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緣 16-18

(第十六回) 秋波送媚羞答答留檀郎 醉眼生輝喜孜孜弄嬌娘

  司馬偉俯在慕容潔瓊的臉前,輕聲說道:“媽咪!你累了,快休息吧!我走了!”邊說邊為她蓋好床單,扭身就要出去。

  這大大出乎慕容潔瓊的意料之外。她原來估計:阿偉與她纏綿一番後,必然會迫不及待地留下來,立即佔有她,瘋狂地與她造愛。

  誰知,他竟怯生生地要離開自己!

  她心中歎道:“這小子,以往的勇氣哪里去了?”她這時非常需要阿偉的侵犯,全身燥熱,陰道中的空虛感十分強烈,急切要得到充實。在這種欲火焚心,倍受煎熬的時候,她非常需要一個男人,那怕是一個素不相識的男人,一個極其醜陋的男人,也會被她當成寶貝而傾身相就的。

所以,在這個時候,她怎麼能放阿偉走;可一向端莊的她,又怎麼好意思開口;急迫中靈機一動,便喊著他:“親愛的,你先別走,我還有事……要你幫忙……”

  “媽咪,還有什麼事嗎?”  她呢喃著小聲說道:“我……我穿著衣服是……睡不著的,但我現在……被你搞得渾身發軟,實在沒有力氣脫衣服……你……幫我……”

  司馬偉滿口答應:“好的,媽咪,讓我來幫你把衣服脫掉。”

  他俯身將她平抱起來,自己坐在床邊,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靠在自己胸前,然後把她的連衣裙後面的拉練拉開,一點一點往下褪,直至她的酥胸、後背完全裸露,衣服全部褪到腰部時,他便用雙手抱著她的蠻腰,站起來只一抖,那連衣裙便飄在了地上。他中午為她洗完澡,沒給她穿內衣,�邊是真空的,所以她很快就變得一絲不掛了。

  他抱起她那白玉般晶瑩的嬌軀,輕輕放在床上,扶她躺下,又在她全身上下撫摩一遍。

  她等待著他的下一個動作。

  誰知,他卻猶豫了一下,拿床單為她蓋上,肅立床邊,試探地問她:“媽咪,還需要我幹什麼事嗎?”

  她知道,他現在確實不知她是否真的累了需要休息;另外,過去他都是在她詐睡時與她親熱的,自然不必征得她的同意。現在她是睜眼醒著的,他當然不敢放肆。

  真要命,兩個人都需要,但誰也不好先開口,礙著母子的隔閡,都在一本正經地演戲。怎麼辦呢?這層窗戶紙總得捅破。

  她有口難言,一雙秀眼,欲焰熾燃,鍾情萬般地看著他。他這時也正在看她。

  四目相接,火一般燃亮了一下。

  她心中一蕩,臉上泛起一層紅暈。她從床單下伸出兩條蓮藕般的玉臂,握著他的兩手,輕輕喚道:“阿偉!”那麼親切,那麼溫柔,好象生怕別人聽見,語氣極是艱澀,耳語一般吞吞吐吐地囁嚅道:“我……我……”她嬌喘著:“我好難受,只是……不想……讓你走……無論你幹什麼,我……我都……需要……”。

  說完,螓首嬌羞地垂在胸前,咬著嘴唇,胸脯劇烈起伏著。

  她那斷斷續續的話語,字字如珠璣,香儂玉暖,又猶如鶯嗔燕啼,只聽得司馬偉心蕩魂動。

  他仍然不敢輕舉妄動,試探地問:“好媽咪,你同意給我了嗎?”

  她嬌嗔地看了他一眼,小聲說:“傻孩子……都已經這樣了……我……我已經是你的人了……你還……等什麼……”

  沒等她說完,司馬偉便一下子撲到床邊,一把掀開床單,用兩條有力的臂膀把她晶瑩雪白的光裸身子平抱了起來。

  她躺在他的臂上,嬌頭後仰,羞目半閉,胸前那兩座飽滿、堅挺的雪峰高高聳起,峰頂上兩顆粉紅蓓蕾,由於變大變硬,更加鮮豔,放射出奪人魂魄的神彩。

  他橫空托著她,在屋子�發瘋似地旋轉,搞得她頭暈眼花。要知道,男女之間的事情,須要雙方都主動,才能情真意密、熱情如火。但是前幾天,他親近她都只是單方面主動,還有些提心吊膽,怕她醒來;而她也是顧慮重重,只裝作詐睡而消極地任憑他輕薄。現在,是她主動挑逗,投其所好,難怪他會發狂了。

  接著,他又在她那兩個雪峰上狂吻一陣,吮著那兩顆蓓蕾。

  她呻吟著,輕輕扭動著腰肢。

  他調皮地問道:“媽咪,你要嗎?”

  “要!我要!快!”

  阿偉大叫一聲:“啊!上帝呀!我多麼幸福!”

  阿偉輕輕把她放到床上,並迅速脫去了自己的衣服,向她走來。

  那支玉柱粗壯碩長、挺拔高昂,對著她的臉揚眉吐氣的樣子。

  她悄悄瞥了一眼,便嚇得趕快閉上眼睛。因為除了丈夫,她這一生中還沒有見到過其他男人的生殖器。前幾天,她曾在阿偉睡著時撫弄過它,但那是在黑暗中,根本看不見的。

而且,阿偉的陽器是那麼粗實、那麼碩長、棱角分明,那凸浮倜儻、威武雄壯的神氣,令她一顆芳心狂跳不止,陰道中的分泌物急湧而出。她十分害羞地一把拉過身旁的衣服,蒙在頭上,覺得臉上發燒、火辣辣的。

  他到了她跟前。

  雖然臉上蒙著衣服,但她也能清楚地感到:他的一雙眼睛正緊緊地盯著她平攤在床上的嬌美身軀。她剛才拉衣服遮羞,僅只是蒙上了頭。

平時最不怕人看見的頭蓋得嚴嚴的,而女子最怕人見的那高聳的胸脯、平坦而微鼓的小腹,芳草叢生、玲瓏透剔的三角地帶和兩條修長的腿,卻全部裸露著。此時她明知他正盯著自己欣賞,卻沒有想到如何把身子也蓋上。

  他用手撫摸著她白嫩豐滿的穌胸,並輕輕拉開衣服一角,露出她的臉。她的心還在狂跳,馬上又用手捂在臉上,不敢看他。   他拉開她的雙手,問道:“媽咪如此嬌俏,難道怕我瞧見?”

  她閉上眼睛,嬌滴滴、脆生生地小聲道:“不是……不是的!人家不敢看你嘛!”

