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腿少婦綺雯

「一定會的……一定會出現奇跡,然後我們最好生個女兒。」

  「她的名字叫天涯。」

  「況天涯……」

  隨著馬小玲的手垂下,況天祐面露獠牙低下頭靠向馬小玲,隨著鏡頭拉遠拉

高,燈光漸漸昏暗下來,導演的聲音隨之響起,「卡!收工,各位!我們……殺

青了!」

  「耶!」隨著眾人的歡呼聲,導演說道:「別忘了今晚八點慶功宴阿!」

  「碰!」慶祝用的香檳也隨著殺青而四溢飛濺,飾演僵3的演員、編劇、及

導演們,一同慶祝著這結束的時刻,愉悅的氣氛感染了所有的人。

  在筵席上,幾位美麗的女主角就成了大家紛紛敬酒的對象,尤其是萬綺雯,

眼前的都是合作許久的工作夥伴,性情和順的她,雖然不太會喝酒,但仍是隨著

大家的氣氛起哄著,雖然有丈夫幫忙擋酒,但還是喝了許多,最後帶著些微癲頗

的腳步扶著爛醉的丈夫回家。

  「卡噠!」擁有修長美腿的萬綺雯,一邊扶著丈夫,一邊用鑰匙開啟家門,

酒氣薰天的丈夫剛走進家門,便搖搖欲墜的走向房間,「砰」的一聲倒在床上大

睡,綺雯望了望丈夫一眼,走向浴室,好好的洗洗疲憊的身子。

  「嘩!」隨著水聲的響起,蚊蚊脫去衣物,露出那細嫩綿滑的皮膚,讓蓮蓬

頭從上而下的沖淋,連續幾個月來的軋戲疲累,隨著熱水的淋浴下,似乎也隨之

而去。酒醉微醺的蚊蚊在熱水的加溫下,粉嫩的臉上更顯的紅通通的。

  一邊搓洗著自己的身體,一方面從鏡中看著自己30多歲仍保養有素的曼妙

身材,光滑細嫩的皮膚,仍像20初頭般緊實有彈性,白皙的雙峰上,仍是粉紅

的小乳頭,下邊那維持纖細的小蠻腰,似濃非濃的神秘黑森林,以及她最自以為

傲長43吋的美腿,在這段演戲的過程裡,不知引住了多少目光。

  在拍戲的當中,也因為她那佼好的身材,有好幾位色慾沖腦的臨時演員,忍

不住的往她身上摸了兩把,甚至有一個色膽包天,竟然趁拍戲走位有機可乘時,

襲擊了她的下體,當然下場就是--轟出片場。回想著拍戲的過程及辛苦,經過

熱水的沖淋,在軋戲疲憊消除後,隨著心情的放鬆,久未升起的情慾從內心深處

萌起,在沐浴乳的潤滑下,一雙纖手不停的再她身上遊移,體內的慾望也就越來

越盛,此時她是多麼的希望丈夫從床上爬起來,衝進浴室裡和她纏綿交歡。

  「叩!,老公!!」浴室門一鬆,正興著春綺幻想的蚊蚊猛然回頭,以為是

丈夫進來,一臉春意的回頭看去,可一陣冷風吹過,冷冷的告訴她一個令她失望

的現實,從門縫瞧去,她丈夫仍像死豬般睡死在床上,一陣失落的雯雯,關起浴

室門微微歎息,她坐到了放在浴室的小椅子上,玉手漸漸的滑到幽秘的私處,輕

柔的撫慰著。

  「嗯……」久違的快感隨著纖指的撫弄,漸漸的回到雯雯的身上,另一隻手

放到了自己摸著那已尖挺的乳頭,隨著手指的動作逐漸劇烈,快感也一波一波高

漲,小蠻腰也因著手指的動作擺動起來,再也無法穩坐在小凳子上,而跌坐在地

板,一雙修長細腿漸漸開展,嬌喘聲也逐漸粗重。

  「嗯嗯……嗯……老公……喔喔喔……」情慾的高漲和快感的湧現使得蚊蚊

再也忍不住,口中雪雪出聲,嬌吟了起來,口中似乎賭氣似的喊著床上爛泥般的

老公,像是要把睡夢中的丈夫吵醒般,淫穢的聲音越來越大,比起以往夫妻間的

做愛更加投入,更加瘋狂的呻吟。

  隨著手指的動作也不停加快,下體的酸麻感有如一股電流,流竄全身,最後

