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緣 4-6

(第四回) 色膽敢包天偷鑽神秘窟 久旱逢雨露喜進溫柔鄉

  當天的子夜時分,司馬偉又象往日那樣,在他心愛的媽咪“睡著”後,又悄 悄地來到了閨房。

  慕容潔瓊聽到那熟悉的腳步聲,心中象被小鹿衝撞般激跳不已。她真怕他再 將她告訴他的有關性交的知識在她身上實踐一番。

  但不管如何,這晚,阿偉的撫摸又給她帶來了很大的快樂。

  可是阿偉沒有那麼做,仍然是只撫摸。

  她總算放心了。

  但是,阿偉的撫摩技術越來越熟練,搞得她欲仙欲死,到後來,他把手伸到 她的陰道中抽送,幾次觸到陰蒂,使她全身戰顫。

  她實在忍不住了,她竟不由自主地大叫了一聲。

  阿偉見狀,慌忙停下手,匆匆地離去。

  慕容潔瓊對阿偉的離去沒有感到欣慰,反而有一種失望感!  她只好再次自慰!

  又過了許久,她才漸漸平靜下來。

  心想,這樣下去,自己會受不了的,因為性欲已被挑逗起來,無法抑制,但 又不能與自己的兒子性交。這怎麼得了!

  第二天,慕容潔瓊很晚才起來。

  她習慣地看一眼床頭的鍾,突然想起曾約好今天上午十點鐘要聽取會計部主 任的財務狀況彙報。但是,按她現在的心情,實在不想去公司。於是便拿起床邊 的電話,讓秘書通知會計部主任:因故改期!

  她沒有穿衣,用床單裹住赤裸的身子,直直地坐在床上,回憶昨天晚上阿偉 對自己的親情撫愛!她是那麼興奮,真如久旱逢露一般。她沈浸在無限喜悅中, 一度象失去了知覺,腦子�什麼也沒有想。她似乎魂不附體一般,久久沒有移動。 她是那麼喜悅!

  可是,當她清醒過來時,卻又感到羞澀。她突然想:“啊!太可怕了!母親 與兒子發生性的結合!這算不算亂倫?”

  無限的驚恐使她的臉色有些蒼白,身子微微有些顫抖。

  但她又想:“自己與阿偉怎麼也算不上是亂倫!因為,我們雖有母子之名, 卻不是真正的母子關係,因為他不是自己的親生兒子!”想到此,她緊蹙的雙眉 舒展開來,臉上又現笑容,秀目中露出了笑意!

  這時,她想到該穿上衣服了。

  於是,她甩開床單,精赤條條地下了床,走到衣櫃前。

  她從鏡子�看見了自己的裸體!

  “啊!這麼美!”她立即被自己的美貌迷著了!她實在不忍立即穿上衣服!

  倒不是她未見過自己的裸體,而是今天的心情不同。她似乎是以心中白馬王 子阿偉的眼光在欣賞著鏡中的美人!

  她對著鏡子上下打量著鏡中人,發覺她是那麼美,那婀娜的身材、優美的曲 線、雪白的肌膚、那張生動而美得絕世駭俗的面孔……

  她又轉過身去,扭頭欣賞鏡中那滾圓的臀部以及從上到下的流暢的曲線;她 左右晃動腰肢,觀察那曲線的動態變化;她在鏡子前走動,品嘗那對堅挺高聳的 圓潤乳房上下顫抖的旋律……

  啊!慕容潔瓊被自己迷著了!

  她進一步斷定:這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子!我見猶憐,難怪阿偉這個血氣方剛 的小後生是那麼的迷戀!

  她打開衣櫃的門,準備找一件衣服。她翻來翻去竟找不到一件能與自己的美 貌相襯的衣服。

  最後,她想起還是少女時買的一件衣服,那是一件美麗的玉藍色的超短緊身 尼龍旗袍,結婚後,她總覺得自己老了,不適合再穿如此花樣,於是就放在了箱 底。但現在卻覺得應該穿上!

  於是,她立即找出了那件衣服。她先穿上三點式,再將那旗袍從頭頂套上, 再拉下來,這衣服的下沿只到到大腿的中央。

  穿好以後,她又站在鏡前,前後左右地端詳一番。啊!太好了!這藍色與雪 白的肌膚襯托得那麼協調,益發光豔照人!衣服鬆緊適度,使那身段更加美好! 她想:只有這件衣服才能與自己的美相適合!

  她今天不想到公司去上班,她沒有力量出去。更主要的是,她的精神狀態不 允許她到公司去,她怕人們發現她情緒的變化。她確實需要冷靜!需要調整一下 自己的情緒!還有,她渴望早一點再見到心上的小人兒!

  午飯後,她走到廳中,坐在椅子上,眼睛盯著門口。

  她盼望阿偉早點回來!   

直到下午三點多鍾,司馬偉才從外面回來。

  他一進家,很遠就發現媽咪今天的形象大變,是那麼鮮豔奪目。他走到她跟 前,盯著她看個不止,似乎在觀察她的情緒有沒有什麼反常。

  她瞄了他一眼,臉上一紅,莞爾一笑,小聲說:“阿偉,你回來了!媽咪好 想你!”聲調是那麼溫柔宛轉,似乎帶有幾分嬌怨、幾分羞澀!與她平時那端莊、 平靜的聲音大不相同。

  司馬偉聽到這聲音,十分感動,心�一熱,真想立即上前將那迷人的嬌軀擁 在懷�親吻!但是他沒有這份膽量。他把身子在她面前蹲下,兩手輕撫著她那光 裸、圓滾的雙膝,興奮地柔聲道:“啊!我也很想念媽咪的!所以,會議剛結束, 我就趕快回家了!”

  他欣賞著她的裝束,讚美道:“媽咪!太美了!”

  “美什麼!一個醜老太婆!”那聲調,略有幾分嗲味、嬌味!

  “不!媽咪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子!你是那麼年輕、漂亮!光豔照人!”

  “那你說說看,我怎麼美?”她真的想聽聽心上人的誇獎。

  “媽咪真象一尊冰清玉潔的雪美人,你那雪白的、蓮藕般的玉臂,在無袖玉 藍色旗袍的襯托下,嫩色可餐,鵝蛋型的臉,象純玉細瓷般潔白,瑩瑩滑動著秀 光。你的身材是那麼窈窕,真有一股清純脫俗的氣質!”

