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17歲少年讓我毫無辦法(1-22) (27/34)

  第一章

  簡單介紹,我今年28歲,是個普通的公務員,派出所的小警察,老婆小我
2歲,是高中英語老師。媒人介紹的時侯,她還真沒看上我,她只是和媒人說我
不是她喜歡的類型,我也可以理解,第一次見到她我就有壓力,她有1米68的
身高,冷峻的面孔,比我還冷,一個冷美人。

  雖是冬天也能看出挺撥的身材,老師嘛還是很有氣質的,從外型上我配不上
她,我個子不高,各方面都挺一般的。後來我追她,不放棄的追她,她最後被感
動了,說其實她要求也不像我想像的那樣高,只是找個對她好的就行了,我發誓
一定要對她好。

  我們也甜蜜幸福了好久,到現在結婚四年了,女兒也該上幼兒園了,小片警
的工作很雜,雖沒什麼危險但也很忙,她比我好多了,但雖然是老師她不不太會
照顧孩子,小孩兒基本都交給我們雙方的老人。

  應該說我們的生活直到今年年初之前我認為還是挺幸福的,但一切都在那件
事兒之後改變了。老婆算是個很正派的人,至少之前我認為是。其實之前她似乎
是有意或無意的提醒過我,但都怪我太大意了,太輕敵了,也可能是婚姻穩定沒
有危機感了,不當回事了。總之,現在想起來我也很後悔。

  事情從去年說過,那個週末的晚上沒有什麼不一樣,這些年的激情已逐漸消
退了,越來越走向正常平淡的生活,本來我倆一至認為這樣的生活很好,很幸福
。那晚激情過後,我倆依然躺在床上聊天,總結這過去一些天的生活,互相說說
工作上面的事情。

  不知聊到哪兒,她突然對我說,「哎,和你說件好玩兒的事兒,今天我們班
的一個小男孩兒給我寫情書了!」

  我聽完,心理沒多大反應,這種事她以前也提過。

  我說,「哦,你答應了?」

  「去!我就想現在這孩子怎麼這麼大膽呀,什麼都敢想!」

  「哎,是呀,一代比一代更叛逆,啥都想償試。他給你寫的什麼內容?」我
也不知我是有意還是無意的還是追問了一句。

  「嗯,也沒寫什麼,就寫什麼我對您有好感之類的!」

  我當時並沒有聽出老婆有些含糊的口氣。

  「哦,你打算怎麼處理?」

  其實我應該說是教育,但職業習慣了。現在一回想,我當時還是有一些警惕
的,只是太輕了。

  「咳,小屁孩兒,才不理他呢,這種孩子現在就是一個青春期,你別搭理他
就行了,越教育他越來勁!」

  「這孩子平時表現怎麼樣?」我還是不放心的追問了一句。

  「腦子很聰明,家裡條件也很好,就是不認真學習,高一剛一來就交女朋友
。我請過他家長,沒少批評他,但無濟於事。他家長也不太關心他,就忙著生意
,所以,到這學期我也不愛管他了。」

  「你批評他他咋還喜歡你了?還表白了?」

  「叛逆唄,越不可思議的事兒越要干!」

  ……當晚這個話題就到這結束了,我後悔我太大意太輕敵了,以至後來……

  其實中間的過程似乎給了我很多機會,但我都沒有在意過。這個男生叫馮權
,老婆在後來幾個月還是有幾次無意提起他,但全都是說他不好,比如今天說這
個馮權太混蛋了,無可救藥,連著睡兩節課覺。明天又說,馮權被任課老師告狀
都告到校長那裡了等等……這些,我都沒在意過,我真傻!我這個警察當的也很
失敗。

  事情回到今年年初的那個早晨,我們已經好幾天沒有說話了,我在等她表態
。我下班回到家中,她依然沒有理我,她還是座在沙發上看書,此時的我仔細的
又觀察了她一下,我不知為什麼竟覺得她很迷人,很美,一舉一動都是。我走到
她面前,還是我先開口了。這麼多天了,我們也冷靜仔細考慮過了,你有什麼想
法,說說吧。

  她沈默了一會,語速平靜的說,「我前幾天就和你說了,沒什麼改變!」

  我徹底無語了,都沒有力氣崩潰了事情發現在一週前,她剛剛放寒假,那天
一早她就和我說有幾個同學假期讓她給補習一下課,有償的。這種情況在以前也
有過,我沒在意,去唄,反正放假也沒事情做。