她感到自己的手指被蜜穴緊緊夾住,身軀緊弓,兩腳並夾,腹部深處的一股熱流

湧出,蚊蚊在自慰中達到了高潮。

  看著手上的蜜液,看著衣架上準備的性感睡衣,蚊蚊不禁感歎丈夫的不解風

情,竟在今天喝個大醉,在感歎的心情下,沖洗身體後,穿著普通的浴袍,便倒

在床上沈沈入睡。

  「嗯……老公!嗯嗯嗯……」當蚊蚊有知覺醒來時,感到有人正撫摸著她的

身體,睜眼一看,原來是昨晚睡的不省人事的老公十三,只見身上浴袍已被解開,

十三的雙手已握著蚊蚊的一對美嫩水乳盡情的搓揉著,一張大口吻著雯雯的嬌俏

臉蛋,看到色急的丈夫,不禁嬌嗲的喊了聲老公

  「好蚊蚊,昨天冷落了你,讓你再浴室裡獨自一人,現在讓我好好的補償補

償!」丈夫身上的酒味,或著男子氣息傳來,丈夫帶著粗重的喘息在自己耳邊輕

訴。

  「老公你……討厭,好壞好壞!嗯嗯……」初醒的蚊蚊聽到丈夫原來昨天有

聽到自己在浴室裡的情形,羞愧的紅了臉,一陣粉拳捶往丈夫寬厚的胸膛,丈夫

讓她捶著自己的胸膛,一張俊俏的臉慢慢靠向蚊蚊,吻上綺雯那水嫩鮮紅欲滴的

的香唇,舌頭在蚊蚊的口腔內挑動著,蚊蚊被丈夫吻的一陣心神蕩漾,熱烈的回

應著,十三也將身上衣物脫去,僅剩下內褲覆蓋在跨下。

  順著雪白的肌膚往下吻,十三的大嘴停留在那如玉筍般白嫩的雙峰,舌頭吸

舔著粉色尖硬起的乳頭,兩片嘴唇包著美乳盡情吸吮著,一隻手正往那幽密的深

處探去。

  「嗯……」蚊蚊受著丈夫的情挑,快感隨之而起,昨晚那孤獨而落寞的自慰

空窗感,如今丈夫熱情的愛撫給取代,取而代之的是帶著兩人愛意的性愛,蚊蚊

心中頓時充滿溫暖,身體也因心理因素而比以往更為敏感,快感直衝向蚊蚊腦海,

使得她發情的嬌吟起來。

  此時十三的指下動作漸促,蚊蚊受不了這樣的刺激,雙腳不斷的交互磨蹭,

纖腰隨著丈夫的手指侵犯而隨之扭動,下腹的慾火越稍越熾,一雙纖手按著丈夫

的恣意狎玩大手,搖頭羞道:「十三,我……我要……」說著,撫摸著丈夫那被

內褲苦苦束縛的小弟,來回撫弄,十三看著蚊蚊的眼神,充滿著熟女的慾火及對

自己的愛意,再也忍不住的脫去內褲,將陰莖扶正後,對準那濕盡的小穴,狠狠

的挺了進去。

  「啊……」幾個月來的苦等,其中包含了多少無盡的愛情慾火,都在丈夫的

陰莖插入後,得到了滿足,蚊蚊發出了自己從未放蕩過的吟叫聲,今天,她要徹

底解放,盡力的和眼前這位男人狂歡,隨著丈夫的劇烈動作,蚊蚊並未感到任何

不適,雙腳緊纏著丈夫的腰部,主動的迎合著丈夫的動作擺動的蠻腰。

  「啊啊啊……十三……啊啊啊……你好強……啊啊啊……我……好深……啊

啊啊……」丈夫的陰莖一次又一次的頂到自己的花心,蚊蚊忘情的叫著丈夫的名

字,隨著吟叫聲的助興

  「嗯喔喔……蚊蚊,你真是個小淫婦,好緊……喔喔……我要幹死你這小淫

婦……」看著老婆在自己的活塞運動下顯的淫蕩又妖媚,那嬌嫩的淫穴更是緊緊

的夾著自己的肉棒口中邊說著粗魯帶著情挑的話語,帶著鬍渣的頭部,埋在蚊蚊

那晃動的水乳上享受著美妙的波動,底下更是賣力的對著老婆展現自己的能力,

不斷坐著活塞運動,一次又一次的頂著蚊蚊的蜜穴。

  「啊啊啊……好老公……啊啊啊……我……我是小淫婦……啊啊啊…快幹死

我……啊啊啊……親親好老公……啊啊啊……蚊蚊……要死了……啊啊啊啊……」

受著丈夫粗懭的抽插,蚊蚊無力的擺動頭部,口中的吟叫聲隨著快感溢滿腦袋,