  聽他這一說,她腦海�又浮現出昨晚的情景,白嫩的俏臉登時變得通紅。

  他蹲在她身邊,雙手撫著她光裸的膝蓋和露出的半個大腿,微笑著說:“媽 咪,你臉上那麼紅潤,漂亮極了。”

  她假裝不知昨晚的事,摸著他的頭髮說:“媽咪真的那麼美嗎?我聽了真高 興!我還以為我已經老了,不漂亮了!”

  他卻說:“媽咪如此年輕美貌,一點也不老!”

  頓了一下又問她:“媽咪,我看你很疲勞,是不是昨晚沒睡好覺?我昨晚在 房內搬東西,不小心掉在了地上,聲音很響,不知是否吵醒了你。”

  她心�當然明白他是在試探她,看她是否覺察了他的不軌行為。她想,我得 愛護他,不能讓他心中不安,便笑著說:“乖孩子,謝謝你能這樣關心媽咪。告 訴你一個秘密,我只要一躺在床上,便能很快睡著,而且睡得非常深沈,就是天 塌下來,我也不會知道的。”

  他臉上露出了放心的笑容。
……
晚上,母子二人一起看電視。螢幕上映的是一個愛情片,曲折動人,他們看 得都很投入。
激動中,阿偉握著慕容潔瓊的手,放在嘴上吻著。

  她起初尚有些心悸,但很快就適應了,由他去在手上撫摩、親吻。

  電視片映完,她看看鍾,已經十點鐘了,便說:“阿偉,今天非常疲倦,我 要先去睡覺了。”說著便起身離去。

  回到房中,她脫光衣服睡下。這時的她,心中十分矛盾:既企盼阿偉能再來, 可是心中又害怕他真的再來。

  約十一點時,她聽到了輕微的腳步聲,心中不由一陣劇烈的跳動──是阿偉 來了!她趕緊閉上了眼睛,不知所措。

  阿偉進來後叫了幾聲“媽咪”。見她無反應,便在她臉上吻了一下,然後, 把手伸進蓋在她身上的被單�,在那光裸的肌膚上輕柔地撫摸。

  他發現媽咪並未醒來,便輕輕地掀來床單,重新吻她,從頭一直吻到腳尖, 站了起來。

  她以為他會即刻離去,松了一口氣。

  誰知,他竟沒有走。

  她聽到了衣服的悉嗦聲,不知他要幹什麼,嚇得她心中??直跳。

  很快,他上了床,爬上她赤裸的嬌驅。

  她發現他的身子與她一樣也是一絲不掛的。肌膚相觸之下,她心中頓時升起 一股熱流,這是愛之潮、欲之流、青春的活力。

  他把她緊緊抱在懷�,與她親吻,幾乎使她喘不過氣來。接著,他又輕輕分 開了她的雙腿。

  她知道他要幹什麼,但卻沒想到如何去制止他。她嚇得沒有了主意,不知道 該怎麼辦才好,腦子�一片空白,唯有繼續詐睡。

  阿偉抱著她的嬌軀,下體硬邦邦地在她的陰部又頂又沖,不得其門而入,弄 得她好疼痛。顯然,他在這件事上還沒有經驗。

  她悄悄地把雙腿再分開一些。這時,她的下面已如泉湧,所以這時他很輕易 地就頂了進去,填補了她的空虛,她頓覺格外的舒暢。由於她從未生育過,所以, 玉門還象處女那樣緊窄,雖然她的愛液源源不斷地流出,使�面極其滑潤,但他 想進去也不是那麼輕而易舉的。

  不知是怕她受傷還是怕驚醒了她,他的動作很慢,每次都是進去一點,便停 下來等一會兒。

他可能是出於好心,但這卻是她所很不滿意的,因為,她這時是多麼地需要他一下子挺進到最深處,徹底填補她的空虛;可又無法告訴他,只好 耐心地等待,希望他能早點體諒她這不便言喻的苦衷。

  真是急死人了:他還停留在陰道口,只進去了不到二寸。而且,他把兩隻胳 膊伸在她的身子下麵,兩肘撐起,使勁地抱著。她的上半個身子都懸空了,頭向 後仰著,櫻唇半啟,雪白的玉頸繃得緊緊的,把乳房也提了上去,更加硬挺。

  他抱著她左右搖晃,使她的兩顆硬得發脹、發癢的蓓蕾在他結實的胸前磨擦 不止,並不停地親吻她的脖頸和耳根,還把舌頭伸進她的口中攪動著。

  這些從未有過的刺激,使她無比地興奮和舒服,下面的需要也更加強烈、越 發難耐了。要知道,這時候,她的性欲高漲得幾乎就要爆炸,是多麼渴望他動作 快些、深些、大力些。

  心�著急,但是又不能明白地提醒他,真是要命。

  經過幾分鐘的輕撩慢撚之後,他總算開始向她的深處挺進了,動作也快了起 來。

  天哪,總算熬到頭了!這幾分鐘簡直比幾十年還要長。她大有從水深火熱的 長期煎熬中突然獲得解放之感。

  在他的大力進攻下,她立刻感到了充實和滿足,微微的電波從陰道傳到丹田, 又幅射向全身的每一個角落,那種酥麻感令人陶醉。

  她象久旱的枯苗,突獲甘露的滋潤,異常歡喜和甜蜜。雖然看不見,但是感 覺告訴她:他的玉柱是那樣的溫暖、粗壯和碩長!她真想好好地看它一眼,真想 把它吞到肚子�去。

  她閉著眼睛,細心地體會著、品嘗著在他行進到不同深度時、變換不同速度 時所得到的不同感受。

  他突然停止了快速沖剌,而變為時快時慢、時深時淺,使她把握不住他的規 律,弄得她時而焦急、時而歡欣,心情總也不能平靜。

  終於,她恍然大悟:他這種動作不就是書上所講的“九淺一深”嘛。他這樣 變換花樣地挑逗我,目的就是要造成我思緒混亂、心急火燎,這樣才能產生強烈 的刺激效果,激發我高漲的性欲,以促進高潮的到來。這個小傢夥,真是又淘氣 又可愛!