  問她在哪兒,她說在一個學生家裡,她去那個學生家,有幾個學生一起來。
這樣她每天幾乎是等我上班沒多久就出去,晚上四五點鐘回來。

  那天我單位完事兒早,我就偷個懶先回來了,老婆還沒有回來。邊喝茶邊看
電視等著她回來,晚上一起去她媽媽家接女兒。五點半鐘她回來了,她一進門我
就發覺有些不對勁,她這身裝扮根本不像是老師,紅色短身上衣,下面黑色短裙
,黑絲襪,白色高跟靴子。這種服飾她只是在休假時穿,在學生面前她從來都是
很正式的服裝。

  雖然不對勁,但我還沒太往深處想,只是覺得為什麼穿這樣去補課。她邊打
招呼邊換鞋子,問我今天怎麼這麼早之類的。我應付著,她脫掉外套我又是一愣
,籃色緊身毛衣,勾勒的身材線條很完美,一對乳房又堅又挺,這件毛衣穿在她
身上的亮點完全就在她的乳房上。

  「你不是從不穿這類時裝上班嗎?」我還是發問了。

  「哦,這不是放假嗎?」

  我們說了些無關緊要的話就一起去她娘家吃飯了。

  我們很少互查手機,還是彼此信任的。但當天晚上我也不知道我是咋想的,
也許是命中注定的吧,到了她家她和姐姐去幫著做飯了,岳父出去買東西還沒回
來,女兒玩一天累了睡著了。我一個人在客廳看電視,這時她包裡的手機有一個
短信聲傳來,她在廚房沒有聽到。

  我也許是下午見到她那身衣服時的第六感覺吧,竟鬼使神差的從她包裡拿出
手機,打開了那條短信,內容只是一條莫名其妙的廣告,我又順手翻了翻別的,
也沒幾條,都是一些廣告或者同事學生發的笑話。

  就在我剛想放回去時,桌面上的那個QQ吸引了我的眼光,我從上班後就基
本上就用這個了,我也沒在意過她用不用,以前不知道她手機上用這個。

  這時一個頭像正好閃動了,一個帥哥的卡通頭像,有些緊張和好奇的點開了
消息,的確也沒什麼特別的「老師,您忙呢嗎?我請教您一個問題有時間嗎?」

  恭敬的請教學生現在都用Q來問題了,我笑了笑,想收起來,但這時我看到
了消息記錄這個該死的狀態欄,這一點擊就改變了一切。

  上面的最先一條消息是今天下午5點15發的,就是她回來前……

  先是一張照片,是她穿著今天的衣服在一個房間裡面照的,但不同的是,她
沒穿羽絨服,只穿那件緊身毛衣,下身竟然沒穿裙子,也沒有穿鞋,只穿一條黑
色連褲襪側身站立,乳房在那件毛衣的勾勒下有些誇張但也自然的挺起,她的腿
又直又長,左腿彎曲右腿伸直,兩個膝蓋夾緊,黑絲朦朧包裹下的屁股被勒的又
緊又翹,她還有些故意向上挺,褲襪腿根部分界線明顯顯現,臀部的兩條加襠線
裡面白色的內褲若隱若現。

  我都從來沒見過她這樣的照片,甚至比裸照還誘惑,雖然有衣服遮體,但那
些全部都是緊身的衣服卻將她所有女人味的部位突顯出來,誘惑的同時又增加了
一絲神秘感,她面沖鏡頭,是刻意這樣照的。

  圖片下面的話是這個學生發的,和剛才的口氣完全是兩個人!

  「你的身材真好…」

  下面我老婆的回覆差點讓我心臟病發作。

  「哪有啊,一點也不好!」

  「還不好啊,前凸後翹!」

  「你這小屁孩兒還知道還挺多!」

  「我不是小屁孩了,你承不承認你身材好!」

  「真沒有,當時你沒看出來我是使勁撅著屁股呢!!」

  「為什麼要使勁撅著屁股?嘻嘻…」

  「到家了,不和你說了,有事兒明天再說吧。」

  下面就是他剛才的問題,只有今天的記錄,以前的都刪了我顫抖著查了查那
個學生的資料,他的名字處寫著「FQ」!

