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哥哥的姦淫歲月(三)乾哥哥與男同學的聯合姦淫

 我的電腦最近怪怪的常常當機,我問了班上很懂電腦的同學小邦,他跟我說有
可能是中毒了,還很熱心的說放學後可以去我家裡幫我看看,我知道小邦一直對我
都有好感,心想文哥這幾天去台中找朋友,今天應該還不會回來,便開心的答應了

放學後小邦陪我回到了乾媽家,這時乾媽還沒有下班回來,客廳裡也空無一人
,我便放心的請小邦進我房間查看電腦,他檢查了一下,便告訴我電腦真的中毒了
,他可以幫我重灌,我滿懷感激的跟他道謝r

接著我們便坐在我的床上聊天,聊著聊著,小邦也越靠我越近,我不禁將身子
往床邊輕移,但他卻不經意的向我再度靠坐過來,頓時我的心跳加速,低著頭不敢
直視他
 

小邦在我耳邊吹氣,接著他的手捧起我的臉,便對著我的唇壓了下來,他輕輕
的吻著我,我閉著眼享受他的溫柔,慢慢的他吻的力度漸漸加重了,他啟開我的雙
唇,將舌頭伸進我嘴裡熱情的攪動著,我不由自主的也回應著他,他拉著我的雙手
勾住他的脖子,我們熱情的擁吻著

正當我意亂情迷時,他的手不知何時已伸到我的上衣裡,在我背上遊移,他的
手輕巧熟練的解開我的胸罩,便將我緩緩放躺在床上,我兩眼迷矇望著他,他又吻
了下來,手也不安份的伸進我的白襯衣,撫摸著我33D的奶子

他吻至我的耳邊對我說:「我喜歡妳…我要妳…」

我的腦袋一片空白,不知如何回應,他含著我的耳珠吸吮著,我只能不住的輕
輕喘息著,他解開我的白襯衣鈕釦,隔著胸罩揉捏著我的奶子,還不時撥弄我敏感
的奶頭,我也淫喘的更大聲了:「呃…呃…不要…不要…」

他像是得到了鼓勵,身體向下移動,扯下我的胸罩,含著我的奶頭吸舔起來,
我像是觸電一般,扭動著身軀,不住的淫喘:「呃…呃…不要…不要這樣…呃…呃
…」

但在他靈活的舌頭,不停的撥弄挑逗我的奶頭時,我的手已不聽使換的捧著他
的頭,希望他給我更多的剌激,他的下身緊緊貼著我,我的雙腳也自動打開迎合他
早已堅硬的雞巴磨蹭著我的下體