  她專心致志地享受著這人世間最美妙的抽送旋律,不由自主地從嗓子�輕輕 發出了柔細的呻吟聲,似鶯語,似燕啼,委婉圓潤,與阿偉抽動時急徐交替的唧 唧聲交織在一起,仿佛是一曲令人陶醉的仙樂。

  一定是這音樂起了作用,阿偉緊緊抱著她,與她親吻著,同時,下面重新加 快了速度。他那暴風雨般的進攻和沖剌,是那麼有力。

  她陷入了昏昏沈沈的狀態之中,整個身子猶如在大海中漂浮一樣,在他劇烈 的波浪帶動下,時起時落。

  她頭暈目眩,身子輕飄飄的,象一朵五彩雲霞,飛到了天上,在暖風中遊蕩 ;又象喝了一杯醇美的佳釀,似醉非醉,幻象叢生。

  在夢幻中,她聽見心中的白馬王子在召喚著她的名子。她天上地下在尋找他, 終於在白雲之中找到了。

他一下子將她擁在懷中。她無限幸福和激動,想看看他 的容貌,但卻有些害羞,只好悄悄地觀察。

  誰知這一看使她大吃一驚,原來她的白馬王子就是她那可愛的小兒子。她嬌 嗔地說道:“你天天和我在一起,為什麼不早告訴我,讓我找得好苦。”   他笑著說:“我想讓你驚喜一下,親愛的!”

  說著,伸出兩手,把她輕輕抱起來,與她親吻。

  他把她放在一片彩雲上,輕輕脫去了她的雲霓霞衫。

  她那雪白的胴體被五彩雲所包圍,微風吹拂,春情蕩漾。

  她十分害羞地閉上眼睛,等待他的撫愛。似乎過了很長時間,她微微睜開眼 睛,發現他全身赤裸地站在自己面前,眼光中充滿無限的愛和欲的火焰。她小聲 說:“親愛的,我要!”

  他聽了,高興地也跳上彩雲,緊緊地擁著她,開始與她在白雲深處作愛。

  她感覺到那玉柱進入玉門的膨脹,感覺到那不停抽送的舒暢,真是美不可言 ……她呻吟著,扭動著,她覺得自己已經不存在了,腦海中只有他俊美的形象, 自己也已融進了他的體內,成了他身體的一部分。

  她沈浸在無限的甜蜜中。

  突然,有一股強大的電流通遍她的全身,每一個細胞都被擊中,一陣劇烈的 顫慄,混身癱軟。

  她一下從幻覺中驚醒,回到了現實。

  阿偉已經停止了動作,玉柱仍插在她體內,頂著陰道的最深處。他爬在她身 上,與她親吻,兩手在她顫抖的嬌體上輕輕撫摸。

  她心中不解:剛才是怎麼回事,她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感覺,而且,竟使她 如此地享受!   哦,她明白了,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高潮吧。

  上帝呀,這竟是她有生以來的第一次高潮!因為她的丈夫比她大二十多歲, 身體虛弱,又長年在外經商,結婚以來,從來沒有給過她這樣的享受和樂趣。

  她想,如果不是今晚,我大概一輩子也不知天倫之樂是何物!

  我沒有白痛愛這個孩子,我把他從三歲帶大,原來只指望他將來能給我養老, 沒想到他竟還填補了我生理需要上的一個空白,使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享受,為 我尋回了早已絕望、枯槁的性欲,挽救了我那已經失去了二十年的青春!

  司馬偉從她身上下來,把她摟在懷�,輕輕愛撫,溫柔地親吻。

  她滿足地放鬆身子,仍然詐睡。

  不知何時,她竟真的在他的懷抱中睡著了。

  司馬偉傾聽著懷中美人那柔細、舒暢、均勻的呼吸聲,聞著她身上發出的那 似蘭如麝的香氣,撫摩著那光滑細膩而極富彈性的肌膚……

  他也陶醉了!

  初嘗禁果的欣喜,使他不知世界上是否還有比這更美妙的東西!

  溫柔鄉里的甜蜜,使他寧願終生不再從事任何工作,在這溫馨中渡過一生!

  他又將她的身子放平,把自己那仍然堅挺的玉柱重新放入溫柔港中。他舍不 得驚醒了她的美夢,只是輕輕地動作!細細地品味!

  肉體的感受,沒有使她醒來,因為她太疲勞。但是卻使她的夢境增輝!

(第五回) 擁麗母撫雪肌吮舔俱施 依子懷頹玉山神魂皆顛

  下午,阿偉到公司上班。處理事情時,精神高度集中;後來,開會聽取各部 部長的彙報。在會議過程中,由於思想不集中,他突然想起媽咪,想起那雪白的 裸體橫陳在床上時的優美形態、睡夢中被自己撫愛時那宛轉呻吟的嬌豔神情…… 他的下體頓時又硬挺起來了。

  他簡直無法自持了!

  未等到下班時間,司馬偉就迫不及待地趕回家。現在,他似乎一刻也不能離 開他親愛的媽咪。

  人就是這麼奇怪,前幾年,他在美國留學,雖然對媽咪時時懷念,但決不似 現在的心情。自從數日前,在他與慕容潔瓊有了床笫之歡以後,媽咪在他心目中, 便不僅是媽咪、同時也是愛得發瘋的情人。於是,這種“一刻不見如三秋”的感 覺便油然而生,不能稍減。

  慕容潔瓊何嘗不是如此呢!

  這兩天,她對阿偉的感覺,同樣也是心縈神繞、留戀難舍!

  她希望阿偉時刻不離身邊!

  每次她主持公司的會議,都讓阿偉坐自己身旁。別人也都發現,他們的總經 理自從司馬偉回國後,臉上總是帶著笑容!這是以前很少見到的。

  有一次,在討論一個重大問題時,阿偉發表了一番頗有遠見的看法,立即得 到與會部長們的高度讚揚。
慕容潔瓊聽後心情激動,含情脈脈地看著心愛的兒子,在桌子下麵拉著阿偉 的手,握了好大一會兒!
她真想撲到他的懷中,與他親熱,以表示自己的喜悅之情!

  當然,在這種場合,她不能這樣做!

  現在,公司的許多事務,她都交給阿偉去處理。所以,她幾乎不去公司了, 只是每天晚上聽取阿偉的報告。

  但是這樣一來,她在白天與阿偉的接觸便少了。

  每當阿偉上班走後,她便坐臥不安,若有所失,好象丟了魂似的,什麼事情 也不想幹,腦子�全是阿偉那英俊迷人的神彩。

  她在理智上是清醒的,一再告誡自己要立即終止這可怕的母子之戀!

  但是,這天然的男女眷戀之情,豈是理智所能抑制得了的!

  在思緒份亂中,她常常一個人癡癡地坐在那�做“白日夢”,回想著阿偉晚 上與她親熱、賜予她幸福的醉人場境。這樣一來,就更加想念了。

  汽車剛進院子,慕容潔瓊便聽到動靜,立即從房中跑出去迎接。

  她跑到院子�時,就看見阿偉正好從車中出來。

  按她現在的心情,真渴望撲到他的懷�,被他擁抱、由他親吻,最好能立即 與她做愛。但是,現在,她的理智告訴她不能這樣!