隨著丈夫的話尾,高低起伏的浪叫著,不斷的說著極致淫蕩的話語,雙手緊緊摟

著丈夫的肩頭,承受著久違的性愛歡娛快感。

  再經過抽插了近百下後,十三再也忍不住的將精液射在蚊蚊的子宮內,然後

無力的趴在蚊蚊身上,兩人擁抱在一起……在殺青後的第一天早晨,兩人再高潮

的余暈中互相愛撫,訴說情話。

  下午,蚊蚊首先起身再洗了一次身體後,上身披著丈夫的襯衫,寬大的襯衫

僅遮到大腿上端,那修長誘人的美腿卻是曲線盡展,一對粉紅色的乳頭隔著薄襯

衫若隱若現,隨著柳腰細擺,衣底性感的紫色蕾絲內褲不時的探出來刺激著十三

的感官,加上蚊蚊離開房間時拋了個挑逗意味十足的淫媚眼神,看的十三心癢無

比,只可惜方才大戰一場,加上昨夜的宿醉,沒有那麼好的恢復力再戰,只好看

著蚊蚊圍著圍巾到廚房為晚上的晚餐做準備,十三也再隨後起身沐浴。

  剛沐浴後的十三身上僅穿著短褲,赤裸著上身,走向廚房,雙手環抱著嬌妻

的纖腰,開口問道:「老婆,我們今天吃什麼阿?」

  「嗯……有藥燉烏骨雞,清蒸鱈魚,還有你最愛吃的東坡肉。」蚊蚊此時幸

福的望著身後的丈夫,在丈夫寬闊的臂膀下,顯得格外安全。

  「嗯……謝謝老婆,不過我最愛吃的不是東坡肉,而是老婆那白嫩的柔軟的

乳房」十三調笑著自己的老婆,一雙大手摸上了雯雯豐滿的乳房。

  「你……討厭,人家還在煮飯,再這樣今天罰你沒飯吃」蚊蚊羞的滿臉通紅,

笑著掙脫丈夫大手的侵襲,對丈夫的調笑除了害羞外,來帶著一絲溫暖的情絲

  「吃不到晚餐,那我今天的宵夜可要好好的吃頓人體大餐 喔!」說著,大

手摸向蚊蚊的俏臀,蚊蚊嗲聲不依,正要開口時,「丁咚!」門鈴響起。

  「我去看看是誰再按門鈴。」丈夫十三環抱的雙手離開蚊蚊的纖腰,走離開

去看誰按門鈴,蚊蚊望著丈夫的背影,那寬闊的肩膀是那麼的令她有安全感,想

著想著,心中甜絲絲的,臉上也浮出幸福的笑容,心中決定要將今天的晚餐做的

更豐盛點,把老公喂的飽飽的,然後晚上再繼續纏綿,想著自己早晨放蕩行徑,

此時乳房上似乎感覺方才丈夫大手的餘溫還停留著,不禁害羞了起來,望著做了

一半的晚餐傻笑,十足一幅思春少婦圖。

  過了一會兒,身後傳來一陣腳步聲,蚊蚊心想應該是丈夫又來廚房陪自己,

害羞又期待的問道:「剛剛是誰啊?今天呢,我想再做一份牛蒡炒肉絲,你說好

不好」正說著話,一雙大手又環抱起她。

  「好,當然好囉,牛蒡能壯陽,你可真貼心阿,不過……我更想要嘗嘗美腿

夾火腿,肉棒串鮑魚以及觀賞玉女吹簫,最好再來份冰火九重天,你說如何阿」

蚊蚊赫然發覺,環抱自己的,並不是丈夫,而是一個極為陌生的男人,驚恐之下,

放聲大叫:「你……你是誰……放開我……」

  蚊蚊拚命的想掙脫,卻怎麼也掙不脫背後男子的束縛,手中湯匙左右揮擺,

卻沒有任何效果,就這樣蚊蚊被陌生男子抓到了客廳,只見丈夫兩手反綁,被另

一名大漢壓住,嘴上還被貼著膠帶,眼神充滿著憤恨的神情似乎想將抓住自己妻

子的惡徒碎屍萬段。

  「嘖嘖……幹麻用那種眼神看我阿,我只是有部劇本,想拿來給您這位大編

劇家看看,只是需要順便你這位美麗動人的明星老婆來演女主角,何必這麼的厭

惡我呢……」

  「嗚嗚嗚嗚……」十三極力的想說出話來,可無奈被嘴上的膠帶封住,所以

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

  「什麼?喔……你同意了阿,好阿,那麼我們現在就開始囉」說著便把懷中

