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黑社會的日子(第1-7章 ) (4/4)

(第七章 美少婦的奸夫“爸爸” )

                         一、摩托黨PK燒烤幫

  我家在的東關街道的黑社會,也就是前面提到的“東關黑幫”,現在的總老
大,法號能持,俗家名字唐一順,黑道上綽號“浪�白條”,起初是個捕魚賣魚
的,後來做過擺地攤算卦的老道,再後來落發出家做了和尚,現在是白塔寺的住
持。啥,怎麽這麽亂哪,嗨,現在咱天朝的出家人,沒個傳奇神秘的身世,你好
意思當住持嗎?

  唐一順作爲“東關黑幫”的總老大,其下各股黑惡勢力的老大,是因他的勢
力最大、後台最硬,隻能是接受他做了總老大,因此都得從非法收入�,拿出一
部分上交給他,由此大多也就盼著有一天能取代他。最近釋大師的日子都不好過
了,唐一順這個小廟�的住持,本來就涉黑自是招來了很多非議,“東關黑幫”
總老大的位子出現了動搖,其下各股黑惡勢力的老大,自是最先發現到了這一苗
頭。

  我的前女友葉娜的現任男友,名字叫節柯,姓很特殊,名字起得很個性,在
黑道上人稱“傑克”。據他自己說是廣州人,實際具體是哪人誰說太清,他是出
生在東北,他老爸是廣州人,現在是定居在了香港,他老媽是東北的朝鮮族,現
在是拿到了韓國綠卡,總之這小子東北話說得很溜,廣東話說得很溜,韓語說得
也很溜。現在是在東關街道,開了一家很大的修車行,實際以修車行爲掩護,專
門爲香港人提供地下飙車服務的。

  香港人來大陸的城市飙車,早就不是什麽新聞了。在香港半數以上的人都買
得起豪車,但能開著豪車上下班的,得是非常有錢的人,堵車比北京三環以內還
嚴重,停車位比一輛豪車貴得多。速度是男人的第二原始欲望,輕松買得起好豪
車卻沒法開著上街,因爲開著豪車來大陸的城市飙車顯呗,早就是香港人開始幹
的事了。參與者不是黑社會的年輕飙車黨,也不是香港的富二代、黑二代,主體
是大叔年齡段的中産階級,這些人在香港活得太壓抑了,更加渴望速度與激情的
釋放。

  這一點不是本人信口瞎編,前段時間某地抓了一批香港飙車黨,全都是大叔
年齡段的中産階級。這些人被抓之後,自我辯解的理由,簡直讓咱大陸人哭笑不
得,“你們大陸路這麽寬,晚上又沒有多少車,不飙車幹什麽?”在香港夜�鬧
市飙車,屬於是危害公共安全的重罪,但這批香港的大叔飙車黨在咱大陸被抓後,
受到的懲罰比咱大陸人酒後駕車還輕,這也是香港人喜歡來大陸飙車的一個主因。
唉,這還鬧港呢,巴掌大的地方,路比耗子洞還窄,等哪天來不了大陸了,買了
豪車你哪開去?

  節柯開的修車行�面,暗藏著很多香港大叔飙車黨的豪車,平時他開的修車
行的主要任務,就是保養維護香港大叔飙車黨的各種豪車。等香港大叔飙車黨們
要來飙車前,提前跟保護傘打好招呼安排好路線,等香港大叔飙車黨們坐著飛機
來了,安排試車、安排住宿,在香港大叔飙車黨們深夜飙車的過程中,帶著手下
的小混混騎著摩托沿途護衛,等香港大叔飙車黨們深夜飚完車,安排其坐著飛機
隨即便飛回香港。地下飙車等於是地下賽車,會有賭賽車的香港莊家跟著一塊來,
賭資的數額是相當大的,節柯作爲大陸這邊的安排組織者,當然是能從中分得不
菲的抽紅。

  這個節柯隻有二十五歲,年輕有爲很有頭腦,稱得上黑道上的傑出新秀。幹
了一年多爲香港的大叔飙車黨們,安排組織地下飚車的行當,錢越掙越多勢力越
來越大,野心也就越來越大了。近來唐一順“東關黑幫”總老大的位子,開始出
現了動搖,在各股黑惡勢力的老大中,這小子是最渴望取而代之的一個。

  節柯跟都姓劉的那仨大胖子,所幹的營生全不沾邊,本來並沒有任何的矛盾
沖突。我也發現到了當前“東關黑幫”的微妙變化,充分利用這一點,根據以前
混過黑社會的經驗,隻花了兩個晚上暗地從中煽風點火,便讓他們兩撥激出了不
可調和矛盾。那仨大胖子主要目的是撈錢,並不想跟節柯鬧出大摩擦,主要是節
柯非常“理解”我這個前任的“好意”,下了狠心要率領手下的摩托黨,跟那仨
大胖子手下的燒烤幫,來一場你死我活的大規模火並。目的也不是爲了幹掉那仨
大胖子,而是爲了以滅掉一股黑勢力的方式,威懾一下其他股的黑勢力,趁機取
代地位不穩的唐一順,坐上“東關黑幫”總老大的位子。