  但儘管這樣,她仍難以按捺芳心的激蕩。

  阿偉看見媽咪跑過來,也大步迎上去。

  在他們即將碰到的一瞬間,二人都停下了。四隻手都伸了出來,似乎要擁抱, 但誰也沒有這麼做。

  心意相通,情浪相湧,然而,卻有一堵無形的巨牆相阻,使他們無法再接近 那怕一分!

  只見四目相投,四隻手也不由自主地握在一起。二人的臉都有些微紅。

  慕容潔瓊臉現紅霞,秀目中神彩飛揚,興奮地問:“阿偉,我的小乖乖,你 可回來了!你在外面幹事,媽咪很忱憂的!”

  阿偉也興奮地叫道:“我也是,每次出去辦事,我都分分秒秒地思念媽咪! 媽咪在家做什麼呢?媽咪一個人在家寂寞嗎?媽咪今天會給我準備什麼好吃的呢? 我今晚回去後怎樣使媽咪更加喜悅呢!等等等等!”

  顯然,他們說的都是真心話,然而又都是那麼含渾。

  慕容潔瓊說:“好兒子,真乖!能這麼體貼媽咪!阿偉,你給予媽咪的快樂 已經夠多的了,我謝你還來不及呢!”

  這句話,在她心中所指甚多,當然也包括床笫之恩。

  在旁人聽來,卻充滿母子的親情。

  阿偉聽來,自然不知道媽咪話中的全部含義,因為他始終認為,他每夜對媽 咪的騷擾,她自己根本就不知道,道理很簡單,媽咪夜夜睡著後什麼也不知道的, “即使把她從高山上扔下去”。

  這是謎,卻是大家都知道謎底的謎。讓大家都心照不宣去吧!

  母子二人親親熱熱地手挽著手,偎依著往房中走去。

  阿偉邊走邊問:“媽咪容光煥發、神采奕奕,有什麼喜事嗎?”

  她說:“哪有什麼喜事!可能昨晚睡得很香甜,所以今天精神就好唄。”

  阿偉試探著問:“看來媽咪真的睡覺很好。昨天晚上,我在房間收拾東西, 聲音很大,竟沒有把你吵醒。”

  慕容潔瓊莞爾一笑,搖搖阿偉的手,溫柔地說道:“我昨天不是告訴你了嗎,我睡覺很死的。記得小時候,鄰居失火,父母叫我起床出去。無論他們怎麼叫, 我也沒有醒;他們又使勁打我的屁股,我痛得直叫,可是竟也沒有醒。父親只好抱我出去。直到第二天,我才聽說鄰居家失火了。”

  阿偉調皮地說:“好,什麼時候我試驗試驗,在你睡覺時使勁地叫你、推你, 看能不能把你叫醒。”

  她把他的手緊捏了一下,笑著說:“你儘管試驗好了!”

  阿偉接著問:“媽咪,你睡覺時做夢嗎?”

  “做的。”

  “昨晚做什麼夢了?”

  “昨天晚上的夢,想起來很甜蜜,但不好意思說出去來。”說完,她的臉紅 了,而且很就紅到了粉頸。

  阿偉一看,便知道昨晚的狂歡,已經進入了她的夢境,於是惡作劇地繼續問 :“媽咪說給我聽,我給你保密,好嗎!”

  慕容潔瓊想起昨晚的情境,心中十分舒暢,真想把那感受告訴自己的心上人 兒,鼓勵他再接再厲。但是她知道這是絕對不能說的。

  於是她只訕訕說道:“其實,也沒有什麼秘密,我夢見了你父親。好象是許 多年前我與他剛結婚時,他對我十分體貼、疼愛,使我很愉快,所以,到今天想 起來,心中還覺得特別高興,身心也感到很輕鬆。”

  阿偉不知深淺地問道:“父親是怎麼疼愛你的?”

  慕容潔瓊的臉更加紅了。

  她雙手後著臉,生氣地說:“傻孩子!這事怎麼好問!”

  他調皮地說:“哦!我知道了!一定是媽咪在夢中與父親交歡了!對不對?”

  慕容潔瓊益發不好意思了。她的脖頸也紅了,不由轉過身去,低下頭,兩手 仍然捂在臉上,久久沒有放開。

  阿偉有些緊張地把兩手扶在媽咪的肩上:“媽咪,怪我不好!是我不該問這 樣的問題。我是出於好奇!因為昨天媽咪給我講了性交的知識,我很想瞭解性交 時的感受。所以想問問媽咪:在夢中性交與在醒時性交的感受是不是一樣的!”

  慕容潔瓊轉過身來,手也放下來了,但是一張俏臉仍然是通紅的。她不好意 思地對他說:“阿偉,性交時的感受屬於女子的隱私,至多給自己的丈夫講,怎麼好意思對別人講呢?

你的心情我是理解的,因為年輕人嘛,沒有什麼惡意,完 全是只是出於好奇心所使。但這種事情別人不說,你是不可以問的,知道嗎?”

  阿偉見媽咪不再責怪,又開始追問:“那麼,媽咪願意主動給我說嗎?”   慕容潔瓊點點:“好吧,我答應你。不過要說清楚,不是我主動給你說的, 而是你逼我說的。你過來!”

  阿偉喜形於色,走到她的跟前。

  她爬在他的耳邊,小聲說:“我對你說,但是千萬不要告訴別人,今後也不 許告訴你父親!同意嗎?”

  “好,我一定永遠藏在心�,不告訴任何人!”司馬偉許諾道。

  “我在夢中,發現你父親身強力壯,象一個年輕的小夥子,狂得真是可以。 他與我性交時,搞得我欲仙欲死,非常開心。這是我們結婚以來從來沒有過的事 情!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是這樣的!”

  “我想,大概這幾天媽咪給我進行性教育的原因。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吧。”

  阿偉心中自然明白為什麼!但是卻不能講!他只是會心地笑笑。

  “阿偉,我給你說了,可千萬不要告訴別人哦!”

