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麥膚色的表妹

那時候我剛剛度過學生時代最重要也是最痛苦的三天,迎來了最漫長最輕鬆
的一個暑假。父母還是每天上班,我一個人呆在家裡也是無聊,正好鄉下有個遠
房親戚去世了,我就回到了老家。以前暑假回家的時候,總有一群表弟、表妹們
跟著我,這次不同了,因為放假早,和我一樣空閒的只有小雨表妹,她比我小三
歲,剛剛結束完中考。小雨表妹家雖然也在鄉下,但是離那個去世的親戚家比較
遠,於是等到出殯那天,她跟著她的奶奶(她奶奶是我奶奶的妹妹)先到的我家。

  雖然是因為一個遠房的親戚去世才回鄉下的,但是等爺爺奶奶真的叫我去參
加葬禮的時候我拒絕了,本來也不算特別親的親戚,六月又太熱了,爺爺奶奶倒
也不強求。這時候小雨表妹也說想要在大婆婆(她管我奶奶叫「大婆婆」,我管
她奶奶叫「二婆婆」)吹空調、看電視,不想去葬禮,二婆婆家也是一樣不強求
的態度,其實在他們老人家看來,葬禮那種場合小孩子們確實不適合多去,況且
我奶奶家有的是吃的,我又一直擅長帶弟弟妹妹的,斷然餓不著我和小雨二人,
於是我的爺爺奶奶以及而婆婆一家去了葬禮,留下了我和小雨在我奶奶家。

  中午我們從冰箱裡那點零食簡單的吃了點,就躲到二樓的空調間裡看起了電
視。可惜的是,我和小雨表妹的暑假太早了,而電視台還沒有進入暑假模式,午
後根本就沒什麼好看的節目。我無精打采的翻了一遍電視節目,決定放棄看電視,
轉而拿出自己的NDS遊戲機開始玩耍了起來。很快,表妹的注意力也被我的游
戲機吸引了過來。我看她也很有興趣的樣子,就提出我們兩個一起玩,一人一條
命,輸了換人,表妹欣然同意。可是這個看似公平的辦法,很快就顯露了弊端,
我是經常打遊戲的,實力自然要高出表妹許多,我打一條命的時間比表妹打十條
命的時間還多。很快表妹就發現,雖然說的是兩個人輪著玩,但是大多數時間她
還是在看著我玩。於是她開始「耍詐」,在我打遊戲的時候不斷乾擾我,一開始
她是故意碰到我的手,後來看效果不明顯乾脆就抱著我的手,初三小女孩的胸部
壓在手臂上的異樣感覺很快讓我輸掉了一條命,表妹歡呼雀躍的接過掌機,還露
出奸計得逞的模樣,而我還在回味表妹胸部的觸感,卻沒有留意到表妹小惡魔般
的表情中也有一絲異樣的紅暈。

  等我回過神來,表妹已經開始樂顛顛的在玩遊戲了,我這時候才開始仔細觀
察我的表妹,表妹算不上美女,只能說算比較清秀,不過有點黝黑的皮膚把這分
清秀又削減了幾分,初三的女孩子還乾乾瘦瘦的,胸前談不上偉岸,但是從剛剛
的觸感來說很是柔軟,表妹穿的是短褲,短褲下的一雙退顯得很是修長,仔細觀
察才發現表妹的腿上基本上看不出汗毛,皮膚顯得非常光滑,嗯,這個要加分。

