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混生記(1-15) (3/5)

   (九)

  夏瑤在空窗多年之後,又恢復了夫妻生活,當然不是和遠隔萬里的丈夫,而
是和丈夫的替代品——她的學生,曹山。看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就這麼順理成
章的成了事實。

  曹山的大雞巴和帥氣陽光的外表對女人的確有超強的殺傷力,夏瑤也不例外
;夏瑤高挑不失性感的少婦美身對男人更是甘心拜倒的尤物,曹山自然也迷醉其
中,這算是各取所需吧。曹山和學校裡的男生一樣,夏瑤是他的夢中情人;夏瑤
也和學校裡的女生以及一部分老師一樣,曹山是她的偶像,互相吸引又算是美夢
成真吧。

  曹山每晚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悄悄溜進夏瑤留著門的房間,在床上把老師伺候
得高潮叠起自己也心滿意足,摟著夏瑤白嫩的身子一睡到天亮,等夏瑤上班他再
溜回自己的房間。

  夏瑤每天入睡前都充滿自責和忐忑,想到遠在美國的丈夫,自己卻和學生搞
在一起,每夜盡享男女之歡,她等待著那瘦小黑影閃進屋子,卻又有些害怕。對
丈夫的自責和對曹山雞巴上了癮的渴望讓她每天都在兩種情緒中顛倒,倒也為她
平靜的生活增添莫大的刺激和快活。

  咳,誰知道丈夫在國外這麼多年,怎麼可能沒出過軌呢?夏瑤每每都這麼安
慰自己,在曹山的感染下,她對丈夫的感情反而疏遠了,只剩下把她帶出國的約
定和夫妻身份的一份契約。

  讓夏瑤擔心的是,曹山床上功夫實在太好,每晚幾次高潮還附贈潮吹,他會
親吻她每一寸肌膚,他會把她的空虛填的滿滿的,把她的快樂帶的長長的。丈夫
也是個讀書人,這麼多年夫妻間相敬如賓,卻在曹山這個臭小子身上完全釋放自
己,夏瑤還記得自己被曹山肏出潮吹的第一次,她羞死了,可現在巨大強烈的快
感成了每晚的常態,甚至習慣了在床上鋪上4、5層床單,每天換一個。

  她擔心不遠的未來在離開曹山重回丈夫的懷抱,她會不會不經意的露出慾求
不滿的抱怨,當然更讓她擔心的是,不僅自己的身體被曹山佔有了,心,也被他
佔有了,前兩天那個叫唐晶的女孩帶著她漂亮的閨蜜約曹山出去玩,她竟然情緒
消沈了一天,直至曹山幹得她差點死過去才找回了女人的主權。

  當然,更讓夏瑤擔心的事還是來了。曹山的演出不僅在同學裡造成巨大轟動,
也傳到校領導的耳朵裡。沒有任何報批,沒在學校備案明目張膽讓校外閒散人員
在校內舉行集會活動,夏瑤被扣上了無組織無紀律的帽子。

  校長對夏瑤垂涎已久,可夏瑤對他始終退避三舍,得不到美人的身子,氣急
敗壞的校長整人格外的狠。他道貌岸然的列出夏瑤的種種「罪行」,說的滿嘴吐
沫星子亂飛。

  夏瑤坐在外圍,看著校長一通狂噴,想到前兩天校長找她「通氣」,軟硬兼
施明暗搭配妄圖讓夏瑤用身體換平安。得到夏瑤的拒絕之後,校長那氣得脹紅像
豬腰子一樣的臉,跟今天有的一拼。

  夏瑤忍不住撇了撇嘴,你們這些官場敗類,有點小權力全用在私利上,搞年
輕女老師,甚至搞女學生,如果不是要出國了,遠離這個泥潭,恐怕自己也要被
逼就範。

  校長講完了通篇大論,又該政教處主任發言。她40多歲,是校長老婆。以
前據說是運動員,臉醜的跟屄似的,而且又高又壯,足有1米8,校長才他媽的
1米5,要不是學校職工根本想不到她倆會是兩口子。別看丫身材不比爺們遜色,
可對老公絕對能忍。