  “一定!媽咪請放心!這麼美好的夢,我要是能做就好了!”司馬偉感歎道。

  “等你結婚後,也會做這種夢的!”她撫摸他的手臂,安慰道。

  “媽咪,祝願你天天做這麼美好的夢!”司馬偉話外有音地說。



  “但願如此!不過,要是天天做這樣的夢,我會天天睡眠不足的!”她紅著 臉嬌笑道。

  “媽咪,我們進屋吧。”司馬偉說著,挽起媽咪的玉臂,一起回到廳中吃飯。
……
晚飯後,他們坐在廳中,邊看電視邊交談,是那麼投緣、那麼開心,那麼滿 足。

  一陣陣的笑聲從廳中傳出,阿偉那渾厚的笑象鐘聲、潔瓊那清脆的笑似銀鈴 ……

  直至晚上十點鐘,他們才依依不捨地分手,各回自己的房間。

  慕容潔瓊一回到臥室,就三下五去二地脫光全身上下所有的衣服,躺在床上。 她的手隔著床單輕輕揉捏那高聳的乳房,另一隻手在床單�撫摸光裸的胴體,焦 急地企盼著“夢中小情人”的到來。

  時間過得真慢呀!

  子夜,自嗚鍾剛敲過十二下,她終於聽見了那熟悉的腳步聲,芳心一陣激跳。

  忽然眼前一亮!原來,阿偉今天竟拉開了電燈。她趕快閉上眼睛。

  他大概以為她睡覺很死,以至於昨天那麼大的動作竟沒有把她弄醒,所以膽 子更大了。

  他大聲叫她,並用手推她的身子。

  她繼續裝睡。

  她身上的床單被掀開了!胴體裸呈,在燈光下纖毫畢現、暴露無遺!

  她的身子被他翻過來複過去地擺成各種姿勢,邊撫摸邊欣賞。

  她感到格外刺激,泉水又大量湧出,盼望他能快點上床。

  他沒有上床,卻抱著她走出臥室,來到大廳的沙發前,坐下去,把她平放在 他的腿上,上身偎依在他的懷�。她擔心她這麼重會不會壓痛了他;但一想又覺得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因為她的個子雖然較高,但並不肥胖,體重才五十公斤,這對他如此健壯的身體來說自然是微不足道的;

更何況有“美人在抱”,即使重 一點也不會覺得沈的。她暗笑自己杞人憂天。

  他在她全身上下又愛撫了幾遍。她雪白的肌膚細膩柔嫩、滑不留手,肌肉又 極富彈性,沒有一點鬆馳的痕跡,所以他特別喜歡撫摸和揉捏。

  他每撫摸一下,都使她感到陣陣酥麻。在燈光照射下,她的全身每一處都是 纖毫畢現的!

  她雖然閉著眼睛,但也能感覺得出他是在傾心地欣賞她優美的身材。

  可能她閉眼含羞的臉龐分外美麗,他在撫摸她的同時,嘴巴也從未休息,在 她的臉頰上、額頭、眼睛、耳朵、鼻子、脖子、下巴和嘴唇上,都印上了他的無 數吻痕,使她感到分外舒服和興奮!

  後來,他竟用他的硬胡茬子輕輕在她柔嫩的臉頰和硬挺的乳尖上廝摩,弄得 她痕癢難禁。

  她想,這個小傢夥真是色膽包天,他怎麼沒有想到,即使我睡得很死,被他 這麼擺弄,那會有不驚醒的?到底是小孩子,做事不計後果 5�@卻非常可愛!

  由於他上下其手、上下其嘴、上下其鬍子,使她混身又癢又熱,難受極了, 下面還流出了大量的泉水,真想扭動身子和發出呻吟。但卻不能,因為她仍是 “睡著”的呀!

  她放鬆身子,軟綿綿地偎在他身上,任由他溫存。她好痛苦、好著急,再加 上天氣炎熱,臉上冒出了晶瑩的汗珠。她不知道自己現在臉上的表情是怎樣的, 真怕他發現她是詐睡而置她不顧!

  她覺出他在用舌頭舔她臉上和乳溝中的汗珠,舔得她好舒服。痕癢逐漸變成 了股股熱流,她真有點忍不住要叫起來,但又怕他一旦發現她醒了便會停止對她 的親熱,那會使她更痛苦的。

  她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他再次進入,摧殘她、折磨她。

  也許她心中的呼喊傳到了他的心中,他終於抱她站起來了,一手托在她的腋 下,一手攬著她那修長優美的大腿。

  她想他馬上會送她上床的。但是他卻並沒有把她抱回臥室,而是讓她俯爬在 沙發的扶手上,兩腳著地,使她雪白渾圓而緊湊的屁股高高聳起,又把她的腿分 開。她不知他要幹什麼,心�好奇卻不能問,只好聽其擺佈。

  哎呀,他竟有了新的花樣,用手在她前面接了一些泉水,抹到她的後面,然 後把他的玉柱頂進了她的後門中。

  “這能行嗎?”她想。因為她從來沒聽說過有這種方式的。

  他的推進雖然很輕,但仍使她有些疼痛,兩腿不由自主猛地一夾,顫抖了一 下。

  這孩子也真憐香惜玉,大概發現了她的不正常反應,所以,動作很慢,同時 用一隻手撫弄她的乳房,另一隻手挑逗她的陰蒂,以分散她的疼楚。

  她感到非常的新鮮和受用,愛液一股股地湧出

  他不停地把她的愛液抹在他的玉柱上。

  真奇怪,在他的前後夾擊下,慕容潔瓊的後門一點也不覺痛了,相反感到似 乎比從前面進去還要刺激和舒服。她不再顫慄,一動不動地伏在那�,細心地體 會著著這有生以來從未體驗過的美妙的感受。   在她適應了這種方式以後,司馬偉開始快速衝擊。

  突然,又是一道電流通遍全身!她顫慄著,腿一軟,倒在了沙發上。

  沒想到從後面進去也能引起高潮,而且比剛才還要強烈。

  慕容潔瓊心�感歎不已:“小傢夥真是可愛,竟這樣有本事,比他爹爹強百 倍,懂得這麼多!”

  這時,阿偉又把她的身子翻過來,一手摟腰,一手攬腿,將輕輕抱起,走到 沙發邊坐下去,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擁在懷�,又親又吻,愛不釋手的樣子。

  司馬偉的溫柔體貼和愛撫使慕容潔瓊激動不已,真想睜開眼衷情地看他一眼 ;她真想說幾句感激的話語!但是她不敢,她怕將事情揭穿會影響阿偉的情緒, 也會使自己下不了臺!她只好咬緊牙關,極力忍耐!

  經過一番親熱,阿偉停止了撫慰。他平托著她的嬌軀,站了起來,然後把她 抱回臥室,輕輕放在床上。

  潔瓊猜想:這孩子!原來也有滿足的時候,他終於要放過自己了!

