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一般的校服檢查

我叫嘉晴,正讀中五, 我個樣都算是清純,齊蔭包包面,身材算不錯,高度都有160 cm,班中有人更叫我純情學生妹。上星期放學就跟幾位女同學一起去逛一下購物商場,這裡人很多,平日穿裙的日子我都會特別在人多擠逼時小心,小心走光等,所以今次穿校裙的我也不例外。在落完電梯後,見到黑色皮鞋的鞋帶鬆綁了,因為我的校裙其實改短了,之後便很小心翼翼地用大腿夾著校裙前面才蹲下半身去綁鞋帶,因為這樣夾著校裙的後面不會縮得太高,不會容易就走光。不過可能我還是不小心,剛好幾個人後的就是我學校的男總領袖生,叫呀豪,他在學校是個受女生歡迎的男生,他見到這個情況,便走過來提醒我小心走光,但嚇得我的是他究竟有沒有見到我走光?雖然我將校裙改短些,但我只是不想校裙太長,太KAI,我只是想外觀好看些,而不是那些將校裙改到很短去搏取男生好感的女仔。我一樣很怕蝕底、走光等問題,所以我每次穿校裙都一定有穿上白色的打底褲。穿白色的原因是因為校裙又是白色連身裙,我不想深色的PE褲會露出顏色,比起其他女仔,我都算是較懂保護自己的一個。
    到了前天放學時,一向有吸煙習慣的我在學校附近停車場後樓梯吸煙時遇見呀豪,呀豪年紀在同級來說是比較大,比我大2年,他已19歲,原來他仇天是駕車上學,想來拿車時就遇見我在吸煙,他就走過來說:「女同學你食煙喎,洗唔洗我同學校講聲呀?」我答:「你咪講囉,都放左學,冇證冇據,你返到去話我裸跑都得架啦。」他說:「比條片你睇下。」我一看後,心知不妙,原來他已經用手機把我吸煙全都拍下來,片長2分鐘。我就說:「我唔可以比人記缺點,我唔想個底就花哂,我過2年仲想讀書呀,求下你丫,當今日睇唔到丫。」他接著說:「你條校裙好似過短喎,唔差在比人記埋校服違規啦。」他又說:「我啲違規紙係車度,過嚟填埋張紙啦。」我就一直跟著他,去求他放過我。接著他上車,我又跟了他上去,他的車是一輛貨VAN,他上了後座,所以我繼續上去求他。上到車後,他再說:「望多你幾眼,我懷疑你可能有其他校服違規,你要比我檢查埋。」我說:「唔好啦,我求下你,我真係唔想返學校,我唔可以再比人捉嫁喇!」呀豪就說:「冇話返學校,係呢度,我幫你CHECK。」我嚇了一頓,說了句:「嚇。」呀豪繼續說:「你係咪好想比人捉?唔係就係度檢查啦。」所以我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第一次被男仔檢查校服。呀豪一開始就將後座兩張座椅調至打平,形成一張床段的格局,之後就叫我躺下,他就拿尺子去我膝蓋與校裙的相差有多少,再量度我校裙改短了多少,但他突然用手摸我的大腿。我就大聲說:「你想做咩?」我心中並開始感動有點害怕,呀豪就說:「咩呀?比我檢查得就係咁嫁啦,預左嫁啦,你可以唔比我檢查嘅,我即刻比條片學校睇囉,睇你比人記小過定大過囉。」那時我終於知道他是存心引我上來的。我沒辦法之下就讓他繼續檢查,只求他不太過份便可以。怎料他突然將我反去後面,再用手把校裙拉鏈拉開,他就說:「頭先見到你BRA帶係藍色,要整開條裙睇下個BRA係咩色。」我當然反抗,他就叫:「唔想比人記就唔好郁。」到他將整條拉鏈拉開後,他就將我上身的白色連身底裙的肩帶拉開,之後我的BRA就盡現在他眼前,呀豪就說:「好,BRA帶藍色,個BRA粉紅色,你知唔知學校要求係要全白色內衣,你又違規。」我就說:「好多女仔都係咁啦,你唔去捉佢地要捉我?」他就說了句:「你咁樣著條裙好引人犯罪,我咁做係為你好,咪當幫你上堂性教育囉。」我聽了就哭,就停了反抗,他就再繼續把我手拉出,將校裙退至腰間。他就再把我校裙拉起,見到我穿白色打底褲,就說了句:「WOW,下面著到咁鬆嘅,好熱要抖涼怕焗親牙你?真係好純情。」我想不到打底和底褲洗了多次鬆了少許,竟然成了他羞辱的的方法。他又拿手冊出來說:「女生校服:裙長過膝,腰帶必須適當地束於腰間,校服內穿全身白色底裙, 不準穿著深色內衣及短褲。」之後,他就一手將打底褲扯出來,見到我的底褲,說:「底褲都紫色,得啦,又著左條打底,有排比我記。」我便說:「打底都記,有冇搞錯?