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人偶(1-13) (22/22)

你的人偶
 第13章貴圈真亂

  2000至2011年韓國的娛樂圈進入繁榮時期,這期間,本來由三大娛樂公司三
分天下,各路小諸侯搶占地盤,可是由于我的突然介入,成立的Lee 公司迅速在
各大練習生中篩選以後的明日之星,當然有的成功挖到有的失敗,畢竟新成立的公
司誰也不能保證我是不是玩一票就走。

女練習生方面分別有少女時代九人,tara、到中國劫胡的Fx隊長宋茜等等一系
列的動作。

  本來我是想挖到記憶中的各個人才,首當其沖的就是YG娛樂的權志龍,可是
韓國YG公司楊賢碩社長慧眼識英才,在權志龍還是練習生的時候就跟他簽了約,
讓我無奈的放棄了挖角,對于各大公司的心頭肉,還是很難挖到手的,這可不是
還沒練習出道的其他藝人所能相比的。

果然如我所料由權志龍帶領的bigbang 一出道就直接從三流團體飛躍直沖到了韓
國頂尖團體之一,跟那個時候的東方神起都能互扳手腕,而等到東神解體分散之後,
不管是SM推出的super junior還是以後推出的SHINee都無法撼動其頂尖男團的地
位。

  而在韓國由我Lee 公司所引領的女團複興之後,JYP 跟著推出了wonder girls
迅速搶占市場,憑借著一首口水歌,wonder girls紅透了整個亞洲,這使得jyp
的社長樸振英雄心大振,然而他錯誤的評估了其女團的地位,直接把目標對準了美
國,他相信wonder girls能一圓他夢想多年的美國夢,當然中間也涉及到一系列的交
易,尤其是組合中的小野馬金泫雅,因爲不願意被電台高層潛規則而直接被經濟
公司高層打成了重傷進了醫院,對外卻宣稱因爲日程繁忙而累倒住院,出院後直
接退出了組合和公司,最後被我挖到了自己的公司。

  在wonder girls退出韓國市場之後,經曆過黑海事件的少女時代們在我的設
計宣傳下,開始了崛起之路。不要問我少女時代都不在SM腦殘策劃手下了爲什麽
還會遇到黑海事件,我隻能說一句。有些操蛋的命運都是會滾滾而來擋也擋不住。

  在少女時代強勢崛起之下,也正式吹響了女團複興的號角,隨後我的公司連
續推出了tara、F (x )等一衆女團都獲得了巨大的成功。

  DSP 公司迅速響應,推出由樸奎利、韓勝妍、金成熙、鄭妮可組成的4 人團
體,但是由于定位失誤並沒有在女團大潮中引領出自己的時尚,次年金成熙推出
組後之後,補進具荷拉、姜智英二人才一舉成功在女團複興路上留下了自己濃墨
重彩的一筆。

  這時,憑借著bigbang 橫掃韓國的趨勢,YG跟著推出了由李彩麟,樸春,樸
山多拉和孔敏智4 名成員組成的2NE1組合,並且迅速占據一方。

  而做著美國夢的樸振英發現美國的市場沒有那麽好打入的時候,等到他想拉
回wonder girls之後,發現韓國市場早已沒有wonder girls生存的土壤,在極度
悔恨之下,他在練習生中發現了成績優異的裴秀智,拍闆簽下了還在練習生之中
的她,過後不久以裴秀智爲中心組成了miss A希望能在韓國女團之間搶占一席之
地。

  由此韓國開始了百花齊放的女團時代,各種各樣的女團出道,推動著韓流席
卷著世界。

  但是在這種虛假的盛世之下卻沒有旁人想象的那麽美好。

  就如kara來說,本來按照公司的意思,在她們失敗之後是要被抛棄雪藏的,
樸奎利等幾個成員用自己的身體爲代價換來了一個希望,可是金成熙不堪每天都
要在DSP 高層的床上接受一個個男人的欲望,有時還要因爲公司的利益,被迫去
迎合各種陌生男人,每當她隨著這些男人挺動腰肢時,每當她不由自主的隨著一
根根雞巴進出自己的小穴挺動迎合時,每當自己在一個個男人身下婉轉呻吟時,
每當一股股精液注入她的身體之時,都讓她感到絕望與挫敗,最終選擇了退出組
合。

