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女友們

  我將發生在我身上的事兒整理一下,作爲對慢慢逝去的青春的記憶。

一、于麗 

年輕時的我,和我的同事們關系都很好,二十四歲那年,我的同事姜哥給我
介紹了一個女朋友,她叫于麗和姜哥的妻子在一個單位工作,她們同爲某一商城
售貨員,每天在櫃台�站八個小時,的的確確很是辛苦。

  她個子比我矮點,但也有一米六七的樣子,于麗身材苗條,丹鳳眼,一頭黑
而柔順的長發,爲她平添了一份飄逸。

  她的嘴略微的有點大,瞳孔有一點點發黃,她的牙齒很白,笑時牙齒很漂亮。

  她給我的感覺很好,所以我們就相處了。她家在離市�很遠的地方住,需要
坐短程的火車上班。

  她有一個姐姐,一個弟弟,父親還沒退休,母親在家操持家務。

  介紹人姜哥,故意的給我倆創造機會,交流感情,一開始總有些放不開,漸
漸的也就熟悉了。

  于麗家爲了她上班方便,在市�一處靠山腳的地方購有一處平房,她就住那,
平時家人也不來隻她一個人。

  一天姜哥找借口讓我去于麗的住處,說是幫她幹點活,我知道那隻不過是借
口而已,實際上還是讓我們倆多接觸,加深印象和感情。

  我準備了一下,換換衣服,吹吹頭型什麽的,和女朋友在一起,總不能不修
翩服,髒兮兮的吧?

  出了門,大街上車水馬龍的,搶客人的小中巴車,從身邊急馳而過,蕩起一
長溜的灰塵。我爲了早點看見女朋友于麗,也爲了不遲到,就招手叫了一輛《夏
利》出租車,那時這種車已經侹好的了。

  到了于麗的住處,時間還很早,就在我來回渡步,消磨時間時,于麗住處的
大門開了,她從門�出來,手�端著一盆髒水準備潑掉。

  因爲是冬天,北方的室內下水管,通向室外的出口處,經常會被凍往,因此
大部分居民,都會將髒水直接倒在垃圾點上。

  那�也有燃燒後的,煤炭的殘渣。也有從路上,或是院子�清掃出來的雪,
都堆在那�,也有一衆懶人,將夜�尿的尿,早起後一倒了之。日子一久,便形
成了很'壯觀'的'垃圾山','尿冰山'。

  「話歸正題」。

  于麗看見了我,我也看見了她,她一邊倒了盆�的水,一邊笑著和我打招呼:
「你什麽時候來的?怎麽不敲門呢?」說著話上下的打量我。

  我笑笑:「我剛到。我以爲你還沒回來,想在路上等你。」于麗一笑道:
「我今天沒上班。快進來吧,別站著了」說著話,將我讓進了屋內。

  房子�很溫暖,爐火燃燒的很旺盛。室內和室外的溫差較大,潔白的牆壁上,
有大量的水珠。那是因爲新房子的緣故。

  于麗讓了坐、又給我倒了杯熱水,問我:「你請假了?」我說:「姜哥說你
有什麽活?需要我幫忙幹什麽?」我答非所問。

  于麗莞爾一笑道:「屋內太潮了,你看有什麽辦法?」其實還是借口。但不
這麽說,那該說什麽呢?不過才見了三次面。

  我說:「我給你制作個電爐子,你放在牆邊會好些,但是費電」麗說:「沒
事,我也可以烘烘衣服,襪子什麽的,但人家姑娘可沒說,烘烘乳罩褲衩什麽的,
誰好意思呢?」是俺的思想太那什麽了。

  我倆聊了些單位的事情,我就告辭了,麗出來送我時,風將她的長發吹起,
有幾縷貼在麗的臉頰上,我大著膽子,伸手爲她把亂了的頭發撫順,那一刻麗的
臉紅了,「是因爲我溫暖的手,觸摸到她的臉頰了嗎?還是什麽?」我暗想。

  回單位後,自己動手做了個電爐子給她用,和麗約好時間,再安裝好已是中
午了,麗要請我吃飯,我因單位有事趕回了單位。

  一天于麗說電爐子壞子讓我去修理,並給了我鑰匙,我修好後見燒炕的爐坑
邊有一土籃子爐灰,就幫她倒掉了,爲女孩做點事我還是很樂意的。

  再見到麗的時候,她'狡猾'的笑,說是故意的弄筐爐灰放那考驗我,看我
能不能幫她倒掉,她對我說,她對她好朋友說了,我幫她幹活的事,並說:「你
還行不懶」。我看著她,她臉上有一點小得意。