  盯著表妹看的過程中我分明的感覺到褲子裡撐起了帳篷。我想到了一個辦法,
可以先試探試探表妹。

  於是,我也像之前表妹乾擾我的樣子開始乾擾表妹打遊戲,並美其名曰我要
報仇。我先是去抱表妹的小蠻腰,她被我弄得很癢,遊戲中也險些失敗,但是並
沒有對我這樣親密的行動表現出什麼不快。我見她這個態度,就把手放在她的大
腿上,輕輕的、一下一下的拍打著,見她還是不反對,我的手開始往她的短褲邊
上靠去。當時我緊張極了,能夠分明的感覺到自己的手在發抖,終於我的手停在
了她的短褲邊緣,我輕輕的撫摸著表妹短褲邊緣的肌膚,因為流汗的原因這一塊
的肌膚更加膩滑。表妹的呼吸開始有點急促,還拿眼神瞄我,但是並沒有反對,
我知道有戲了,於是更加大膽,直接將手沿著表妹的大腿根部伸進了表妹的內褲
裡面,開始用食指撥弄她的外陰唇。表妹的外陰唇上面很光滑,只在再往上有一
小撮柔軟的陰毛,我的食指沿著她緊閉的陰唇劃撥著,尋找傳說中的「小豆豆」

  (當時還是初哥,小豆豆是只在小說中聽說過的存在)。很快的,表妹那個
小小的突起被我發現了,我的手也從漫無目的的游動變為一心一意的專攻一處。

  這時候,可能因為刺激太大,表妹遊戲中出現了失誤,一條命沒有了,本該
輪到我玩的,但是這個時候我卻完全專注於一件遠比打遊戲有趣得多的事情中,
自然不願意就此打住。「再給你一次機會,你繼續玩吧。」「哦。」表妹如此回
答,並沒有多得到一次機會的意外之喜,反而是臉紅紅的、聲音小小的,原因嘛,
我懂她也懂。在我對表妹小豆豆的持續攻擊之下,表妹的小穴裡開始分泌出液體,
濃濃的,沾在我的手上,我把手拿了出來放在鼻子下面聞了一聞,有種說不出來
的味道,腥腥的,但不讓人討厭。這時候,表妹遊戲裡的第二條命也用掉了,她
放下遊戲機,看著我在聞她陰道的分泌物顯得很不好意思,那份嬌羞卻分明是在
勾引人犯罪啊。於是,我決定一不做二不休,欺身上去壓住表妹,把她手裡的游
戲機隨處一丟,就開始瘋狂的吻她。表妹一開始還很羞澀,但是很快的就學會了
回應我。我們兩個的舌頭激烈的交纏在一塊。征服了表妹的香舌,我開始吻她的
臉,不,更準確的說是舔她的臉,額頭、眼簾、筆尖、臉龐、耳朵,每一處我都
不放過,每一處我都舔的很細緻。我的右手從後面輕輕的抱住她的頭,很溫柔,
左手卻很粗暴的把表妹身上的T恤連帶著胸罩一起往上掀。當表妹小小的胸部暴
露在空氣中的時候,我放過了她的臉,開始對著她的乳頭又是一陣狂吸,在我的
進攻之下,表妹發出了輕聲的聲音,這對我無疑就是一劑最好的春藥。在不知不
覺中,表妹的短褲連同內褲都被我脫了下來,我第一次看到了剛剛摸了半天的表
妹的逼逼,的確沒有多少毛,像個中間有縫的饅頭一樣賁起在瘦骨之上(原來我
以為表妹是因為年紀小,逼逼才是這樣的,過了幾年後我才知道這是表妹的天賦,
她的逼逼真的可以說是極品)。雖然我是初哥,但是理論知識豐富,更何況看到
這樣精緻的只要是個男人都會忍不住想要去舔一舔的,我自然也不例外。當我靠
近表妹的小穴的時候,聞到的是分泌物的腥味和沐浴液的香味混合在一起的味道,
那個感覺真是好幾了。我舌尖先是在表妹的陰唇上點了點,表妹的身體有了明顯
的抖動,但是她並沒有像色情小說中初嘗人事的小女孩那樣說什麼「那裡髒不要
舔」

