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難歲月 1-15 (4/5)

十二



“媽,媽,醒醒,腳按完了,還按不?”
“哦,我怎麽睡著了!嗯,按的還不錯,再按按腿就算了吧。”
吳德生把母親的腳搭在自己腿上,不輕不重的在腿肚子上按了起來,吳厚英這薄紗褲子有點滑,手捏上去有點使不上勁。
“媽,你這褲子布料太滑了,我不好使勁啊!”
吳厚英睜開微閉的雙眼,想了下:�面還穿著大褲衩,脫掉外褲倒也不至于尴尬,很多婦女都是穿著背心褲衩在街上乘涼呢,再說這是自己的兒子,倒也不至于不好意思!
“嗯。那是喬其紗的料子,是很滑,我脫了你再按吧。”
吳德生吞了吞口水看著母親在自己面著將白生生的大腿和引人遐想的褲衩亮在眼前,當然表面上要裝著老僧入定似的沒有任何異常!
“哦,德生,你幫我倒杯水來,我吃片安眠藥,你按你的,再按個十幾分鍾就差不多了,按完的時候要是我睡著了你就別喊我了,你把門帶上就回去休息吧,”
吳德生下床把溫水遞到母親手上,“媽,這藥還是有點副作用的,盡量少吃!”
厚英聽到兒子關切的話心�也是一暖,臉上卻還是沒有表情:“嗯,我不知道有副作用,這不是沒辦法嘛,按你的吧!”
吳德生從母親的小腿肚下沿開始,慢慢的往上按著,他不露痕迹的把頭一寸一寸的往下埋著,以便和架在腿上的母親腳丫子縮短距離,直到鼻尖快要觸到腳面才停止下來。就這樣手�是老母白白軟軟的腿肉,鼻子用力的吸著母親腳丫上的獨特芳香,眼看塵根又要發火了,德生忙緊緊夾住,以免暴露邪念!
空氣靜的可怕,隻有挂鍾的秒鍾嗒嗒嗒的聲音清晰入耳。德生很想直接揉搓母親的大腿,可是又不敢!這大腿與小腿本是同一屬性,隻有位置的不同,再就是一個肉多點一個肉少點而已,可由于大腿是和人的下陰緊密相連,所以大腿比起小腿來更讓人容易産生性的幻想!
終于按到了膝蓋,如此短的距離,吳德生卻仿佛手指爬了一個世紀,心中焦急萬分,手上卻不敢逾越,隻能一圈一圈的以厘米前進,又慢慢捏了三分鍾,母親是說再捏十幾分鍾,眼看都快十五分鍾了,可是孝順的兒子卻仿佛才捏了個開頭,就算是這樣整晚的服侍老母親,他也是心甘情願或者是求之不得!
他現在這樣子很難受,手雖然捏著母親性感的大腿,可是這腳丫子就夠不著聞了,乳房也沒的看,隻能看著寬大的褲衩幻想一下�面的風景。裆部的塵根長時候的被壓制弄的龜頭都有點生疼,吳德生想算了:回去打個飛機算了,母親的身體看在眼�,這雞巴就軟不下去,再這樣壓著弄斷了就這輩子就完了!
這時吳厚英在藥力的作用下剛剛完全入眠,已經發出了輕微的呼噜聲,吳德生本已走到門口,聽到母親的呼噜聲他的心一動:人吃了安眠藥一旦睡著,至少也要五六個小時才會醒,操母親是不行,因爲母親一輩子沒結婚,他的塵根尺寸那麽大,不管是不是還是處女明天早上她都會發現的,但我把衣服剝光親一親總是可以的!想到這他喜不自勝,現在時間還很寬裕,睡著的母親比起平時來可愛的許多,一點也不用害怕了。
他謹慎的決定先到女兒房間看一下,萬一女兒沒睡跑過來就慘了。
一進到女兒的小香閨,他搖頭苦笑了一笑,女兒可能是做作業溫書太辛苦了,睡覺門也忘了鎖,此刻正四仰八叉的睡著了,身上的薄毯子被她仍到了一邊,他走到床邊準備幫女兒把肚子蓋好以免著涼,一走到近前人卻像僵住了一樣。
隻見女兒穿著件白色的小背心,隨著呼吸的一起一伏,胸口也在一上一下的,薄薄的布料將小小的肉包子和軟軟的奶頭撐的非常明顯,背心中間的空當甚至能看到一些乳肉。白淨平坦的小肚子下面是件很舊的內褲,由于穿的時候太長,布變的很薄很軟,吳莉又喜歡穿小褲褲時拼命的往上提,這樣就將嫩嫩的陰部形狀完整的勾勒了出來,吳德生心一驚:這小妮子今年發育的可真快,記得去年夏天胸口還是和小孩一樣。他鬼使神差的將頭移到了女兒的大腿中間,死死的盯著那長長的橢圓形,透過已經變的有點透明的內褲,甚至能看到幾根稀疏的陰毛。就在這時候吳莉醒了,吳德生忙緩過神來,順手扯過毛毯蓋在她身上:“你這孩子,這麽大還不讓人省心,睡覺不蓋個東西涼到肚子明天又要請假了!”吳莉睜開朦朦胧胧的眼睛:“知道了,爸。”
“睡吧,睡吧!”吳德生轉身走出了女兒的房間。一顆心緊張的怦怦直跳,幸好沒被女兒發現自己的下流舉動,算了,女兒的事先不想了,母親可還在安靜的等著自己去‘欣賞’呢!
