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居(1-3) (1/2)

  (2)

  月黑風高,街燈時明時滅,現在是行動的好時機。

  我在後巷裡偷偷的沿著水渠向上爬行,撬開了一戶住宅的窗戶,留意到裡面
沒有聲音,便縱身進入。

  小心匹翼翼在室內行走,我確認裡面沒有人,便四處找值錢的東西,櫃和桌
都是我的目標。忽然,一副漂亮的臉孔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書桌上的一張照片,
照片中一男一女親密地摟抱著,露出甜蜜美滿的笑容。那美美的女郎很面熟……
啊,是我以前的暗戀對象嗎?

  一段往事飄過腦海……

     ***    ***    ***    ***

  「喂,阿朗,我們過去吧!」死黨阿賢趴在桌子上,目光飄向我們的校花班
長,她雙手正捧著一大疊功課,準備拿去交給班主任。

  在這放學後的時間,同學們都回家或是去打球,課室裡只有我和阿賢值班打
掃。而黎少霞,也就是我們的班長,正在收拾功課,準備拿給老師。我們躡手躡
腳走到她身後,突然「嘩」一聲,一起伸手去把黎少霞的校裙掀起。

  在這學校裡,男生們都喜歡這樣作弄女生:突然掀起女生們的裙子看到她們
的小內褲,然後起鬨地大叫「小叮噹」、「粉紅色」、「白色」之類。當然,我
們最最最期待的,就是她們的小內褲上有些血漬和露出毛毛啦,我們又可以大笑
一番。看著女生尷尬的面容,我們便樂透了。

  說也奇怪,學校裡很多男生也愛這樣作弄女生,但學校方面可能覺得無傷大
雅,老師們也沒有說什麼。有傳聞說校長也喜歡在教員室裡突然「嘩」一聲掀起
女老師的裙子,看看她們的內褲,既然校長也這樣做,老師們也不會說什麼啦!
但這是一個傳說而已。

  回到剛才課室的場面。我們「嘩」一聲掀起黎少霞的裙子,她雙手正捧著功
課,未能阻止我們。但在我們眼前的並不是期待的小內褲,反而是深藍色的短排
球褲和白滑的大腿。的確,自從上星期開始,黎少霞都穿著排球褲,每次我們掀
起她的裙子後,結果都是都失望而回。

  「你們要看便隨便看吧,都沒什麼好看。」少霞洋洋得意地看著我們說。

  「好失望呀,還以為會看到小叮噹……」我慨嘆著。

  少霞是我們班的美眉,在班內男生選舉「全校最漂亮校花」中排行第一。少
霞斯斯文文的,平易近人,水靈靈的眼睛、長長的秀髮,笑起來兩個小酒窩很好
看,成綪又好,只是運動差點。她是很多男生的暗戀對象,也是我暗戀的對象。

  「把排球褲除下便看到啦!」別看阿賢平時傻頭傻腦,今次他最醒。

  說畢,他便動手抓著少霞的運動褲邊緣,一下子扯到小腿上。「不要……」
少霞驚叫起來,把作業都丟到地上,立刻抽起運動褲並用手覆著裙子,動作一氣
呵成。她強烈的反應出乎我們意料之外,幸好當時課室和走廊已經沒有人,不然
定會以為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你……你看到嗎?」我呆了一呆,撞一撞阿賢的手臂問道。在這一瞬間,
好像什麼也看不到。

  「沒……沒有……好像沒有……我看不到叮噹……但好像……好像有些黑色
的東西……」阿賢呆呆的答我。

  我們都呆了,因為剛才沒有我們期待中的小叮噹,我的意思是我們什麼也看
不到,也就是說,少霞同學沒有穿內褲啦!

