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傳說2作者︰YSE99

瘋狂傳說(六)

  「啊∼∼」受刑的女人淒厲的慘叫在寬敞陰森的地牢中迴盪。

  「把這個賤貨弄醒!」庫魯喘著粗氣,將手裡血跡斑斑的皮鞭丟在積滿污水
的地上。

  一個打手將一桶冷水潑向了被吊在樑上的女囚犯。

  「哦……」剛剛遭到殘酷毒打的女人呻吟著慢慢甦醒過來。

  這個女囚犯被赤裸著身體懸空吊起,一根從樑上垂下的細繩索將她的兩隻大
拇指緊緊捆住,兩隻承受著全身重量的手指已經被勒得淤血青紫;另一根繩子將
女囚犯的雙腳捆在一起,繩子另一端繫在鑄在地面上的一個沉重的鐵環上,兩根
繩索將女囚犯赤裸著的身體拉得筆直地吊在空中。

  女囚犯一絲不掛的美妙軀體已經被皮鞭抽打得慘不忍睹︰原本雪白細膩的後
背上佈滿了好像漁網般縱橫交錯的血紅鞭痕;赤裸著的豐滿圓潤的雙臀和筆直勻
稱的雙腿上也被皮鞭抽打得鮮血淋漓;就連高聳著的渾圓柔嫩的雙乳也沒有逃過
各種酷刑的折磨,兩個豐滿的乳房已經變成兩個紅腫不堪的肉團!

  這個已經被折磨得不成人樣的女囚犯正是號稱「比奧提之花」的女中英豪,
比奧提軍中最優秀的將領──奧麗雅!

  奧麗雅濕淋淋的長髮凌亂地貼在她的臉上,嬌小豐滿的身體痛苦地顫抖著,
慢慢甦醒過來。

  「臭婊子!醒過來了!?還敢不敢逃跑了?!!」庫魯揪著奧麗雅的頭髮,
抬起她的臉,獰笑著問道。

  「呸!」奧麗雅將一口帶著血絲的唾沫啐到了庫魯的臉上!她盯著面前這個
猙獰殘忍的傢伙,眼中充滿了仇恨和不屈。

  「賤貨!這是還給你的!!」庫魯狠狠地一記重拳打在了奧麗雅柔軟的小腹
上!奧麗雅發出一聲慘叫,被吊在空中的身體忍不住抽搐起來。

  「把她的一條腿解開,吊到樑上!!」

  幾個打手走上來,將捆著奧麗雅雙腳的繩子解開。

  能征善戰的女英雄經過長時間的嚴刑拷打,身體已經極為虛弱。當打手解開
奧麗雅雙腳上的繩索時,她努力地掙扎了幾下想反抗,可孔武有力的打手很輕鬆
地就抓住了她豐滿結實的雙腿,打敗了奧麗雅最後一點抵抗。

  打手將奧麗雅的左腿重新捆上,繫牢在鐵環上。然後用另一根細繩牢牢捆住
她右腳的大腳趾,將繩子的另一頭栓在樑上的滑輪上,接著開始拉動滑輪。

  「不!放開我!不要……」奧麗雅虛弱地喘息著,只能以尖叫來表示內心的
反抗和仇恨。她眼看著自己的右腿被朝上拉起,幾乎與身體成了一個鈍角,使她
的大腿根被拉扯得十分疼痛!

  更令奧麗雅感到痛苦和羞恥的是︰這麼一來她身體最隱秘的部位就完全暴露
在了敵人面前,女英雄雙腿之間那濃密的黑色陰毛和隱秘嬌嫩的肉穴一清二楚地
暴露了出來!奧麗雅既羞恥又憤怒,她痛苦地扭動著失去自由的身體,羞憤地閉
上眼睛呻吟起來。

  「臭婊子!看你這麼濃密的騷毛,多不要臉!讓我來替你修剪一下吧!」庫
魯不知什麼時候手拿一根巨大的蠟燭站在了奧麗雅面前。

  「你、你、你要干什麼?!」奧麗雅眼看著庫魯粗糙的大手伸向自己兩腿之
間的秘穴,驚恐羞恥地尖叫起來!

