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原創)風月大陸 第二十三集 (4/4)

第二十三集 第十一章 血之舞會  「你真的要我當這個皇帝嗎?」聽完葉天龍介紹目前艾司尼亞的整個情況,以及他和神殿之間的協定內容,倩公主沈默了半晌,才擡起頭來望著葉天龍問道。

  「這是我們計畫中最重要的一點,我也知道這會讓你非常為難,但是我們沒有別的選擇……」苦笑了一聲,葉天龍鄭重的望著倩公主。

  他深深知道,對於倩公主來說,這是一個極為艱難的選擇。

  「我只想知道你自己的想法,你需要我來作這個皇帝嗎?」倩公主十分認真的望著葉天龍,再次詢問道。

  她臉上的神情,讓葉天龍猜不到她的心中到底在想些什麼。

  「是的,我想你坐上法斯特的皇位。因為這樣一來,我才不會被尤那亞以大義的名分壓制和打擊。」一咬牙,葉天龍決定把自己真實的想法告訴倩公主,雖然這樣的話,可能會引起倩公主的不滿和傷心,但他已經決定要讓倩公主知道事情的真相。

  「那麼說,是你需要我這樣做。你需要我,是嗎?」倩公主的明眸中閃動著熾烈的神采,那種嚴肅的味道讓葉天龍不禁有些不安。

  「是的,我需要你,非常需要你的説明。如果沒有你的話,這一次的計畫將完全失敗。」深深吸了一口氣,葉天龍也鄭重其事的對倩公主說道。

  他將雙手搭在倩公主的香肩上,雙眼緊緊吸住倩公主的雙眸:「但是我不會勉強你去做你不喜歡的事情,真的!如果你不想做的話,我們可以馬上回青州……」「你需要我,這一次是你真的需要我了!」倩公主根本沒有聽葉天龍下面的話,而是在口中喃喃自語著。

  葉天龍不禁停下了自己的話,不解的望著倩公主。

  「我太高興了,真是太高興了……」驀然,倩公主整個人撲到葉天龍的身上,雙手緊緊抱住他的脖子。

  「那好吧,我們馬上離開艾司尼亞,回青州去……」聽到倩公主這樣的說法,葉天龍以為她是因為自己說了馬上離開艾司尼亞回青州的話,所以覺得高興。

  雖然心中極度失望,但他也只有暗暗歎息。

  「不,誰說要回去啊?」倩公主整個人勾在葉天龍的身上,用力搖動螓首:「我答應你了。」「你說什麼?」葉天龍心中一陣狂喜,以為是自己聽錯了,連忙出聲再度確認。

  「我答應你,做法斯特的皇帝。」倩公主一字一頓的回答道。

  對於她來說,葉天龍的這一番話證明了自己在他身邊的價值和重要性,這才是她目前最想要的東西。

  「太好啦!這真是太好啦!」葉天龍興奮的一把將倩公主抱起來,在空中旋舞了兩圈。

  倩公主和甯素女能夠提早結束治療,使得葉天龍能在事前徵求倩公主的意見,而不必如他先前設想,需要來個先斬後奏。

  現在倩公主這一點頭,使得一切照著他的想法在進行,甚至還超過了他的預想。

  今天晚上有了倩公主,動手時的氣勢將會更加強盛了。

  「哼,誰叫三哥敢把我關起來!」抱住葉天龍的脖子,倩公主感受著葉天龍的喜悅之餘,也在心中暗暗思忖。

  「父皇一去,你就對我這麼凶,而且還想把我嫁到國外去,現在看你怎麼辦?」將倩公主放下來之後,葉天龍高興的說道:「好了,現在我要去和神殿的人說一聲,有了倩公主殿下的旨意,眼前的艾司尼亞,再沒有人可以反抗的了。」倩公主看著葉天龍的背影,突然喃喃的說道:「做法斯特的女皇帝,一定很好玩的!」一聽此話,站在旁邊的兩個孿生姐妹花侍女頓時升起了一種不祥的預感,而已經邁出大門的葉天龍,也突然間感到一陣心血來潮,擡起頭來一看,天空中正飄過一朵白雲,遮住了初升的太陽。