  真正黑社會之間的火並,地點不可能會選擇在大街上,誰都看到了警察叔叔
也知道了,尤其是在現在的科技水平下,在大街上火並群毆,很容易會被人拍下
來發到網上,那樣的後果等於是把自己往監獄�送。因此對普通好市民來說,很
難有機會親眼看到,真正黑社會之間的火並場面,在大街上打群架的,那都是無
知的小混混。

  真正黑社會之間的火並,也不是像香港黑幫電影�演的那樣,拼的不是那一
夥更能打,而是拼的那一夥的聲勢大,群罵爲主群毆爲輔。最後確實是一定要動
手,否則太給黑社會丟臉了,但群毆過程隻會進行幾分鍾,便會以一撥人被打散
告終了。刀是砍刀但都是鐵片刀,刀刃上要貼上透明膠帶,棍子是一打就折的那
種,幾十人齊同上陣一通群毆,最後也就有幾個受輕傷的。

  節柯手下的摩托黨,與仨大胖子手下的燒烤幫,將火並地點約在一處廢棄廠
房。柯勝這邊來了三十多人,每個人都是騎著一輛山地摩托來的,那仨大胖子那
邊來了五十來人,開來了十來輛越野吉普車。雙方聲勢拉得都很足,都擺出了置
對方於死地的架勢。等相互列開了陣勢之後,奶奶祖宗地先開始了群罵,罵到誰
也壓不住火了,摩托黨們掄起硬塑料質的棒球棍,燒烤幫揮起刀刃纏了多層透明
膠帶的片刀,雙方齊聲呐喊著沖到一起,開始了近百人的大規模群毆。

  這場打得很熱鬧但並不血腥的大規模群毆,進行到了快要分出勝負時,突然
有人朝摩托黨停在戰場外的兩輛山地摩托,扔過來了一個燃燒瓶。嘭地一聲摔出
一團爆裂火焰,兩輛山地摩托頓時燒成了一團大火。

  玩車的人把車看的比老婆還親,一看燒烤幫對自己的“老婆”下了手,摩托
黨們頓時都真氣紅了眼,紛紛扔了手�硬塑料質的棒球棍,撿起地上的磚頭狠砸
向了燒烤幫們。見摩托黨們不按套路打突然玩起了命,燒烤幫們多一半當即嚇跑
了,腿腳慢的隻好是拼死反擊。本來打得熱鬧但並不血腥的這場大規模群毆,因
爲突然著起來的一把火,瞬間升級出了“斯大林格勒”的味道。

  偏偏在這兩撥黑社會�,有位實在太給黑社會丟臉的主兒,各種紋身看著比
日本山口組還像黑社會,實際是擺地攤賣“海鮮小炒”出身的那個江浪。腦袋上
被摩托黨用磚頭砸了個血窟窿,江浪一著急掏出手機打了110,之後有人朝他的
身上扔了個小號燃燒瓶,其實隻是燒著了其褲子,這家夥尿著褲子又打了120。

  110、120先後全來了,事情當然是鬧得很大了。都姓劉的仨大胖子的後台,
沒有節柯的後台硬,事鬧大了全都被抓了進去,手下的小弟一塊被抓進去十多個,
節柯本人沒有被抓進去,手下的小弟也被抓進去十多個。之後引發的更深遠的影
響,仨大胖子的後台很多各部門都有,但都是些不是太硬的關係,沒受到了牽連
也不敢跟其沾邊了,短時間很難出的來了。節柯的後台隻有一個,位子高自是沒
受到任何牽連,涉及到了香港同胞肯定是庇護他,但香港的大叔飙車黨們,短時
間也沒法再來找他安排飙車了,節柯自是也不敢再搶總老大的位子了。

  哼,惹急了窮屌絲,還是曾經混過黑社會的,後果將會是很嚴重的。

  以前對被節柯搶了女朋友的事,畢竟是有我進了回神精病院的事情在,我雖
然很氣恨但也就忍了這口氣,現在越琢磨越覺得窩囊,去了節柯的修車行找其理
論。柯勝惹出了這麽一場大禍後,現在比三好學生還老實,被我厚臉皮磨叽得腦
袋都得大了,隻好是借給了我兩萬塊錢。

  我和馬文、馬力兄弟合夥,開那家“河魚小館”的房子,是歸屬愛民社區的
集體産業,因爲得罪了都姓劉的那仨大胖子,被其在社區辦的後台強行給收了回
去。那仨大胖子都被抓進去了,我讓馬文去愛民社區辦經過一番據理力爭,本來
房租還沒到期且有合同在,很容易就把房子續租了回來。

  我找前女友的現任男友,借來了兩萬塊錢的本錢,馬文辭了在工地打工的工
作,馬力皮糙肉厚傷得也不重,我們三個收拾了一番被砸了的小飯館,沒兩天得
功夫又第二次開業了。前些天新做的牌匾被砸毀了,開店做生意都圖個平安吉利,
我和馬文、馬力商量了下,第二次開業後給小飯館換了個名字,由“河魚小館”
改爲了“清河魚館”。

  堪比餘則成算計馬隊長、陸處長般的不易,好不容易讓小飯館二次開了業,
不成想等開業了三天後發現,生意遠不如前些天哪麽好了。

                      二、偉哥家的鑰匙

  “哥,咱二回開張了,生意遠沒原先好了,全天來吃飯的也沒幾桌,連原先
天天晚上來的王叔、柳姨兩口子,現在也都不來了,哥,你有文化腦子靈,分析
分析這是因爲啥啊?”