  「你……你們……」少霞看著我們,不知要說什麼,想了好一會才說:「你
們不要說出去……求求你們……」

  「好,但你要答應我們一個交換條件。」我想了一會,大膽地說。一個點子
令我心跳開加速。

  「什麼都好,求你們千萬不要說出去。」少霞一臉可憐,急得想哭的樣子,
我見猶憐。

  「你……你給我們看清楚吧!」我一手按著狂跳的心臟,一手按著開始流血
的鼻子說。畢竟阿賢和我都純純的,未曾看過女生的那裡。

  「不!不要!」好堅決的口氣,但見我們沒有反應,少霞便開始有點猶豫:
「這……好像不太好。」

  「我們只看一會,之後一定不會說出去。」阿賢拍一拍胸口答應。

  少霞猶豫了好一會,「好……好吧……」才低下頭,不敢直視我們,手抓著
裙子細聲說:「但你們剛才答應過我不會說出去,可不要反口呀!」

  「放心吧,我們是男子漢大丈夫,說過就是。」我也拍一拍胸口的說。

  「唔……」少霞低聲答了。

  然後大家相對無言,不知如何是好。

  「那你先趴下吧!」我指著一旁的桌子道,另外吩咐阿賢:「你去看看外面
有沒有人。」少霞有點害羞,不敢行動,在我再三重複後,她才紅著俏臉慢慢地
轉身趴在桌子上。

  阿賢回來後,我們急不及待的蹲下來,慢慢掀起少霞的裙子……突然,少霞
把掀起的裙子按了下來,不安的說:「記得答應過我的事呀!」

  「好了好了,再說便拉倒了。」我有點不耐煩地說,並再次慢慢掀起少霞的
裙子。修長的小腿、白滑的大腿逐漸地在我們面前露出來,薄薄的粉紅的嬌嫩肌
膚下隱約見到幾絲微絲血管,不像我們男生,腿都是粗粗黑黑的。

  我們吞了吞口水,再繼續。裙子掀起後,運動褲緊緊地包裹著圓圓的屁股再
次出現在我們眼前。我和阿賢對望了一眼,我便伸出手抓著運動褲上沿,慢慢把
運動褲褪下來。手指接觸到少霞肌膚的那一刻,她和我都顫了一下,而我的雞巴
不禁變硬了。

  隨著運動褲慢慢地褪下,首先出現的是由淺變深的屁股溝,然後是微微震動
的、圓圓挺挺的屁股(原來女生的屁股這麼圓)。然後……然後我們深深吸一口
氣,再挨近一點仔細地看。

  接著出現的是一度裂縫,裂縫中隱約見到鮮粉紅的嫩肉,裂縫的盡頭是芳草
地,稀疏的短短的陰毛在長著。我們再挨近一些,鼻子差不多踫到少霞的屁股。

  屁股在微微顫抖著,少霞的心也在劇烈地跳動。自出生後,少霞可沒有讓人
這麼近地接近自己私密的地方。對方呼出的氣息噴到屁股和小穴上,可想像到他
們非常接近。長長的秀髮垂下來,遮蓋著火燒般發紅的害羞俏臉,少霞的掌心開
始出汗了。

  阿賢比我更心急,他強行把少霞修長的雙腿分開。的確,這樣可以更清楚的
看陰戶。「呀……」少霞只叫了一聲便不知所措。少女的陰戶一張一合,像引誘
我們進去探索,我忍不住伸出手指輕輕分開她的陰唇,露出裡面的嫩肉和小小的
肉芽,每一下劃過少霞的肉芽,她的身子也會震動,很好玩。

  阿賢也學我一樣,在少霞的芳草和大腿內側輕揉著,少霞沒有抵抗,只是搖
著屁股躲避,然後輕輕的說:「你們……不要這樣……不要……」可是阿賢和我
都紅了眼,沒有理會。

  突然,阿賢把手指伸進去小穴中挖弄起來,「呀……不要……痛……」少霞
的小穴可未經人道,阿賢雖然只伸了一截手指入內,但已弄得她痛楚不已,伸手
過來想擋著小穴,但已經太遲了。

  我見少霞皺起眉頭,很痛的樣子,我的心也痛了,於是捉住阿賢的手指抽出
來,阿賢不解地看了我一眼。我見阿賢手指上有點血,心想手指流血便不要弄別
人了吧,真髒。

  然後,阿賢望著我指指陰戶,我不明所以,停下來。突然阿賢低下頭,伸出
舌頭向少霞的陰戶舔了下去。我驚呆了!

  少霞的嬌軀也震了一下,搖著屁股想躲開,說:「呀……不要……好癢……
你們做什麼?夠了吧!呀……」

  我呆呆的看著阿賢,不知所措。

  「這裡流的汗,原來不是鹹的……有點騷味。」阿賢舔了好一會才擡起頭,
小聲的對我說。

  「我……」我不知要如何回應他。

  「你們……夠了,不要了……」少霞轉身站起來,壓著裙子道。

  「不,阿朗還未舔呀!」阿賢站起來說。

  阿賢真不愧是我的好朋友。

  阿賢繼續說道:「不然,把你的小嘴給阿朗舔吧!」說罷,一下把我的頭壓
向少霞……然後……然後……我便親上了她柔軟的朱唇!

