鴛鴦譜(第1-21回) (21/24)

第十一回:神功鍊就,花樓沈雪梳妝

  王嵩回到家裡,先向母親請安,就到書房讀了些文字。夜裡,拿出老道那本
秘笈勤加修練,由于王嵩聰明過人,反應敏捷,才幾日功夫,果然把那話兒練出
些效果,不但粗長許多,還可運氣使喚,作些攪動伸縮的動作,王嵩自是欣喜萬
分。

  女人是最美麗的動物,更是上帝的得意傑作,如果這美麗的傑作能和你袒程
相見,那將會是多麼旖旎?多麼令人遐思的神奇啊?所謂:

  淡�多態,更的的,頻回眄睞;

  便認得,琴心相許,欲綰合歡雙帶。

  記畫堂風月逢迎,輕顰淺笑嬌無奈;

  向睡鴨驢邊,翔鳳屏裡,羞地香羅暗斛。

  這是一首春情的詞,描寫著美人多彩多姿,顧盼傳情的神態。在明朝當時的
妓院中,很流行這種填詞的玩意兒。一些風流才子、騷人雅士等,都講究在妓院
中露上幾句,以表示自己的才華,顯示自己有學問。當時更有很多的名妓,在這
方面頗有研究,無論是應對、或是填字,也都能夠附合韻味。所以有許多公子哥
或是文人墨客,妓院便是他們經常聚會的地方。

  王嵩並非家財萬貫的少爺,但在長相方面,生得非常出眾,面如冠玉,兩條
微向上挑的濃眉舒展著,直挺的鼻子,配一張紅嫩的嘴,稱得上一表人才。而且
王嵩的智慧,更是無人能比,所以在才學方面也還不錯,無論是天文、地理,可
說是樣樣精通。具備這些優厚條件的王嵩,每番應著學友的邀約,到風月場中玩
樂,當然是受歡迎的對象,無論是老鴇或是那些鶯鶯燕燕的女子,都慇勤的侍候
著。而這許多鶯燕之中,最得到王嵩的喜愛的,就是醉香樓一個名喚沈雪的女子,
她正式下海接客還不到半年,到目前爲止,還是個含苞待放的清倌人。嬤嬤正爲
她物色對像給她開苞,既然被王嵩看中了,這當然是再好也沒有的了。

  就沈雪本身來講,年紀剛滿十八歲,正當黃金年華。那34C、24、34
的迷人身材,長的眉清目秀,亭亭玉立,皮膚白嫩,尤其一雙勾魂杏眼,水汪汪
的,一張櫻桃小嘴,永遠流露著甜甜笑意,難怪王嵩他一眼就看中意她。從此以
後,每當華燈初上,王嵩和一些同齡的朋友,便會在此聚會。

  這一天,王嵩用畢晚飯,剛要整理衣服出門。

  母親李氏忽然對著他說道:「嗯!你坐下,你也不小了,我們王家人丁單薄,
所以爲娘的希望你早點能完婚。妳既與馮家表妹有婚配的打算了,可不能辜負人
家。至于外面的,在正室還沒娶進門前,偶而玩玩可以,可不能當真。」

  王嵩道:「娘!我知道呢!請母親放心。」

  王嵩一踏出家門,想要試試「迷燕神功」的威力,便直接前往妓院,去拜訪
舊情人沈雪。小別勝新婚,尤其是多情的人兒,此時沈雪一付哀怨神情,一雙含
情脈脈的媚眼,凝視著他,像是在怪罪他爲什麼這麼久不來。經過王嵩捏一番理
由解釋,沈雪認爲情有可原,小腰一扭便坐在王嵩的腿上,搖擺幾下,不知何時,
王嵩的大雞巴已經被搖擺得挺的直直翹。一陣沖動,王嵩雙臂一攬,把沈雪抱個
滿懷。王嵩的手不停地在沈雪的粉腿上遊走,像似餓虎下山飢渴的模樣,王嵩的
手移向沈雪的玉戶時,沈雪不由得臉色通紅道:「嗯……不行…………」

