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女戲春水 (2/2)

 “爸爸!我知道!可是你現在已經頂到我的內臟了,再進的話我怎麼受得了
……”

  “乖乖!別怕!我包你沒事,包你舒服得不得了!”

  “爸爸!你好狠心……我……你真要了我的命了……”

  她那淫蕩的表情,刺激得我暴發了原始地野性欲火更盛、陽具暴脹、再也顧
不得溫柔體貼,憐香惜玉,緊壓在她那豐滿的胴體上,一手抱著她的香肩,一手
揉著她的奶房大雞巴在那一張一合的小穴�,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操得她嬌
喘如牛,媚眼如絲,全身顫抖。

  “啊!爸爸!我好痛快!我……我……不行……了……喔……”

  雪兒被我的大雞巴操得媚眼欲睡,欲仙欲死,小穴�的淫水一洩而出,直往
外冒,花心猛的一張一合吸吮著我的龜頭. 我依然埋頭苦幹,直感到她陰壁上嫩
肉,把我的太雞巴包得緊緊的,子宮口猛的吸吮我的大龜頭,真是妙不可言,爽
在心頭!

  “爸爸……我好……舒服……真美……我……真美死……我……了……我好
愛你……”聽到她的愛語我就像野馬似的,發狂的賓士在草原上,雙手摟緊雪兒
雪白的 屁股,擡高自己的下體,用足了氣力,拼命的抽插,大龜頭像雨點般的,
打擊在她的花心之上。

  “小寶貝!抱緊點……爸爸要……射……射精了……”

  雪兒此時也舒服得魂飛魄散,進入仙境,雙手雙腳緊緊纏在我身上,拼命擺
動著雙腿,挺高陰戶,以迎接我那狠命的衝刺。

  “哎呀……親爸……親丈夫……我美死了……好舒服……好痛快……我……
美得要……要上天了……我又要……洩……喔……”

  雪兒被我這一陣猛幹,已使她達到高潮的頂點,不住的抖動著,小嘴猛喘大
氣,小腹一陣收縮,子宮一收一放,一開一合,猛的吸吮大龜頭,猛地感到她一
陣抖索,一股熱滾滾的陰精,直噴而出,澆在我的龜頭上……

  我也達到了興奮的高點,全身酥麻,大龜頭一陣麻癢,一股陽精飛射而出,
全射入女兒那從未被人開採的子宮�面。

  雪兒被滾熱的陽精一射,燙得全身一陣酥麻叫道:“啊!爸爸……好舒服…
…”

  兩股淫液及陽精,在小穴�面,衝擊著激蕩著。那種美的感受,實在是難以
形容,反正是我倆人同時達到了性欲的頂峰!

  我射精後,也不急著拉出大陽具,繼續讓它泡在雪兒的小穴�面,覆在她身
上又沈沈地睡去。

  當窗外汽車的喇叭聲,將沈睡中的我吵醒,已是早上十點多了;起來一看,
雪兒人已不在房內,我穿好短褲走出房間,看見雪兒,穿著一件無袖的粉紅色洋
裝,在廚房忙著。

  雪兒聽到我的開門聲,轉身嬌媚的看著我、輕聲的笑說:“爸,你睡醒了,
桌上有碗湯,你先喝了吧!午飯等一下就好。”

  她話說完,無故的臉一紅,含羞的低下頭笑著,那神情真像一位新婚的小媳
婦,看得我不禁心神蕩漾……

  “我還不餓,我……”我靠近她,伸出雙手將她抱進懷�,她柔軟的雙乳頂
在我的胸膛,我的肉棒又開始膨脹著……

  “你昨晚太累了,這麼大年紀了,也不知道愛惜自己身體;你先坐下把湯喝
了,我有話要跟你說. ”說著,一隻手輕輕的將我推開我,臉色漲得更紅,低著
頭,……

  她將我推著坐下,將湯放在我面前,人也挨著我坐下,拿起筷子慢慢地吃著。

  等我吃完了,雪兒已低著頭,在我手臂上鑽,用手在我的大腿上輕輕地擰著,
她的臉紅得更厲害,口中吞吞吐吐地說:“爸……爸……我……我現在已經是你
的人了……你會好好照顧我嗎!”人像軟糖般的黏在我身上,她的神情讓我看的
真想伸手立即將她抱在懷�消消欲火。

  “傻瓜,你怎麼能說出這種話來呢,那有自己的父親不喜歡自己的女兒的。”

  “可……可是我們這……這是亂倫……”

  “傻瓜,什麼亂倫不亂倫,俗話說船到橋頭自然直,到時候我們自然會有辦
法的,你就放心好了。”

  見到我癡癡看她的眼神,雪兒暫態臉頰又紅通通的低下頭:“爸,你……唉
……我……”

  “雪兒,我愛你!”我將雪兒攬進懷�,她稍微掙扎著,最後還是靠在我的
胸前。

  “雪兒,我要你!昨晚我就向你表明了,你是我的,我要跟你在一起,我會
給你快樂……只要你能和我在一起……讓我幹什麼都行”