                第二章

  我想起來了,這就是幾個月前老婆和我提過的向她表白過的那個學生,叫馮
權。她們的對話是什麼意思已經顯而易見,老婆為什麼能穿成那樣讓他照相,而
且他們的對話絕不是一般關係的。

  我朦住了,腦子一片空白,好像覺得在做夢一樣。

  平時那正派又驕傲的老婆怎麼可能會這樣呢?

  在岳父家我沒法當面揭穿她,昏昏沈沈的吃完飯,我們一起帶著女兒回到了
家。我是警察知道什麼是證據,沒必要拐彎抹角了,直截了當的拿過她的手機向
她發問。但是似乎對我的發覺她也沒有顯得特別驚訝。

  「這是怎麼加事?」我面無表情的說。

  「你都知道了?我也就沒啥可說的了!」

  看來她的樣子說明她早就知道會有這一天。

  「到底是怎麼回事兒,我想明白事情的真相!」我想不光是我的職業,所有
男人都會這樣的。但事情如此突然我確毫無查覺,都不知道說什麼好。

  「什麼怎麼回事兒,你不是都知道了嗎,我沒什麼可說的」她嘆了一口氣說
道。

  「他是誰?到底是什麼人!」

  「這些沒有意義,你還是不要知道好」畢竟理虧,她低著頭說。

  「你……你們為什麼會這樣,你們到什麼程度了!?」

  「有必要說這些嗎?」她問。

  「當然,我還是你的丈夫!!你不說我也知道,他是你的學生對吧?」我大
聲說。

  「不要吼,我不想吵!事情都這樣還是平心靜氣地好!」她盡理控制自己,
但也默認了他的身份。

  「那你說,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你們發展到什麼程度了?」我強壓怒火。

  「這些我不想說了」她低著頭小聲說。

  「你最好直接回答我!」我基本沒有如此嚴肅的和她說過話,此時我知道我
就像是在審犯人。

  「…………。」她低頭不語。

  「你到底說不說,不說我去找他本人,我很容易就能查到他的資料」我聲音
不大,但絕對的有威懾。

  「你不要那樣,全都是我的錯,你要懲罰就懲罰我一個人好了」她一聽我這
樣說,有些著急了。

  她這種明顯想要袒護他的態度讓我更加厭惡。

  「到底是怎麼回事兒,你必須告訴我?」我語氣沒有變,這句話顯然也是在
警告她。

  「我和他也沒什麼,就是他認我當姐姐,我認他當弟弟這麼簡單!」

  「你還想騙我是不是,姐弟?能拍出那種照片來?佟雪(妻的名字),你也
太不要臉了,你不嫌丟人呀!」

  我按捺不住要爆發了,這時女兒突然醒了,從臥室傳來了哭聲,我們只好暫
停這段爭吵。幾個小時以後我們還是平靜的座下來,老婆也有問必答地和我交待
了這件事情。

  去年,她和我說這個男孩表白那件事兒的時侯,確實是有這件事。本來她根
本沒有在意過這個人,他的表白非常直接,上完課直接就塞給我老婆一張紙條上
面就寫著「我愛上你了!」老婆就當他是一個小混混,沒有理他。

  但後來的他經常會塞紙條給她,每次的內容也沒有什麼浪漫情話都是直接的
表白。說實話,這個馮權是一個絕對英俊的男孩,17歲身高就186了,他真
的很帥,高高的個子,棱角分明的五官,勻稱的身材,他身上的肌肉線條分明,
不是那種奶油的小生,他是校籃球隊的主力,雖然還稚氣未脫,但已是一個標準
的大帥哥了,基本是女生無法抗拒的美男子。

  但他畢竟也只是個孩子,和老婆相齡相差整整9歲,老婆還是沒有多想過。
但不知為什麼,他遞紙條的時間一長老婆竟莫名的有時注意他一下了,有時上課
竟會被他看的臉紅。他的確是她上學時喜歡的類型。

  漸漸地,她越來越注意他了,他的一舉一動她都有意無意關注,越想控制自
己越控制不住。甚至在一次他和別的班同學打架後,她也沒有批評他,只是教育
了一下,因為他打架的樣子都很迷人,晚上有時竟會夢到他。她深知這是絕不正
常的,但就是無法控制。她甚至有時會盼望著能收到他的表白信,有時越是極力
控制的事情就越是控制不住的。

  那一段時間我因公出差去了桂林,大概要一個多月的時間,是協助我們區刑
警支隊破獲一起案子。其實這種情況每年可能都會有,老婆也見怪不怪了,幫我
收拾好行李就送我啟程了。但如果那次我沒有出差,也許事情不會發生,但該來
的早晚也要來!

