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的激情夜

認識我的人都叫我小雲,剛畢業,在一間大型廣告公司做個小AE。

前一陣子我剛經歷了一個人生的大事。什麼?由女孩轉變成女人?並不是好
嗎?那個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是我跟男朋友分手了,而且跟家裡鬧翻了。

原因現在回想起來覺得很可笑,居然是為了晚上幾點鐘回家,我只記得我堅
持我不要像灰姑娘仙德瑞拉一樣,一到了晚上十二點就要從夜店趕回家。就這樣
跟男朋友吵翻了,也跟媽媽吵翻了。結果就是,我跟男友分手了,也從家裡搬出
來了。

收留我的是公司裡的一對辦公室情侶,志哥與惠姊,他們兩個分屬公司不同
部門的要角,所以儘管老闆並不喜歡辦公室戀情,但是也無可奈何地接受了。盡
管他們跟我不同部門,但是因為他們下班也常會去同一家店,所以也就混熟了。

志哥與惠姊在公司附近租了一層三房兩廳公寓,把多出的兩個房間分租給朋
友,當起二房東。剛好之前的同事離職搬走了,空出了一個房間,我也就租下來
了。另一個房間住的不是公司同事,而是志哥的大學同學,我們之前曾在夜店見
過,他身材高高壯壯的,長相不錯,有一張國字臉,叫做阿國,所以很容易讓人
記得。

說也奇怪,搬出來之後,夜店反而去的少了,下了班,都很早就回來了。要
嘛在房間裡看小說,要嘛就在客廳跟大家一起看電視。志哥與惠姊個性都很開朗
好相處,阿國雖然有個大塊頭,但是卻很細心,最常噓寒問暖的,他們都很照顧
我這個小妹妹,所以在這裡我覺得過得還不錯,沖淡了不少我的哀怨情緒。

最讓我不能適應的是,常常到夜半,隔牆就傳來志哥他們那一對「咿咿、喔
喔、啊啊」這一類的聲音,總是讓我夾緊棉被無法入睡。我想到的解決辦法是,
在網路上買了一支網友大力推薦的超柔軟的逼真按摩棒,它前端的龜頭會扭動,
後端還多出一隻小兔兔,耳朵還可以掃動到敏感的小豆豆喔!

但是當我開始使用以後,我就後悔了,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當這一支會
轉、會跳的冰涼橡膠插進我的身體中,也不是說沒有感覺,觸覺上的酥麻感隨著
「嗡嗡嗡」的聲響,比男人能帶來的更加強烈,但是卻像有一層隔閡似的,觸動
不到我的心、我的靈魂,讓我沒有當一個女人該有的感動。

隨著肉體的感覺逐漸升高,我的情緒反而蕩到了谷底,我拔出按摩棒,轉身
撲到枕頭上大哭了起來,拉上棉被蓋住我蜷縮的全身,不讓哭聲逸散出去。棉被
中只有我跟那支「嗡嗡嗡」的按摩棒,我用力把它拔出去,這不是我要的感覺,
我要的是一個男人熱情的擁吻和一支火熱的肉棒,插到我身體的最深處,帶我到
快樂的天堂。

可是,現在我只有躺在地上那支死掉的超柔按摩棒。

 ***

***

***

***

今年的中秋節忽然變成了五天的連假,星期四下班,辦公室居然沒有一個人
邀約大夥去狂歡。眼看一個長假期變得不知道該如何打發。

我回到了住處,志哥要送惠姊回南部,打個招呼後他們就出門了。阿國也還
沒回來,我一個人用樓下超市買的簡單食物打發了晚餐,洗了澡,穿了件毛巾料
子的白色大浴袍,窩在客廳的單人沙發上看電視,想說等頭髮幹了,就去睡掉這
該死的假期。

頭髮已經不知道幹了多久了,我卻沒有一點睡意。這時聽見有人開門,我轉
頭看向門,看見阿國正關上門,換了鞋,轉過身來走了進來。

「嗨!小雲,只有你一個人在啊?」阿國看著我,跟我打著招呼。

「對啊!志哥送惠姊回南部去了。你吃飯沒?」我回應著他。

阿國楞楞的盯著我站在那裡,像是沒有聽見我說話。

「我說你吃過飯沒?」我朝他揮揮手,看能不能讓他回過神來。

「喔!吃過了,公司今天有個聚餐。」他回過神臉紅紅的回答,大概是喝了
點酒。

阿國還呆站在那裡,呆呆的表情在他端正的臉上,顯得十分有趣。他長得其
實滿好看的,下巴上又冒出來的鬍鬚渣子,讓他看起來更有個性。只是不知道他
今天怎麼了,看起來愣頭愣腦的。

「你今天怎麼啦?」我有點疑惑地問他。

他回過神來了,臉上綻出了一絲微笑,性格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俏皮:「你的
胸部很好看。」