  到後來雖然kara在韓國女團之中站穩了腳跟,卻是用她們這幾個女生身上的
一道道淤痕,一聲聲的嬌吟,一次次的在陌生男人身下扭動著嬌軀所換來的。

  在韓國圈內還得到了一個交際團的名聲,她們在舞台上被男藝人吃豆腐也不
敢說,每次發專輯成員們都要被制作人潛規則一遍才會幫她們做好。

  尤其是2011年由我主演的城市獵人,具荷拉爲了得到一個能出鏡的配角,跟
導演副導演,制片監制都上了床,最後還拉著樸奎利求著韓勝妍和導演4P大戰後
才堪堪拿到一個配角,說多了全是淚。

  在劇組的那段時間,具荷拉每天被人拉到廁所�面幹一炮,有的時候整天見
不到人影,晚上回去宿舍,第一件事情就是沖到洗手間去清理下體的精液,早上
第一件事情就是吃避孕藥到劇組繼續拍攝,偶爾會有kara的其他成員來探班,不
過都是來過一次以後就沒有再來了。當然這些我當時其實都是不知道的。

  直到妮可出事之後,她們轉戰去了日本,在那個變態的國度,kara她們才如
魚得水。

  而從美國回來的wonder girls在經過拼死掙紮之後就放棄了努力,隊長闵先
藝隨便找了一個男人就嫁了,宣布退出娛樂圈不再做IDOL,而其他幾位成員也是
各自做各自的事情不再想著東山再起,畢竟被好幾個男人像夾心餅幹一樣夾在中
間幹上一天的經曆她們也不想再嘗試了,況且連隊長都結婚了,她們也就淡了那
個心思。

  而CAB 娛樂公司因爲規模太小,無法單獨組團出發,隻能和Negawork公司聯
合打造出了一個女團,蠍眼女孩出道想借著東風分一杯羹,可是由于小公司資源
限制了練習生質量沒有想象中的那麽到位,他們策劃另僻捷徑讓Jea 、Narsha、
Gain、Miryo 她們4 個成員走19禁的道路。

  本來她們4 個是不同意的,但是公司高層威脅加利誘,夥同她們的經紀人好
幾次晚上偷偷夜襲她們的宿舍,被十幾個男人輪上,尤其是Narsha每次都會被一
堆男人所包圍,全身上下隻要是洞都被塞的滿滿的,4 個人那段時間每天都被好
幾個男人擡著幹,用掉的避孕套都是整籠整籠的往垃圾箱扔,經過了幾個月的調
教,她們逐漸的習慣了男人的雞巴,舉手投足之間也帶著一種誘人心弦的媚態。

  最後憑借著Abracadabra 一舉成名,但是她們俨然已經成爲了CAB 娛樂公司
的外交女公關,利用她們的身體在各個相關部門的高層活躍,尤其她們那修長的
身姿,越加成熟的體態,無限的魅惑著那些高層們,她們4 人分頭出發,在首爾
的各個角落,每天晚上在一張張不同的床上,在一個個不同的男人身下婉轉承啼,
從而幫CAB 從一個小小的娛樂公司迅速在韓國擴大影響力。

  而現在YG. 樸山多拉提著一袋零食進了2NE1練習室對著坐成一圈的成員們說:
「孩子們,我回來了,看我給你們帶了什麽東西。」說完一臉興奮的把袋子放在
了她們的中間。

  「哇!~ 謝謝歐尼!~ 」李彩麟雙手抱拳放在胸口,兩眼放光的看著零食說
道。

  樸山多拉疑惑的看著她們說道:「樸春那去了?」李彩麟一隻手往嘴�塞著
零食一隻手指了指旁邊的休息室,樸山多拉站起身體對著她們說:「我去叫她吧。」
孔敏智坐在地上對著遠去的樸山多拉說道:「唉!……別去,歐尼!」李彩麟揮
手打斷了孔敏智的話語,指了指零食示意別說話,吃。