回到母親的房間,吳德生明知母親睡的還死但畢竟是做賊心虛,他還是不放心的走過去推了推母親的肩膀:“媽,媽!”等了一會見母親毫無反應他才徹底放心。
吳德生先把門鎖好後得意的爬上了母親的床,他先將母親抱著坐起來將汗衫胸罩解了下來,然後將大褲衩輕輕的褪了下來,吳厚英身上所有的秘密被兒子盡收眼底。
終于等到了這幸福的一刻,,吳德生將母親的手和腳分開擺成一個大字形,靜靜的坐在床尾慢慢欣賞著。母親的乳房很小,但不像一般的中老年婦女那樣下垂的厲害,可能是一輩子守身如玉的緣故,她的奶頭的顔色竟然如同年青女人般的鮮豔,兩臂下還有不多但是長長的腋毛,小巧的乳房下面是一片白花花的肚皮,所幸贅肉不多,看著倒也很是性感,再往下卻是與上半身的白淨截然不同的大片黑毛,那毛長的又多雙長,分布的雜亂無章,有的地方密有的地方卻隻有寥寥幾根,吳德生看看看著就坐不住了,因爲母親的陰道被毛擋住了,他很想看看這一輩子不要男人的母親陰部是不是長的與衆不同!他把身體向著趴著,用手分開陰道兩側的黑毛,隻見毛從後面的兩片紅色的陰唇緊緊的貼在一起,最上面是一個很大的陰蒂,終于看到了老母親的陰道,吳德生鼻血都差點流了出來,他喃喃的說道:媽,我來舔你的屄了,你的屄一輩子都沒用過,難道是爲了留給兒子我來用的嗎?自言自語的說完話後,他張開嘴哧溜一下將老母親的兩片陰唇含在了嘴�,舌尖也趁機鑽機去一陣攪和,可能是剛剛洗過澡的緣故,母親的陰部沒有一絲異味,反而有一絲肥皂的香味。舔了一會之後,吳厚英的陰部竟然慢慢的潮濕了…..
“咚咚咚!”吳德生正在幸福的享用母親的陰道,忽然傳來了敲門聲,吳德生此時恨不得殺了屋外的人,這時候來打擾,也太氣人了!他趕緊將母親的衣服草草穿好帶上門走了出去。
稍稍整理了一下情緒,吳德生看了一眼牆上的鍾,都快九點了,怎麽這麽晚還有人到家�來,難道是…..?他惶恐不安的一邊往外走,一邊說:來了來了,誰呀?”
來人正是馬海軍,他想晚一點等吳德生家�的人睡覺了再去,省得到時候談話不方便。
吳德生打開大門一看,敲門的是一個28、9歲的小夥子,長的還挺英俊,不過這臉很陌生,他絕對從來沒見過。
“請問你是吳德生吳老師嗎?”海軍盡量平靜的問道。
“我是吳德生,請問你…..”
話未說完,海軍按住他的脖子,用膝蓋狠命的撞擊他的肚子,“你就是那個人面獸心的吳老師,你對我們家芳芳幹什麽壞事了?說啊?走,跟我去公安局說清楚,你這畜生不如的東西!”
吳德生嚇的面如死灰,這一進了局子至少也要蹲個十年八年的,而且名聲也全毀了,會被成人人唾棄的野狗,別說當老師了,就是掃大街都沒人要了!
‘咚咚咚!’吳德生跪在地上磕頭如搗蒜,“大哥,你饒了我嗎?你要我幹什麽都行,就是不能去公安局啊,那樣我就完了呀!我把家�的錢都給你,不夠的話以後我每個月發了工資給你一半,行嗎?大哥,求求了你!…..”
