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流美容院 第1-9章完 (12/13)

第八章 墮落的母狗奴隸(二十三)

  --墮落的母狗奴隸(1)--

  張真從沙發上站起來,來到被強烈的高潮衝擊得跌坐在地上、不住喘息、不
住抖顫身體的林冰瑩身旁蹲下,然後,擡起一隻手,一邊輕輕地撫摸著林冰瑩光
滑柔順的頭髮,一邊溫柔地瞧著林冰瑩那張微垂潮紅的臉蛋,在她耳邊不被別人
聽見那樣輕聲說道:「冰瑩,你現在的樣子真迷人,剛才舒服吧!後面還有很多
節目呢!會讓你更加舒服的。今晚,就讓咱倆好好享受享受,你說這樣好嗎?」

  張真問了一遍,林冰瑩沒有吭聲,只是喘息的節奏加快了,張真耐著心又問
了一遍,只聽林冰瑩很小聲地說道:「我,我是你的女人,我都聽你的。」

  林冰瑩那嬌羞誘人的聲音聽得張真一陣心花怒放,張真知道他終於可以不用
擔心失去林冰瑩了,從今往後,只要他想,他就可以隨意虐辱林冰瑩,而心甘情
願地做他的女人的林冰瑩也會樂於接受他的虐辱,很好地滿足他。

  「謝謝你好老婆,我會讓陳剛和孔卓狠狠地玩你,還會讓晏雪跟你歡愛,今
晚,我一定會讓你得到意想不到的滿足的。」張真摟著林冰瑩的肩,捉住一隻乳
房,溫柔地撫摸著,還把林冰瑩的耳朵含進嘴裡,用舌頭、牙齒在她敏感的耳垂
上舔著、咬著,盡心慰藉著正在享受高潮餘韻的林冰瑩。

  「啊啊……張真,老公,我是你的,啊啊……儘管讓他們來玩我吧!」呻吟
聲變得越發柔膩熾情,嬌軀也像水蛇般扭動了起來,林冰瑩擡起頭,半睜著迷濛
的雙眼,興奮地看著張真。

  張真開始解繫在林冰瑩乳頭和陰阜的銀環上的細繩,再取下懸垂在陰阜上的
小鈴鐺,最後解開綁在林冰瑩手上的繩索,然後把林冰瑩抱上茶幾,在她耳邊小
聲說道:「冰瑩,對著陳剛和孔卓,自己把腿打開,讓他們看看你剛剛到達高潮
的陰阜是什麼樣兒的。」

  林冰瑩依依不捨地瞧著張真回到沙發上坐下,看到張真那火熱中帶著鼓勵的
眼神,臉頰不由一紅,又羞恥又興奮地想道,要我擺出那麼下流的姿勢,好讓同
事們看清楚我剛剛到達高潮的陰阜,張真,看別人玩弄我你很興奮是嗎!我也好
興奮啊!你跟我一樣也是一個變態啊!……

  為了騰出空間,林冰瑩把屁股向後挪了挪,然後一邊興奮地嬌喘著,一邊把
雙腿屈起來,大幅度地向兩側分去。不知是雙腿劈得過大,近似於平行的緣故,
還是陳剛、孔卓那狠狠盯著自己的陰阜、宛若野獸的目光,雙腿不受控制地劇烈
顫抖著,林冰瑩只好伸出手,緊緊把著大腿內側,才維持住這個無比下流的M形
姿勢。

  「嘿嘿……高貴的的林總,你可真令我驚訝啊!要不是親眼看到,我怎麼也
不會相信你竟是這樣的女人,一個被男人虐玩竟會興奮,會感到無比愉悅的受虐
狂。以前我看宣傳畫冊時,還以為是假的,你怎麼可能拍那種照片呢!可現在看
來,你是為了滿足你的變態性趣,利用職位上的便利,特意去總部做陰部永久脫
毛處理和在乳頭和陰阜上穿環的啊!……」

  陳剛瞪大眼睛看著坐在茶幾上的林冰瑩自己把雙腿分開,擺出像青蛙那樣的
姿勢,露出濕淋淋、粉嫩嫩的陰阜給自己看,心中一陣激盪,不由發出陣陣淫笑
對林冰瑩說道。

  孔卓也瞪大著要噴火的眼睛,盯著林冰瑩那比熟透了的水蜜桃還要鮮嫩的陰
阜猛看,邪淫地說道:「林總,還記得在漢州總部做陰阜永久脫毛處理時發生的
事嗎!我偷偷摸你的陰阜,把你摸到高潮了,那時我還認為你只是悶騷,原來你
不僅是個受虐狂,還是個暴露狂呢!嘿嘿……當著很多美容師的面被我摸你光溜
溜的陰阜,感覺很爽吧!現在是不是也想回味一下那時被我摸的感覺呢!……」

  孔卓一邊羞辱著林冰瑩,一邊把身子探過去,近距離地看著林冰瑩羞恥的表
情,淫笑著伸出食指,順暢無比地滑進林冰瑩柔滑濕儒的陰阜裡。

  「裡面很濕,很熱啊!流了這麼多淫水還把我的手指夾得緊緊的,林總,你
的陰阜真緊,跟小姑娘的似的。哦,它還在一個勁地收縮呢!不用我動,就自動
把我的手指吸進去了,極品,極品,真是極品。林總,真後悔當時我沒把手指插
進去,探索下你的騷穴,以你的淫蕩,想必當時也很想吧!嘿嘿……就讓我補上
那天沒做的,好好地滿足你一下吧!……」

  孔卓徐徐律動著食指,但是只在在陰阜口上撩撥著林冰瑩,插進去一個指節
便馬上抽出來,存心想看林冰瑩羞恥地求他往深處插的樣子。

  臉上掛著揶俞的笑容,孔卓一邊在陰阜口上緩緩律動著食指,一邊用中指勾
撓摩擦著挺翹腫硬的陰蒂,同時伸出另一手捉住林冰瑩的一隻乳房,手掌用力地
揉搓著豐滿滑軟的乳房,指頭掐夾著變得又尖又硬的乳頭。

  「啊啊……啊啊……」在孔卓三管齊下的挑逗下,林冰瑩不耐地扭著身體,
朦朧的眼眸中蕩出絲絲波光,時而求懇時而期盼地瞧著孔卓,有些發腫的性感小
嘴不住開合著,從裡面發出一聲聲春情難抑的呻吟聲。

  孔卓臉上的淫笑愈發濃厚了,他什麼也沒說,只是用嘲諷的目光看著林冰瑩
的眼睛。對男人的經驗無比豐富的林冰瑩當然知道孔卓想要什麼,想到要對羞辱
自己的孔卓說那些羞人的下流話,林冰瑩感到很羞恥,可是這種羞恥卻令她更加
興奮,更加春情難抑。

  心底騰起一種被男人虐辱的爽美快感,被孔卓挑逗得酥癢難耐的陰阜越發難
受了,好想孔卓的手指能插進最深處,重重地捅幾下,林冰瑩眉頭緊蹙著,羞恥
地瞧著孔卓,小聲地求道:「孔,孔卓,幫,幫幫我……」

  「林總,說起來我也是你的屬下,跟我客氣什麼!說吧!想要我幫你什麼!