  老公不僅在外面亂搞,甚至把女學生女老師領家裡來,她都忍著,聽說校長
和校長秘書晚上睡臥室,她自己睡客房,還認校長秘書做乾女兒,前些年,丫飢
渴難耐,加上老公外面亂搞,她利用職務之便勾搭上燒鍋爐的臨時工,被校長打
得差點殘疾。

  更早些年,她還年輕,還能一高遮百醜的時候,老公在外面嫖娼,惹上性病
,丫作為正室妻子竟然沒事兒,也成為笑談。這個老女人,對年輕美女更加恨之
入骨,發言直奔主題,提到當天演出學生高呼「在一起」的言論,毫不留情一通
劈頭蓋臉,就差像潑婦一樣的痛罵夏瑤了。

  老屄過足了嘴癮,撇著大嘴,先是透過花鏡瞟了夏瑤一眼,然後義正言辭的
宣佈:給夏瑤停薪留職一個月的處分。

  她老公玩兒女老師,肏女學生沒事兒,丫偷漢子沒事兒,夏瑤找曹山來給學
生演一場出,更何況曹山還是剛畢業一年的學生,這就遭到這麼重的處分。夏瑤
聽了之後甚至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幾乎就要站起來和這個老女人據理力爭,
憑什麼給我這麼重的處分?!

  可站起來的一剎那,她生生的又坐回去了。如果沒有和曹山發生關係,她說
什麼也要理論一下,因為演出自己是有做錯的事,可處分在於說她和曹山有不正
當戀愛關係,她作為一名教師,被全體同學哄說和一個學生「在一起」,這是對
教師隊伍的褻瀆,這是作風問題。

  夏瑤最看重的就是自己的名聲。可問題是,就在前些天,她越過了雷池,確
實和曹山發生了關係,甚至最近和他住在一起,有了充分的夫妻之實,這讓她沒
了勇氣。

  老屄看到了夏瑤的反應,冷笑一聲繼續補充,擺出一副語重心長的架勢說:
「夏瑤同志,不是我說你,在學校你本來就有挺多謠言了,可你不僅不避諱,還
上桿子網上貼?這不就是發出了錯誤的信號?以前你總說捕風捉影,這次就不是
捕風捉影了!做教師就是為人師表,怎麼的?非得捉姦在床才算?要是那樣可不
只是處分了,那要記檔直接開除的!」

  夏瑤鬱悶的從會議室出來,心想這幫老傢夥不可能看了曹山的演出,到底是
誰告的狀呢?她一邊想著一邊從教師樓大門邁著台階往下走,冷不丁竄出一個人
影嚇她一跳,原來是那個自我感覺良好的男生。他伸開胳膊擋住了夏瑤的去路,
賊兮兮的說:「夏老師,聽說被處分了?」

  夏瑤現在煩死了這個男生,沒好氣的擋開他的胳膊,說「你讓開,管你什麼
事?」

  夏瑤剛想躲開走,那男生流氓兮兮的邁一步又擋住了她的去路,一臉賤樣的
笑著說「剛聽到怎麼?非得捉姦在床才怎樣?」

  夏瑤看著他齷齪的樣子,氣就不打一處來,這男生雖然長得不錯,可那勁兒
一上來,就有種校長和政教處主任合體的感覺,愈發讓人噁心。夏瑤厭惡的說
「跟你有關係嗎?」

  那男生笑了笑,不慌不忙的拿出一個還挺流行的錄音筆,一手捏著耳機笑著
說「來,你聽聽這個」,說著就把手伸到了夏瑤的耳邊。夏瑤哪受得了這麼輕浮
的舉動,忙厭惡的把他的手打掉,嚴肅的說「請你放尊重點!」

  那男生又猥瑣一笑,說:「你聽不聽無所謂,但我告訴你,你不聽,我給別
人聽,可別後悔「

  「我有什麼可後悔的?你還能把我怎樣?」夏瑤被男生氣得直跺腳,扭頭便
走。

  白嫩雙腳上的高跟鞋敲打著地面發出清脆的聲音,纖腰扭擺豐臀搖曳,兩條
修長的美腿前後交錯,高挑性感的美人走起路來都風情萬種。可慢慢的,她的腳
步停了下來。她突然意識到,和曹山的性愛讓她整個人都變了,變得有些唯唯諾
諾,不像以前那麼的堅定自信。