  “是哈,哥!鵝們二回開張的這三天,見天都來的隻有那個錢曉偉,三天來
吃了五頓了,每回到是都帶著好幾個人來,羊蛋蛋滴說跟你是哥們兒,是來照顧
鵝們的生意,可每回吃完了都記賬……”

  “清河魚館”開業了三天,來吃飯喝酒的遠沒之前多了,今天中午正值飯口
時段,一個來吃飯的都沒有。馬文很郁悶地問起了我緣由,馬力很著急地沖我發
起了牢騷,馬文知道錢曉偉是我師傅的兒子,連忙偷偷捅了兄弟一胳膊肘。

  我給馬文、馬力各點了一根煙,自己也點上了一根煙說:“是這麽回事兒。
那仨姓劉的大胖子,前腳剛把咱的店砸了,後腳他們就都被抓進去了。這仨王八
蛋爲啥被抓,咱哥仨都不清楚,可現在的人啊,尤其是上歲數的人,越是不了解
內情的事兒,越能給你說出各種內幕來。今天我在附近溜達了溜達,聽到好些個
老頭兒、老太太,不敢議論那仨大胖子,怕人家出來找他們的麻煩,知道咱哥仨
沒權沒勢好得罪,到是把咱哥仨給說成黑社會了。老頭兒、老太太們傳小道兒消
息,比微博、微信還快呢,你想咱哥仨成了黑社會了,誰還敢來咱這吃飯啊?”

  馬文無奈地點了點頭,歎了口氣沒說話,馬力一拍桌子站了起來,“這幫老
碎嘴子,鵝也出去轉轉,聽見誰說咱的壞話,上歲數的不能打是哈,可咱有理能
跟他們講理哈,不能讓他們這麽損鵝們……”

  我把馬力按坐回了凳子上,笑了笑安慰勸解他說:“常言道,路遠知馬力,
日久見人心。咱是本本分分做買賣,菜不摻假酒不兌水,明事理的人還是占多數
的,等大夥兒都看清楚了,咱是怎麽開店的,用不了多些天,那些謠言想傳也傳
不起來了。再說就現在這年頭,跟不講道理的老年人,有道理你也講不明白,用
不著去跟他們講理,咱老老實實地做好自己個的事兒,他們想說咱壞話反而沒人
聽了。”

  馬文、馬力聽完琢磨一會,先後表示贊同了我的說法。馬力性子比他哥急得
多,還是忍不住地又說道:“哥,鵝們就這麽老實兒等著,一天一天的也不是個
事兒啦!哥,實話說咱現在都沒錢了哈,你借來的兩萬塊錢,前兩天又都殿本兒
了,最好是能想個啥辦法,快點兒讓買賣好起來哈。”

  “哎呀——”我歎了口氣想了一會,也沒想出來什麽好主意,也隻好是對馬
文、馬力說:“你哥倆別著急,這幾天我再好好轉轉,看看究竟是不是這麽個原
因,完了咱再好好商量下辦法兒。主意、辦法都是人想的嘛,有問題總能想出辦
法的。”

  今天晚上來吃飯的人還是不多,我那個前女友的吃貨哥哥錢曉偉,今天晚上
到是又來了。開著他家的那輛現代吉普,帶來了好幾個狐朋狗友,進門便大聲說
由他請客,坐下後點了一大桌子的菜,但等吃完後肯定又是記賬。

  錢曉偉和幾個狐朋狗友,從七點喝到了九點,越喝越來勁全沒要走的意思。
馬文、馬力現在是暫住在了王婷的家,店�也沒有別的客人,覺得這哥倆在店�
看著鬧心,我幹脆讓這哥倆先回去睡覺去了。錢曉偉和幾個狐朋狗友,又喝了半
個來小時,因有人打電話找他去打麻將,這才打著飽嗝站了起來,假大方地沖我
擺了擺手說:“那個,兄弟,我有局兒急著去,先給哥記上賬,等下回一塊算。”

  錢曉偉其實就是來白吃的,可他不光是我女友的哥哥,還是我師傅的兒子,
知道想要帳也要不來,前些天還把人家的老婆給操了,我幹脆幫著錢曉偉找起了
面子,“偉哥,咱還記啥賬啊,這頓你們也沒喝完,算我請客啦。”

  “哎呀,兄弟,你這是小本買賣,這幾頓就先這麽著了,以後別這麽客氣了
啊!”我隻說是這頓飯錢免單了,錢曉偉卻是趁機把前幾頓賒的賬也給消了,隨
後把車鑰匙扔給了我。“喝酒不開車,兄弟,你等關晚了店,幫哥把車開家去!
你嫂子在家呢,你把車停我家樓下,鑰匙鎖車�,用不著跟你嫂子說,免得她又
磨叽我,但一定今晚就幫哥開回去啊,要不你嫂子明早還得磨叽我。”