  怎麼幫你!」孔卓放開林冰瑩的乳房,改為捏著她的下巴,一邊挑起她的臉
蛋,色迷迷地看著她羞恥的表情,一邊故作不解地問道。

  又要說那些下流話了,好羞恥啊!可是,我的心跳得很快,感覺與他說下流
話特別興奮!我好像又要到高潮了……孔卓淫穢的視線注視在被挑起的臉上,林
冰瑩感到臉上一陣陣發燙,心裡一陣陣慌亂,不由下意識地躲開孔卓的逼視,嬌
喘籲籲地小聲地說道:「我,我想你幫我,幫我……讓我不那麼難受,把你的手
指,啊啊……插得深一點,啊啊……別讓我說了,說這些話好羞恥啊!」

  「林總,我還是不大懂,以前你就總罵我笨,第一,我要知道你為什麼會那
麼難受!是怎麼樣的難受!這樣我才能知道怎樣幫你。第二,你說插得深一點,
你要我插哪裡!插到多深才合適!還有,我要以怎樣的速度、怎樣的力量插!是
慢慢的,輕輕的,還是,快快的,重重的?」孔卓臉上都快笑開花了,無比愉悅
地羞辱著林冰瑩。

  「對不起孔卓,以前是我的不對……」林冰瑩聽出孔卓對她的怨氣,連忙開
口道歉,然後,羞紅著臉蛋,呼吸愈加急促、斷斷續續地說道:「是你只在,啊
啊……只在洞口插,弄得我很癢,很難受,我,啊啊……我想要你插,插深點,
插重點,啊啊……可你插得又淺又輕,是那種想要又得不到的難受。孔卓,別在
羞辱我了,我都說出來了,求你,插到最裡面去,啊啊……又重又快地插我!」

  「哈哈……我們高貴聖潔、不容侵犯的林總竟會對下屬提出這麼無理、這麼
下流的要求,林總,你可真是個不折不扣的騷貨啊!不過,念在你是我的手淫對
象的面子上,我就破下例,給你幾下猛的,滿足下你吧!」話聲剛定,孔卓便用
力地律動手指,次次到底,在林冰瑩不住溢出淫水的陰阜裡快速抽插起來。

  「啊啊啊……啊啊啊……插到底了,好重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好
美的感覺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到了,不要停,接著用力啊!……」隨
著孔卓強力的抽插,陰阜上愛液四濺,發出一陣「咕嘰咕嘰」的水聲,林冰瑩顧
不得把住她的雙腿了,兩隻手緊緊地抓著孔卓的肩膀,一雙修長結實的雪白大腿
落了下來,用力勾緊著腳趾向前伸直著。

  「騷貨,聽你的叫床聲,真他媽淫蕩,摟著我的脖子,跟我接吻!」孔卓粗
野地命令著,從沙發上站起來,彎下腰把上身伏低,伸出舌頭,放在大聲淫叫的
林冰瑩嘴邊。

  心中閃過一陣屈辱,可對快感的渴求勝過了一切,林冰瑩還是羞恥地摟著孔
卓,乖乖地張開嘴巴,把紅嫩的舌頭伸出來迎向孔卓的舌頭。

  林冰瑩只是貼著孔卓的舌頭,沒有什麼動作,可是隨著陰阜裡手指的有力律
動,快感變得越來越強了,她情不自禁地迎合著孔卓不停甩動的舌頭,快速地左
右撥動、上下勾舔起來。等到陰阜深處開始一陣不規則的收縮,高潮就要來臨的
時候,林冰瑩情難自抑地發出嚶嚶嬌喘,動情地摟緊孔卓,熾情地把他的舌頭吸
進嘴去,用縮緊的嘴唇用力吮吸著,不住吞嚥著孔卓度過來的唾液。

  陳剛臉露淫笑,興奮地看著孔卓用下流的語言羞辱林冰瑩,用淺入輒止的指
技穢玩林冰瑩的陰阜。當他看到林冰瑩不耐挑逗地扭著腰,臉上浮起兩團潮紅,
原來不敢看人、躲躲閃閃的眼眸裡蕩出期盼的光芒看著孔卓,羞答答地求孔卓再
深點再重點時,陳剛只覺一陣口乾舌燥,渾身的血液似乎都沸騰了,身體裡充斥
著狂暴的力量,迫不及待地想去侵犯林冰瑩。

  林冰瑩在孔卓捉弄的語調、下流的問話下,變得越來越淫蕩了,嬌喘籲籲地
述說著她的感受,她的需要,可她的臉上、眼裡始終蒙著一層羞色。而當孔卓在
她的嬌呼請求下,開始用力地在她鮮紅嬌嫩、被不斷溢出的愛液染得光潤濕亮的
肉洞裡快速律動手指時,林冰瑩的反應就像個欠干的騷貨,眼裡的羞色被淫慾取
代了,劇烈地扭著身體,晃著她那對豐滿白嫩的乳房,騷浪地呻吟著、叫喚著。

  可是當孔卓罵她是個騷貨,嘲笑她的叫床聲很淫蕩時,林冰瑩感到了一絲久
違的屈辱,臉上露出羞恥的表情,無可奈何地去與孔卓接吻。在開始接吻時,林
冰瑩不肯主動與孔卓的舌頭糾纏,只是哀羞地觸在一起,直到高潮來臨的前兆擊
碎了她的羞恥心,把她的淫慾挑到最高,才沈迷進刺激的受虐快感中,像是與戀
人熱吻一樣忘情地與孔卓接吻著。

  這一切陳剛都看在了眼裡,感到完美地將淫蕩與羞恥合為一體的林冰瑩真是
個令男人瘋狂的絕世尤物,如果林冰瑩只是淫蕩,表現得像個欠干的騷貨,他還
不會那麼激動,可林冰瑩只是在高潮快來的時候才暫時沈迷在快感中,忘記了羞
恥,其餘時候一直都有著強烈的羞恥心,這令陳剛分外興奮,分外刺激,情不自
禁把手放在褲襠上,用力地揉搓著暴脹到極點的肉棒。

  張真看到陳剛不耐刺激的樣子,在心中不屑地一笑,然後張口說道:「陳店
長,等不急了吧!嘿嘿……別著急,好戲得慢慢看,放心,今晚一定會讓你們滿
意而歸的。」

  「可是,我這裡太難受了,張秘書,沒想到林總這麼騷,卻總是羞答答的,
實在是令人心癢難耐啊!我受不了了,想現在就過去幹她。」臉紅脖子粗的陳剛
喘著粗氣說道,本來他還想在張真面前鎮定一點,想給張真留下個好印象,可現
在,他再也顧不得別的了,只想快點侵犯林冰瑩,去宣洩要把身體撐爆的獸慾。

  「那好吧!陳店長,你先等一下,等我把那個戴頭套的女人叫來,就可以開
始了。」張真對陳剛說完後,站起身對孔卓說道:「孔卓,別讓林總到高潮了,
你先回來。」

  孔卓不捨地推開林冰瑩,留下一臉幽怨的林冰瑩,回到沙發上坐下,興奮地
對陳剛說道:「陳店長,待會兒你一定要試試,林總簡直太有味了。」

  陳剛白了孔卓一眼,不滿地說道:「現在才想起來讓我試試,你小子剛才玩
的挺爽的嘛!也不知道跟我換換,讓我憋得那麼難受。」

  孔卓知道陳剛怪他搶先下手玩弄林冰瑩,臉上訕訕地一笑,連忙轉移話題,
說道:「咦!陳店長,張真上後排幹什麼去了?」

  「張真說,等他把那個戴黑頭套的女人帶來後,就可以真刀實槍地開干了,
孔卓,你都玩林總那麼長時間了,這次讓老哥我先上好不好?」陳剛跟孔卓打著
商量,在他心中,帶黑頭套的女人再好,也遠遠比不上林冰瑩。

  孔卓一聽,不樂意地皺起眉頭說道:「陳店長,我想林總很久了,好不容易
能一嘗所願,你就別跟我爭了。再說,咱倆誰先誰後不都一樣嗎!這次你讓我,
就當我欠你個人情,高總那裡,老弟我一定會為你多說好話的。」

  陳剛還要靠孔卓向高亞彤引薦呢!只好按下心中強烈的不甘,說道:「那好
吧!不過,你可不能食言啊!老哥我的前途就靠你了。」

  「沒問題,沒問題。」

  就在孔卓和陳剛商量誰先誰後上林冰瑩的時候,張真手裡攥著狗項圈鎖鏈,
把像狗一樣在地上爬的戴黑色頭套的女人牽了過來。

  張真回到沙發上坐下,對林冰瑩命令道:「林總,下來!跪在我們面前!」

  看到林冰瑩從茶幾上爬下來後,為了騰出空間把茶幾向後挪挪,然後柔順地
跪在自己面前,用她那雙迷濛濕潤、蘊含著濃濃春情的雙眼看著自己,張真不禁
感到一陣強烈的興奮,一陣施虐的快感,用力扯著手裡的狗項圈鎖鏈,對戴黑色
頭套的女人說道:「你也過來跪著!」

