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等八年美麗成兒終於褪去了內褲

我深心有個隱秘的角落一直為成兒存留,相思的痛苦與意淫的熱盼始終煎熬著我。如果不是她忽然轉學,在高一上學期我本有機會將她壓在身下,盡情享用那沾滿處女體香又成熟性感的肉體。

  成兒是我初中同學,在我淫邪的目光裡她的身體經過三年的發育成長,已經從飛機場變成了前突後翹的魔鬼身材,雙乳高聳,走路時上下顫動,一不留神就要從畫著卡通形像的T恤裡跳出來,盡情展示兩朵粉紅的蓓蕾。初三暑假,我們班組織電腦學習班,我正好坐在她身旁。

  有一天天氣酷熱異常,令人昏昏欲睡,我在課堂上一覺醒來,成兒的側影恰好映入眼簾。她端端正正地坐著,認真聽課,穿著牛仔短褲,粉紅色的汗衫,白色高跟涼鞋襯著黑色絲襪,將多肉的臀部、傲人的雙峰和修長的大腿勾勒得凹凸有致。

  那時候十三四歲的女生多不戴文胸,透過半透明的汗衫,我清楚地看到成兒可愛的乳頭,圓潤肉感,胸前的兩點竟被汗水打濕,我認為那是她的乳汁。

  成兒的雙腿微微張開,我假裝彎腰揀筆,在桌下窺視她牛仔褲中露出的一角白色內褲,少女最隱秘的地方和我僅隔著一層薄薄的輕紗,我下意識覺得成兒的陰毛應該比較茂盛了,此時也許沾上了些許愛液。

  成兒不小心瞥見了我,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滿是好奇,正要出言相詢,我忽然伸手撫摸她的大腿,放肆地向腹股溝侵略。我的手指很快越過了絲襪的邊緣,已經觸及股間最嬌嫩的皮膚。

  她嚇得輕哼一聲,我吃驚回望,正好與她對視。成兒的俏臉早已紅透,像一只鮮嫩欲滴的蘋果,貝齒輕咬櫻唇,兩頰浮現出淺淺的酒渦。我看呆了,手掌卻更大膽地摸進了內褲,在陰阜上毫不客氣地揉捏起來,成兒的陰毛果然很多,早已是濕答答的一片。

  由於沒有性經驗,我不知道如何挑逗她,手指卻稀裡糊塗地插進她的肉縫。成兒嚶嚶之聲更響了,身體竟然配合著我的手指略加扭動,我不知該如何是好,大拇指向上一挑,正好按在她的陰蒂上。

  成兒杏眼一睜,隨即眯成一道縫,陰阜忽然收縮,從尿道中噴出一股騷水,她竟然在這個時候失禁了!這時我即使再大膽也不敢繼續侵犯,連忙起身坐好,又忍不住舉起手掌端詳殘留在指尖的尿液。

  這時,當堂的老師正好點到我的名,我驚惶失措地站起來,語無倫次地回答一竅不通的問題,結果自然被狠批一頓,被罰抄那些無聊的課文五十遍。

  下課鈴一響,成兒連忙逃向女生廁所,我卻失魂落魄地坐著,在接下來的三節課上一個字也沒聽進去,滿腦子想著裹在白色內褲裡的禁臠。放學回家時,我和成兒走一條路回家,她在前面走,我搖搖晃晃跟在身後,像一只被絲線扯著的木偶。過不多時,我們已經進入一條小巷,冗長的青石板路上只有我們兩人。

  成兒忽然站定,兩腿在高跟涼鞋上繃得筆直,修長纖細,我眼睛都看直了。她兩肩聳動,帶著哭腔說道:「你……你……你為什麼……要……摸摸……摸我那裡?」

  我瞠目結舌,呆了半晌才囁嚅著說:「成兒,我喜歡你……喜歡你……喜歡你啊!」

  成兒沒有想到我竟然會冒冒失失地表白,低著頭,一步不動。兩人就這樣站了四五分鐘,成兒忽然羞澀地說道:「你摸我,我很歡喜……」話音剛落,就飛也似地逃了,拋下我一個人呆若木雞地立在當地。

  原來成兒對我有意,這突如其來的艷福衝昏了我的頭腦。由於我小時候一直和姐姐同床睡覺,經常脫光了互相玩弄,在性方面比較早熟,這時想起成兒的情意,又如何能夠自已。

  在初三暑假余下的日子裡,我和成兒經常找機會獨處,這時的成兒更加大膽開放,開始脫掉衣服,兩人光著上身互相撫摸聊以自慰。成兒的乳房已經發育得非常成熟,雪白的乳墳上粉嫩的兩點在我手指和舌頭的玩弄下一次次激凸起來,伴隨她聲聲嬌哼,成為我一生中難忘的回憶。 成人