  王嵩問道:「爲什麼呢?我要……」

  沈雪道:「人……家……還是清倌兒……」

  王嵩道:「那有什麼關係,我給妳開苞!」

  沈雪雖然身在妓院,可是到了這時候,也羞得低頭不語。

  王嵩問:「怎麼不說話呢?」

  沈雪道:「人家……不好意思說!」

  王嵩道:「我們又不是剛認識,怕什麼?」

  沈雪羞紅了臉頰,靦腆著說:「唔……你去問我媽……我做不了主的!」說
完小腰一擺,掙脫了他的懷抱,掩著嬌顏,就跑出門。

  一會兒,嬤嬤就進來道:「大少爺叫我嗎?」

  「喔!妳來的正好,我有事和妳商量商量!」

  嬤嬤急忙說:「這可不敢當,你有事吩咐我就是啦!」

  王嵩道:「我想要替沈姑娘成人,還希望妳能作主。」

  「哎呀!這可是我們家沈姑娘的造化哪!沈雪也滿意公子的爲人,大少爺你
要怎的,你說了就算數啦!」

  王嵩接著又問:「但不知道要多少梳妝禮金?」

  「哎喲!你大少爺隨意就行了,我又不是不肯!」

  兩人客氣半天,還是王嵩說出了價碼,一百兩銀子,嬤嬤聽了,歡喜的合不
攏嘴,連忙請了個安就出去了。再度回房的沈雪姑娘,隻見她低頭含春,又是高
興又是羞。王嵩看了趕緊過去抱住她,往床上一放,她羞得閉上眼睛。王嵩覺得
飄飄然的,剛要動手爲她寬衣,她嬌軀一閃避開了。

  「嗯!……還沒吃飯呢!看你急成這樣子!」

  「哦!妳不說我倒忘了!」

  「真是昏了頭的大色鬼!」說完,笑得週身顫動。

  王嵩道:「什麼!妳說我什麼!」王嵩則不甘示弱,伸手去抓她,搔她的癢,
沈雪笑得更是厲害。

  沈雪嬌羞的說道:「不說了……就饒了我吧!」

  王嵩道:「可以!那要親親熱熱地叫我一聲!」

  沈雪忸怩的說道:「你先放手…………我才叫!」

  「好!妳不叫,就讓妳知道我的厲害!」

  「哎呀!笑死人了!肚子都笑痛了啦……」

  「叫!還是不叫?」王嵩的手又伸了過來。

  沈雪連忙道:「等一下嘛!你……過來!」

  等王嵩附耳過去,她才輕輕叫聲道:「情哥哥!……」

  晚宴是一桌豐富的酒菜,還邀請了院�的姐妹們。此時沈雪又經過了特別的
妝扮,更是明豔動人,嬌美萬分,使人越看越愛,恨不得一口吞了下去。酒足飯
飽,同事姐妹們都散去了。王嵩此時微有酒意,沈雪扶他到合歡床上,爲他寬衣
解帶,侍候好之後,卻跑到桌邊守著那對大紅燭。

  「小娘子,妳還不睡?」

  「等一下嘛!人家要守著這對紅臘燭,燒完才能睡!」

  王嵩聽了,急忙向桌上一望,那對花燭還有那麼長,要等它燒完,那不是要
等到天亮?于是便下床拉過沈雪姑娘。

  「忙什麼呢!你這個人就是這麼急,自己也不害羞……」最後,還是含羞的
依了他,一同上了床。羅帶輕解,沈雪身上的綵衣一件件地飛落床下,最後隻留
下一件僅圍著前胸的金繡肚兜,沈雪不肯再脫下去了。

  「不要嘛!人家已經脫光了!……」此時,隻見她雪白的肌膚,白白嫩嫩的,
甚是嬌豔動人,王嵩早已伸手過去,抓住她的玉乳。

  沈雪的嬌軀一閃,說道:「不許你這麼輕狂,摸的人家好難過!」

  可是她如何抵擋得了王嵩,最後僅能遮住前胸的肚兜也給鬆脫了。此刻,眼
見兩個中碗型玉乳顫動著,半掩的陰戶微微隆起,烏黑濃密的陰毛,好叫人心動。
沈雪被看得嬌不自勝,連忙用手遮掩陰戶,嬌嗔道:「嗯!不許你這樣……看人
家……」

  「誰要妳長得這麼迷人呢!我就是要看!」王嵩一面喜孜孜的欣賞沈雪那迷
人的陰阜,不禁好奇問道:「雪妹,妳那陰阜怎的特別隆凸,好像個桃子般?」

  沈雪聽了,不禁羞紅了臉,濡濡的應聲道:「那……那……那是我們家姑娘
……在十二歲起,每天都要……坐……坐罈子……啊……羞死人了!」

  「坐罈子?什麼叫坐罈子?爲什麼要坐?」王嵩一連又問個不停。

  沈雪羞得不肯說,王嵩一直依著她追問,沈雪不得已,這才細聲的說道:
「就是像我們家這樣的姑娘,每天要練習坐在酒罈子上,把陰阜靠坐在罈口上,
日久了,陰阜自然會隆凸起來。」

  「那爲什麼要坐罈子?」

  「那是讓……讓陰阜……隆起如桃,比較好看,同時……同時陰戶會比較緊
緻細密,如此客人會比較喜歡……」

  「那隆起如桃的陰阜,有何妙處?」

  「羞死人了,怎的一直在問!那般的陰戶小穴,會挾的男人舒服啊!」

  「喔?那好哩!……等下我得試一試!」

  沈雪不依,王嵩用手一拉,兩人擁抱在一團。他的手在乳房上揉捏著,直把
沈雪撫弄得嬌喘起來:「嗯……嗯……癢死人了……」下面掩著玉穴的手又不敢
放開,隻好任他揉弄了。