  “我很可怕嗎?”阿偉問。

  “不是嘛!你的那個東西那麼長、那麼粗,劍拔弩張,好嚇人?!”她又羞又急地顫聲說。說著,她從微開的眼縫中瞟了一下阿偉的的那個東西,還是那麼大,黑得發紫,昂首挺胸,威武雄壯的樣子,神魄愈發激蕩,趕快又閉上了眼睛。

  他通過她的視線,知道她怕什麼,便哈哈大笑道:“啊!我知道你怕什麼了。”說著,在她唇上吻了一下,調皮地故意說道:“我的親親媽咪,你真的不喜歡它嗎?既然這樣,那我就把它藏起來吧。”

  她睜開眼,情難自禁地叫道:“不,不要藏,我喜歡。”說完,才發現自己說得太過分了,臉一下子脹得更紅,嬌嗔地睜開一雙媚焰欲噴的俏眼,嬌滴滴地說:“你真壞!小壞蛋,我再也不理你了!”但是,卻深情地斜睨著他的眼睛。

  看著媽咪那那嬌怯怯的模樣,一種不可抗拒的力量,驅使阿偉迅速撲到她那白嫩的胴體上。

  慕容潔瓊見他撲來,欣喜若狂,再也顧不得保持端莊,情不自禁地立即張開雙臂,迎了上去,摟著他的脖子,拉向自己。

  他緊緊摟著她,她也動情地抱著他,在他臉上吻著。他們擁抱著在床上滾來滾去,開心地笑著、叫著……

  她心�好舒暢啊!能與自己的心上人如此親密地抱在一起,放縱地想幹什麼就幹什麼,這大概是天底下最令人開心的事情了!她的感情被壓抑了二十年,現在終於到了獲得解放的一天。她再沒有任何顧慮,與情郎自由自在地說呀、笑呀。她是那麼天真、無邪、活潑,似乎年輕了二十年,又回到了十七、八歲的少女時代……

  他把她壓在身子底下。

  她的兩條光滑的大腿慢慢地向兩邊分開,讓兩個灼熱的小腹貼得更緊……

  他的玉柱一下插進了那早已潤滑的玉門中!

  “啊!”她高興地歡呼著:“噢!……”

  “舒服嗎?”

  “啊!……舒服!……啊!……好充實!…真美……”。她小聲呢喃著,竟沒有一點羞怯。

  他的陰莖在她的陰道中緩慢地、有節奏地蠕動著。她享受著這迷人的快感。節奏愈來愈快……隨著他那強有力的衝刺,她開始呼叫,扭動身子與他配合。

  經過了三十分鐘的美妙合作,兩個人一起進入了高潮。

  她全身無力地閉目休息。他在她的身上愛撫著。過了一會兒,她又有了欲望,扭動著腰枝,不好意思地小聲對他說:“親愛的,我還想……”。

  他一笑:“想要。對嗎?”

  她羞澀地點頭。

  他起身,蹲在她的兩腿間,舉起她的一條修長的玉腿,搭在自己的肩上。

  她不知他要幹什麼,吃驚地看著他,但她知道,阿偉肯定是在用一種新穎的方式與自己做愛的。她等待著。

  阿偉一手抱著她舉起的腿,另一隻手扶著她的腰,玉莖便插進了玉門。由於這是斜插進去的,慕容潔瓊突然覺得那角度格外新鮮。他抹馬礪刀地上陣了,威武不減初時。她的身子一會兒仰臥,一忽兒側翻,隨著他的衝擊而前後、上下顛簸著,起伏著。

  她呼叫著,呻吟著,扭動著!

  她好歡樂,與他密切配合,很快又來了一次高潮。這一次高潮比剛才更加猛烈,襲得她有些喘不過氣來,她覺得自己已經死了,腦子�一片空白。

  過了一個小時,她才清醒過來。在她睜開眼時,發現阿偉正抱著她親吻,不停地在她身上撫摩。她好衝動,也抱著他親吻。兩情交融,她立即又有了欲望。

  她羞赧地說:“我想試試由我主動,可以嗎?”

  “當然可以!”說著,讓她騎在他身上,並拿著他那昂挺的東西,塞到了她的玉門中,說:“開始吧,我的小心肝!”

  她從來沒有這樣做過,小心翼翼地動著,過了一會兒,她已經適應了,並能熟練地掌握快慢深淺的規律。她大力地聳動,身子一上一下,象一個勇敢的騎士在疆場馳騁,快馬加鞭。他兩手緊抓著她的兩個乳房,大力地捏著。她非常興奮,不斷發出銀鈴般的笑聲。

  他問:“舒服嗎?”

  她大聲回答:“舒服極了!”

  由於她在上面動作,可以進得很深,帶給她的刺激也非常強烈。所以,她不由自主地呻吟著、喘息著、大聲嘶叫著,呼吸越來越急促,覺得身子象騰雲駕霧似的,飄飄欲飛……,突然,她感到有一道強大的電流傳遍全身,擊得她一下癱軟在他的身上,一動也不能動。

  阿偉疼愛地輕輕吻她,說:“媽咪真能幹,象一名能征善戰的將軍。這一場拚殺實在漂亮極了!”

  她卻用委屈的口氣嬌聲道:“可是我已經戰敗,爬不起來了!你看……”她的身子動了幾下,接著說:“而你還是這麼堅強的。”原來,他的東西還在她體內,硬邦邦地充滿她的空間,還不時在�面蠕動。

  阿偉大笑著說:“啊,我的可愛的小乖乖,你要知道,判斷男女勝負的標準是不一樣的:對男的來說,以疲軟為敗,而對女子來說,則以是否還有需要為標準。你感覺一下……”他聳動了幾下:“你那�面還那麼潤滑,泉水激湧,說明你還有很大的潛力。你說對嗎,我的乖媽咪?”

  她好象小孩子受到了大人表揚,開心地笑了:“是的,如果由你主動,再來十次我也能承受的!”

  阿偉說:“那現在我們調換一下位置好嗎?”她臉一紅,頷首贊同。他抱緊她,身子一翻,把她壓在底下,他的那個東西仍然在她�面。

  他緩緩而動,她鍾情地看著愛郎那英俊的容貌,陶醉地注視著那迷人的眼神。

  過了一會,慕容潔瓊再也忍受不了他的輕推慢送,使勁扭動屁股、聳動腰肢,去迎合他,並發出輕輕的呻吟。後來,她急促地小聲嚷道:“阿偉!親愛的……快點……深點……大力些……我……等不及了……快……”

  司馬偉一聽,鬥志昂揚,立即加快進程,勇猛地沖剌著………

  她的身體,如同洶湧波濤中的一條小船,前後左右地顛簸著,上下起伏著。

  她急劇地喘息著,不停地呻吟著,大聲地呼喊著……

  阿偉見狀,益發得意,哽加努力,直到她全身抽搐、又一次猛烈顫抖,才停止動作。然後溫柔地愛撫她,直到她平靜下來。

  這次是他們都醒著的時候作愛,無拘無束,縱情享樂。

  她好象又回到了二十年前的少女時代,高興得芳心微顫,嬌喘不止,發出一聲聲歡快的呻吟。

  她倦意漸襲。阿偉見媽咪朦朧思睡的樣子,便俯在她的身上,溫柔體貼地吻她。她幸福地閉上眼睛,享受著、體會著這醉人的溫馨,從她的嗓中,不時傳出斷斷續續的細聲呻吟。

  阿偉輕輕地下了床,用床單蓋上她的裸體,親吻後便道:“媽咪晚安!你休息吧!我也回房去了。”說著,便開始穿衣服。

  她一聽,睜開眼睛,連忙坐起來,拉著阿偉的手,捂在酥胸上,柔聲道:“不!我不讓你走嘛……你真狠心……撇下你的小公主一個人……我……我好寂寞……噢!親愛的!留下陪我……好嗎?”

  他說:“我怕在這�會影響你休息。”

  她拉著他的手,搖晃著,撒著嬌嗲聲嚷道:“我不嘛!親愛的,我要你摟著我睡!因為,只有在你的懷�,我才能睡得踏實。不然,你一走,我好想你,根本睡不著呀!”

  說著,掀開床單,跪起身子,赤條條地一下撲進阿偉的懷抱中,兩條玉臂緊摟著他的脖子,生怕他逃掉。

  阿偉感動極了,他一下覺得,自己成了一個偉大的男子漢,擁在懷中的,是一個完全依賴自己的、千嬌百媚的小妹妹。他輕輕撫著她那光裸的身體,輕聲喚道:“噢!親愛的!我的小寶貝!我的小心肝!我的小媽咪!不要急!我不走。”

  他一手摟著她那光潔柔軟的身體,一手在揉捏著她的圓臀、輕撫著她的後背,嘴巴在她的櫻唇上頻頻親吻著,而後柔聲道:“啊!可愛的小公主!我也捨不得離開你呀!”