海軍哼了一聲,也不搭話自顧自的在吳德生家轉悠起來,吳德生不知他是何意,也不敢問,隻好像狗一樣跟在海軍後面轉。左邊第一間是吳德生的房間,海軍走進去東瞅瞅西瞅瞅,見桌上有一條剛剛拆開的大前門,“哼,小日子過的不錯嘛,還抽大前門!”
吳德生乖巧的將煙往海軍手上塞著:“大哥,這是我今天買的,才抽了一包,你拿回去抽吧!”海軍也不客氣,抓著煙走出來往第二個房間走進,門輕輕一推就開了,�面布置的簡單潔淨,有一股淡淡的香氣,床上睡著一個漂亮的女孩子,海軍走到床上欣賞了起來,這女孩子看來還沒發育成熟,奶子小小的,小背心有粉紅色的奶頭看的很是誘人。“哼!”海軍看了看走了出來,吳德生趕緊將女兒的房門帶好,海軍點著一根煙,淡淡的問道:“吳德生,這是你的寶貝女兒吧,長的很漂亮啊,要不這樣,我也不要你的錢,也不告你,你把你女兒給我用一晚怎麽用,咱們就算兩清了。”吳德生急的差點哭出來了:“大哥,我女兒還小,真的不行啊,別的事我都可以答應你,這件事真的不行!”海軍氣的飛起一腳踢在吳德生肚子上,“你女兒小,我外甥女更小,你又下的去手!”吳德生痛的想回話都發不出聲音,海軍抽了幾口煙想起還有一個房間沒有檢查,不理正捂著肚子的吳德生,自顧自往最�面一個房間走去,吳德生想起剛才走的匆忙母親的衣服都沒穿整齊,趕緊忍著痛跟了進去。
房間門輕輕一推就開了,隻見床上睡著一個戴眼鏡的老女人,從臉型看年輕時應該是個漂亮的女人,臉看起來有一股書卷氣,身體修長皮膚很白,上身穿著件汗衫,胸口的起伏不大,看來乳房應該很小;下身隻穿著一件褲衩,白花花的大腿一覽無餘,順著燈光仿佛還能看到小腹下面的一片黑毛。海軍看的雞巴都要硬了,想起身後還有一個人,他退出房間坐在了客廳沙發上,:“這是你媽吧,你媽年輕時應該很漂亮啊,就是現在也是一個老美人啊,既然你舍不得你女兒,就讓你媽侍侯我一晚上吧,我吃點虧睡了,誰叫我這人心善呢。”
吳德生一聽這位複仇者竟然和自己一樣,也喜歡弄老女人,可是母親一輩子都不要男人,要她同樣比登天還難啊。無奈之後,隻好又下跪磕頭,:“大哥,這事我媽不會答應的,再說我也不敢跟她提啊,可能你不知道,我媽一生都沒結過婚,她最討厭男人了!大哥,我還是賠錢給你吧,你說個數,我就是砸鍋賣鐵都賠給你!”
誰知海軍剛才一看那文化味十足的老美婦心�愛的不行,他已經下定決心非把她搞到手不可。“我不要錢,反正不是你女兒就是你媽,你選一個吧!”
吳德生流著淚蹲在地上連著抽了幾根煙,他恨自己的急色,搞也沒搞到,現在倒又搭上一個親人,兩相其害取其輕,看來隻能犧牲母親了,反正母親已經是退休的老年人了,失個身也出不了啥大事,可女兒才那麽小,他可不想這樣毀了她一生!隻是如何向母親開口呢?別看剛才他對母親大肆輕薄,可母親隻要是清醒的時候他還是很害怕的,這種讓母親和男人睡覺的事情他如何敢開口!
“大哥,要不,要不,要不…..”
“男子漢大丈夫爽爽快快的,我馬海軍從不勉強人,要不你選一個,實在不願意選也沒關系,咱們現在就去公安局說清楚,那�晚上也有人值班的,走吧!”
說完,海軍拔腿就走,吳德生忙一把抱住海軍的腿,:“大哥,不能去局子啊,那就我媽吧,隻是,隻是我不敢跟她說,我,我,我從小就怕她!”
“這簡單,我自己找她,你不用出面,隻要最後拿的下來我就再不找你麻煩,如果她死不願意咱們再說好吧!你說你家一般什麽時候隻有你媽一個人在家?”
“早上八點到12點,下午2點到5點半,這兩個時候段都是我媽一個人在家。”
“行,那我走了,明天上午我來拜訪吳厚英主任!哦,對上,桌上的煙拿來,差點忘了,瞧我這記性!”