  「嗯……唷……人家受不了嘛……」說著說著,沈雪把手移開,移到玉乳上,
不讓王嵩揉它。這時沈雪陰戶蜜穴大開,王嵩趁她不注意,突然分開她的雙腿,
他要細細欣賞這個桃花源洞。

  「啊!不來了……你不要看嘛……」她嬌羞地叫著。

  王嵩那裡忍得住,伸出舌尖,吻上了她的玉戶。

  「哥……不能這樣…………我受不住啊……」她狂了,小腰扭擺了起來。

  「啊…………」的一聲長吟,沈雪突然嬌啼起來,玉體在不停顫抖,原來玉
戶上的小陰唇被王嵩給吸住了,而且不停地吮舔著。

  沈雪驚慌大叫:「哎呀……哥……不行呀……這要……這要人……人……人
命了……唔……難過嘛……快……快……快點兒……放開……啊……放開……」
王嵩仍舊狂吮著。

  「快……哎呀……你會要了妹妹我的命……啊……」沈雪一陣緊張,雙腿夾
緊臀部猛挺,最後她終于癱瘓了,玉戶流出了許多淫水,王嵩全給吞了下去。王
嵩被她的浪態,挑逗得慾火上昇,飛快地脫去內褲,挺著大龜頭抵在陰戶洞口摩
擦著。

  「哎呀!好……疼……喲……」痛字才將出口,下體又一陣刺痛。

  「啊!哥……疼呀……輕點兒……」沈雪不顧一切使勁的想避開他的插入,
誰知王嵩把腰一挺,她立刻感到身體要裂開似的,其疼難忍,大叫道:「呀!好
狠心喲……哥……疼……疼死我了……」額上的冷汗直流,一張墊在屁股上的白
綢,滿是血滴。

  王嵩一陣快感,爲了使她不太痛口,所以暫停下來,連忙用手去抹沈雪的額
角,憐惜的說:「疼得厲害嗎?」

  沈雪道:「還問呢!疼死人了!」

  「現在呢?」

  「現在有好一點了。」說完之後,還送了王嵩一個媚眼,王嵩看了就輕輕地
動了幾下,雞巴頭頂到了穴心。

  「啊!哥……酸死了……」

  「哥……哥……我的哥哥……你弄的我……好樂……哎呀…………真舒服
……嗯……嗯……我受不了啦…………」

  「啊……哥……好哥哥……不要再……再磨了……我實在受不了……」

  「嗯……小親親……讓妳止止……癢吧……」

  「嗯……哥……哥……這……這才夠意思……嗯……好舒服……嗯……哼
……唔……唔……」

  「嗯……唔……小親親……妳真可愛……妳的小穴……又緊又滑潤……嗯
……嗯……唔……唔……太好了……」

  王嵩挺著雞巴磨轉著,她扭動了一下臀部,不由得嗯!了一聲,雙手摟緊王
嵩的身體,屁股動了動。

  她有些難受地說:「哼……用力一點……唔……」

  王嵩便猛插了幾下,她急喘了一口氣。突然,沈雪身子一陣顫抖,口中叫道:
「哎呀……哥……妹妹完了……」緊跟著直喘著氣息,靜止不動了,但口中還唸
著:「哎……哥……哥……我的親愛的哥……哥……」

  王嵩感受著沈雪陰道挾緊陽具的滋味,想到沈雪竟然生就的是玉女名器中的
「雞雉穴」。這種陰戶的膣道極爲狹窄,陰門也很細小,而它的花心突出向前,
其前端就如雞舌般尖尖的。如果陽物細長,隻消一進大門,便能輕而易舉地碰觸
到花心底部,所以不可魯莽地直沖而入,否則很容易讓女性受傷。相反的,如果
陽物又粗又短,那就棋逢對手,樂趣無窮了。花心太淺是這種陰戶的缺點,由于
很容易搔到癢處,所以一般說來,都是女性先達到高潮。這種女性是陽物短而易
洩的男人的好物件,不過,要是遇到陽物粗長的男人,那麼女人就受不了啦!

