了搖頭,因為不能看他,我有點焦急:
「是我利用了你的溫柔,對你予取予求。對不起,學長,如果一切從頭來過,或
許我……」

  或許我會怎麼樣?選擇學長嗎?

  我不知道,我現在只知道,我不好好抓住這個男人,我擔心他就會這麼隨風
而逝,就這樣離開了我的身邊。

  我很貪心嗎?我放不下這個男人。

  哥哥跟學長,他們的錯有一半是我的原因吧?如果我不救他們脫離苦海,他
們是不是會在漫漫的長夜裡獨自懷抱孤獨到天明,卻渴求不到我的愛而枯竭而亡
呢?

  想到這裡我就不免有點傷心,其實學長也是一個想愛我也愛不到的男人啊。

  「能這樣觸碰到你,我應該感到滿足,我卻永遠都不知足。對不起,學妹,
原諒我。」

  我二話不說的把學長拉到一旁的樹叢,把學長壓倒在地上,居高臨下的看著
學長。

  「學長,既然你覺得對不起我,我們來做點好玩的事情吧?」

  「什麼……」

  學長愣愣的看我,我從學長身上搜出了那瓶他所謂的春藥,在他面前晃了晃。

  「學長真壞,隨身攜帶這個,從一開始就想對我做什麼吧?」

  「不是,你誤會了,那是上次用剩下,我還來不急丟掉。」

  「學長那麼緊張做什麼?比起虐待我,你應該更喜歡被我虐待吧?」

  我把他的褲子拉下來,他的分身很堅挺的站著,我把春藥均勻的塗在他身上,
一邊等著看他的反應。

  「學妹……呃……住手。」

  他抓住我的手也來不及了,春藥的快感已遍及他的全身,這男人現在是我的
囊中之物任我玩弄了。

  「看樣子,你的身體比你的嘴巴還誠實喔?親愛的學長。」

  我伸出舌頭在他的唇邊舔了一下,發覺他的身體輕顫不已,不知道在忍耐些
什麼。

  看樣子,春藥的效果呈現的還挺快的嘛。

                     第070章黑化女主角,學長

  「你怎麼把這招用在我身上,真沒想到你會這樣,而且這裡是野外……不好
吧。」

  「我可是完全不介意喔。」

  我把學長分身的頂端塞入口中,沒整個進入,只是在他的上頭含住吸吮。

  「啊……哈……不行,純真,會想──」

  我感覺到頂端溢出了愛液,知道學長有點受不了了,我不顧他的忍耐,把他
的整根分身吞了下去,塞在我的喉嚨裡,他閉上眼睛舒服的喊了出來。

  「啊、啊,純真,別──」

  「唔?我可是很享受呢。」

  我邊說話邊吸吮他的分身,用雙手同時撫弄他的根部,腦袋和手同時上下套
弄,學長的又腫又大,每次我一動它頂到我的喉嚨我都感覺自己快要嘔吐了,但
是我強忍著那種噁心感,繼續幫學長,想讓他更舒服。