極力掙紮的蚊蚊丟到沙發上,蚊蚊想靠到丈夫身旁,卻隨即被抓住。

  「唰!」在蚊蚊背上那絲質的襯衫應聲撕裂,紫色性感肩帶橫在雪白的肌膚

上更顯的誘人,那苗條的身材曲線盡露無疑,只剩下圍巾和破碎不堪的襯衫雖遮

住前胸,卻遮不住那大腿間的美妙風光,那紫色蕾絲邊的性感內褲,映襯著雪白

修長的美腿,暴徒看的是血脈噴張,慾火高熾。

  十三看到自己老婆被欺淩,既著急又憤怒,嘴巴雖被膠帶封住,仍是不停的

「嗚嗚」的呼吼著。

  「吵死了,靠!」其中一名歹徒聽的不耐煩,一腳踹去,正中他的下體,登

時痛暈了過去。

  「嗯……礙眼的暈過去了,沒人妨礙我們了,綺雯,咱們可以好好親熱親熱

了……」那帶頭歹徒見十三暈了過去,一雙大手隔著衣服粗魯的摸上了蚊蚊的胸

前淫邪的揉著。

  「啪!下流,變態!」綺雯羞怒的像歹徒的臉上揮了個巴掌,不屈服的眼神

憤怒的瞪著歹徒。

  「啪!賤貨,阿狗,給我把她抓住」那像是帶頭的歹徒摸著自己被打紅的臉

頰,憤怒的回了蚊蚊一巴掌,並叫另一名歹徒制住蚊蚊的雙手,蚊蚊怎肯就範,

急忙的揮舞著雙手,撥打著歹徒不斷前進的魔爪,可隨即被另一名歹徒給抓住,

甚至連雙腳也被歹徒那粗重的大腿給壓制住。

  此時的蚊蚊,雙手被反手壓制住,一雙修長白嫩的大腿被張的老大,嬌嫩的

花蕾在紫色的性感內褲後面若隱若現,歹徒那雙淫邪的眼神露出熊熊慾火,一雙

大手更不斷的侵犯著她的身體。

  蚊蚊帶著憤怒又惶恐的看著眼前的歹徒,嬌軀不停的顫抖,害怕的眼神理透

露出無比的憤怒,她此刻多希望丈夫能掙脫歹徒來救她,求助的眼神看著倒在地

上的丈夫,可以往帶給她無比安全感的丈夫,此刻仍是口吐白沫,失神的攤在地

上,俊俏的臉上充滿了痛苦猙獰的表情。

  綺雯正想呼喊,卻被一個雄厚的身軀檔住了視線,映入眼簾的,是赤條條的

上身,露出一堆雜毛的噁心大漢,雙手被制住的她,只能看著歹徒伸出他那粗糙

的魔手,將上身僅存的衣服無情的撕去,一對圓嫩白皙的乳房在也沒有遮蔽物,

如鮮花般綻放在淫邪的歹徒面前,歹徒的大手豪不憐惜的淫穢狎玩,並搓揉出各

種形狀,看著自己的身體被歹徒淫邪的羞辱,眼淚不禁低了下來。

  「啊……」背後的歹徒突然把她的頭向後仰,帶著口臭的大舌舔掉了她低下

的眼淚,並恣意的吻舔著她嬌俏的臉頰,更輕呵著她敏感的耳背,更大膽的索吻,

大舌不停的向她緊閉的貝齒叩關,蚊蚊只能不停的左右晃著頭部,無力的抵抗著

兩人的侵犯。

  歹徒見到蚊蚊極力的反抗,臉上露出冷冷的笑容,大手不再像方才般粗魯的

搓揉著她的俏乳,而是輕柔的愛撫著,並挑逗著她那粉紅的小乳尖,更順著纖腰

往下滑移,隔著內褲輕力的撫弄著。

  「不……不要碰那……嗯嗯……」自己敏感的下體被歹徒的大手搓弄著,蚊

蚊倉皇的呼喊著,可一張口,另一名歹徒的舌頭變伸了進去,挑動著她的香舌,

此時並沒有與丈夫相擁吻的熱情,只有羞辱與恐懼,口中傳來歹徒的口臭,和那

不斷侵犯自己的大舌,想到自己不僅無絲毫反抗的能力,連抗議的聲音也發不出,

不禁又流下了傷心的淚水。

  歹徒吻過蚊蚊的香唇後,沿著粉頸,慢慢的舔到蚊蚊的乳房,此時兩個歹徒

很有默契的舔弄著蚊蚊的雙乳,四隻大手則散佈自己的大腿根,渾圓的屁股,以

及那嬌嫩的私處,雖然隔著內褲,可仍是再再的撩起她的強壓抑的情慾。



  歹徒一個高速的打轉著舔弄蚊蚊的乳尖,並來回撫摸著大腿內側,另一個則