  戴黑色頭套的女人爬過來,挨著林冰瑩,面對張真等人慢慢直起上半身,但
她的頭沒有像林冰瑩那樣擡著,而是低垂著,身體也在微微顫抖著,似乎心裡很
羞恥,不敢擡起頭見人。

  「這個女人你們也很熟悉,猜猜她是誰?」張真打開在女人脖子上扎得緊緊
的頭套皮帶,一手抓起頭套,慢慢地向上提,在女人臉部快要露出來的剎那,手
突然一停,向陳剛和孔卓問道。

  陳剛和孔卓同時想到一個可能,不約而同地叫道:「不會是晏雪吧!」

  張真「嘿嘿」一笑,提著頭套的手掌用力,猛地一拽,讓女人的臉全部露在
外面。

  「啊!真的是她。」雖然心中猜測這個女人很有可能是晏雪,但是,當晏雪
那張潮紅嬌艷、飽含著羞恥之色的臉暴露在他眼前時,陳剛還是吃了一驚,之前
把林冰瑩讓給孔卓先上的不甘不由不翼而飛了,心中升起一陣巨大的興奮,感到
能侵犯在同事中美色僅次於林冰瑩的晏雪也非常不錯。

  「啊啊……不要看……」晏雪發出一怯弱羞恥的哀求聲,跪在地上的身體不
住顫抖著,與她嬌小的身體不相符合的兩隻被男人們搓得染上一片通紅顏色的豐
嫩美乳,正在隨著她急促的呼吸起伏著,顯得乳溝更加深邃了,兩顆乳頭也變得
更尖更紅了,上面穿著的圓環搖晃著,發出淫靡的銀光,深深地映在盯著她的裸
體猛看的同事們的瞳孔裡。

  「晏雪,想不到我們這麼快又見面了,你說什麼!不要看,嘿嘿……我不光
要看,還要摸,一會兒還要干個夠呢!哈哈哈……」陳剛發出一陣淫笑,伸出一
只手,扳起晏雪的臉,目光中含著無盡的淫穢瞧著晏雪躲躲閃閃的羞慚眼眸、艷
如海棠花般的潮紅臉蛋,另一隻手捉住晏雪的乳房,粗暴地揉捏著,興奮地聽著
晏雪那既吃痛又感到愉悅的呻吟聲。

  「真是令人吃驚啊!原來晏雪跟林總一樣,也是個喜歡暴露身體、喜歡被男
人虐辱的變態,聽這浪叫聲,真帶勁兒,都快趕上林總了!」孔卓也想狠狠地在
晏雪身上搓揉一頓,可是這次被陳剛搶先了一步,只好改用下流的語言羞辱著晏
雪,來釋放亢奮的情緒。

  「晏雪,聽到了吧!孔卓說你的浪叫聲很帶勁兒!哈哈哈……」陳剛放開晏
雪的乳房,發出一陣肆狂的淫笑,盡情奚落著在處在巨大的羞恥和強烈的受虐快
感夾縫中的晏雪。

  「孔卓,你說的沒錯,晏雪跟林冰瑩一樣,也是個變態,不過她們一個看起
來高貴冷艷,另一個天真可愛。我知道不止是你,還有陳店長,以及興海店所有
的男同事都被她們各擅勝場的外表迷惑了,欺騙了,把她們當成夢中情人,憧景
著她們,其實,她們只是一對被男人虐辱得越厲害快感就越強的母狗奴隸而已。

  真是可笑啊!野雞竟被當成鳳凰了,哈哈……林總,晏雪,我說的沒錯吧!」

  林冰瑩在張真毫不留情的羞辱下,羞慚無比地低下頭,而晏雪眸中的羞色更
濃了,一張臉紅得簡直要滲出血來。可是她們兩人俱都發出劇烈的嬌喘,嬌喘聲
中昭然若揭地流露出感到快感的興奮,其中更是夾雜著幾聲若有若無、似是忍耐
不住的淫靡呻吟聲。

  「我這麼說你們,你們很興奮吧!受虐的火焰正在體內熊熊燃燒呢吧!你們
這兩個低俗下流的女人,真是不知羞恥!不光用虛偽的面孔欺騙了陳店長、孔卓
和其他同事的感情,現在還利用陳店長和孔卓做為你們獲取受虐快感的工具。你
們都是淫亂不堪母狗,而且還是最下賤的,母狗林冰瑩,你先來,向被你們欺騙
了感情的陳店長和孔卓道歉!」

  張真越說越興奮,虐辱林冰瑩的快感如激流般在他體內奔流著,迫不及待地
想看到林冰瑩被曾經的下屬們淩辱,然後羞恥地沈浸在受虐快感中的媚態。而林
冰瑩和晏雪則是越聽越興奮,兩具性感曼妙的肉體情不自禁地扭動著,歪七扭八
地勉強保持著跪姿,膨脹到極點的乳房波浪般地搖晃著,帶動著乳頭上的銀環連
閃不停,越來越大聲、越來越淫靡的呻吟聲不住從她們半張的嘴巴裡溢出來。

  林冰瑩對張真虐辱她感到又怪又喜,既羞恥又嬌媚地瞥了張真一眼後,便轉
過朦朧的眼波,紅著臉瞧向陳剛和孔卓,喘息著說道:「陳店長,孔卓,我一直
用虛偽的面孔欺騙你們,其實我是一個變態的母狗奴隸,啊啊……對不起,直到
現在才讓你們看到我的真面目,啊啊……啊啊……就讓我用身體向你們賠罪吧!

  啊啊……你們儘管來羞辱我,把我當成一隻母狗,狠狠地玩弄我吧!……」

  張真眼中閃著獸慾的火花,興奮無比地連喘粗氣,說道:「很好,晏雪,該
你了,像狗那樣叫著說!」

  「汪汪……汪汪……」

  也許是受到林冰瑩的刺激,無比巨大的興奮壓過了羞恥感,晏雪眸中閃爍著
興奮的光芒,又不無羞恥地瞧著陳剛和孔卓,聽話地學起了狗叫。

  「嘿嘿……竟然像狗那樣汪汪叫,晏雪,你可真是一個變態啊!不過,不能
只是叫聲像狗,樣子也應該跟狗一樣!晏雪,你說是不是啊?」陳剛陰陽怪氣地
對晏雪說道,兩隻眼睛簡直要噴出火來似的,緊緊盯著晏雪。

  晏雪知道陳剛暗示著什麼,高聳的乳峰不由劇烈起伏著,口中不斷發出粗重
的嬌喘聲,感到又是羞恥又是屈辱,可是在心中狂瀾的羞恥和屈辱卻令晏雪很興
奮,感到一陣強烈的受虐快感。內心中只是稍微掙扎了一下,眼中閃爍著羞恥和
興奮雙重光輝的晏雪便在快感的驅動下,慢慢地把雙臂伸直,垂下手腕,然後再
張開嘴,把舌頭長長地伸出來,在陳剛面前擺出母狗的姿勢。

  張真眉梢一挑,吃驚地看著眼前擺出一副下賤的母狗姿勢、不住抖顫身軀,
不住發出興奮的嬌喘的晏雪,感慨地想道,這個女人的身體裡流淌著比林冰瑩還
要強烈的受虐血液啊!興奮起來比林冰瑩還要放縱!而她臉上、眼裡的羞色,跟
林冰瑩是多麼的相似、多麼的令人心動,這也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可令男人瘋狂的
尤物啊!……

  張真把目光移向林冰瑩這邊,看到林冰瑩明顯是被晏雪那下流屈辱的母狗姿
勢刺激得興奮若狂了,迷濛的眼眸裡閃著期盼的光芒看著自己,大有躍躍欲試的
意思,便眨眨眼,暗中告訴林冰瑩他知道了,然後,淫笑著向林冰瑩說道:「林
總,你也像晏雪那樣,擺出母狗的姿勢吧!你有什麼請求,儘管可以跟陳店長和
孔卓說!」

