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混生記(1-15) (2/5)

  (6)

  在學校小禮堂,演出出人意料的成功。台下的學弟學妹們把最大的熱情給了
他們的學長——讓曹山重新成為眾人矚目的偶像,而不是寄生在京城的無業遊民。
舞台上只有兩個人,唐晶在他身後,坐在架子鼓後面,任勞任怨的為每一首歌撐
起節奏的骨架,而他是英雄,是明星。台下的學妹毫無保留的尖叫,合唱,儘管
每一首歌都不是唱給她們的。

              想你時你在天邊
              想你時你在眼前
              想你時你在腦海
              想你時你在心田
            寧願相信我們前世有約
           今生的愛情故事不會再改變
            寧願用這一生等你發現
            我一直在你身旁從未走遠

  這首歌是寫給曹山最愛的女友,張寧。他不知道她如今身在何處,在做什麼,
但依然幻想此刻就像是在一年、兩年前,他把所有思念都唱給她,在那時候,張
寧就在台下含情脈脈的看著他。當然,後來這首歌賣給一個歌手後來被另一個歌
手唱紅是另一回事了。

              為什麼會傷心
              又為什麼嘆息
              今夜一去不回
             時間尚早快和我擁抱
             當微風輕劃過了林梢
               這夜色正好
             你就靜靜靠在我身旁
               看燈火滿地
              留在我的身邊
              快別讓我醒來
              好嗎再來一次
             今夜滋味真的甜美
                慢慢地

  這首歌是寫給曲燕。如果沒有張寧,在學校意氣風發的曹山也不大可能選擇
五大三粗的運動女曲燕。可在他最需要慰藉的時候,曲燕給了他一生中最難忘的
愛。儘管如果曲燕真的成為他的女朋友,那次的愛會不值得一提,他會很心安理
得的夜夜抱著曲燕肥白的屁股將粗壯的陰莖刺入她的身體,曲燕那麼高大的身子,
只有曹山的大雞巴才能讓她滿足。

  可一切都像是玩笑。曲燕在沒有得到曹山的情況下選擇了海波,而海波的無
能讓曲燕無比空虛,又讓空虛的曹山趁虛而入佔有了她的身子,卻因為曲燕心有
所屬而把那次的愛看成孽緣,從此不相往來。

           她說每一個憂鬱的色彩都美麗
               她是黯淡星
           她說每一個微笑的色彩都美麗
               她是黯淡星
           她說每一個女孩的穿行都美麗
               她是黯淡星
           她說每一個驕傲的男孩都叫星

  這首歌是寫給沈思的。沈思給了他一個夢,一個將女神變成胯下玩物的夢。
沈思和曹山注定不是一個世界的人,如果說沈思是一個玩物,那也是高等人的玩
物,沈思與曹山做愛,更像是女神眷顧屌絲。不管他說他肏了沈思,曹山永遠是
那個被動的角色。

  這些歌后來成了別人的歌,被更多人聽到。但只有今晚在小禮堂的這些人,
才聽到了真正原汁原味的表達和情感。只有作為原作者的曹山唱出,才能讓這些
歌注滿靈魂的感動。因為這些歌唱得都是他自己最難忘深切的情感,這是別人無
論有多好的唱功都無法領悟的。就像鳳飛飛的《追夢人》,就算她是天后,也唱
不出羅大佑對三毛的眷戀一樣。

  在一首首歌中,夜色漸濃。當曹山宣佈只剩下一首歌的時候,台下所有人都
意猶未盡不忍離去。

  「這是今晚的最後一首歌,我想把這首歌獻給我的老師。」說完,他看了一
眼台下站在學生中間,穿著清新長裙的夏瑤,四目相對,夏瑤臉一下子紅了。

  夏瑤衝他輕輕搖了搖頭,示意不要太衝動,他們畢竟是師生關係。可曹山不
為所動。他走到舞台邊上搬上台一把椅子,放在離話筒架差不多兩米遠的地方,
然後跳下舞台徑直走到夏瑤面前,伸出手將她拉上舞台。