是用牙齒輕嚙著,並如嬰兒吸奶般,刺激著她的蓓蕾,一隻大手搓捏著自己肥嫩

且充滿彈性的豐臀,另一隻手則仍是停留在自己下體的魔手,手指隔著內褲輕柔

重拈的挑弄著,此時的蚊蚊漸漸的被湧現的情慾淹沒。

  歹徒不斷的挑弄著蚊聞的敏感處,使的蚊蚊那潛在體內的慾望與肌膚刺激的

快感,如堤防的裂縫般越來越大,雯雯眉頭深鎖,粉拳緊握,喘息聲漸漸的粗重

起來,兩片香唇緊閉,強忍著不發出呻吟,一切的神情,可完全的被兩個淫邪的

歹徒看在眼裡,兩人對望一眼,露出淫邪的笑容,紛紛更賣力的挑逗著眼前這位

美腿少婦。

  「不要這樣,我求你們了,嗯啊……」歹徒將手指隔著內褲硬是探進了一節

指頭,受到異物侵入嬌嫩的間隙,蚊蚊終於忍不住的輕聲呻吟出來,強忍的快感

也漸漸潰堤,檀口微張,眼神漸漸失焦迷離,胸前的乳尖違反意識的漸漸硬挺,

一雙大腿想要靠攏,下體也不聽使喚的漸漸分泌出春水,這位美麗的少婦,終於

在兩人的圍攻下,誘發出了春情。

  「哈哈……嘴上喊著不要,可身體卻誠實反映出你的慾望,你下面可濕了,

嗯……」說著,手指撥開內褲,粗糙的拇指直接摸上了蚊蚊嬌嫩的陰唇,更將食

指探入,來回的輕送著。

  「嗯啊啊……不……不是的……嗯啊……」快感如潰堤的江水,由下體和乳

頭陣陣傳來,儘管心理再怎麼的不願意,可那酥麻的感覺確實讓她發出動情的呻

吟,再矛盾的激情裡,股間的蜜液也慢慢流出,隨著歹徒手指的進出,隨著發出

陣陣淫穢的水聲,一陣恥辱且背叛油然而生。

  「嗯啊啊……」綺雯感到歹徒將手指更加深入並且增加了數量,三隻手指頭

在自己窄緊的陰道裡進出著,她被手指深入的快感使得她弓起了纖腰,一對如玉

蔥般的雙手伸至下體,想阻擋歹徒進一步的侵犯,可柔弱無力的他不僅無法阻擋

歹徒強烈的侵犯,看起來更像是她自己引導著歹徒大手的侵犯自己。

  「不……不要……嗯嗯……不要……」綺雯憑著虛弱的意志無力的呼喊著,

期間還夾雜著呻吟,使她說的更沒有說服力,更似在撒嗲的催情著歹徒進行更進

一步的侵犯,那失焦的眼神隱藏著強烈的春情慾火,隨著理智被快感的漸漸的淹

沒,綺雯漸漸的不在抵抗,而任由兩人恣意的狎玩。

  「不要什麼,是不是不要停阿?看看你,外表看似端莊清純,竟然是如此的

淫蕩,你聽,竟然這麼濕」歹徒一面說著一面加快了手的速度,大嘴離開那俏挺

的乳房,順著纖腰舔到了肚臍眼,輕舔打轉著,另一名歹徒則更往下舔,順著大

腿內側,緩慢的挑逗著綺雯。

  「呀啊啊啊……不……不要這樣弄……啊啊……不要這樣,我……我會受不

了的……啊啊啊……」受著多重的刺激,萬綺雯再也忍不住的高聲浪吟,原本僅

存的一點理智被高潮的來臨給淹沒,雙腿不由自主夾緊,淫液汩汩流出,順著歹

徒的淫手滴落在沙發上。

  「嘿嘿……沒想到這樣就高潮了,你這淫水可流的真多阿,要是讓你丈夫知

道你竟然在別人的挑逗下高潮,不知他會作何感想」歹徒示威的將沾滿淫水的大

手靠在雯雯臉龐,雯雯自己流出的淫水,想到自己竟然在別人的挑逗下達到高潮,

而且是在丈夫身邊,雖然此時丈夫仍是昏迷不醒,可自己的行徑仍使得她覺得羞

愧,也痛恨自己的身體竟是如此的不堪挑逗,悔恨的淚 水不禁又再度滴了下來。

  淫邪的歹徒並沒有讓蚊蚊有喘息的時間,一名歹徒的大手在蚊蚊的大腿間遊

移,舌頭輕舔著那修長白嫩的小腿,那鼓起的褲檔更是磨蹭著她的大腿,慾火高

熾的表情一覽無遺。