  說著,摟著她的嬌軀,一起倒在床上。

  兩個人緊緊抱在一起,交頸接唇、疊股相擁。

  慕容潔瓊的身體顫慄著,如鶯啼般細聲說道:“親愛的,爬到我的身上來睡吧!把你的寶貝,插進我身體�吧,我需要它!我一刻也不能沒有它!快!”

  阿偉騰身而上,腰身一聳:一杆插到底!

  “噢!”她輕呼一聲,叫道:“噢!大力些……啊!……美…極了!……親愛的,真充實!我的空虛,統統被你佔領了!唔呀!……你再動一動……快一點……再快些,……再大力些!……啊!……可愛的人兒,你真好!啊!……不要出來!就這樣放在�面!”

  在心上人兒的溫柔撫摩下,在他輕輕的親吻中,她的體內插著心上人的寶貝,甜蜜地、滿足地閉上美目。

  這一晚,阿偉一直伏在她的身上,玉柱始終硬挺著。每次醒來,他總要抽送一陣,直至歡暢,然後再接著睡。

  她睡得是那麼香甜、甘美!

(第十七回) 偎紅依翠多情母失端雅 顛鸞倒鳳癡心兒益風流

  清早,慕容潔瓊剛剛睡醒,還未睜開眼睛,朦朧中便發現有人輕俯在自己的身上,與自己胸腹相貼。

  她不必猜就知道是誰,心�想:“這孩子,真是可愛!”

  確實,俯在她的身上的正是司馬偉。他緊緊擁抱著心愛的媽咪。在鮮豔的紅色床單上,兩條雪白的身體,都是赤裸裸的一絲不掛,緊緊貼在一起。

  她覺得陰道中脹鼓鼓的,有物在蠕動,十分充實。她知道,那是阿偉巨大的玉柱,插進了自己的玉門�,在陰道中緩緩而動。

  她心�一熱,睜開眼睛,秀目中閃爍著感激的火花,動情輕呼:“啊!親愛的!”同時張開雙臂,將阿偉的腰摟緊:“你一夜都在我身上嗎?”

  “是的!小公主,我一直沒有離開過你!”

  “你的玉柱一直硬著嗎?”她的眼中閃著異彩。

  阿偉笑顏逐開,自豪地說:“當然!而且每次醒來我都要與你玩一陣子!你知道嗎!”

  “我沒有醒怎麼知道!不過,我卻作了許多與你交歡的夢!不過不是在床上,有時是在天上,在彩雲之端;有時是在田野�,在茸茸的芳草地上!”她嬌笑著說。

  阿偉一手伸到她的頸下,一手拂開履在她臉上的幾縷發絲,與她久久地親吻,繼而把舌頭伸進了她那微開的櫻口中……

  慕容潔瓊那那紅嫩、靈活的小舌,也立即迎了上去,與阿偉那溫柔厚實的舌頭緊緊貼在一起,來回磨擦著。一股股的唾液,有他的,也有她的,順著她的舌根湧向咽喉,流到腹中。她一口又一口地吞咽著,覺得是那麼香甜,象蜜一樣。

  阿偉的玉柱逐漸加快了抽送的速度!

  慕容潔瓊的兩隻白嫩、豐盈、柔若無骨的小手,在阿偉的背上輕輕撫摩著。她心�在感受那玉柱運動的節律,對那陰莖的能量感慨萬分。她的嘴唇微微翕動,似乎在無聲地述說著心聲:

  “多麼粗壯!多麼碩長!真是可愛的小寶貝!它沖得那麼快!進入得那麼深!動作是那麼勁!啊!多麼幸福、多麼美滿、多麼醉人!”她的內心在熱烈地讚歎著。

  “萬能的上帝呀,我慕容潔瓊何德何能,你竟給了我這麼大的恩賜!主啊,我永遠是你的忠實的奴隸!任你驅使!我只求你一件事:不要讓阿偉離開我,永遠不要離開我吧!”她在虔誠地祈禱著。

  漸漸地,在玉柱與陰道的頻頻磨擦中,她的熱血沸騰了,她的大腦一片空白,她的神智又進入無我之中,只見她的腰肢在劇烈地扭動著,與阿偉那衝刺的頻率相合;她的舌頭也始終與阿偉的舌頭粘連在一起,快速地擺蕩著、伸縮著……

  在瘋狂交媾的浪潮�,在劇烈的顛波中,她全神貫注地在品味著交合所帶來的無限美滿的享受!

  她的心醉了,醉得似乎已失去了知覺!

  在她的腦海中,只有一點是清醒的:是阿偉給了她如此美好的享受!世界上只有阿偉才是萬能的!除此之外,其餘的一切都不復存在了,甚至也沒有上帝的位置……

  ……
司馬偉加快節奏,至高潮襲來。兩個人緊緊擁抱,深深親吻,一個暢快地叫喊著,一個低聲呻吟,最後終於一塊兒達到了美好的境界,最後又同時感到渾身疲倦,並且有些寒冷,因為在雲雨交歡的高潮之中,被單早已經甩到床下,二人都赤條條地,慕容潔瓊裸露著女人最隱秘的部位,四肢舒展地仰躺著,滿身香汗淋漓。

  司馬偉欣賞著她那美麗的嬌軀。多麼愜意的歡樂!

  他感激地吻了吻她滾燙的臉,用雪白的床單為她蓋上身子,以免著涼。

  阿偉也鑽進了床單中,將她那柔軟的軀體緊緊擁在懷中,吻著,撫摸著……

  過了許久,她睜開了眼,溫情脈脈地看著心上人,輕柔地說:“一大清早就……唉……真不好意思!”直到這時,她才算真的醒來了。

  阿偉沒有說話,用溫柔、親切的眼神看著她,並擡手拂去遮在她眼上的一縷發絲。

  這時,他仍爬在她的身上,玉柱還硬邦邦地插在她的體內。

  她見他不說話,便伸出兩手,捧著阿偉的臉,無限關切地問:“啊!親愛的,小心肝,昨天晚上我們玩了幾乎一夜,你的體力消耗那麼大;早上又玩了這麼長時間,你一定很累了吧!媽咪好心疼喲!”

  “不!能和媽咪在一起盡歡,我一點也不會累的!啊,我的可愛的媽咪,你是那麼美麗、那麼可愛!特別是在我們交歡的時候,你的眼神、你的體態度更加迷人,我真想無休無止地與你玩下去,永生永世!啊,我的小親親,我的小公主!”

  她感動極了,抱著他的頭,壓在自己柔軟的酥胸上,輕撫著……

  她問:“今天早上,你怎麼會想起在我睡著的時候與我玩呀!”