  之類的,其實現在的小女孩,就算是處女,或多或少的都懂點,這個時候了,
她們都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表妹也很清楚,有點緊張,但更多的是期待。我
忘我的在表妹的小穴那裡舔著,舌根都有點麻了,但是我還在繼續,一是我確實
很享受表妹的饅頭逼,二是表妹也很享受我舔的感覺,如果我想要順利的進行到
下一步,這個時候一定要討好好我的表妹。功夫不負有心人,在我的耐心服務之
下,表妹開始發出了大聲的呻吟,她的雙手壓住我的頭,把我的頭深深埋進她的
胯間,處女小穴裡的分泌物也開始想小溪流般源源不斷的分泌出來。這時候,我
抬起頭,看著她的眼睛,她也看著我,臉紅紅的,她明白最後的時刻就要到來。

  我欺過身去,吻住了她的雙唇,同時雙手開始把自己的褲子快速脫盡。憋屈
了許久的小弟弟終於得見天日,它昂揚這腦袋,一點一點的,似乎是在對面前這
個女孩表達自己的滿意之情。我用右手握住我的小弟弟,把它靠向表妹的小穴,
我先是在陰唇上面蹭了一會兒,龜頭上濕濕的,由表妹的分泌物,可能也有我自
己的。

  等我認為我的龜頭和表妹的小穴都已經足夠濕潤的時候,我開始把我的小弟
弟往表妹的小穴裡面塞,每次一點點的深入進去。雖然已經足夠濕潤了,但是表
妹畢竟是處女,我也不敢太過粗暴,插入的過程都是顯得小心翼翼的。表妹一隻
手抓住我支撐身體的左手手臂,很用力,顯示出她此刻的緊張絲毫不亞於我,另
外,除了緊張之外她一定還在忍耐著巨大的痛楚。我能感覺到表妹的緊張和忍耐,
我輕輕的對她說了一句「沒事的,我會溫柔的。」後又開始安慰性質的吻她。終
於整根沒入了,我和她都明顯的送了一口氣,我開始嘗試抽動,從表妹的身體反
應看來她還是很痛的,但是她在強忍著,慢慢的,也不知道是她適應了,還是我
已經精蟲上腦完全不顧她是第一次,總之我開始快速的抽插起來,速度越來越快,
力度也越來越大,表妹又一次發出了呻吟聲,我不知道她是痛的還是爽的,又或
者是兩者兼具的。沒過多久,我開始感覺到一股想要射精的衝動,表妹是第一次,
我也是第一次,我對自己並沒有一定要堅持半個小時這樣不切實際的要求,感覺
要射精了那就讓它盡情迸發吧,只有一點要注意的,就是萬萬不能射在表妹的體
內。



  在這樣的思想指導下,我在最後奮力抽插幾次後,在射精前的最後時刻將我
的小弟弟從表妹紅腫帶有血絲的小穴裡抽了出來,將我滾燙的精華射在了表妹小
麥膚色的小腹上。「」哦。「表妹如此回答,並沒有多得到一次機會的意外之喜,
反而是臉紅紅的、聲音小小的,原因嘛,我懂她也懂。在我對表妹小豆豆的持續
攻擊之下,表妹的小穴裡開始分泌出液體,濃濃的,沾在我的手上,我把手拿了
出來放在鼻子下面聞了一聞,有種說不出來的味道,腥腥的,但不讓人討厭。這
時候,表妹遊戲裡的第二條命也用掉了,她放下遊戲機,看著我在聞她陰道的分
泌物顯得很不好意思,那份嬌羞卻分明是在勾引人犯罪啊。於是,我決定一不做
二不休,欺身上去壓住表妹,把她手裡的遊戲機隨處一丟,就開始瘋狂的吻她。

