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機小姐

唐薇和公司總機室其他同事不一樣,她喜歡上夜班。丈夫忙于生意,結婚一年多來晚上很少回家,唐薇不願意獨守空房。

  快零點了,“不會有電話了吧?”唐薇想。上夜班有個好處,一般零點以后就可以休息了。

  唐薇正準備到里屋睡覺,電話鈴突然響起。

  “喂,您好。這里是吉兆公司客戶服務部。”唐薇的聲音十分悅耳動聽。

  “是唐小姐嗎?”一個低沈的男聲。
 
 “是我。”唐薇略感奇怪,客氣地說,“請問您需要我什麽服務?”

  “我想要你,行不行?”男人流里流氣地說。

  唐薇臉一紅,她從未接過這種電話,又怕是客戶開玩笑或自己聽錯了,依然禮貌地說,“先生,您說清楚點。”

  男人說:“我想要你的性服務。”

  肯定是騷擾電話了,唐薇有些生氣,“先生,您放尊重點!”

  “我很尊重你啊。”男人說,“我也好喜歡你,你的美貌讓我無法入睡。”

  唐薇稍稍平靜,她對自己的容貌一向自信,最願意聽到別人的贊許。

  男人繼續說:“我真的很想你。從看到你的第一次,我就喜歡你。”

  唐薇有些歡喜,“我有丈夫了,先生。”

  男人說:“他怎麽配的上你,真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唐薇有些氣惱,盡管丈夫忙于生意,婚后常常忽視自己,又性格內向,不會花言巧語,但唐薇依然很愛自己的丈夫。“請您不要這麽說。

我……我很愛我的丈夫。”

  男人有些詫異,“噢……他真是有福氣,能夠娶到你這樣的妻子。”

  唐薇心里又有些高興,丈夫從來沒說過這種話。

  男人又說:“你今天穿的衣服真漂亮。”

  唐薇平時就喜歡丈夫說這些,可惜,丈夫似乎從未注意自己的衣著。

  “不過,黃色上衣配黑色短裙更漂亮。”男人說。

  唐薇穿的正是黃色上衣,只是配了件藍色短裙,她自己也覺得不太合適。“看來,這個人比較懂穿著。”唐薇想,“他怎麽看到我的?”

  男人似乎知道她想什麽,說:“我早上見過你。你總是很迷人的。”

  “哦。”唐薇想,“早上?他是誰呢?”她看了看對方的號碼,並未見過。

  “你的皮膚多麽白,胸部多麽高,臀部多麽圓,大腿多麽性感……”

  唐薇有些不自在,這麽直接的贊美還是第一次聽到。

  “你知道我當時怎麽想嗎?”男人問。

  “怎麽想?”唐薇脫口而出。

  “我真想脫光你的衣服,吻你,撫摸你,啊……”

  唐薇臉上有些發燒,“你不要亂講。”

  “我知道你很需要,你丈夫從未讓你達到過高潮,我可以的,想不想試試?”

  唐薇生氣了,挂斷電話,胸脯不斷起伏。“胡說,胡說!”她想。

  唐薇來到里屋,脫掉裙子只穿著內衣內褲躺下,卻久久不能入睡。

  “高潮?”她想,“什麽是高潮?”她和丈夫的性生活並不多,雖然每次都很激動,但唐薇總覺得少點什麽。“難道我從未達到過高潮?”

她胡思亂想著,覺得有些空虛……

  “鈴——”電話又響了。唐薇猶豫了一下,還是起身接起電話。

  “唐小姐。”還是那個男人,“我睡不著,你也睡不著吧?”

  “我……”唐薇不知該如何回答。

  “不如我們聊會兒?”男人說。

  唐薇想,反正睡不著,和他聊聊天也沒什麽損失,“好吧,不過,你不要說那種話。”

  男人高興了,“我就知道你心眼好,不同于那些俗不可耐的女人。比如蔣莉。”

  蔣莉也是話務員,性感潑辣,據說和老總有那種關系,工資比其他話務員高,唐薇最討厭她。

  “嗯。”她說,心里奇怪,“你認識蔣莉?”

  “見過幾次,比你差百倍。”

  唐薇心里受用,對這個男人有了好感,“你是我們公司的?”