  但事實卻出乎她的意料之外:阿偉並沒有滿足!

  司馬偉把媽咪擺成側臥的姿勢,讓她下面的腿伸直,上面的腿屈起,露出玉 門,他的手又在她的全身上下撫摸了一陣。

  由於側身而臥,她身體的曲線非常醒目,臀部突起,兩個堅挺的乳房緊貼著 平伸向前,這是一種很性感的姿勢。

  他一隻手按著她的蜂腰,另一隻手搓捏著乳房頂端的蓓蕾,硬挺的玉柱從側 面向她進攻。

  他在燈光下邊幹邊欣賞。

  他的動作又快又有力,令她如醉如癡,很快又來了第三次高潮。

  就這樣,慕容潔瓊在朦朧中順從地聽憑愛子的擺佈!

  阿偉在瘋狂中無法自已,帶給她一次又一次的震顫!

  她一直躺在阿偉的手臂上,也不知道被他幹了多少次,經歷了多長的時間, 只覺得高潮一次接一次,一浪高過一浪,她完全浸沈在歡樂的享受中……

  她疲倦不堪,也不知在什麼時候,竟真的睡著了。

(第六回) 憶綢繆著蟬衫豐韻絕代 思纏綿戲玉鳥柔荑勝天

  翌日,當慕容潔瓊睡醒時,已是日上三竿。

  她睜開那美麗的惺松睡眼,看到床上一片淩亂,還感到身子下面有種粘粘的 感覺,陰道中脹脹的,不覺一陣迷罔。

  但她很快就想起是怎麼回事了,不由臉上感到了發燒。

  她檢視身下,床單上一片片的汙漬,那是她的愛液與阿偉的精液的渾合物, 這是他們昨晚無數次交歡的碩果。

  她頓感幾分羞慚,又有幾分甜蜜!

  她不知阿偉何時離開這�的,但她想,阿偉這孩子真是懂事:如果他還在這 �,會弄得雙方都很不好意思的。

  原來,她在黎時時曾醒來一次,那時,金黃而迷人的朝霞已將房間映得通亮。

  她還未睜眼,就覺得身子被緊緊箍著,難以動彈。她不明所以,睜開睡眼, 只見阿偉一臂環粉頸,一手攬蠻腰,把她緊緊摟在懷中。兩個赤裸的身軀,幾乎 每一處都緊緊地貼在一起。阿偉的一條腿還插在她的兩腿中間,頂著她的陰部。

  再看沈睡中的阿偉,發出微微的酣聲,睡得那麼香甜,英俊的臉上帶著無限 的喜悅與滿足的笑意。

  她不敢動,怕驚醒了他,只是在他胸前輕輕吻了幾下。她真想在他唇上親吻, 但因身子已經被固定著,擡起頭時最多只能夠著他的下巴,只好作罷。

  她忱心,再過一會兒,當二人都醒來時,那場面一定很尷尬,真不知應該如 何收場才好!她想:唯一的辦法是繼續詐睡,直至他離開。

  於是,她不再動彈,保持剛才的姿勢,把臉埋在他的懷中,閉上眼睛。

  她那嬌小的身軀完全被包圍著!她貪婪地嗅聞著阿偉身上那男子漢特有的汗 香,體會著與心上人肌膚相貼時的溫馨……

  誰知,在思緒紊亂中,她不知不覺間,竟很快又睡著了,而且“回頭覺”格 外香甜!因為一夜的交歡使她疲憊不堪。

  ……
現在,當她再次醒來時,阿偉竟已離去。她想:幸虧阿偉考慮問題細緻,在 自己睡醒前離去!真是個懂事的孩子!

  她知道阿偉趕去公司開會,家�現在沒有別人。所以,坐起來,翻身下床, 赤裸著身子走進臥室的衛生間,放開熱水,痛痛快快地洗了一個熱水澡,沖去滿 身的汙垢,特別是認真清洗了陰部。

  她覺得胯間脹脹地有些難受,便躺在浴盆�,把兩腿翹起來,低頭看了看自 己的下體,發現陰道口有些紅。她心想:是啊,自己的陰道多年來沒有接受過性交的洗禮,本已變得嬌嫩,前天晚上突然經歷數小時的交歡,阿偉那粗壯的陰莖 在陰道中頻頻磨擦,理應受創變紅,誰知還未復原,昨晚又是數個小時的磨擦,怎麼會不如此鮮紅呢!想到此,她會心地笑了起來!

  沖涼後,她慢慢地揩去身上的水,知道家中無人,所以也沒有披上睡衣,一 絲不掛地回到床邊,帶著全身的水珠,放鬆地攤在床上。休息了一會,穿上粉紅 色的比基尼,又套上一件半露肩的綠色T恤上衣和一條柔軟的米黃色的超短裙, 下了床。長長的秀髮披在肩上。

  可能昨晚睡得太少,加上頻頻做愛,消耗太多,全身十分疲倦,連走路都覺 得兩腿發軟,好象害了一場病!
但是,她又覺得身心是那麼愉快,感到十分輕鬆!

  她將披肩的長髮挽在頭頂,草草吃了一些點心。

  她什麼事情也不想幹,手托香腮,半依在沙發上,回味著昨夜綢繆纏綿的情 景和自己那從未有過的享受。

  特別使她興奮的是:阿偉竟把她抱起來,放在膝上親昵地撫弄不止!

這使她 十分感動。因為,自她記事以來,特別是成年以後,從未受到過如此的殊遇。原來的男友和阿偉父親與她時有擁抱,但沒有哪一個把她抱起來攬在懷�或放在腿 上;男友大概是因為二人關係還未發展到那一步,阿偉父親則是年老抱不動她。

所以,每當她看見電影上那些女子被男子抱起來舞弄的情境,心�好生羨慕,並 為自己今生無人抱持而感到遺憾。沒想到在年過而立之後,宿願得嘗!而為自己補上這人生一課的,竟是自己親自撫養長大的愛子!

