逼姦年輕阿姨(上下)

(上)

  其實阿姨年齡不比我大多少,年齡不到三十,因為和我母親是同事,所以一
直喊她阿姨。阿姨年齡雖然不大,但已經結婚生子,不過身材依然嬌好,胸部豐
滿,雙腿修長,膚色並不是很白皙,但略微深色一些的皮膚更加誘人。阿姨的面
龐屬於嬌小型,經常梳著馬尾,給人平添幾分清純的感覺。

  在我高中時,幾次見到阿姨的樣貌,已知曉男女之事的我免不了對阿姨產生
衝動的慾望。而每次在母親單位總免不了去眺望阿姨的辦公室,望著她的平靜面
龐,悄悄盯著胸前隆起的雙峰,如果能看見修長的美腿那便更加讓人滿足了。

  大學畢業後,我打拼幾年,最終回到家鄉,和別人一起開了一個牙科診所。
診所不大,一樓有幾張牙椅,二樓則是一個辦公室,辦公室裡面還有兩個房間,
其中一個房間裡面是臥室,帶衛生間,另一個房間則是一個簡單的廚房。由於其
他幾人都在大醫院有職務,又基本上是事業有成的牙醫。因此診所裡面病歷,器
材處理等工作就全交給我一個人了。而其他人有家室,所以儘管在家鄉工作,但
我平時基本上住在診所內。但時間一長,我才發現自己面對臨床工作和後勤工作
,有些分身乏術,好在此時診所也小有收入,在大家商量同意後我決定招人來管
理後勤。

  貼了告示後,我沒有想到,來應聘居然就是阿姨。我不由一驚,先把阿姨請
到辦公室,問:「羅阿姨,怎麼不在單位上班,跑到這兒來打雜?」

  阿姨微微一笑,道:「我辭職了。單位上的事情,不,不太適合我。」

  阿姨說著,臉色中流露出一絲慌亂,但很快就被掩飾。

  我也淡淡一笑,也不多言,不由打量著阿姨的樣貌。

  阿姨穿著一身雪白的連衣裙,肉色絲襪緊緊貼著修長的大腿,配上高跟鞋。
我盯了片刻,不由道:「要是羅阿姨來了,我們診所的顏值就不成問題了。」

  阿姨似乎害羞的笑了笑,道:「什麼啊,都三十多的人了。而且我就負責下
賬本之類的,哪能跟你們比啊。」

  我不由一陣心動,雖然我察覺出阿姨辭職來這裡或許原因不是那麼簡單,但
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而且如果每天能看見阿姨的身姿,不失為工作中的一種
慰藉。因此,在問過阿姨一些其它問題後,發現阿姨除了以前的工作經驗,還考
了會計的資格證和計算機二級,勝任這些工作自然沒什麼問題,我便同意阿姨留
在這裡了。

  望著阿姨應聘後離去的身影,我不由淡淡一笑,有的東西儘管隔的時間已經
很長了,不過這點小事,我還是能想辦法查出來的。

  這天,阿姨手中工作量較大,在吃完午飯後依然留在辦公室內做賬本,而電
腦被我安放在臥室內,所以阿姨不得不在臥室工作,而診所這天我並不打算開業
,其它幾個醫生也沒來,吃過午飯,我打開臥室門,想看看阿姨的工作進度,卻
見阿姨剛完成工作,竟然躺在床上小憩,身上依然穿著黑色套裝,下身黑色的短
裙包裹著性感的雙腿,可惜沒穿絲襪的大腿終究少了兩分神韻,一雙高跟鞋置於
床邊,上身黑色的制服,裡面的白色襯衫隱約可見。阿姨似乎睡著了,神色平靜
,呼吸均勻。

  我心中不由一陣悸動,這麼久以來還是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直觀見到這般模樣
的阿姨。猶豫片刻後,我轉身到了辦公室,取出自己偷偷準備的乙醚,倒在帕子
上,先讓阿姨睡得更沈一些,然後將一部攝像機置於窗邊,我並不打算用這個東
西威脅阿姨,因為我今天並不打算將這頓大餐一掃而光,一方面是因為我多少還
有些做賊心虛,另一方面,大餐自然要一口一口地吃。