  又過幾天于麗說燈壞了我就去了她的住處,屋子�有好幾個年輕的女孩,我
有一種被人審視的感覺。「俺也不是裸體的大偉,就不用集體參觀了吧?」我自
己嘀咕著。

  同她們打了招呼,姜嫂和于麗爲我一一介紹了她們,我借口上班躲了出去。

  時隔一段時間下班後,我接她回家,(回她母親家,不是她住的那個空房子)

  路上天色已暗了,街兩邊的霓虹燈,閃爍著五顔六色的光芒。路人多數神色
匆匆,象那將要歸巢的鳥。

  于麗主動的挽住我的臂彎,緊貼在我的身邊,一副小鳥依人的樣子。我們聊
著笑著,尉嚴一對新婚的小夫妻。

  我問麗:「爲什麽喜歡和我在一起?」麗揚起臉,看著我說:「我喜歡和你
在一起」我又道:「我侹壞的」麗再次揚起臉看我說:「我喜歡壞的」我知道她
說的「壞」在她心�不是真的壞。

  麗說話時漂亮的眼睛看著我,我看懂了她熱切的目光,她那塗著淡淡口紅的
唇,就在我的鼻子底下,吹氣如蘭。那有著《大大泡泡糖》氣息的呼吸,弄得我
鼻子癢癢的。

  我微低下頭迎上麗的紅唇,我們深深的熱吻,熱吻在行人熙熙攘攘的大街上
好久好久……

  我的手摟著麗的腦後,和那披肩長發,笨拙的本能的親吻著麗的雙唇,麗微
張著口,主動的將香舌伸進我的口中,我馬上捕捉住麗的「丁香」盡情的品嘗她
的芳香……

  天上的繁星眨著眼睛,偷偷的笑,月亮似乎也羞紅了臉,那一刻,幸褔溢滿
心田,那一種甜蜜……留給我的是一生的難忘。

  吻過,我感到麗挽我的手臂,力量又多了一些,(是不是戀愛中的人,隻要
身體有了接觸,關系就有了質的飛躍呢?)

  (後來在網上看見了一位大神說的話,他說:「要想獲得姑娘的芳心,最好
的方法就是占領她的陰道」。)哇靠。看人家的學識,多麽的淵博,多麽的富有
教育意義,俺是光腳丫子(減負)也追不上啊。

  我送麗上了火車回家,自己也回家了。日子一天天過得很快,一天麗說她的
媽媽讓我去她家坐客,那就是要見我,我備了禮物便和麗一起去了她家。

  一番熱情的招待後,天也漸漸黑了,因爲交通不便沒有返程的車,隻能在麗
的家�住了一宿,(友們,別亂想,俺是和未來的嶽父一起睡的了)。

  麗有一個姐姐很漂亮,俺龌龊的想,姐妹倆怎麽長得不像呢?如果是雙胞胎
多好……(怎麽樣?俺是不是夠卑鄙,無恥,下流的?)

  一夜無話。至于夜�做沒做夢,說沒說肉麻的話?無從知曉。早起後我倆到
火車站等車,我食筍知味主動去親她,麗怕熟人看見不好意思,很快的和我吻了
一下。

  我很喜歡她身上那淡淡的體香。坐車回來我倆延鐵路一直來到她的住處,爐
�的火己熄滅了,我用木材和煤塊生火,這對我來說是很容易的事,因爲那時的
生活,無法與今日相比,北方生爐火取暧是必須的生活技能。

  不知不覺的,天就喑了下來,冬天天黑的早些,炕早已熱了,我在小店�買
些吃的,我倆胡亂的吃了晚飯,本來想回家的怕親人擔心,麗說:「天這麽冷,
路又不好走,別回去了。」

  我就同意了,我的潛意識�是覺的有便宜占。麗仰躺在炕上,雙手抱頭她胸
前的毛衣,被乳房頂起很高,橫向看那起伏的曲線,那就是一個放大版的字母m ,
(現如今網絡中稱呼女孩爲mm,想必是那位先輩觀察與探索後的總結)。

  我時不時的瞧上幾眼,心�象有隻偷油的「老鼠」,弄得心�癢癢的。我倆
說笑了一會,麗讓我唱歌給她聽,記得我唱了首當時流行的歌,叫《三月�的小
雨》歌詞的最後一句是《追尋那一棵,愛我的心》。麗象一個新婚小媳婦兒,一
臉的幸褔樣。