  台下的學生轟動了,有人開始起哄,那些花癡的學妹們有的厥起嘴巴嫉妒自
己的老師,她們誰不希望曹山能如此深情牽的是她們的手呢。

  夏瑤紅著臉被曹山拉上舞台,不知如何是好,只能任由擺弄端坐在舞台中央
的椅子上,舞台上通亮的燈光照得她有些暈眩,被眾人關注的感覺更讓她有些無
所適從,當然,夏瑤也是喜歡曹山的,心裡也是她的粉絲,而偶像這樣的舉動,
對於每一個粉絲都是夢寐以求的,不管她是學生還是老師。

  曹山抱起一把木吉他,將話筒架搬到夏瑤的正對面,唱起了哪首《只要我長
大》

            只要我長大就可以愛你嗎
            你教我認得愛卻不能碰它
            等到我長大才可以去愛嗎
           這顆心我管不住它請你收下
         錯落在沙漠的雪花寂寞是相愛的時差
             無法開花愛卻發芽
           不是說努力嗎堅定就能得到嗎
            為何現實裡面卻有落差
            教我彈吉他情歌卻屬於她
            當我弟弟嗎卻不住在你家

  每一個音符,都像是敲打在夏瑤心中的水滴。她原本非常拒絕的師生戀情,
揮之不去的誤解都在這一首歌裡被悄然融化。和那天在曹山房間裡給她唱這首歌
不同,此刻夏瑤是舞台中央的女神,是歌曲中的女主角,曹山唱的是眾多男生心
中的夢,而夏瑤更是女生夢寐以求的角色。不知是誰帶頭喊了一句「在一起」,
之後「在一起」的叫喊聲此即彼伏直至山呼海嘯。

  夏瑤被徹底打動了,學生們的呼喊聲讓她很難為情,忍不住用嫩手輕撫紅得
發燙的臉頰,卻發現已是熱淚洗面。夏瑤暗罵自己怎麼這麼不爭氣,難道是在大
學呆久了,太多愁善感了?三十多歲的女人,竟然被一個毛頭小夥子的一首歌唱
得心花怒放,像個小姑娘一樣被他徹底征服了?

  是的。如果不是已婚的事實,夏瑤甚至忍不住拋開一切緊緊擁抱這個讓自己
重燃青春愛火的男生。她不知所措的坐在舞台中央的椅子上,羞澀的偷偷看了一
眼曹山,曹山馬上回報以綻放起絢爛的笑容。

  一曲唱罷,在台下歡呼聲中,曹山放下吉他,展開雙臂,正等待她的擁抱。
夏瑤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甚至不受控制的站起來,深情的望著曹山。曹山微笑
著向她走來,就在雙手接觸到她柔嫩肩膀的一剎那,夏瑤彷彿被電擊到一樣,她
一下子從美夢中驚醒了。她是老師,她已經結婚了,為人師表怎麼可以如此亂來。
一切都從美夢落到現實,夏瑤突然慌張的轉過身衝出人群頭也不回的跑出小禮堂,
留下呆呆的學生和笑容僵在那裡的曹山。

  夏瑤頭也不回的一路從學校跑回到小樓的房間裡,砰的一聲關上門,氣喘籲
籲的倚著房門緩緩的坐在地上,心裡說不出的滋味。如果她年輕十歲,如果她不
是已婚的女人,甚至僅僅她只要不是曹山的老師都可以,都可以順理成章的愛上
曹山。同居能怎樣,上床又能怎樣?她早已經不是把貞操看得比天高的年齡了,
況且曹山能讓那麼多女人為之瘋狂。他一定是一個懂得讓女人快樂的男生,丈夫
出國這麼久,她過著守活寡的生活,她也想得到男人的慰藉啊。