  我和少霞都呆了。這是我們的初吻。

  我近距離地看著她的眼睛,清澈的眼睛逐漸現出紅筋,水汪汪的大眼睛流出
了眼淚。

  好一會,少霞清醒過來,推開了我,紅了眼,哭著說:「不……我……我不
要!你知不知道這樣會生小孩呀?」說畢,紅著臉直奔出了課室。我和阿賢呆在
課室中,不知如何是好。

  的確,我也聽說過男女生親嘴會生小孩,那……我豈不是快要做爸爸了嗎?
我還未準備好呀!

  「你想……她會不會向老師告發我們呢?」阿賢擔心地問道。

  「我怎會知道?」我對剛才粗魯的行為有點懊惱,正回想著少霞剛才的話,
沒好氣的回答阿賢。

  好一會,少霞才回來,眼睛有點紅,應該哭過,「你……你們……」說不了
兩句,她又哇哇地哭了出來:「我不要生小孩……嗚……」

  「我想……應該不會吧?」我不太肯定地說。

  「不要哭了,生了小孩的話,我和阿朗一起做小孩的爸爸,一起養大他。」
想不到無腦的阿賢很夠義氣地說:「不然的話,我們叫全班男生都親你一下,然
後全班一起做小孩的爸爸。一個小孩有二十多個爸爸,多威風啊!」

  聽了阿賢的話,少霞哭得更大聲了:「我不要……嗚嗚……」

  「不然,我也給你玩玩小弟弟當補償吧!阿朗,你也除下褲子吧!」無腦的
阿賢一邊說,一邊除下褲子,露出他噁心的無毛小雞巴。

  「呀!不要……」少霞見他掏出噁心的小雞巴,給他一嚇,停止了哭泣,退
後兩步並轉身背著我們說:「不要……你……你快收起它!」

  這樣也好,給阿賢一嚇,少霞終於停了哭。

  「那你要怎樣?」我把阿賢的褲子抽回去,向少霞問道。我們的角色互相掉
轉,這次到我們求她了。

  少霞抹一抹眼淚,想了一會,回過頭對我們說:「你們答應我,不會把剛才
的事說出去!要發誓!」我們隨口發誓後,便勿勿地離開了課室,以免她反口,
又要我們做什麼了。

  少霞在兩星期後便轉校了,也不會再有人掀她的運動褲了。而我,在很長的
一段時間裡,每晚都夢到少霞她那鮮嫩的小穴和柔軟的嘴唇。

     ***    ***    ***    ***

  想著,想著……照片中,少霞露出甜美的笑容,她現在應該很幸福吧!而我
現在郤變成了活在暗角的小偷。

  我倆曾一起成長,坐在相同的課室,站在相同的起點,現在的生活郤大相徑
庭。命運真是諷刺!

  「唉!」我歎了一聲,轉身便爬出窗外走了。

     ***    ***    ***    ***

  自從上次偷入了舊同學少霞的家,心中總是癢癢的。有次在她家附近走過,
見到她和男友親蜜的挽著手,在附近的百貨公司購物,好像幸福的小女人依偎著
男友,真羨慕。但我是個小偷,一個活在暗角的小偷,因此只能躲在一旁,暗中
祝福著她。雖然舊同學們有時會舉辦班聚,只是我感到自己的環境不太好,也沒
有出席。

  其實,少霞的男友也好不到哪裡,我見過他偷偷的跑進情趣用品店,定是買
些什麼古怪東西給我的女神玩。可惡!

  有一兩次,我又想偷進他們家,只是他們的防盜意識不錯,門窗都鎖好,令
我失望而回。今天,我在另一戶偷了東西,順道來少霞同學的家看看,幸運的,
今次他們沒有鎖上窗子。

  我在屋內四處走走,走到睡房中,打開衣櫃,取出裡面的胸罩和內褲,噢,
想不到當年的校花,那時看來像小籠包般的胸脯,如今變得雙掌難握了。

  在化妝桌上的照片裡,又見到少霞同學的可愛笑容,『哎,既然是舊同學,
就放過你吧!』我把她的一條粉紅色內褲和胸罩放入袋中,然後決定離開。

  正準備離去,突然,門鎖聲嚮起,是屋主回來了!我大吃一驚,慌忙找個地
方躲起來,郤意外地跑進了浴室。浴室的右邊是鏡子、洗臉盆和一些雜物,浴缸
對著門口橫放,浴簾直直的掛在浴缸右邊。

  我虛掩上門,想從浴室的窗口爬出去,但窗子太小了,沒辦法,看來要躲在
這裡一會。我在心中作了不同的打算:一、如果外面的是男人,我可能要和他肉
搏才能逃脫(如果打勝了的話)。二、如果是女人,我可能只要怒吼數聲,把她
嚇退入睡房,便能安然逃走。三、如果是少霞同學呢?要打招呼跟她相認,然後
細說當年嗎?