  「大哥,我受不了了,我現在要好好的品嚐品嚐她那美妙的長腿」說著,那

個捆綁丈夫的歹徒脫下褲檔,露出挺立已久的粗長肉棒,抄起蚊蚊那引以為傲的

美腿,雙手將她的長腿束起,在那大腿間像做愛式的抽插起來,期間不斷的磨蹭

到蚊蚊那嬌嫩的花蕾。

  「喔喔……好爽」本身就有戀足的癖好的歹徒,早就覬覦著雯雯那雙美腿,

此時受到美女用腳掌的愛撫,愉悅的呻吟起來,並抓過另一隻腳,一根一根的洗

吮著那如玉雕般的腳指,輕舔著雯雯的腳底板,雙手眷戀的撫摸著她的修長美腿。

  蚊蚊受到歹徒對她美腿的侵犯,怕癢的她身體震了一下,一種癢癢的,又帶

一股酥麻的感覺,從腳底板傳到腦中,剛消失的快感,又慢慢的在被歹徒狎玩著

的美腿間凝聚,令她不禁輕起朱唇,發出淫艷至極的呻吟聲。

  「怎麼可以只有他爽呢,你這騷貨,既然你這麼淫蕩,就賞你個痛快,讓你

嘗嘗我黑狗獨有的大雞巴」說著那個叫黑狗的歹徒露出一根又長又粗黑色肉棒,

抱住蚊蚊的頭硬塞入蚊蚊小巧的檀口裡。

  蚊蚊的小嘴被突來的巨物插入,顯的十分不適,更且黑狗的肉棒直深入喉,

一股極濃的腥臭味從嘴裡傳來,使得蚊蚊不由得嘔了幾聲,激烈的排斥想盡辦法

吐出,可是後頸被歹徒的手制住,根本無法脫離歹徒的淩辱,正想用盡全力咬下

去時,那名叫黑狗的歹徒開口道:「你最好別咬傷了我的雞巴,而且還要好好的

服侍它,要不然我可不敢保證受傷的我會對你丈夫做出什麼瘋狂的舉動,況且,

如果你能用嘴好好的讓我爽快了,搞不好老子心情一好,就放棄幹你那肥嫩的騷

屄和肛門也說不定……」

  剛起念頭的蚊蚊聽到歹徒的恐嚇,登時打消了念頭,又聽見有機會能免於歹

徒的姦淫,蚊蚊勉強的提起精神,打轉著舌頭乖乖的套弄著黑狗的肉棒。

  此時另一名歹徒從腳底板慢慢的舔向腳踝,往小腿邁進,那噁心的肉棒已經

脫離自己的大腿,可歹徒那片靈蛇般的舌頭,不斷的在自己的美腿上舔著,手指

更是淫惡的在大腿來回撫摸,弄得蚊蚊情慾高吊,股中蜜液又再度流出,身體仿

佛有一團火積蓄在身上宣洩不出,口中粗長黝黑的肉棒,似乎並不再那麼的排斥。

  被情慾逐漸淹沒的蚊蚊,小嘴主動的套弄著黑狗的肉棒,她那纖纖玉手也握

上了另一名歹徒的肉棒,手上緩緩套弄著,此時歹徒的舌頭也舔到了大腿內側,

那靈巧的舔弄使的她不由的將歹徒的頭部夾緊,纖腰稍挺,主動的將她那淋漓的

蜜穴靠向歹徒的臉,喘息聲越來越粗沈,越來越急,那蜜穴分泌出淫蕩的液體也

越來越多。

  「唷……名編劇家,你可醒了阿,嘿……那是什麼表情,你沒看到這都是你

老婆主動做的嗎,我們可沒用刀架著她喔……」

  原本被慾火沖昏理智的綺雯聽到丈夫已醒,挽回了一絲理智,登時慌張的向

丈夫望去,只見丈夫的眼神中,充滿了憤怒與失望的望著自己,她低頭看著自己

的淫態,不禁羞愧萬分,對在口中的肉棒又產生排斥感,急忙的想擺 脫,卻苦

於頭部被黑狗的大手緊緊的抱著,無法掙脫,可她卻沒發現,丈夫的褲檔底下,

卻興奮的鼓鼓突起。

  「哈哈……咱們的大編劇家阿,看著自己老婆幫別人口交又打飛機,你也能

興奮,也罷,就讓你老婆幫你消消火吧!」說完,將肉棒離開蚊蚊的小嘴,一把

抓起蚊蚊那烏黑的秀髮,拖著她到丈夫面前,說道:「你就用嘴幫你老公消消火

吧,如果不做的話,會有後果我可就沒保握囉……」

  蚊蚊靜靜的看著丈夫興奮的下襠,心中百感交集,難道丈夫真如禽獸般看到

做愛畫面就興奮?就算是自己的老婆被人淩辱,也能讓他興奮?他到底愛不愛她?