  可偏偏夏瑤和曹山的師生關係,自己在學校莫須有的壞名聲讓美好擰巴得帶
有濃濃的苦澀。她不是一個沒有性慾的女人,高挑豐腴的夏瑤甚至覺得自己有些
放蕩慾望太旺盛。她不是對曹山一點非分之想都沒有,只是她實在不敢。

  曹山在她面前體現出來的乖巧、木訥甚至唯唯諾諾都讓夏瑤更有親近他的衝
動,這樣的男孩子足以喚醒夏瑤這樣30出頭的少婦母性的光輝,她渴望去溫暖
他,愛撫他,給他全部的愛,他一個人在北京無依無靠,多苦啊,自己願意儘可
能給他慰藉,哪怕是用自己的身體。她甚至覺得,曹山就像是自己的兒子,而她
最渴望的是成為一個亂倫的母親。這樣的怪念頭,夏瑤想著都覺得可怕而刺激。

  在此之前,如果沒有那一晚春夢和曹山在晚會上對她如此深情的演唱,還激
發不出夏瑤對他如此的愛慕之情,可如今,愛之洪閘打開,一發而不可收拾。夏
瑤想到曹山,竟然面若桃花,粉面泛紅,更讓她覺得難為情的是,竟然腿間和乳
房有微微瘙癢的感覺傳出,這是女人對男人最本能的渴望,而不是老師對學生的
情感啊。

  夏瑤掙扎的站起來,兩條腿都痠軟了。她扶著櫃子走到桌子前,打開一瓶洋
酒,咚咚咚灌了幾大口,才讓自己麻木一些,情感末梢不要那麼的敏感。

  就在這時有人敲門,噠噠的叩門聲就像愛的莫斯電碼一樣敲擊著她的心扉,
讓夏瑤覺得有些緊張。這檔口還會是誰呢?肯定是曹山。可自己如何去面對他呢?
是的,曹山給她最大的感覺莫過於讓她找回到了青春的悸動,他是少女心中最完
美的情人,而自己也被他感染得似乎重新有了少女之心。

  就像今晚,她就像一個暗戀許久的女生突然得到了男生的告白卻因為狂喜、
糾結而逃跑,她對自己沒有膽量面對而懊惱,卻又因為男生的愛慕而狂喜。是啊
,台下那麼多荳蔻年華的女學生,其中不乏身材相貌俱一流的班花校花,可她…
這個正處春華秋實魅力熟透年齡的少婦得到了羨煞旁人的愛慕,她才是王子晚宴
中那個光彩照人的灰姑娘。

  可麻煩的就是,她是灰姑娘啊,從夢想照回現實,她和曹山是不般配的,如
果再進一步,是會受到譴責的,是會讓之前的猜測和抹黑找到理論依據既成現實
的,這又讓她不得不畏首畏尾。

  其實,退一萬步講,如果夏瑤對曹山只是有感情的話,那還好辦。更讓她難
堪的是,她對曹山的情也不那麼純潔無暇,那天撞見曹山對著自己的照片自慰,
緊接著那一晚春夢徹底打開了她對曹山性的渴望。更可怕的是,這種性的渴望還
不僅僅是男歡女愛而已。曹山太弱小,太值得同情,太容易讓女人泛起母愛了。

  那天她撞見曹山自慰,竟然有種狼虎之年的寡婦母親強忍慾望卻對男人日思
夜想,突然發現兒子也對母親的身體無比眷戀,淫蕩的母親看見兒子已經長大,
那種可怕的慾望——師為父母啊,那是更被世俗所不齒,類似於亂倫的迷亂性慾
,太可怕,又太刺激。

  夏瑤想了又想,才輕輕的說了聲「請,請進」。她背對著門,不想讓曹山推
開門就和自己四目相對,那樣會受不了。夏瑤想著,自己是已婚女人,是老師,
就算太久沒有男人慰藉,就算春意在心中氾濫綻放,也要把持住,不能越雷池一
步。一定要控制住自己,一定不要出亂子。

  她深吸一口氣,調整好自己的情緒,才緩緩轉過頭……可眼前門口的男生並
不是曹山,而是那個喜歡自己的男同學。

  「怎麼是你?」失望的夏瑤不假思索問了出來。

  「怎麼?你想是誰?是曹山嗎?」那個男生也看出來夏瑤的眼神從渴望到失
望的轉變,自己心愛的女人在等待另一個男生,而自己成了多餘的攪局者,還有
什麼比這煞風景的?