  在我胡思亂想時,有人向著浴室走來,來不及細想,我急忙躲到右邊的浴簾
後。浴室燈光亮起,我祈求那人不要發現我,快點離去,可惜事與願違。

  等了好一會,我從鏡子的倒影中見到一男子在洗臉,就是相片中的男子。他
對著鏡子洗了好一會,有好幾次我以為他在鏡中的倒影裡發現了我,但他好像沒
什麼反應,應該沒發現我吧!

  洗完臉,他走出大廳,我暗自鬆了一口氣。然後,大廳裡傳來了男女的嬉鬧
聲。

  「噢!不,不要,非,不要……把窗簾先關先上吧!」女的說。應該是少霞
同學吧,她的聲音還是和以前一樣溫婉動人。

  「又沒有人看到,怕什麼?」男的說。

  「唔……唔……啊……」大廳傳來了少霞的喘息氣。

  我掩住耳朵,蹲在浴缸中,不想聽到心中女神和其他男人糾纏的聲音,但雞
巴郤不爭氣的硬了起來。唉!男人就是這樣子。

  「非……進房去吧……啊……你……你想去哪裡?啊……」

  「去浴室對著鏡子做吧!」男的說。男的應該叫「阿非」吧!

  『什麼?為什麼要進來?就在外面做,放我一條生路吧!』我立刻以浴簾捲
著身子躲起來,祈求他們不會發現我。

  在浴簾的縫隙中,我見到浴室門打開,阿非和一位衣衫不整的女人摟抱在一
起,站在浴室前親吻著。女的上身是薄薄的恤衫,下身只穿著綁繩內褲,露出修
長的雙腿,十分性感。從那女的側臉,我見到初吻對象,我的女神黎少霞。我深
深吸了一口氣,少霞同學,我們又見面了。

  阿非右手伸入少霞的上衣裡,搓弄著她的大乳房,左手伸入她的內褲裡,搓
揉著她那圓渾的屁股。幸好二人都專心地望著對方,沒有發現我的存在。

  「唔……唔……喔……非,先洗澡再玩吧,今天流了不少汗。」少霞輕輕的
推著阿非。阿非可沒有理會,把少霞的上衣緩緩地脫了下來,身上只餘下純白色
的胸罩和內褲。我看著少霞那及肩的秀髮、完美的蛋臉、豐滿的兩乳、幼細的纖
腰、飽滿的屁股,口水都流下來了。

  阿非沿著她泛紅的面頰、細緻的粉頸、性感的鎖骨,慢慢地吻下去,再把她
的胸罩扯下來,那兩個大奶就搖搖晃晃地彈了出來,暗紅色小乳頭在阿非的手中
溜來溜去。

  「啊……喔……喔……啊啊……」少霞輕哼著,臉上已經泛紅,媚絲細眼,
挺著腰讓奶子更貼著阿非的手,享受著阿非的手指遊動。阿非托起她的奶子,低
頭輕咬著,少霞不其然的「啊」一聲,我也搓了搓自己發硬的雞巴。

  然後,阿非的手伸入少霞的內褲中,在兩腿之間不停進進出出,「噢啊……
啊啊……唔……啊……」少霞已經閉上雙眼,兩腿微張,身軀輕輕抖顫起來,忘
我地抱著阿非,淫水開始滲出,沾濕了內褲。

  阿非把少霞濕淋淋的內褲的綁繩一拉,性感的內褲便徐徐地掉下來,掛在小
腿旁,阿非分開她一雙白滑的長腿,手指更深入地挖弄著。少霞的纖纖玉手緊緊
地抓著阿非的肩膀,很享受似的閉上眼,小口微張,看來快要高潮的樣子。我也
看得要噴出火來,如果不是阿非還在,我想我已經按著少霞,狠狠的幹進去了。

  忽然,阿非說:「啊,慘了,我忘了家裡的避孕套已經用完了,怎麼辦?」

  「那……那……你……還是去買回來吧!」少霞想了一會說。她其實有點失
望,燃點的慾火正在體內燒著,但安全還是要緊,她現在可未想要小孩子啊!