  他告訴她:“早上醒來後,我發覺自己還壓在你的身上,玉柱還插在你的體內。我怕壓痛你,便從你身上下來了。我久久地欣賞你那迷人的睡姿。你翻了一個身,全身放鬆,四肢伸展,是那麼安祥、�靜,臉上帶著醉人的微笑。

我在你的全身上下一遍又一遍地輕輕撫摸,你的肌膚柔嫩細膩、滑不留手,一陣陣觸電的感覺傳遍我的全身,然後我又親吻了你身上每一個部分,你身上散發出來的氣味是那麼馨香……啊,太動人了!我實在按捺不住自己的激情,便跪到你那本已大大分開的兩腿中間,把陰莖輕輕插回到玉門中去。我怕驚醒你,只是輕輕地動,沒想到還是把你弄醒了。”

  她聽了,益發動情,不覺又輕輕地扭著腰肢……

  阿偉也覺察到了壓在自己身下的美人的動作,便配合她,由緩而急地動作起來……

  又開始了劇烈的造愛!
……
一連十幾次高潮,搞得慕容潔瓊精疲力盡、渾身穌軟……

  她沒有下床,也未及穿衣,又在司馬偉的懷中沈沈地睡去。
……
中午醒來時,她發現阿偉正陶醉地吮啜自己的乳房。

  她這時已經冷靜,便輕輕推開他。

  她想起昨天以來縱情交歡的情景,羞得滿面通紅。

  阿偉看著她說:“媽咪睡著的時候已經很美,睜開眼更美,含情脈脈和嬌澀羞赧時最美……”頓了一下,又說:“不,最美的時候是在……”。他欲說還停。

  她著急地等待下文,可他的臉紅紅地,卻不說了。

  好奇心驅使她抓起他的手,使勁搖晃著,並以撒嬌的口氣摧促他:“求求你快說呀,我的眼睛什麼時候最美?再不說,以後不跟你好了!”她心�好笑,這那�是母親對兒子說話的口氣。經過這幾天的頻密接觸,她在他面前再也端莊不起來,相反,卻總想對他撒嬌任性,開口就是鶯聲燕語、嬌嬌滴滴。唉,神秘莫過女人情啊,她自己也說不清。

  他仍然在沈思。

  她又摧促:“你說不說嘛?再不說,我可要生氣了……我……我再不跟你……那個了。”

  他在她櫻唇上輕吻一下,坐在床邊,目不轉瞬地凝視著她美麗的眼睛,一手緊握著她的玉手,另一手輕輕撫摩她羞紅的臉蛋和赤裸的肩頭:“好好,我說,我說。”

  “那天中午,趁你睡著時,我淩犯了你。當你醒來時,我正處於“色膽包天”、難以甘休的狀態。

這時我便發現:在你因受到衝擊而拚命叫喊和劇烈扭動的同時,那美麗的大眼睛,不似往日清澈明亮、黑白分明,而是充滿了一種朦朧而熾熱、潮紅而迷離的光芒,透出使人心潮震盪的神韻,那�面既含有嬌媚、多情、熱烈,似少女般的天真爛漫;它蘊涵著渴望、急切、懇求,顯示了青春的活力;它表達著由衷的奉獻、信賴、鼓勵,那是感人的情愫。

媚而不蕩、急而不迫、淫而不亂,在花枝震顫中,仍顯露出一派端莊、高雅、溫柔,漾溢著至愛的漣漪。事後我曾細思,它屬於哪一種愛?它既不是純粹的性愛,也不是單一的母愛。它是跨越時空、超凡脫俗的情與愛,天上沒有、人間難尋。它使我感到親切、崇敬、感動,又使我獲得了膽氣、力量、信心和激情。”

  “本來我見你醒來時便有些怕你生氣,可是見了你的眼睛,卻無形中使我忘記了自己的存在,仿佛整個身心都被你融化了、吸收了。在我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你是我的愛、我的心、我的情,你是我的天使、我的幸福,我終生不渝地絕對忠於你、服從你、滿足你……我可以為你去做一切,甚至獻出自己的生命。再沒有別的選擇。”

  他頓了一下:“要知道,眼睛是心靈的視窗。一個人的喜怒愛憎,都會從眼睛中表現出來,特別是你這雙能傳神的眼睛。但你是一個理智型的人,善於控制自己的感情,所以,平時你的眼神並不複雜。而當我與你交歡並達到高潮時,肉體的空前快感與心靈的無限歡愉,使你情緒激昂,處在心醉神迷的忘我狀態,理智失去了控制能力,心扉洞開,各種感情狂泄而出,毫不保留地展現在眼睛中。

從你的眼神中看出:你是愛我的,對我的侵犯也是由衷歡迎的。因為,你的眼睛�沒有絲毫的哀怨和憎恨,只有喜悅與興奮、渴望與請求,充滿愛與情,而且愛得純潔、愛得真摯、愛得如火如荼。

在我的心目中,你是純潔無瑕的美神、是無私奉獻太陽神,又是幸福與歡樂的愛神。總之,你不僅有傾城的容貌、絕代的風華,美豔絕倫,還有坦蕩的襟懷和純潔的情操,感人肺腑。媽咪,我認為你那時的眼睛是最美的。不知道我說得對不對?”

  慕容潔瓊被阿偉那發自內心的熱誠話語感動了。他的話是那樣輕柔,似和風細雨,撩撥著她的情愫,整個身心都在輕輕顫抖。她無法控制自己的感情,抓住他的手,緊貼在自己的臉上、眼睛上,並用櫻唇不停地吻著,然後幽幽地歎道:

  “可惜我自己看不見。不過,能讓你看見,我也心滿意足了。感謝你對我的一片深情。我這半生,只知為別人,從不知被人愛的滋味。你使我第一次獲得了真正的愛。”說著,她娥眉輕顫、美目微睜,動情地流下了幸福的熱淚,霎時便成了一個淚人兒,嬌柔萬狀。

  他雙手把她從床上扶起來,擁在懷�,為她擦淚。誰知淚水竟象開閘的小河,越擦越多。他急了,把她連同床單一下子抱起,橫放在他的腿上,象哄小孩子那樣,把她的脖頸橫枕在他的一隻胳膊上,另一隻手在她身上邊拍打邊搖晃,嘴�還不停頓地小聲說著:

  “媽咪不哭!媽咪好乖!我會一輩子愛你的,我一定帶給你世界上最大的幸福。”他的這個舉動,就象他小時候她哄他的樣子,現在他也用這個辦法來哄她。這使她既感動又好笑,竟“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他見她笑了,看到她眼睛�滿是溫柔、滿是嬌媚,還有適才未流盡的一泓晶瑩的淚水,高興地叫道:“媽咪笑了!媽咪真乖!”然後溫柔地在她臉上親著,並用舌頭一滴一滴地舔幹了她臉上的淚珠。

  她真有些不好意思,臉一紅,“嚶嚀”一聲,把頭臉埋在他那寬闊的懷中。

  她含情脈脈、櫻唇微啟,千言萬語要對他訴說,但喉間似堵著輕柔的棉花,作聲不得。因為“此時無聲勝有聲”。她回憶這幾天他給予她的溫馨,沈浸在千種柔情、萬般蜜意之中,幸福地呻吟著,內心在向他傾訴著衷腸:親愛的,你是我可心的人兒,你是我的密友、我的知己、我的情人。我不能沒有你,我只要你一人,你是我的生命、是我的靈魂。有了你,我就有了一切……

  她抱住他,伸出她那鮮紅、柔軟的小舌,在他胸前輕輕地舔著。他也激動地在她全身上下揉撫著。

  她感到一種難以用語言形容的甜蜜衝動,似電流傳遍全身。他那溫暖的大手所到之處,使她陣陣酥麻,又彙成一股巨大的熱流,沖向心臟,沖向胸腹,再往下沖去,變成了愛液的波滔,從體內激射而出,她頓時感到十分空虛,渴望得到他的充實。



  她春心蕩漾,斜著醉意十足的眼睛,瞄了他一眼,頻送秋波。粉白的桃花臉龐染上了萬頃紅霞。她撫著愛郎健壯的身體,在他懷中扭動著腰肢,一雙雪白粉嫩的大腿緊挾著來回摩擦,搖晃著起伏的胸脯,企圖填補體內的空虛。然而無濟於事。她好難受,不由自主地輕聲呻吟起來,兩手緊緊地抱著他,用臉在他胸前廝磨,整個嬌驅象遊龍似地蠕動扭曲,越演越烈。

  她渴望他的愛撫,實在無法忍耐,一反平日作母親的矜持和端莊,在他耳邊悄悄地說:“親愛的……我身上象火燒火燎似的……我下面十分空虛……我好需要你……給我好嗎!……我要……”

  他看著她那羞紅的臉蛋和迷罔而可憐兮兮的眼睛,攬著她那不停扭動的雪白滑膩的嬌驅,興奮地在她的酥胸上親吻,柔聲低呼:“當然可以,我俏麗的小媽咪、我嬌媚的小公主、我溫柔的小貓咪、我親愛的小心肝!”