  家裡依然還是那樣,她上下班,孩子累了就送父母那兒,不累就接回來。

  那天上午,和平常沒有任何的不一樣,她照例還是去班上課,現在她每次上
課都會刻意看一眼座在最後面的馮權,她也不知為什麼。馮權自從給她寫情書後
就變的愛上英語課了,總是搶著回答問題,表現很活躍,而且每天都往英語辦公
室跑,問老師問題,其實我老婆也明顯感覺到他有時是故意去問的,有時也會和
老師逗幾句嘴,但至少他態度是積極的,這一點至少是讓我老婆很欣慰。

  那天的課本來上的還是很順利的,但途中老婆發現有個學生在下面偷偷發短
信,她教育學生一向很嚴格的,她還是這個班的班主任,在上她的課時絕對不允
許有這種情況。

  她走過去要沒收這個學生的手機,其實這個孩子從上高一就是一個純混混,
從不聽課,考試總是倒數第一,但老婆就是覺得這個孩子太不把老師放在眼裡了
。沒想到,這個孩子居然當堂和她犯起混來,拒交手機。

  一個老師和一個學生就這樣在課堂上僵住了,誰也不讓步,其實這樣是讓老
師很難堪的,退也不是進也不是。其實,這時侯她也有好多方法化解尷尬,但她
也不知道是怎麼了,可能是心情不好,就是不讓,如果學生不交手機,她就不上
課。

  這個學生和她說話的聲音越來越高,這也會讓老師越來越難堪。我老婆都不
知道咋回事竟然哭了,全班都愣了。這時侯一個意外的事情發生了,那個馮權站
起來從後面走到那個學生面前,衝他說,「把手機交給老師!」

  這個意外讓全班也很意外,包括我老婆。

  那個學生自然也沒想到。

  「我讓你把手機交給老師你聽見沒有?!」馮權竟伸手拽住他衣服領子大聲
地說。

  他比那個男生高了一頭,他沒說話極不情願地將手機放在桌上。本來以為事
情就完了,但沒想到馮權還讓他給老師道歉。那個男生照樣乖乖的照辦了。接著
馮權說,「老師,您接著講課吧!」

  這場尷尬就這樣被化解開了。

  老婆下課回到辦公室,想起這件事還真是有些感激他。

  那天晚上她一個人回到家,一個人靜靜躺在床上,心裡竟不自覺得想起了馮
權……正在這個時侯,她的手機收到一條短信,打開一看竟然是馮權「老師,今
天我在課上那樣處理事情您沒有怪我吧!?」

  老婆看到短信不知道為什麼竟然很興奮,她馬上就回覆了「沒有,但以後也
不要這樣了,你也不是班幹部這樣做會引起其它同學反感!」

  「不會的,班裡沒人敢反感我,再說您讓我當班幹部我就是班幹部了嗎?那
樣我還可以幫您!」

  「呵,你表現好了以後我會考慮的,早點休息吧!」

  「是,我會好好表現的老師,我愛您!」

  最後這條信息好像又是有些內容了,老婆沒有回覆,但心理不知為什麼七上
八下的感覺,心情緊張的歷害,她不能再像過去一樣從容面對這個無聊的小男生
,現在甚至每次和這個男孩兒說話她都會有些緊張。這是為什麼,她自已問過自
己,但是沒有答案。

  幾天以後,他們學校要舉辦籃球比賽,這可是馮權的強項,老婆教的班級過
關斬將,完全可以憑藉他的一已之力打敗其它班級,別看他學習不成,可在籃球
場上可真是出盡了瘋頭,全校女生恨不得都來看他打球。

  這小子也真不愧是專業練過籃球,投籃,運球,搶板樣樣都行,他身體素質
出色,一般都男生都很難防守他,隨便撞撞就得分,而且他表演慾也強,經常就
上演個扣籃,引得操場女生尖叫不斷,這一切自然也被他的班主任我老婆看在眼
裡,本來她也挺喜歡籃球,馮權的表現也讓她看的有些入迷。