  「你先洗澡吧,」阿非親了一下少霞,眼睛卻望著鏡子說:「我出去一會便
回來。」

  我嚇了一跳:『他……他在幹什麼?是對我說話嗎?』

  然後,只見他抽回褲頭,便離開了浴室,外面隨即傳來了關門聲。他應該出
門去了,此刻浴室內只餘下躲在浴簾後、雞巴發硬了的我,和全裸的少霞。

  少霞望向鏡子,纖細的嫩指輕輕劃了一下發硬的乳尖,身子顫了一下,然後
搖了搖頭,看來剛才的激情還在她體內流動,但她只能帶點失望的等阿非回來。

  一會兒,她倒了些清洗液在手中,然後彎腰低頭洗著俏臉,屁股挺了起來。
女孩子嘛,任何時間都總愛潔淨。

  機會來了!全晚最佳的機會到來了!『幹她?逃走?幹她?逃走?幹她?逃
走……」』看著她的屁股,我內心交戰著。

  然後,我下了決定。趁她低頭時,我躡手躡腳,靜靜地跨出浴缸,側著身,
打算從她身後溜走。只要出了浴室,我便會成功逃脫了!

  但……幹!幹!幹!原本足夠我側身逃走的距離,但因為雞巴發硬挺起,竟
然撞到了少霞!少霞立時挺起身,望著鏡子,呆住了。她可想不到身後竟然多了
一人!

  「哇!」她轉身看著我,驚惶的大叫起來,並本能地一手抱著胸脯、一手遮
著下體。其實我也已經看了好一會,也不用遮蓋著吧!

  我立時站前一步,伸手掩著少霞的嘴:「不要叫,我……我……」我猶豫起
來,不知道應不應該告訴她我是舊同學,求她放走。但如果我走後而她馬上報警
的話,我想我也不能輕易逃脫。

  我在猶豫之時,不敢放開她。少霞不知道這人有沒有惡意,也不知道他有沒
有刀子之類,所以不敢移動身子,只能直望著這男人,等候此人發落。於是,我
們就保持著這個姿勢好一會。

  我見到她的眼神由最初的驚恐,然後變得有點疑惑,「我放開手,不會傷害
你,你不要叫,好不好?」於是我決定賭一下。

  少霞開始冷靜下來,輕輕的點了下頭。我慢慢地放下手,幸好,她真的沒有
叫出來。

  冷靜下來後,我才發覺眼前的美少女真的很漂亮,沾濕了俏臉和髮絲,像出
水芙蓉般,水珠從眉頭、臉頰上流下來,望著她亮晶晶的大眼睛、清澈的眼神、
薄薄的嘴唇,我差點想親上去。

  「你是陳逸朗?」我還在發呆時,她竟然叫出了我的名字!慘了,早知便戴
著臉具才去偷竊。她知道是舊同學,會放過我嗎?

  「啊……」我不懂怎麼回答,只點了頭。

  「你……為什麼你會在這裡?」她側著腦思考著。

  我更不懂回答了。

  「你……近日附近的盜竊案,是你做的?」她停頓了一下再問。

  我不敢回答。

  「你……是小偷?」

  我不想回答,只呆呆的看著她,心中一痛。

  「你……生活得好嗎?」想不到少霞在赤身裸體時裡,還不忘關心同學,真
是令人感動。

  對望了一會,大廳中傳來開門聲,是阿非回來了!我們才從對望中驚醒。

  「放過我,不要報警,不要拉我……」我抓著少霞的手臂,希望她念在同學
一場,會放我走。

  「我跟阿非說一聲,你是舊同學,他應該不要報警的。」少霞認真地說。

  「但他見我們現在這樣子,不會誤會我們嗎?」我擔心阿非就算不把我當作
竊賊,也會當作色狼,不論哪種情況,也會抓我入警局吧!