  庫魯的手已經開始無恥地在失去抵抗的女囚犯的肉穴周圍摸索起來,用手指
扒開奧麗雅被冷水澆得濕淋淋的柔嫩肉唇,將粗大的蠟燭倒過來插了進去!

  「不!禽獸……」粗大的蠟燭磨擦著嫩穴裡乾燥的肉壁,奧麗雅感到一陣陣
疼痛!女英雄自從逃跑不成被抓回來後,雖受到殘酷的拷打折磨,卻還沒有被奸
污。儘管奧麗雅曾經被查理卑鄙地強姦,也有再次被姦污蹂躪的心理準備,可遭
到庫魯用蠟燭粗暴的侮辱還是令她感到無比羞辱,她拚命地叫罵掙扎起來。

  「臭婊子,等會兒讓你嘗夠真正的肉棒的滋味!插爆你的賤穴!!」庫魯抽
出蠟燭,看到蠟燭上沒有一點濕潤的痕跡,惡狠狠地罵著。

  庫魯邊罵邊點燃了蠟燭,將燃燒的燭火碰向了奧麗雅下體那濕淋淋的濃密陰
毛!

  「吱∼∼」,一股毛髮燒焦的刺鼻糊味從女英雄的下身傳來!一小簇黑亮的
陰毛已經被庫魯手中的蠟燭燒掉!!

  「不要、不!啊∼∼」奧麗雅驚慌萬分地向後弓著身體大叫起來!蠟燭燒到
女英雄的陰毛,一陣錐心的灼痛從嬌嫩的下身傳來,奧麗雅幾乎立刻痛得昏死過
去!

  「臭婊子!看清楚了!我要替你把這些下賤的騷毛都燒掉!!」庫魯一手揪
著奧麗雅的頭髮,將她的臉按下來。另一隻手握著蠟燭繼續伸向她的下體!

  「不要!!不!!」隨著又一聲輕微的「吱」的聲音,一股青煙伴隨著刺鼻
的焦臭從女英雄的下身傳來!奧麗雅全身已經僵硬了,難以忍受的暴行和痛苦令
她嘶聲尖叫起來。

  「哈哈哈!!!我要把你這個什麼『比奧提之花』的騷毛都燒光!!」庫魯
獰笑著繼續用手中的蠟燭灼燒著奧麗雅嬌嫩的下身那些濃密的陰毛。

  「不要啊……嗚嗚……不要、不要……」奧麗雅再也忍受不了這種慘無人道
的酷刑,她渾身哆嗦著號啕大哭起來。

  「呲」,一股尿液從女囚犯的下身射出將庫魯手裡的蠟燭澆滅了!被蠟燭灼
燒下體的女英雄竟然被驚恐和痛苦折磨得小便失禁了!

  「哈哈哈!你們看!這個騷貨竟然被嚇的尿都出了來了!!」庫魯看到奧麗
雅豐潤的下體已經蠟燭灼燒得一片狼籍,燒焦的陰毛亂七八糟地貼在恥丘周圍,
上面還沾著淡黃色的尿液,簡直狼狽不堪。見在酷刑拷打下都沒有哭一聲的奧麗
雅,現在被自己折磨得痛不欲生、不住哭泣的樣子,他得意地獰笑起來。

  「把她這些亂糟糟的騷毛剃乾淨,然後給我細細地打!看她以後還敢不敢逃
跑?!」

  這時,忽然從地牢的另一頭傳來一個女人淒慘的哭叫!

  「啊!!!不、不要……饒了我吧!嗚嗚嗚……」庫魯聽見女囚犯的哭叫,
轉身朝另一邊走去。

  哭叫哀求的女人正是逃跑不成被抓回來的阿妮塔公主!