  雪兒那梨花帶淚的神情,讓我忍不住的托起她的臉,激情的吻著,她仰面靠
在我的臂彎�,柔順的任我的嘴吻遍她的臉……最後,當我吻上她的嘴唇時,她
也緊緊抱著我,熱情地回應著……

  在熟人面前,雪兒是我的女兒,我呢無微不至的照顧著她。關心著她,讓別
人感動的直為她說話,要她將來一定要好好孝順我。當到了晚上我們又是一對靈
與肉結合的恩愛夫妻。

  兩人獨處或晚上我下班回到家時,她又像一位新婚的小妻子般,柔順依人地
伺候我。

  夜�,睡在床上,她更像一位蕩婦,別出新招的和我交歡作愛,弄得我每天
樂不思蜀,只想和她膩在一起……
晚上交完班後,急忙忙的回到家,雪兒已弄好晚飯,她穿著一件淡紫紅半透
明V 字無領套衫,露出白皙滑潤的豐滿乳溝。

  燈光下,淡妝的她,粉紅色櫻唇,襯托著細白的肌膚,教我看了不禁的又是
一陣興奮. 兩人打情罵俏愉快的吃完晚餐,雪兒溫柔的靠在我的胸膛上,陪我看
電視。
  在浴室中,雪兒真像一位體貼的小妻子,她幫我沖完水後,拿著香皂由頸子
開始,全身仔仔細細的塗抹著……

  接下來的幾天,我的工作比較忙,單位有一些檔急需我處理,由於趕時間所
以,我也之好吃住在單位,雪兒呢由於自己在家害怕,所以呢她乾脆也住在了單
位的集體宿捨�.
  無法和女兒行歡的我難過得非常厲害。那天下午,我處理完我手頭的文件,
早早地下了班準備接去女兒,來到女兒所在的單位,雪兒還沒有下班。隔著玻璃
幕牆,我看見雪兒坐在後排,在她的那些同事之間可以說是鶴立雞群。



  她今天穿了一套白色的職業套裝,緊身的體恤和白色的短裙,把她性感的線
條勾勒的凹凸分明。大膽的超短裙剛剛遮住她那豐滿渾圓的臀部,更令她哪穿著
絲襪的雙腿顯得纖細修長,腳上則穿著一雙時下最流行的無帶編制式的高跟涼鞋,
整個穿著和她修長曼妙的身段,纖幼的蠻腰,秀挺的酥胸,修美的玉項,潔白的
肌膚,輝映間更覺嫵媚多姿,明豔照人。
我看到這我那不爭氣的陽具不由的有些微微的發脹。但是當我看到女兒忙碌
的樣子時,又不忍心打擾. 於是我就在大樓�到處閒逛,雪兒的寫字大樓共有十
五層,底下十幾層是給她們辦公用的,最頂上的幾層主要是由各個科室的倉儲室
和圖書館構成,平常根本就很少有人來。

  也許是我的走路的聲音驚動了她們,女兒隔著玻璃幕牆看到了我,臉上立刻
現出了哪久違了的微笑。她放下手中的工作,蹦蹦跳跳的跑出來,“爸,你怎麼
來了?”

  “好幾天沒見你了,我想你了,這不我早早地收拾好東西準備來接你。”

  “爸,可是這也太早了,我還有很多工作沒做完呢。”

  “沒事的,爸等你。”我輕拍女兒肩頭:“不過你現在也該休息休息了,我
都看著你忙了好長一段時間了,來跟爸爸來。”我拉著她的手說.

  “你要帶我到哪裡!”

  “走吧,別問了,呆會就知道了!”

  我帶著女兒坐上電梯直上頂樓,樓上空無一人,由於今天是週末,工作幹完
的都已經回家了。

  雪兒走在我前面,我從背後一把抱住雪兒,雙手便不停地撫摸她的乳房,雪
兒有些慌亂地說:“爸爸,不……不要啊……會有人來的。”

  “不會的,今天是週末,人們都回家了,就是有人來也會有聲音的。”我恣
意按摩著雪兒的胸口,隔著衣服搓揉著他的小乳房,我的下體早已象一個即將發
射的高射炮似的高高地翹起。

  接著我掀起她的上衣,把她的乳罩推了上去,兩隻白嫩的奶子被我抓在了手
�揉搓著:“雪兒你知道這兩天我是多麼地想你嗎?你的這對大奶子,天天在我
的眼前晃!”