雖然自己在歹徒的挑逗下羞恥的攀上高潮,但仍是盡力的不被歹徒那淫穢的肉棒

姦淫自己,為此她更屈辱的為歹徒口交,為的是希望能守住那最後一道防線,蚊

蚊癡癡的看著丈夫鼓起的下體,心情卻沈到了谷底,突然覺得,之前的努力守貞

似乎顯的毫無意義。

  正當念頭百轉,心思紊亂時,黑狗又說道:「快舔阿,你這騷貨,再不舔,

我就一刀幫你丈夫給變成太監!」

  蚊蚊聽到這,只好乖乖的幫丈夫解開褲檔,溫柔的幫丈夫掏出那充血肉棒,

重吸輕舔的套弄起來。

  十三不解的望著蚊蚊,平常說什麼也不肯口交的老婆,竟然因為歹徒的一句

話,竟然幫他口交起來,看著老婆純熟的的動作,很難想像她是第一次口交,那

俏臉在自己的跨下上下擺動著,不禁又硬了幾分,絲毫忘記此時仍是被歹徒給捆

綁著。

  黑狗雙手提起她的豐臀,並用那粗大的肉棒不斷的向她那濕淋的淫穴叩關,

灼熱的龜頭廝磨著大腿內側和嬌嫩的陰唇,蚊蚊心中不斷咒罵黑狗的淫惡作為,

同時身體卻不由自主的扭動臀部,像是在逃避黑狗插入,又像是挑逗著黑狗叫他

做更進一步的侵犯,肥腴的俏臀左右擺動著,顯的格外淫媚動人。另一名歹徒也

沒閒著,將頭伸到她的胸前,吸吮挑弄著她那對渾圓的美乳,此時的蚊蚊再也沒

有平時的端莊,而是十足的像那妓院淫蕩的浪女般享受著歹徒的淫戲。

  歹徒們好像仍是在挑逗她似的,不斷的磨著大腿內側,又不時用那灼熱龜頭

頂著自己的嫩肉,儘管快感不斷的衝擊著她的理智,她仍是強忍著已被撩起的欲

火慾望,深怕一放鬆,便會在丈夫面前慘遭姦淫,為了守住最後的一絲尊嚴,她

夾緊雙腿,設法不讓歹徒挺進自己的那水光閃閃的泌穴,可快感引發的慾火使她

無數排解,只有更努力的討弄著丈夫的肉棒,舌頭也似舔冰棒般挑逗著龜頭,輕

吮著子孫袋,淫蕩的為丈夫口交。

  「嗚嗚嗚……」十三受著老婆的口交,舒暢的呻吟起來,過了一陣,他感到

自己快射精,腰部也不禁主動的動了起來,此時歹徒兩人卻將雯雯身子擡起,雯

雯小嘴頓時離開了丈夫的肉棒,不僅是十三那要射不射的痛苦,雯雯也很不好受,

口交及歹徒挑逗引發的慾火,使得自己十分難受,小穴內的搔癢及空虛感,此時

心中十分渴望有物體的插入,儘管丈夫就在眼前,慾火高熾的雯雯仍不由自主用

大腿磨著嫩肉,淫水從肉縫中汩汩流出,沾的下體是水光閃閃,淫靡不堪。

  「嗯嗯……嗯呵……嗯啊啊啊……」受著歹徒高超技巧的挑逗,她在也忍不

住的淫浪的呻吟起來,絲毫忘記了丈夫的存在,這一切看在十三眼哩,讓他十分

難受,但心中又有一股渴望,渴望著歹徒將老婆姦淫的畫面,下面的肉棒卻因香

艷的畫面而高舉不下。

  「不……不要在逗我了……嗯啊啊……我……嗯嗯……快……嗯啊啊」此時

雯雯被慾火充昏了頭,不禁向歹徒哀求道,一雙玉手更伸向下體,想自己愛撫的

得到快感,可自己纖細的手指怎麼也無法填滿現在體內雄熾的慾火,半點矜持也

沒有,現在的她,只是個被慾火淹沒的欲婦。

  「騷貨,真是騷貨……沒想到我們螢幕上的降魔天師,竟是如此淫蕩。馬的,

你這欠幹騷貨也弄得老子心癢的要死,就如你所願,就讓老子用又粗又長的大雞