  說著把她從手中一下子拋了起來,幾乎快碰上天花板,嚇得她尖叫一聲,四肢在空中亂抓,很快又落入他的臂彎。接著又把她拋起接下,再拋起再接下,一連十幾次。這個小傢夥,真的有使不完的勁。在他的懷中,她感到很安全的。她不再害怕,反而覺得特別剌激。

  當他最後一次把她拋起時,裹在身上的紅床單掉了下來,象雲朵一樣飄向地面。落在他臂彎上的,只有一條扭動著的雪白美麗的胴體。他高興地舞弄著她柔軟的嬌軀,旋轉著、跳躍著;她也興奮地喊著、笑著。兩個人一齊倒在地毯上,抱住滾了幾圈,又一齊坐了起來。

  她笑得混身一點力氣都沒有了,一歪身坐到他的腿上、軟在他的懷中,將胸脯貼上去,摟著他的腰,兩個硬挺的乳尖在他發達的胸肌上摩擦不止。 他的手順著她的腿上下撫摸。漸漸地,他也感覺到她柔嫩的大腿在微微顫抖,兩腿間也已濕潤。

  她兩眼欲火熾烈,魂不守舍似地在他耳邊柔聲呢喃著:“親愛的……快點給我……我等不及了……要爆炸了……求求你……親愛的……快點操我、揉躪我……”。

  他毫不遲疑地扭轉身,把她的身子擺成大字型,仰天躺在鬆軟的地毯上。

  她的胸脯猛烈起伏,呼吸急促,身子在地毯上扭動著,兩腿一次又一次地把屁股擡起又摔下,雙唇微微地開合著,細聲說:“我的親達達……快點……求求你……快呀……我實在忍受不了……親愛的……快點好嗎……我……”。

  不須準備、不必調情,已經水到渠成。

  他猛地把她的兩腿分開,壓在她震顫的胴體上,一支溫暖的肉棒一插到底,開門見山地展開了猛烈的衝刺。

  “啊,真美、真舒服!……”她羞眼半啟,深情地看著心上人全神貫注的神態和那騎士般英勇拼殺的雄姿。

  他們配合默契,高潮一浪接一浪……

  她激動地呻吟著、興奮地叫著,嬌軀不停地扭動,很象一條美麗的小白蛇。她感到自己的身子飄然而飛,眼前五彩繽紛,如入仙境,在雲層中翩翩起舞,是那麼開心、那麼興奮,口�不停地呼喚:“情哥哥,你在哪里?我要你抱著我飛……”

  直至最後,雙方同時達到了銷魂的最高峰。

  這時,天又黑了。倆人都很疲倦,擁抱著,交頸貼股,他的玉柱還是那麼堅硬,插在她的陰中,在鬆軟的厚毛地毯上,甜甜地睡著了。

  第二天,快到中午時她才醒來。這兩天,他們頻繁做愛,幾乎沒有停頓,所以,弄得她十分疲倦,整整睡了十多個小時。

  她一睜開眼,見阿偉擁著她,欣賞她那嬌俏的容貌和動人的睡姿,不禁羞澀地在他臉上拍了一下,說:“你這個小淘氣,睡覺也不老實!”阿偉微笑著在那鮮紅的櫻唇上吻了一下,先坐起來。她也嬌慵無力地坐起身子,象一隻可愛的小貓,卷伏在他的膝頭上,一隻手撫摸著他的胸肌。那纖纖素指豐若有餘、柔若無骨,宛然玉筍般。

  他喜愛地握著她的小手,目不轉瞬地看著她的神態,似吟詩般地低聲訴說:“人說‘千金難買美人醉’,我看這美人初醒,睡眼迷離、青絲蓬鬆、嬌軀慵怠、小貓依人的神態,更勝美人醉。”當她的目光與他迷人的視線相遇時,杏臉頓時通紅,不好意思地扭向一旁。他一手托起她的下巴,又吟一句:“‘萬金難買美人羞’ 啊”,同時另一隻手在她的胸前溫柔地撫弄著。

  她春情蕩漾,心頭一熱,“嚶嚀”一聲,縱身撲進他的懷�,兩條玉臂環抱著他,嗲聲嚷道:“你這個小壞蛋,又在取笑我了!我不來了嘛!”

  阿偉連忙哄道:“啊,我的小心肝,我的小夜鶯,我的小公主,我可愛的小媽咪!我承認錯誤好嗎?”

  “不嘛!你就會說好聽的……”

  “好,我以實際行動來表示!”說完,將那胴體放倒,騰身爬了上去,熱烈地吻著……

  呻吟漸起……

  “啊,快抱緊我……我要……”

  又是一陣驚魂蕩魄的歡媾……

(第十八回) 詠妍色骨秀神清羞玉顏 歎柔態風姿綽約掩古今

  又是兩天過去了。

  這天清晨,朝陽初照,百鳥競鳴。新的一天來到了。在慕容潔瓊的閨房�,一對玉人還赤身躺在床上,交頸疊股、側身相擁。

  司馬偉首先醒來。這時慕容潔瓊正枕著他的胳膊,一張粉臉貼在他的肩窩上,一手攬著他的腰,睡得十分香甜。司馬偉怕驚醒了媽咪的美夢,不敢動。他用手拂開覆在她額前和臉上的幾縷發絲,撫摸著心上人那因熟睡而變得更加紅潤的美麗的臉蛋。他的腿仍保持昨晚睡前的姿勢:右腿覆壓在她的微屈的大腿上,左腿則插在她的胯間,膝蓋頂著那迷人的方寸之地。

  可能是由於他的撫摸,慕容潔瓊長出了一口氣,翻了一個身,放平了身子。司馬偉連忙抽出夾在她胯間的左腿。她隨之將兩腿並上。胸前那兩座肉峰高高聳立,並隨著均勻的呼吸而上下起伏著。

  司馬偉忍不住把手放在了那肉峰之上,時而撫摸這座山,時而移到那座山。   這撫摸的力度越來越大,終於弄醒了她。她微微睜開雙目,斜睨著他,小聲說道:“淘氣!”

  司馬偉見媽咪醒來,更加用力地揉搓著那兩個肉球。他感覺得到,這時它們慢慢變硬了。

  在阿偉的撫摸下,慕容潔瓊的心跳加劇了。她突然感到陰道中一陣空虛,“嚶嚀”一聲,側過身子撲在阿偉的懷中,一隻手攬著他的腰,使兩個身子貼得更緊,以致使那硬挺的乳房也變了型。她的另一隻手則往下探索著,終於觸到了阿偉那已經堅挺高昂的肉棒。那肉棒也已經變粗變硬。她的手握著它,很技術地一緊一馳地玩著。

  阿偉吻她的臉、她的額、她的唇和頸,柔聲說道:“媽咪,我愛你!”