正當我們在床上狂亂不已時,我的房門突然呯的一聲打開,傳來了文哥的聲音
:「你們倆個在做什麼?」
 

我倆嚇了一跳的彈坐起來,小邦不知所措的站了起來:「沒…沒有…」

文哥:「臭小子,你好大膽,把我家當砲房了啊?」

小邦:「不是…我…我沒有…」

文哥抓住小邦的衣領兇狠的說:「我都看到了,還說沒有…」

小邦低著頭,不敢再回話,文哥轉而看著我:「衣服還不穿好,這麼喜歡露奶
子啊!真下賤,我才幾天不在,雞掰就癢的受不了,帶男生回來幹妳了呀?」

小邦聽著文哥的話,轉頭訝異的望著我,我驚恐的趕緊穿好衣服,站起身來上
前阻止文哥再往下說:「文哥…求求你,不要在我同學面前亂說」

文哥:「同學…原來是同學啊?妳是不是常常給妳們班男生幹啊?我看妳在學
校應該是公共廁所吧!妳給他幹過幾次了啊?」

我緊張的直搖頭:「沒有…我不是…我沒有…」

文哥不死心的轉頭問小邦:「小鬼…你幹過我乾妹妹幾次了?」

小邦冷汗直流搖著頭:「沒有…我喜歡她,但是我沒有幹過她」

文哥邪惡的笑著:「你喜歡我乾妹妹啊?那我今天不就破壞了你的好事,對不
起啊!」

小邦僵直著身體:「沒有…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忍不住,我下次不敢了」

文哥不懷好意的拍著小邦肩膀淫笑著:「小兄弟…沒關係,不要緊張,如果你
真的喜歡我乾妹妹,只要是兩相情悅,我不會反對的,但是不要太猴急啊!要慢慢
來知道嗎?」

小邦:「是…大哥,我知道了,我不會再這樣了」

文哥:「那就好…你們慢慢聊啊!我不打擾你們談情說愛囉!」

文哥說完便轉身離開我房間,我看著文哥的背影,腦海裡卻有一股不祥的預感

我和小邦對望沈默了許久,小邦終於開口了:「我先回家了…」

我默默的點著頭:「我送你出去…」

我送小邦出了房門,經過客廳時,看見文哥坐在沙發上,文哥見到我送小邦往
大門口走,便開口叫住我們:「你們要去那裡啊?」

小邦:「大哥…我要回家了」

文哥:「這麼快就要走囉!怎麼不再坐一下?」

小邦看著我不知如何回答,我只好開口說:「他來幫我檢查電腦的,已經檢查
完了,沒事他就回去了呀!」

文哥:「妳難得帶男生回來玩,不用這麼急著回去啊!我跟朋友拍了一些好玩
的東西,我們一起看吧!」

我和小邦無奈的對望,再加上文哥的催促,只好走向沙發坐了下來

文哥拿起DVD的搖控器按下了PLAY的按鈕,影片裡傳來陣陣的音樂聲,
場景似曾相見,好像是卡拉OK的場景,我不安了起來,鏡頭一轉見到幾個男生背
對著站在包廂的沙發前,鏡頭穿過人群向前推近,便見到我衣杉不整跪在沙發上飢
渴的幫文哥舔著雞巴

我大驚失色起身想搶過文哥手上的搖控器,文哥一把將我拉坐在他身上:「小
賤B…緊張什麼?讓妳同學好好欣賞妳那天的賤樣啊!」

文哥轉而對目瞪口呆的盯著電視螢幕的小邦說:「怎樣?小鬼…我們小真的表
演夠精彩吧!」
小邦不可置信的看著我,我急著眼淚掉了下來:「你怎麼可以偷拍,這樣我以後怎
麼見人,求求你,把它關掉好不好?」

文哥:「偷拍?我們可是正大光明的拍喔!是妳那天自己被幹的太爽了沒發現
而已,妳同學看的口水都快流下來了,他應該不捨得我關掉吧!是不是啊?小鬼…

小邦吞了吞口水,望著我和文哥,隨即不發一語再度轉頭盯著電視螢幕

文哥:「妳看到沒?妳同學不知道看的多開心咧!乾脆我們順便現場表演給妳
同學看好了,讓他可以身歷其境」

小邦再度張大了嘴望著我和文哥,我慌亂的直搖著頭:「不要…文哥,我求求
你…不要…」

文哥:「不要…妳沒看到妳同學的表情有多期待嗎?小鬼…你很想看對不對啊
?」

小邦不發一語,眼神在我和電視螢幕間遊移著,而電視螢幕正在播放著,我淫
蕩的坐在文哥身上搖晃著,而站在我面前的阿仁也將他的大雞巴無情的在我嘴裡抽
插著

我哀求著文哥:「文哥…我求求你,把它關掉好不好,我求求你…」

文哥:「關掉?等我幹完妳再關也不遲啊!」

文哥的手不客氣的往我奶子上抓去,我不斷的閃躲:「文哥…不要…小邦…救
我…」小邦坐在我身旁不知如何是好

文哥:「小鬼…呆在那裡幹嘛?想看現場表演就幫我抓著她啊!」

小邦愣了幾秒,便舉起雙手壓著我的肩頭,我驚慌的掙紮著,但無奈力氣沒有
兩個男生大,沒多久文哥的手已將我的學生白襯衫鈕釦解開,拉下我的胸罩,用力
的揉捏我的大奶子

文哥:「小鬼…你看她這兩顆奶子大的有夠賤的,幹她的時候晃的不得了,亂
爽一把的」

文哥不斷的大力揉捏我的奶子,還不時的用手指用力的彈我右奶的奶頭,讓我
吃痛的哀嚎著,小邦越看越興奮,左手也忍不住的捏住我的左奶揉捏起來

文哥:「小鬼…她的奶子剛才在房間你已經玩過了,她的雞掰給你看過沒?」

小邦吞了吞口水:「還沒…」

文哥:「那你想不想看啊?」

小邦興奮的直點頭:「想…」

文哥:「小賤B…聽到沒?妳同學想看妳的雞掰,妳還不趕快打開妳的大腿,
把妳的雞掰掰開給妳同學看」

文哥一把拖住我的上身往他坐的方向移動,並命令小邦把我的雙腿擡起架到他
的大腿上,我怎能在這種情況之下,羞恥下賤的讓小邦看到我的淫穴,我橫躺在沙
發上拼命的掙紮著

文哥不爽的大聲呼喝:「操妳媽的賤貨,都已經被我幹了那麼多次了,還裝什
麼清純,如果妳不想我把片子放到網路上,妳就給我乖一點」
文哥的威脅對我起了作用,我流著淚水不敢再作掙紮