  “不是。”男人說。“我是外地的,后天就回去了。”

  唐薇心里覺得安全許多。

  男人又說:“我身材高大,有一米八三吧。很強壯的!不是我吹,我很帥的,有很多女孩子喜歡我。”

  唐微笑了,“你真是厚臉皮。”她逐漸放松,開起玩笑。

  男人說:“真的!我不騙你。我騙你……天打雷劈。”

  唐薇有些相信了,“也許他真的挺帥。”

  男人繼續說:“我練過兩年健美,渾身是肌肉。”

  唐薇移了移身子,她喜歡健美的男子,可惜丈夫身材瘦弱。

  男人害怕唐薇不信,說:“我給你練練,你聽……”

  話筒中果然傳出“格格”的肌肉和骨骼的響聲。唐薇有了異樣的感覺,“好……好了,我信了。”

  男人似乎放心了,“怎麽樣,我強壯吧?”

  “嗯……”唐薇答應著,眼前似乎看到一個強壯的男子,正沖自己微笑。

  “我不僅身體強壯,”男人壓低聲音說,“那里也很強壯。”

  唐薇一時未明白,“哪里?”

  男人說:“就是你們女人最喜歡的地方。”

  唐薇知道他說的是什麽了,臉一紅,“又說下流話!”但也並未生氣。

  男人受了鼓舞,“我每天早上都一柱擎天。”

  唐薇脫口而出,“你不怕撐破褲子。”隨即感到羞澀,“我怎麽也說這種話?”

  好在男人似乎並未在意,說,“可不是嘛,我想了好多辦法都未解決。”

  唐薇心想,他有什麽辦法呢?

  男人說:“后來,我只能裸睡。”

  “哦……”唐薇舒了口氣,覺得下體有些不自在,就夾緊了雙腿。

  男人又說:“有時候,我老婆都受不了,干不了兩下就求饒。”

  “你結婚了?”唐薇說,心中忽然有些失落。

  “啊,”男人說,“不過,我老婆比你差太遠了。黃臉婆不說,還特別凶。”

  唐薇心中感到一絲安慰,“那你還娶她?”

  “沒辦法,”男人說,“我們是鄰居,雙方父母定下的娃娃親。我父母身體不好,我不忍心看到他們不高興,唉……”

  唐薇覺得他也挺可憐,又覺得他其實心眼也很好。

  沈默了一會兒,男人說,“不過,我從不在外面亂搞女人。”



  “你這樣做是對的。”唐薇贊許地說。

  男人默默地說:“能讓我喜歡的女人太少了。”

  唐薇又有些生氣,“你也太清高了。”

  男人接著說:“直到遇見你。”

  唐薇心中突突亂跳。

  “我這幾天每天都到你公司門外,就是想偷偷看看你。”

  唐薇心亂如麻,又有一絲感激和自豪,心想,“畢竟我還是與衆不同的。”

  男人說:“我知道,你有了丈夫。我們是不可能的。”

  “你知道就好。”唐薇說。

  “你能……”男人猶豫地說,“能滿足我一次嗎?就一次。”

  “不行。”唐薇堅定地說,“我有丈夫的!”

  男人說:“我知道,我不讓你背叛丈夫。”

  “那怎麽辦?”唐薇覺得這人有些自相矛盾。

  “我們可以通過電話。”男人說。

  唐薇不置可否。

  男人說:“我們又不見面,只是聊聊。”

  唐薇有些心動。

  男人說:“滿足我的心願,好不好?”

  男人說:“我們又不見面,只是聊聊。”

  唐薇有些心動。

  男人說:“滿足我的心願,好不好?”

  唐薇想,反正不見面,就說:“聊什麽?”

  男人高興了,“我先脫衣服了。”

  話筒中傳來脫衣服的聲音,唐薇不知該不該阻止。

  “我脫光了!”男人說,“你也脫光,好不好?”

  唐薇臉又紅了,“不行。”她果斷地說。

  男人有些失望,幽幽地說:“我不勉強你。”

  唐薇舒了口氣。

  “能告訴我你穿著什麽嗎?”男人問。

  “我……”唐薇有些爲難,她只穿著內衣內褲。

  男人說:“我猜猜,嗯……哈,你沒穿衣服,像我一樣光著身子!”

  唐薇沒想到他這樣說,怒道:“你胡說,我還穿著內衣內褲呢!”隨即感到不妥,怎麽能告訴一個男人這些?

  男人又問:“你的內衣什麽顔色?”