  準備好後,我有些忐忑地走到阿姨身邊,幻想著阿姨的嬌軀,我不由先把自
己下半身脫光,讓堅挺的兄弟不再受褲子的阻攔。然後低身撫摸著阿姨的長腿,
光滑的長腿讓我忍不住俯身親吻上去,從小腿到大腿,外側到內側,一路連親帶
摸,直到阿姨的套裙邊。我有些忍不住想要一探阿姨深處的芳草縱深處,但我知
道一旦這麼做,大餐也就消滅殆盡,因此我即使停住,或許,有時候,面對佳人
,克制住一些往往能帶來更加刺激的感官。

  我將阿姨翻過身,讓她平臥在床上,然後我伸出雙手,輕輕觸碰阿姨的雙峰
,然後漸漸加力,從觸碰到輕撫,再到按壓,抓捏,又俯下身,隔著衣服,將臉
貼上阿姨的玉兔,隨後將手伸進阿姨的制服,揉捏了一會兒後,我感覺也差不多
了,便脫了衣服,死死壓著阿姨的身軀,用全身感受異性身體帶來的愉悅。

  隨後,我開始凝視阿姨的面龐,發現這個年齡比我就大六七歲的阿姨,容貌
依然年輕,略微麥色的清秀的面龐散發出淡淡清香。我一時忍不住,俯下頭,親
吻上阿姨的臉頰,望著阿姨的小巧的嘴唇,我隨即將嘴對了上去,但並不打算伸
出舌頭。

  玩了片刻,我也打算見好就收,將胯下硬物死死壓在阿姨大腿上,狠狠抽動
,硬挺的肉棒接觸在阿姨細嫩的大腿上,也有幾分放鬆與愉悅。過了一段時間,
我感覺差不多了,便起身穿上衣服,放過阿姨一馬。

  下午,看完最後一個病人,我正收拾著器械,阿姨從辦公室中出來,她神色
一如平常,顯然並不知道中午的那一幕,可能也就奇怪自己怎麼會一睡就到了晚
飯時間。阿姨衣衫也整理好,不再梳著馬尾,而是將秀髮披在身後。

  「小傑,還不回家嗎?要不要阿姨送你?阿姨開車來了。」阿姨問道。

  「哦,不用,我今天還是守在這。」由於緊緊盯著阿姨的嬌軀,我竟然有些
出神,差點來不及答話,不過好在我也帶著口罩,阿姨應該看不出來。

  「嗯嗯,小傑,工作還是不要太累。那我先回去了。」

  望著阿姨的背影,我似乎有些遺憾,雖然打算好好品嚐這杯香茗,但計劃若
是不如人意,恐怕我也只有今日中午的一陣歡愉可言。

  這時,我的手機震動一下,我打開一看,是一封郵件,再仔細看看,竟然是
一個視頻,看來這件事已經調查出來。我微微瞇眼,三兩下收拾好器械,關了診
所大門,上樓進臥室,打開電腦將視頻下載下來。

  郵件裡面一個字都沒有,我打開視頻,畫面顯示應該是阿姨的辦公室,而從
畫面來看也明顯是攝像頭拍攝的而非相機錄下的視頻。

  畫面中,阿姨上身穿著白色短袖,胸前雙峰將短袖頂起梳著馬尾,下身穿著
緊身的牛仔褲,顯露出幾分青春活力的氣息。阿姨正對著電腦辦公,過了一會兒
,似乎有人敲門,阿姨便起身去開門。剛打開一半,阿姨見到門外的人後,卻立
刻大驚失色,迅速把門關上,而屋外的人,卻一腳踹開大門,淫笑著一步一步走
進來,再關上辦公室大門,並將其鎖死。

  通過畫面,我能認出來,進來的人是阿姨單位的局長,這個男人看年齡應該
差不多有五十了,身體有些發福,但在阿姨的面前依然有絕對的體能優勢。望著
這一幕,我也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這樣的畫面,儘管香艷的鏡頭還沒開始,但
滿懷期待的我已控制不住下身的小兄弟。可惜這樣的攝像頭,不能記錄下聲音,
只能看著阿姨驚恐之下,一步步向後退去。