  表妹一開始還很羞澀,但是很快的就學會了回應我。我們兩個的舌頭激烈的
交纏在一塊。征服了表妹的香舌,我開始吻她的臉,不,更準確的說是舔她的臉,
額頭、眼簾、筆尖、臉龐、耳朵,每一處我都不放過,每一處我都舔的很細緻。
我的右手從後面輕輕的抱住她的頭,很溫柔,左手卻很粗暴的把表妹身上的T恤
連帶著胸罩一起往上掀。當表妹小小的胸部暴露在空氣中的時候,我放過了她的
臉,開始對著她的乳頭又是一陣狂吸,在我的進攻之下,表妹發出了輕聲的聲音,
這對我無疑就是一劑最好的春藥。在不知不覺中,表妹的短褲連同內褲都被我脫
了下來,我第一次看到了剛剛摸了半天的表妹的逼逼,的確沒有多少毛,像個中
間有縫的饅頭一樣賁起在瘦骨之上(原來我以為表妹是因為年紀小,逼逼才是這
樣的,過了幾年後我才知道這是表妹的天賦,她的逼逼真的可以說是極品)。雖
然我是初哥,但是理論知識豐富,更何況看到這樣精緻的只要是個男人都會忍不
住想要去舔一舔的,我自然也不例外。當我靠近表妹的小穴的時候,聞到的是分
泌物的腥味和沐浴液的香味混合在一起的味道,那個感覺真是好幾了。我舌尖先
是在表妹的陰唇上點了點,表妹的身體有了明顯的抖動,但是她並沒有像色情小
說中初嘗人事的小女孩那樣說什麼「那裡髒不要舔」之類的,其實現在的小女孩,
就算是處女,或多或少的都懂點,這個時候了,她們都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表妹也很清楚,有點緊張,但更多的是期待。我忘我的在表妹的小穴那裡舔著,
舌根都有點麻了,但是我還在繼續,一是我確實很享受表妹的饅頭逼,二是表妹
也很享受我舔的感覺,如果我想要順利的進行到下一步,這個時候一定要討好好
我的表妹。功夫不負有心人,在我的耐心服務之下,表妹開始發出了大聲的呻吟,
她的雙手壓住我的頭,把我的頭深深埋進她的胯間,處女小穴裡的分泌物也開始
想小溪流般源源不斷的分泌出來。這時候,我抬起頭,看著她的眼睛,她也看著
我,臉紅紅的,她明白最後的時刻就要到來。我欺過身去,吻住了她的雙唇,同
時雙手開始把自己的褲子快速脫盡。憋屈了許久的小弟弟終於得見天日,它昂揚
這腦袋,一點一點的,似乎是在對面前這個女孩表達自己的滿意之情。我用右手
握住我的小弟弟,把它靠向表妹的小穴,我先是在陰唇上面蹭了一會兒,龜頭上
濕濕的,由表妹的分泌物,可能也有我自己的。等我認為我的龜頭和表妹的小穴
都已經足夠濕潤的時候,我開始把我的小弟弟往表妹的小穴裡面塞,每次一點點
的深入進去。雖然已經足夠濕潤了,但是表妹畢竟是處女,我也不敢太過粗暴,
插入的過程都是顯得小心翼翼的。表妹一隻手抓住我支撐身體的左手手臂,很用
力,顯示出她此刻的緊張絲毫不亞於我,另外,除了緊張之外她一定還在忍耐著
巨大的痛楚。我能感覺到表妹的緊張和忍耐,我輕輕的對她說了一句「沒事的,
我會溫柔的。」後又開始安慰性質的吻她。終於整根沒入了,我和她都明顯的送
了一口氣,我開始嘗試抽動,從表妹的身體反應看來她還是很痛的,但是她在強
忍著,慢慢的,也不知道是她適應了,還是我已經精蟲上腦完全不顧她是第一次,
總之我開始快速的抽插起來,速度越來越快,力度也越來越大,表妹又一次發出
了呻吟聲,我不知道她是痛的還是爽的,又或者是兩者兼具的。沒過多久,我開
始感覺到一股想要射精的衝動,表妹是第一次,我也是第一次,我對自己並沒有
一定要堅持半個小時這樣不切實際的要求,感覺要射精了那就讓它盡情迸發吧,
只有一點要注意的,就是萬萬不能射在表妹的體內。在這樣的思想指導下,我在
最後奮力抽插幾次後,在射精前的最後時刻將我的小弟弟從表妹紅腫帶有血絲的
小穴裡抽了出來,將我滾燙的精華射在了表妹小麥膚色的小腹上。,的確沒有多
少毛,像個中間有縫的饅頭一樣賁起在瘦骨之上(原來我以為表妹是因為年紀小,
逼逼才是這樣的,過了幾年後我才知道這是表妹的天賦,她的逼逼真的可以說是
極品)。雖然我是初哥,但是理論知識豐富,更何況看到這樣精緻的只要是個男
人都會忍不住想要去舔一舔的,我自然也不例外。當我靠近表妹的小穴的時候,
聞到的是分泌物的腥味和沐浴液的香味混合在一起的味道,那個感覺真是好幾了。