  那天是冠軍決賽,比賽中場休息時,一個外班的漂亮女孩給馮權又是送飲料
又是擦汗,還和他有說有笑,旁邊也有人小聲議論說這是馮權新交的女朋友之類
的。老婆自然也看到了這個細節,她可能自己也沒發現,她其實來主要是為了看
馮權的,他在籃球場上確實很迷人。

  但這個女孩的出現讓她的心裡有些不舒服,看比賽也有些心不焉了,她也不
知道是為什麼,一看到女孩給馮權遞水心理好像就痛一下,這一場比賽她都很不
舒服,一股酸酸的感覺充斥著內心。

  最後,他們班毫無懸念的得到了冠軍,她確無意的沒有表現出像學生那樣的
興奮,只是簡單誇獎幾句然後說快期中考試了大家要收心好好學習了就草草結束
了發言。

  回到家裡,她不知為什麼一直悶悶不樂,那個女孩和馮權在一起的景像揮之
不去。她此時就像是一個小女生一樣,只是自已沒有發覺已經有了醋意………

  兩週後期中考試進行了,馮權雖然是上英語課表現積極了,必竟也還是個差
等生,基礎就很差。這次他的成績比上次還要差好多(上次他是作弊抄別人的)。

  成績公佈後,他主動找到我老婆,坦白說,「老師您別失望,這次雖然我成
績還是不好,但我是自已做的,上次是抄別人的。」

  老婆聽完還是鼓勵了他,讓他繼續努力之類的話。

  馮權這時意外提了一個要求,「老師,您能不能給我個人開開小竈,幫我補
習一下英語,我落下的課程太多了,這也是我家長的意思,他們看到我對英語感
興趣了也很高興,說您是個好老師,我不是讓您無償給我補課的!」

  「這…我沒有時間呀,晚上下班還要回家照顧孩子,我給你找個別的老師吧!」

  「不,我就讓你補,別的老師我就沒有興趣了。你要是不給我補那就算了!
但我英語成績差將來我可會怪您一輩子。」馮權有些賴皮的說道。

  「那……好吧,以後你每週三晚上下完課後來找我吧!」老婆都不知為什麼
就答應了。

  每週三是她看晚自習的時間,這一天一般她都住在學校不回家,下課到上晚
自習有大約兩小時的時間。

  「太好了,謝謝您了!費用我到時讓我家長直接和您談,可以嗎?」

  「以後再說吧,我先要看看你學的怎麼樣!」

  「好,我一定努力!那我走了!」

  老婆愣在那裡,她也不知道為什麼答應給他補課,但她心理也知道,事情不
會單純的是補課那麼簡單。

  老婆有些害怕又有些期盼那個週三的到來,她現在都會緊張和他單獨相處,
但既然答應了,也只能試試,她還在自欺其人的相信她們不會有事。那個晚上的
補課很順利,馮權很認真的聽著,因為其間辦公室裡一直有老師,所以也沒有什
麼太尷尬的。很快補課就結束了。

  「老師,和您說件事兒!」

  這時的辦公室裡已經沒人了。

  「嗯,說吧!」她的心又開始跳。

  「這個週末,我父母邀請您全家去我家的農場採摘!」

  「你家的農場?」

  「對,我父母很早以前就買了好幾畝地,因為也沒用就蓋了個農場種一些蔬
菜水果為了給客戶採摘玩兒!」

  「哦,算了,老師不去了,代我謝謝他們!」

  「您要是不去我父母會生氣的,離咱們這裡也不遠,我到時來接您和您家人
!帶多少人去都行!我父母是很有誠意的感謝您。」馮權有些急了。

  「那,好吧,週末在說吧。」

  也許那個週末老婆是有意自己一個人去的,不想讓朋友或家人知道有這樣一
個人,她是故意想要出事,還是無意的沒想那麼多,但她確實沒通知任何人,包
括在外地出差的我就自已去了,這一去她自已也許沒想到從此就走上了一條不歸
路……

  週日的早晨,她早早就起床了,開始站在鏡子梳洗打扮,先是化了淡淡的妝
,然後開始試衣服,最後選擇了一件白色的緊身長袖衫,外加一件紅色外套,一
條黑色的短褲再配黑色絲襪,腰上再搭配一條白腰帶,腳底下穿一雙紅白相間的
阿迪運動鞋。