  本來就對開車天生白癡,前些天還把借來的大奔撞壞了,最近我提到開車就
頭疼。錢曉偉跟幾個狐朋狗友走了,我收拾完了杯盤狼藉的桌子,關了燈上了闆
鎖好門出小小飯店,站到錢曉偉家的現代吉普前,拿著車鑰匙愁得直撓頭。

  我咧嘴著拉開車門坐進了車�,忽然想起來剛才錢曉偉喝酒時說到了,今天
下午她妹妹錢曉靓又回了娘家,晚上住在了爸媽家�沒走,他家孩子因此也住到
了爺爺、奶奶家,由此我情不自禁地壞笑著自語道:“嗨,前些天幫你把車開回
了家,你等於是幫著我跟你媳婦兒上了床,今天你又讓幫你把車開回家,這等於
是又幫著我跟你媳婦兒上床嘛。”

  想到了因此能去跟許晴姐範的前女友的嫂子偷情,我也就對開車覺得不怵頭
了,很順利地把車開到了錢曉偉家在的“佳園新村”。錢曉偉一並給了我進出小
區的磁卡,我直接把車開到了他家樓下的車庫前,把車停到車庫前熄火下了車。

  錢曉偉家是在五樓,我仰起臉往上看了看,見他家的窗戶都拉上了窗簾,臥
室的窗戶透出來閃爍的光亮,應該是我那個前女友的嫂子李薇,自己在家正在臥
室�看電視。想了想李薇已默認了跟我的床友關係,既然她這時在家且還沒睡,
在外面給她打個電話,萬一被人聽見反而不好。錢曉偉是直接給我一串鑰匙,車
鑰匙和他家的鑰匙都在,我用鑰匙打開了聲控單元門,直接上樓來了他家的門前。

  我輕輕地按了按門鈴,等了一會沒人來開門,我又輕輕地敲了幾下門,等
了一會還沒人來開門。覺得李薇可能是出去了,或者是睡著了,我正要掏出手機
給她打個電話,因手�拿著了她家�的鑰匙,不由自主地先把門給打開了。既然
已經把門給打開了,我趕緊走進了屋輕輕推上了門,往�走了兩步輕聲喊了兩聲,
臥室�沒人搭話,我走到了臥室門口推開了門,見屋�的電視確實打開著,但李
薇並沒有在屋�。

  我走出臥室大聲喊了幾聲,還是沒人有人搭話,看來李薇是沒有在家,但臥
室�的電視沒關,很可能是臨時有事出去了。想了想既然已經進來了,再出去被
隔壁的人看到了,沒準會被認爲是小偷,我索性坐到了客廳的沙發上,準備在李
薇家�給她打個電話,以免她一會回來後鬧出誤會。剛坐下還沒掏出手機,聽到
外面響起了拿鑰匙的開門聲,同時門外傳進來李薇的說話聲,但緊跟著又傳進來
了男人的說話聲,聽聲音並不是錢曉偉。

  “嘿,真倒黴!”跟李薇一塊回來的人不是錢曉偉,但李薇像是有什麽事臨
時出去的,可能是家�遇到什麽意外情況,找隔壁的鄰居過來幫忙的,我是剛才
自己開門進來的,被堵在屋�自是解釋不清,關鍵是會給李薇找不清白。連忙從
沙發上站了起來,見客廳中間的外側是一間小書房,我趕緊鑽進去關上了門。

  我剛躲進了小書房�,外屋門吱扭一聲打開了,李薇與一同來了她家的男人,
關上門後打了客廳的側吊燈,坐到了客廳的主沙發上,隨即傳出了嬉笑調情的聲
音。

  我透過小書房的門縫,單眼吊線窺視向了客廳,看到了一幕相當震精的情景:
李薇穿著一條天藍色的緊腰長裙,腳上穿著一雙也是天藍色的細高跟鞋,側著身
彎著腰坐在客廳的朱沙發上;一個穿著白襯衣、黑色西褲的男人,看年紀是三十
歲左右的樣子,看個頭長得很高,少說能有一米九,舒服服地躺坐在了沙發�;
高個男人黑色西褲的拉鏈拉開了,足有二十厘米長還是帶彎的一根大雞巴,高高
地挺立出了褲子外,李薇側身坐在了高個男人的身旁,正在下賤地爲其舔著大雞
巴。

                      三、前女友嫂子的“爸爸”

  “靠,我的這位前女友許晴姐範兒嫂子,這是趁老公、孩子都不在家,把奸
夫請家�來偷情了啊!”