  酉時中,天色尚未暗下來,盛大的舞會便在無憂宮的望星殿內開始舉行了。

  以白色的雲石為基座的望星殿一向都是法斯特皇室舉辦舞會的最佳地點,整個大殿氣勢恢弘,總共八根八人合抱粗的巨大石柱分列在大殿的兩旁,撐起了橫過頂部的四根巨大無比的主樑。

  大殿外面則是回廊環繞,連接著左右和後方的偏殿,四周更是古樹參天,花草滿眼。

  最為人津津樂道,也最難忘的,就是在望星殿的殿頂正中,是用晶瑩剔透的水晶石砌成的一塊巨大的穹頂,讓人可以從殿內直接看到上方美麗的星空,此殿的名字也是由此而來。

  如姬的歌舞團在下午就開始忙碌了,幾乎所有的人都換上了美麗的衣裳,尤其是那些年輕漂亮的女子,更是將自己打扮得花枝招展。

  一般行走大陸的歌舞團都會應邀和主人一起舉辦這種盛大的舞會,何況,這一次是法斯特皇室所邀請。

  很快的,整個歌舞團的住處變得冷冷清清,因為所有人都去望星殿參加舞會了,就連那些負責安全的護衛也被邀請去參加同時舉行的宴會。

  現在,只剩下葉天龍他們所住的那處院子沒有動靜。

  戌時正,當望星殿響起熱烈的掌聲時,大批的侍衛在副侍衛長侯青的帶領下,包圍了整個歌舞團的住地。

  因為一時找不到公羊方,費先哲只好讓公羊方的副手侯青帶隊出動。

  沒有多加搜索,在公羊方事先安排好的侍衛帶領下,三百名全副武裝的侍衛直撲葉天龍他們所在的院子。

  這些帶路的侍衛都是公羊方從湘陽州帶來的親信,也就是玉珠發現的那些人。

  門窗大開,似乎沒有一點的防備,走在最前面的那些侍衛有些驚訝,不禁相互打著眼色。

  「不用看了,進來吧!」葉天龍在房間裡面不動聲色的說道。

  現在寧素女已經恢復,他就不用擔心倩公主和甯素女她們的事情,所以,他的信心更為強大。

  「葉天龍,你乖乖的出來投降吧!」當頭的那個侍衛大喝一聲,向身後的同伴發出招呼,示意眾人一起沖進去。

  侯青輕輕點頭,下令手下的侍衛將手中的魔法弩拿起來。

  這些特製的魔法弩,是侍衛隊最強大的武器,即便是最厲害的高手,也擋不住萬弩齊射的威力。

  「殺!」一聲斷喝,無數條身影爆起,沖向了房間。

  早有準備的葉天龍和辛西雅她們立刻迎了上去,一個沖錯交叉,便將一半的敵人殺死。

  說慘也真慘,這些身手不錯的侍衛對付普通高手的話,也還可以,但是讓他們面對強大無匹的女神戰士,根本就是不堪一擊,許多人就連一招也接不下來,就被女神戰士的一槍擊斃。

  血肉橫飛,慘叫連連。

  沖進房間裡面的三十多個侍衛,接二連三的被拋出房間,僅僅眨眼的功夫,變成了地上的一堆屍體。

  看著葉天龍在辛西雅等幾個女神戰士的簇擁下,出現在房間的門口,站在庭院裡面的侍衛頓時臉色大變。

  原本葉天龍的聲威在他們的心目中,就有極大的份量,再看到現在的場面,侍衛的心已經寒了一片。

  想起當初在艾司尼亞的東督葉天龍,可是被傳為艾司尼亞的第一劍客,加上之後葉天龍又在青州創造出的一系列的驚人戰績,無不讓侍衛心寒。

  「好大的膽子,你們想造反嗎?」葉天龍的眼中爆出懾人的冷電,搶在眾人之前,率先喝叱道。

  他這充滿霸氣的神威,就連費先哲也為之心驚,何況是這些侍衛,有些站在前面的侍衛甚至忍不住悄悄往後退了半步。

  看了看此行的首腦侯青,見他居然沒有一點反應,有些忠於尤那亞的侍衛不禁暗自搖頭,看來這個副侍衛長的膽氣實在不夠。

  其中一個侍衛小隊長將心一橫,強提氣勢大喝道:「大家不要怕,一起幹掉他!」被他這麼一叫,那麼手持魔法弩的侍衛心神一震,原本有些搖動的手又變得堅定起來,整整五十枝魔法弩指向了葉天龍和他身邊的女神戰士。