總算送走了瘟神,吳德生一邊賠著笑鎖門一邊想:“咦,他怎麽知道我媽叫厚英,還知道她以前是主任,看來已經把我家摸清楚才來的!”想到這他一頭冷汗。回到房間,他想著明天那家夥怎麽和母親談判,怎麽操自己一生貞潔的母親,母親知道他的醜事後的反應,母親肯不肯爲了保住自己而做出犧牲……件件都是頭痛萬分的事,管它那麽多,眼前隻有先保住自己不進監獄再說,其他的走一步看一步吧!今天一天吳德生仿佛過了一年,偷看母親的身體、發現女兒已慢慢成爲女人、輕薄沈睡中的母親、被自己淩辱的學生家長上門找麻煩…..一直到淩晨四點多他才沈沈的睡著。
第二天早上,海軍6點半就起來跑到幹媽家,那位討厭的遠房親戚好像家�有事提前回家了,謝小蘋也是許久沒和海軍親熱過了,人中午送走的,下午一上班她把海軍拉到一邊:“兒子,我家那親戚走了。你沒事就來幹媽家玩吧!”海軍看同事位都在認真的工作,把謝小蘋帶到儲藏室,急吼吼的將她的上衣卷起來一口就叼住了奶頭,謝小蘋喃喃的說道:“好兒子,回頭去家玩,別在這,有人,啊!別舔,汗津津的。”“有汗才好,我就喜歡幹媽身上的味!”海軍看看窗外沒有,忙掏出硬梆梆的雞巴,“幹媽,快,幫我吸兩口,我都快想死你了!”謝小蘋拗不過他,忙含進嘴�哧溜哧溜的吸起來,海軍正想拎住幹媽的頭發來個急速抽插射出來,這時外面傳來了腳步聲,兩人趕緊整理好衣服,“幹媽,你拿幾張空紙皮先出去,省的惹人懷疑,有人問就說來領料,我一會再走!”……
看看附近沒有人,他掏出幹媽給配的鑰匙輕輕門打開再輕輕的鎖好。謝小蘋一般七點鍾起床,現在正是睡的正香的時候,海軍掀開幹媽身上的薄床單,輕輕的脫掉了她的內褲,下一刻,熱哄哄的舌頭就在幹媽同樣熱哄哄的陰道�翻江倒海,謝小蘋命門被襲,睡夢中不自覺的呻吟了兩聲後終于醒了過來,不用猜她也知道是海軍,“好兒子,真會舔!幹媽好舒服啊!”海軍一聽憨厚的一笑,他探出頭兩手將幹媽的屁股舉到臉旁邊,舌頭在謝小蘋的肛門邊轉著圈,玩了一會手,他將舌頭卷起來,用力往肛門的內部深入著,“乖兒子,別玩了,好癢啊,快點來操吧,一會要上班來不及啦!”
海軍也不說話,跳下來著,挺著雞巴站在門邊,謝小蘋一看就知道他想來後入式,“你這混帳兒子,老是喜歡把幹媽當做母狗一樣從後面操!”嘴上罵著,手上卻不耽誤,她跳下床從箱子上抱過一床厚被子,人站在地上趴在被子上乖乖的等著雞巴的安撫,海軍用龜頭對準洞口,先用大龜頭在入口處旋轉了幾圈才變變的深入了進去,“兒子,你這雞巴太長了,這隔一段時間不弄幹媽都有點不適應了,你慢點,別進那麽深啊!”海軍也不答話,一隻手撈住一隻癟奶子,趴趴趴的在幹媽屁股上撞擊著,操了三百來下下,謝小蘋漸入佳境,屄�的水越出越多,久曠的陰道被年輕堅硬的大雞巴刮的酥酥麻麻的,“好兒子,使勁操啊,媽好舒服啊!”海軍加快速度狠狠的撞著,雞巴一次次刮過泥濘的陰道頂到了幹媽的花屄上,對五十來下,謝小蘋就被刺激的洩了身,海軍不知疲倦的次次到底的重擊漸漸的謝小蘋吃不住了,爲了讓他舒服,謝小蘋又咬牙抗了一兩百抽,“海軍,歇會吧,要不你慢點,嗯嗯,幹媽有點吃不消了。”海軍畢竟心疼幹媽,連接抽出正在興頭的雞巴,臉伸過去和幹媽親嘴,謝小蘋乖巧的將舌頭盡可能的伸的最長,海軍會意的含住將上面的口水吸的一滴不剩還戀戀不舍的不肯松開。謝小蘋假意嗔怪的推開海軍:“要死啊,那麽用力吸,吸壞了以後就沒的玩了,你那麽喜歡喝我的口水那我吐給你喝吧。”這本是一句開玩笑的話,海笑卻笑著,幹媽的口氣那麽甜,吸和喝不也差不多,再說沒那麽玩過,試試也未嘗不可。“好啊,你吐給我喝吧!”說著橫躺在床上,張大嘴調皮的看著謝小蘋,謝小蘋想不到戲言變成了現實,這吐口水她總覺得有點髒,甚至有點欺負人的感覺,弄點老臉都有點紅了,還是吐不出來。
“幹媽,你別怕,我讓你吐的,再說你不會離我近點,慢慢的擠出來嗎?”