  我震精不已地在心�嘀咕了一句,透過門縫仔細對窺向了高個男人。少說能
有一米九的身高,身材長得強壯挺拔,專業籃球運動員的身材,五官面目長得很
帥氣,且看上去顯得很斯文。乍一看像是大公司的高層白領,但仔細看上去,身
上偷著一股流氣,眼角眉梢帶著幾分虛僞。

  “爸爸,您覺得滿意嗎?小薇舔雞巴的技術,是不是有進步了。”這時李薇
側仰起臉,下賤地對高個男人問了一句。見高個男人很滿意地捏了捏她的臉,俯
身趴到了高個男人的腿上,將其足有二十厘米長的一根大雞巴,整根吞沒到了嘴
�,下賤賣力地吐吞了起來。

  高個男人撩起李薇的裙子,扯下去李薇下身穿的一條黑色內褲,伸手撫摸著
李薇柔嫩肥妹的陰部,粗重地喘息著說:“小騷貨,讓爸爸在網上調教了挺長時
間,又在現實�調教過了一段時間,現在你真是越來越騷了啊,哈哈哈……”

  “嗯,謝謝爸爸調教!”李薇吐出了嘴�的大雞巴,側仰起臉下賤地看向了
高個男人,“爸爸,小薇就是個騷奴,就是需要爸爸的調教,所以期望爸爸您,
把小薇調教得更騷,讓小薇永遠做您的性奴隸、賤母狗。”

  被高個男人狠捏了一下逼,李薇下賤地浪叫了一聲,左手握著大雞巴輕輕套
弄著,右手從下面握住兩隻卵蛋,張開塗著嫩紅口紅的兩片性感嘴唇,把大雞巴
的龜頭含進嘴�,口中發出“嗯、嗯”的聲音,手嘴並用更賣力地給高個男人口
交著。動作娴熟地吸裹了一會龜頭,吐出龜頭伸出舌尖,又在龜頭上靈活地勾逗
了一會,隨後用舌尖舐著馬眼,用潔白整齊地牙輕輕咬著龜頭,同時用兩隻細嫩
白皙的手,來回地撫摸、揉捏著兩隻卵蛋。

  前些天我和她做愛的那次,李薇在床上表現得很青澀,別說全沒展現出如此
高超的口交技術,那次根本就沒有給我口交。顯然那天李薇是對我裝的清純,我
不由地心�恨恨地嘀咕道:“嘿,我說薇姐啊薇姐,你不當特務真是太屈才了,
翠萍、婉秋跟你比都爆弱了,我能把兩撥黑社會騙得來場大火並,卻是讓你把我
耍成了傻小子。”

  這時高個男人把李薇的長發攏到了腦後,得意興奮看著臉上绯紅的李薇說:
“嗯,不錯,小騷貨,技術越來越不錯了,看來爸爸沒白調教你這麽長時間,哈
哈哈……”

  在用舌尖頂著高個男人的龜頭,李薇隻能是含糊地連忙回應了兩聲,高個男
人坐在沙發上突然向上一挺下身,用龜頭使勁頂向了李薇的舌尖。李薇見勢迎合
著更有力用舌頭頂著龜頭,但柔軟的香舌自是敵不過強壯的大雞巴,先是舌頭被
龜頭頂進了嘴�,隨即二十厘米長的大雞巴,撲哧一聲強勢插進了她的嘴�。

  被高個男人把大雞巴強行插進了嘴�,李薇開始大幅度地上下移動起了頭,
賣力地吞吐套送起了嘴�的大雞巴,發出著“滋滋”的明顯吸吮聲。高個男人享
受一會李薇的大幅度口交服務,突然一把將李薇從沙發上推了下去,李薇毫不防
備間摔了呻吟了一聲,但見高個男人隨即從沙發上站了起來,馬上就下賤地跪在
了高跟男人的身前,用白皙柔嫩的雙手緊握住了大雞巴,貼在粉臉上下賤地搓揉
著。

  “哦……爽……舒服……小騷貨……開始會伺候爸爸的大雞巴了啊……哈哈
哈……看來爸爸……沒白調教你個小騷貨……開始讓你變得越來越騷了啊……”

  高個男人亢奮不已地叨咕著,伸手扯掉了李薇身上的天藍色的緊腰長裙,隨
後三下五除二脫光了他身上的衣服,突然伸手狠狠抽了李薇兩記耳光,緊跟著抓
住了李薇烏黑柔順的長發,“小騷貨,走,現在去你家的床上,讓爸爸好好地調
教調教你!”

  李薇腳上穿著一雙天藍色的細高跟鞋,黑色的小內褲橫亘在兩條粉白的大腿
中間,被高個男人抓著長發,卑微服從地如同一條賤母狗,雙手和膝蓋著地爬行
在光滑的地闆上,被高個男人牽著頭發爬進了臥室。高個男人牽著李薇爬進臥室
後,回手咣地一聲關上了臥室的門。

  前些天我和她做愛的那次,李薇對我承認了她有著m傾向,但說她隻在網上
跟人玩過網調,始終沒有沒敢找現實S,顯然是對我說了假話。今天來了李薇家
的高個男人,很明顯是李薇的現實S,而且顯然調教過她不止一次了。因此等李
薇被高個男人牽著頭發進了臥室,我不由地覺得既窩火又羨慕嫉妒恨,很想沖進
臥室去揍那個高個男人一頓。