「啊!」我低頭一看,這男生尺寸的大浴袍,在我長時間扭來扭去下,早就
敞開到肚臍了,以他站的角度看過來的話,我半邊的胸部都被他看光光了,難怪
他看得目不轉睛的。

「你……」我拉緊衣服,抬起頭來,才說了一個字,就發覺他已經不在那裡
了。

「我去洗澡了。」聲音已經從我後方傳過來了。

其實我並不十分滿意我的胸部,C罩杯的尺寸是還好啦,可是我沒有那種我
最喜歡的,小小顆,粉紅色珍珠般的可愛乳頭,我覺得我的乳頭大了些,顏色深
了些,乳暈也大了些;可是我的前男友卻說,他覺得它們很美,像兩顆小小的紅
葡萄,又軟又甜。他甚至還說,如果要小乳頭,他自己就有了。

『你的胸部很好看。』現在我又被另一個男人讚美了,我被這簡單的讚美燒
紅了臉。我覺得好羞,可是又覺得很高興被看到,而且被讚美。我不知道自己是
不是太久沒有被愛了,我緊緊的夾緊雙腿,想壓下那其間的一些衝動。

「你還沒有回房間睡覺啊?」就在我胡思亂想之際,阿國的聲音又傳過來。

他穿了一件T恤和一件運動長褲,邊拿毛巾擦著頭髮,邊走過來了。我覺得
有點失望,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失望什麼。

「你也沒睡啊,為什麼我要去睡?」我反問著他,卻忽然發覺自己的話裡像
是有語病,就馬上停了嘴。

阿國露齒一笑,像是也聽出了我的語病,那笑容看起來很可惡:「你穿得那
麼性感坐在這裡勾引我,你不怕我酒後亂性,把你吃了嗎?」

「誰在勾引你啊?我只是從洗好澡就坐在這裡沒動過,那時候這裡只有我一
個人,我以為你也會回家去。」說著說著我又覺得有點傷感起來,所以聲音低了
下去。

「而且,你才不敢呢!」我深吸一口氣,恢復了一下情緒。

「你連衣服都不敢脫。」我又多挑釁了一句。

「你說我敢不敢?」阿國把T恤一脫,露出他健壯的上半身,擋在我跟電視
之間,又露出一個壞壞的笑。



「敢!敢!敢!這樣當然敢,游泳池每一個男生都嘛比你敢。」看他那個笑
就有氣,我裝做不屑的回應著。

「你真的以為我不敢?」阿國拉住褲腰,把運動褲向下拉了十幾公分,挑釁
意味十足地看著我。

阿國是一個毛髮旺盛的男生,從肚臍以下就長了許多毛,一直向下連到他現
在露出的陰毛部份。我看了一眼趕緊不敢繼續看他,後腦靠著沙發,仰起頭眼睛
看著天花板的角落,故左右而言它的說:「這天花板好像該打掃了。」說完覺得
自己示弱了,又補上一句:「好了啦!不要玩了啦!不敢就不要擋住我看電視了
啦!」

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明知道不應該挑釁他,卻一直不肯認輸,或者說是
我不敢承認自己內心的渴望吧!

沒聽見阿國的動靜,我把仰著的頭低了下來。眼前沒有看到他,眼角余光卻
發現發覺他居然赤裸地站在我右邊一公尺左右的地方。

我不是沒有看過男人的陽具,但我這輩子沒有這麼仔細地觀察陰莖勃起的過
程。他滿布皺摺的陰囊,飽滿的包裹著他的兩顆蛋蛋,而他的陰莖就像他的人一
樣,顏色較黑,看來粗壯結實,正以很快的速度膨脹著,仔細看甚至可以看得出
那是有節奏的向上挺直,我聽見自己的心跳『彭彭!彭彭!彭彭!』像是為他的
勃起在伴奏著它勇猛地挺直著,身上的青筋爆滿著,儘管已經舉升到頂了,卻仍
不肯甘休似的抖動著。我看著它,張開嘴說出連我自己也沒想過會說的話:「我
可以摸它一下嗎?」