  樸山多拉走到休息室中拉開房門,隻聽見一聲高過一聲的嬌喘聲直沖她的耳
膜,山多拉一歪小腦袋對著休息室�的兩男一女吼道:「呀!!這邊可是公司,
你們能不能收斂一點!」隻見樸春被權志龍和勝利夾在中間,三具赤裸的身體汗
漬淋漓的糾纏在一起,樸春兩隻手緊抱著權志龍的背後,兩條結實的美腿也纏在
權志龍的身上,權志龍則扶著樸春的美腿努力的進出她的小穴,腦袋湊到樸春的
臉上吻著她的嘴唇。

  而勝利站在樸春的身後進出著她的後庭,看上去好似一個多餘的人一樣,除
了給樸春增加快感別的一點作用也沒有。

  勝利一聽到山多拉的呼喊,轉頭一看樸山多拉嬌美的身影,牛仔外套牛仔襯
衫外加個緊身牛仔褲,勝利眼睛一亮,抽出了在樸春後庭中的大雞巴,朝著山多
拉走去,留下了一個暫時合不攏的圓形孔洞。

  樸山多拉看著勝利挺著一根雞巴走到了自己面前,她雙手擺出攻擊狀對著勝
利說:「你想幹什麽?」勝利伸出手去捧住樸山多拉的小臉,重重的吻在了她的
唇上,慢慢的山多拉兩隻小手反手抱住了勝利赤裸的身體,勝利貼著樸山多拉的
身體上,把自己下身那根充血的碩大放在了她的褲子外面磨蹭,緩緩的脫掉了山
多拉的外套和襯衣,露出了她綠色的捆頸胸罩。

  勝利看著山多拉連胸罩都無法完全兜住的巨乳,雖然不是第一次幹她了,可
是每次見到樸山多拉的胸部,勝利都會懷著殷誠的心思膜拜她胸前的兩團白嫩。



  勝利伸出手去隔著布料摸上了樸山多拉的玉乳,一上一下的推著,感受著那
驚人的觸感,兩隻眼睛死盯著因爲肉團來回顛動而蕩起的肉花,迷失了他的雙眼。

  樸山多拉低頭透過自己雄偉的胸部隻見看到勝利的那根雞巴在自己的大腿上
磨蹭,伸出白皙粉嫩的小手一把握住了濕滑的肉棒,輕呼道:「怎麽那麽滑?」
說完順勢還撸動了兩下。

  「哦!」勝利發出一聲舒爽的輕呼說:「是樸春那小妞的。」「呀!~ 好髒。」
樸山多拉連忙放開自己手中抓著的這根熾熱的雞巴,順手在勝利的身上擦了擦,
結果由于勝利剛才和樸春權志龍3P,導緻全身都是汗漬,山多拉整隻手都是滑滑
的感覺。

  山多拉推了推勝利的身體說:「呀!~ 給姐姐去吧身體洗一下,好髒啊!臭
男人!」勝利一把扯掉了樸山多拉的胸罩,對著她使用了絆腳攻擊把山多拉放倒
在了地闆上,伸出手去想直接扒下她的緊身褲。

  樸山多拉掙紮著想要離開勝利的侵襲,對著勝利喊道:「你身上好髒,別碰
我,放開,放開。」在山多拉的掙紮期間,勝利已經把她的牛仔褲褪到了臀部之
下,但是樸山多拉兩隻手成碗形蓋在自己的小穴之上,任憑勝利怎麽拉也拉不開。

  這時勝利眼睛一轉,翻著樸山多拉就把她推在地闆上滾著玩,樸山多拉一陣
天旋地轉之後,趴在了地闆上,兩隻小手分開扶著自己想要站起來。

  一看小穴上面的手終于松開了,勝利胯下拖著一根粗大的雞巴,像條狗一樣
就朝著山多拉白嫩的肉體沖了過去。

  一躍而起坐到了山多拉的屁股上,扶著一直在跳動的肉棒,在樸山多拉的小
穴口擦了擦之後一挺到底,勝利順著她嫩滑柔軟的花徑直沖到底,樸山多拉雙手
一陣劃動,嬌軀有向上脫離勝利懷抱的趨勢。