  王嵩不忍她太累,便抱著她睡著,但他的大雞巴也沒抽出來,就讓沈雪的陰
唇含住了。過了一會兒,王嵩感到沈雪在緩緩而動了,她的陰戶在一擺一擺的,
讓龜頭在穴眼上磨呀磨的……。

  「嗯……哼……」才磨了幾十下,花心被大雞巴的龜頭頂得酥麻酥麻的,沈
雪忍不住的磨得更是火速了。

  「啊……嗯……唔……」她浪哼了起來。

  王嵩假裝剛睡醒的樣子,問道:「雪妹,妳在做什麼呀?」

  沈雪嬌羞的說道:「哼……人家……人家…………」欲言又止。

  王嵩裝作不知道:「什麼……人家……人家的?」

  沈雪道:「人家……人家……忍不住……忍不住嘛……」

  王嵩故事促狹的說道:「什麼忍不住了!妳怎麼不睡覺?」

  「不是……哼……人家難過死了……」

  「什麼?」

  「哎呀!人家……我不來了……哥哥知道啦!」

  「真的不知道呀!」

  「好哥哥……我要……我要嘛…………」

  「妳要什麼,拿去好了!」

  「好哥哥……我要……我是要……人家怎麼拿嘛!」

  「哎唷……好哥哥…………我要你的大寶貝啦……」

  「那妳拿去好了!」

  「不要……我要哥哥你動嘛!……」她淫蕩得像個蕩婦,什麼都說。

  「那妳要我怎樣?」

  「我要插…………穴兒嘛!……」

  「我還要睡覺!」

  「啊……哥……求求你……給我插插嘛……」

  沈雪的小穴癢得實在難受,也顧不得羞恥,翻身伏在王嵩身上,兩手撥開玉
戶,抓住陽具就往�套,套動七八下,龜頭隻進去一半,竟也舒服的叫著:「嗯
……好哥哥……這……這才夠舒服……嗯……好痛快……好舒服……嗯……唷
……唷……」

  王嵩這時故意將陽具抽了出來,沈雪著急的說:「喲……哥……插進去嘛
……插進去嘛……哥……」

  王嵩聽了,才又將陽物擠了進去,一邊道:「嗯……隨妳……怎麼擺佈…
…嗯……」

  等到大雞巴被淫水浸濕了,滑潤了些,沈雪將粉臀一坐,不停地套動起來。
「啊……疼……」,那大陽具深入頂到子宮口,但她咬牙忍著。

  「哥……頂一下嘛!……」王嵩知道沈雪已浪到極點,這才輕輕一頂。

  「啊……哥……雞巴好大喔……好舒暢喲……」嘴�哼著,小屁股也隨著下
壓,大雞巴已慢慢向�滑。

  「唔……唷……頂得妹妹……好爽快啊……」在大龜頭觸及玉戶深處時,她
顫抖聲叫著。

  躺在下面的王嵩,靜靜地欣賞著沈雪的浪態。

  才一會兒,沈雪忍不住陰戶的酸癢,她浪叫道:「哥……我要動……快動
…………」

  王嵩這才挺了起來,沈雪便往下套動著,大雞巴塞得陰戶滿滿的,陣陣的酥
麻傳來。王嵩爲了增加她的快感,用手捏著她的乳頭揉弄著,這使沈雪更癢到心
�,下面的小穴也被引得一縮一放,一放一縮地咬著,小屁股不由得扭擺起來,
還不時的左右擺著,直樂的她哼道:「啊……心肝哥哥……大雞巴哥哥……嗯
……好舒服……嗯……美死我了……好哥哥……唷……唔……唔……」

  陰戶含住大雞巴不停的翻進翻出,花心吻得龜頭酥酥麻麻的,好不快感,王
嵩也叫道:「雪妹……我好舒服……重一點吧……」

  兩個人淫叫在一起,也浪成一團。那大龜頭帶著浪水,弄到王嵩小腹到處都
是,她套得更快了,小穴吞吞吐吐個不停。

  沈雪嬌喘噓噓道:「哥……妹妹……就要……哎呀……」

  沈雪緊張了,全身用力猛套著,雪白的小屁股快速下壓。

  王嵩道:「雪妹!要丟了嗎?」

  「嗯……嗯……就要……丟了……嗯……啊……不行了……小穴丟了呀…
………」沈雪禁不住心�的騷癢,猛然的狂洩了。她連忙抱住王嵩,全身一陣顫
抖!但是王嵩這時卻在緊要關頭,見她停止了插坐,連忙一翻身,就狠狠的幹起
來了。