  葉天龍冷笑了一聲,夷然無懼的向前跨了一步,在他的氣勢壓迫下,侯青往後退了一步,這一下,帶動了所有的侍衛都忍不住往後退。

  「大家不要怕,射死他!射死他!……」那個強行出頭的侍衛小隊長大喊大叫,拚命想鼓動其他的侍衛。

  「你該死!」葉天龍威風凜凜的大喝一聲,用手一指這個侍衛小隊長。

  「以下犯上,圖謀不軌!罪當斬首!」話音未落,一道黑色的劍芒閃過,血光飛現,這個侍衛小隊長的頭顱被血柱沖起三尺高,他身邊的那些侍衛本能的走避躲閃,情勢極為混亂。

  「是誰讓你們在無憂宮中胡作非為的?」倩公主的身影出現在葉天龍的身後,在她的旁邊,同樣是女神戰士全副武裝的護衛著。

  「倩公主……公主……公主殿下……」所有的侍衛全部都呆住了。

  不管怎麼說,倩公主是法斯特的皇女,在無憂宮中當值的侍衛沒有一個不認識這個自小最受皇帝寵愛的天潢貴胄,國之嬌女。

  「法斯特的朝政不張,一干奸臣當道,難道連你們也要謀反嗎?」倩公主的小臉繃得緊緊,從來沒有過的嚴肅和正經,讓熟悉她的那些侍衛心中發毛。

  「小人萬萬不敢,請倩公主殿下恕罪!」侯青第一個撲倒在地,向倩公主跪拜。

  他這一跪,時機非常準確,正好是眾侍衛彷徨無計,思想混亂的時候,見到本方的首腦率先向倩公主請罪,當下全部的侍衛都跪下,向倩公主認罪。

  葉天龍傲然而立,心中卻是暗暗大贊侯青這個戲演得是恰到好處。

  因為這個侯青本來就是神殿二司神的人,一直以來在無憂宮中工作,從普通的侍衛升到副侍衛長的位子。



  前任的侍衛長被公羊方取代之後,他的身份和地位也沒有受到多少影響,畢竟尤那亞不能一下子把所有的人調換,何況,侯青一向的表現都是中規中矩的,一點也不搶眼。

  下午費先哲找公羊方的時候,侯青便按照事先的劇本,告訴費先哲,侍衛長帶著親信去執行一項機密的任務去了,從而把侍衛隊的大權暫時拿到了自己的手中。

  「起來吧,現在你們都服從東督葉天龍大人的指揮。」倩公主的話無形中告知了這些侍衛,葉天龍的東督位子重新確立了。

  雖然有些尤那亞的手下心中感覺不妙,但處在這種情況下,他們根本無計可施,而且葉天龍也不給時間讓他們多想了。

  侯青很快便以召開會議的名稱,將侍衛隊所有隊長級別以上的人員叫到了房間裡,因為原本就準備今天有大行動,這些侍衛隊的各級幹部毫不懷疑。

  當看到葉天龍和倩公主的身影時,他們就只能乖乖的就範了。

  根據神殿的情報,葉天龍將尤那亞一系的侍衛隊幹部全部關押起來,從而確保了對無憂宮侍衛隊的控制權。

  現在葉天龍的手中已經有了足夠的實力,他便開始進行下一步的計畫。

  留下以飛星為首的五個女神戰士,帶領一隊內廷侍衛看管那些被扣押的侍衛隊幹部,同時也讓她們保護寧素女。

  葉天龍則帶著玉珠、辛西雅和其他的女神戰士,往望星殿出發了。

  到達望星殿的時候,侯青早已帶著人等候在那裡。

  一見到葉天龍他們,侯青便迎了上來。

  「大人,一切都佈置好了。」葉天龍點點頭,心知神殿為了今天,肯定花費了不少的心血。

  因為無憂宮中的侍衛人數有三千五百名,其中內廷侍衛一千三百名,外廷侍衛二千二百名。

  能夠一下子指揮動所有的侍衛,神殿的人以前一定做了很多的準備工作。

  「很好,你們依計而行,等我的信號。」說罷,葉天龍舉步踏上瞭望星殿的大門。

  一陣優美的音樂傳來,葉天龍的心中湧起了難以言狀的感覺。

  「看到我們,裡面的人一定會非常高興的。」微微揚了一下嘴角,葉天龍喃喃的說道。