  堂堂的比奧提王國攝政公主現在的樣子簡直悲慘極了︰阿妮塔公主和奧麗雅
一樣全身赤裸著,被捆在一張老虎凳上;她的上身靠在一根柱子上,兩條皮帶捆
著她纖細的脖子和豐滿的胸膛將公主的上身牢牢綁在柱子上。

  阿妮塔公主赤裸著的豐滿肥碩的雙乳飽受摧殘,兩根細細的尼龍線繫在她兩
個嬌小柔嫩的乳頭的根部,另一端固定在樑上,尼龍線繃得直直的,兩個乳頭已
經被勒得充血腫脹得不成樣子。

  阿妮塔公主修長豐滿的雙腿並在一起,膝蓋上下有兩根寬皮帶牢牢地將她的
雙腿捆在老虎凳上,她的雙腳下墊著幾塊厚木板,將她的雙腿抬高,令她痛苦不
堪!

  阿妮塔公主赤裸著的豐滿肉感的身體上並沒有什麼被皮鞭拷打的痕跡,雪白
豐潤的肉體依然顯得十分嬌嫩誘人;但兩個打手蹲在老虎凳前,一人捧住公主一
只纖鎂勻稱的裸足,用手裡的銀針不時紮著受刑的公主雪白嬌嫩的腳心!

  嬌嫩的雙腳被如此折磨,令阿妮塔公主痛苦萬分。可是她的身體卻連動彈一
下都不敢,因為只要稍微一動就會令那兩根栓著乳頭、繃地緊緊的細線殘忍地拉
扯起兩個被凌虐的乳頭來!陣陣錐心的疼痛從雙腳和乳頭上傳來,遭到如此酷刑
折磨的公主不時發出淒慘的哭嚎!

  「賤人!你現在已經不是什麼公主了,而是一隻供我們隨意發洩拷打的下賤
的母狗!!還敢不敢反抗了?!臭婊子!!」庫魯粗暴地揪住阿妮塔凌亂的金髮
大聲喝罵。

  「畜生!你、你們絕沒有好下場!!我、我……啊!!」被如此酷刑折磨的
阿妮塔公主感到無比屈辱和憤怒,她剛想怒罵就感到敏感的乳頭上一陣劇痛,立
刻嘶聲尖叫起來!

  庫魯使勁地拽了拽栓著阿妮塔乳頭的細線,看到女俘虜兩個嬌小的乳頭已經
被凌虐得紅腫淤血,腫大成原來的好幾倍,而雙腳也已經鮮血淋漓,他獰笑著松
開了手。

  「把這只母狗放下來!」

  幾個打手七手八腳地將阿妮塔公主從老虎凳上放了下來。

  公主赤裸著身體趴伏在地上,雙手捂著飽受摧殘的豐滿柔嫩的胸膛低聲抽泣
著。

  庫魯看著趴伏在地上屈辱傷心地抽泣著的公主,阿妮塔那赤裸著的豐滿雪白
的肉體經過酷刑折磨顯得更加淒美誘人。一想起眼前這個悲慘地裸露身體的女囚
犯就是統治著強大的王國的攝政公主,庫魯就立刻感到了一陣施虐的衝動!

  「把這個賤貨抬到那張架子上捆起來!你們給我好好收拾收拾這只下賤的母
狗!」

  幾個打手立刻撲了上來。

  「不要……混蛋!畜生!!放開我……」阿妮塔淒慘地尖叫著,拚命反抗也
無濟於事。

  幾個打手將阿妮塔拖到一個木頭架子前。這個架子好像一張長凳,只是在它
的下面有一個鑄在地面上的巨大的鐵環。打手將阿妮塔按著臉朝上躺在長凳上,
然後將公主的雙腳分開從長凳兩邊拽下來,接著用一根粗糙的麻繩將公主兩隻秀
美纖細的腳踝牢牢地捆在一起,又固定在了那個鐵環上;然後他們又將阿妮塔的
雙手也同樣從身體兩側扭到長凳下,用繩子捆住手腕後和雙腳牢牢綁在一起!