  心地善良的少霞經不起我的哀求,立時伸手關上了浴室門。此刻我們真像怕
被老公發現的姦夫淫婦。

  「啊……」她這時才驚覺自己裸著身子,尷尬萬分地說:「你……你轉過身
去吧!」我無奈地只能依著她的吩咐,轉過身去。

  「老婆,我買了套套回來啦!」這時才聽到大門關上的聲音,阿非在大廳叫
起來。男人嘛,總是心急的。

  「我……我在洗澡,再等一下吧!」少霞連忙回應著。

  「哦……」阿非失望的聲音。

  「你先躲在這裡,等一下找個機會,你才離開吧!」少霞紅著俏臉,細聲對
我說。

  我回頭看著她,她原來已經圍上了白色的浴巾,從大奶子到屁股都已經看不
見了,幸好還有雪白的酥胸和修長的雙腿。唉!明天我可能已坐進牢房了,以後
再也不會見到這小妮子,再望多兩眼也不過份吧!

  少霞讓水流入浴缸中,假裝正在洗澡。我本想躲回剛才的浴簾後,但發覺少
霞取去了浴巾,令剛才藏身之處出現了空隙,如果躲回去,定會給人發現。

  外面傳來步伐聲,阿非正走過來,怎麼辦呢?少霞見到我的困境,也心急起
來。看到浴缸中佈滿的浮泡,我心生一計,立刻跳入缸中,整個人浸入浴缸的水
裡,閉著氣,靠浮起的豐富泡沫勉強藏身。很幸運地,這個浴缸比一般的浴缸大
和深,適合二人世界,鴛鴦戲水,我躲在裡面也不會輕易給人發現。阿非和少霞
真懂享受!

  聰明反被聰明誤,我可沒想到要換氣呀!閉氣了一會也要露出口鼻來透氣,
這樣就有機會給人發現呀!心地善良的少霞見到這個舊同學依然和以前一樣笨笨
的,為了幫朋友,不管了,便咬一咬下唇,下個決心,也爬入了浴缸坐下來,假
裝正在洗澡。

  哇!可不得了!少霞一坐下來,小穴剛好抵著我翹起的大雞巴,中間只隔著
我薄薄的褲子!

  「呀……」少霞坐下後才發現這意外的狀況,嬌叫了一聲,但太遲了。想不
到下體竟然與舊同學的下體廝磨著,少霞不禁漲紅了臉,身子移開了一點。

  「什麼事?」阿非推了浴室門,見到少霞坐在浴缸中洗澡,問道。

  「沒……只是水有點熱……非,人家……人家月經來了,今天不能做了。」
少霞可不想在舊同學面前和男友親熱啊,只好紅著臉,拒絕了阿非。

  「那便……沒法了……」阿非看上去十分失望:「咦?老婆,你洗澡為什麼
還圍著浴巾?」

  「啊……我……我正在除下……你……你先出去……我再洗一會……」少霞
有點心急,慢慢地打開浴巾,只想打發阿非離開,心中可不願意在舊同學面前裸
露身子啊!

  「老婆,一會兒有電視直播足球比賽,很精彩的,我們一起看吧!什麼……
什麼……」阿非可沒有離去之意,站在門前和少霞閒談著。

  少霞可沒辨法拖延,紅著俏臉,慢慢地打開浴巾,兩個白滑的大奶子在水中
蕩漾著。幹!近距離地看到她嬌美的身形和白滑的雪背,還有小穴的間接接觸和
磨擦,我可受不住了。

  由少霞回家入屋開始,我已經強忍了好些時間,現在終於受不住了。閉塞了
的腦袋不去想危機,任由色心終於主導了一切。男人,就是如此笨。

  我偷偷的撥開褲子,露出發硬的雞巴,在少霞的小穴口遊走。少霞可還未發
現危機,撥著水,假裝洗澡,和阿非閒談著,言談間,想叫阿非離開,但阿非好
像都聽不到。

  隨著大雞巴慢慢地侵入,越插越深,少霞才驚覺了意外,「噢……」她皺一
皺眉頭,回看了我一眼,咬著唇噤聲,以免給阿非發現。

  我在水中輕輕的搖著、插著,雞巴很爽,但害怕給阿非發現,所以動作不敢
太大。偷東西我試過,但在別的男人眼前偷幹他的女人,而且還是舊同學,以前
心中的女神,暗戀對象。第一次這樣幹,真爽!

  隨著我輕輕的抽插著,水中波浪泛起,少霞為了掩飾,手輕撥著水,另一手
輕按著我的胸口,想叫我停下來。但我可幹紅了眼,沒有理會,反而伸手在水底
下在她身上亂摸。這大浴缸真好!