  他的話落到左右兩邊的玉珠和辛西雅耳朵裡面,得到的卻是茫然的對視。

  搖搖頭,將心中所有的念頭驅走,葉天龍仰首大大吸了一口氣,大踏步向主殿走去。

  在主殿的門口,站立著許多全副武裝的外廷侍衛,一直從主殿的門口排列到主殿下的臺階。

  看到葉天龍他們這樣大搖大擺的走進來,立刻有兩個侍衛挺身而出,大聲向葉天龍喝令道:「站住,你們是什麼人?」「法斯特東督葉天龍!」葉天龍舌綻春雷,聚聲成線,聲音雖然不大,卻直震所有侍衛的耳膜。

  「錚錚……」一陣長劍出鞘的響聲,所有的侍衛都舉劍在手,但他們的臉上卻是神情複雜。

  「大膽,我看誰敢動手!」喝叱了一聲,葉天龍昂然舉步,向著眼前的如林劍尖走過去。

  他的視線有如實質的劍鋒,所到之處,侍衛無不心神畏縮,暗生畏懼之心。

  雖然身邊的劍尖就擦著自己的衣衫,葉天龍卻是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沈穩有力的一步一步向前走去,在他的身後,玉珠和辛西雅保護著當中的倩公主,無視鋒利的雪亮長劍,緊緊跟在葉天龍的後面。

  這些侍衛都是尤那亞的親信,以前三太子宮中的侍衛,但此刻在葉天龍的強大壓迫之下,沒有一個人敢出手攻擊,眼睜睜的看著他們進入了主殿。

  「殺……」一個侍衛看到葉天龍的身影快要消失了,忍不住叫出來。

  但是他的話,還沒有說完,一個威嚴的聲音在入口處響起。

  「殺什麼?你們都給我下來!」回頭一看,原來是副侍衛長侯青,這些侍衛還沒有明白過來,侯青身後湧過來的侍衛已經將他們團團圍住,三十張魔法弩的控制下,很快卸下了他們的武器。

  一踏進主殿,葉天龍停下了腳步。

  視線一掃之下,裡面的人還真是多,足有兩百多對男女,兩組樂師在主殿的兩邊使勁的演奏著。

  先是最外面的那些人停下了舞步,奇怪的望著葉天龍他們。

  然後,這種變化慢慢傳染過去,一對接著一對的男女停下了舞步,全部望著葉天龍他們,因為葉天龍身後的女神戰士個個全副武裝,這種殺氣騰騰的樣子,足以讓所有人心寒。

  最前面的席位上,圍繞著月如,尤那亞和費先哲正在款款而談,忽覺整個大殿中的氣氛異常,接著有無邊的殺氣從殿門處傳來,驚訝的擡起頭來一看,頓時臉色大變。

  「你們在找我,所以我來了!」葉天龍也看到尤那亞和費先哲兩個人,他舉步向他們走去。

  「很好,很好,你終於還是來了。」費先哲馬上恢復了鎮定自若的神態,微笑著向葉天龍說道。

  而他身邊的尤那亞卻是臉色陰晴不定,這樣的神情落入葉天龍的眼中,益發確定了這個傢夥是一個西貝貨。

  「是的,我來了。」葉天龍走到了費先哲的前面,十分有禮貌的向月如一行禮,道:「如姬小姐,真是不好意思,打擾了您的舞會。」雖然知道葉天龍是在作戲,但費先哲一點也不在意,臉上掛著鎮定的笑容。

  「如姬小姐,看來你真是要與我們為敵。這實在是太遺憾了!」費先哲的話,讓葉天龍心中暗暗驚訝,看來月如的身份,在尤那亞這邊,還有另外的含義。

  「我真的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月如的媚笑一點沒有變,先是飄了葉天龍一眼,然後用誘人之極的聲音說道:「這不是法斯特的東督葉天龍大人嗎?怎麼會在這裡呢?」「如姬小姐!」費先哲有些忍不住,因為月如這樣的叫法,無疑是在暗暗指出葉天龍的身份,而這身份,是尤那亞一方的人不想承認的,不然的話,在正式的名義上,他們就吃虧了。

