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發騷小妞把我強姦了

兩個發騷小妞把我強姦了
  雖說這是幾年前的事了,但因事態的發展非常具有戲劇性,所以我記憶猶心

……

  那年夏天晚上和朋友去歌舞廳(不是現在的KTV ),我認識了一位服務員-

-芳小姐。她是那種挺漂亮的那種女孩,雙眼皮大眼睛,小鼻小口,短髮個子不

高,但身材很好,我們彼此留下了電話,儘管她不是「雞」,但我從她的眼神中

知道這個小妞很快將會被我「辦掉」。

  果然,兩天後我就接到了她的電話,她說她休息並希望我請她吃飯,就這樣

我們當晚就上床了。她告訴我她23歲,是安徽來京打工的,在老家的男友分手了,

希望我可以做她的朋友並照顧她,我可沒有這種興趣!本以為事情發展到這兒就

可以劃上句號了,可萬萬沒有想到~~~~~~~~

大概過了半個月的一天晚上。當時下

著特大的雨,已經夜裡十一點多了,我獨自在家看著影碟,困意正濃,手機響了,

是芳!她告訴我她和一個朋友逛街,沒想到會下這麼大的雨,希望可以來我處寄

宿一晚,問我方便嗎?那還用說,如此美味多吃幾遍也無妨呀。結果我迎進門的

是兩個人,芳告訴我同來的是她在北京最要好的姐們。此女北京人,22歲,很高,

有1.70米,相貌一般,屬於那種比較骨感的人,可能是從事服務行業的原因吧,

服飾很潮流,但此時都成了「落湯雞」。她們倒是不客氣,就像到了自己家,洗

了澡並雙雙換了我的文化衫和短褲,這倒是讓我有些不自然了,心想:這可怎麼

個睡法呀?本以為只有芳一個人,而且我是一居室,只有一張床,該不會讓我以

一對二吧?我轉念一想覺得不太可能!還是靜觀其變,看看她們的意思吧。

  聊天,看影碟,時間過得真快,一轉眼淩晨兩點了,芳說困了要睡覺,我讓

她安排如何睡法,結果我睡到了床的外側,她在中間,她的朋友在最裡面。熄燈

後,她倆在床上是又打又鬧,這樣也好,省得尷尬。一會芳就要求我和她換位置,

說受不了了,想睡覺。我就睡到了她倆的中間,她們居然隔著我還打鬧,我們的

身體相互地接觸著,令我的下面也有了反映。終於歸於平靜了,芳摟住我並偎我

的懷中,我們親吻著,我的心裡很是彆扭:我是乾柴她是烈火,但旁邊還有一個

人該如何燃燒呀?真是不知所措。此刻的芳情慾高漲,不停地挑逗著我,她將我

的睡衣解開,用小嘴親我的小乳頭,真是好不舒服,我感覺自己的喘息聲都粗了,

手也悵自禁地摸向了芳的屁股。

  逐漸她的吻開始下移,一點一點的來到我的腹部,挑逗極了,然後她開始拽

我的短褲,但沒有拽動,我下意識地藉著昏暗的光線去看她的朋友,只見她面對

著我們側臥著,眼睛閉著呢,我知道她肯定沒有睡著!此時我也不管她真睡還是

假睡了,愛看不看吧,因為我底下的「小腦袋」已經開始支配我的大腦了,順勢

我擡起腰,配合著芳將我的短褲除去,芳用小手輕柔地握住我的陰莖,慢慢地上

下套弄,並用舌頭舔我的龜頭,上次我和她打炮她沒有給我口交,我也沒有要求,

