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緣四部曲 (2/6)

今天晚上,慕容潔瓊受到那麼強烈的刺激,無論是在心理上,或是在肉體上,
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舒暢,在她的記憶中,自己一生中像今天這樣的陶醉,還是第
一次。她的整個身心都浸沈在無比的幸福的、和熙春風的沐浴中。
  
  但是,她畢竟還有著一絲清醒,她發現阿偉的步步逼進,正在使自己的意志
急劇崩潰,她的心中又激跳不止。
  
  但是,她卻抑制不住心中的感歎:是啊,多麼可愛的小夥子!多麼典型的男
子漢!我相信,任何一個女人,都會因受到他的青睞而陶醉的!何況是像自己這
個久曠之女,突然之間天降甘露,怎麼能夠自持!想到這裡,她原諒了自己的失
態。
  
  然而,今晚又是那麼令人疲倦。以致她一到床邊,便無力地仰面躺下,難以
再動,兩腿還在床邊吊著。
  
  司馬偉很慇勤地動手給她脫去鞋襪,並抱起她的身子放正,使她仰面躺著。
由於她在今天下午已經被他抱過,晚上,又多次動情地向他投懷送抱,所以,現
在阿偉抱她,在她的心理上,便沒有引起任何反感和不自在的感覺,相反,與他
的肌膚相觸,有一種無法用言語形容的舒服感覺。
  
  若是在以前,她是決不會允許 他這麼親近的。因為母子之間總得要有一定的
距離。
  
  就阿偉而言,今天的收穫可說是出乎意料之外,雖說是費了不少的功夫,但
總算進展很大:思慕已久的白雪公主,過去是那麼凜然不可觸犯,可望而不可及
;而現在,在她醒著時,允許自己動她了,不但可以擁抱她、親吻她,而且可以
在她的全身上下到處撫摸,還可以把她的衣服脫得只剩下一小點。
  
  她的反常的大度,似乎可以從今天喝多了酒來解釋;但阿偉認為:俗話說,
酒後見真情,看來,媽咪今天是自願的,而且是那麼動情、那麼投入、那麼如醉
如癡。因為,如果一個女子不自願,無論你有多大的神通,儘管是在酒後,也是
無法讓她投懷送抱、以身相許的。
  
  她赤裸的身體上、肚子上,只有香水味和一條小小的三角褲。一道近乎淫蕩
的慾望之光閃現,在壓服她的廉恥,嚇得她渾身顫抖,垂下眼睛,慌忙扯過潔白
的床單,摀住心中的慾火,蓋住漂亮的容貌。
  
  她羞於讓他再看到她像處女一樣年 輕的身子,像姑娘一樣豐滿的乳房。是啊
,這對乳房從來沒有奶過孩子!腹部既 沒有懷孕造成的折皺,也沒有分娩留下的
斑紋。她還是一朵天鵝絨般柔軟的鮮艷 的玫瑰花!
  
  她渴望他溫存的話語、如饑似渴的親吻和瘋狂的撫摸如狂風暴雨鋪天蓋地而
來,捲走她殘存的貞潔與羞恥,觸及她濕潤的關鍵部位。但是,她的頭腦還是清
醒的,她又怕他真地這樣做,她必須隱藏自己的情慾和女性的貪婪。
  
  
  
  
  
  
  
  第十回 醉美人陳柔榻堪畫堪剝 弄潮兒戲芙蓉盡輕盡薄
  
  阿偉看著那軟綿綿地癱在床上的嬌軀,顯得那麼嫵媚動人,楚楚可憐,不由
得俯下身去,伸出胳膊把她的頭摟到象港灣的碼頭一樣寬闊的胸前,輕輕吻她的
面頰。
  
  直到最後,總算如她猜想的那樣,張嘴覆蓋住了她那小巧美麗的櫻唇,又 熱
烈地親吻起來。
  
  慕容潔瓊雖然無力再動,但在這銷魂的時刻,作為一個充滿熾熱活力的年輕
女子,卻是無法不動的,她微微地張開嘴,接納了阿偉伸進來的舌頭,並把自己
的紅嫩的舌尖迎了上去。
  