  勝利兩隻手壓在樸山多拉的肩膀上讓她不能用力掙紮,下體用力而快速的沖
撞山多拉的小穴,山多拉扭動著隻褪到臀下的牛仔褲,歪在腦袋趴在練習室的地
闆上,認命的被勝利從身後進出抽插,口還喊著:「勝利你……你給老娘記住,
啊哈~ 呃……」而李彩麟和孔敏智則是饒有興緻的吃著零食看著現場直播,看這
情形,她們也是熟悉,由于顔值不高,除了偶爾被上以外,隻要樸山多拉或是樸
春在的話,基本上都是她們兩人吸引火力,每天都被幹的腿腳發軟,被李彩麟她
們扶回去。

  但是以前都是在休息室�面,像今天這樣狂野的直接在練習室的地闆上滾成
一團的也不是經常能見到的。

  就在李彩麟和孔敏智磕著瓜子,興高采烈的看勝利像條野狗一樣抱著樸山多
拉小巧的屁股快速聳動的時候。

  「咔嚓」一聲隻見大成提著也提著一袋零食走了進來,擡頭一看,此時勝利
睜大了眼睛,死死盯著身下的樸山多拉,看著自己的大雞巴在她的肉穴之中進進
出出,兩耳不聞窗外室,連有人進來都不關心,隻是拼命聳動著自己的下體想把
身下的嬌人就此幹死在地闆上。

  樸山多拉閉著眼睛紅著小臉一聲聲悶哼著忍受著勝利的鞭笞,越加用力而快
速的進出,不止讓她體力快速消耗,也讓快感迅速的累積著。

  隻見大成眯著猥瑣的小眼睛看著勝利在樸山多拉身上耕耘,看著入神的勝利,
大成知趣的轉頭問李彩麟:「志龍哥在那?楊社長找他呢,好像很急的樣子。」
「呃嗯~ 啊!哈啊~ 啊哈~ 好深~ 好深~ 」隨著一聲聲嬌軟的喘息聲,權志龍擡
著樸春赤裸的嬌軀走了出來,大成眯著小眼貪婪的看著樸春完美白皙的肉體,對
著權志龍說道:「哥,楊社長找你,很急的。」然後屁顛屁顛的跑向了樸春,在
短短的一段路途大成就把自己的衣服全脫掉扔到了一邊,伸手扶著樸春的腋下,
把她擡離權志龍的肉棒說:「哥,你去吧,這邊我接班。」說完在樸春的身後摟
著她的腰,扶著自己的肉棒頂進了樸春潤滑的小蜜穴之中,樸春兩條美腿站在地
上一個跄踉,要不是大成反應快緊摟住她的腰,樸春就要軟倒在地闆上了。

  權志龍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身上,對著樸春說:「我先走了,一會回來。」樸
春在大成粗暴的沖擊下艱難的對權志龍點了點頭,複有閉上美目承受身後男人的
撞擊。

  大成推著樸春軟滑無力的身體走向了李彩麟她們所在的位置,在李彩麟的眼
前停住以後,雙手抓著樸春的玉乳用力的捏著,下體加大擺動的幅度和力度,每
次沖擊都在樸春身上甩出一片汗液,樸春兩隻小手抓住大成的手,垂著頭說道:
「輕點,啊~ 輕點啊。你捏疼我了。啊哈!~ 」大成眯著眼睛在樸春的身後說道:
「幹死你,幹死你,爲什麽對志龍哥那麽好?啊?我有那點不好?我現在就把你
幹死讓你知道我也是男人。」說完怕的一聲拍在了樸春的乳房上面印出了一隻通
紅的手印,嘴�還不停的喃喃道:「幹死你這賤人。」大成轉過頭對著李彩麟說
道:「來CL幫我舔一下下面!」李彩麟疑惑的指著還在樸春小穴中快速進出的大
雞巴問道:「現在?」「啊!~ 啊!哈啊~ 別……別……彩麟別聽他的,啊!!!
~ 」大成狠狠一拍樸春嬌嫩的身體,對著她說:「閉嘴」然後說:「嗯!~ 就是
現在。」李彩麟猶豫的挪到了大成和樸春的身邊,跪在地闆上看著樸春的小穴吞
吐著大成的肉棒,那淫穢的氣息讓李彩麟吞了吞口水,慢慢的伸出舌頭,用舌尖
在他們倆的交合處舔了一下。

