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幾個女人的事

   有時到這裡看看,絕大部分情色故事都是杜撰的。講一點我的真實經歷吧。

  最近我一人在外,孤單得很,也不想碰其他女人,我大概是愛上她了。是愛
情嗎?我也說不清楚。心裡老是想到她,可想到的大部分是我們在床上的情景?
是色慾吧,我又總是惦掛著她的方方面面。

  她比我小很多,四川小妹妹,叫她潔吧。起初,我也沒有認為她有多漂亮。
一次,我和她一起到外地學習,整天在一起。漸漸地,我發現她很有女人味,不
經意間的舉手投足,在我眼裡覺得溫婉、嫵媚,女人味十足。(現在我想來大概
是因為我的老婆太沒有女人味了,十足的工作狂。)她圓圓的臉蛋,笑起來有兩
個小酒窩;十指尖尖,典型的美人手,皮膚不算白,可很細膩。身材不算很好,
可是圓鼓鼓的屁股、不算大卻也挺立的雙峰把她的曲線表現的清清楚楚。

  我開始對她有了色念,言語間總含的那個意思,她好像十分願意配合。終於
有一天我抱住了她,她也順勢投到我懷裡。我們緊緊相擁在一起,不知道有多長
時間,……終於我們相擁在床上,脫去了一切。當她的手碰到我的弟弟時,她很
驚訝,你的這麼大?我試探著進去,她眉頭緊鎖,顯然疼得很。「很疼嗎?」我
問道,「是的,比我的第一次還要疼」,「那我慢慢地」。終於,完全進去了,
她的陰道也開始濕潤起來。看看她既陶醉,又痛苦的樣子,我既欣賞又疼愛。要
知道,我比她的年齡大許多啊。漸漸地,她的呼吸急促起來,兩手越來越緊地掐
著我,終於,一聲尖叫,她升入雲端了。一會,她發現我的弟弟仍然很大,很硬。
於是,她嬌滴滴地暗示我,她還想要。就這樣,在她第三次高潮時,我也猛烈地
射了。喘息平定之後,她把頭埋在我懷裡,對我說,她是一個狐狸精,天生水性
楊花。

  「你結婚也超過兩年了,怎麼還這麼疼?」我問。

  「有幾個男人的傢夥有你這麼大?」

  「那你和好多男人上過床了?」

  「你把我當小姐啦?」她用手掐我。「我們女人在一起,有時議論各自老公
的那個,我幾個朋友的老公的弟弟都和我老公的差不多大」,「比我的小?」

  「小整整一圈呢,不好,我下面都出血了」她手指上確實有一點血痕。

  「都是我不好,太猛了。」

  「沒事的,女人這方面經受得住」。

  「你為什麼願意和我上床作愛?」我問道,「你有男人味,身材高大,皮膚
雪白,相貌堂堂,你的業務又特別棒。我們幾個女的背後都說你老婆佔了大便宜
了」。

  「你想和我結婚嗎?」

  「當然想,但是可能嗎?不過也說不定。只要有機會,我就要抓住。咳,不
過確實很難。看你那老婆,挺有心計,不好對付。你的心腸又軟,聽天由命吧。
奧,還有,你要注意身體,不是我咒你,相貌、腦袋、身體各方面都強的人,長
壽的不多啊!」、

  就這樣,我們的這種關係至今已經快兩年了。在開始時,我確實沒有想過和
她這樣會有什麼結果。不是我不想,只是我周圍的各種因素會使得我們頭破血流。
儘管我不喜歡我那口子,但是,我怕她想不開。再說,把兒子帶到這麼大,老婆
也不容易,咳!真是難啊!這兩年下來,我越來越離不開她了。有時我在想,我
是不是很卑鄙,玩女人。她並不是我的第一個外遇。

  在她之前,我還有一個女人,叫她萍吧!萍比潔大五歲,三十出頭,也比我
小很多。萍的身材很好,1 米68,潔1 米62. 萍的夫妻關係大概很糟。和萍認識
快五年了,她的性慾很強。我們第一次作愛時,男上女下一陣子後,她就要跪趴
在床上,大屁股對著我,要我從後面幹她。她的液體很多,陰道非常潤滑,為此
她很自豪。她不容易達到高潮,像我這樣的大雞雞都要二十分鐘到半小時才能把
她送上雲端。高潮到來時,她像母狗一樣粗聲吼叫。後來我明白了,她也是嫌她
老公雞雞不夠大。男同胞們聽好了,只要你們的雞雞小,你們就要當心老婆紅杏
出牆了。不要瞎吹自己的弟弟有多大,我的勃起時也就是十七、八公分長,直徑
四、五公分吧,搞得女人們已經欲罷不能了。