這次芳居然這麼主動:柔軟的舌頭不停地刺激我的龜頭,再加上旁邊還有另一個

女人,那種興奮的感覺別提有多爽了,我的陰莖此時比平時要硬許多,粗許多,

好想馬上插進她的肉穴裡。芳開始吞食我的陰莖了,一上一下的,還用舌尖在我

的龜頭上畫圈,芳的嘴裡很熱很軟,可能是她嘴小的原因吧,並不能將我的陰莖

完全含入口中,但技術很好,始終沒有被她牙齒碰到的感覺,這種若有若無的快

感令我難以釋懷……本帖子來自- 就去幹。我翻過身開始挑逗她,一手揉著她的

乳房,一嘴含住另一個乳頭,這對乳房大小適中,很飽滿很結實,一摸就知道她

的年輕。芳的陰毛比較少,符合我的口味,我覺得女人陰毛太多了一點都不性感,

既無型又看上去不衛生、噁心!芳的陰蒂很大很高聳,上次和她上床就覺得很奇

妙,小小姑娘陰蒂居然如此之大,手感非常的誇張。我的手摸索到她的肉縫中,

那裡已經汪洋一片了,手指很順利就插進了她的陰道中,很滑很窄(上回我就知

道了她的陰道是很窄小的那種,幹起來夾得陰莖很緊,很容易把持不住令男人早

早瀉掉),我用拇指與食指捏住芳挺起的陰蒂,不住地擠壓,還像自慰似的來回

擄它,芳的呻吟聲也開始響起了,聲音很大,足以使整個房間都聽得一清二楚,

我分析她可能想在她朋友面前和我作愛!既然她不在乎,我就無所謂了,反正我

也沒有在有旁人的情況下搞過,正好,機會難得不妨體驗一下。芳被我逗得好像

已經快不行了,主動地除去衣服,期待我帶給她的性愛,我還是不停地挑逗她,

因為上一次她的小緊穴令我短短幾分鐘就射了,還是第二炮才讓她高潮的,所以

這一次一定要把前戲做好,以免當著別人的面現眼……

  就在這時,沒想到的事情發生了:她的朋友的手摸到了我的背上,並滑向我

的屁股,她竟然背著芳偷偷地摸我,我真是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了,我沒有做出任

何反映,她的朋友的手從我後面握住了我的睪丸並將身體緊緊貼在了我的背上,

我心狂跳!真是前有狼後有虎!萬一芳知道了她的朋友這樣對我,要是生氣了今

晚豈不是雞飛蛋打了,我是又緊張又刺激,陰莖又一次膨脹到了極限……

  芳開始拉我的陰莖了,我知道她已經渴望得不能把持了,我才翻身上去,采

用了傳統的「中國大扒式」,手握陰莖對準了蜜穴用力地孳進去,芳使勁地摟

住我開始淫叫,我的陰莖也是時爾深入時爾淺出,當將整根陰莖插進去時能明顯

感覺到芳那大而挺的陰蒂抵住我的陰毛位置,可能也就有四五分鐘的光景,芳高

潮了,一股股陰精射到我的龜頭上,很熱很熱的,伴隨著芳的浪叫聲,我瘋狂到

衝刺著,每一次的深入都能觸及她的子宮口,那種感覺就像是陰道的盡頭有一塊

脆骨一般,一碰到它,它還會移動……

  芳還在淫叫著,而且帶出了哭腔,這更加刺激我了,我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藉著漆黑的夜,一邊操著芳,一邊把手伸到了她朋友的上衣裡,揉摸著另一個身