  想著想著,心中又是羞又是甜,又是幸福又是感動,臉上陣陣發燒。

  同時,在慕容潔瓊心中,又似乎有一種難以言狀的愁悵。

  她獨自一人,一會兒笑,一會兒愁,真可謂“如醉如癡”了。

  她忽然十分想見到心上人兒。而且思念一起,便不可遏止,她急得坐臥不安, 只好打電話到公司。可是秘書說阿偉出去開會了,可能暫時不會回來。她無奈地 放下話筒,心道:“這孩子怎麼搞的,出去幾個小時了,也不知道給我打個電話! 一點也不體貼媽咪的思念!”
……
其後數晚,入睡至午夜,慕容潔瓊都被司馬偉弄醒。

  由於不便也不想當面揭穿他,她唯有繼續詐睡,任由他去主動。

  他亦算有本事,變換不同的姿勢和方法作愛,每次都令她欲仙欲死,享受到 無窮的樂趣。

  另外,她不止一次地想到母子交歡總歸不妥,但覺得也不好阻止,怕他臉皮 薄,一旦把事情戳穿,他必會無地自容,不知會發生什麼意想不到的事,所以只 好順其自然。

  她又想,少年男子,正當精力旺盛之時,如果從未與女子有過性接觸,倒還 罷了,但若一旦嘗到甜頭,進入溫柔鄉中,必然留戀忘返、樂不思蜀,豈能善罷 甘休。所以,慕容潔瓊不想立即制止阿偉!

  那麼,這種局面何時才能到頭呢?她估計,在阿偉結婚以後,有了新歡,自 然會終止與自己的這種不正常的關係。

  她想:強制總歸不好,不仿任其自然吧!

  她再回想自己近日的感受。這些日子,不知為什麼,自己的性欲越來越強烈, 似乎沒有滿足的時候!特別是當阿偉在她身邊時,總是不由自主地便十分衝動, 甚至連白天也渴望能撲到他的懷�去,與他作愛。

  她明知道這種心理和生理狀態都極不正常,但竟難以自持!

  所以,每到白天,她便出去散步,或到公司去看看,檢查各部門的工作;即 使在家�,也不停地做事,以分散注意力。

  阿偉在家時,她也極力地不與他接觸,避開他,甚至還稍有冷淡之色。

  但是,這種做法自然不能終止阿偉每天晚上對她的親昵行動!

  這個階段,她在生理上也發生了一些變化,特別是乳房和臀部,最近以來覺 得有一種非常明顯的膨脹感,覺得象要裂開似的。

  這種感覺很早以前是有過的:那還是在她十四五歲進入少女青春期的時候, 開始有了月經,全身都在膨脹和發育,特別是乳房和臀部也都變大了,原先的衣 服穿在身上,都被繃得緊緊的。

  她起初尚有驚恐,去問母親,母親告訴她,這是少女成熟的表現。

  現在,三十多歲了,又重新出現這種感覺,她有些不解。後來她分析,大概 是由於自己長期缺乏性生活,生理和心理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性需求也幾乎為零;而最近阿偉天天與她歡媾,青春的活力又被重新激發出來,以致生理上也發 生了變化,故而又重複了少女時發生過的變化,可能這算是第二次青春期吧!

  啊!是她心愛的兒子給了她第二次青春!

  最近她的生活規律也亂了。比如,過去她從來不睡午覺,但最近由於每天晚 上都被阿偉搔擾,加上他的勁頭足,夜夜都幹十幾次,到天亮方休,弄得她徹夜不能睡覺,混身軟弱無力,不但早上不能起床,中午還得睡一會兒午覺。想起來 也覺很好笑:“這真像是新婚夫妻,連白天黑夜都顛倒了。”

  過去,她全心全意地忙家務,照顧孩子和丈夫,根本不注意自己的打扮和修 飾。但自阿偉進入她的夜生活以來,她自覺不自覺地開始留心自己的儀錶。每次上街,都要選購新鮮漂亮的衣服,還買了不少的香水和化妝品。雖然她有天生麗 質,不須修飾也十分迷人,但輕抹淡描,襯上鮮亮的衣服,益發美豔照人了。

  那一天,阿偉見了媽咪的變化,特別高興,目不轉瞬地盯著她欣賞,讚美道 :“媽咪這一打扮,真象一個十八九歲的美少女。”

  聽到心上人的稱讚,她嘴�不說,心�甜滋滋的,十分得意。後來,只好紅 著臉靦腆地說:“只要你喜歡,媽咪就打扮好了!”

  此後,阿偉也經常從外面為她購買各種豔麗的衣服,還就她如何打扮得更美 提出建議。

  她全部採納,有時還請他親自為她描眉、塗唇。

  最近,她們談話的中心,主要是男女之愛。一天他問她:“媽咪,如果我愛 上了一個女子,怎樣向她傳遞愛情呢?”

  她笑著說:“啊!看來我的小阿偉想談戀愛了!你是否有了鍾意之人,而不 知如何示愛嗎?我想,為了讓對方瞭解自己的愛意,辦法當然是多種多樣的。

  “這要分兩種情況:一是如果發現對方也愛自己,不妨直言不諱,當然說話要宛轉一些,有點藝術性,因為女性在與男性接觸時總會有些羞澀和矜持;

第二,若還只是單相思,對於對方的態度還心中無數,則要含蓄表達,如當年卓文君奏 鳳求凰之曲以向司馬相如示愛,便是文雅之舉。還有一法便是學孔雀開屏之意,以驚人之貌、驚人之妝或驚人之言詞引起對方注意。方法無一定之規,全在隨機 應變。但無論何法,目的只是讓對方知道自己愛他。”

  阿偉說:“媽咪,我們來演習一下好嗎?你來扮少女,我當少男。”

  她哈哈大笑,笑得彎下腰,連眼淚都笑出來了:“傻孩子,別的可以演習, 這事卻是不可以的,因為雙方關係不同,心理狀態不同,方法自然也不同。而且, 在求愛過程中,還須隨機應變,這是預測不到的呀!”

  阿偉也笑道:“那好吧!我們不演習了。不過剛才聽媽咪說到卓文君的事, 我忽然有個想法,請媽咪答應!”

  “什麼事呀!”

  阿偉說:“我聽說媽咪說過你會演奏鳳求凰的曲子,能不能讓我聽聽。”

  她微微頷首道:“多年不奏,恐已荒疏。你將古琴取來,讓我試試。”

  待他取來,她便開始演奏。因面對情郎,她的感情很衝動,也很投入,脈脈 含情。

  那曲子象少女在暢敘幽情,激揚婉妙、柔和纏綿,那旋律聲如貫珠,清脆悠 揚,圓潤甜美,動人心弦。

  奏畢,慕容潔瓊看著阿偉,問:“如何?”

  他被這美妙的旋律所動,悠悠地說:“妙極了。如果媽咪這是在向我求愛, 該多好啊!”