  在這條由四片嘴唇構成的溫柔通道中,兩個舌頭攪在一起,時而進此口,時
而入那口,往來復去,無休無止……
  
  慕容潔瓊心潮激盪,不能自已,兩臂沿兩側而起,緊緊地抱著阿偉的脖頸,
好像怕他離去。
  
  阿偉的一隻手攬在她的頸下,另一隻手則伸進了霞帔,在那平坦、光滑而細
膩的肚腹上輕撫,繞著肚臍團團打轉,不時有意無意地碰撞著下面那神秘的凸起。

  
  慕容潔瓊再次癡迷了!她輕聲呻吟著……
  
  阿偉的手接著沿腹而上,覆壓在一隻玉乳上,撫摸著,揉捏著,然後再移到
另一個乳房。這隻手,不時跨越深深的乳溝,在那兩座越來越硬挺的乳峰之間飛
來飛去,交替旋轉著,是何等的神氣活現。
  
  慕容潔瓊的身子開始扭動,喉嚨裡傳出了鶯啼般的細細音律。
  
  那隻手又移到了小腹上,並在肚臍周圍打旋,還不時移到陰阜上壓捏著。
  
  她毫無制止之意:她又一次進入無我的境界!
  
  在那只出神入化的、男子漢的大手撫弄下,她渾身痕癢,陣陣酥麻,只得不
停地扭動腰肢,呻吟聲益發大了……
  
  阿偉心中是那麼得意。因為若在以前,媽咪是決不會允許自己動她的。今天,
經過一天的努力,才千辛萬苦地步步得逞。
  
  現在,媽咪是清醒的,卻允許自己一 上來就撫她的全身,這說明她確實已經
容納自己了!成功了!啊,多麼喜人的成 就!
  
  現在,媽咪還不許自己與她交歡。這一關當然是難以攻破的,但相信世界上
沒有攻不破的堡壘,我司馬偉終有一天會讓媽咪答應與我歡媾,以了宿願。當然,
這要有耐心和毅力,尚須伺機而行。
  
  想到這裡,他用伸在媽咪粉頸下的那隻手,將她的頭擡起來,又在臉上各處
親吻了一陣子,然後把乳房上那的只手抽出來,撫摸那秀麗無比的臉。
  
  慕容潔瓊微微睜開眼,看著阿偉那英俊的面孔,搖了搖頭,微笑著說道: 「
你啊,不知疲勞的小精靈!都是我不好,把你嬌壞了!」
  
  阿偉說:「不!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好媽咪!你是我最親最愛、最美麗的小公
主!」
  
  說著,又拿出手帕,為她拭去頭上的香汗,然後,又一次四唇相接,兩隻手
繼續在玉體上下遊走。
  
  呻吟聲復起,嬌軀又在扭動。
  
  她真的把持不住了!她渴望著男人的壓力!她不自禁地小聲說:「阿偉,我
身上好難受,想讓你壓在我的身上。你快上來!快!」阿偉一聽,知道她已經欲
火焚身、難以自持了,心中不禁一喜,立即翻身而上,覆在她身上,緊緊摟抱著。

  
  她的兩條玉臂也環著他的腰。二人緊緊抱在一起,在床上滾動著。直到她發
現阿偉又在脫她的衣服,才加制止。
  
  阿偉也知趣地打消了越軌之念。
  
  慕容潔瓊見兒子這麼體貼入微,頗為感動,便打起精神,側過身子,看著阿
偉,眼中充滿柔情和感激的神彩。
  
  她嬌笑道:「你剛才不是說不讓我卸裝,想明天繼續欣賞嗎,那你怎麼還要
脫我的衣服呢?現在,我就和衣而臥了。」心裡想:我不脫衣服睡,看你今天晚
上怎麼辦。
  
  他色迷迷地看著側臥的美人,心中一動,便笑著說:「媽咪,你現在的神態
真是美極了,媚眼含羞、桃面嫣紅,真真要迷死我了!我想現在為你畫一幅『仙
姬醉睡圖』好嗎?」
  
  慕容潔瓊聽了,也頗覺新鮮,便睡眼迷離地柔聲說道:「隨你的便,我反正
是要睡了,沒有力氣等你畫出來了。你畫完出去的時候,請為我關上燈。」說著,
她閉上了眼睛。
  
  他出去取畫具。她雖然閉上了眼睛,其實,她迫切地等待心中的白馬王子為
自己過一個別開生面的生日之夜,哪裡睡得著?
  
  過了一會兒,阿偉回到閨房,在床前支起畫架,對她說:「請媽咪把上面的
腿屈起一點。」
  
  她假裝睡著,發出均勻的呼吸聲。
  
  他便動手把她的一條腿屈起。她放鬆身子,任憑他去擺佈。他又把她的下面
的胳膊彎起,支著香腮,理了一下她頭上的雲髻和額前的劉海。過了約半個多小
時,她聽見他收拾畫板的聲音,心想大概是畫完了,這麼快!
  