  「你怎麼來了?這麼晚了,我要休息了。」夏瑤不掩飾她的失望,冷冷的說。

  「怎麼?不等曹山回來一起睡?」男生忍不住冷嘲熱諷起來。

  「你說什麼呢?」男生的出現就讓夏瑤很失落,聽到他如此無禮的話,更讓
她生氣,她提高嗓門幾乎是呵斥著他「你給我出去!」

  「我自然會走,但我要你給我一個解釋,你和曹山到底是什麼關係?!」男
生也不示弱,質問著她。

  夏瑤冷笑一聲,「我憑什麼給你解釋?你算什麼東西我給你解釋?」

  男生看著夏瑤生氣的樣子更激起他奚落的快感,「因為你是我的老師,因為
你是別人的妻子,因為你說自己清白,因為你說你自己要為人師表!我要知道,
我的老師是不是勾引學生背叛丈夫的淫蕩騷貨,我要知道老師是不是在撒謊,表
面上說自己冰清玉潔對學生只有師生之誼,暗地裡卻跟學生上床,做那些噁心的
事兒!」

  「夠了!」男生的一席話氣得夏瑤幾乎哭出來。「你給我滾!」她忍不住說
出了髒話,夏瑤站在那裡氣得渾身哆嗦,她想到前年在學校遊泳館遊泳,腿抽筋
兒被體育系遊泳老師救起,就因為她莫須有的壞名聲,那老師心生歹意想要非禮
她,被學生張寧撞到,張寧竟然向著自己教練說話,說是自己勾引教練,還罵她
是騷貨。這是她聽到第二個學生罵自己騷貨。她憤怒又心涼,難道自己無論怎麼
做,在別人看來,自己就是一個不檢點的女人嗎?難道自己長得就是天生的蕩婦
樣?

  曹山送走了唐晶,走回到樓下就隱約聽到夏瑤屋子裡有爭吵聲,他趕緊上了
樓,發現那個討厭的男生正在夏瑤屋子裡無理取鬧。

  「嘿,同學!這麼晚了是不是該回去了。」曹山壓住火氣儘量平靜的走過去
拍了拍站在門口那個男生的肩膀說。

  那男生扭頭一看是曹山,這邪氣更不打一處來。用力甩開曹山的手,轉過來
就是要挑事兒的架勢。他冷笑一聲說「我找老師探討問題,關他媽你蛋事兒,滾
蛋!真他媽的以為自己是個角兒了?別以為唱兩首歌就牛逼了,別人捧著你,我
就不吊你,怎麼著?趕緊滾蛋,否則老子揍你信不信?」



  曹山見對方比自己高出一個頭,要是硬碰硬還真不一定打得過。更重要的是,
他知道,夏瑤絕對不喜歡一個動不動就動拳頭的莽夫,那是不成熟的表現。「同
學,你別這麼大火氣行不行?怎麼?沒看老師要睡覺了,明天還得上課,有點眼
力見行不行?」

  「我操!怎麼影響你倆休息了?你要睡你就進來你倆鑽被窩啊,我沒事兒,
我不耽誤你倆,你倆該幹嘛幹嘛,平常不也幹得不少嘛?不差這一次是不是?」
男生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

  「你說什麼呢?我和夏老師是隔壁,你說這話有些過分了啊。」曹山還是拼
命壓著火,儘量和他講理,給他台階下,趕緊走人。

  「哈,」那男生卻覺得曹山有些好欺負,話就更難聽了。「鄰居啊,隔著牆
是鄰居,隔著套是鄰居,隔著肉也是鄰居,鄰居怎麼了?你倆的事兒誰不知道?
睡一張床上了還他媽鄰居那?」