  正所謂身正不怕影斜,終歸是心裡有鬼。如果是以前,哪怕從老師到學生都
對她這個風情美人垂涎三尺,那些齷齪的男性編出各種桃色新聞來羞辱她,意淫
她,她都不怕。可現在不一樣了,她出軌了,背著丈夫和別人偷情,而那個人還
是她的學生,以前的傳聞都因為曹山而既成事實,就像之前開會時她不敢據理力
爭一樣,忍不住回過頭對著男生伸出了手。

  「拿來。」夏瑤瞪了男生一眼,男生看自己那猥瑣充滿慾望的眼神讓她噁心。

  當她帶上耳機,按下播放鍵的時候,傳來的聲音讓她猶如遭受晴天霹靂。那
是她的聲音,卻如此的陌生。這是她第一次如此清晰、專注的聽到自己叫床的聲
音,性感、放蕩、雖然只是簡單的咿呀呀呀,卻足以媲美世上最美妙的音樂。

  曹山碩大的陽具插進夏瑤身體裡,快速猛烈的抽插就像琴弓飛速在琴絃上摩
擦,發出誘人的樂章。她驚詫、駭然、悲傷、憤怒,夏瑤猛地揪下耳機,將錄音
筆狠狠的摔在地上。她高聳的胸脯劇烈的起伏著,漂亮白嫩的臉蛋上變得潮紅。
她不知道是羞澀還是氣憤。

  那男生卻笑著撿起錄音筆,然後說「沒關係,還有備份在我電腦裡,想聽的
話我可以隨時發給你。哦,對了,聽說夏老師被停薪留職一個月,我也正好想休
息休息,就咱倆,來一段說走就走的旅行怎樣?旅行之後,我保證音頻完璧歸趙」

  「你,你休想!」夏瑤真的被激怒了。

  曹山看看表,快十二點了。給夏瑤打電話也不接,他去學校找,去車站,去
小飯館都沒有。曹山回到家,一個人躺在床上,看著灰白的天花板心裡空落落的,
不是因為今晚沒有美女相陪,而是他發覺雖然和夏瑤有了夫妻之實,但他根本沒
有融入到夏瑤的生活中。

  雖然每晚兩人身體融為一體水乳交融,他可以肆無忌憚的享受夏瑤高挑雪白
的少婦美體,夏瑤也享受他肆意青春的爆發力,但這又怎樣?夏瑤就這樣從他眼
前消失了,他甚至都不知道應該去找誰問一下。除了晚上的歡愉,他和夏瑤就是
兩條平行線上的人,毫無交集。想到這,曹山在擔心的同時又多了一份惆悵。

  第二天一早,曹山就被電話鈴吵醒了,以為是夏瑤打來的,接起來卻發現是
唐晶,告訴他她和江影已經到車站了,讓他準備準備。曹山趕緊起床疊被,打開
窗戶吹走一夜的濁氣,洗臉刷牙收拾妥當,唐晶和江影已經出現在門口。

  「來,進來坐。」曹山將兩人讓進屋裡。唐晶還是那副打扮,黑T恤,黑仔
褲,黑匡威帆布鞋,如果不是披肩的長發,圓肥的大屁股和胸前飽滿隆起的乳峰,
就和男生沒啥區別。

  相反,在唐晶的襯托下,江影簡直如同天仙一樣,上身一件白色緊身T恤,
搭配牛仔熱褲,透出柔美妖嬈的曲線不說,兩條修長筆直的美腿勾人魂魄,儘管
已經是173的身高,雪白的腳上仍然穿著一雙6、7釐米坡跟的休閒涼拖,整
個人看上去比模特還要盤整條順。

  唐晶一屁股坐在架子鼓後面的鼓凳上,從包裡掏出一副鼓槌,先練了練手,
江影坐在門口的圓凳上,修長的美腿交疊一起,筆直的小腿潔白無瑕,美嫩的小
腳挑著涼拖輕輕晃動著,交疊的大腿白皙粉嫩,熱褲實在太短,整條長腿無比誘
人,曹山明知偷看不雅,但也忍不住瞟上兩眼過過癮。

  他知道夏瑤圓潤筆直的美腿是他喜愛的,曲燕粗壯的雙腿,甚至1米9的王
一梅那雙長過一米的大粗腿他都愛不釋手,但像江影這樣美麗無暇富有年輕女孩
的魅力,沒有一點瑕疵的美腿仍然是無法抗拒的。