  他走到床邊,與她接吻,並用手隔著衣服撫摩雙乳。她假裝睡著,不理會他。
他見一切順利,便動手解除她的裝束。他這是第一次為她脫衣服,顯得手忙腳亂

  
  過了半個小時,才使她那雪白如瓷的胴體如霞光般呈現眼前。
  
  他把她從頭到腳吻了一遍,用手撫摩了幾遍,便將她翻過身,面朝下俯在床
上,從上到下吻撫她的背後,特別在雪白渾圓的肥臀上留連很長的時間,大有愛
不釋手之狀。然後,又將她翻過來,仰在床上,兩手平伸,兩腿大大張開。
  
  她心 中好羞,這姿勢儼然一個蕩婦。但也沒有辦法,因為,「睡著」了的人
是不由自 主的。
  
  接著,他用舌頭舔遍她的全身上下,使她性慾高漲,混身麻癢。他注重進攻
她的肚臍和跨下,這是她最敏感的地區。她這時已興奮到高峰,愛液大量地湧出。
他用舌頭把這些瓊漿一點一滴都舔吃了,也不嫌髒。
  
  因為她的兩腿是大張著的, 所以陰部敝開著,毫無阻擋。他全神貫注地用舌
尖挑逗陰蒂,足有二十分鐘,搞 得她無法控制自己,從嗓子裡發出一聲呻吟,屁
股也扭動幾下與他配合。他見有 了動靜,以為她醒了,便試探地叫了一聲:「媽
咪,你怎麼了?」見她仍閉目沈 睡,便舔得更加起勁。
  
  她飄飄欲仙、全身肉緊,輕輕顫慄。突然,她實在忍不住了,全身猛地顫動
起來,喉中迸發出一陣呻吟!高潮來臨了!天哪,他還沒有進入,便給了她一次
如此新穎的高潮,真是前所未有!
  
  他在她身上輕輕撫摸,直到她高潮帶來的震顫平靜後,才把她攬在懷中,溫
柔地吻她的臉蛋和櫻唇。她緊閉雙目,微微喘息著,臉埋在他的胸前,一動不動
地體會著他剛才帶給她的陣陣歡樂。
  
  過了一會兒,他鬆開了她。她不敢睜眼,所以也不知他在幹什麼。接著,他
把她的身子翻了過來,俯爬床上,又在她的腹下墊了三個枕頭,頭埋在褥子上,
屈膝跪著,雪白的屁股高高聳起,玉門外露。
  
  這個姿勢她從來沒有試過,感到太 蕩,但也很興奮。他蹲在她身後,兩手捧
著她的蠻腰,直攻玉門,挺得很深。那 是一片從未被人開懇過的處女地,因而帶
給了她從未有過的舒暢感。
  
  他開始了淩厲的攻勢,是那樣快、那樣猛。她無暇細思自己得到的究竟是什
麼樣的感覺,她覺得是那麼舒服,從來沒有過的享受,是那麼美好,那麼令人陶
醉……然而又像是十分痛苦,那刺激是那麼強烈:酥麻、艮癢、眩暈……百味俱
全,簡直無法忍受。
  
  她只是覺得,自己好像很快就要死了,但又說不清是快舒服 死了還是快痛苦
死了。她只是盼望阿偉千萬不要停下。她不由自主地發出了陣陣 的呻吟。好在臉
埋在床上,他聽不見。不久,她身子又開始抽搐,產生了劇烈的 顫抖。啊!又是
一次高潮!
  
  他停止了動作,在她週身上下又輕撫細弄了一陣,直到嬌軀的震顫停止。然
後,他拔出硬挺的玉柱,拿出幾張軟紙,把二人身的汙物擦去。
  
  最後,他抱起那 仍然俯爬在枕頭上的柔軟如綿的胴體,將她的身子翻過來、
臉朝上輕輕放平;自 己也躺了下去,欣賞著那帶雨梨花般的潮紅的嬌容。她雖然
緊閉秀目,假裝睡著, 可以臉上的羞赧、幸福以及無限滿足之色是無論如何也無
法掩飾的……
  
  阿偉欣賞著那清秀的臉龐、俊俏的眉眼和那微微張開的、似在索吻的鮮紅豐
盈的櫻唇……心中一熱,不由得將一隻手臂伸入粉頸下,一隻手攬著蠻腰,將玉
體緊緊摟在懷中,擁著她親吻,在身上撫摸。
  