  「這樣很舒服吧?看……很舒服吧?」

  我看學長不時的顫抖了一下,知道他隱忍著想要宣洩的衝動,我看了覺得好
玩,吸吮的更大力更有勁了。

  「唔……啊……哈啊……」

  「想要嗎?很想要我嗎?」

  我邊吸吮邊說,不時看著學長的反應,他的臉龐流下鬥大的汗珠,知道他一
直在忍耐,但是春藥的魅力,大概是忍耐不了多久的,不過學長能隱忍到現在還
真的挺厲害的。

  「學妹……我投降了,我想要……快給我……」

  「嗯?想要什麼?不說我可是不知道喔。」我故意停下來,不繼續做接下來
的動作。

  「讓我進去吧……我想進去……」

  「好啊,可以喔。可是,在進去之前,先讓我舒服吧。」

  我把臀部對著學長,脫下了我的褲子跟內褲,粉色的小穴呈現在他的眼前,
我聽到他倒抽一口氣。

  「學妹,我……」學長似乎也想對我使壞不想屈服我。

  「不想要嗎?不想舔它嗎?那就算了,到這裡就好了。」

  說完才想起身就感覺到濕滑的舌頭舔了我現在膨脹的厲害的地方,我整個人
被觸電一樣舒服的輕喊了出聲。

  「呀啊……學長……」

  「嗯?舒服嗎?你這折磨人的小妖精。」

  柔軟又溫暖的舌頭在我敏感的地方來回舔弄,他用舌頭吸吮我的陰蒂,啾啾
啾的吸吮聲越來越大聲,我的身體漸漸發麻,握住學長堅挺的手也快要握不住它
了。

  「哈……咿呀……啊……啊──」

  「嗯……好厲害,這裡在顫抖呢,看起來很舒服嘛。」

  「學長好壞……嗯哼……」

  我不甘示弱的低下頭吸吮他的分身,手也上下套弄著想分散他給我的快感跟
注意力,腰卻不由自主的往他的唇貼近。

  「已經很濕了呢,看樣子不用藥也準備好了。」學長強忍著快感,對我繼續
說壞壞的話。

  「啊……好舒服──」

  他的手指突然插入我的體內彎曲起來,一邊吸吮一邊來回不斷的抽送,我已
經無暇顧及到其他了。

  「咿呀──啊、啊、啊!好舒服……手指摩擦的好舒服──好厲害……呀啊
──」

  「喜歡這樣被我一邊摩擦一邊吸吮嗎?真是個淫亂的女娃啊。」

  「因為、學長弄得很舒服嘛……啊啊啊──要變奇怪了……有什麼、有什麼
要來了──」

  學長很大力的吸吮,不放過我似的想激出我體內什麼東西一樣,我一時頭暈
目眩,腦袋一片空白。

  「啊啊啊──去了──高潮了──啊啊啊啊啊!啊哈……哈……」

  我整個人顫抖不已的沈下腰,不斷的喘息想調整我的呼吸。

  總覺得被他掌控很不高興。

  我起身換騎在他的身上,雙手壓在他的胸口,居高臨下的看他。

  「誰準許你這樣弄我的?還讓我高潮了。」

  「我的技巧不好嗎?女王陛下。」

  「叫我女王呢……不錯,我喜歡這個稱號。」

  我的腰漸漸往下,就是不讓他的分身進入我的體內,在他的頂端來回撫弄。

  「啊啊──我想插進去──」

  說著他的腰就想往上頂,我卻偏偏不讓他進入。

  「嗯?好好求我啊。或許我會考慮讓你進來。」

  「學妹,讓我進去吧,我真的好想插入你的小穴,把你搞壞,讓你屬於我一
個人的。」

  「很好,就準許你動──呀啊啊啊!」

  我話還沒說完,學長就抓住我的腰,把我整個人往下壓,我顫抖的接受了他
的全部。

  「等等,我都還沒說完誰準你先動了?」

  我生氣的捶了他的胸口一下,汗珠滴落在他的身上,我也再忍耐著。

  「只是進去而已,我就快要射了……啊啊,越來越緊,之前的你可不是這樣。」

  「要不然呢?嗯哼……快動吧……」

  學長把他的分身拔出來,把我整個人往下壓,讓我像狗爬式的被他壓在身下,
他的分身再度沈入我的體內,蜜液流了出來,我不禁動了動腰,他無法克制的猛
烈撞擊著我。

  「嗯……哈──」

  「好舒服,真可惡,你怎麼可以讓男人這麼舒服?嗯?是會長教你的?」

  一提到哥哥,我的內壁不由自主的收緊了,我聽到他渾厚的喘息聲在我耳邊
不斷的呼氣,我的眼前已經一片迷蒙,看不見前方,也不知道自己在野外跟學長
做愛了。

  「啊──呀啊──」

  「你看,感覺很好呢?野外很舒服嗎?」

  學長用手去搓揉結合處,我的快感不斷的往上攀升。

  「呀──啊啊啊──不要──」

  「純真,叫我的名字吧,我喜歡聽你喊我的名字。」

  深處和外面不斷的被揉擰,我覺得自己快要壞掉了。

  「哲也……呀啊──太激烈了──啊啊啊!」

  他把我的腰更往它那裡壓去,他衝撞的特別強勁,跟之前完全不一樣。

  「這就是藥的效果嗎?呀啊──哈……不要──要來了──」

  「去吧?去一次會很舒服的,我知道你也在忍耐。」

  「誰準許你命令我的,啊啊啊──」

  學長衝擊的力道越來越快,我只感覺到白色的團霧不斷的包圍住我,止不住
的快感讓我腦袋一片空白,我在他猛烈的撞擊下高潮了。

  「啊啊啊啊──」

  我大喊出聲,喘息不已的想休息,但是學長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把我拉起
來坐在他的身上,不斷的把我往上頂,我只能承受至些歡愉,沒辦法再想其他的
事情了。

  「純真,你是我的,是我的──不行了!要射了──!啊啊啊!」

  「啊哈……我是學長的……咿呀──好厲害,動的好快───呀啊!」

  像是飛上天一樣,白色的團霧又圍繞在我的身邊,不斷的往我身邊擠壓,我
已經失魂了,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了。

  蜜汁不斷的從小穴裡流出來,噗啾噗啾的淫水聲一再的提醒我是誰在我的體
內,高潮又再度來襲,我又要高潮了。

  「啊──好棒──我要飛上天了──給我更多啊……哲也──啊啊啊啊!」

  學長抓著我的雙乳,不斷的給予刺激,我已經忘了自己剛剛想對他做處罰了。

  「我也──嗯哼──可以嗎?要出來了……」

  「嗯啊──來吧……啊哈……」

  「我要射了……啊哈!」

  他的腰忽然往深處一頂,腦袋的白霧像是被擠壓一樣忽然的斷裂,從我的體
內擴散開來。

  「啊啊啊啊──去了───呀啊!」

  學長在我的體內射了,我顫抖的接受了他的一切。

  從我體內滿出的愛液,和學長釋放出的精液灑落在草地上,草地現在一定黏
糊糊的了。

  「哈……還好沒人經過。」學長從背後抱緊我,退出了我的體內。

  「學長……」

  「你真是亂來。雖然現在的你很可愛,我還是喜歡之前那個單純的你。」

  學長吻了吻我的背,我沒有說話閉上眼睛靠在他懷裡休息。

  反正後續的事情,學長一定可以處理的漂亮根本不用我擔心清理之類的事情。

  「累就睡吧,其他的事情交給我。」

  學長說完這句話,我累極沈沈的睡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