  那個男人一步步向前,將阿姨逐漸逼到�角,阿姨雙手死死護在胸前,一邊
哭喊,不知是在求饒還是喊救命,但辦公室的隔音足夠讓男人安穩的發洩自己的
獸慾。

  男人細細打量著阿姨的身姿,攝像頭中傳來他的背影,看不清此時他臉上的
神情。過了片刻,男人伸出手,開始輕撫阿姨的面龐,阿姨不敢用力反抗,只是
搖晃著腦袋躲避。隨即,男人立刻用力,分開阿姨的雙手,按在�上,身子一下
向前,死死壓住阿姨嬌小的身軀,下半身堅硬的長槍此時也一下壓了過去。

  阿姨不斷扭動著身子,想要躲避男人的侵犯,但在懸殊的力量下,只能微微
蠕動。阿姨不時想擡起大腿,抵擋男人胯下的巨蟒,但大腿很快被男人用手壓制
下去。

  望著已是板上魚肉的少婦,男人不由色心大震,將頭前傾,向阿姨親吻去,
阿姨左右躲閃,臉上多處被侵犯。雖然聽不到聲音,但阿姨扭動的身軀,驚恐而
又絕望的眼神無不訴說著內心的恐懼。口中不斷發出無用的叫喊。

  終於,男人鬆開手,捏住阿姨的雙頰,準備將自己的大嘴攻向阿姨的朱唇。
阿姨一隻手得出空閒,連忙用力一推。男人防備不及,倒退兩步。阿姨趁機奪路
而逃,可剛逃出兩步,男人一下將雙臂一環,死死抱住阿姨的纖腰,而後將胯下
一頂,雖然沒有實質的進展,但感受到男人如鐵巨蟒的阿姨還是不由一陣叫喊。



  男人抱住阿姨後,將她拖到辦公桌邊,把她壓在桌上,順手一掃,將公文,
紙筆全部掃到地上。阿姨心中大亂,連忙向後縮去,卻很快被撲上來的男人壓在
身下。未放棄抵抗的阿姨依然扭動著身子,但結果只能是不斷蹭弄著男人的身軀
,加速其興奮感。

  男人一手環抱住阿姨,另一隻手隔著一件白色的短袖抓摸阿姨胸前的玉兔,
同時不斷親吻阿姨的面頰。阿姨左右晃動腦袋,躲避男人的侵犯,但男人卻突然
騰出一隻手,將阿姨捆紮馬尾的皮筋一扯。阿姨的一頭秀髮便鋪散開來。接著,
男人再次用手固定住阿姨的臉頰,將嘴對準阿姨的嘴唇,緩慢親吻上去。

  阿姨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看著男人的雙唇親吻上來。兩人嘴唇一觸碰,阿
姨連忙閉緊牙關,而男人卻立刻死死捏住阿姨的鼻子,無法呼吸的阿姨終於不得
不張開嘴,任由男人的侵犯。

  親吻一陣後,男人卻開始欣賞阿姨的身軀,口中似乎說著一些下流的話。突
然,男人扯開阿姨紮在牛仔褲裡面的衣服,從腰部往上,很快地脫掉阿姨的衣服
,阿姨上半身,頓時只剩下一個胸罩,而且阿姨很清楚,這層防禦什麼時候被突
破,僅僅取決於男人的心情。

  透過攝像頭,我發現阿姨的身材確實不錯,雙肩骨感細嫩,胸部豐滿,腰身
比例也很勻稱,而且身子也要比臉頰白皙。

  阿姨的衣服被脫去,雙手得空,便拚命推擠,想擺脫男人的控制,但很快又
被男人壓制住。隔著胸罩,男人也不斷揉捏阿姨的雙峰,不顧阿姨痛的哭喊起來
。很快,男人按捺不住,扯下胸罩。阿姨的一雙玉乳便暴露在空氣中,隨著阿姨
的扭動開始左右搖晃,雙手終究推不開男人的身軀。男人一手抓乳,一邊親吻阿
姨的玉乳,將另一隻手從雙肩滑下,撫過纖腰,移向阿姨的髖部,慢慢摸到阿姨
牛仔褲的皮帶,用雙腿夾緊阿姨的下體,一隻手開始鬆解阿姨的皮帶。