  電話安排好女兒在父母那裡,她要去學校參加一個活動,她對父母也同樣撒
了謊。同事和朋友的約會她也全都推掉了,說是家裡面有事。

  十月的天氣,北京是秋高氣爽的季節,今天天氣也格外好。

  8點鐘馮權的電話打過來了,他說,「已經在小區門口等了一會了,怕打擾
她休息。」

  她下樓走到小區門口,一輛銀色的寶馬X6就停在路邊。

  馮權站在車邊上,看見她明顯眼睛一亮,「老師,您今天真漂亮!」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問,「就你一個人來接我?」

  「對呀,您上車吧!」說完馮權把車門打開。

  老婆猶豫了一下還是座在了副駕駛上。

  「你自已開車來的?」

  「對呀,您不放心?」

  「你還未成年吧?怎麼就自己開車了?」

  「咳,我從12歲就會開車了,現在都是老司機了,您就踏踏實實座著吧!
」馮權得意的說。

  「那最好也不要開,這是違法的。」老師就是喜歡教育人。

  「怎麼只有您一個人,您家人呢?」

  「哦,我先生出差了,孩子太小不帶了,我就自己去吧,可以嗎?」

  「當然了!」

  馮權有些興奮的說一路上的氣氛多少還是有點尷尬,但馮權把音樂調到大聲
點,倆人有一句沒一句的搭話,我老婆是第一次座這麼好的車,汽車一路飛馳地
開到一個偏遠的郊區,一個多小時到達了目的地。

  這裡真是一個大農場,一眼望去全是大棚,馮權的父母其實她也見過,是屬
於那種家族企業的性質,財大氣粗。

  他父母熱情的接待了我老婆,然後讓馮權和幾個農夫陪著採摘了一上午,現
在這個季節正是瓜熟地落的季節,一上午收穫頗豐,但我老婆基本沒有動手,都
是幾個農夫和馮權幫忙摘的。

  中午在農場的招待客房安排了一頓午餐,大都是天然綠色的食品,山珍野外
,相當豐盛。席間免不了一大堆客套話,什麼孩子就拜託給您了,您多多費心之
類的。

  午飯後馮權父母拿出一個鼓鼓的信封,被我老婆拒絕了,她在這方面還是很
有原則的,雙方推辭一番,最後家長也不好強求了。

  午飯後座了一會,我老婆提出時間不早了,還是回去吧。

  家長也不深挽留,吩咐馮權送老師回家,雙方互相握手道別。

  剛一出農場,馮權說回去的路上順路有座山現在滿山紅葉,像香山一樣,帶
您去看看吧。老婆猶豫了一下還是答應了,這也是我不能原諒她的地方,一切好
像她都是故意的,如果她拒絕就不會有接下來的事情,但她還是去了。

  很快車子就駛到了那座山下,這裡是荒效野外,人煙稀少,這這裡有北京城
裡無處可尋的寂靜,滿山的紅葉顯得風景獨特,陣陣秋風掠過,只有樹葉嘩嘩的
作響。秋天的陽光也是一塵不染,直落落的灑在山野上,金燦燦地大山連接著一
片又一片紅紅的枝葉,紅色和金色交相輝映,老婆很久都沒有出來玩過了,這樣
的景色確實讓她著迷。

  秋季午後的陽光還是有些毒辣,早中晚溫差比較大,此時正是一天當中比較
熱的時間,氣溫和夏天相差不多,她把那件紅色的外套脫下拿在手裡,又重新整
理一下高高梳起的馬尾。

  馮權就站在她身後觀望,老婆白色的緊身長袖更加修飾了她豐滿的乳房,那
裡挺撥的像眼前這座山峰一樣傲立在她的胸前,在內衣的輔助作用下,那個圓錐
形好像是故意拚命的向上挺立,永遠也不會倒下,我老婆的乳房不誇張的說是非
常完美的,這裡給她的身材加了不少的分數。

  她轉過身,緊身上衣讓內衣痕跡突顯出來,明顯能看見乳罩的兩根細細的肩
帶深深的嵌進她的皮膚裡,甚至連胸罩的顏色也隱約可見。在黑色連褲襪的包裹
下美腿修長筆直,兩腿自然的夾緊,中間甚至沒有一絲縫隙,她放鬆的略微彎曲
雙腿站立,這裡足足佔了整個身軀的3/5比例。