謝小蘋知道海軍的脾氣,想玩的一定要達到目的,否則今天別想上班了,她把臉移到海軍的上方,對著他張開的嘴慢慢擠出了一些唾液,由于唾液數量不多,不是整塊的掉進海軍嘴�,而是變成一條條似斷未斷的絲狀流出了他的嘴�,這畫面很是淫蕩,如同一根根口水做成的線牽著老少二人中間,就這樣海軍半天也看喝到幾滴,一著急他摟過幹媽的脖子,將嘴伸進她口腔�將�面的水分痛快的吸了個夠!
“呀,六點55了,海軍,來不及了,我幫你吸出來吧,待會上班要遲到了!”
海軍不理幹媽,他翻身站了起來,將幹媽小巧的身體橫放在床中間,然後抓起個枕頭墊在她屁股底下,粗長的雞巴就著濕答答的陰道口一貫而入,“啊,輕點,太長了!”海軍用手抓著二媽的兩隻腳放到鼻子下貪婪的聞著上面的混合味,腰部快速的運動著,謝小蘋看著海軍不嫌髒的在自己腳丫腳常上津津有味的啃著、粗壯的雞巴在自己陰道�像拉風箱一樣急速的進出,休息了一會的陰道重新又體會到男人雞巴刮著陰肉的舒爽感,“啊!好兒子,大雞巴兒子,真會操啊,媽又要來了,啊啊啊!使勁操媽!啊!我來了我來了……”海軍被幹媽的陰液一澆再加上陰道高潮時的急劇伸縮,龜頭也是快感頻傳,眼看精關不保,他連忙咬住舌頭,停止抽插,他想下一輪的沖刺再射出來,現在還早了一點。兩次高潮後謝小蘋如同一灘泥般不動,海軍趴在幹媽的身上,將她的手臂擡高,鼻子伸進謝小蘋的腋下一邊聞著那奇怪刺激的味道,一邊做著最後的沖刺。謝小蘋被操的已是發不出成句的話來,隻是銷魂的‘嗯嗯嗯’的發出鼻音,海軍叼住謝小蘋的奶頭,發著狠用力的頂了幾十下後,終于一洩入注,滾燙的精液灑在陰道深處,謝小蘋被激的身子顫了幾顫。高潮後的二人抱著互相啃著對方的舌頭,“別吸了,真的要遲到了!”謝小蘋一把推開玩不夠的海軍,匆忙的穿起了衣服,海軍倒不慌不忙的邊套褲子邊點著一顆煙:“幹媽,我上午有點事,你幫我起個假啊!”謝小蘋一邊扣著胸罩帶一邊說:“行,沒出什麽事啊,要我幫忙不?”
“不用了,小事,幹媽,我改天再來玩啊!”海軍邊說邊往外走著,走到門口人卻又折回來。謝小蘋說:“怎麽了?海軍,落了什麽東西嗎?”
海軍掏出軟成一堆的小號雞巴,但到謝小蘋面前,:“我沒事,它找你有事!”
謝小蘋知道海軍的心事,她笑著輕輕打了雞巴一下:“這醜東西,哪天非把它割了,省的到處招女人。”說完不顧上面滿是兩人交配時的各種殘汁,一口包進了嘴�,舌頭圍著龜頭和溝溝來來回回的清掃著,剛射完精的龜頭敏感度劇增,海軍舒服的像女人般發出了呻吟。謝小蘋急著上班,隻好加快速度拼命吞裹好讓這冤家舒服個夠。海軍哼哼著扶著幹媽的頭,眼看一陣陣的快感又向神經撲來,忽然他想起上午要去辦的事,趕緊輕輕推開幹媽,抱著她舌吻了一會,:“算了,好幹媽,改天再玩吧,一會你上班遲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