  “我也愛你!”慕容潔瓊說,聲音有些顫抖,並且在忙亂地吻著阿偉的身體。

  司馬偉欲念又興,摟緊她,一翻身,爬到了她的身上,抱著她就要求歡。

  慕容潔瓊撫著他的臉,柔聲說道:“啊,親愛的,我現在也特別想和你玩!只是,我怕你身體受不了。”
“不要緊,我身體很好,我有的是精力!”

  “啊,小寶貝。你昨天排泄了五次。看到你累成那個樣子,媽咪好心疼喲!所以,今天無論如何不能再幹了!”

  司馬偉不相信地說:“沒有五次吧?”

  慕容潔瓊憐愛地看著他,展開雙臂環著他的脖頸,在他的唇上吻了一下說:“小糊塗,這麼快你就忘了!讓我來說給你聽:昨天清早,你在我未醒時與就我交歡,我醒來不久,你就在我體內排了一次;十點鐘,我們早飯後散步回到廳中時,你獨出心裁地讓我爬在沙發扶手上,掀開我的裙子,褪下三角褲,從後面進入,結果在我肛門內排了一次;

中午起床後我們一起洗澡,心血來潮,就在浴盆的水�造愛,又排了一次;晚上十點多鍾,我用手把你的玉柱撫摸變硬後,便為你做口舌服務,你十分衝動,在我嘴�使勁抽送,把我這櫻桃小口幾乎撕裂,玉柱直項到我的嗓子眼,在我嘴�排了一次,那精液全部射進我的咽喉,被我吞進肚�;最後一次是半夜三點鐘,我要起來小便,你非要抱我去廁所,並且象對小孩似地把著我的兩腿往馬桶�小便。

回來時,你仍然保持把著我小便的那個姿勢,回到房間後,你自己坐在椅子上,抱著我坐在你的雙腿上,在我的身體下落時,你卻趁勢把玉柱插了進去,那時,我們都很衝動,我不停地聳動,你頻頻地抽送,經過很長時間,你終於又排泄了一次。你數數看,是不是五次!”

  阿偉點頭說:“是的。媽咪記性真好!”

  “因為這五次很有特色,所以我記得很清楚。”

  司馬偉問:“有什麼特色呀?”   她臉一紅,小聲說:“第一次是夢交,體內排;第二次是俯交,肛門排;第三次是浴交,水中排;第四次是口交,嗓中排;第五次是坐交,椅上排。你想想看,是不是各有特色?”

  “是的,媽咪概括得很好!不過我還不知道媽咪昨天有幾次高潮?”

  她側頭想了想,說:“數不清了,大約有十五、六次。你好厲害喲!”

  阿偉微笑著,沒有說什麼。

  慕容潔瓊繼續道:“所以,我們今天不能再玩,否則,你的身體會受到損害的。”

  “好的,媽咪真好!不過,晚上還可以玩吧?”

  “真是聽話的乖孩子。至於晚上嘛……”她斜睨著他,臉上一紅,小聲說道:“那就隨你的便了!”

  阿偉捧起她的臉,親了一下,說:“媽咪真乖!”

  她白了他一眼,嬌嗔地說:“讓你玩就乖了!那麼說,我以前不同意與你交歡,就不算乖了。是嗎?”

  他連忙解釋:“不,不!媽咪永遠是那麼乖!以前,媽咪屢屢不準我胡來,那是清純玉潔的乖,乖得令人敬佩;現在,媽咪時時任我作歡,這是賢淑溫馨之乖,乖得令人銷魂!”

  她在他的光屁股上輕輕拍了一下,溫柔地說:“就會貧嘴!我若是不愛你,豈能容你如此這般!”

  “媽咪,何為愛?”

  “你指的什麼愛?因為愛有多種,如母子父子之愛,親朋好友之愛,還有男女戀人之愛,等等。”

  “我指的是自然是男女戀人之愛。”

  她略一思索,答道:“一個字:‘情’!愛源於情,因情而生愛,所以,人們才把兩個字連起來叫‘愛情’。”
“何為情?”

  “通。”

  “什麼通?”

  “心有靈犀一點通!”

  “心通有何用?”

  “往!”

  “往作甚!”

  “欲!”

  “何所欲?”

  “交!”

  “交而何?”

  “歡!”

  “何為歡?”

  “無我!”

  “對!每次與媽咪交歡時,我都進入了無我的境界!心中只有你!”

  “我何嘗不是如此!”

  “是啊!媽咪那麼美,美奐絕倫,在你面前,我總是忘記了一切,愛得發癡!”

  慕容潔瓊看了司馬偉一眼問:“我真的那麼美嗎?”

  “啊!簡直美極了!可能你自己不覺得。”

  “噢!自小以來,我就不斷地聽到人們評論說我美極了。阿偉,我很想聽聽你的看法。你說,媽咪究竟美在哪里?”

  “這……一言難盡。”阿偉稍假思索,便道:“這樣,我們起床吧,然後我具體地就媽咪身上的每一個部位,逐步評論。好嗎?”

  她微笑著點頭:“好吧。說著,斜睨了一眼亂扔在從臥室門口到床前地毯上的裙子、上衣、內衣褲、乳罩、襪子等,想起了昨晚的情景:

  他們從客廳來到她的臥室,剛進門,阿偉就迫不及待地抱著她纏綿,在她的臉頰、嘴唇、脖頸上頻頻親吻,她也動情地相配合。阿偉邊調情、邊為她松扣解帶,擁著她向床邊走去,並輕巧地將她身上的衣服從外到�一件件地脫掉,隨手扔在地上。

這樣,當他們走到床邊時,慕容潔瓊已變成一絲不掛的了。她如一尊潔白的維納斯塑像,婷婷玉立,雙眼微閉,呼吸急促,胸脯劇烈地起伏著。阿偉從上到下撫摩著那膩脂般的肌膚,然後,一把將她抱起,平托在手上。她全身酥軟,微微顫抖,柔若無骨,頭頸和小腿下垂,酥胸高聳。

阿偉在她的胸腹上吻了一陣,便輕輕把胴體放在床上,又除去自己的衣服,與她並排躺下。

  這時,慕容潔瓊已是欲火熾烈,緊抱著阿偉,把全身的每一個部分都貼上去,貼得那麼緊,不停地呻吟著:“噢!我要,親愛的!我要,要!快點!噢,上帝,我忍受不了啦……”。

  接著,他們便開始了!那是人世間最最偉大而驚心動魄的壯舉!
……
想到這�,慕容潔瓊的臉不禁一紅,微微搖頭,臉上的表情既有陶醉和幸福,又含羞澀與無奈,她扒在阿偉耳旁小聲說道:“那你把我的衣服撿回來。”

  阿偉順著她的眼光,看到了門口到床前的遍地豔服,心中一動,然後調皮地朝她做了一個鬼臉,在她潮紅的臉蛋上吻了一下,赤條條地下床,直走到門口,將地上的衣服逐個撿回。

  阿偉把撿起的衣服放在床頭,然後將她平抱起來,放在自己腿上,坐在床邊,在她胸前吻了一下。剛要為她穿衣,突然停下,說:“媽咪,不是說好了我來評論你的美貌嗎?若穿上衣服,怎麼還能描述!”

  “淘氣!”她在他胸前輕輕拍了一下,菀爾一笑:“隨你的便!”   “那媽咪得聽我的吩咐,我讓你怎麼動作你就怎麼動作,好嗎?”

  “哎呀!你這孩子真是囉嗦!”她嬌嗔地小聲嚷道:“媽咪把一切都交給你了,任你擺佈。你要我幹什麼,儘管說就行了,何必再問!”