  很快,她的喉中又隱隱傳出細細的 呻吟聲,呼吸又漸急促……阿偉乘勢翻身
,將那嬌小的身材,全部包圍在自己的 身下……
  
  這天晚上,他採取十二種新姿勢與她交歡,每次都把她帶到快樂的高峰。
  
  最後,在黎明時分,司馬偉將媽咪那雪白的兩腿架在自己的雙肩上,兩手抓
住那一對高聳的乳房,虔誠地跪在她的面前,小心翼翼地將玉柱插進那聖潔的玉
門中,稍加停頓,便展開了一輪最激烈的衝刺……
  
  她的嬌軀,如大海中的一艘小船,上下顛波著,前後震盪著……
  
  呻吟聲、喘息聲連成一片……
  
  朝霞透過粉紅的窗簾射在床頭,並在慕容潔瓊的頭上形成一輪光環!在阿偉
眼中:媽咪極像是聖母瑪麗亞在接受上帝的洗禮!
  
  阿偉看見:媽咪的秀目雖閉,但櫻口卻像金魚般不停開嗑著,嬌首左右擺動
著,喉嚨中傳出陣陣呻吟……
  
  他頓感一股英雄豪氣!自己竟能使親愛的媽咪在夢中有了美妙的享受!
  
  他的動作更快、更猛……
  
  突然,他們都無法再克制自己,在心迷意亂中大叫一聲「啊!」
  
  兩個玉人兒,同時進入了高潮!同時排泄!同時軟倒!……
  
  他們都一動不動!世界是那麼靜謐!
  
  司馬偉爬在慕容潔瓊的身上,慕容潔瓊的兩腿在兩側環著司馬偉的兩腿!
  
  司馬偉甚至一反常態,沒有力氣像往日在交媾後去撫愛她……
  
  在司馬偉的溫柔體貼和熱情撫慰下,經過了通宵達旦的狂交歡媾,那十幾次
的性高潮的洗禮,使詐睡中的慕容潔瓊通體上下無比舒泰,使她的心靈陶醉得欲
仙欲死。這真是個令人終生難忘的生日之夜!
  
  她認為,阿偉實在是員久戰不疲的勇將,她相信,若讓他同時與十個女子作
愛,他也不會生畏。真乃偉男子也!
  
  當然,這也說明,她慕容潔瓊的性慾也是很強的。通常女子,有一、兩次高
潮便精疲力竭,極度衰弱,真可謂『楚楚可憐』,無能再戰,若遇精力旺盛的男
子,則只好苦苦求饒。
  
  今天晚上,與阿偉連連交歡,給她帶來了十二次高潮,一次比一次猛烈!雖
說每次都搞得她有一種「如不堪負」的感覺,但自己畢竟堅持下來了,而且每次
結束後,稍加休息,便又會產生一種渴望再來一次的感覺!這說明,她至少可以
抵十二個女子!
  
  在陽光普照中,她心中不停地呼喚著「阿偉」,沈沈睡去!
  
  司馬偉經過短促的休息,輕輕從愛人的身上起來,在她的光裸的身上輕吻一
遍,然後,用床單為她蓋上胸腹,悄然離去……
  
  阿偉回到自己的房中,心裡十分得意,便拿出文房四寶,揮筆寫下了一首辭:
乘春風欲獵艷兮,上下求索,得佳人似麗母兮,夫復何戀!
  
  潔質豐神絕代兮,沈魚落雁,雍容嫻雅嫵媚兮,儀態萬千!
  
  攬柳腰而款擺兮,輕盈嫋娜,撫雪肌吻櫻唇兮,幽香四溢!
  
  約相挽赴巫山兮,嬌羞婉拒,進夢鄉夜綣繾兮,任吾溫柔!
  
  傾玉山陳柔塌兮,風致韻絕,抱嬌軀寬霓衫兮,袒裼裸裎!
  
  貼酥胸而交股兮,顛鸞倒鳳,撥蜜雲撩膩雨兮,鶯燕和鳴!
  
  羞面赧醉目合兮,神魂搖宕,頻婉轉如不堪兮,楚楚可憐!
  
  聞嬌啼如仙音兮,清越悠揚,觀雨後之芙蓉兮,意蕊橫飛!
  