  那條白色的腰帶精確將這個比例自然的展現出來,大腿根部的兩道黑色分界
線不能完全被短褲遮掩,有一半暴露在外,說明大腿的長度基本到此,神秘地帶
至此部分被隱藏。連褲襪上的每一根細絲在陽光的照射下反射出誘惑耀眼的光芒。

  短褲不是緊身的,但她的臂部將這條非緊身的短褲也強撐成半緊身的形式,
中間的一條褲線將她的屁股保守的展現,高高翹起,往前邁一步,屁股便隨著腰
身協調的向反方向扭動,那裡面似乎有無限大的火患,隨時準備盡情的燃燒。

  她這十足的女人味無可抵擋的展現在大山和馮權的面前,更給這山增添了一
分景觀,她好像被眼前這個景像陶醉了,深呼吸幾下之後覺得氣爽神怡。

  「老師,怎麼樣,這裡的景色不錯吧!」

  馮權的話打斷了她的陶醉,她甚至都快忘了身後還站著一個學生。

  「是呀,很好,這是城裡沒有的!」

  「那您座著多待一會兒!」說完他自己座在旁邊一塊石頭上,老婆看了看也
附身座了下來,但離他還是有一定的距離。。

  「馮權,你的父母為你提供了一個多優越的環境,你真應該好好努力才對呀
!」她這可能是職業病,隨時不忘記教育人。

  「是,我現在不就開始努力了嗎?」

  「……」

  也許是此時無心再和他攀談這樣正式的話題,她又專心的欣賞起這美景。

  「老師,我給你寫過的信說的都是真心話!你看過嗎?」

  馮權突然發問,直接的沒有一絲緊張情緒老婆似乎是想到了,也可能眼前的
景色讓她醉了。她內心深處好像在等著這一刻,但成人的理智和身份的差別還是
在這一刻能起到作用。

  「……馮權,你現在正處在人生最好的階段,也是青春萌動期,所以好奇心
是很正常的,但要自己多往健康方面去想,不要就去想一些不現實的夢。」

  「你不要像我父母一樣總認為我是小孩子,其實我什麼都懂!」他倔強的樣
子儼然就是一個小孩子。

  「呵,你們現在都這樣,認為自己是大人了,其實就是在一個叛逆期,等你
過了這個年齡你就會覺得當年的你幼稚了。」

  「……」馮權低頭不再說話。

  「怎麼,不高興了?」

  這時,也許她意料之中也許意料之外,總之事情發生了,馮權伸手一把從背
後把她摟過來,緊緊抱在懷裡。我老婆甚至都沒有掙扎,她的理智在這時似乎被
一種長久壓抑的東西所吞敕。

  「馮權,放手,我是你的老師,你不應該這樣!」她嘴上輕聲地這樣說,但
只是雙手把住他的雙手。

  從遠處看,此時她們更像是一對情侶。

  「不行,老師我真的太喜歡你了,每天想你都夜不能寐……」話沒說完,他
就瘋狂的吻起了我老婆,老婆好像是被這景色和他這強有力而充滿青春的味道迷
暈了,像是無法控制的一樣逐漸從推搡,掙扎變成了溫柔的撫摸,然後也用自己
的雙手勾住了他的脖了,靦腆而激烈的回應著他的激吻。

  她從他的舌頭上品出了和我完全不一樣的味道,就像是一樣絕世美味,品嚐
了一下就想繼續吃下去。他身上特有一股男人味,讓女人聞到就會著迷,他的個
子好高,和他站在一起正好到他的下額,這一直是她理想的伴侶身高。

  她隔著衣服觸碰到了他結實的腹肌,那裡結實的似乎連最鋒利的匕首也無法
穿透,他伸手想扒掉我老婆的短褲,準備進一步的行動,他的手觸碰到我老婆的
連褲襪腰部的鬆緊帶時,可能是貼身衣服的突然離身讓她一瞬間失去了安全感,
我老婆突然的驚醒了,伸手用力阻攔了他。