  “好,現在請媽咪站在房間當中。”邊說,邊托著她光裸的身子站起來,走到屋子中間,輕輕放在地上,扶她站直。

  “現在,先講媽咪的身材。”他在她身上邊撫邊說:

  “媽咪這驕人的身材舉世無雙:一米六五的個子,配上苗條秀麗的體型,真可謂是‘增之一分則太長,損之一分則太短’。削肩細腰、肥腴適度。曲線優美、凸浮玲瓏,有著飽滿的流暢的華麗;四肢圓滿、靈活而光澤奪目,晃露著安嫻的風致;兩腿修長勻稱,肌膚雪白紅潤,隨著腰肢款擺,是那樣的輕盈愉快。骨胳清奇、小巧而勻稱,肩不寬、臀不闊、骨不露,無一處明顯的突出,更是少見。

比如,別人的肩胛、鎖骨、裸骨往往顯露,而你的這些部位卻看不出一點突出的痕跡,形成了美妙的曲線。從正面和背面看,身材筆挺,從側面看,自然彎曲,線條流暢。特別是這細長白嫩的粉頸,細長挺直,從上到下緩緩地展開,與平緩下削的肩頭柔和地連成一體。真可謂‘秀色掩古今,荷花羞玉顏!’”

  他頓了一下,走到她的前面,雙手輕握著雙乳,繼續說道:“特別是這雪白豐滿的酥胸上,挺立著一對玉峰,晶瑩無瑕,象脆嫩的瓷器,光彩照人,使峰頂的兩顆蓓蕾益發顯得鮮豔奪目。這乳房是那麼堅挺結實:仰臥時,高聳挺拔,站立時,依然堅實,平伸向前,竟沒有一點點下垂。啊!這美奐絕倫的雙峰,使這無瑕的嬌軀披上了更加迷幻的色彩!”

  他又轉過身子,站在她的側面,一手攬細腰,一手在她的光滑的腹部輕輕撫摩,讚美道:

  “唯一有變化的是這小腹,躺下時是平坦的,而現在卻稍稍凸起。啊!這幼嫩而飽含希望的小腹,是那麼柔軟、細嫩,豐滿而圓滑,閃耀著鮮明的光輝。”

  他的手又移到了後面:“全身最美的部分,是從你背窩處開始的那臀部的悠長流暢的下墜,和那兩扇雪白滾圓的臀面,有著一種幽靜思睡的圓滿和富麗的神態,使全身的曲線更加協調優美了。這正如阿拉伯人說的,那像是些沙丘,柔和地、成長坡地下降。生命在這兒還帶著希望的、生氣勃勃的活力。”

  “啊!天哪!我真的有這麼美嗎?”她衝動極了,伸開雙臂,環體向上,交叉著放在腦後,頭向後仰。在這種姿勢下,她的酥胸顯得更挺,圓臀翹得更高,那披肩的秀髮似瀑布般地在身後飄蕩著。她那如花的臉上,蕩漾著無比幸福的漣漪。

  阿偉順手捧起她的長髮:“再看美人發。”

  “先說披散之發:滿頭青絲,長可及腰,烏黑油亮,蔥郁自然,蓬鬆細軟,甘美流暢,恰似高山流水、急奔直下,生機盎然,風流俊逸;或奔戲花間,或婆娑起舞,隨著蠻腰款擺,飄逸灑脫,似春柳之浴風,如仙女之騰雲,使蓮容生春、喜溢眉梢。這披肩的長髮,使媽咪顯得嬌慧曼雅、天真爛漫、純真無邪、和宛柔順;

  “再說束髻之發:每當出門,媽咪必高挽雲髻、簡插珍飾、輕掃蛾眉、素裝淡裹,是那麼高貴而典雅、雍容而精練、秀媚而端莊,與細長雪白的粉頸、豐盈嫋娜的身材、進退適度的步履相映生輝,益顯風姿綽約、婀娜多彩,真可說是秀色掩古今,荷花羞玉顏。這高貴的髮髻,使媽咪如玉似蘭、風流典雅、儀靜體嫻、神清骨秀:

  “還有什麼發?”她笑問道。

  “有!有!交歡時的頭髮。”他說。

  “交歡時,亂七八糟的,頭髮能有什麼特點?”

  “啊,那可大有特色!媽咪,請聽我細細道來。”

  “交歡之時,玉體陳柔塌、青絲推枕畔,把媽咪那嬌豔羞紅的臉龐襯托得如滿月般嫵媚俏麗,使酥胸更顯雪白、秀肩更加圓潤,使人陶醉,使人忘形;交歡之中,檀郎謝女情濃意密,交頸繾綣、撥雲撩雨。眼見浪翻綿帳,如鶯燕之顛狂,耳聽呻吟喘息,如鸞鳳之和嗚。

隨著媽咪身子的上下顛簸、左右搖盪、前後扭動,霧鬢雲鬟飛揚激越,嬌軀轉而隨舞,螓首擺而齊飛,時而拋散,時而聚斂,真可謂靜也風流、動也風流,使媽咪之美更美,使燕婉之歡更歡,柔益柔、嬌益嬌、媚益媚、豔益豔,千嬌百媚,儀態萬方。啊!說不盡這床笫的旖旎風光、無限柔情!”

  這動人的描述,只聽得慕容潔瓊吃吃地笑個不停。

  “還有那歡後之發:狂歡乍終,風雷頓停,雲消雨散,一派靜謐。看媽咪,香汗瀝瀝,嬌喘籲籲,柔體癱陳,燕喃鶯啼,羞目斜睨,楚楚可憐。看那秀髮,鬢亂釵橫?縷縷青絲,如亂麻之盤纏交錯,逸飄四方,似仙女之普天散花,處處點綴,覆面者、蓋枕者、摩頸者、撫胸者,處處是發,無處無發。觀此發也,真使人不由遐思連翩、綿綿熱切,頓覺豪氣沖天、心潮翻騰。”

  慕容潔瓊這時越聽越陶醉,秀目微閉,面帶幸福,芳心亂撞……

  這時,阿偉說:“媽咪一定累了,去休息一會兒好嗎?”

  “不!”她身子偎過去,撲在懷�,環著他的腰,香腮緊熨、酥胸頻摩,嬌滴滴地細聲道:“你還沒有說完哪!我還想聽嘛!”

  “當然還沒有說完。怕我的小公主疲倦,坐在沙發上繼續說,好嗎?”

  “好的!”她繼續摟著他不放:“你把人家說得身上又酥了!抱我過去嘛!”

  阿偉借勢抱住她往上一擡,使她的腳稍離地面,踩在他的腳面上,然後帶著她的腳一步一步地走向沙發。到了沙發跟前,阿偉故意抱著她仰面跌在沙發上,她壓在他的身上。兩人大笑,十分開心。

  慕容潔瓊把臉貼在阿偉的胸膛上。阿偉一手撫秀髮,一手摩圓臀,高興地說:“媽咪全身上下,無一處不美!”

  她聽了阿偉的話,擡起頭,神情頓凝,似有所思,臉上帶著神秘的笑意。阿偉問:“媽咪在想什麼?”

  她笑著說:“你剛才的那句話,我以前聽見過。你還記得嗎!”

  阿偉搖頭。

  “我記得,那是在我生日的夜晚,你說我全身上下無處不美。我反問了一句‘你什麼時候看過我的全身上下了,不然怎麼知道無處不美?’結果弄得你滿面通紅。”

  “哦!想起來了!但是,現在我卻有資格說這個話了!因為,媽咪的全身上下,已經全部被我看遍了!”

  她嬌嗔地白了他一眼,嗲兮兮地“哼”了一聲:“豈止是看遍!”