  剛把手伸到小書房的門上,我情不自禁地在心�苦笑了一下,“嗨,你本
來也是找人家李薇偷情來的,這次沒偷成,可上次偷成啊,其實你也是奸夫,奸
夫打奸夫,這叫什麽事兒啊?再說了,我那個前準大舅子,吃啥啥不剩幹啥啥不
行,好賭如命加好酒如命,喝酒喝得陽痿了,人家李薇因此找了情人,說起來也
是情有可原。上回人家李薇跟你做愛的時候,沒人承認已經找了個現實S了,可
等於是默認事後也讓你做她的S了,沒有跟一個奸夫說還有另一個奸夫的,人家
李薇那天確實是騙了你,可這種事也隻能是騙你。”

  在心�面這麽一琢磨,我一想趁得沒被發現,還是打槍的不要蔫吧溜走了,
這回沒輪上可以下回再來嘛,如果頭腦一熱奸夫去打了奸夫,哪下回肯定就當不
成奸夫了。

  輕輕推開小書房的門,我踮著腳尖走向了外屋門,因先經過了剛才李薇和高
個男人進去的臥室的門,剛才高個男人從�面關門時用力過大,反而是沒有把門
給關上,門又彈開了是虛掩上了,開著一道兩寸來寬的縫。見此我不由自主的地
側身站在門後,探出頭透過門縫望向了臥室內。

  這時李薇和高個男人都已上了車,高個男人靠著床頭叉開腿躺在床的正中,
李薇撅著雪白的大屁股趴在床上,那雙天藍色的細高跟鞋已脫掉了,黑色的小內
褲還橫亘在兩條粉白的大腿中間,頭伸在了高個男人的兩腿間,兩手握著那根特
大號的雞巴,正在給高個男人舔兩隻卵蛋。

  堪稱是許晴姐範兒的極品少婦,李薇全身肌膚雪白如凝脂般,光滑細緻沒有
絲毫瑕疵,雖然已生過小孩過,小腹依然是平凹型的,腰肢依然是纖細苗條,雪
白的大屁股卻是豐滿至極,兩條玉腿白皙修長且豐滿圓潤。這麽一個極品誘惑的
美少婦,撅起屁股下賤地趴在了床上,尤其兩腿間橫亘這一條黑色的小內褲,躲
在門外偷窺實在是太讓人噴鼻血了。本來是想趁沒被發現悄悄溜走,可不由自主
地站在門口偷窺向了臥室�面,這時我想走也不由自主地邁不動腿了。

  “啪!”高個男人擡手狠狠抽了一下李薇的雪白大屁股,又大力捏了下李薇
兩隻雪白豐滿的大奶子,“小騷貨,撅著屁股趴好了,爸爸要拿大雞巴,在你家
的床上,好好操操你的小騷逼!”

  “啊啊啊……是,爸爸!”李薇下賤地答應了一聲,轉過屁股跪撅著擺好了
挨操的姿勢,扭過脖子下賤地哀求道:“爸爸,求求您,輕點操小薇,您的大雞
巴太大了,小薇真的是受不了!”

  “你個小騷貨,就得要操你個半死,你才更聽爸爸的話!”高個男人弓著腰
跪在李薇身後,將他足有二十厘米長的大雞巴,粗暴地猛插進了李薇的逼�。

  “啊啊啊……爸爸饒命……爸爸饒命……您的大雞巴太大了……太粗了太長
了……操得我都要死了……求求爸爸……慢一點……輕一點……要不小薇……真
的要被您操死了……”

  “你這個賤婊子,就得要操死你!不許求饒了,大聲地說,我是爸爸的母狗,
我是爸爸的性奴隸,求著爸爸操你個賤婊子……”

  “啊啊啊……是是是……爸爸……我是爸爸的母狗……我是爸爸的性奴隸……
求爸爸用大雞巴……狠狠地操我……操死我這個賤婊子……因爲我是爸爸的母狗、
性奴隸……就是要被爸爸的大雞巴操的……”

  “哈哈哈,你個騷逼性奴,這樣才對嘛,既然你是爸爸的母狗、性奴,逼就
是給爸爸操的,不管爸爸怎麽操你,即使操死你個賤貨,也是對你的恩賜,哈哈
哈……”

  高個男人大雞巴足有二十厘米長,但性能力似乎並不怎麽強,當然也可能是
過於興奮,從後面狠操了李薇不太長時間,便嗷唠地吼叫著射精了。專業籃球運
動員級的身材,高個男人的體質看來非常得好,剛射完精便脫著李薇下了床,朝
臥室的門走了過來,看樣子是要跟李薇一塊去衛生間洗澡。

  我對這一情況全沒預料到,去開外屋的門肯定會被聽到響聲,再躲回小書房�
也來不及,我隻好是連忙躲到了沙發後面。高個男人牽著李薇走到了客廳,先走到
了客廳的主沙發前,聽聲是拿起並拉開了一個包,從應該是他的包�拿出了什麽東
西,隨後牽著李薇走進了衛生間。全沒想到還有我這個悲催的奸夫,鬼使神差地先
一步來了,李薇和高個男人都沒有發現到,哈著腰就蹲在沙發後面的我。