文哥命令著小邦:「發什麼呆啊!你不是想看她的賤B嗎?還不趕快把她的內
褲脫下來」



小邦一聽指示,馬上掀起我的學生短裙,興奮又急燥的扯下我的內褲,我羞恥
的趕緊用手蓋住我的下體

文哥此時狠狠的往我的奶子甩了一巴掌:「遮什麼遮啊!妳的賤B那麼欠幹,
還怕給人看啊!還不把妳的大腿張開,自己掰穴給妳同學看」

我忍著淚水將大腿張開,雙手緩緩向淫穴移動,用手指掰開了陰唇,小邦目不
轉睛的盯著我的淫穴,只差口水沒有流下來

文哥:「小鬼…看到沒?這就是她欠幹的雞掰,你想怎麼玩隨你啊!不用客氣
喔!」

小邦興奮的:「謝謝文哥…」

小邦的手迫不及待的伸內我的淫穴,手指輕輕掃過穴口,便按住我的陰蒂揉了
起來,我受了如此剌激,再加上文哥不斷玩弄我的奶子,便不爭氣的淫喘起來

文哥得意的:「小鬼…看到沒,這小賤B已經發春了喔!」

小邦更使勁的揉我的陰蒂:「對呀!她的淫水已經流出來了耶!」

文哥:「現在知道她的雞掰下賤了吧!我們沒弄幾下就流淫水,等著被幹了」

我只能不停的淫喘著:「呃…呃…不要弄了…呃…呃…不要…」

小邦不理會我,將我的雙腿向上壓,讓文哥幫手壓住,小邦低下頭來,開始用
舌頭掃過我的陰蒂,舔弄了幾下,便將舌頭伸入淫穴舔弄

我不住的扭動著身體,雙手扶住小邦的頭:「呃…呃…不要…小邦…呃…呃…
這樣我會…受不了的」小邦吸的漬漬響,我的慾望也隨之高漲

小邦:「大哥…她的雞掰好會出水耶!玩起來好爽喔!」

文哥:「知道好玩了吧!用力玩啊!這種機會不是天天有的喔!」

小邦接著將手指插入我的淫穴,時而轉動時而抽插玩弄起來,淫穴裡不斷冒出
的淫水,隨著小邦手指的動作,不斷發出漬漬的淫糜聲音

文哥:「這賤貨欠幹的不得了,她全身上下都被我和我那群哥兒們幹遍了,再
讓你看更精彩的」

文哥站起身拉開了褲拉鍊,將他的大雞巴掏了出來,在我臉上搓來搓去:「來
啊!這是妳最喜歡的大雞巴,趕快舔給妳同學看啊!」

文哥抓著我的頭,硬將雞巴塞入我的嘴裡,我無法閃躲,只好開始幫他吸舔!

文哥:「小賤貨…認真點吸啊!好好表演婊子吸屌給妳同學好好欣賞啊!」

我無從選擇只能賣力的吸舔文哥的雞巴,我的餘光看到小邦興奮的眼神,他的
手也更賣力的對著我的淫穴抽插

文哥的大雞巴在我的嘴裡吸舔了沒多久,就已經堅硬無比,文哥從我嘴裡抽出
了大雞巴,在我臉上拍打了幾下,便叫小邦起身讓位給他

文哥:「來…我現在就幹這賤貨給你看,幫我把她的腿向上壓,這樣你會看的
比較清楚」

小邦聽話的將我的雙腿向我頭上壓,文哥握著他的大雞巴,在我的淫穴磨擦了
幾下沾濕了淫水,便用力一插到底捅了進去,再抽出來只留龜頭在淫穴裡,又再一
次捅到底,不斷重複著

我受不住的大聲淫叫:「啊…啊…到底了…啊…啊…文哥…啊…啊…」

文哥:「小鬼…看到沒?這種賤貨就是要這樣幹才會爽」

小邦點頭如蒜,眼睛直盯著文哥的大雞巴狠狠的在我的淫穴進進出出,小邦
壓著我雙腿的手,也忍不住握住我的奶子大力揉捏著

我實在不想在小邦面前表現我淫蕩的樣子,我很想忍住我的淫叫聲,但文哥不
斷的狠狠幹著我的淫穴,讓我的淫叫聲越來越大,根本就止不下來:「啊…啊…文
哥…啊…啊…小力點…啊…啊…好深喔!…啊…啊…」