  「啊啊……陳店長,孔卓,啊啊……我是一隻下賤的母狗,我喜歡被人用繩
索捆綁,我喜歡被人虐辱,啊啊……我是母狗林冰瑩,我是變態的母狗奴隸,如
果,啊啊……啊啊……如果你們對我下流的身體感興趣的話,請,請,請不要客
氣,啊啊……啊啊……只管狠狠地玩弄我,虐辱我!啊啊……啊啊……我是你們
的奴隸,啊啊……啊啊……我是一隻母狗,汪汪……汪汪……」

  流轉的眼波中蘊含著欣喜,嗔怪,慚愧,嬌羞,但更多的是興奮和期盼,林
冰瑩複雜地瞧了張真一眼,然後興奮地瞧著陳剛和孔卓,把兩隻白皙的手臂伸到
胸前,學晏雪的樣子,像狗爪子那樣聳拉著,一邊吐出紅紅的舌頭嬌喘著,一邊
含糊不清地說著下流話。等到說到情難自控的時候,林冰瑩竟然臉上掛著討好的
媚笑,不絕於耳地學起了狗叫。

  「林總,晏雪,既然你們這麼迫不及待地想用身體來贖罪,那就讓你們自己
選出虐辱你們的主人吧!林總,你先選!陳店長和孔卓,你最想被誰虐辱?」

  隨著張真的話聲落地,孔卓緊張地看著林冰瑩,本來跟陳剛已經說好了,他
先上林冰瑩,可沒想到張真竟把選擇的權利交給林冰瑩。而陳剛也在緊張地看著
林冰瑩,只是比孔卓多了一分驚喜,如果林冰瑩選他的的話,他就可以如願以償
地虐辱在他心中排名第一的林冰瑩,而且還不用得罪孔卓,使孔卓依然在高亞彤
面前推薦他。

  林冰瑩受不了陳剛和孔卓逼視的目光,有些慌亂地低下頭。她知道陳剛和孔
卓都想第一個虐辱她,可是她只能選一個,在心中比較一番,林冰瑩羞慚地小聲
說道:「我選孔卓做為虐辱我的主人。」

  孔卓得意地淫笑著,而陳剛則有些訕訕,在心中惱怒地想道,林冰瑩,你這
個騷貨,等老子干你時,非幹得你連聲求饒不可,……可他轉念一想,心知以林
冰瑩的騷浪勁兒,恐怕還樂不得自己狠狠幹她呢!不由有種無力下手、不知怎樣
洩憤的感覺。

  張真捉邪地看著林冰瑩,向她問道:「林總,為什麼你選孔卓,難道是因為
在總部做脫毛處理時,孔卓弄得你很爽,你還想再體驗一次?」

  直到現在,在總部的那次不堪回首的脫毛經歷仍然令林冰瑩很羞恥,不想再
想起它,林冰瑩對張真提起那件事感到又羞又惱,心想,張真,哼哼……既然你
用那件事羞辱我,這麼想聽我說下流話,那我就索性說個夠,只要你能受得了就
行……

  「是的,孔卓弄得我很爽,回去之後我就總想著他,想再被他玩弄,想再體
驗被他帶上高潮的感覺。其實,我很久以前就喜歡上孔卓了,那次在總部,孔卓
偷偷摸我的陰阜,我心裡羞恥極了,可又感到好刺激,忍不住想要他摸,卻又怕
被其他美容師發現,那種矛盾的感覺好美妙啊!我好想再來一次……」

  林冰瑩故意瞧著張真說,那張艷如桃李的潮紅臉蛋上露出一副既嬌羞可人又
淫亂浪蕩的表情,看得明知道林冰瑩在氣自己的張真又是心潮翻滾、興奮得不能
自己,又是抑制不住地生出一股妒忌的怒火,恨不得把林冰瑩摁在地上,狠狠地
插,插她個上氣不接下氣,讓她在自己的肉棒下哀聲求饒,祈求自己的寬恕。

  「嘿嘿……沒想到林總還暗戀我呢!林總啊!當時沒讓你爽到底,今天我一
定會好好地滿足你的……」

  冷眼看著陳剛驚訝的表情和孔卓那張得意忘形的醜陋嘴臉,張真在心裡痛罵
道,你只不過是個能伺候得高總舒服的男妓而已,林冰瑩能喜歡上你,我呸,做
夢去吧!林冰瑩喜歡的是我,我才是她的男人,她只是故意這麼說氣我的,連這
也看不出來,孔卓啊孔卓,還有陳剛,你倆兒真是一對蠢貨……

  罵完陳剛和孔卓,張真又在心裡罵林冰瑩,林冰瑩,你這個騷貨,竟敢利用
孔卓戲弄我,看我怎麼懲罰你……

  「孔卓,既然林總選你,那你就把渾身的勁兒都使上,別讓暗戀你的林總失
望!好了,可以開始了,給你們這個。」張真實在是不想再看孔卓那張令他生厭
的嘴臉了,便從手提包裡取出一大堆裌衣服的木頭夾子,交給陳剛和孔卓。

  孔卓兩眼放光地接過木頭夾子,向前探著身子,把木頭夾子向林冰瑩的乳頭
上夾去。手指剛一離開木頭夾子,強勁的彈簧便使木頭夾子快速合攏,有力地夾
在兩顆敏感嬌嫩的櫻紅乳頭上。

  「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

  聽著林冰瑩把嘴張得大大的、不住倒吸著涼氣呼痛的哀叫,心裡騰出一陣巨
大的興奮,張真臉上露出淫笑,快意地問道:「林總,舒服吧!你喜歡的人用夾
子夾你的乳頭,雖然很痛,但心裡一定很甜蜜吧!」

  「是的,我是很痛,可我喜歡孔卓這麼弄我,我的心裡很甜蜜,我好舒服,
我還想要,想要更多的夾子把我的身體夾滿。」

  瞧著林冰瑩眉頭緊蹙、眸中蕩著興奮的光芒,挑撥地看著自己的樣子,聽著
那一邊嬌喘一邊發出的淫聲浪語,張真知道林冰瑩的確是在痛楚下感到了刺激的
受虐快感,他也知道林冰瑩用孔卓來氣自己,向自己示威,心中不禁一陣惱怒,
便想衝過去虐辱林冰瑩。

  「真他媽的騷,林總,夾子還有很多,我會在你身上夾滿夾子,一定會讓你
滿意的。」

  孔卓替張真說出了他想說的,令張真止住半擡的屁股,重新坐回沙發上,氣
惱地去看林冰瑩。

  他生氣了,真好,讓他羞辱我,活該……林冰瑩愉悅地想著,一邊在孔卓往
她的身上亂夾木頭夾子的尖銳痛楚下,興奮地呻吟著,浪叫著,一邊臉上帶著媚
笑,頻頻那眼睛瞧著氣鼓鼓的張真。

  「啊啊啊……好痛,好舒服,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痛,痛,啊啊……啊啊……好舒服啊!……」

  陳剛、孔卓在晏雪和林冰瑩那兩具嬌嫩敏感的肉體上夾上越來越多的木頭夾
子,等到乳房、陰阜被木頭夾子佔滿後,便開始夾向她們倆人的胳膊、腹肋和最
不受痛的大腿內側。

  林冰瑩和晏雪不斷喊著痛,不斷扭動著身體呻吟著,浪叫著,俱都沈浸在刺
激爽暢的受虐快感中。晏雪至始自終都興奮地瞧著給她快感、令她愉悅的陳剛,
而林冰瑩也顧不得再氣張真了,迷濛的眼波轉過來,含著歡喜,蕩著興奮,癡狂
地瞧著孔卓。

  這個騷貨,真他媽欠干……張真實在是受不了了,林冰瑩一眼也不瞧他、只
是熾情地瞧著孔卓的騷浪樣子令他無比憤怒,心中充滿了強烈的妒忌和想要狠狠
懲罰林冰瑩一番的衝動。