  當時的我努力的讓她高興,聽見她開心的笑聲我自己也很快樂。看著麗含情
脈脈的雙眼,我忍不住用腿勾往她的雙腿,一隻手勾往她的頭,麗明白了我的意
思,我倆吻作一團。



  大量的荷爾蒙分泌出來,刺激了我年輕身體,我對麗說:「讓我摸摸你的乳
房好不好?」麗很羞澀,臉一下子就紅了,她垂下眼簾,又閉上了眼睛,我知道
她是默許了,我的心真的是'心花怒放'了。

  在我說話的時候,我的手已經從她衣服外面按在了她的乳房上,輕輕的搓揉
著……

  她當時穿著紅色的毛衣,�面是白色的襯衣,我掀起她的毛衣—粒粒解開她
衣服上的扣子,再把她的白色乳罩掀起,我激動的看見了麗白析的兩隻奶子……

  我一手抓住一隻奶子輕輕的搓搓揉揉起來,麗的奶子比我的手大一些,抓在
手中溫暖而柔軟,比尾指尖還小的奶頭是淡淡的紅色的,驕傲的挺立著,像兩棵
熟透的,等待我去品嘗的紅櫻桃。

  她的膚色廷白的,裸露的身體散發出淡淡的體香。我翻身壓在麗的身上臉埋
在她的奶子上,忘情的吻,吮吸搓揉,捏弄忙的手忙腳亂的。

  麗白嫩的奶子在我手中的形狀千變萬化,我含著她的奶頭好長時間不松開,
我輕咬麗的奶頭,用舌頭挑逗它讓我忘記了時間。

  我用恥骨頂在她的恥骨上,雖然隔了褲子,我卻做著性交的動作,想引誘她
主動的和我性交。,我的手去解她的腰帶,她抓住我的手不讓,並笑著說:「我
不能沖破最後一道防線」。

  我知道她的意思,不願意過早的發生性關系,如果是現在我一定會有辦法,
我一定會把她搞到手,享受她的肉體帶來的快樂。

  我沒有強求她。玩了好一段時間她的奶子才起身,麗截好乳罩扣好襯衣的扣
子,臉色微紅帶有一點羞澀,時間也不早了。

  我想睡在麗的房間,她擔心我「吃了她」不讓。我們倆玩鬧了一會此間我看
準機會就去抓摸麗的奶子,她總是嬌羞可愛的躲一躲,但她就是不同意我和她睡
一起。

  我想如果他同意了,那晚我一定會占有她的全部。我倆分開睡了一夜無話。

  (如果當時得寸進尺,那插曲還會很多)第二天我倆收拾停當,一起去上班。

  路上看見了她的弟弟。

  幾天之後麗說她媽媽知道了我在她那過夜,氣得吐血。聽後,心�很過意不
去,感覺到自己偷了人家東西,被抓了現形一樣,反而是麗到是嘻嘻哈哈的,'
沒心沒肺'的。

  後來因爲家人沒看好她,不願意我倆分手了,主要是因爲麗看上去有些消瘦。

  可我沒見她那不好啊,我就喜歡苗苗條條的姑娘啊。我是個'聽話的孩子'。

  分手後我想她一定恨死我了。

  後來我在她乘車的地方等她,想和她重歸于好,但麗已生氣不理我了。我知
道自己沒臉見她,也就算了。

  我很想她故意的去她櫃台看她,當然是遠處看,即使是在遠處看一眼,我也
很滿足。我不知道麗是否知道?但她的女同事是看見我的,她們一定會告訴麗的。

  我很後悔當時和她分手,如果我堅持和她結婚,我想我們會很幸福的。

  後來聽說她結婚了,我很是傷心了很長一段時間,很自責。于是在她婚後很
久一段時間之後,我鼓足勇氣約她吃飯,其目的是請她別生我的氣,還能象好朋
友一樣相處,但她笑笑拒絕了。

  她那笑靥一如從前,仍就是那麽美麗,但她的眼底深處,我分明看見了「北
極的冰川」。

  隨著時光的流失我和麗沒有了聯系。是那位'大蝦'說的?」時間是醫治傷
口的最佳良藥」。

  這對我來說,藥效並不太好,時常的總是懷念著逝去的日子,想念著我愛的
麗。

  我在想如今的麗,如果生活的快樂,我的心會感到欣慰,如果不如意,我心
便會沈痛。如今的我,更是無法看到她了。

  也許今生也無緣再見一面了,所以我僅能在遙遠的天之涯海之角,默默地道
一聲:「我深愛的人啊,我多麽希望你健康快樂啊!我曾熱愛的姑娘,如今的我
仍然愛著你,至死方休。