  曹山微微一笑,說「同學,你這個想法很奇葩,我和夏老師是鄰居就得上床,
那你在學校跟你鄰居男同學是不是也上床?你在家跟你媽一牆之隔是不是你和你
媽也上床?你家農村的吧?你家養豬嗎?你和你家老母豬一牆之隔是不是也得上
一下?你他媽住工廠跟車間一牆之隔你肏機床去?」曹山越說越來勁兒,那男生
臉色卻由紅轉青。他沒想到曹山損人這麼狠,自己那笨嘴根本不是對手,越聽越
氣,最後實在忍不住,動起手來。

  「我操你媽!」男生怒吼著衝過去給曹山臉上就是一拳,而後兩人扭打在一
起。男生早就看曹山不順眼,曹山也看男生不順眼,倆人拳打腳踢,曹山自然是
打不過比他高一頭的男生,過了幾招就被男生拳頭打開了花,他操起擺在樓道里
的酒瓶子,照著曹山腦袋就是一下,一聲脆響,酒瓶碎茬四濺,曹山捂著腦袋癱
軟在地上,鮮血順著手指縫流了出來。那男生見把曹山開了瓢,知道事兒惹大了,
慌張的跑走了。

  曹山捂著腦袋耳朵裡嗡嗡作響,他迷糊的看見男生慌張的逃走,又看到夏瑤
驚慌失措的撲過來,夏瑤驚恐著大叫著,卻只看見夏瑤的表情卻聽不到她叫喊的
聲音。

  等曹山醒來,已是白天。陽光恰到好處的透過窗外的樹梢將過濾後帶有生命
綠色的光影投射在白白的被子上,那是夏瑤的被子,被子上帶有夏瑤淡淡的體香
和陽光的味道。曹山睜開眼睛,環視了一下週遭的環境,在確定不是自己的屋子
而是夏瑤的房間之後,他沒敢動彈,眼睛呆呆的望著天花板,在窗戶上沿,掛著
一個風鈴,風吹懂垂下的紙片,系在繩子上的小鎚敲擊著邊上長短不一的金屬柱,
發出悅耳的聲響,這讓他有些迷茫。

  這時聽見開門的聲音,他趕緊又閉上了眼睛。聽到女人開門,關門,趿著拖
鞋的腳步聲,放下盆子的聲音,從臉盆裡拎出衣服,嘩啦啦擰乾,水落盡臉盆敲
打出水的節奏的聲音,抖動衣服的聲音。曹山偷偷睜開眼睛瞟了門口一眼,見夏
瑤穿著絲質的睡裙,雪白圓潤的大腿暴露在裙襬下,她踮起腳將衣服掛在門口的
繩子上,又彎下腰拾起臉盆放在衣服底下。

  她背對著曹山,彎腰的時候兩條圓潤雪白的長腿微微叉開,豐腴性感的美臀
向他的方向撅過來,裙襬只到她的大腿根出,裙子根本蓋不住她撅起來的大屁股
,白花花的,圓圓潤潤的,中間套著的藕荷色蕾絲內褲更顯出女人的性感和嫵媚。

  聽著掛著的衣服滴答滴答的水滴落在臉盆裡的聲響,有些催眠的作用,他看
到夏瑤晾著的是自己的衣服,這才發現,原來自己已經一絲不掛的躺在夏瑤的被
窩裡。他心裡一驚——難道昨晚和夏瑤發生了什麼?不會吧?我自己都不知道?
千萬不要錯過什麼啊?曹山胡亂的想著。

  夏瑤晾好了衣服,輕輕的走到床前,看曹山還在睡著,便坐在旁邊的凳子上,
一手托腮望著曹山,另一隻修長青蔥般的玉手慢慢伸到曹山的臉頰上,親暱的撫
摸著。

  「你幹嘛要這樣啊?不知道疼嗎?」夏瑤看了一眼睡著的被開花的曹山俊朗
的臉龐,兀自傷心的小聲責怪著。

  夏瑤看著曹山俊朗的臉出神。昨晚上曹山被打之後真是嚇壞她了。她趕忙為
他包紮好,又發現曹山的衣服和褲子都沾上了血漬,如果不洗的話就洗不掉了,
夏瑤幫曹山脫了衣服,當脫下褲子的時候她的臉羞紅了——曹山這個混蛋竟然不
穿內褲!