  鬆開皮帶後,男人不顧阿姨的哀求,站在桌下,雙手扯住阿姨的牛仔褲,打
算進犯阿姨的下體。阿姨雙手死死提住褲子,一時間男人竟然無法進展。突然,
阿姨將腿一收,隨後蹬向男人的腹部,但終究力量不足,對男人造成不了什麼影
響,同時男人趁阿姨一蹬腿,雙手一扯,很快將阿姨的牛仔褲脫了下來。

  看到阿姨的一雙光滑柔嫩的美腿,儘管只是視頻我也不由一下子癡迷住了,
不由暫停後,將阿姨的玉體截圖,才接著播放

  阿姨芳心大亂,連忙爬起來奪路而逃,而男人只是擋住辦公室大門,防止阿
姨逃脫,而後慢慢地脫掉自己的衣褲,連同內褲一起脫掉隨地一扔。

  望著男人赤裸的身體,阿姨不由大亂,又無法逃脫,只能小心地與男人周旋
,口中似乎不斷發聲求饒,而男人則三兩步上前,一把抱住阿姨,將其摔倒在地
,分開腿徑直坐在阿姨腰上。可憐的阿姨上身動彈不得,兩條腿不斷亂蹬,然而
並沒有什麼卵用。

  男人將十多厘米長的巨蟒夾在阿姨兩乳中間,用雙手死死抓住玉乳,向中間
夾住,並開始抽插。前方的龜頭時不時抵住阿姨的咽喉,而此時的阿姨,似乎已
經沒有力氣反抗,雙臂一鬆,雙峰隨著男人的抽動而搖晃。

  玩弄片刻,男人抓住阿姨的內褲,隨手一扯,無力反抗的阿姨終於徹底一絲
不掛,而男人也不多加前戲,將阿姨雙腿一分,巨蟒對準花徑,橫衝直撞,鏡頭
中雖然聽不到聲音,但也可感覺阿姨一陣痛喊,但經歷過房事的阿姨終究不至於
痛不欲生,無力反抗之下,任憑男人淩辱。

  抽動數分鐘後,阿姨徹底沒了力氣,全身隨著男人的抽動而前後搖晃,一對
豐滿的乳房四處亂顫,雙腿分開成M型。男人一邊抽插,一邊撫摸阿姨的大腿,
時不時還壓在阿姨身上,抓住阿姨的小嘴,將舌頭伸進阿姨的口腔。

  抽插十多分鐘後,男人終於感到一陣快意,開始加速,阿姨此時如虛脫一般
,儘管知道男人打算射出罪惡的陽精,但只能伸出雙臂,象徵性地阻攔一番,卻
無法避免子宮深處留下恥辱的見證。

  心滿意足的射出精液後,男人順勢躺在阿姨身邊,親吻抓乳一番後,才心滿
意足的離開,只留下阿姨,無力的躺在地上,雙淚滑落。

  但阿姨終究不敢把事情鬧大,過了幾分鐘,阿姨漸漸起身,穿上衣褲,離開
了辦公室。

  看完這一切,我似乎有些後悔沒能中午當即好好幹阿姨一番,劇烈的刺激感
讓我巴不得明天便準備設計將阿姨收於囊中。但我很清楚這件事情,臨時起意風
險太大,於是我還是尋找途徑,進一步搜集資料。

  一個星期後,中午,吃過飯,阿姨整理完工作,收好包,對我道:「小傑,
下午沒事情了,那我先走了,你也別成天呆在這,還是準備下也回家吧。」

  我對阿姨望了一眼,道:「羅阿姨,你下午有事嗎?