                          四、女m造反了

  衛生間�響起了水聲,這時我再次獲得了悄悄溜出去機會,可還是不由自主地
不想就這麽蔫吧溜走。看了看李薇家衛生間,三面是牆,一面是兩扇玻璃推拉門,
門上的玻璃是雕花磨砂的,衛生間內的燈打開了,客廳�隻開了一盞側吊燈,�面
的光線遠比外面亮,透過磨砂玻璃看不到外面。想了想我索性溜到了衛生間旁,側
身躲在外側推拉門的後面,透過沒完全拉嚴實的一道細縫,單眼吊線窺視向了衛生
間�面。

  這時李薇穿上了一件白色的背心裙,薄紗半透明的質地,下身又穿上了那條黑
色的內褲,眼睛上戴著了一個黑色的眼罩,脖子上拴上了一條黑色的皮狗鏈,蜷縮
著身體站在了衛生間的一角,高個男人手拿著淋浴噴頭,正在往李薇的身上噴水。
薄紗質地的半透明背心裙,已經完全被水給澆透了,緊緊地貼在李薇豐滿白皙的身
體上。�面穿著黑色內褲,臉上戴著黑色眼罩,脖子上挂了一條黑色的狗鏈,太有
sm感覺的濕身誘惑了。

  窺視到衛生間內的這麽一幕情節,我不由地在心�嘀咕了一句,“嘿,這個傻
大個,還挺會玩哈!”

  高個男人關了手�的淋浴噴頭,對被澆得渾身哆嗦著的李薇呵斥道:“你個賤
婊子,靠著牆坐下,把兩條腿身材,內褲褪下來,扒開你的賤逼!”

  “是,爸爸!”李薇答應了一聲,靠著牆前坐到了衛生間的地磚上,把澆濕的
黑色小內褲褪到了膝蓋下,叉分開了兩條粉嫩的大腿,伸出一隻手扒分開了肥美的
鮑魚逼。

  “你個賤婊子,讓你不聽話,今天爸爸,要好好懲罰一下你!”高個男人又打
開了手�的淋浴噴頭,不但是把水流調節到了最大程度,而且調整到了冷水。

  “啊啊啊……不要……不要……爸爸饒命……爸爸饒命……”被冷水猛澆到了
身上,且眼睛被蒙住了什麽都看不到,李薇驚恐地大聲慘叫了起來,“爸爸饒命…
…爸爸饒命……請爸爸告訴小薇……小薇哪�做得不好……惹爸爸您生氣了……”

  高個男人暫時關了手�的淋浴噴頭,對被冷水澆得渾身抽搐著的李薇罵道:“
你個賤婊子,大上個禮拜五,爸爸要來你家調教你,本來都定好了,你爲什麽突然
不讓爸爸來了!”

  “爸爸不要生氣……爸爸不要生氣……”李薇拄著牆先坐了起來,隨後下賤地
跪到了高個男人身前,咚咚咚地連續磕了好幾個響頭,“爸爸,小薇事後,不是跟
您解釋了嗎?那天小薇的老公,跟人去喝酒了,讓他的一個朋友,幫忙把車給開回
家來了,小薇老公的那個朋友,以前是小薇小姑子的男朋友,小薇的小姑子雖然早
跟他分手了,現在還跟他常有聯係的,偏偏那天小薇的小姑子,還回娘家來了。家
庭、感情的事兒,本來就很亂,那天好多事兒碰一起了,小薇隻好沒有讓爸爸過來。”

  高個男人突然狠抽了李薇一個耳光罵道:“你個賤婊子,忘了你是什麽身份了,
沒有盡好你賤奴的義務,不管爲什麽都是你的錯,還敢跟爸爸頂嘴?”

  李薇連忙繼續磕著頭哀求道:“爸爸不要生氣……爸爸不要生氣……爸爸說的
對……小薇是爸爸的賤奴……沒有讓爸爸滿意……就是小薇的錯……”

  高個男人冷笑了一聲說:“既然你個賤婊子犯了錯,哪爸爸就得好好懲罰一下
你!”沈默了片刻想了想,“好吧,哪就用爸爸的大雞巴,懲罰一下的小屁眼吧!”

  “啊——不要——”李薇聽了當即一聲尖叫,磕頭如搗蒜地哀求道:“……爸
爸饒命……爸爸饒命……爸爸您也知道……小薇的小屁眼……還沒有開發出來呢…
…爸爸您的大雞巴……實在是太大了……小薇的小屁眼……真得是受不了……”

  “你個賤婊子,又敢頂嘴!”高個男人狠狠抽了李薇兩個耳光,猛拽著李薇脖
子上的皮狗鏈問道:“既然你的小屁眼,受不了爸爸的大雞巴,哪你自己說說,要
讓爸爸怎麽懲罰你啊?”