  「啊,時間到了,球賽要開始了,等一下你出來一起看吧!」話還未說完,
阿非急步走出大廳,然後電視聲嚮起。

  過了一會兒,「啊……啊……你……你幹什麼?啊……真壞……」見阿非離
開,少霞鬆了口氣,回頭輕聲怪責我,站了起來,濕漉漉的跨出浴缸,要離開。

  我可色心上腦,從浴缸爬了出來,在浴室門前追到少霞,又從後幹了進去。
色心上腦,我鎖上了浴室門,可不管外面的危險了,抓著少霞富有彈性的渾圓屁
股,一下一下的從後面抽插著。

  「啊……啊……不要……啊……你……啊啊……」一輪急攻下,少霞已經說
不出話來,趴在浴室門前喘息,小聲說:「啊……唔……人家……人家幫你……
啊……你……你郤幹……幹人家……啊……啊……」

  「少霞同學,想不你的小穴這麼好幹,很緊啊!你男友忙著看足球,沒時間
幹你,由我代勞,算是報答你吧!」我雙手沿著她幼細的纖腰向上摸,把她的大
奶子搓來搓去。

  「啊……不要……啊……阿朗……你……真壞……啊……啊……人家的男友
就在外面……啊……你……真大膽……啊……」少霞發出誘人的呻吟聲。

  「怕什麼?電視機聲音這麼大,你在這裡大叫,他也聽不到啦!」

  聽到我這麼說,她好像放心下來,不再強忍著呻吟聲。

  我一邊抽插,一邊從鏡中看著她媚絲細眼,給幹爽的表情。開始時還有點抗
拒的少霞,給幹了一會便輕微搖著腰享受著,回應著我的抽插。想不到沒見多年
的女神,竟是如些淫蕩,我心中的美麗女神開始瓦解,逐漸變成了淫蕩女神,於
是我不再客氣了,只想狠狠地幹幹幹!

  門縫外好像有影子閃過,不管了,操屄要緊。

  幹了一會,我把她轉過身來,正面抱起她,把她兩條修長的玉腿夾在腰間,
然後放她坐到洗臉盆邊,繼續抽插。但這地方比較逼窄,她坐得不穩,只得雙手
雙腿緊緊地纏著我,以免滑下來,這樣,我們的身體貼得更緊了。抱得美人歸,
大約就是這種情況吧!

  我一邊搓弄她的乳房,一邊低頭吸吮她的香唇,舌頭在她口中搗亂。想不到
當年的初吻,今天竟然可以重溫。

  抽送了好一會,少霞的身子開始發熱,我除下衣服,把她放到地上,抱著屁
股,雞巴再次攻入她濕淋淋的小穴中。

  「啊……啊……很厲害……好深喔……你的大雞巴……插死我了……啊……
唔……人家……受不了……啊啊……」少霞看來已經忘了男友還在大廳中,嬌聲
叫道。要不是外面的電視聲掩蓋了她的淫叫聲,我想她男友早已經衝進來。

  「少霞同學,沒見多年,想不到你的小穴還是這麼粉嫩,早知我當年便幹掉
你啦!」聽到她的淫話,我大腦中現在只餘下淫念,只想狠狠地羞辱她。

  「啊……你……你……啊……真過份……當年……看了人家的……小穴……
啊……啊……還伸手去弄……啊……很羞人啊……啊啊……大力點……啊……大
力插……啊啊……很舒服……」少霞抑起了頭,紅著俏臉,緊緊地抓著我的手,
在高潮邊緣享受著。

  「首先弄你的是阿賢,原來你還在掛念著第一個弄你小穴的男人。」

  「啊……不……不要啊……啊啊……你……和阿賢……啊……一起玩……人
家的小穴……啊……啊……不要啊……你們……在課室裡……一前一後……一起
幹人家……啊……人家……可受不了……啊啊……」少霞一邊說,小穴一下一下
的夾緊起來,看來少霞蠻喜歡一邊幹,一邊作性幻想。

  「幹你的可不只我和阿賢,還有班上的肥仔輝,挺著大肚皮幹你,肉肉的,
應該很舒服呀!」我想著班中外表古怪的同學,戲弄著少霞。

  「不……啊……不要……他時常說色色的話……很討厭……啊啊……」少霞
嬌聲回答著。

  「說色話才好,他懂得不同的色情事,用不同的方法幹你,你才會舒服呀!
你喜歡給哪位同學幹?」羞辱的話一說開了,就很難停下來。

  「啊啊……不知道……啊……」她搖著給我撞紅了的屁股回答。

  「是明輝嗎?他手腳長長,鼻子又大,雞巴應該很長吧!可以插得很深入,
直入子宮啊,應該很舒服的。」

  「啊……不……不要……啊……會插到人家的子宮……很容易會生小孩……
啊……啊啊……」她蠻認真的考慮。

  抽插了一會,我從她濕漉漉的小穴裡拔出雞巴,坐到地上,扶正雞巴,並拉
起她,讓她的淫穴對準雞巴跨坐在我身上,讓她以女上男下的姿態騎在我身上馳
騁。看著她那兩個雪白的大奶子不停地上上下下搖晃,我忍不住伸手握住她的奶
子搓來搓去,真柔軟!