  「哎呀……好狠呀……」大雞巴落得好快,抽得好高,沈雪喘著說:「嗯
……親親……嗯……嗯……嗯……不要頂了……唔……妹妹……小屄屄……受不
了啦……」

  王嵩如此狠狠的幹了百來下,沈雪又叫道:「哎呀……快頂……小穴又出水
了……」王嵩的大雞巴實在插得她太舒服了,陰精再度猛流,使她通體舒暢抖顫。

  王嵩感到龜頭一陣酥麻,突然小穴在收縮著,緊吮著大雞巴頭子,這種滋味
使他難以忍受,急忙頂著花心,急速抽插。「噗!噗!噗……」一股陽精刺刺的
直射花心。



  沈雪猛驚叫道:「哎……唷……唔……嗯……哥……射死我了……啊……真
爽快……」隨即她又是一陣顫抖。

  兩個人都癱瘓了,休息了一會兒,沈雪狀似滿足的微笑,又嬌聲說道:「哥
……舒服嗎?」

  「嗯!…………妳呢?」

  「………………」她微笑的點點頭,緊緊摟抱住這心愛的人兒。

  「妳真美,我要妳常陪著我!」

  「真的?」

  「過二天,就來找妳!」

  「啊!哥…………我真要高興死了啦!」

  王嵩吻著她,她輕輕的說:「哥!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說,可是我又怕……」

  「怕什麼?」

  「怕哥的大……吃不消!」

  「大什麼?」

  「你的……大雞巴,好嚇人喔,……真要人命!」

  「喜不喜歡?」

  「嗯……嗯,喜歡死了!」

  沈雪說著,小手握住軟軟的雞巴,與王嵩相擁而睡了。

  良宵苦短,第二天一早,王嵩先是醒來。看到一旁的沈雪,就一把摟住,先
是一陣長吻,沈雪推開他,說道:「哥!也不怕別人看見!」

  「雪妹,愛不愛我?」

  「嗯!才不愛呢!」

  「真的!讓我試試看!」

  說著,伸手溜進沈雪的內褲,摸到那迷人的穴口,隻覺得濕濕黏黏得。沈雪
一扭腰,說道:「哥!不要嘛!讓別人看見了,羞死了!」

  「還說不想,剛摸著就已有浪水了!」

  「嗯!別說人家嘛!」沈雪說完,羞得小臉通紅,就順勢靠在王嵩的懷�,
任憑他吻著。當他摸得性起時,雙手一抱美嬌娘,就要挺身插穴。

  沈雪忙道:「啊!哥……不要,這麼早會讓別人笑死的!等一會兒,哥要怎
樣就怎樣,別急成這樣嘛!嗯!…………」

  「不!我現在要!」

  「好哥哥!先洗個澡,舒舒服服再玩……不好嗎?」

  「那妳要陪我洗!」

  「好吧!」

  一番好言相勸,這才止住了王嵩的慾火,兩個人相偕一前一後進入浴室。

  「哥…………不許你瘋,要不然我不和你洗!」

  「好!」王嵩一面脫衣,一面應著。

  片刻之間,兩個赤裸的人兒臥在浴池中。這時沈雪緊偎在王嵩懷中,王嵩的
手捏著她的玉乳,不停的揉著,直逗得沈雪口中「唔……唔……」的哼著,浴盆
內的水亦被搖得「嘩嘩」外流。

  沈雪嬌聲的說:「你答應人家不瘋嘛!哼!我不依……」

  兩人四腿相貼,沈雪的玉腿緊抵住王嵩小腹上,前面兩條粉圓修長的玉腿交
叉處,烏黑一片,那根肉棒子呢?正夾在玉腿的交叉處。

  沈雪被揉得難過的說:「哥……不……我不要……別揉了……好難過呀…
…」

  這時王嵩才輕輕搬開她的玉腿,讓龜頭插入穴口中去。

  「啊……不……不要……還沒洗乾淨……」說著,竟微擡起嬌軀來。

  「哥……我幫你洗!」沈雪邊說邊拿肥皂替他抹身體,抹到那大雞巴時,格
外地仔細,小手細細地在上面揉弄著。

  王嵩看著她說:「好雪妹,人家難過死了!」

  「哥!真是個急色鬼,先洗乾淨嘛!」

  「那我也替妳洗!」王嵩說著,一隻手摸著她的玉戶。

  「嗯!……不要摸,癢死人了!」沈雪扭腰想擺脫他的糾纏,細心的爲他洗
澡。

  「哥,閉上眼……不許你看!」沈雪看見他閉上眼後,這才低下頭去洗桃源
洞口。

  他們足足洗了一個鐘頭,才相依的回到房間,王嵩早已忍不住了,一把抱住
沈雪放在床上,情不自禁地吻遍她的全身,直吻得沈雪嬌笑連連:「好哥哥,吻
得人家癢死了!」吻完後,王嵩才脫光衣服,一把摟著美人兒。

  「雪妹!真想死妳了!」

  「嗯……,人家也是想你,尤其是這�,那滋味好難過喲!」

  「那�想?」

  「全身都想,想得人家……兩條腿都用力扭……」沈雪翹著小嘴,一付嬌態。

  「那個小東西,不知道想不想我?」

  「還說呢!想得人家褲子都濕濕的!」

  「那是浪得很呀!」王嵩見她如此思念,連忙親吻她的小嘴。

  「才不是呢!」

  「那我要看看……」

  「不要啦…………」

  沈雪嘴�說不要,可是兩條玉腿卻慢慢張開來了,露出那迷人的陰戶,突起
的陰唇紅潤潤的,一張一合,格外迷人。王嵩轉過身來,用手分開陰唇,馬上吸
吮起來。

  「啊!哥……哼……」吻得沈雪小屁股直搖、直挺著陰戶。王嵩再吐著舌頭,
在玉戶上舔吮著。沈雪被這風流郎舔吮了幾下,已是神魂顛倒,淫水直流,她哼
著道:「哥……我好像要飄了……嗯……我要吃……你的寶貝……大雞巴……嗯
……快……快……快嘛!……」