二、婷
婷是個十九歲的少女,家是內蒙的,這丫頭個子有1 米67左右,眼睛不是很
大小雙眼皮,臉上的皮膚不是白�透紅的那種,鵝蛋形的臉嘴唇很豐滿,很性感,
身材一般,雙腿有點伸不直的感覺,雙腳有點內八字,屁股豐滿且向外翹臀,有
一種讓人幹的誘惑。

    另外這丫頭的鼻子總是給人一種擦不淨的感覺。她吃住在我的店�,那床是
兌店時一起帶過來的,原來那家女主人的床婷就睡那。

    北方的冬天很冷,因此感冒是難免的,都有身體不適的時候,一天傍晚“狐
朋狗友”拉我外出和朋友玩去了,打烊後我才回店,我想起來婷感冒了,想看看
她怎麽樣了,就到婷的房間外敲門,婷聽到是我心聲音,就給我開了門。

    房間�很溫暖,婷穿著深紅色的緊身襯衣襯褲,有些睡眼朦胧,我很快的打
量了她一眼,她的緊身內衣褲,將她青春的較好身材,勾勒的曲線必露。從她胸
前的,那兩條曲線的弧度來看,她的奶子不大,她後背的衣服下,並沒有乳罩帶
子的痕迹,這說明這個丫頭上身是真空的,前面弧線上兩個凸出來的,猶如小指
尖大小的'圓點'更能證明這點。

    再掃一下她的下身,尤其是褲裆部位,那�墳起的形狀,很象發面的“鍋烙”
貼在那�,甚至隔著襯褲可以看見中間一條短短的凹線,您知道的,那凹線是如
何形成的,我就不必細說了吧?這僅僅是一瞬間的事,難不成要蹲下來,仔細研
究一番嗎?那時俺還不是很壞的,(拜托把掩想的好一點)當時沒見婷有什麽不
好意思的,我如果退回去反而不好看了。

    我問她感冒好些了嗎?婷說:“好點了,並問我吃飯了沒有?”我說:“吃
過了。也問她吃藥沒?”並催促她上床休息,在我一撇之下,我見她床頭上搭著
白色的乳罩。果然是沒穿啊。

    我說:“我摸摸你的頭看看熱不熱,”婷說:“不熱了”出于關心伸手在她
的額頭上摸了摸。有些象大灰狼關心小白兔,婷什麽也沒說也沒動,手上感覺不
很熱,我的手很自然落在她的肩上。

    婷卻抓住了我的手,臉紅了,她眼神複雜的說:“不行”,聲音輕輕的,我
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是擔心什麽吧?

    怕我上了她?其實在我摸她頭的時候,也是有意的試探她的反應,也有意勾
引或是引誘的成份。見她不願意的態度,我沒說什麽走了。

    時隔一日又被朋友叫去玩,我對婷說:“我晚點回來,你早點休息”婷答應
了一聲。

    午飯吃得晚,和朋友玩了會就回來了,婷說她沒吃飯,問我要不要再吃點飯?
並說:“你陪我喝點酒行嗎?”“平時也不喝啊?”我不明白爲啥?

    我有些好奇,店�沒什麽人就我和她,我倆弄了菜,婷要喝白酒,我給她倒
了一杯。婷一口就喝了,我感到有些不對頭,婷看了我一眼說:“我想好了我把
一切都給你吧。”我馬上反應過來她說的意思,我很平淡,我要確定她的話。

    我沒說什麽,意味深長的看她,過了一會,我起身拿酒,在我和她走對面的
時候,這丫頭一下撲進我的懷�,我推也不是抱也不是,這時時鍾當當的敲響了
11下,而此時,婷在我的懷中帶著醉意,用一種夢呓船的聲音叫了聲:“偉哥—
———”

    我操,我名子後面有個偉字,被她這麽一叫,意思就複雜了,知道的是叫我,
不知道的,還以爲是在賣美國進口的性藥《偉哥》呢。

    婷的臉滾燙,她將臉貼在我的臉上,並主動的親吻我的臉。她的舉動勾起了
我的欲火……

    不由分說,抱起婷軟綿綿的身子進了她的房間,我把少女的身體放到床上,
婷的媚眼如絲,她灰白色高領的,薄薄的羊絨衫下,那對淑乳隨著她急促的呼吸,
劇烈的起伏著,黑色的短裙下,那棕色的體型褲包裹的雙腿,八字型的分開著,
一隻長皮靴,也不知道什麽道時候掉在床下。

    她的腳上是一雙肉色的絲襪,能隱隱約約的看見,那塗著紅趾甲的小腳。我
壓在婷的兩腿中間,伏下身親吻她的極豐潤性感的唇,婷沒反應,我就解了她的
紅色的,裝飾腰帶,屋�彌漫著情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