  他們捆綁完阿妮塔公主的手腳,又用一隻大枕頭墊在了她肥大多肉的屁股底
下使公主的下體抬高暴露出來,然後撤到旁邊。

  被打手捆綁好的公主躺在長凳上,手腳被捆在一起栓在長凳下的鐵環上,肥
嫩迷人的下體羞恥地抬高暴露著,徹底失去了反抗能力,只能閉著眼睛屈辱地抽
泣呻吟著。

  庫魯獰笑著走到阿妮塔的身邊,用手放肆地拍打著公主那肥嫩的下身。

  「臭婊子,你的下身還真夠肥的!」

  敵人的辱罵令阿妮塔更加羞辱萬分,她豐滿肉感的身體不停地哆嗦著,哭泣
得更加厲害。

  庫魯朝一個打手伸出了手,那打手立刻心領神會地拿來了一副又扁又寬的鐵
夾子。

  庫魯突然用手捏住了阿妮塔暴露著的下身那兩片嬌嫩肥厚的肉唇!他粗暴地
提起一片柔嫩的肉唇,用手裡的鐵夾子將它夾住!

  「啊!!!」被鐵夾子夾住的肉唇一陣劇痛傳來,阿妮塔掙扎著抬起頭,拼
命尖叫起來!

  庫魯獰笑一聲,又用鐵夾子將另一片肥嫩的肉唇也夾住!

  「你、你、要干什麼!?」阿妮塔驚恐萬分,疼痛和羞恥已經令她感覺渾身
痙攣起來。

  庫魯一言不發地將鐵夾子上連著的細線分別交給了兩個打手,兩個打手立刻
拽著細線,使勁朝兩邊拉扯起來!

  「呀!!!住手!!嗚嗚嗚……」被鐵夾子夾住的肉唇又被粗暴地拉扯著,
陣陣劇痛從阿妮塔身上最敏感的部位傳來,痛得她渾身不停地抽搐起來!

  兩個打手使勁拉扯著細線,眼開阿妮塔下身那兩片肥嫩的肉唇已經被拉得朝
兩邊張開,好像人大張著的嘴一樣,將肉唇掩蓋下的粉紅嬌嫩的肉穴徹底暴露出
來!他們才停止拉扯,將拉緊的細線栓在木架上固定住。

  被這麼粗暴地捆綁暴露著身體最隱秘的部位,阿妮塔公主感到無比的羞恥和
痛苦,她知道更殘酷無情的凌辱還在後面,這些毫無人性的傢伙一定會用最暴虐
的手段來折磨凌辱自己這個敵國的公主!阿妮塔絕望地閉上了眼睛。

  庫魯盯著面前這個豐滿的美女那裸露著的肥嫩迷人的下體,兩片被夾住拉扯
開的嬌嫩的肉唇之間,暴露出來的粉紅誘人的肉穴因為羞恥和緊張而微微翕動起
來,顯得更加淒苦而迷人!

  庫魯粗魯地將兩根手指一起插進女俘虜暴露著的嫩肉之中!一陣粗暴而快速
地抽插!

  「哦……」庫魯的手指粗暴地磨擦著乾燥嬌嫩的肉壁,阿妮塔痛得忍不住大
聲呻吟起來,豐滿的大胸脯劇烈地抖動起來。

  「你們把這只母狗的騷毛都給我拔乾淨!要一根一根地拔!!我先去休息一
下。」庫魯對打手吩咐著。

  「不、不要!!求求你們、不……啊!!!啊……」在庫魯的背後,被殘忍
地用鑷子一根根拔著陰毛的阿妮塔發出陣陣撕心裂肺的慘叫!