  萍很依戀我,她很想嫁給我,但是她知道不可能。她說,只要我對她好就行
了,其它也不想了。只要有一段時間不和她做,她就受不了了,千方百計地要我
操她。記得我們有了那種關係不久,在一次作愛時,我的活塞運動作了超過一千
次。她滿頭大汗的對我說,有了那一次,她就是死也值了。我也累壞了。

  我們當然不能在本城到處亂逛,有時我們開車到其他地方轉轉,開個房間共
度良宵。萍非常喜歡挽著我的臂膀逛街。她說,我倆的身材挺般配,我一米八的
個頭。那時我們彷彿一對夫妻,徘徊蕩漾於湖光山色中。

  我不知道男人是否可以同時對兩個女人好。自從和潔有了性關係以後,我就
想離開萍了。萍感受到了,找我越來越睏難。有一天,她哭了,說不能沒有我。
只要我不離開她,怎麼都行。她吻遍我的全身,含住我的雞雞不放。我也很難受。
望著她的淚眼,我的心化了。又是一場暴風驟雨。離開後,我心裡又後悔,這樣
怎麼辦呢?到現在,我已經有好長時間沒有和萍上床了。她好像也逐漸適應了,
不知道她是否有了新歡。

  我要感謝這兩個女人,她們讓我結束了嫖妓的歷史。其實,我也是被別人拖
下水的。這種事就像抽鴉片,會上癮。當然,我很少和小姐作愛,我擔心那樣不
乾淨。更多的是,摸摸奶子,打打飛機,偶爾口交。記得有一個小姐的奶子真是
好,雪白,一隻手摸不過來,挺拔又柔軟。絕大部分小姐在我出門之後立馬忘記,
我也記不清楚我摸過多少小姐的奶子。提一個印象最深的吧。她是浙江人,浙江
姑娘幹這種事的特別多。她要我叫她陳陳。小姑娘說她有二十,我看只有十八。
陳陳長得很漂亮,呆在洗頭房真是太可惜了。迷戀她的美貌,我去過那裡有四五
次。她好像對這種事一點都不在乎,我摸遍了她的全身,他還要我把手指伸進她
的陰道,她高潮了幾遍。有一次,中秋節了,我說要給她帶月餅,她將信將疑。
第二天,我帶了一盒挺精緻的月餅去,她這次是用情在看著我,把我拖進她的小
隔間,撲到我身上,使勁地吻我。後來,她同意我約她出來。一次,我帶她去了
一家茶館,她很興奮,疊了一個紙鶴給我。我知道,陳陳動情了。還有一次,我
們去開房,這樣好纏綿,但並沒有作愛。沒有帶套套,我還是不敢。分手時我要
給她錢,她堅決不要。

  因為出差,我有兩周沒有去找她,她很失望。給我發信,問我為什麼不來了,
是不是玩過了,不要她了。我說,絕對沒有,我還沒有和你做過愛呢。她告訴我,
她已經離開那個髮廊了,去了歌廳。有了一個名字叫文麗。她希望我常去看她。
但是,在那以後,我就再也沒有見過她。顯然,她在那裡不開心,有一次給我電
話,要我包養她,給她找一間房,再給她零花錢就行了,其他不要。她說,她要
當我的小老婆,守著那間房,每天等我來,給我做飯,讓我操她。當一年小老婆
後,她就離開這個城市。我沒有同意。那段時間,我特別忙,回家還有忙兒子,
哪有時間啦!她很失望,以後,聯繫電話漸漸少了。有一次,我給她電話,問她
還記得我嗎?她說,記得是記得,只是印象淡了。她說的是實話。轉眼過了春節,
我在給她電話時,她的機已經停了。她離開這座城市了,消失在人海中了。每當
想到她,我不禁唏噓不已。好可愛,好漂亮的小姑娘,我沒有和她做過愛,最後
一次分手時她的回眸一笑,恰如一朵剛綻放的鮮花。不就是因為生活嗎?但願她
已經嫁為人妻。

  這都是我認識萍之前的事。自從和萍好了以後,我再也不去找小姐了。我對
不起萍,不知道她怎麼想的。如今,我就想常和潔廝守在一起。我們經常談到婚
姻,我說我比你大很多,老了,她笑起來說「你床上的功夫哪像老啊,比我老公
厲害多了」。我這不是借口,我是想和她結婚。有時候我問她,什麼時候想到和
我上床的,她調皮地笑笑,說是她勾引我的。潔還沒有孩子,她想要了。她想替
我生,說,要是我們倆生個孩子,一定很聰明,漂亮。可是她又不敢。我們也不
知道今後怎麼樣,內心裡,她是想嫁給我,我也想娶她。可是我們都是凡夫俗子,
社會的壓力我們都害怕。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