  她浪得難以忍受,伸手就扶住那個大雞巴,歪著頭,小嘴就吮吻著陽具,然
後張開了嘴,一口就吞下了大龜頭:「哥……好大喲……嗯……好……」王嵩被
她吸吮得酥癢難耐,不禁向前頂。

  「好了,哥!別動!」說著,還用舌頭舔著馬眼。兩個人此時已是慾火高漲,
身體擺個不停,一個是屁股拚命上頂,一個雄腰伸縮,最後都忍不住了。王嵩才
轉身抱著沈雪的玉體到床邊上,他自己卻站在床下,站在她的兩腿之間,用手握
住雞巴,對著她的陰戶,猛力刺了進去,真是其快如箭,大雞巴已全根沒入,大
龜頭頂著發顫的花心。

  「唷……嵩哥……頂死我了……好舒服……嗯……」剛浪了一半,大龜頭又
是一頂一抽,抽插得沈雪全身猛顫,浪水直流。

  王嵩連續抽插了七八十下,插得沈雪更加發狂了:「啊……呀……插死我了
……我要……哥……吻我……」王嵩知道她要洩了,急忙用龜頭猛力磨轉。

  「啊……不行……要丟了……嗯……」她渾身用力狂抖著,濃濃的陰精狂洩
而出。可是王嵩還是猛浪的抽送著,看著沈雪已癱瘓的躺著,精水向床上直流,
床單濕了一大片。王嵩不停的挺送著,直插得沈雪死去活來,連連丟了三次,嬌
喘噓噓,王嵩看她嬌憐的模樣兒,才放慢下速度來。

  沈雪此時得以喘息,便嬌喘道:「哥……好猛喔……插死妹妹啦……」

  沈雪休息了一下,也好了許多,便又開始擺動著屁股,迎合著王嵩的抽送,
還不斷發出淫聲浪語:「爽啊……我咬住……你的龜頭……緊不緊……酥不酥
……啊…………」

  王嵩聽到她的浪叫,也爽叫著:「好妹妹……哥……也要丟了……」

  王嵩感到龜頭一陣酥麻,陽精也狂射了出來,沈雪的陰戶內一陣陣的沖激,
整個人被燙得軟綿綿的。

  王嵩扶在她的身上,直喘著大氣。沈雪嬌媚的打了他的雞巴一下,說道:
「都是你這個壞東西!」

  「哎唷……痛死啦……」王嵩猛然的叫起來。

  「真的痛?快讓我看看!」沈雪連忙用手握著王嵩的雞巴,輕輕地撫弄著。

  「哥……還痛不痛?」

  「嗯!痛!」沈雪聽說痛,急忙張開嘴含住了龜頭。

  王嵩笑了起來道:「哇!好美!」

  沈雪知道上當了,他是逗著自己玩的,所以撒嬌的一手推開雞巴,說道:
「好了啦!哥!別再鬧了,該起來啦!快去洗洗吧!」

  沈雪洗完身子從浴室出來,想到等下情郎一定還要吻……要玩……,不覺羞
紅人臉,因此換了一盆清水,再好好的把那陰戶清洗一番。王嵩這時在床上等得
發急,一看見她進來,就含笑道:「快來呀!雪妹!」

  「才不來呢!你壞死了!」

  「喜愛嗎?」

  「哼!想要人家那個……才不呢!……」一語未畢,王嵩猛然的跳起來,跑
過去摟住了她。

  「嗯!……哥!饒了我吧!」可是王嵩卻在她的身上亂摸,笑得沈雪上氣不
接下氣的。

  「哥!我不敢了啦!」

  「要叫好聽的才行!」

  「好好……心肝哥哥……行了吧!」

  「不行!」

  「那要叫什麼嘛!」

  「妳自己知道!」

  說著兩人摟成一團,王嵩頭一歪,含到了她的尖乳頭,就不停的吮吻起來,
弄得沈雪直流浪水,屁股也開始搖擺起來。王嵩知道她春情發動了,想著她的陰
道有些寬鬆,便脫口說道:「好雪妹……插一下屁眼好嗎?」