  她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和曹山碩大的雞巴不期而遇,就算軟著也要有15釐
米左右,比丈夫的硬著的時候還要長還要大。陽具軟軟的像個乖巧的娃娃,他還
年輕,不像丈夫的雞巴黑乎乎的,曹山的傢夥嫩嫩的,只是比邊上的肉色深一點
而已,漂亮的形狀和碩大圓圓的龜頭,就像是自慰棒一樣的完美形狀。

  就在曹山昏迷的時候,夏瑤還忍不住握在手裡玩弄了幾下,那東西馬上就調
皮的像吹了氣一樣的挺立起來,嚇得夏瑤趕緊鬆了手。

  夏瑤深情的望著曹山的睡相,看著他俊美的臉龐又想到他胯下霸氣的大傢夥,
心裡感嘆,怎麼會有這樣的冤家,美男子一般俊美安靜的外表,胯下的傢夥又那
麼的不安分,能惹上女人母性的關愛,又能勾起女性的慾望讓女人欲罷不能,這
不是要命嘛。她這麼美,可和男生動手卻一點也不含糊,美男子可不都是娘炮,
曹山就是一個該出手時就出手的純爺們。

  虎背熊腰愛打架不算什麼,最讓夏瑤感動的是,明知道打不過對方,為了保
護自己,也要上,這給她帶來了安全感,夏瑤自從老公出國之後,這幾年她一直
就沒有安全感,這一點,她又被曹山俘虜了。夏瑤心想,曹山能為自己挨這一下
,自己還有什麼不能給他呢?

  夏瑤看著曹山的臉。那嘴巴實在太好看了,比起大多數女孩子都好看,當然
比自己的嘴更漂亮。像櫻桃一樣的唇色就很誘人,那菱角一樣的唇形更是漂亮,
嘴唇微張,露出一點點潔白的牙齒,顯得美麗又誘人。這分明就是女孩子的嘴嘛,
如果不是嘴邊的胡茬的話。夏瑤越看約喜歡,越看越近,忍不住對著曹山的嘴吻
了下去。

  「啊……」卻又驚呼起來,因為她感覺到自己坐在床邊那肥圓的屁股被一隻
手抓住了。她伸手到身後,抓住摸著自己屁股的手,想要掙脫,卻被被子裡伸出
的另一隻手按住了頭,硬生生的把她的嘴貼在了曹山的嘴唇上,剛才還沈睡著的
嘴突然活過來了,舌頭伸進了自己的嘴裡,瘋狂的攪動著。

  「唔……」夏瑤被曹山的熱吻激起一陣寒顫,高挑而不失豐腴的身體忍不住
顫抖了幾下。她有一年多沒有被男人親吻了,曹山的舌頭和沈重的呼吸徹底打垮
了她心裡最後一點防線。她渴望男人的慾望徹底被打開,不光是曹山熱情的舌吻,
還有那抓在自己臀部的大手,那麼的有力,霸道。更何況親吻自己,要佔有自己
身體的不是丈夫,而是自己的學生。那種近乎亂倫的恥辱感和刺激更讓夏瑤覺得
天旋地轉。

  曹山吻著夏瑤,雙手緊緊抱著她高挑成熟的身體。這是他第一次愛撫老師的
身體,是那麼的性感圓潤。程敏的身材完美,很高,但曹山覺得她苗條有餘圓潤
不足,曲燕身體是他最嚮往的,但壯碩了一些,更別提母馬一樣的王一梅,肏她
更多還是尋求刺激。只有夏瑤,是那麼的完美,她的屁股像蜜桃一樣的圓潤柔軟,
腰身像遊蛇一樣的多情,肥肥的屁股是女性最性感的所在,只有屁股漂亮才有完
美的曲線,才有誘人的資本,夏瑤都有。