體上的乳房,扁扁的,軟軟的,乳頭挺立,手感美妙得很!芳似乎並沒有留意我

的舉動,我更加膽大了,更確切地說是我那蓄勢待發精液的慫恿下,我的一隻手

墊在芳的屁股下,摸著她早已被淫水灌溉的後花園,而另一隻手伸進了她朋友的

陰部,摸著另一個淫水氾濫的嫩穴,那種刺激用語言是無法形容的。

  我實在是憋不住了,狠狠地將濃稠的精液灌入了芳的蜜穴深處,同時我放在

芳臀下的手指也蘸著她的淫液寓了她的屁眼裡;而另一隻手的手指也插如了她

朋友的淫穴中,陰莖與雙手同時寓了不同的肉眼中,做著同樣的活塞運動,當

時真是希望男人多長兩根陰莖就好了!我在芳屁眼裡的手指可以清楚的感覺到自

己陰莖的運動,非常刺激的,而插在另一個肉穴中的手指體驗著另一種濕滑與溫

度還有渴望!我就是這樣射精的,而且射得很多,在過濾掉兩個妞的叫床聲外,

我也聽到了自己叫聲。

  可能是我頭一次面對如此激情的場面,我的陰莖在射完精後居然沒有軟,我

當時近乎瘋狂了,不顧一切的騎到了她朋友的身上,粗野地除去了她的短褲,將

又粗又硬的陰莖寓了她的騷穴中,體驗著另一個淫穴帶給我的快樂。外面的雨

仍在下著;我的陰莖仍在抽插著;我的雙手不停地蹂躪著身下軟軟的雙乳;芳翻

了個身,背對著我們,可能是累了、困了,但我知道她明白我和她的朋友在干什

麼。我們繼續作愛著,她也開始肆無忌憚地叫了起來,她的肉穴被我幹得淫水越

來越多,又鬆又滑,我感覺到非常的舒服,每婷下都伴有「噗滋」「噗滋」的



聲音,悅耳極了。可能是剛剛射過精的原因吧,我都狂干了十幾分鐘了仍然沒有

要射的慾望,我們換了姿勢,採用了後進式,這樣更具有征服感,而且插得更深,

我使勁握住她的屁股拚命的衝撞著她,估計當時的速度是每秒鐘三、四下的樣子,

我的汗水順著頭髮流下來,甚至滴到我的眼睛裡,就這樣我仍然瘋狂地操著她,

她的浪叫聲也是一浪高過一浪,最終又經過了幾分鐘我將她征服了:她「啊」的

一聲大叫後,癱扒在了床上,沒有了聲音~~~~~~~~~~清晨,她倆誰也沒有理睬誰,

洗漱一翻就走了,就連「再見」都沒有罰聲,另我很是尷尬。我想她們的關係

是到此為止了,呵呵,都是性慾惹的禍,不過我真是希望能有第二次這樣的機會。

  那一整天我都在想:是不是自己做得太過分了?可能在芳的心裡我是她的男

朋友,而事已至此,一邊是友情,一邊是愛情芳該如何取捨呢???半個月後,

我去東四商業街買鞋子,就這麼巧!我無意中看到了芳和那晚的朋友在手挽手的

逛街。我終於明白了!--這世上最毒莫過婦人心,原來這兩個妞那晚把我給玩

了!

  從上次看到芳與她的朋友在一起手拉手、有說有笑地逛街,真是氣就不打一

處來。一連幾天都覺得撮火,真是沒想到我一個玩鷹的人卻被鷹啄了眼睛!週六

晚上好友阿傑約我到西便門啤酒城喝酒,我向他敘述了那晚的經歷。要說這酒可

不是什麼好東西,幾紮下肚,我們就設計出了報復計劃--我們要輪姦芳或她的

那個朋友小月!最終經過考慮把目標定在小月身上,誰讓她發騷呢,竟然還把我

當是傻子般的玩弄。對,就在今晚!……阿傑可是真夠哥們,說幹就幹,我帶著

阿傑驅車前往那兩個小騷貨所工作的歌舞廳,大概是23:40左右我們到了歌舞廳

門口(當時那家歌舞廳的營業時間到24:00,為了趕在打烊之前能夠把那小騷貨

約出來,所以說時間把握的恰到好處)。本想進去找她但又覺得不妥,怕芳看到,

而我們今晚的目標是她的朋友小月,就是那個第一次見面就讓我上的那個。

  我拿起手機打通了歌廳前台的電話。

  「請問小月在嗎?」

  「請稍等。」電話裡傳出前台小姐甜美的聲音,半分鐘後,「喂?你好。」

  我內心暗喜,找到她了。

  「我是芳的朋友XX,你還記得吧?自從上次後我一直很想你,今晚可不可以

賞臉去吃宵夜?」

  「你在哪裡?我馬上就要下班了。」

  「我在你單位的門口,路左手邊有一輛寶石藍色的XX車,記住你一個人來,

我不想見到芳。」

  「那好吧,等我半小時。」話音剛落,她就掛了線。

  我和阿傑會意地一笑,進一步完善著我們的計劃:第一步;一會我先帶小月

回我的住處。第二步;就是在一小時後阿傑用我給他的房門鑰匙打開我的房門並

衝進房間(而此刻會有對小月的幾種假設:可能當時會把她嚇傻了,半推半就被

我們輪了;也可能她正在性頭上,很高興接受了我們兩個,她不是騷嗎!但這種

可能性不大;更可能她氣急敗壞,大喊大叫,穿上衣服想走,要是這樣的話,我

和阿傑說好就強行輪姦她,並用襪子堵住她的嘴,哈哈,省得她在深夜鬼哭狼嚎),

這第三步;就是阿傑脫了衣服參戰。

  可能等了35分鐘的樣子,她快步向我的車走來,好像是怕被芳看到似的,鬼

鬼祟祟的。阿傑罰看就知道她是個騷貨。她坐到了車的副駕駛座上,並帶進來

很好聞的女人香水味道。我指著後座的阿傑,道:「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哥們

--阿傑。」又對阿傑說:「這是我新認識的美女小月。」小月的表情有些不自

然,但還是和阿傑互問了「你好」--這就叫以欺人之道,還至欺人之身。上次

芳和她也是這樣對我的!