  李薇下賤地用雪白的臉蛋,蹭著高跟男人的大雞巴回應道:“爸爸不要生氣…
…小薇的小屁眼……雖然是確實還不能操……但是小薇的小騷逼和小嘴兒……可以
給爸爸的大雞巴隨便操……請爸爸用大雞巴……任意懲罰小薇的小騷逼和小嘴兒吧……”

  高個男人突然擡起腳,踹開了跪在他身前的李薇,隨後又猛力一拽手�的狗鏈,
把李薇拽回到了他的下身前,“你個賤婊子,你的逼和嘴,爸爸本來就是可以隨便
操的。這樣吧,既然那天爸爸沒來調成你,是因爲你小姑子來了,你小姑子又長得
跟林志玲似的,哪你給你小姑子打個電話,然後你一遍挨操,一遍跟你小姑子打電
話……”

  “爸爸!”高個男人的話還沒說話,李薇突然插言喊了一聲,這次沒給高個男
人磕頭,但仍是以哀求的口氣說:“爸爸,我們確定主奴關係之前,不是早就約定
好了嘛,您可以任意調教我,但除了我老公之外,羞辱調教我的時候,不能提到我
的其他家人。”

  “你個賤婊子,頂嘴上瘾了,是吧?”高個男人惡狠狠掄起了巴掌,連續抽打
起了起了李薇的耳光,“你個賤婊子,想造反啊,敢這麽跟爸爸說話?不知道你的
性奴身份了,是吧?想讓爸爸收拾死你,是吧……”

  這次高個男人的連續耳光沒打完,李薇突然伸手抓住了挂在脖子的狗鏈,把狗
鏈的一頭從高個男人的手�拽了出來,隨後騰地一下站起了身,摘掉了蒙住眼睛的
黑色眼罩,怒視著等了高個男人一會,突然指著鼻子對高個男人爆吼道:“你他媽
傻逼啊?我他媽讓你調教,說白了就是你情我願,你滿足我、我滿足你的事兒,你他
媽這點兒道理都懂,不想玩兒了滾蛋!”

  萬沒想到會出現這麽個狀況,我躲在衛生間外差點笑出聲來,連忙伸手捂住了
嘴,不由地在心�自語道:“嘿,以前一直以爲,李薇是個文弱賢惠的少婦,沒想
到脾氣這暴啊!嗯,我的前女友的嫂子,就得有這樣的範兒!”

  高個男人萬沒想到女m真造了反,目瞪口呆地被驚呆了當場,李薇氣呼呼地拽
掉脖子上的狗鏈,提上了褪到膝蓋下的內褲,看樣子要拽開門從衛生間出來。這種
情況我更不便被發現了,趁李薇還沒有伸手揣衛生間的推拉門,我趕緊又躲到了客
廳主沙發的後面。

  “趕緊給老娘滾蛋,沒感覺了,不想跟你玩了!”李薇咣地一聲拽開了衛生間
的推拉門,破口大罵著從衛生間�跳了出來,高個男人這時反應過來連忙跟著追了
出來。

  “小薇,小薇,你別生氣嘛,不就跟你開個玩笑嘛……”

  “別他媽廢話,不跟你玩了,快點兒給老娘滾,這他媽是我家!”

  “李薇,你他媽別來勁啊,別忘了你有老公,咱倆還是住在一個小區的,這事
兒傳出去,丟人的可是你!”

  “你他媽不也有媳婦兒嗎?有膽兒咱就撕逼一把,我他媽早就不想,跟我那個
酒膩子老公過了,你他媽敢讓你媳婦兒知道,你幹的這些事兒嗎?”

  …… ……  …… ……

  一番爭吵之後,李薇走進臥室咣地一聲關上了門,高個男人隻好穿好衣服拿
起包,灰溜溜地離開了李薇的家。我一琢磨在這種情況下,我自是不好露面,趁
得李薇進了臥室,輕輕地打開了外屋門,隨後悄悄地也離開李薇的家。

  踮著腳尖放輕腳步,沒敢讓樓道的聲控燈亮起,我下了樓出了樓門一琢磨,
“突然發生了這麽一件事,我還是當沒幫錢曉偉把車開回家吧,否則李薇沒準會
意識到,我撞見了今晚她家鬧出的這一幕。”於是我走到了李薇家的現代吉普前,
輕輕拉開車門上了車發動起車,把車又開出了李薇家在的“佳園新村”。

  將車開出了小區大門,我忽然間想到:“哎,這回我這個奸夫,去找另個奸
夫打架,可以放心大膽了吧。哼,黑社會哥都坑了兩夥了,你這個一米九的傻大
個,哥都不用先跟你出手,隨便找個茬就能坑死你!”

  把車停在了小區大門外,又走回到了小區�面,但因高個男人是先下樓出來
的,且這家夥也是家住在了這個小區,這時應該是已經回到了他家�,我在小區
找了好幾圈,也沒能找到這家夥。

  “唉,行啦,今晚看來是找不到了,等明後天再說吧。李薇跟這個傻大個,
看來是直接終止了sm關係,一米九大個的不多,一個小區�的也不多,想找肯
定能找得到。

  我走出了李薇家在的“佳園新村”,隻好把車又開回了“清河魚館”。要
假裝是沒幫錢曉偉把車開回家,我幹脆把這輛現代吉普給弄壞了。唉,我這人
真是沒法說了,開車天生的白癡,不漏破綻地把車弄得打不著火,卻是不用學
輕松就能辦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