  寫畢,詠哦再三,放進了桌子上,然後便匆匆吃了一點東西,前去上班。
  
  慕容潔瓊沈沈酣睡,直到紅日西斜,下午三點鐘才如醉方醒。昨天夜裡的狂
歡,可以說是她有生以來從未有過的,如此猛烈、如此舒暢、如此迷人,使人意
浹情酣、神搖魂蕩。十二次高潮固然給她帶來了無比的歡樂,然而,也使她精疲
力竭。
  
  她起床後,把汙漬斑斑的床單收拾起來,又去沖了一個澡,穿上睡衣。
  
  她感到非常飢餓,想到二十幾個小時沒有進食,不禁莞爾。
  
  吃飯後,她到阿偉的房間,想為他打掃一下。
  
  誰知進房後一眼就看到了那張信箋,一讀之下,她不禁羞暈滿面。顯然,阿
偉寫的正是昨天晚上的她與他。這首詞寫得細緻入微、委宛動人,情意纏綿,意
蕊橫飛。她對阿偉的文思確很讚賞。
  
  她本想收起來,以做紀念,但轉念一想,又 輕輕放下了,她怕阿偉回來找不
到時,必定會問自己,那時,兩個人都會感到難 堪。……在一個風和日麗的下午
,午睡起來後,二人手牽著手在花園中散步。大 約過了半個小時,慕容潔瓊說有
些累,想休息一會兒,阿偉便拉著她的手走到一 片花叢中的石凳上坐下來。
  
  慕容潔瓊不假思索地坐到他的膝頭,一隻胳膊攬著他 的脖頸,身子偎在他的
懷中。自從生日之夜慕容潔瓊把全身都向司馬偉敝開之後, 她便對他無所顧忌。



  
  司馬偉用手撫摸她的大腿,說:「媽咪身上出汗了!」
  
  她說:「今天的天氣真悶熱!」
  
  司馬偉建議:「媽咪,天氣這麼熱,不如我們一起去遊泳吧。」
  
  慕容潔瓊欣然同意,並說:「好的,我去房間換上泳裝。」
  
  於是,他們分別回自己的房間穿上泳裝,又套上浴袍,然後一起到後園。
  
  在泳池邊脫外衣前,慕容潔瓊說:「阿偉,我做了一套新泳衣,是專門為與
你一起遊泳時穿的,只能讓你看,是決不允許別人看見的。」
  
  司馬偉知道,媽咪的泳衣向來是很保守的,除了四肢,全身蓋得很嚴的。他
猜不到她的新泳衣是什麼樣子的。
  
  慕容潔瓊說:「我要讓你吃一驚!不許你看我脫衣服,你先轉過身去!」
  
  阿偉不知何以然,只好轉過身不看她。
  
  「好啦,你可以轉過來了!」她很快就準備好了。
  
  司馬偉眼前一亮,不由大聲喊道:「哇!靚極了!」
  
  原來,她今天穿的不是原先的那種深色保守泳衣,而是一套粉紅色的三點式
泳衣,甚至可以說比通常的三點式還要開放。那泳裝的上部其實就是一個乳罩,
用一根帶子從後背牽著,帶子上安有一付按扣,在體側按上。
  
  下部與其說是三角 褲,不如說就是一個稍大的月經帶,前面是一塊手掌大的
倒三角布,下面有一根 細帶連著,從股溝上去直連腰上的細帶,穿時不必從腿上
進,只須從腰兩側把兩 個扣子連上;這三角褲的作用也只是遮著前面的陰部。若
從後面看,則是全裸的。
  
  這麼暴露的泳裝,司馬偉還是首次見到。
  
  難怪她說這泳裝是不許別人看的。她並不在乎自己的身體被阿偉看,因為,
阿偉自生日之夜後,每天都親吻和撫摸她的身體,所以,在阿偉的面前,她是早
已不加任何防範的了。
  
  司馬偉高興地撲過去,一把將她抱在懷裡,用手在她的三點上撫摸。原來這
泳裝是用綿緞做的,摸起來滑不留手。
  
  她有些不好意思,忸怩地掙脫他的擁抱,說:「我們下水吧!不要老是纏著
我!」
  
  他們一齊跳進池中,遊了一會兒。
  
  阿偉說:「媽咪,不如我帶你遊好嗎:」
  
  她不解地問:「你怎麼帶著我遊?」
  
  阿偉說:「我們先到池邊淺水處吧。」
  
  到了池邊,阿偉與她面對面地站在一起,讓她攬著他的腰,然後雙腳一蹬,
便帶著她仰遊。
  
  慕容潔瓊爬在阿偉的身上,與他胸腹相貼,她還真有些不好意思。因為,今
天二人都穿得極少,赤裸裸地抱在一起,使她想到了性交的姿勢,不禁一陣衝動,
便摟緊了阿偉的腰,不時地在他的臉頰和唇上輕吻。
  