  「哎,江影,給曹山說說。」唐晶玩兒著鼓棒說。



  「哼,等他看夠了再說唄。」江影笑著,一邊說著一邊用她魅惑的眼神瞥了
曹山一眼。

  曹山趕忙把視線從江影的腿上挪開,打趣道「好了,看完了,說吧。什麼事
啊,神神秘秘的。」

  「是這樣」,江影喝了一口水,對曹山說「我一朋友,他們酒吧找一個暖場
樂隊,我想你有現成的歌,演出沒問題,而且你和唐晶不都閒著嗎,掙點錢唄,
來問問你的打算,要行的話我給人回話。」

  這是個好機會,反正閒著沒事兒,可卻又覺得在酒吧演出可不比在學校演出,
心裡沒底,便搓著手猶豫的說「我,我行嗎?」

  「把嗎收回去,有什麼不行的?」江影可不像曹山那麼唯唯諾諾,站起來走
到曹山面前,伸出修長手臂按住曹山的肩膀,美眸凝視著他說「你的歌完全沒問
題,唱歌吉他都沒問題,加上唐晶的鼓,加上我,保準火你信嗎?」

  曹山望著江影,她的性格開朗,但相貌卻溫婉柔美,杏核般明媚雙眸,小嘴
唇紅齒白,加上堅挺小巧的鼻子,誰看了都忍不住多看兩眼,她高挑又柔美,別
看苗條,可是纖腰翹臀,他的視線正對著江影敞開的領口,修長白嫩的脖頸下,
隱約兩隻美乳,竟然還有乳溝,曹山忍不住嚥了口口水。

  他摸不清江影對他「動手動腳」的是曖昧呢,還就是當哥們的性格,但聽她
說三個人卻要問一問。「那啥,我和唐晶是倆人啊,你也要加入嗎?你也會樂器?」

  唐晶在一旁像個電燈泡似的,似乎習慣了男人對身邊美麗閨蜜的禽獸眼神,
只是小聲嘟囔著「她也會打鼓,比我還好一些。」

  曹山在音樂這件事上還是挺堅持自己的想法的,他看了一眼唐晶,從她的眼
神中讀到一絲不安和失落,便說「你知道我的風格,基本上我一個人一把吉他就
能撐起演唱和彈奏,需要的就是一個和我Level對的,能跟我在一起的鼓手
而已,唐晶做的很不錯了,難道咱們樂隊要一把吉他兩個鼓手嗎?」

  唐晶不知不覺低下了頭,說「要,要不然,江影你和曹山配得了,反正你打
鼓比我好。」她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

  「不行。」曹山回答得十分堅定,不容置疑。「咱倆合作挺好的,換鼓手不
就亂套了。」

  「行啦」,江影直起身,兩條修長的美腿交疊站著,說「唐晶,你是我最好
的朋友,我怎麼能和你搶飯碗呢?」她撲哧一笑又打趣道「再說,你覺得我這雙
美腿被擋在底鼓後面,觀眾會樂意嗎?」

  「那,你做我們經紀人?」曹山仰頭看著江影問道。

  「我當舞者怎麼樣?」說著江影做了一個標準的舞蹈動作,妖嬈美麗。

  「舞者?我們倆人樂隊還加一個舞者?」曹山張大了嘴巴問。

  「怎麼不行?我都想好了,你們兩人樂隊除了美國的WhiteStrip
e,幾乎沒有這樣的,而樂隊有舞者的也非常少,有也都是大樂隊,咱們玩兒個
性就玩兒到底,你們的音樂加上我在台上給你們拔份兒,絕對無敵,不信試試看?」

  夏瑤最喜歡Bossanova,曹山夜夜與她耳鬢廝磨,做愛的時候她最
喜歡聽著音樂享受人間極美之感。曹山用幾天時間就寫好了一首Boosano
va的歌曲。他把吉他調成暖調的清音,加上一點點混響營造出迷離的美感,唐
晶也從包裡拿出了鼓刷,合著曹山的輕彈跟進節奏將音樂變得豐滿而富有律動,
她真的是曹山最好的搭檔,鼓技是一方面,關鍵是她真的懂曹山。

  一段前奏過後,曹山娓娓道來:

  我怎麼都不想睡
  天特別的亮夜特別的黑
  當我深深的呼吸
  心中充滿想你的甜蜜
  想和你走在雨中
  想要你牽我的手
  傻傻的你不敢說愛
  而我也故意要你為我等待
  說不出有多麼快樂
  還是不夠這感覺這一切
  就好像飄在外太空
  別的星球只有我們存在
  喜歡和你在一起
  無聊的生命也變有趣
  讓你聽我的音樂
  分享在每一刻的心情
  在一起越來越久
  開始會對你在乎
  這感覺我們都明白
  只要你在身邊日子就亮起來

  …………

  曹山唱著,手中的吉他將音樂填滿,指彈的基礎上,甚至還Bass才用到
的Slap的技巧用在吉他上,和唐晶的鼓點配合得天衣無縫。而此時,江影也
被這美妙的音樂迷住了,隨著音樂起舞。

  一個瘦弱但帥氣的主唱,一個盡職的鼓手,在主唱身邊縈繞著一個高挑美麗
的女孩子,隨著音樂極其嫵媚的扭腰擺臀,沈浸在音樂裡的三個人都幻想著他們
正在酒吧的舞台上盡情表演,音樂讓他們沈醉,感動,江影的舞姿從嫵媚到大膽
,甚至在Bossanova的律動下,變得熱情甚至放蕩,她時不時撅著圓翹
的屁股往曹山身上貼,極盡挑逗之事。

  而曹山被江影挑逗的忘乎所以,一腳踩上了循環Loop和延時放大的效果
器,吉他的和弦被拉長延伸,江影讓自己嫵媚的身體緊貼著吉他,摩擦出迷幻的
音符,無限飄渺,唐晶的鼓跟著接拍繼續走,竟然將音樂的律動完好的保持著。

  「這,這首歌,是寫給她的嗎?」江影吐納著氣息幾乎是呻吟的說著,不知
道是被音樂帶入其中,還是存心要挑逗曹山,她的身體幾乎都貼在曹山身上,柔
嫩的雙手捧著曹山紅得發燙的臉頰,輕聲在他耳邊問道。

  她真的太愛這首歌了,她多希望能有一個男孩給她寫一首一模一樣的,那樣
的浪漫感覺能讓她不顧一切的愛上這個為她寫歌的男生。後來,這首歌被他賣給
了一個著名音樂製作人的女兒,並在創作人一欄註上了那個女孩的名字,這首歌
大火,也讓女孩成了一個創作歌手。

  「嗯。」曹山紅著臉,只輕輕答應了一聲。

  「那我要你在舞台上的時候,這首歌就是唱給我的好不好?我要你用對我的
所有熱情和慾望唱這首歌給我,好不好?」江影在他耳邊輕聲細語,美妙的嘴唇
貼在曹山的耳垂上,聲音越來越氣若遊絲,最後幾乎變成了呻吟。

  「嗯,好」曹山完全被江影迷住了,胯下巨根直挺挺的立著頂在吉他上,手
臂已經結實的摟住了江影的纖腰。她穿著高跟鞋將近1米8的身高,而曹山才1
米6多,他喜歡女生對他身高的壓迫感,而江影盈盈一握的纖腰很圓翹的美臀更
讓他有要佔有對方的慾望。

  ………………

  夏瑤昨晚在附近酒店開了一間房,想了一夜,她終於確定了一個問題——她
是真心愛曹山的。那不是柏拉圖式的愛,不是海誓山盟山無棱天地合童話般的愛,
那是真實存在的愛憐,她喜歡曹山的歌,喜歡他帥氣的外表,甚至更多喜歡的是
他胯下的巨根,喜歡他在床上民如永動機一般源源不盡的激情。

  曹山是能讓她在各方面滿足的男人,儘管不能用一生耳鬢廝磨,她還是要回
到老公的身邊,在大洋彼岸生活,但她要讓和曹山交往的這段時間成為她下半生
永不再見卻可以時常玩味的回憶。

  她也害怕,怕自己無法自拔,更怕兩人的年齡差距,她已經30出頭了,而
曹山才20多歲,她的美好青春不剩多少,而曹山雖然內斂,但從他的故事中,
他是一個對女人有極大殺傷力的男孩子,他的誘惑太多,而她的情敵一定也非常
多。