  庫魯走到寬敞陰森的地牢的最裡邊,那裡有一塊舖在地上的地毯。地毯上有
一個渾身赤裸著、被反綁雙臂的美女,脖子上一根長長的鐵鏈將她鎖在牆上。看
到滿臉淫笑的庫魯朝自己走來,這個跪伏在地毯上的女囚犯立刻驚慌羞恥地將赤
裸著的苗條美妙的身體縮成了一團,眼中充滿了驚慌的神色。

  「臭婊子,怎麼?害怕了?!過來!讓我快活快活!!」

  這個被用鐵鏈像狗一樣鎖著的女囚犯,正是阿妮塔公主的侍從長──娜塔西
婭。現在從她的身上已經看不到一點那個足智多謀、聰慧端莊的女公爵的影子,
長時間的蹂躪和姦淫已經把這個機智聰明的女公爵折磨得風采全無,好像只是一
個供敵人隨意侮辱發洩的婊子一樣。

  事實上娜塔西婭現在就只是一個供人隨意姦淫、發洩獸慾的工具了!由於她
沒有和阿妮塔公主和奧麗雅一起逃跑,所以娜塔西婭沒有和不幸的公主和奧麗雅
一樣遭到嚴刑拷打,但是她還是逃不了被侮辱姦淫的命運。女公爵被用鐵鏈鎖在
地牢裡,專供庫魯和打手們拷打折磨阿妮塔和奧麗雅累了的時候來姦淫她,用她
那美妙性感的肉體來發洩他們的獸慾!

  「不要……求求你……」女公爵的身體已經縮成了一團,不住地朝後退縮著
哀求道。

  「怎麼?想像那兩隻母狗那樣嘗嘗酷刑拷打的滋味?還不快爬過來!!」庫
魯大聲罵著,已經開始解自己的褲子。

  阿妮塔公主和奧麗雅遭到酷刑拷打的場面已經把娜塔西婭嚇壞了,她一想起
自己當初被庫魯這個惡魔嚴刑逼供時那種無法忍受的痛苦,就立刻丟掉了最後一
點反抗的念頭。但被他用那根用異生物技術再生出的大肉棒以一種近乎瘋狂的方
式姦淫,娜塔西婭感到也是一種毫不遜色於阿妮塔和奧麗雅現在遭受著的刑罰,
她猶豫了一下,還是含著眼淚屈辱地朝庫魯爬了過去。

  娜塔西婭因為雙手被反綁,所以只好跪在地上,挪動雙膝蹭到庫魯腳下。剛
到庫魯面前就被一把粗暴地推倒在地!

  「母狗!你自己說︰是讓我操你的賤穴、還是屁眼!還是你自己用嘴來!」
庫魯粗魯地用腳踩著趴在地上的女公爵那雪白豐滿的屁股,使勁用靴子的底部在
那兩個白嫩的肉丘上踏著,問道。

  「我……」被庫魯如此逼問,加上還被他粗暴地踩踏著屁股,女公爵已經羞
辱得說不出話來。

  庫魯看著被自己踩在腳下痛苦地扭動著的女公爵,雪白細嫩的皮肉上佈滿了
一道道抓痕,那都是那些打手們在這個美艷絕倫的女囚犯身上發洩後留下的。他
一陣獰笑!

  「哈哈哈!臭婊子,你要不說我就插你的屁眼了!女公爵的屁眼又緊又嫩,
可惜現在已經被幹得鬆鬆垮垮,不過還是比那賤穴強!!」庫魯說著,一把從背
後抓住了趴在地上的娜塔西婭被反綁的雙臂,將她提著跪了起來,雪白豐滿的屁
股高高撅了起來!

  「不要!求求你、我、我那裡受不了……讓我用嘴吧……」一想到庫魯要用
他那尺寸驚人的大肉棒插進自己小小的肛門,娜塔西婭立刻顧不得羞恥大聲哀求
起來。

  庫魯看著眼前這個淒慘的女囚犯渾圓的雙臀,不僅兩個雪白圓潤的肉丘上抓
痕纍纍,就連那個渾圓緊窄的菊花蕾也已經變成了一個鬆弛的肉洞,裡面和周圍
還糊滿了黏乎乎的白色精液,顯然已經是飽受姦淫。