  「嗯!我怕痛!」沈雪聽姐妹淘說過,知道後庭花是怎麼回事,況且她們這
行的,本來就得應付客倌的慾求。

  「不會的!我會輕輕的弄!」于是王嵩挺著大雞巴,沾了些淫水,在她的屁
眼上磨了磨,便輕輕地一挺。

  「哎唷喂呀!痛死我了……」

  「好雪妹!忍著點,我輕輕的插。」王嵩說著又輕輕頂了一下,沈雪因屁眼
收縮緊咬龜頭,不用大力是拔不出來的。

  「嗯!不能動……」

  王嵩暫時停止,兩手捏弄著她的乳頭。不一會兒,沈雪又桃臉生春,小玉臀
開始擺動起來,沈雪嬌聲道:「哥!動一動嘛!」

  王嵩便緩緩推送著,慢慢連根插入,一種從未有過的快感,刺激得沈雪快樂
無比,小屁眼緊緊包著大雞巴,舒服極了、美極了。接連抽插幾下,王嵩被這種
從未有的快感,刺激得難以忍受,失去了平素的溫存,隻見他狂頂了起來。

  「妹妹……好舒服……我要動……我想插……妹的……屁眼……」

  王嵩像發瘋似的,急劇地抽插著。這時沈雪爲了要讓情郎享受,所以忍著痛,
任他瘋狂的抽送,還不時挺動著屁股,配合他的動作,漸漸地,小屁眼被大雞巴
插鬆了。

  「妳不……痛了嗎?」

  「嗯……好爽……舒服透了!」

  由于沈雪不再痛,所以又哼了起來。王嵩連連抽差了一百多下,他開始緊張
了,大雞巴也更長更粗硬了,突然他插得更快了。

  「哥……不能丟……妹妹我……屄屄……還很難過……快……快到小穴�
……嗯……啊……唷……哥……哥……嗯……」可是小屁眼的快感使王嵩無法忍
耐。

  「不行!妹妹……快來……快快……唷……不行了……要丟……給妹妹了
……啊……」沈雪感到小屁眼�,一股滾燙的精液噴射出來了。

  射精後的王嵩,隻有緊抱住她的小蠻腰,面部貼在她的背後,享受這難以形
容的快感。

  「哥壞死了!……快躺下來……抱緊妹妹再說……」說著兩個人就睡在床上,
沈雪輕輕向前擡起玉臀,讓大雞巴滑落出來。

  「妹妹!真的舒服死了!」

  「哼!還說呢!人家痛死了!現在被你逗得難過死了!」

  「等會兒,我會讓妹妹很舒服!」

  「嗯!我才不要呢!我等不及了,我現在就要嘛!」說著狠狠的捏了大雞巴
一下。

  「哎呀!……那妹妹要讓它硬起來!」

  「不……我不管……我要嘛!……」說著,一臉飢渴的模樣,張開了小嘴就
含住大雞巴,往下輕咬了一下。

  「真愛死它了……我要咬下來……」這句話逗得王嵩哈哈大笑。

  「哼……我要……」她忍無可忍,小嘴整個含住陽具,慢慢吞吐著。

  「嗯……哥……人家想嘛!」小嘴吸吮著,嘴�還不停哼著。

  「哇!……它硬起來了!」沈雪忘形的叫著,又不好意思地將臉偎在陽具旁
邊,吃吃笑著。

  王嵩知道她浪的難過了,急忙將她翻倒身下,摸她的陰戶。

  「哥……我癢死了……快……快點給我……好嗎……想死了……啊……快
……快!」沈雪這時的浪態迷人極了,滿臉既媚又淫的表情,小屁股高高的擡起,
等候大雞巴的刺插。可是王嵩仍然不慌不忙,他喜歡欣賞沈雪的浪態,尤其是浪
得不能忍的時候,王嵩用手指扣進陰戶中掏動了幾下。沈雪兩頰火赤,浪水又猛
一沖,弄得王嵩手指盡濕。

  「嗯……小穴�面癢啊!……」

  這時,王嵩才俯在她兩腿之間,扶住大雞巴在淫水中磨擦。直逗得沈雪咬牙
切齒不住顫抖,雙腿猛夾他的腰。

  「哥!快點……插進去嘛!」王嵩見她這樣急相,猛的向前一挺,已是脹成
六寸多長的大雞巴就連根進入。

  「哎唷!……美死我了……」沈雪噓了一口氣,連忙挺著陰戶迎合他。淫浪
之水不停的往外流,她大聲浪叫著:「嗯……哥……我……我……舒服死了…
…幹吧……唷……狠狠地……插……狂點……喔…………」