  「哈啊哈啊哈啊~ 啊!!」樸春就好像觸電一般渾身顫抖,一股激流從小穴
深處噴湧而出隨著大成肉棒的後退噴了李彩麟一臉,李彩麟難以置信的看著樸春
的小穴,鼓著小嘴輕哼一聲張開嘴巴就連同大成的雞巴一起吮進了嘴�。

  「哦!好爽」大成用力的抱著樸春的身體一臉的舒爽。

  而樸春擡起小臉無聲的僵直在那�,要不是從她抽搐的雙腿看出她現在正處
于巅峰,李彩麟還以爲自己這招對她沒什麽用呢,看著樸春因爲自己更加敏感的
身體,李彩麟像是找到了好玩的玩具一樣更加賣力的舔弄著他們交接的下體。

  孔敏智一手拿薯片,一臉呆滯的看著他們三人表演,而另一隻手,不自覺的
揉著自己的胸部。

  就在這個時間點,樸山多拉在勝利的身下,趴在地闆上雙手雙腳用力的「砰
砰砰」拍著地闆,「去了……去了……啊啊!~ 要去了……丟了……丟了啊!…
…啊……」而這時的勝利趴在樸山多拉的身後,整個身體俯壓在她的身體上,伸
出舌頭舔著山多拉的後頸,突然一口咬住山多拉的頸部下體狠狠的沖擊了幾下,
努力的把自己的雞巴頂她的最深處,在山多拉柔滑的蜜徑之中隨著大雞巴的挺動,
一股一股強有力的精液直入她的小穴。

  樸山多拉一臉驚慌的反手推著勝利的身體,嘴巴喊著:「別射進來……別射
進來,今天是危險期,啊!啊!啊!啊!~ 會……會懷孕的……」勝利死死的壓
著樸山多拉反抗的身影,胯下不退反進的又狠狠的頂了幾下正在射精的雞巴,樸
山多拉無奈的趴在地闆上,惡狠狠的對著身上的勝利叫道:「勝利你個小子給老
娘記住,等下你別跑,不打死你老娘跟你姓。」就在勝利和樸山多拉完成戰鬥的
那一刻,樸春也是整個人癱軟在了地闆上,大成側躺在樸春的身後快速的挺動著
雞巴,李彩麟整個腦袋鑽進了他們兩的交合處,用自己的舌頭努力吸舔著。

  「嗬~ 嗬~ 嗬~ 」這時樸春高高的揚起頭,粉紅可愛的俏顔上一臉的滿足,
高高的擡起慢慢的低落,直到趴到了地闆上喘息,而在樸春後面的大成也到了最
緊要的時刻,快速的聳動了一會之後,整根拔出了帶著樸春高潮後的蜜液,反手
直接塞到了李彩麟的小嘴之內,直接在她的口腔之中一洩如注,李彩麟「唔」的
一聲悶哼,大量乳白色的精液從她嘴唇的縫隙之中噴出,眼看大成射的量太大無
法全部容納的時候,孔敏智沖過來張嘴吸吮著李彩麟的洩漏的嘴角。

  最後等大成抽出射完以後的雞巴之後,孔敏智跟李彩麟嘴對嘴的分食掉了大
成的精液,慢慢的原本熱鬧的練習室詭異的安靜了下來,除了微不可查的喘息聲
好像沒有了一點聲音。

  就這樣安靜的過了很久。

  「呀!!~ 勝利!!你給老娘去死吧!」「啊!!奴那,我知道錯了。饒了
我吧。」隻見樸山多拉緩過氣來以後直接狂化,抓著勝利的頭發一頓猛揍,而李
彩麟和樸春她們全都做在角落吃著零食看勝利被虐,然後收拾收拾就回宿舍洗浴
去了。

  等權志龍回來的時候,她們的練習室中早已空無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