  我們一起去吃了宵夜,飯桌上拉近了我們三人之間的距離,小月也開始話多

起來。趁著小月去洗手間的工夫,阿傑靠近我,望著小月的背影,說:「這小妞

不錯,誨上漂亮但也不難看,身材很好,屁股挺翹的,從後面干一定過癮。」

  我也貪婪的笑了笑,不禁幻想起一會我們二對一的情景來。「一會你去哪躲

躲?」

  我問阿傑,阿傑道:「當然是回家洗個澡,然後再一起和你打個` 衛生泡`

了。」

  呵呵……飯後我和小月把阿傑送回了家(離我住處也就是兩里的距離,很近),

就返回我家,時逢夏末,屋內很熱,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臥室空調打開,小月

當然知道一會我和她會發生什麼,很主動要求先去洗澡,我則脫下衣服躺在床上

吸煙,腦海中不停地盤算著我和阿傑的計劃。想著想著不由的有些緊張起來,畢

竟我從來沒有幹過這種事呀!

  看了看表,已經和阿傑分手快30分鐘了,還有半小時阿傑就快來了,為了抓

緊時間讓小月進入狀態,我光著身子、翹著老二,走進了浴室。這不是我和女人

第一次共浴了,我想她也不是,看到我進來她仍表現的很自然,,並沒有什麼異

常。

  由於上次我和小月、芳作愛時沒有開燈,這是第一次看到她的身體,鞅裡

話很美!

  她的皮膚很白,沒有任何瑕疵,兩個乳房長得女人味實足,乳房的直徑很大

但不高聳,乳頭一個大一個小,大得像是個青棗,小得那個像鉛筆上的橡皮頭,

很有趣!可能是她在發育期時經常被男友只親一個的緣故吧,她乳房的形狀略有

下垂,側面看上去有很迷人的曲線,尤其是沐浴時體位的改變,她的乳房波動如

綢緞。

  小月的腰很細,突顯著女人胯的誘惑,陰毛被白白的皮膚襯托得很黑,而且

很茂盛,可以用身材性感來形容她了(但我不喜歡陰毛多的女人,我喜歡那種毛

少的,很有型的那種)。總之,她沐浴的樣子就像是一幅很美的畫。我上前抱住

她的腰、我們接著吻、淋著水,我的陰莖與她的陰部摩擦著,她幫我打著浴液。

  我將蘸著浴液的手揉摸在她的乳房上,這種感覺簡直可以用「絕了」一詞來

形容,衝動一次又一次攻擊著我的下體。

  我光著身子抱著赤身裸體的小月來到床上,迫不及待地要求她為我口交。

  「人家不會嘛。」她嗲聲嗲氣的撒著嬌,看到她淫賤的表情,我心想:「一

會讓你嘗嘗兩個雞吧輪番轟炸你的滋味,一定夠你受的。」她手握住我早已堅挺

的肉棍,起身將嘴貼了過去,試探性地輕輕將我的龜頭含在了口中,一股熱流瞬

間從我的陰莖上傳到了全身。

  「你的這個又粗又大,我都有些怕了!」她挑釁著我,「我的嘴小,含不進

去喲。」

  「別廢話了,趕緊的,我很需要」我有些不耐煩了,將她的嘴向我的陰莖按

下去。誰說她不會呀,而且嘴上的工夫相當了得,我感到她的兩片嘴唇用力地包

裹住我的肉棒,迅速地上下吞吐,還時而用力地吸允,有時竟然可以將我那15工

分的肉棒齊根沒入口中。此時我胸中的慾火也被她精湛的「口活」挑逗得越燒越

旺,要知道姑娘的嘴和陰道是兩種不同的感覺,她跪著給我口交的姿勢實在是很

誘惑:屁股翹得高高的,腰很順暢地塌陷下去。我撫摸著她的屁股,並將手挪到

她的臀溝之間,觸摸到她的小屁眼,她迅速地做出了反映,緊緊地夾了一下,

「一會把你的屁眼也給開了苞,雙管齊下,讓你爽到家!」我心裡得意地想著。

  小月的陰溝裡已是濕成一片了,儘管上次操過她,但還是壓抑不住內心的激

動。當我的手指探到她的洞口時,小月那含住我陰莖的嘴裡發出「哼」的一聲,

我的手指滑到她的陰蒂上,開始溫柔地揉弄,刺激得小月都不能為我專心服務了,

開始大口大口的喘起氣來。「別在摸那裡了,我的裡面空空的,癢癢的,快插進

來吧,我受不了了!」小月開始乞求我了,並使勁地握住我的肉棒快速地上下套

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