  我舌尖先是在表妹的陰唇上點了點,表妹的身體有了明顯的抖動,但是她並
沒有像色情小說中初嘗人事的小女孩那樣說什麼「那裡髒不要舔」之類的,其實
現在的小女孩,就算是處女,或多或少的都懂點,這個時候了,她們都知道接下
來會發生什麼,表妹也很清楚,有點緊張,但更多的是期待。我忘我的在表妹的
小穴那裡舔著,舌根都有點麻了,但是我還在繼續,一是我確實很享受表妹的饅
頭逼,二是表妹也很享受我舔的感覺,如果我想要順利的進行到下一步,這個時
候一定要討好好我的表妹。功夫不負有心人,在我的耐心服務之下,表妹開始發
出了大聲的呻吟,她的雙手壓住我的頭,把我的頭深深埋進她的胯間,處女小穴
裡的分泌物也開始想小溪流般源源不斷的分泌出來。這時候,我抬起頭,看著她
的眼睛,她也看著我,臉紅紅的,她明白最後的時刻就要到來。我欺過身去,吻
住了她的雙唇,同時雙手開始把自己的褲子快速脫盡。憋屈了許久的小弟弟終於
得見天日,它昂揚這腦袋,一點一點的,似乎是在對面前這個女孩表達自己的滿
意之情。我用右手握住我的小弟弟,把它靠向表妹的小穴,我先是在陰唇上面蹭
了一會兒,龜頭上濕濕的,由表妹的分泌物,可能也有我自己的。等我認為我的
龜頭和表妹的小穴都已經足夠濕潤的時候,我開始把我的小弟弟往表妹的小穴裡
面塞,每次一點點的深入進去。雖然已經足夠濕潤了,但是表妹畢竟是處女,我
也不敢太過粗暴,插入的過程都是顯得小心翼翼的。表妹一隻手抓住我支撐身體
的左手手臂,很用力,顯示出她此刻的緊張絲毫不亞於我,另外,除了緊張之外
她一定還在忍耐著巨大的痛楚。我能感覺到表妹的緊張和忍耐,我輕輕的對她說
了一句「沒事的,我會溫柔的。」後又開始安慰性質的吻她。終於整根沒入了,
我和她都明顯的送了一口氣,我開始嘗試抽動,從表妹的身體反應看來她還是很
痛的,但是她在強忍著,慢慢的,也不知道是她適應了,還是我已經精蟲上腦完
全不顧她是第一次,總之我開始快速的抽插起來,速度越來越快,力度也越來越
大,表妹又一次發出了呻吟聲,我不知道她是痛的還是爽的,又或者是兩者兼具
的。沒過多久,我開始感覺到一股想要射精的衝動,表妹是第一次,我也是第一
次,我對自己並沒有一定要堅持半個小時這樣不切實際的要求,感覺要射精了那
就讓它盡情迸發吧,只有一點要注意的,就是萬萬不能射在表妹的體內。在這樣
的思想指導下,我在最後奮力抽插幾次後,在射精前的最後時刻將我的小弟弟從
表妹紅腫帶有血絲的小穴裡抽了出來,將我滾燙的精華射在了表妹小麥膚色的小
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