文哥:「小賤貨…太爽了是不是啊!妳看妳多賤啊!被妳同學那麼近的看妳的
臭雞掰被幹,還爽的吱吱叫」

小邦:「大哥…我從來沒有這麼近的看過幹穴,好剌激…好爽喔!看的我好硬
喔!」小邦已忍不住撫摸他已突出的褲檔

文哥:「呵呵…妳看看妳這個賤樣,妳同學看的雞巴都硬了,看妳有多婊啊!
怎樣?小鬼…要不要她也幫你舔一舔雞巴啊!」

小邦興奮的直點頭:「要…當然要…」

文哥:「那你還等什麼?幹她的賤嘴啊!」

小邦迫不及待的掏出雞巴,也學著文哥將雞巴在我臉上搓弄:「嘴巴張開,趕
快吸啊!」

我不停的搖著頭閃躲著,小邦的眼神充滿了獸性,一手抓住我的頭髮,一手掐
住我的臉脥,逼迫我張開嘴巴,硬將雞巴塞了進去:「媽的…臭婊子…幹妳的賤嘴
。」

我驚訝小邦說出如此下流的言語,他的動作也更加的粗野,一下一下狠狠的對
著我的嘴做起活塞運動

文哥:「小鬼…學的挺快的嘛!這賤貨這樣幹就對了!」

他們一前一後的幹著我,還一人一手捏著我的大奶子,讓我簡直是又痛又爽,
我嘴裡塞著小邦的雞巴,只能痛苦的發出唔唔的悶叫聲
就這樣幹了好一會兒,文哥將我拉起,把我雙腳放到地板上,同時將我翻身成為跪
姿,文哥站在地上,要我手撐著沙發座椅,便從我背後將雞巴再一次捅進了我的淫

文哥每一下都狠狠的抽插著我,屁股因為重重的撞擊,發出了啪啪聲響,小邦
蹲下來看著我不停晃動的奶子,我羞恥的別過頭去,小邦的手捧住我的淫蕩大奶晃
動把玩起來,還不時冷不防大力揉捏著

我除了發出淫蕩的叫聲之外,完全無法反抗他們的淩虐:「啊…啊…文哥…啊
…啊…好深喔…啊…啊…幹死我了…啊…啊…」

文哥:「小鬼…這賤貨最喜歡這種母狗姿勢了,插的越深她會越爽的」

文哥邊幹還邊大力的拍打我的屁股,小邦站起來坐到沙發上,抓著我的頭就往
他的雞巴上壓去,我只好張開嘴,再度含住他的雞巴吸吮

螢幕上放映的畫面剛好就是我跪趴著吸舔阿忠的雞巴,背後也被一個不知名的
男生狂幹著,正好與現在的情景相互輝映

我被文哥從背後狠狠抽插著,小邦完全失去平常斯文的形象,手抓著我的頭對
著他的雞巴,一下一下用力的往下壓,好幾次都頂到了我的喉嚨

文哥:「怎樣?這賤貨的口技不錯吧!吸的你爽不爽啊?」

小邦:「爽…好爽喔!她好會吸喔!吸的我好爽喔!」小邦也加重了把我頭往
下壓的力度

文哥此時抓著我的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我腹部一陣收縮便高潮了,我含著
小邦的雞巴,興奮的淫叫著:「呃…呃…幹死我了…呃…呃…我不行了…呃…呃…

文哥:「操妳媽的臭B,幹死妳…欠幹的小母狗…我操死妳…」文哥快速的抽
插我的淫穴幾十下,便抵住我的淫穴射出他的精液,我的屁股因為高潮持續發抖著

等到文哥抽出他射完精的大雞巴時,小邦馬上抓著我的肩膀,一把將我甩在沙
發上,接著擡起我的腳,便將他的雞巴抵住我的淫穴,狠狠插了進去

我掙紮的推著他的胸膛:「啊…啊…小邦…啊…啊…不要…啊…啊…小力點…
啊…啊…」

小邦眼神充滿了獸性直盯著我看:「操死妳這個賤貨…我幹死妳」小邦低頭用
力吸吮我的奶頭,下身猛力的狂幹著我
我吃痛的淫叫著:「啊…啊…小力點…啊…啊…小邦…啊…啊…我會死的…」

文哥站在一旁興奮的拍手叫好:「小鬼…對!這種賤貨就是要這樣幹,大力點
,操爛她的賤B」
 

小邦伸手狂捏我的奶子,急速的擺動下身,對著我的淫穴狂抽猛送:「媽的…
沒想到妳那麼賤…賤貨…幹死妳…我操爛妳的賤B…」

「啊…啊…不要…啊…啊…幹死我了…啊…啊…」在小邦的猛力抽插之下,我
又再度高潮了

小邦隨即抽出雞巴,跨步上前往我臉上射出濃濃的精液,我只能喘息著默默承
受這樣的羞辱

文哥滿意的拍拍小邦的肩膀:「小鬼…如何?幹的爽不爽啊!」

小邦:「爽…好爽…我第一次射在女生臉上,亂爽一把的」

文哥:「那下次文哥和我那幫兄弟,要玩大鍋炒時,就算你一份喔!」

小邦興奮的:「真的嗎?謝謝文哥」

文哥:「客氣什麼?這賤貨以後在學校,就交給你了喔!該怎麼做,知道嗎?

小邦:「知道,她的雞掰癢時,我會幫她止癢的」

文哥:「哈哈…真是孺子可教也」

兩人大笑了起來,我躺在沙發上,想著往後可能天天被他們淩虐的日子,不禁
流下了淚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