  阿偉第一次帶人遊泳,開始不些不習慣,手腳並用去劃水。慢慢地,他適應
了,並且可以只用兩腿,可以騰出兩手了。於是,他開始淘氣地在媽咪的身上到
處亂摸,弄得她心搖意旌、幾難自持,乾脆閉目享受。
  
  阿偉見媽咪這麼陶醉,一邊吻她,一邊在她身上撫摸著。無意中竟扯開了她
的上衣後面帶子上的按扣。他心中一動,又偷偷從她的背後解開了她泳褲的帶子。

  
  慕容潔瓊在迷濛中,一點也沒有覺察出來。
  
  她在阿偉身上俯了一會兒,便說:「親愛的,帶著我遊你會很累的,不如讓
我自己遊吧!」說著,她身子一扭便落進水中。   司馬偉看見那三點式的泳裝
靜靜地漂到水中。他深恐媽咪發覺後生氣。
  
  但是她仍然不知道。
  
  慕容潔瓊起初用自由式,而後又換蝶泳。在這個過程中,她竟一點也沒有發
現自己是完全赤裸的。
  
  阿偉跟在她的側邊,欣賞著那「浪裡白條」,並為自己的傑作而得意。
  
  他們在遊泳池中遊了幾個來回。
  
  慕容潔瓊說:「今天遊得真令人高興!阿偉,我有些疲倦了,我們不如上去
休息一會兒好嗎?
  
  她仰起有如出水的芙蓉的面龐,水滴沿著清麗的臉龐滑下,出落著有如令人
垂涎三尺蜜桃,烏黑頭髮濕淋淋貼著頸間,白皙濕漉的肌膚,顯得愈加晶瑩剔透、
細滑柔嫩;陰毛彷彿水草般來回浮蕩;兩個乳房在水裡也輕輕的蕩漾……
  
  阿偉欣賞著她水中誘人的美體,滿意極了:「好的。媽咪累了,我抱你上去
吧!」說著,便抱起她那一絲不掛的嬌軀走到岸上。慕容潔瓊可能是由於勞累,
她緊閉雙目,軟在阿偉的懷裡。阿偉邊走邊在她水淋淋的裸體上輕吻。
  
  當阿偉將她放在地上時,她才睜開眼睛,發現自己不知何時竟變得一絲不掛
了!於是,輕呼一聲:「啊呀,我身上的衣服怎麼沒有了!」同時,害羞地捂著
胸,跑進了更衣室。
  
  她匆匆往身上套上一件連衣裙,走出來,心臟仍然跳得很急,見了阿偉,低
下頭不好意思地說:「阿偉,真是怪怪的!我這件泳裝本來是很好的,今天怎麼
上下兩截都會脫落了呢?」。
  
  阿偉見媽咪如此尷尬,便說:「可能是遊得太快,加上這衣服的扣子又太小。
不過沒有關係的,反正沒有外人在場!媽咪,不如我們到花園去散步,好嗎?」

  
  她頷首表示同意。阿偉於是攜起她的手,一起向花園走去。良久,慕容潔瓊
的心才平靜下來。他們走到樹林中,看到了淩空吊在四個樹上的軟床。慕容潔瓊
說想到上面去休息一會兒,說著,就抓住繩索往上攀,試了幾次都未能上去。
  
  阿偉見狀,笑著說:「媽咪的力氣還是不行,讓我來幫你吧!」說著,摟腰
攬腿輕輕抱起她,放到吊床上,然後,自己也爬了上去。
  
  床很軟,兩人的身體自然擠到了一起。他們並排躺著,欣賞那美麗的睛空,
習習的暖風使人心曠神逸。慕容潔瓊今天的心情特別好。現在擠在一起,她心裡
便又有所動,情不自禁地握著阿偉的手,放在唇上親吻著。
  
  阿偉恰在這時也有所思,便將另一隻手插進她那松寬、內裡真空的連衣裙內,
撫摩著那兩個豐滿堅挺的玉乳。
  
  他想:「多麼美妙的情意啊!如果能與這千嬌百 媚、溫柔端莊的好媽咪在這
軟床上交歡一番,那該是最最令人難忘的了!可惜, 她還不允許我這樣做!我一
定得找個機會,攻破她的這一道大關:在她醒著時與 她做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