  然而成兒始終不肯脫下內褲,緊守著處女最後一道防線,她怕懷孕。在一個夜晚,我和她正在長時間地接吻,慢慢地我的雞巴硬了起來,緊緊頂著成兒的小腹。



  我飢渴地說道:「成兒,依我這一次吧,我不射在裡面。」她輕輕一笑,蹲下身子,拉開褲鏈,掏出我的雞巴,竟開始為我口交。

  那時她還只是個准高中生,但嘴上的技巧已經熟練得讓我心驚。她用剛剛被我吮吸了百遍的香舌品嘗我的塵根,柔滑的舌尖沾著香甜的唾液抵住陰莖,一直將它整根吞入,前後晃動著千嬌百媚的腦袋,不時發出咕嚕的吞咽聲。

  成兒的小嘴被我的雞巴塞滿,嘴角上還掛著兩三根我脫落的陰毛,她的呼吸變得急促,舌頭開始在我的龜頭上打轉,並不時輕舔馬眼,將流出的幾滴精液吞入喉間。

  這樣弄了幾十下,我快要射了,兩腿劇烈顫動,成兒抬眼看了看我,伸出手指在陰囊根部按了兩下,我腹間的快感立時收斂了許多,她調皮地眨眨眼睛,繼續套弄起來,同時用手掌按摩著我的睪丸。

  這樣,持續了五分鐘,我終於抵擋不住,一股濃濃的精液全部射進成兒的嘴裡,由於去勢猛,流量多,成兒竟然被衝得翻起白眼。等高潮過去,她舔盡我龜頭上的殘液,再平伸雙手,將嘴裡的精液盡精吐出,流在雪白的手掌上。

  她像一只馴服的小貓,低頭認真得將精液舔食了大部分,雙掌撫摸著雙乳,將我的淫液塗抹,絲毫不剩。在那個夜晚,她接著用手、用奶為我打炮,讓我的雞巴在她穿著內褲的陰阜上摩擦,射在小腹上,如此這般泄了五六次,我昏昏沉沉地就要睡去,卻感動成兒側臥蜷縮著,正在用一根巨大的假陽具自慰……

  當太陽照常升起,成兒乖乖地縮在我的懷裡睡著,除了那條白色的內褲,渾身一絲不掛。

  當此情景,我又豈能趁機將她奸淫?就這樣看著她直到早上十點多,成兒睡醒了,靜靜地與我對視,接著吃吃笑道:「哥哥,你等等吧,上了高一之後你戴上安全套,再來插成兒。其實我好想和你那個,但你等等好嗎?」

  我緊緊地摟著她,輕輕地說:「成兒……我好感激你。你要怎麼樣,我都依你。我愛你一生一世,難以忘懷。」

  成兒滿足地笑了,掙脫我的一只手臂,捧起左乳,幽幽地說道:「我的心就在這兒,全給了哥哥。其實,成兒早就喜歡哥哥,要是哥哥那天不摸我,成兒還不知道怎麼親近你呢。」我非常感動,親吮著成兒的乳頭,開始隔著內褲為她手淫……

  在高一開學典禮的當天,我早早來到學校,靜靜等著成兒。我幻想著,當校長宣布高一新生正式入學,我和成兒的愛戀即將翻開嶄新的一頁,薄薄的安全套將裹挾著我的雞巴,給成兒帶來真正的性高潮。然而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全班新生開始下樓列隊,校園廣播裡響起運動員進行曲,成兒仍然沒有出現!

  在煎熬中,開學典禮早已結束,高一新生已回到教室,新老師開始在黑板前作自我介紹,成兒依舊沒有出現!我左顧右盼,坐立不安,每當教室外響起腳步聲就迫不及待地向外張望,盼著成兒急匆匆地出現在教室門前,說聲「報告」,但她還是沒有出現!

  我面如死灰心髒幾乎停止了跳動,一整天茶飯不思,但成兒始終沒有出現!就這樣,我像一具行屍走肉在校園裡游逛,三天下來整個人瘦了一大圈,卻從好友嘴裡聽到一個噩夢般的消息,「成兒轉學了,離開這座城市,去到了廣東。」

  這句話像晴天霹靂,將我轟得六神無主,一拳打在堅硬的牆壁上,指節幾乎骨折……在高一的整個學年裡,我將自己的世界完全封閉起來,苦苦地思念著成兒,相思像一副毒藥侵蝕著我的心,即使親愛的姐姐,也無法探聽出我的一絲隱秘。

  毫無疑問,我的學習成績直線下降,數理化連連掛科,好在英語和語文有些基礎,還能及格。就這樣,痛苦的高一結束了,我被父母送到臨近的縣城的省重點中學借讀,他們認為是原來學校的學風不好,又哪裡知道我是為了成兒而自暴自棄。

       不過離開傷心地之後,再也無法到我與成兒纏綿的賓館鐘點房,不再睹物思人,我的成績慢慢好了起來,並最終考上了大學。

~~~~~~~~~~~~~~~~~~~~~~~~~~
我是菜鳥,請喜歡的朋友點“感謝”支持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