巴肏爆你這騷穴」黑狗的手指掰開蚊蚊那嬌嫩的陰唇,擡起她的俏臀,從後面重

重的插入。

  「啊啊啊……」被黑狗巨大的雞巴插入,蚊蚊淫嫩的陰道緊緊收縮,用力的

吸吮著黑狗的肉棒,隨著雞巴在陰道裡面抽插,龜頭與肉壁相互摩擦,又麻又爽,

又酥又癢,加上黑狗有力的抽插,啪啪的撞擊著蚊蚊俏圓的屁股,劇烈的快感使

的蚊蚊拋棄所有矜持,放浪的叫著。

  「啊啊啊……好爽……嗯啊啊……好粗大的雞巴……啊啊啊……頂到我的子

宮……好深……啊啊啊啊……」

  「你老公在看也能爽成這樣阿,真是個淫婦。我的雞巴比你老公大的多吧!

  看看你老公的大小,應該沒啥看頭!「黑狗雙手抱著蚊蚊的俏臀猛力的幹著,

一邊說著汙穢的淫語刺激著蚊蚊,那對不大但卻尖挺渾圓的奶子被黑狗的猛幹不

停的晃著,此時蚊蚊心中不僅沒有感到羞恥,反而順著黑狗的話說:

  「嗯啊啊……我是淫婦……啊啊啊……你肏的我好爽……啊啊啊……我老公

都沒你強……啊啊啊……又頂到我子宮……啊啊啊……又長又粗……啊啊啊……

啊啊啊」

  「既然這樣,我來當你老公好了,操,你這淫婦夾的好緊,馬的真爽,我操

死你這騷貨」黑狗不斷的說著低俗的粗話刺激著蚊蚊,抽插的動作也越來越快。

  「啊啊啊……親親好老公……好哥哥……啊啊啊啊……我……我不行了……

啊啊啊啊啊……」

  蚊蚊感到嫩穴酥麻的快感直衝腦門,使得腦中一片空白,陰道深處噴出一股

陰精,達到了高潮,黑狗似乎也在蚊蚊緊密的陰道吸吮下,再蚊蚊體內射出了濃

濃的精液。

  高潮初臨的蚊蚊並沒有因為黑狗的射精而得到歇息,因為另一名歹徒隨即接

上,雞巴再度長驅直入,這次,歹徒將她身子抱起,雙腳大大的分開,邊走邊幹

的來到她丈夫面前。

  「你看看你老婆,多麼淫蕩阿!淫水流的這麼多,底下的騷穴夾的我真他媽

爽,仔細看看你老婆的淫樣吧!」

  「不……啊啊啊啊……老公……不要看……啊啊啊啊……」儘管蚊蚊在歹徒

姦淫感受到比丈夫更激烈的快感,但要赤裸裸的呈現在丈夫面前,仍使得蚊蚊羞

恥萬分,而這股羞愧更刺激了她的感官,再短短的時間裡,又攀上了第二次高潮。

  十三看到別人的雞巴在自己的老婆體內進出著,而老婆卻興奮的淫水直流而

達到高潮,心中的痛可真是無法用言語形容,但在內心深處,一股惡魔般的思想

使的自己的肉棒直挺挺的昂首敬禮。

  蚊蚊受著兩名歹徒的輪姦,一次又一次,高潮快感不斷的淹沒她的神智,使

得她失魂的淫叫著,直到她騷穴,肛門,嘴裡,全身上下都是歹徒的精液時,歹

徒才心滿意足的停止姦淫,好整已暇的整理衣衫,對著無力虛脫的蚊蚊說:

  「小騷貨,今天老子幹你幹的很爽,這些精液就當我們給你的獎賞吧,你要

拿這些精液報警我也無所謂,不過今天的過程可是全程拍攝,要是我們被抓,嘿

嘿……你應該知道後果會如何吧!」

  說完,丟下十三和蚊蚊兩人在客廳裡,囂張的離去。

  不知過了多久,也不知是用什麼方法,十三將捆綁的繩子解開,此時的他,

眼中充滿的是……慾火。無力的蚊蚊躺在沙發上,沈默的接受接下來的一切。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