  「那好吧,看來你這個屁眼也已經沒什麼干頭了!」

  女公爵被羞辱得滿臉漲紅,眼淚不住地往下掉。可她還不得不轉過身來,跪
直在庫魯的胯下。

  庫魯看到娜塔西婭那淚痕斑斑的臉上和嘴角邊也糊著一些白色的污跡,忍不
住撇撇嘴。

  「母狗,看來你的嘴巴也嘗過不少肉棒的滋味了!我的這些部下還真是會偷
懶,一定已經把你搞得死去活來了吧?!」

  娜塔西婭流著眼淚,滿心的酸楚和屈辱,赤裸的身體已經哆嗦了起來。她低
著頭,慢慢地把臉湊到了庫魯的兩腿之間。

  庫魯忽然推開了女公爵,接著把她反綁雙手的繩索解開。

  「用手扶著,給我好好地吸!!」庫魯說著搬過把椅子,坐上去叉開雙腿,
指著自己胯下那根怒挺起來的粗大傢伙。

  娜塔西婭跪在庫魯腳下,用顫抖的雙手握住他那根驚人的大肉棒,慢慢地張
開小嘴吞了進去。庫魯火熱的大肉棒帶著一股  心的臊臭味直頂進女公爵的喉嚨
裡,令她幾乎要嘔吐出來!可娜塔西婭不敢有一點猶豫,她低聲地抽泣著,雙手
握住那大肉棒用她溫暖的小嘴努力地吮吸起來。

  庫魯半閉著眼睛,享受著女公爵屈辱的侍奉,身後不時傳來受刑的女囚犯那
淒慘的尖叫和悲鳴。

===================================

    瘋狂傳說(七)

  「庫魯!那兩個不聽話的賤貨給我收拾得怎麼樣了?!」卡洛斯陰森的聲音
從地牢門口傳來。

  正坐在椅子上的庫魯趕緊推開跪在面前的娜塔西婭。

  娜塔西婭被剛剛庫魯射進嘴裡的濃稠腥熱的精液幾乎嗆得昏了過去,嘴角和
脖子上流滿了漿糊狀的白色液體。她正被庫魯強迫著替他舔乾淨沾在他肉棒周圍
的精液,忽然被庫魯粗暴地推倒,看到陰險毒辣的卡洛斯出現在地牢門口,娜塔
西婭立刻發出一聲輕呼,雙手抱著赤裸的胸膛,驚恐地縮回了牆角。

  卡洛斯根本沒朝娜塔西婭這邊看,他帶著幾個侍從直接朝遭到酷刑拷打的阿
妮塔公主和奧麗雅那邊走去。

  卡洛斯先走到被吊著的奧麗雅面前。只見這個嬌小豐滿的黑髮美女被三根繩
索捆著手腳懸空吊起,一條腿被繩子吊著幾乎舉過了頭頂,雙腿被分成了一個鈍
角;奧麗雅的頭耷拉著,烏黑的長髮濕淋淋地披散在臉上,呼吸十分微弱;赤裸
著的美妙的肉體上傷痕纍纍,雙臂、後背、雙臀和雙腿已經被皮鞭抽打得血肉模
糊,就連胸前那兩個高聳著的渾圓豐滿的雙乳上也佈滿了道道血紅的鞭痕!

  奧麗雅成熟豐滿的肉體已經被拷打折磨得不成樣子,而她被強行分開的雙腿
之間暴露出來的下身更是慘不忍睹!

  奧麗雅那些被庫魯燒焦的陰毛已經被全部剃掉了,豐潤的恥丘上光禿禿的,
那些被灼燒留下的傷痕清晰可見。而她那裸露著的嬌嫩的陰部則遭到了更加毫無
人性的殘酷拷打!

  打手用細竹片殘忍地抽打女英雄身體上最隱秘嬌嫩的部位,奧麗雅的整個陰
部已經可怕地紅腫起來!兩個被竹片抽打得紅腫淤血的肉唇甚至已經合不攏了,
暴露出裡面同樣紅腫著的肉穴,就連她大腿根嬌嫩的肌膚也被拷打得一片血紅!