  我拉著雪兒的手靠近我的下體,雪兒的手在褲子外邊輕輕觸碰,我更加興奮,
伸手解開褲子拉鏈,掏出已經堅硬的陽具,隔著衣服在雪兒小陰部恣意地磨擦磨
蹭著。

  雪兒不住地呻吟著:“啊……噢……爸爸不……不要……啊……”

  我根本沒有理會她,我的手繼續下行,撩起她的裙子,手直進大腿根部,拉
住雪兒的內褲往下褪去,到了膝彎,再是小腿,雪兒擡起腳,我把雪兒的內褲脫
了下來放入口袋。

  我一手撫摸著她的乳房,一手撫摸著她的小嫩穴,還不時地用手指伸入�面
恣意地攪動著,慢慢的雪兒的下身已淌出了漬漬的淫水,弄的我滿手都是。

  我把雪兒的腰往自己的懷�一帶,雪兒雙手自動的按在了牆上,上身和下身
呈45度角,大腿趴開,我儘量分開雪兒的大腿,我撩起她的裙子,雪兒豐滿的
臀部展現在我面前,我一手握住龜頭,一手抱住雪兒的腰,龜頭抵住雪兒的下身,
在雪兒的股溝上晃動,然後抵住雪兒的桃源洞口,從後插入到雪兒的陰戶,雪兒
的陰戶潤滑無比,龜頭一下子全根盡沒.

  “啊……”雪兒一聲低哼。

  我也是一陣快感隨即傳遍全身的整個神經。我抓緊時間抽插,時不時要拉一
下蓋住屁股的裙子,我雙手懷抱雪兒的腰,龜頭不停進進出出,她的淫水四溢,
順著絲襪孜孜地流到了地上。

  突然聽到“噹噹……”一陣上樓梯的聲音,雪兒一下子清醒過來,站直身子
:“爸爸,不要啊,快拔出來吧,有人來了。”

  我依依不捨地拔出龜頭,迅速地把他塞入到褲子�去,雪兒呢也飛快地整理
著自己的衣著,“內褲,我的內褲。”雪兒道。

  “算了,別穿了,穿著裙子人家看不出的。”雪兒沒有分辯,把裙子往下一
拉,便遮住了下身。

  正在這時候,那個上樓梯的人上來了,是這�的一個看門的老頭. “啊,陳
小姐,你怎麼在這�. ”

  “啊,沒沒事的,這是我爸爸,我想讓她和我一起來找一些資料,圖書室沒
看門. ”

  “哪……哪我給你們開吧!”

  “算了吧,今天是週末,等星期一我再來吧!”

  此時的雪兒頭髮散亂,兩頰緋紅. 為了不引起他的懷疑我說:“算了,我們
走吧,先作完下面的那些工作再說!”說著我們頭也不回地逃了下來。

  在電梯�女兒擰了我下說:“討厭,都是你來,讓我這麼狼狽!”我還能說
什麼,只是嘿嘿地一笑。她嬌羞地白了我一眼便向她的辦公室跑去。

  “你回去快點幹,我在下面車�等你!”

  由於剛才的欲火沒有撈著釋放,這種苦苦的等待更加讓我難受。

  哎呀,終於看到了,一位窕窈高挑的女郎,與下班族的人潮一起由大樓�走
了出來,她有一頭又長又直的秀髮披散在肩頭,顯得格外的飄逸動人,只有美人
胚子才有的鵝蛋型臉,光潔的額頭,皮膚雪白,如春山般的秀眉下是一雙深遽而
透著神秘光采的大眼,挺直的鼻樑帶有充份的自信,弧度優美柔嫩的唇型讓人看
了就想咬上一口,尖而圓潤有個性的下巴,尤其尤其臉上那對甜甜的小酒窩,讓
她那股讓人不敢逼視的冷豔中增添了無限的嫵媚。她的無袖的體恤衫掩不住那挺
秀的雙峰,肩上掛著淡藍色的精美皮包,下身是白色的及膝薄那種超短裙,超薄
透明的肉色絲襪及近三寸的高跟鞋,使她渾圓修長的美腿更添魅力,170的身
高加上高跟鞋,走在上班族的人潮中如鶴立雞群,迷人的風采使身邊的男女黯然
失色。

  我正看的出神,聽到旁邊他的男同事悄悄的私語:“你說陳雪是不是那方面
有毛病,要不那麼多追她的人至今沒有一個得手的,她肯定性冷淡……”

  我聽了之後暗暗得意:“傻瓜,你們才性冷淡呢,你們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
……”

  女兒上了車之後我更是喜不自禁,把女兒拉到身邊,我趁沒人注意在女兒的
粉臉上吻了一下。我問乖乖,可急死我了!“”爸,你別這樣,這是在我們單位
門口,你看現在幾點了,我們先去吃飯好嗎?等吃完飯我再給你玩好嗎?“

  於是我驅車來到金馬大酒店,點了幾個高蛋白的菜,風捲殘雲地吃完了,結
完帳之後我迫不及待地驅車回家。

  我回到家之後,鞋還沒來的及脫,就一把拉進了女兒,隨手關上門,抱著雪
兒直奔她的雙唇,我發瘋般的插入雪兒的口腔,在她口腔內攪動,和雪兒的舌頭
狠狠攪和在一起。

  把我剛才的性欲淋漓盡致地發洩給了她。我的雞吧也在她的體內射精就足足
射了三分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