  騰地一下從沙發上站起來,隨後意識到了什麼,張真連忙坐下,把皮鞋和襪
子脫下,然後把忙著在林冰瑩身上夾木頭夾子的孔卓拉回來,獰笑著對林冰瑩說
道:「林總,只是夾夾子還不夠爽吧!讓我給你來個更爽的……」

  張真拽著林冰瑩的頭髮把她掀翻在地,然後站起來,兩隻赤腳交替著在林冰
瑩的臉上、乳房,還有陰阜踩踏著。雖然心中很是憤怒,但張真還是控制著踩踏
的力度,沒有太用力,也沒有什麼爆發力強的動作,輕踩重碾,宣洩著他憤懣的
情緒。

  「啊啊啊……好舒服啊!啊啊……啊啊……」嬌嫩的臉蛋不住被張真的腳掌
踩著,在地板上摩擦著,林冰瑩不斷發出淫蕩的呻吟聲、浪叫聲,因巨大的興奮
變得有些妖異的眼神火熱地瞧著張真,粉紅的舌頭長長地伸出來,愛意無限地舔
著張真的腳趾,討好著張真,那會說話的眼神彷彿在說,老公,還是你令我最舒
服,剛才我是氣你的,你別生氣了,人家再也不敢氣你了……

  張真慢慢地消氣了,瞪了林冰瑩一眼坐回沙發上,對陳剛和孔卓說道:「你
們也像我這樣吧!記住,別太用力,不要傷著她們。」

  「知道了,知道了……」看得目瞪口呆的陳剛和孔卓忙不疊地答道,然後快
速地去脫皮鞋和襪子。

第八章 墮落的母狗奴隸(二十四)

  --墮落的母狗奴隸(2)--

  「林總,真不敢相信,我的腳竟然會踩在你的臉上……」孔卓一邊興奮地說
著,一邊擡起腳,毫不客氣地把臭烘烘的腳掌壓在林冰瑩的臉上,逐漸加力,用
力地在那張他手淫了無數次的絕美臉蛋上踩碾著,刺激無比地感受著林冰瑩溫暖
滑膩的舌頭舔在他腳掌、腳趾上的超爽感覺。

  而陳剛則有些遲疑,雖然心中充斥著極度的興奮,渾身的血管幾乎都要裂開
了,好想狠狠地去踩晏雪,可他還是抑制住衝動,腳掌輕柔地在晏雪的臉上踩碾
著,不安地問道:「這個力度怎麼樣!再用點力可以嗎?」

  「陳店長,你好溫柔啊!可是現在不需要你溫柔,我喜歡你粗暴地對待我,
來吧!用力踩我,踩我的臉、我的乳房、我的陰阜,無論踩我哪裡都可以,我受
得了的……」不耐的眼眸中蕩出期盼的光華,晏雪迫不及待地催促著畏手畏腳的
陳剛,也像林冰瑩侍奉孔卓一樣,長長地伸出舌頭,在陳剛的腳掌、腳趾上興奮
地舔著。

  「騷貨,騷貨,騷貨……」晏雪善解人意的話語、淫蕩的眼神和很淫賤地舔
自己腳趾的動作誠然令陳剛興奮,感到一陣很爽很刺激的快感,可心中卻突然冒
出一股怒火,認為他在晏雪面前表現得太懦弱,竟然要晏雪來提醒他,頓時,陳
剛變得狂躁起來,一邊咬牙切齒地罵著,一邊擡起腳,狠狠地在晏雪的臉上、胸
上踩碾著。

  「陳店長,用這個吧!」張真不知從哪裡取過一個皮鞭,交給狂暴狀態中的
陳剛。

  接過皮鞭,陳剛一邊用力踩碾著晏雪,一邊掄圓胳膊,高高地揮起皮鞭,狠
狠地向被他踩得不住嬌喘、不住發出歡聲呻吟的晏雪身上打去。

  空中響起呼嘯的聲音,一道道鮮紅的鞭痕在晏雪的乳房、下腹和大腿上浮現
出來,而晏雪就像被釣上岸的魚那樣劇烈撲騰著身體,可眼裡卻蕩出既痛苦又興
奮的光茫,合不攏的嘴裡也發出高潮來臨時滿足的尖叫。陳剛感到更加興奮了,
眼中射出噴火一樣的目光盯著晏雪那彰顯無限浪態的身體,臉上升起一團病態的
紅潤,更為用力地揮舞著皮鞭,專找肌膚嬌嫩的部位下手。

  噼裡啪啦的鞭打聲和晏雪那蘊含著快感的慘叫聲刺激得孔卓雙眼圓睜,像牛
一樣劇烈地喘息著,再也抑制不住在心頭狂瀾的獸慾了,直感再不發洩,就要爆
體而亡了,連忙七手八腳地脫掉褲子,把堅硬無比、在短褲裡不住震動的肉棒掏
了出來。

  一把把躺在地上的林冰瑩翻過來,讓她像狗那樣高高撅起屁股跪趴著,孔卓
單腿支地,半跪在地上,一手摁著林冰瑩纖細的腰肢,一手攥著他的肉棒,狠狠
地向林冰瑩那不住溢出愛液、不住收縮的肉洞捅去。

  「哦……真緊啊!林總,我終於干到你了。」仰頭發出一聲無限滿足、宛如
野獸般的哀嚎,肉棒劇烈摩擦著濕潤嬌嫩的肉膜插到底後,孔卓牢牢地扣緊林冰
瑩的腰,像上足了發條的機械似的狂挺著腰部,那根無比堅硬、無比火熱、又無
比暴脹的肉棒凶悍迅猛地在緊湊柔軟的肉洞裡抽插著,發出一陣不絕於耳的沈悶
撞擊聲。

  「啊啊啊……好舒服啊!啊啊……啊啊……孔卓,啊啊啊……你好猛啊!啊
啊……啊啊……」在孔卓狂暴的抽插下,林冰瑩的身體宛如巨浪下的小舟那樣搖
晃著,她的嘴始終大張著,劇烈的嬌喘和淫蕩的呻吟浪叫聲不斷地溢出來。

  「真緊啊!好爽,還會自己吸,哦……林總,我要射了……」孔卓咬著牙,
咧著嘴,拚命挺動著腰部,越來越快,越來越重地在林冰瑩不住收縮的肉洞裡律
動著,只想趕快射出來,把精液灌滿林冰瑩的肉洞。

  「啊啊……啊啊……射吧!射吧!都射進來!啊啊……啊啊……我,我也要
到了,啊啊……啊啊……孔卓,我,我們一起到,啊啊……啊啊……」陰阜深處
開始不規則地收縮著,緊緊夾著那根又粗又硬、每次都重重地捅在子宮口上的肉
棒,全身也在一個勁地顫抖著,林冰瑩感到她被孔卓幹得都要升天了,渾身上下
瀰漫著一股說不出的爽美暢快,口中不絕地吐著淫語,想與孔卓一起到達高潮。

  「射死你,射死你!哦哦……哦哦……」

  「射死我吧!我是你的,我是你的,啊啊……啊啊……好燙,好有力啊!啊
啊……啊啊……我要融化了,啊啊……啊啊……我也到了,啊啊……啊啊……孔
卓,你好棒,我被你燙燙的精液帶上高潮了……」

  火熱的精液有力地射進肉洞深處,狹小緊湊的肉洞劇烈地痙攣著,緊緊夾著
孔卓那根正在射精的肉棒,身體猛地一震,林冰瑩一下子被孔卓帶上了高潮,嘗
到了她期盼已久的極致快感。

  屁股高高撅起著,林冰瑩趴在地上劇烈地喘息著,枕在地板上的側臉嬌艷嫵
媚,一雙迷濛的眼眸半睜半閉,渾身上下瀰漫著一股得到滿足的味道。

  隨著孔卓把肉棒拔出來,正在享受高潮餘韻的林冰瑩發出一聲不捨的嚶嚀,
被孔卓撞擊得發紅的屁股不捨地扭動著,一溜濁白的精液慢慢地從擴成一個圓洞
的鮮紅陰阜裡流出來,拉成一道線,滴落在地板上。