  「廢話少說吧,我來是想請你們離開艾司尼亞的。」葉天龍打斷了費先哲繼續往下說的念頭,十分乾脆的把話挑開了。

  凝視著葉天龍半晌,費先哲搖搖頭,道:「葉天龍大人,你這樣說實在是有些不明智。」說罷,費先哲身邊的尤那亞突然大喝一聲:「動手!」立刻,從葉天龍身邊的那些男女中躍出了五十多名高手,個個從身上抽出了暗藏的武器,向葉天龍他們圍攻過來。

  「我早就料到,你可能會來這一招,所以,就等著你呢!」費先哲有些得意的微笑。

  但很快,他的微笑變成苦笑了。

  葉天龍身邊的女神戰士實力委實出乎意料的強大,這些精心挑選的高手,根本無法和女神戰士相抗衡,雙方才交手片刻,已經倒下了一半的人。

  鮮血飛濺、肢飛體裂,受傷的人倒在地上呻吟、爬行,一個華麗而愉快的舞會在一瞬間,就變成了血肉殺場。

  那些原本來參加舞會的貴族男女無不驚叫著走避,可是向外逃的時候,卻被侯青帶著侍衛封住了大門,根本無法離開。

  倒是如姬的歌舞團那些人比較鎮定,雖然有些慌張,但卻是相當聰明的躲到了主殿的角落裡。

  終於,費先哲無法沈住氣了。

  他大喝一聲,發出了攻擊的信號。

  頓時,主殿的三個方向暗門轟然打開,早已埋伏在裡面的城衛營士兵全副武裝,手持長槍沖了出來,人數足有五百以上。

  「哼,你們快點投降吧!」費先哲的臉色有些猙獰,雖然是微笑,卻是帶著一種殘忍的味道。

  「不然的話,我就把你們全部剁成肉泥!」一直沒有動手的葉天龍哈哈大笑起來,他的手中現出威勢驚人的天魔聖劍,一劍將身前的兩個敵人斬成四段。

  「投降的應該是你們,有請倩公主殿下!」隨著葉天龍的話語,倩公主的身影從玉珠和辛西雅之間現出來。

  頓時所有城衛營的士兵不禁一愣,停下了腳步。

  「眾將士聽我的命令,給我殺!格殺勿論!」尤那亞的替身終於在這個時候發揮作用了。

  他的命令再度鼓起了城衛營將士的勇氣,他們呐喊著向葉天龍衝殺過來。

  「好,殺光他們!」葉天龍的天魔聖劍有力的揮舞著,一瞬間帶走了五六個人的生命。

  他身後的女神戰士開始了一場更加可怕的屠殺。

  功力大進的她們,又有著大陸上最好的默契配合,交叉換位、沖錯旋轉,每一次陣式的旋轉,都給整個大殿帶來了鮮紅如火的顏色。

  沖過來的士兵根本無法進入葉天龍他們的範圍就紛紛倒下了,倩公主在陣式的中心,更是不斷以魔法輔助葉天龍他們的攻擊。

  混亂、延遲、黑暗,這些雖然不是攻擊性的魔法,但在這種混戰中,卻是非常的有效,往往使得對方的士兵自相殘殺,自己擋住自己的腳步。

  而這個時候,殿角的音樂依然迴響著,而且還是快活歡樂的舞曲,配合著大殿上火熱慘烈的廝殺,共同演奏出了一曲「血之舞會」廝殺沒有持續多久,當外面的侯青帶著大批無憂宮侍衛從大殿的四面八方沖進來之後,整個局勢便完全落入了葉天龍的控制之中。

  傷勢尚未痊癒的費先哲被辛西雅一槍刺倒,和那個尤那亞的替身一起成為了俘虜。

  眼看計畫將要圓滿達成,整個無憂宮卻被城衛營士兵團團包圍。

  原來,神殿的行動被一個巡檢隊發覺,這個越級報告驚動了正在密切注意神殿動向的布利亞古。

  布利亞古是一個說做就做的人,聽到這情報,馬上派遣手下搜捕神殿之人,同時親率大軍包圍了無憂宮。

  在布利亞古的統帥下,大軍就要攻打無憂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