  「我是有家庭的人,也是你老師,我們不能這樣!?」老婆雙眼迷離但卻異
常清醒的說。

  「不行,我不管,我就是喜歡你!我們為什麼不能這樣!」說完伸手又要來
抱她。

  「你即然說你是大人了,那我希望你尊重我好嗎!」老婆沒有再掙脫她,語
氣溫柔的說。

  「……我尊重你,但我現在真的好難受,你讓我摸摸你的乳房好嗎?就一下
!求求你!」馮權抱著她,雙手握著她的胸,帶著哭腔的企求著。

  「……你這不是已經摸了嗎?……」老婆被他這直白的企求不知如何回答。

  但她沒想到,她的這個反問式回答就像是默認了馮權的請求 他還沒等我老
婆把話說完就把手從上衣下面伸到了裡面,接著摸索著的找到了那道深深的乳溝
,從那裡奔向那個他夢寐以求的中心點,當他的手觸碰到她乳頭的一瞬間,倆人
好像都被狠狠的電了一下。

  我老婆更是覺得從沒有過的一股氣流從腳底一直麻到乳頭,那裡一下就在他
的手掌中尖挺起來,馮權的右手想抓住她的乳房,但無論如何也抓不過來,儘管
他的手很大也無法完全抓住,他只好用整個手掌來回的蹂躪那一團又涼又滑還帶
著一顆就像是堅果一樣的神秘之物來緩解他如烈火焚身般的青春荷爾蒙。

  他從沒覺得手會有這麼敏感的觸覺。以前他也摸過女孩兒,但她們都和自已
同齡,哪一個也沒有過這樣的感覺,女孩和女人原來是有這麼大差距的,我老婆
的乳房的確是柔軟又彈性十足,我們剛戀愛時,我也是最喜歡摸她的乳房,手感
真是異常的美妙,即使她生完小孩也沒有一點變化,而且她的乳房也是異常敏感
,我只要柔捏幾下就會讓她綿軟無力,府首稱臣,任我擺佈,那裡真是她一個致
命的弱點。

  她在他的蹂躪下,喘氣聲越來越粗,她甚至感覺比他還要舒服,甚至有些享
受被這個英俊的男孩的野蠻的摧殘,甚至有些隱隱希望他在粗暴一些!

  但當時她的表現算是不錯了,雖然被馮權緊緊抓住了她的弱點,但也許她必
竟是成年人了,理智還是及時回歸了。雖然也已經全身綿軟,但還是用僅存的一
些餘力把他的手拿了出來,然後將他推倒在地。。

  其實這個馮權也是完全沒有經驗,我老婆此時已經完全無力反抗,甚至連在
動一下都已勢比登天,能座在那裡說話也是僅憑毅力支撐了,哪怕這時他用一根
手指隔著她衣服輕輕捅她屁股一下,她必然就會立刻綿軟的倒在他懷裡,再也無
力站起來,毫無一絲反抗力量的任他擺佈了…….

  他先是一愣,被我老婆如此突然強大力量的反抗所震驚,但他當然不肯善罷
甘休,試圖站起身繼續向前。

   「你是男子漢,說話怎麼能不算數呢!」老婆輕聲的說。

  「我……受不了了。。」說完他試圖再向前。

  「你要是再這樣,那我以後永遠都不會再見你了!」

  老婆這回嚴肅了他像過電一樣迅速把手拿出,兩人四目相對,過了一會兒,
他又恢復了孩子本色,小聲說,「對不起…」

  老婆尷尬的笑笑,「沒關係,我們回去吧!」說完站起身兩人在回來的路上
開始誰也沒說話。

  我老婆座在了後座,馮權先說,「老師,以後你還會幫我補課嗎?」

  「……你希望呢?!」

  「我希望,但今天的事我怕你生氣,都怪我!」

  「今天的事你就當從沒發生過吧……」

  「好,我一定聽你的!」

  一路說了幾句無關緊要的話,很快就到了家門口,老婆下車前和他說,回去
謝謝你父母,我走了,你回去小心點啊。

  「嗯……老師!」

  「有事嗎?」

  「我怕!」

  「怕什麼?」

  「怕你不再理我了!」

  「……不會!」老婆可能是真的覺得他可愛或者真的被他吸引竟溫柔地輕輕
摸摸他的頭。這給了馮權極大的鼓勵,伸手從後面把她摟在懷裡。老婆沒有馬上
掙脫,竟也伸手輕輕抱了抱他。

  「如果你想讓我放心,那再讓我摸一下好不行?」他說完竟又放肆地把手放
在了我老婆胸部。

  「別得寸進尺啊!」老婆掙脫開了他,打開車門走下車……回身笑笑對他說
,「明天上學別遲到,回去好好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