  「林總,你的表情看起來很幸福啊!被孔卓幹得很爽吧!哈哈……」

  張真盯著從林冰瑩的陰阜裡流出來的精液,心臟劇烈地跳動著,感到種說不
出的興奮,虐辱心頓時大作,眼中射出譏諷的寒光,羞辱著林冰瑩。而當張真與
林冰瑩似羞似怪似喜的眼神對上後,張真不由呆住了,感到此時的林冰瑩是那麼
的艷光四射,心中大發感慨,再沒有女人能像林冰瑩這樣嫵媚,這樣充滿成熟女
人的魅惑力了。

  就在這時,張真聽見晏雪發出一聲尖利的大叫,然後聽見陳剛在一旁淫笑著
說道:「這麼快就到高潮了,嘿嘿……被我用鞭子抽都能抽到高潮,而且臉上的
表情還那麼騷、那麼賤,晏雪,你這種女人,嘿嘿……」

  張真轉過頭,看向晏雪,只見晏雪躺在地板上,仰著頭,張著嘴,劇烈地喘
息著。晏雪的臉上像林冰瑩那樣瀰漫著滿足的神色,兩座左搖右晃的乳房上遍佈
著鮮紅色的鞭痕,一振一振起伏的小腹和一雙正在向前蹬的大腿同樣如此,有如
嬰兒般不生陰毛的紅嫩陰阜上也有幾道鞭痕,而那掛著鞭痕的陰阜正在劇烈收縮
著,大量的愛液源源不斷地從裡面溢出來。

  陳剛見張真轉過頭來看,便對張真說到:「張秘書,孔卓也射了,我想玩玩
林總,可以嗎?」

  「可以,有什麼不可以的,今晚你和孔卓才是主角,別說玩林總,就是一起
玩林總和晏雪也沒問題。」張真笑呵呵地說道,很想看看陳剛是怎麼玩弄林冰瑩
和晏雪的,便又說道:「我的公文包裡有一些器具,陳店長,你儘管拿去用。」

  陳剛興奮地接過公文包,打開一看,裡面除了剛才用過的木頭夾子外,還有
跳蛋、電動假陽具、雙頭陽具等淫具。頓時,心中騰起一種無法忍耐的衝動,陳
剛裂開嘴,笑著對張真說道:「張秘書,那我就不客氣了。」

  張真一擺手,說道:「別跟我客氣,你想怎麼玩就怎麼玩吧!」

  在孔卓艷羨的目光下,陳剛趾高氣昂地對林冰瑩和晏雪說道:「你們兩個,
都像狗那樣趴著,屁股對著屁股,給我高高地撅起來!」

  俱在嬌喘籲籲、不時發出幾聲嬌膩的呻吟聲享受高潮餘韻的林冰瑩和晏雪,
慢慢地爬起來,搖擺著豐滿挺翹的屁股,調整著方向,像兩隻聽話的母狗那樣,
上半身低伏著,高高撅起的屁股互相對著跪趴在地上。

  「就給你們安上尾巴,讓你們好好地樂樂吧!」陳剛乾嚥著唾沫,興奮地盯
著兩隻在他眼前高高撅起來的屁股,一邊嘶啞地說著,一邊取出一個黑色的雙頭
陽具,把足有雞蛋大小的陽具龜頭狠狠地插進林冰瑩還在稀稀拉拉地流出精液的
陰阜裡。

  「啊啊啊……好痛啊!陳店長,饒了我吧!啊啊……啊啊……」

  碩大的龜頭一下子捅進陰阜深處,身體猛地一振,除了痛楚外,林冰瑩還感
到一陣激爽的受虐快感,情不自禁地想再到一次高潮。雖說已經決心做一隻沈淪
在SM世界裡的母狗了,但羞恥心依然存在,心中又是興奮又是羞恥又甚感刺激
的林冰瑩不由張開嘴,欲拒還迎地叫道,可她的屁股卻在淫蕩地搖擺著,表達著
與她說的話截然相反的意思。

  「別囉嗦,你這個口是心非的騷貨,要我饒了你,還爽得直搖屁股!看看你
的樣子,真像一隻下賤的母狗!母狗林總,給我說實話,我用鞭子抽你,你舒不
舒服?」陳剛輕蔑地瞅著林冰瑩,臉上一冷,對著林冰瑩不住搖擺的屁股就是重
重一鞭。

  林冰瑩的臉上升起兩團羞慚的潮紅,嘴裡卻發出聲聲愉悅的呻吟,一邊興奮
地扭著腰、搖著屁股,期待著皮鞭再次落下,一邊老老實實地說道:「啊啊……
啊啊……舒服……舒服……」

  陳剛得意地照著林冰瑩的另一邊屁股揮下一鞭,然後對不住搖晃著屁股、看
樣子也想挨上一鞭的晏雪說道:「晏雪,該你了,把屁股再撅高點!」

  從張真的公文包裡取出一個粉紅色的雙頭陽具,陳剛瞄著晏雪撅高的屁股上
被滴淌下來的愛液染濕的肛門,狠狠地把與黑色雙頭陽具一樣大小的粉紅色雙頭
陽具捅進晏雪好像菊花蓓蕾般縮得緊緊的肛門裡。

  「啊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啊……」身體彷彿一下子被洞穿了,
肛門變得火辣辣的,被粗暴插入的雙頭陽具令肛門裡騰起一陣撕裂般的痛楚,晏
雪不由張大著嘴,倒吸著涼氣,發出一聲既尖利又蘊含著快感的呼痛聲。

  兩個像美女犬一樣的女人,伏低著上半身,彼此屁股對著屁股跪趴在地上,
她們高高撅起的屁股不住搖晃著,而插在陰阜和肛門裡的雙頭陽具就像是陳剛所
形容的尾巴一樣,隨著她們愈顯急促的喘息聲、呻吟聲和兩隻形若大桃的屁股的
不耐扭動,淫靡地搖擺著。

  「這麼玩你們,舒服嗎?喜歡這樣的尾巴嗎?」陳剛扔下鞭子,一手攥著一
根雙頭陽具,在林冰瑩的陰阜和晏雪的肛門裡來回抽插著,一邊繼續問她們屈辱
的問題,一邊不亦樂乎地玩弄著。

  「舒服,啊啊……啊啊……喜歡……」

  聽著林冰瑩和晏雪幾乎異口同聲的回答和此起彼伏、連綿不絕的呻吟聲,陳
剛發出一陣淫笑,把兩根雙頭陽具擡到洞口,兩手再同時用力,狠狠地雙頭陽具
捅進陰阜和肛門的深處,然後,沙啞著嗓子、興奮地命令道:「你們兩個把屁股
落下來,林總,你把晏雪的尾巴放進你的肛門裡,晏雪,你把林總的尾巴放進你
的陰阜裡,我說,一二三,你們就用力向後撞,把你們的屁股連上。」

  雙手撐著地板,臉上蒙著一層淫慾大作的潮紅、嘴中不住發出誘人的嬌喘的
林冰瑩和晏雪按照陳剛的命令,直起上半身、落下屁股,兩根高聳向天、不住搖
動的雙頭陽具隨著屁股的伏低,慢慢地垂下來,搭在她們的屁股上。

  一隻手撐著地板,歪扭著身子的林冰瑩把另一隻手繞到屁股後面,握緊插在
晏雪肛門裡的雙頭陽具,把雙頭陽具的龜頭抵在自己的肛門上,然後,手上徐徐
加力,慢慢旋擰著,辛苦地把碩大的龜頭擠進被菊花褶皺封緊的肛門裡。

  晏雪也像林冰瑩一樣,也是一手撐著地板,一手繞到屁股後面,攥著插在林
冰瑩陰阜裡的雙頭陽具,將雙頭陽具的龜頭抵在自己的陰阜上。只是晏雪沒有林
冰瑩那樣辛苦,藉著愛液的潤滑,輕鬆地把雙頭陽具的龜頭滑進比肛門要容易進
入許多的陰阜裡。