  王嵩抽插起來,問道:「雪妹!舒服嗎?」

  「嗯!……唷……好好幹吧……」王嵩連抽插了二百餘下,沈雪又緊張的嬌
喘呼呼。

  「哥……樂爽我了……妹妹……忍不住了……」沈雪感到極度快樂,突然四
肢緊纏住王嵩,她一挺一顫的道:「哥!……丟了……唷……」

  王嵩並不停止動作,他要這美嬌娘更舒暢。大龜頭仍在不停的進進出出,抽
得淫水順著屁股溝向下流。又抽插了百餘下,「啊……」的一聲大叫,沈雪又忍
不下這心�的癢,小嘴哼道:「哥……哥……我的親丈夫……哎唷喂呀……饒饒
妹妹我吧……哎唷……又丟了……受不了啦……」

  王嵩的大雞巴,插得她實在太爽了,淫水向外直流。沈雪通體酥麻,每一個
細胞都顫抖起來。王嵩緊緊的摟住她,用舌尖伸入她的小口�,不住運氣吸吮,
這才使沈雪沒昏過去。王嵩看她媚眼又在轉動,已恢復了精神,這才托起屁股又
猛力抽插一陣,連續用力地抽插數十下後,王嵩將雞巴緊抵住花心,接著一股濃
烈的陽精噴射而出,沈雪也猛然一驚,再度狂丟不已。

  兩個人同時到達高潮了,也同樣鬆了口氣,彼此緊緊的擁抱著,不住的顫抖。
良久,沈雪終于噓口氣道:「哥!美嗎?」

  「妹妹!好美!好棒!妳呢?」王嵩知道她心�的感受,溫柔的回答,並吻
了她一下。

  沈雪輕輕答道:「嗯……如同哥一樣,甚至更美爽呢!」說著含羞的笑著,
兩個人又無言的擁抱在一起。他兩人的心情,正默默地交流著。她笑了,他也笑
了。

  「哥!妹妹什麼都給你了,希望哥永遠的愛我!」

  「雪妹,我會的!」

  王嵩、沈雪這一對愛侶,恩恩愛愛的,竟連時間也忘了。

  時間過得很快,不知不覺中,已到了第三天。在一邊看著沈雪妝扮的王嵩,
可等不及了,先拉過沈雪,不容分明就將她按在床上替她寬衣,兩隻手可不閒著,
左揉右抱,不停的在她身上摸索,直羞得她杏眼圓睜。二個人赤裸相貼,生理上
都起了異樣變化,沈雪這時心癢難耐,可是她仍忍耐著,王嵩這才反身俯在沈雪
身上,輕分玉腿,大龜頭就抵住她的小嫩穴上,輕輕地那麼一挺,沈雪羞的輕呼
一聲,陽具已進入了一半,再用力一挺,已到小穴的花心了。

  她猛烈的一顫,叫道:「哎呀……」

  沈雪櫻口直喘,插進去的大雞巴開始運動了,龜頭磨在小穴心上,直磨得沈
雪陣陣酥麻,渾身發顫。王嵩的大雞巴在沈雪小穴�抽插了百來下,沈雪無法忍
受了,她也開始挺動屁股,也不時地哼哼著,最後她被插得欲死欲仙,竟連連丟
精了。

  她浪叫道:「妹妹不行了……受不了啦……哎唷……我呀……快……哥…
…好厲害呀……」沈雪說完,粉臉已是通紅一片。

  王嵩這才將大雞巴拔出,俯在沈雪的身上,再輕輕一抵,塞得浪水橫流,原
來沈雪早就浪得要命了。

  沈雪嬌呼道:「呀……啊唷……好過癮哇……嗯…………」

  王嵩知道沈雪春情大動,也就不客氣了,大龜頭就像雨點一樣,直落在她的
桃花心眼上,那浪水「滋!滋!」的響著,順著陰戶流到床舖上。王嵩抽插了百
餘下,沈雪再也受不住的浪叫道:「哎唷……唔……啊……爽呀……哥用力插吧
……嗯……妹妹……升天了……」

  王嵩狠狠猛猛的抽插著。沈雪大叫道:「哥……啊……不行了……妹妹受不
了……嗯……哥……真是厲害……唔……」

  「哥哥!你真厲害!」王嵩好像受到鼓勵似的,更是拚命地幹著。

  沈雪狂叫道:「哥哥……給了妹妹吧……哎唷……不能再幹了……哎呀…
…真要插死妹妹了……」

  王嵩本想再忍著性子,狠狠插弄一陣,可是看到如花似玉的美人兒,激情一
動,又猛幹起來。

  沈雪叫道:「嗯……哥……快……又要洩了……」

  王嵩也叫道:「好妹妹……唔……哥哥也要……快來……快咬……啊……我
要……出來了……唔…………」一陣猛烈的精液,直射沈雪的花心。

  「哎唷……呀……射死我了……」兩個人頓時癱軟地擁抱在一起。

  王嵩也喘息著說:「嗯……嗯……妹妹……好美……舒服極了……嗯……啊
……妳舒服嗎?」

  沈雪嬌喘道:「哇……嗯……太舒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