  曹山忘情的與自己的老師做著肌膚之親,回過神的夏瑤含混的呻吟著「曹山,
放手,放手好嗎?」曹山想要制服她,可夏瑤很堅持,無奈,只好放手。

  夏瑤坐在曹山身上,氣喘籲籲的捋了一下亂發,輕聲說「你還傷著,不怕傷
口再崩開嗎?」曹山搖搖頭。夏瑤咬著嘴唇,像是暗中下定決心一樣,俯下身去,
掀起被子,把自己也蓋進去。

  夏瑤的主動是曹山沒想到的,轉眼間老師的身體就貼在自己身上,他慌亂的
扯下夏瑤的睡裙,兩個赤裸熾熱的身體緊緊貼合,他們都太需要對方的撫慰了。
曹山碩大堅硬的陽具就貼在夏瑤的小腹上,燙得她幾乎忍不住腿發軟屁股不受控
制的抖動起來,陰道一陣發熱,一股暖流流了出來。她紅著臉,覺得自己太淫蕩
了,還沒怎樣就流了淫水出來。

  曹山已經被夏瑤的身體挑逗得忘乎所以,他要馬上佔有這個完美成熟的尤物,
可夏瑤還保有最後一絲理智,從枕頭下面掏出一個避孕套,抖著手撕開,然後笨
拙的套在曹山硬挺挺的陰莖上,當她嫩手劃過曹山碩大的雞巴的時候,那種快感
燒的她幾乎噴了潮。

  夏瑤早上起來,看著熟睡的曹山,冥冥中覺得要發生什麼事情,兩人的關係
突破的發展幾乎是不可阻擋了。她越發控制不了自己,曹山的大雞巴她幾乎抵擋
不住,夏瑤有太久沒有得到男人了,又是性慾旺盛的年齡,儘管有諸多禁忌,可
似乎都無法避免下一步按部就班的發生。

  不管怎樣,她還是未雨綢繆的出門在超市買了避孕套,三隻裝最大號的。以
前丈夫買中號的就可以,她還覺得大號是不是大了,可現在戴上去才覺得稍稍有
些小了。

  避孕套起到的不僅僅是避孕的功能,更有心理的暗示,畢竟有一層薄膜隔著,
兩人的性器官並沒有實質的接觸,這會讓夏瑤稍稍安慰一些。

  夏瑤跪在曹山的身上,兩條修長雪白的大腿分開在他身體兩側,她微微擡起
屁股,手伸向腿間,抓住了曹山那碩大堅硬的陰莖。她將曹山的龜頭引導自己的
腿間,輕輕下坐,感覺到龜頭熾熱的貼合在自己敏感的下體處,又慢慢用力,在
夏瑤氾濫的淫水滋潤下,龜頭輕輕抵開她粘合在一起的陰唇,探進了她的陰道口。

  「啊……疼……輕點」曹山感覺到龜頭嵌進了夏瑤的陰道,剛要使勁,卻被
夏瑤緊緊抓住了胳膊。夏瑤心裡百感交集,她被所有人認為是一個丈夫在外生活
不檢點的蕩婦,可自己才知道,此刻抵在陰道口的雞巴,屬於丈夫之外的第二個
男人,無論硬度還是大小,丈夫都比這個差了很多,自己個子高挑,陰道並不細
窄,丈夫的雞巴插進去完全沒有阻力,可曹山的大雞巴卻是完全不同,碩大的龜
頭幾乎要把自己的陰道撐裂,可陰道深處又不爭氣的奇癢難忍,渴望男人的插入。
她這才明白,原來大雞巴的男人真不是那麼容易就玩兒得開心,要經過苦難才行,
就像夢裡夢到的一模一樣,夏瑤的陰道,真的快被曹山撐裂了,肏出血了。