  陳剛見一黑一粉兩根雙頭陽具的龜頭都陷沒在林冰瑩和晏雪的肛門、陰阜裡
面,便拾起地上的鞭子,用力地在兩隻豐滿挺翹的屁股上各抽一下,興奮地大叫
道:「一……二……三……」

  隨著「三」字落下,林冰瑩和晏雪眸中瀰漫著濃郁的欲情,嘴裡發出一聲既
羞恥又興奮的嚶嚀,猛地向後一挺屁股。

  「啊啊啊啊啊……插到底了,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

  肛門對肛門,陰阜對陰阜,兩根雙頭陽具露在外面的部分減少了一半,把林
冰瑩和晏雪的屁股更加緊密地串在一起。兩隻手撐著地板,纖細的腰肢彎出一個
深深的弧度,林冰瑩和晏雪高高挺起著上半身,劇烈地顫抖著,帶動著胸前的乳
房狂亂地搖晃著。她們的嘴巴俱都張成O形,發出一陣尖利的叫聲,而她們潮紅
的臉上卻都瀰漫著一副陶醉滿足的神情,似乎這種痛楚和羞恥令她們分外享受。

  「騷貨,給我動起來,你們不是一對同性戀嗎!把你們淫蕩的屁股給我搖起
來!」陳剛被林冰瑩和晏雪騷浪的表情刺激得血脈賁張,感覺血管都要脹裂了,
便興奮無比地揮起皮鞭,一邊命令著林冰瑩和晏雪,一邊在她們兩人的屁股上用
力鞭打著。

  「啊啊……啊啊……好痛!啊啊……啊啊……好羞恥啊!這麼下流的姿勢,
啊啊……啊啊……」

  林冰瑩和晏雪一邊呼痛,一邊向後挺動著屁股,屁股上火辣辣的痛和雙頭陽
具在陰阜、肛門裡摩擦的快感還有心中的羞恥、興奮交織成一種刺激無比的受虐
快感,使她們情不自禁地嬌喘著、呻吟著,越來越快地挺動著屁股,還不時伸出
一截鮮紅的舌頭在嘴唇上舔著,似乎很想舔舔男人的肉棒。

  「陳店長,你太會玩了,看她們的騷樣,受不了了,受不了了,我要再射一
次,要不非得爆炸不可……」

  聽到孔卓的怪叫,陳剛扔下鞭子,對孔卓說道:「年輕人就是沈不住氣啊!

  既然你受不了了,那咱倆就一起來,用她們的嘴巴熱熱身吧!不過孔卓,你
已經嘗過林總陰阜的味道了,林總的嘴巴就讓我先嘗嘗吧!」

  「行啊!誰的都行,只要能讓我射出來就行。」

  孔卓攥著暴脹起來的肉棒,放在晏雪嘴巴旁邊。晏雪看著孔卓巨大的肉棒,
彷彿看到了期盼已久的東西似的,眼裡蕩出欣喜的光芒,撅著櫻紅的嘴唇在散發
出腥味的龜頭上喜愛地親著,還不時伸出舌頭,在龜頭上面來來回回地舔著,一
邊舔,一邊露出陶醉的表情,好像很美味地把馬眼上滲出的體液舔進嘴裡。

  陳剛見孔卓已經開始享用晏雪的嘴巴了,便脫下褲子,攥著高聳向天的巨大
肉棒,送到林冰瑩的嘴邊,淫笑著對蹙著眉、歪斜著臉蛋、不住發出淫聲呻吟的
林冰瑩調侃道:「林總,晏雪正在舔孔卓的肉棒呢!看她的樣子,好像舔得很開
心啊!你怎麼樣!想不想舔我的大肉棒呢?」

  「啊啊……啊啊……想,我想,讓我舔吧!啊啊……」林冰瑩瞧著眼前那根
又粗又長的肉棒,不由自主地撅起嘴,向陳剛的肉棒親去。

  性感柔軟的嘴唇觸在龜頭上,「嘖嘖」有聲地親著,也許是陳剛喝了不少酒
的緣故,龜頭上散發著一股濃重的男性味道,林冰瑩陶醉地嗅著這股令她神搖魂
蕩的腥臊味兒,濕潤的眼眸變得更加迷濛了。

  粉紅亮潤的舌頭伸得長長的,纏繞在通紅通紅的龜頭上,林冰瑩靈活地舞動
著舌頭,在龜頭上來回舔著,在敏感的龜冠上快速撥動著,不多時,大如雞蛋的
龜頭上便沾滿了亮晶晶的唾液,發出淫靡的亮光。

  一隻白皙娟秀的手代替陳剛的大手,握在黑粗的肉棒上,形成一個鮮明的對
比,襯托得陳剛的肉棒更加猙獰巨大,顯得林冰瑩更加嬌媚柔弱,而極盡本事地
舔著龜頭的林冰瑩還不時仰起潮紅的臉蛋,美眸中閃爍著討好的光芒看著陳剛,
看起來是那麼的楚楚動人。

  看著林冰瑩既淫蕩又乖巧地給自己口交的樣子,陳剛簡直興奮得無法自抑,
口中不斷呼出粗重的喘息,被柔軟的舌頭和溫潤的嘴唇、小手包裹的肉棒更是躁
動不安地震動著,迫不及待地想捅進林冰瑩的嘴巴裡,猛烈抽插一番。

  感受著手裡肉棒的震動,看著陳剛舒服得齜牙咧嘴、直哼哼的樣子,林冰瑩
感到一陣歡喜,心裡更加興奮了,舌頭不禁飛舞得更加歡快,舔得更起勁了,小
手愛不釋手地在堅硬的肉棒上、毛蓬蓬的陰囊上來回揉摸著,同時,屁股更加用
力地向後挺動著,讓雙頭陽具的龜頭進得更深,摩擦得更有力。

  隨著晏雪也開始用力挺動屁股,雙頭陽具更重、更深地進入到陰阜和肛門裡
面,林冰瑩感到一陣脹痛,陰阜和肛門被極大地擴充著,兩根雙頭陽具好像碰在
了一起,在只隔著一層薄膜的陰阜和肛門裡摩擦著、撞擊著。

  心裡升起一陣強烈的受虐快感,陰阜裡的愛液不斷被雙頭陽具帶出來,心臟
「砰砰」,「砰砰」劇跳不止,被痛楚刺激得越來越興奮、越來越愉悅的林冰瑩
一邊食髓知味地向後挺動著屁股,一邊張大嘴巴,一口把陳剛的龜頭吞進去,然
後緊縮著嘴唇,緊緊含著龜頭向喉嚨吞,直到吞到最深處才吐出來,充滿激情地
為陳剛做著最令男人舒服的深喉口交。

  陳剛舒服得仰起頭,半瞇著眼睛,不住發出野獸一樣的悶哼聲,在他對面把
晏雪的腦袋死死地摁在小腹上的孔卓也仰著頭,臉上露出猙獰的表情,愉悅無比
地享受著肉棒被柔軟溫潤、不住收縮的喉嚨夾緊摩擦的爽暢感覺。

  「哇啊啊……這個叫林總的女人真他媽騷,上來就深喉啊!」

  「看她做的那麼熟練,肯定經常做,你看她的表情,好像很享受那種窒息的
感覺啊!」

  「她對面的女人也不錯啊!也是深喉,憋了那麼長時間,還沒吐出來……」

  「深喉算什麼,你看看她們的屁股,動得多帶勁啊!那麼粗的雙頭陽具一起
在兩個狹小的洞裡插,這兩個女人,一般的性交絕對滿足不了她們,必須得暴虐
的才行……」

  俱樂部裡的客人爭先恐後地湧上來,圍成一圈,瞪大眼睛看著被兩根巨大的
雙頭陽具連成一體的林冰瑩和晏雪一邊給她們面前的男人做深喉口交,一邊跪趴
在地上、癡狂地向後挺動屁股的浪態,嘈嘈雜雜地議論著,恥笑著。