  「啊啊……你幹死我了……啊啊……幹死我……啊啊……」少霞紅紅的俏臉
滲出汗水,沿著臉龐流下來。

  「我們全班男生一起幹你,好不好啊?」我延續剛才的話題。

  「啊啊……好啊……一起幹我……啊啊……」

  「那下次全班聚會時,你可記得要露出奶子和小穴,求同學們一起幹你啊!
呵呵……」

  「啊……好……下次班聚……露出奶子……大家一起幹……啊啊……」少霞
的淫話可真說不完,看來她男友真的教導有方。

  「呵呵,想我們一起幹你,你不怕懷上我們的小孩嗎?」我抱著她,兩人的
身體緊貼著,一下一下的抽插著。

  「啊……啊……人家不要……生小孩……啊啊……你還說……啊……啊……
你當年……親了人家……害人家擔心會懷孕……啊……人家……害怕了很久……
啊……啊……」

  隨著我的抽插,在我懷中的少霞,長長秀髮有節奏地搖曳著,甚是好看。

  「呵呵,親一下嘴就會懷上小孩,哈……來,給我懷多兩個。」說畢,我捧
著她俏麗的蛋臉,跟她親嘴。

  「唔……唔唔……唔……」我伸出舌頭鑽入她的小嘴中,與她的舌尖交纏起
來,真好玩。

  我親了好一會才放開少霞,把她放到地上,讓她雙手扶在浴缸邊,挺著屁股
迎接我的抽幹,她的淫水在小穴裡不停地流下。

  「哼……剛才又給我吻了,記著要生多幾個給我啊!呵呵……」

  「啊……你真壞……啊……很舒服……啊……用力……啊……啊……人家給
你……生幾個小孩……啊……人家不行了……啊……啊……」少霞不停地淫叫。

  「呵呵,你想要懷孕,這就給你吧!」我看到她弓起身子,小腹抽搐起來,
開始進入高潮,我也不用忍著,大雞巴狠狠再插兩下,然後深深的挺進,把精液
全部射進她的淫穴裡。

  「啊……啊……好燙……啊……啊……很深啊……人家……真的會懷孕……
啊……不……啊啊……」少霞雖然口中說不,但小穴還緊緊地接受了我的精液。

  射了精,我抱著少霞伏在地上喘息,開始清醒了一些。我看來躲不了,今次
她男友應該會報警拉我了。抱著必死之心,人反而安定了下來,反正要入獄,再
繼續洗澡吧!於是我抱著高潮後身子軟軟的少霞,一起躺著浴缸裡。

  外面的電視機聲音依然很大,難道她的男友耳朵真的有問題嗎?很奇怪的,
少霞不再抗拒掙扎,順從地給我抱著,上下其手,在她的大奶子上搓來搓去。可
能是她覺得反正已給人幹了一次,再幹多幾次也無妨吧!

  我們在浴缸裡浸了好一會,我輕撫著她完美無瑕的身軀,輕輕的交談著以往
的舊事,我們真的像對情人一樣。

  在浴缸裡的撫弄中,我的雞巴又硬了起來,隨即插進她的身軀。看著女神般
的她坐在我身上搖動著為我服務,真的很感動。幹進她的小穴,再一次聽到她的
嬌喘呻吟,再一次親吻她的小嘴,再一次內射了她,我已十分滿足了,就算以後
被關入獄,我也有段快樂的回憶。

  在她還在喘息時,我拖著疲憊的身軀步出大廳。她的男友一定會報警拉我,
但我會保護我的女神,說少霞是給我強上的,她男友應該會原諒她吧!這是我的
打算。

  沒想到事與願違。才步出大廳,只見外面震耳欲聾的足球賽事中,她的男友
躺在沙發上,雞巴挺得高高的竟睡死了。意外地走脫,我輕鬆的走過阿非身邊,
推門離開。

  少霞同學,我以後有時間,還會來探望你啊!

               【本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