  唐薇猶豫著。

  “我猜猜。嗯……是透明的吧?好性感啊!”

  “不是。”唐薇趕忙否認,“是……是桔紅色的。”

  “哇!”男人一聲驚歎,“你真有眼光,桔紅色,好漂亮啊!”

  唐薇感到一絲得意,她一直喜歡這種顔色的內衣,但丈夫居然說難看。

  “你的皮膚白不白?”男人又問。

  “你不是見過我嗎?”唐薇不悅地說,她對自己的肌膚也很自信。

  “你穿著衣服呢,我看不到。”男人笑道。

  唐薇也笑了,他肯定沒見過,于是說:“我……我很白的。”

  男人又問:“你胸圍多大?”

  “這……”唐薇想,該不該告訴他。

  男人失望地說:“看來不夠豐滿,如果是這樣就別說了,不要破壞我的好印象。”

  “嘁!”唐薇不滿地說,“你怎麽知道我不豐滿?我不僅白皙而且豐滿。”

  “這麽說,你胸部很大了?”
  唐薇只得說:“當然了。”

  “那……你丈夫一定喜歡得了不得,天天撫摸了?”
  “嗯……”唐薇底氣不足,丈夫結婚前倒是喜歡撫摸,但婚后就……

  “能把胸罩脫掉嗎?”男人悄悄說。

  “不!”唐薇說。

  “哈哈——”男人笑道,“露餡了吧!不敢脫,說明不好看。”
 
 唐薇生氣了,“你怎麽知道不好看?”隨手解下胸衣,一對豐滿挺拔的乳房露了出來。

       男人似乎聽到了脫衣的聲音,“哇!真的很美啊!”

  唐薇本來有些后悔,聽到贊美聲后又有些高興,隨即又想,反正他在電話里又看不到。

  男人又說:“把內褲也脫掉好不好?”

  唐薇猶豫著,透過窗戶四下看了看,公司一片漆黑,只有自己的總機室還亮著微弱的燈光。“公司沒有人了。”她想。內褲已經濕了,既有

汗水也有自己不經意間分泌的愛液,貼在身上很難受。于是站起來,輕輕褪下內褲。

 

  “用力……插我……哦……”唐薇呻吟著,她感覺下體還有些空虛,希望男人再用力些。

  “插你哪里?”

  “插我的下面……”

  “什麽地方?”

  “是我那里……”

  “那里是哪里?”

  “那里是……是我的小穴……”

  “你的小穴長在哪里?”

  “長在……我的大腿根……我的陰道里……”

  “我用什麽你?”

  “用你的……大肉棒……我……”

  “願不願意讓我真你一次?”

  “願意,你快來吧……”

  “我就在你身邊!”男人的聲音十分清晰。

  “哦……”唐薇呻吟著,猛然一驚,感覺自己的雙腿正被人擡起。她趕忙撕下眼上的毛巾,朦胧中發現一個裸體男人正站在自己面前。唐薇
嚇得花容失色,立即驚醒,仔細一看,那男人正是自己公司看門的老頭——年近六十的劉子華。

  劉子華笑得滿臉皺紋,眯著小眼欣賞著眼前迷人的肉體。

  唐薇險些暈倒,“你怎麽進來的?”

  劉子華拿出一把鑰匙,“我有這個,我進來很久了。”他突然壓低聲音說:“我就在你身邊,讓我你一次吧!”

  “是你!”唐薇大驚,原來自己夢中的王子,就是這個一直對自己存有非分之想的老頭子。劉子華是公司出名的老色狼,不少女孩子都毀在
他的手中,唐薇時時小心,總算沒有吃虧。沒有想到,這次還是落入圈套。

  唐薇羞憤交加,正要掙扎著起來。

  劉子華恢複原來的聲調,說:“你看看這是什麽?”拿過一打照片。

  唐薇一看,正是自己前天晚上脫光衣服的情景,還有幾張手指伸進陰道的特寫。照片是用數碼相機透過窗戶拍的。劉子華又打開一個小型錄
音機,里面傳出唐薇銷魂的聲音“用你的……大肉棒……我……”

  看來劉子華早有預謀。

  “要不要給公司全體員工看看聽聽啊?”劉子華威脅著。

  “不,不要!”唐薇痛苦地搖頭,全身酥軟。

  劉子華抱起她,向里屋走去。唐薇知道,今后自己面臨的將是無休止地奸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