  「林總,晏雪,你倆看看周圍,幾乎所有的客人都過來看你們了!你倆真不
知羞恥!在這麼多人面前,還表現得像兩隻淫賤無比的母狗一樣,你倆怎麼就這
麼不要臉呢!一個比一個騷,一個比一個賤,不被男人搞就活不了嗎!……」張
真拾起地上的皮鞭,站在林冰瑩和晏雪中間,興奮地看著她們來回挺動的屁股,
嘴中發出嘶啞的聲音,盡情譏諷著她們。

  兩隻豐滿挺翹的屁股停止了挺動,看起來張真的譏諷起了效果,喚起了她們
的羞恥心,可是很快,停下來的屁股又開始挺動起來。

  「這麼說你倆,你倆還是無所謂是嗎!在客人們面前暴露身體,展現你們淫
蕩的一面感覺很刺激很興奮吧!你倆算是無可救藥了,既然這樣,那就在客人們
面前、在我的鞭打下洩出來吧!」張真淫笑著舉起皮鞭,緩緩地擡到腦袋上方,
然後手腕一抖,重重地打在林冰瑩的屁股上。

  「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

  細長的鞭梢雨點般地向林冰瑩、晏雪的屁股上落下,不多時,兩人的屁股上
便浮出一道道縱橫交錯的鮮紅鞭痕。

  「啊啊……啊啊……」

  「嗯啊……嗯啊……」

  嘴巴被巨大的肉棒填滿的林冰瑩和晏雪發出含糊不清的聲音,張真不遺餘力
的鞭打令她們停止了屁股的向後挺動,可是,每當皮鞭夾著呼嘯的風聲落下,高
高撅起、互相對著的兩個屁股便劇烈地顫抖著、左右搖擺著,這使得雙頭陽具在
她們的陰阜和肛門裡不是直插直送,而是來回擰轉旋磨著,與令她們又痛又爽的
鞭打混合在一起,形成一種比剛才還要刺激還要爽暢的快感。

  「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

  屁股上的激痛越來越強了,表層肌膚似乎都被重重落下的鞭梢撕裂了,騰起
一種彷彿火烤的灼熱感。林冰瑩一震一震地顫抖著身體,劇烈地搖擺著屁股,被
雙頭陽具深深插入、來迴旋磨的陰阜和肛門裡升起一股強烈的快感,不規則地收
縮著,一溜溜愛液不斷地從陰阜裡溢出來,順著黑色的雙頭陽具往下淌。

  腦袋被陳剛摁在他的小腹上,陳剛那巨大粗壯的肉棒深深地插在林冰瑩狹細
蜿蜒的喉嚨裡,一邊劇震著,摩擦著她柔嫩的喉嚨,一邊射出股股有力火熱的精
液。喉嚨不住收縮著,林冰瑩生出一股嘔吐的感覺,禁不住地想要咳嗽,可腦袋
被陳剛摁得死死的,連呼吸都分外困難,喘不上氣來的林冰瑩本能地扭擺著身軀
掙扎著。

  陳剛的手就如鐵鉗一般,林冰瑩越掙扎,他就摁得越用力,不久,林冰瑩的
腦中便開始出現窒息的感覺,身體也變得越來越軟、越來越沒力氣,漸漸停止了
扭動。意識逐漸遠去的林冰瑩感覺她要被憋死了,可就在這時,她突然感到一股
極其強烈的快感迅猛地從陰阜和肛門裡升起,她知道,她就要到達高潮了。

  白色的閃電在腦中一閃而過,陰阜和肛門劇烈地收縮著,緊接著,靜止不動
的身體便突然痙攣起來,一股股湍急的愛液隨著那排山倒海般湧來的高潮猛地噴
射出去。

  我竟然潮吹了,好強烈的高潮啊!喉嚨裡插著同事的大肉棒,陳剛他好狠,
死死摁著我的頭,在我的喉嚨裡射精,我連呼吸都不能了;我的陰阜和肛門被雙
頭陽具塞得滿滿的,與小雪的屁股連在一起,張真還用力在我的屁股上鞭打著;
更有甚者,在我的周圍圍著一群客人,正在譏笑著,看我羞恥的樣子、淫蕩的反
應,我被虐辱得這麼厲害,可在這種狀態下到達高潮的感覺真是太爽了!……

  林冰瑩一邊想,一邊享受著伴隨著潮吹的高潮那令身體都要變得虛無的舒爽
感覺,可是,她總覺不夠,滿足是滿足了,但沒那麼完美,似乎還差點什麼。

  腦袋上一鬆,陳剛把射完精的肉棒從她嘴裡抽出來,軟倒在地上的林冰瑩大
口大口地呼吸著空氣,不住發出急促的喘息聲。

  「林總,你的深喉口交水平真是沒說的,射在你嘴裡太爽了,這得感謝張秘
書啊!要不是他,我還一直把你當成聖潔高貴的女神來看待呢!根本就不可能知
道你其實是個淫蕩下賤、有著變態受虐需求的騷貨,別說這麼玩你,簡直連想都
不敢想。你看張秘書為了讓你的高潮來得更猛烈些,那麼賣力地抽你,搞的額頭
上全是汗,趕快起來吧!用你絕倫的深喉口交給張秘書放鬆放鬆!」

  射了一次精,渾身舒坦無比的陳剛獲得了滿足,可他見褲襠上隆起高高一團
的張真還沒有爽到,便大獻慇勤地讓林冰瑩去給張真服務。

  張真領情地向陳剛報以微微一笑,然後脫下褲子,挺著又粗又長、不住震動
的肉棒來到林冰瑩面前。

  雙手撐著地,林冰瑩艱難地直起上半身,仰頭向張真看去。隨著酸軟無力的
手臂開始禁不住地顫抖起來,林冰瑩突然意識到為什麼心裡會有不是很完美的感
覺了。

  我喜歡被繩索捆綁,我喜歡身體被綁得一動不能動那樣被男人侵犯的感覺,
怪不得滿足是滿足了,可總覺得不夠完美呢!原來是因為沒有被繩索捆綁、我的
手還可以自由活動的緣故……

  瞧見張真的額頭上真像陳剛說的滲出一層汗水,林冰瑩不由有些心疼,又為
張真那麼賣力地鞭打自己、想讓自己得到巨大的滿足感到一陣甜蜜。

  伸出一隻手,揉摸著張真堅硬如鐵的肉棒,林冰瑩動情地望著張真,臉上露
出像懷春少女那樣羞澀的表情,柔聲向張真喚道:「張,張,張秘書,把我綁起
來好嗎?」

  「綁起來!林總,為什麼要我把你綁起來呢?」張真故作不解地問道,臉上
露出揶揄的表情瞧著一臉嬌羞的林冰瑩。

  這個壞蛋就是喜歡羞辱我,可是,我也好喜歡被他羞辱啊!張真,我有兩個
男性主人,雖然你的調教水平趕不上車忠哲,暴虐程度比不上童廣川,但在我的
心裡,你跟我迷戀的車忠哲不同,你是給我戀愛感覺的好老公,是我的第三個男
性主人。就依你說的,在其他人面前,你是聯絡員,我是隨時候命等待男人淫辱
的母狗奴隸,而在只有我們兩個人獨處的時候,我是完全屬於你的女人……

  眼中瀰漫著濃郁的春情,林冰瑩越發動情地瞧著張真的眼睛,越來越熾情地
說道:「因為我是變態的母狗奴隸,我喜歡被主人捆綁,只有身上綁著繩索、一
動不能動被主人虐辱時,我才能得到最大的滿足,主人,把我緊緊地綁起來吧!

  我還想要高潮,讓我在麻繩勒緊的吱吱聲下到達高潮吧!」

  林冰瑩嚶嚶嬌喘地說出令她又是羞恥又是興奮的話後,便一臉期待地看著張
真,一邊耐不住心中的慾火,不住扭著身子,一邊在心中想道,我要以變態的母
狗奴隸、繩縛奴隸這樣的角色度過以後的人生了,這種人生肯定很刺激,我好期
待這種人生啊!張真,快點把我綁起來啊!我好想被繩索緊緊捆綁著承接你、孔
卓、陳剛,還有這裡面所有人的侵犯,張真,我的好老公,綁我!快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