  阿姨微微一怔,不知道我這麼問是什麼意思,但也如實答道:「沒有,你有
什麼事嗎?」

  我「哦」了一聲,接著道:「那阿姨等一下,我這有個東西給你看一眼。」

  說實話,對於這個從高中時便幻想著的阿姨,如今近在眼前,若非我已經把
剛才那句話說出了口,我也不能保證自己不會退縮,但當看著阿姨疑惑的神情,
我無法退縮,便接著道:「東西在電腦裡面,阿姨先上去吧。」

  阿姨進了臥室,而我先關上診所大門,才跟著進去。進了臥室,見阿姨已經
打開電腦,坐在椅上,頭髮披在肩上,黑色的套裙緊緊包裹住雙腿與臀部,身上
是一件黑紗坎肩,一雙玉臂一如視頻中一般骨感誘人。阿姨見我進了臥室,道:
「小傑,電腦我已經打開了,有什麼東西要給我看?」

  我並不急著回答,只是逕自前去拉上窗簾,阿姨不解問道:「小傑,你這是
幹什麼?」

  我拉好了窗簾,坐在阿姨身邊,點開電腦,道:「阿姨等一下就知道了。」

  說罷,我點開那個視頻。

  看著視頻中的畫面,阿姨連忙問我:「這不是我以前的辦公室嗎?你怎麼會
有這個?」

  我淡淡一笑,道:「阿姨別急嘛,接著看。」

  過了一會兒,畫面轉到阿姨去開門,男人闖進來的一幕。阿姨見狀大驚,連
忙關了視頻,問我:「你怎麼會有這個?」

  我瞇了瞇眼,道:「阿姨還是跟我講講你的故事吧。」

  阿姨面色一寒,冷冷道:「我沒有什麼故事可講的。」

  說罷,阿姨一起身,取過身邊的包,準備離開。

  我也不阻攔,望著阿姨,道:「羅阿姨,如果你不肯陪我好好看完視頻,那
我只能找別人一起欣賞了。獨樂樂,與眾樂樂,熟樂?阿姨你說呢?」

  阿姨嬌軀微微一怔,神色中透露出一絲慌亂,過了片刻,才緩緩道:「小傑
,你…你怎麼能這樣?我是你的阿姨啊,是你媽媽以前的同事。」

  我站起身,緩緩走到阿姨身後,雙手輕輕搭在阿姨肩上,輕輕靠近阿姨,嗅
著阿姨身上的女體的芬芳,如雨後的青蔥草地一般。阿姨心中閃過一陣不祥的預
感,卻不敢貿然反抗。

  我對著阿姨的耳邊,悄悄道:「給我講講,阿姨和自己上司愉快的玩耍的故
事吧。」

  「不要!」阿姨突然叫喊道。然後又轉過身,擺脫我的雙手,道:「小傑,
求求你不要這樣,阿姨,阿姨確實是被欺負才辭職的。因為我們都是熟識的人了
,阿姨才到你這裡來。小傑,你還年輕,不要犯錯,不要去想這些。」

  我微微一笑,坐回椅子上,道:「從這段視頻中看,阿姨一見到你們局長獨
自進了你的辦公室,便想關門逃跑,可見阿姨應該不是第一次被你們領導姦淫了
吧。」

  「不,不是這樣。」阿姨無力的搖頭否認。

  我不理會阿姨,接著道:「這段視頻,交給有關部門,估計可以拿下一個體
育局局長,阿姨覺得怎麼樣?」

  阿姨聞罷,連忙搖頭,道:「別,小傑,千萬不要洩露出去。」

  我盯著電腦顯示器,不管阿姨的言語,接著道:「這段視頻,我是從你們局
長那裡弄到手的,可見這個局長,不是玩兒羅阿姨玩兒膩了,留下視頻作紀念,
就是用視頻威脅阿姨,哪怕阿姨已經離開事業單位,照樣擺脫不了魔手。」

  阿姨似乎聽得有些出神,而我轉過頭來望著阿姨,道:「但我猜想,應該後
一種情況可能性更大,因為今天,我也忍不住了,所以我不相信你們領導,即使
暫時把阿姨玩兒膩了,說不定哪天心血來潮,又重覆雲雨,或者帶著阿姨去聚餐
,給更高層次的領導玩弄,以求官場上的庇護和保佑。」

  「別說了!」阿姨似乎忍受不住,失聲喊道,眼前似乎淚水溢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