  “那還有什麼?”

  她羞澀地看著心上的人兒,眼中充滿愛,又帶著幾分怨:“我這全身上下每一處地方,不但被你看遍,還被你摸遍、捏遍、吻遍、吮遍、舔遍、咬遍,還有……”

  “還有什麼?”阿偉急問。

  她臉上紅暈頓起,象個天真的小女孩,調皮地扒在阿偉的耳邊,用極小的聲音嗲聲道:“還有……還有被你……操……操遍!”說完,兩手緊緊捂著臉,並把頭藏在他的懷�。

  阿偉抱著她那微微顫抖的身,一翻身,改為男上女下。他見她的臉紅到了脖根,便輕輕將那兩隻玉筍似的小手從她的臉上搬開。只見她粉頸低垂,玉面含羞,秀目微瞌,櫻唇輕顫,那長長的睫毛上下忽閃著,真如帶雨芙蓉,嬌豔欲滴,不由對著櫻唇吻了上去。

  她動情地伸開兩條粉臂,把阿偉緊緊摟在懷�,並張開兩腿,使阿偉的身子落在中間。

  這時的慕容潔瓊,早已忘記剛才提醒阿偉不可過度縱欲的話,她的理智已不復存在了。只要上了床,只要置身在司馬偉的懷抱�,她慕容潔瓊便不再是平日那端莊理智的她!她實在無法抵禦司馬偉的誘感:他那雄壯的肌體、那迷人的微笑、那動人心魄的挑逗!

  現在,慕容潔瓊有的只是欲,無比強烈的性欲!她只是渴望阿偉的寶貝快點進入自己體內,給自己撫慰,給自己享受,給自己充實!

  她在朦朧間不由主自主地叫了一聲:“快!”

  她的眼中射出令人感動的急渴神韻!

  司馬偉也忘乎所以了。他早已想進入。他兩手捧著她的頭,擺動著身子,發狂似地吻著她的臉和唇、酥胸和粉頸。

  慕容潔瓊全身肉緊,頭往後仰著,嘴巴一張一合地,似乎在說些什麼,但什麼聲音也發不出。她成了一個八爪魚,兩腿緊緊地夾著司馬偉的腿,兩手緊緊抱著他的身子,指甲深深地掐進了他背上的肉中去。

  司馬偉那只硬挺的擎天肉柱,終於滑進了她下面那愛液氾濫的玉穴�,一貫到底!然後他的硬物便如遊魚般在那溫柔之海�擺動著,探索著,抽送著,時深時淺、時快時慢……

  只聽見:呻吟聲、喘息聲連成一片……

  一陣陣的高潮襲向慕容潔瓊,她喘息著、呻吟著、喊叫著,身子不停地扭動著……

  直至二人都沒有了再運動的力氣,一切方才停止!

  劇烈的交歡使慕容潔瓊全身酥軟。她已經沒有力氣移動一下身子的任何一個部分,仍保持剛才交歡時的姿態,四肢張開,如同爛泥般癱在床上。阿偉爬在她的身上,兩臂托在她的身下,玉柱仍堅挺地插在那玉穴中。

  她秀目微啟,用略帶幾分羞澀的、朦朧的眼神瞄著正在欣賞她的阿偉,熱情、溫柔卻又有些少氣無力地顫聲說道:“阿偉,我的小寶貝!你知道麼,…… 你是多麼可愛!媽咪我…已經完完全全地……被你征服了、俘虜了!”說著,在他的唇上吻了一陣子,激動地說:“阿偉,你是我無限崇敬的主人,我是一個拜倒在你腳下的忠實的奴隸!

主人啊,我簡直一刻也不能離開你了!……你知道嗎,媽咪對你是那麼癡情!”說著,又抱著他的脖頸,在唇上吻了一陣子:“阿偉,如果有那麼一天,你拋棄了我,媽咪會連一天也活不下去的!……啊!我的心肝……”

  阿偉感動地爬在慕容潔瓊那雪白溫柔的胴體上,用雙手捧起她的俏臉,對著櫻唇親熱地吻了一會兒,然後說:“啊!我的媽咪,我的可愛的小公主呀!再不要說傻話了!你是多麼美麗、多麼溫柔、多麼賢慧、多麼高雅!你讓人憐愛,使人傾心!我的靈魂,已經完全交給你了!放心吧,好媽咪,我是永遠也不會離開你的,即使死,我也要死在媽咪溫暖柔嫩的懷抱�!”

  她一聽,緊緊地抱著他,嗲聲嚷道:“啊!心肝!不許胡說!你不能死!”她把臉貼在他的胸前,柔聲叫著:“如果你死了,媽咪會立刻隨你而去的!”

  “噢!好媽咪!我的小潔妹妹!我要與你生同生,死同死,海枯石爛不變心!”

  “啊!好兒子!我的大偉哥哥!我要與你在天共做比翼鳥,在地同結連理枝!”

  “我們永遠不分離!”他緊抱著那嬌軀,在櫻唇上吻著,極其親昵地說。

  “永遠……永…遠!”她陶醉地、夢臆般地鶯啼著。

  這一對玉琢粉雕的美人兒,互相擁抱著,下體緊連著,彼此撫摩著,輕輕扭動著,柔聲呢喃著,說一句,親一下,是那麼溫馨、那麼陶醉、那麼幸福……

  平時極其端莊、�靜的慕容潔瓊,這時已完全地忘記了自己的存在,她處在無憂無慮的境界,不顧忌任何倫理的或社會規範的約束;她秀目微閉,盡情地體會著那動人肺腑的溫情。

  她聽到阿偉在問:“媽咪,你餓了嗎?我去給你弄點吃的好嗎?”

  於是,她急忙小聲喊道:“不!不要!”她伸開兩條嫩藕般滾圓的粉臂,攀著阿偉的脖頸,將他緊緊擁在懷�,用一種奇異的力量緊抱著他,似乎生怕他離開自己。同時,嗲聲嬌呼:

  “我什麼也不要!我只要你,我的好阿偉!不要離開我!抱著我吧!緊緊地抱著我吧!我只要你抱著我!只要能置身在你的懷抱中,我再無所求!”

  他重新把她抱在他的兩臂中,緊壓著她。

  她繼續呢喃著:“啊!你的身體寬闊健壯,在它的覆蓋下,我感到那麼安全!你的大手溫暖柔軟,被它撫摩,使我全身都那麼舒服、暢泰!你的話語是那麼甜蜜、那麼美妙,聽起來真讓人心醉!你那不時伸進我嘴�的舌頭,是多麼的靈活而柔嫩,使我再無任何食欲!

啊,我的親愛的小淘氣,你知道嗎,最最美好的是什麼?那是你這神奇的魔玉棒,它粗壯挺實、柔中帶剛!它鑽進我的體內時,噢!是那麼充實、讓人心曠神逸;它不停抽送的旋律,使我獲得了世界上最美好的享受;它一次次地使得我如醉如癡、欲仙欲死……

啊!我的偉哥哥!我的好達達!你是我的心靈,你是我的上帝,你是我的生命,你是我的一切!噢!我的小親親!只要有了你呀,我的達令,我再無所求!”

  她把嬌俏的杏臉,緊貼在他那寬闊的胸膛上,來回地磨擦著,吮吸著,並配合他下體的動作,上下起伏著……

  這一天,他們竟沒有離開床笫:無休無止地纏綿著,無始無終地綣繾著……

  誰也記不得究竟來了幾次高潮,幾次排泄!

  啊!這無邊無際的溫柔鄉啊!這神聖的仙境!這純潔的福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