「你可以摸十下!」阿國驕傲地移近了兩步,來到了我身旁,俏皮的說。

我沒有答腔,我把它握在掌心,感受那幾乎讓我握不住的粗壯。在陰莖的頂
端,是一顆暗紅色的龜頭,正漲得發亮,我居然感覺它有點像是我晚餐中那顆剝
了殼的茶葉蛋。

在龜頭頂端的馬眼開口中,正在滲出一小滴透明的液體,閃著一點點晶亮的
誘惑。儘管我並不喜歡幫男生口交,但是我竟然很想嘗嘗它的味道。

「唔!」阿國口中發出了一聲舒服的聲響。那是我用舌尖舔掉了那滴在他馬
眼上的晶亮,並沒有嘗出什麼味道,我鼻端聞到的只有淡淡的沐浴乳香味,並沒
有其它的什麼異味。

我抬頭看了阿國一眼,他的眼神流露出了一絲企盼。我盯著眼前漲的發亮的
龜頭,微微張開嘴,含了一半進嘴裡,並且輕輕的啜了一下。

「喔……」阿國又發出了一聲呻吟。

大概是被他舒服的呻吟激勵,我大著膽子,張大了嘴,直到將頭冠部份都含
進嘴裡。

「啊……噢……喔……」他一連發出好幾個不同聲響的呻吟,卻開始把陰莖
向我嘴裡挺進。

我趕緊把他推開。並且大口的喘著氣:「不行……太大了!」

「對不起!對不起!」他一邊道歉,一邊輕拍著我的心口。他的手停頓了一
下,探進了我已經沒有什麼遮蔽作用的浴袍裡,包覆在我的胸部上,又用指頭輪
流輕撫過我的乳尖,我的乳頭也開始硬挺起來,回應著他的撫觸。

我仰起頭微微嘟起嘴唇,迎向他逐漸接近的唇。很快的,他的舌頭在我嘴中
掠奪著,並且霸道地吸吮著我,我腦袋中忽然升起一個好笑的想法:他這樣算不
算間接親吻他自己的龜頭?

不過我並沒有笑出來,繼續凝神專注在他的親吻上,他從我的嘴唇到下巴到
脖子,一路的親吻下去,幾乎親吻了我每一寸暴露在他面前的皮膚。他的胡渣刺
刺的隨著他的唇刷過我的身體,我全身癢麻得起了雞皮疙瘩。

他舌尖舔過我的肚擠,我癢得身體一縮,他趁機扯掉了我的棉質小內褲,我
羞得馬上用雙手捂在雙腿之間。他輕握住我的手腕,幾乎是毫不用力地就把我的
手拉向兩邊,把臉埋向我的雙腿之間,我夾緊雙腿抗拒著,阿國卻又握住了我雙
腳的腳踝向上舉起,讓我幾乎成了一個M型坐在沙發上,整個小穴暴露在他的面
前。

他停下了動作,就這樣近距離的看著我的小穴,我甚至可以感覺他的鼻息,
一下一下的吹著我的陰核。

「你的小穴真的好美!」就在我覺得我臉漲紅的快要爆炸的時候,他居然開
口對著我的小穴說了這一句。

接著他把我的陰核小豆豆一口含在他嘴裡,他的鼻息變成吹在我的毛毛上,
好癢!他舌尖舔弄著我被他包在嘴裡的小豆豆,一陣酥麻讓我幾乎憋不住想要尿
出來,還加上他要命的落腮胡渣,紮在我小穴周遭的敏感肌膚上,讓癢麻感更加
強烈,我把他的頭緊夾在我的雙腿之間,雙手按著他的頭,我想要他停止這對我
強烈刺激的動作,但是卻又酥麻到捨不得。

忽然,他停止了那小小的舌尖攻擊,我稍微松了一口氣,卻悵然感到若有所
失。他溫柔地撫過我大腿內側,再度分開我的腿,我順從地分開大腿,任由我濕
漉漉的小穴再度展露在他的面前。

他用兩手手指撥開我的陰唇,伸出他剛才對我使壞的舌尖,往我小穴裡面探
進去,我感到他在我小穴裡面捲動著,卻伸不進去深處。但是我現在覺得小穴深
處像是有千百隻的螞蟻在爬,我要他伸到深處去,止住那些搔癢。

「我要啊!」我叫了出來,扶著他的頭讓他站起身來,我急得兩腳亂蹬。

「你真的要?」他站起身來,用挺直的大陰莖對著我問道。看得出來他不是
在逗我,卻是很認真地在問我。

「要!要!我要你插進去!」我伸手拉著他的陰莖做勢往我小穴裡帶。

阿國把我兩腳舉高,架在他的肩頭,讓我的小穴口朝上。他自己的手肘撐在
沙發的兩側扶手上,龜頭對準了我的小穴口,一挺腰就插進去了一半。

當我看著他的陰莖,從龜頭到陰莖的一半沒入我的小穴裡,那感覺讓我瞪大
了眼睛,張大了嘴,想叫卻叫不出聲音。那種感覺一下子包圍了我,小穴漲得好
滿好滿,那種感覺卻不只是在小穴而已,而是充滿了全身。然而當我看見他還有
一半還露在外面的時候,我卻有點害怕,但是卻有更多的期待。

「慢!慢!慢一點……還要……慢一點……再來。」這時我能說的只有這兩
句。他聽著我的指揮慢慢地深入,當他整支陰莖沒入在我的小穴中的時候,那種
感覺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他溫熱的龜頭現在抵住的地方,應該就是所謂『花
心』吧!

那感覺真的很舒服,從阿國臉上的表情看起來,我想他應該也很滿足我小穴
溫暖的包覆吧!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太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