  但夏瑤想通了,只求擁有又何必計較太多?哪怕張寧來了又怎樣?只求曹山
對自己好就可以,不要有別的女孩和他有什麼亂七八糟的事情就可以了。夏瑤雖
然在精神和肉體上都背叛了丈夫,但她卻不允許自己的小男友背叛自己。

  夏瑤早上就退了房,然後抱著會情郎的心態回到小樓,遠遠就聽到了曹山唱
歌,是她最喜歡的Bossanova,有一次做愛的時候曹山在她身體裡第一
次射入了精液,他說作為補償要給夏瑤寫一首她最愛的Boosanova歌,
難道就是這首嗎?如果是的話,那這首歌就是他們愛的結晶了?

  到樓下她聽到吉他變得迷幻難懂,也沒了唱歌的聲音,但夏瑤還是滿懷欣喜
的要趕快回到他身邊,聽他親口為自己演唱,就像兩人的第一次曖昧,他給自己
唱歌一樣。

  夏瑤滿懷甜蜜的幾乎小跑到曹山的門前,她的心突突直跳,雖然只是一晚沒
見,卻如隔三秋,她知道這是愛的相似,情的苦盼,她最希望的就是見到曹山,
然後聽她唱歌,唱到動情處,就算是白天她也要奮不顧身的和曹山脫光衣服瘋狂
的做愛,她真的想他了。

  可到了門口,見到曹山,與之相伴的還有晴天霹靂!她萬萬沒想到,曹山竟
然和另一個比她年輕,比她漂亮,比她苗條,和她幾乎一樣高挑的女孩子緊緊相
擁。她愣住了。

  曹山和江影已經緊緊的摟在一起,幾乎就要親吻,按照這股激情燃燒,當著
曹山的面兩人肏屄都是可能發生的。還是唐晶看到了門口失魂落魄的夏瑤,驚得
鼓刷掉在地上,節奏戛然而止,只剩下吉他聲在效果器放大下不斷的轟鳴,剛剛
還是迷幻飄渺的樂聲此刻卻變得異常的刺耳。

  江影看到唐晶表情不對,轉過身看到夏瑤對自己噴火的眼神,「夏老師」三
個字還沒說出來,夏瑤已經滿眼憤怒急的一跺腳消失了,緊接著是隔壁嘭的摔門
聲。

  「夏瑤,你回來了,你終於回來了,你聽我解釋啊。」曹山看到夏瑤又驚又
喜,緊接著是惶恐不安,他趕忙丟下江影,追了夏瑤過去。

  曹山使勁拍打著夏瑤的房門,大聲叫著說「夏瑤,你,聽我解釋啊,我們沒
什麼,我們樂隊加了一個舞者,我們排練呢,真的,不信你問問江影啊。」可房
間裡沒有反應。

  「夏瑤你聽我說,昨天我都擔心死你了,可你關機,連個電話也不回,到底
是怎麼了嘛?你知道我有多擔心你嗎?」任憑曹山在門外大叫,夏瑤在房間裡啜
泣,剛剛的欣喜已經煙消云散,對比自己小近10歲的曹山又產生了隔膜甚至厭
惡,他一晚上沒見我,第二天就抱著另一個女孩子,他只顧著自己擔心,可又知
道我受了多大的委屈?

  「曹山,你給我聽好,說就因為你,在舞台唱那首歌,還讓我上台,全校都
知道了,學校給了我處分,你高興了吧!」

  曹山沒想到原來夏瑤因為自己被處分了,一時不知道如何安慰她,這時唐晶
和江影也出來了,一起解釋「夏老師,我真的沒和曹山怎樣,我們真的想要在樂
隊裡加個舞者,我們排練呢,真的,我們都約好了去酒吧唱歌賺錢,這首歌就是
曹山寫給您的。」

  門猛地被推開,夏瑤拎著行李箱往外走,曹山一把抓住她的手,幾乎是哀求
著說「夏瑤,你不要走好不好,今天真的是誤會,我真的不知道你受了委屈,你
去哪兒啊?」

  「不要你管!你們一起跳貼面舞吧!我一個已婚婦女怎麼受得起你?我真的
沒想到你是這樣的男生,算我瞎了眼,我,我竟然和你,你放手吧,你有大把的
青春,我真的和你玩兒不起!」說著,夏瑤掙脫了曹山,衝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