你平時都睇唔少裙底啦,又唔見你捉佢地?」他再說:「我留意左你好耐,有冇人講你個樣好搏搞,我想搞你好耐,你呢啲女仔真係唔比人搞過就唔識驚,唔比人搞過就唔開心,比人搞都唔好怨人。」他又說:「你唔想比我記,除非…………」我說:「唔得!」呀豪再說:「你有得揀咩?你自己諗清楚」,那時我感覺到下體開始有液體流出,之後呀豪等了幾秒都見我不肯就範,就將紫色底褲都扯出來,用力按著我雙手,就想在車內強姦我。」我在叫:「唔好呀」呀豪就說:「你知唔知係車叫,下面啲人唔係好聽到,隔音好好嫁,何況下面冇人,冇人救你嫁喇。同埋你唔好話我強姦你,只係我盡責入屋搜埋你有冇違禁品。」他再脫下褲子,我看見他的蔭莖那時真的很粗很長,共向我咀巴伸過來說:「搜下個口先啦。」我起初不願意,但他又威脅說要記違規,我便張開口幫他開始含,上下擺動含了好幾下,他問:「似唔似食腸仔?」我沒答這變態的問題,只在哭「之後他把蔭莖拔出,就這插進我蔭道,說:「搜埋呢度先啦。」我那時很痛,下體不斷出水,我說:「好痛呀,你又冇套,放過我啦。」呀豪就答:「痛下咪當懲罰囉,你犯咁多校規。」我側著頭不斷叫:「唔好呀!唔好呀!放過我啦,我聽日全部都著白色加唔打底喇,好未呀?」他再說:「睇住你著校裙衣衫不整個樣,真係抵比人搞啦。」我又說:「我過兩日M到喇,唔好搞呀!」他沒有理會我,還越插越大力,我更見到車子搖得很厲害。這動作維持了三分鐘,我就感覺到他在我體內射了,他精液很熱,我雖然不是處女,但我是第1次被內射,還要是被強姦,我真的很怕會因姦成孕。
    完事後,呀豪說:「你記住,唔係我強姦你,係你比我檢查校服同搜身。」還在車頭拿了一粒事後丸給我,說:「唔帶套真係好FEEL,食粒藥就搞掂啦。」但我知道食藥都不是百分百,我怕搞亂了經期,那過兩天都沒M到就慘了。之後他還將我衣服全都脫下來就說,違規嘅衫就全部沒收。」他就拿走了我的白色打底褲,紫色底褲,以及那粉紅色BRA,更將我校裙拿走。只還我白色連身底裙,我問他:「你咁樣我點走呀?比返啲衫同條校裙我啦。」他就在車頭的袋子內拿出一條我們學校的校裙給我,說:「平時我用開呢條裙當係你咁J,今日開始我拎你條裙嚟J,你著我J開呢條啦。」我一穿上身發現那條裙很短,說:「咁短,我點返學?我唔想再比人捉。」呀豪就答:「放心,我最大,人地捉左你我就同我講,我幫你抽返起啲違規。不過以後唔好再打底返學。哈哈哈哈!」之後他就開車,車了我到飛娥山,之後就給了300元我,說:「袋好錢,我只係比咁多,自己搭車返去啦。仲有聽日學校影班相,隻腳整大啲,唔係就即刻記返你違規。」然後就將我推落車,那時我上身和下體都是真空,身上只有連身底裙和那嚴重過短的校裙。我在回家路途中,不斷見到有男生在偷望我雙腳,我真的害怕會給他們見到我真空。
     到了昨天我上學時,果然逃不過其他領袖生,他們就叫我跪在椅子上量度校裙長短,度完後說我的校裙短過膝5吋,按校規要記小過。所以在小息我便找呀豪叫他幫手,呀豪就說:「冇問題放學係車等我,同埋一陣隻腳記得張大啲。」我不得違抗後就在班相前張開腿,裝作不小心走光。放學照樣到車子旁等他,結果他又帶我上車跟他發生性行為,在我不願意情況下,他又再一次在車上強姦我,再說:「車震真係刺激。」他又說:「聽日就係學校去行山,你著條街衫短裙返嚟,之後我等你比人捉再叫你換返學校嘅校裙去行山,我係學校會準備定條過短嘅校裙比你,記得唔好打底,好好享受。違規嘅事我會搞掂,放心。」
    到了今天行山,我著校裙真的很熱,全身汗流浹背,但沒打底的我不敢拉起校裙,怕走光,但全身都濕透。呀豪跟我同級,一起出發,他看見我這樣子,又將我帶到一間正在裝修的村屋內,將我強姦。完事後,呀豪離開,我校裙還未穿好,就有3個該圍村的童黨就過來說:「靚女,你頭先叫得好大聲喎,我地頭先睇左好耐,不如同我地玩下呢。」我叫唔好,但他們就拿毛巾塞著我咀巴,最後都被他們3個輪姦了。
    現在的我已經被強姦了幾次,這種日子究竟我還要過多久,我真的怕自己捱不住。今天至現在我不斷想起被輪的情況,都哭了出來,淚水沒有停止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