  「啊……嗯……」雞巴一點點的插入,夏瑤忍不住輕咬嘴唇緊皺眉頭,忍著
下體的疼痛與快感並存的複雜感受讓曹山的陽具一點點插進自己的體內,龜頭,
三分之一,二分之一,二分之三。還沒完整插進去,曹山的龜頭就抵住了夏瑤陰
道最深處那子宮口的肉墊,這是丈夫都沒有到達過的深度,或者說,曹山是肏進
夏瑤陰道深處的第一個男人。

  雞巴塞滿了夏瑤的陰道,她已經累得精疲力盡,香汗淋漓,幾乎是癱倒在曹
山的身上,兩人再次擁吻,忘情的忘掉一切世俗,忘掉師生關係,忘掉夏瑤看重
的貞潔,忘掉她丈夫的存在,忘掉遠方的張寧,忘掉他對曲燕的鍾情,忘掉一切。
曹山的雞巴開始緩緩的抽送,隨之而來的是夏瑤輕聲誘人的叫床聲。

  還記得上學的時候,曹山看夏瑤打羽毛球,夏瑤在扣殺的時候總喜歡叫一下,
同學們回宿舍經常議論,夏瑤在床上被肏的時候估計就這麼叫的。當曹山終於佔
有了夏瑤的身體才發現,夏瑤的叫床聲要比她打羽毛球時的叫聲誘人一萬倍。

  夏瑤慢慢也放得開了。畢竟有曹山這麼個大雞巴塞進身體裡,一切都變得微
不足道。她直起身子,坐在曹山身上,她已經適應了曹山的尺寸,兩條修長圓潤
微粗的小腿像撒尿一樣蹲著,小腿肌肉的繃緊和放鬆帶動著她豐腴美臀的上下運
動,曹山盡情撫摸著夏瑤的屁股,享受著她大屁股中間那誘人騷洞帶給雞巴莫大
的快感。

  他看著兩人媾和的下體,自己沾滿淫水的雞巴在夏瑤腿間的肉洞中自由進出
,她的下體是那麼的誘人,白嫩嫩的,陰唇粉粉的,發黃的陰毛很稀疏的長在陰
阜下側,而腿間大陰唇上一點都沒有光溜溜的,如果不是粉嫩的陰唇從厚厚雪白
的饅頭逼中間突出一點的話,幾乎和少女的下體並不二致。

  久守空窗的夏瑤終於得到了男人雞巴的插入,她漸漸變得瘋狂,微粗的小腿
結實有力,水蜜桃一樣又白又嫩的大屁股上下運動的頻率越來越快,兩人的陰部
快速的摩擦著,發出啪啪的聲響,摩擦出巨大的快感。夏瑤的高潮來得很快,她
的屁股用力坐了幾下,將雞巴全都吞進陰道深處,然後大叫一聲撲倒在曹山身上,
高挑性感的身體無力的趴著,可屁股卻像安了馬達一樣快速的抖動,她發出失神
機械快速的呻吟聲,頻率與屁股抖動相同。

  突然,她哇的哭出聲來,整個身體就像被電擊一樣劇烈的抖動起來。她的陰
道劇烈收縮,緊緊包裹住曹山的雞巴,曹山也是一陣眩暈,他沒有想到夏瑤這個
三十出頭的已婚少婦的陰道竟然如此有力,那晚偷聽她上廁所,嘩嘩尿液拍打臉
盆發出巨大的聲響讓他沒有判斷錯,夏瑤的騷屄真他媽的有勁兒。向來長久的曹
山也不爭氣的在夏瑤獲得性高潮的同時射了精。

  這一夜,兩人無話,曹山摟著白嫩高挑的少婦老師,緊緊的摟著,夏瑤的啜
泣一直沒停,直到她昏昏沈沈的光著身子被曹山摟著睡著,還在睡夢中哭泣。不
知道是懊悔,是惋惜,還是最終出軌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