  她一聽,心跳臉紅,怫然作色道:“不要胡說,那有母親向兒子求愛的。”

  他連忙肅立一旁,唯唯道歉。

  她見狀,莞爾一笑,用手在他腰部輕擊一下,告誡他今後不可亂說。

  但實際上,兩個人的心情都很不平靜。

  可能是今天的議論使二人都很衝動吧,這天夜�,慕容潔瓊藉口疲勞,早早 便回房去了。她在臥室的衛生間沖了一個熱水浴,便裸身鑽入綿被。

  她看了看鍾,才十點鐘,心想:這孩子,天天晚上十二點才來,太晚了,明 天我得告訴他,我睡得早,他十點鐘來就行。不然讓我等得太焦急。

  她兩手在乳房上輕撫著,企盼著情郎快來。

  而阿偉,也似乎急不及待,比以往早一個小時來到她的臥室。

  阿偉經過試探,確認媽咪已經睡著,便脫光衣服鑽進被中。

  黑暗中,他摟定那柔若無骨的玉體,伸手到玉門撫摩,發現那�已是濕潤一 片,於是,毫不遲疑,立即騰身入港。

  慕容潔瓊今天格外衝動,所以高潮也來得極快。雖然她努力忍耐,但仍從咽 喉中發出了陣陣呻吟。

  司馬偉聽到呻吟,起初還稍有疑懼;但經過一次次的觀察,斷定這只是媽咪 睡夢中得到享樂而發出的聲音,於是速度越來越快,最後,竟肆無忌怛地狂蕩起 來,力量是那麼大,勁頭是那麼足!……

  慕容潔瓊又享受到了幾次高潮!她也記不清自己今夜死去活來多少次!她只 知今天比以往任何一天都快活。

  阿偉今天竟射精三次!

  在第三次後高潮後,司馬偉顧不得撫慰情人,也沒有象以往那樣摟她,卻先 於她而睡著了。

  他實在太過疲勞!他仰臥在慕容潔瓊的身旁,發出微微的酣聲。

  而今天的慕容潔瓊似乎還沒有滿足,沒有絲毫睡意。

  她輾轉反側,難於入睡。

  她試著推他,而他竟似不覺。

  慕容潔瓊坐起身,小心翼翼地伸出一雙玉手,在阿偉的身上輕撫。那雄壯的 軀體、堅實的肌肉、光滑的皮膚,充滿了男子漢的陽剛之氣,帶給她陣陣歡快沖 動之感。

  她又動情了,纖手在他的肚子上撫摩,並不由自主地向下移去,摸著了他的 玉柱!她心�一陣狂跳,因為她從來沒有用手摸過。

  但是,那東西現在軟軟的,小小的。

  她覺得那東西非常可愛,於是便不停地撫弄著,同時細心傾聽阿偉的酣聲, 以便待他醒來前停止自己的動作。

  她陶醉地把玩著,欣賞著。

  終於,功夫不負多情人:隨著她的撫摩,那小鳥逐漸脹大著、脹大著,越來 越粗、越來越硬,她的小手竟難以環握。她只好用兩隻手捧實,上下移動、磨擦 著。

  那東西益發大了!她更激動了!她真想像書上說的那樣用舌頭去舔它,為他 做口舌服務。但是她不好意思,因為她總覺得那樣做是蕩婦的行徑;她也不敢試 探,怕驚醒了阿偉。

  突然,阿偉呻吟一聲,翻了一個身。

  她趕快停止!保持剛才的姿勢,微微閉上了眼睛!身子一動也不敢動,象一 個犯了錯誤的孩子,生怕大人知道了生氣……

  阿偉真的醒了。他的手有意無意地在黑暗中摸索,觸到了柔軟的肌體。

  他終於想起這是在什麼地方。

  他也開始撫摸身旁那具光潔的嬌軀,從上到下……

  她十分興奮!

  阿偉又騰身壓在她的身上,擁抱親吻,倍加溫柔,然後,分開她的兩腿,輕 輕將玉柱插進了玉門之中,緩緩抽送,逐漸加快、加深,帶給她無限的快樂……

  慕容潔瓊心中暗暗竊喜,為自己的傑作而驕傲!

  但是,她很快便什麼也不能想了,因為她的思緒被湧遍全身的欲之激流所沖 斷。

  阿偉睡醒後精力異常充沛,動作之快,用力之猛,前所未見。

  她無法判斷阿偉帶給自己的究竟是什麼樣的感覺,一方面,她感到是那麼舒 暢、美好,舒服得她不禁想歡呼;然而似乎又是那麼痛苦,歡樂過分就是痛苦, 她幾乎無法忍受,她幾乎要叫出聲來。

  如醉如癡!
欲仙欲死!
死去活來!

  她宛轉嬌啼,如不堪負!然而她又怕他停止。因為她是女人,女人需要男人 侵犯,渴望男人粗大醜陋的陰莖粗暴地硬插到自己柔軟敏感的陰道中:衝刺拍打她、折磨揉躪她!

男人越是兇猛、兇狠,她越是感激,認為這是最好的男人,因 為只有這種男人才能帶給了她最美好的享受!而且這種需要是無休無盡的。正因為如此,古人才得出結論:女人都是賤骨頭!

  慕容潔瓊是女人!所以,她也是賤骨頭!儘管平時她顯得那麼端莊、高貴、 典雅、雍容、清高、自尊、賢慧、�靜、溫柔,儘管她在男人面前裝得如何的冷漠、冷淡、無情、無心、無求、無欲,但是到了床上,她就開始思念男人,渴望 粗暴的男人、雄壯的男人、凶捍的男人來侵犯她、佔有她。

有人說,女人需要溫柔、需要體貼。其實此論大錯特錯。在她清醒的時候,在她裝出高雅的時候,為 了顯示“門當戶對”,她似乎需要高雅之士,其實在她的心目中的好男人,仍然只是具有陽剛之氣的男人!

  司馬偉是這樣的男人!所以她喜歡他,她需要她!

  司馬偉正在摧殘她、折磨她、揉躪她!所以她興奮得癡迷了、陶醉了!

  女人一旦陶醉和癡迷於你,你就可以進一步任意地擺佈她、調戲她、搓弄她! 你不必害怕,因為她就是喜歡這樣!

  司馬偉馬不停蹄地賓士著!在短短的一個多小時中,他沒有停止過,而且, 那攻勢之猛烈,力度之宏大,簡直令她吃驚、令她興奮、令她感激得無以報答!

  在短短的一個多小時中,他一連帶給她三次高潮……

  她終於在第三次高潮襲來後,軟綿綿地癱在床上,似乎失去了知覺!不久便 睡甜蜜地著了。

  她當然不知道在她睡著後,阿偉是否繼續與她造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