  卡洛斯看著這個被酷刑折磨得遍體鱗傷、奄奄一息的女俘虜,簡直難以相信
這個慘不忍睹的裸體女囚就是曾赤手空拳和十幾個侍從和怪物搏鬥的大名鼎鼎的
「比奧提之花」奧麗雅!

  卡洛斯顯然對庫魯的工作十分滿意,他獰笑著將手指重重地戳進了奧麗雅那
傷痕纍纍、慘不忍睹的小穴!

  「哦……」受傷的陰部被卡洛斯粗魯的動作弄得一陣劇痛,可淒慘的女英雄
甚至連尖叫掙扎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呻吟著慢慢抬起了頭。

  「賤貨!嘗到苦頭了吧?!哼!」卡洛斯惡狠狠地盯著奧麗雅說。

  「混蛋!雜種!!你、你們有種就殺了我!不要這麼折磨我了……」奧麗雅
本想狠狠地痛罵這個敵人,可非人的蹂躪和摧殘已經快要使她崩潰了,她現在恨
不能立刻死掉。

  「想死?沒那麼容易!我要大名鼎鼎的奧麗雅好好活著,卻整日被這麼拷打
姦淫,讓你生不如死!哈哈哈!!!」

  「卑鄙!!你……」奧麗雅一想到自己從此將永遠被敵人這麼無情地玩弄凌
辱,永遠被囚禁在這暗無天日的地牢裡做敵人的奴隸,立刻絕望地叫了起來。

  卡洛斯丟下絕望地尖叫哭泣的奧麗雅,走向了那邊被捆綁在長凳上的阿妮塔
公主。

  那邊的阿妮塔公主的遭遇比奧麗雅好不了多少,儘管沒有遭到皮鞭毒打的豐
滿肉體依然光滑白嫩,可是雙手雙腳被用繩子捆在一起栓在長凳下的鐵環上、屁
股下墊著一隻枕頭抬高肥嫩的下體的樣子還是顯得十分狼狽和屈辱。

  卡洛斯走近被捆綁著的阿妮塔才發現,高貴的皇家公主那肥嫩迷人的陰戶周
圍也是光禿禿的!而且被拔光了陰毛的恥丘也紅腫起來,好像一個大饅頭一樣;
胸前渾圓肥碩的兩個大肉團上的那兩粒小小的乳頭也充血腫脹成了原來的好幾倍
大,乳頭根部還能清晰地看到細線勒過的淤痕!

  卡洛斯瞪大眼睛盯著阿妮塔那光禿禿、紅腫起來的恥丘看了半天,突然大笑
起來!

  「哈哈哈!真有意思!!沒想到堂堂的公主竟然被拔光了陰毛之後,樣子和
最淫蕩下賤的娼妓也差不多嗎?!」

  被殘酷地折磨凌辱後,又被敵人這麼嘲笑侮辱,阿妮塔公主忍不住羞辱得哭
了起來,她豐滿雪白的胸膛劇烈地起伏著,樣子顯得無比傷心。

  「賤貨!哭什麼哭?你先好好看看你那英勇善戰的奧麗雅的下場!!看你以
後還敢不敢反抗?!」卡洛斯用手粗魯地撫摸著阿妮塔紅腫的恥丘說著。

  一陣怪物的吼叫從門口傳來,哭泣著的阿妮塔轉過頭朝另一邊看去。

  卡洛斯那兩隻邪惡醜陋的「寵物」──尼姆和拉克被侍從帶了進來,兩隻怪
物一見到地牢裡三個赤身裸體的美女,立刻興奮地吼叫起來!

  另一邊奧麗雅被吊起的一條腿已經被放了下來,她的雙腿被左右分開用鐵鏈
鎖在地上的鐵環上,雙臂也被鐵鏈鎖著朝兩邊張開,身體成一個「X」形。看到
兩隻怪物站立起來張牙舞爪地朝自己走來,胯下兩根醜陋可怕的粗大陽具搖晃著
的猙獰樣子,她立刻意識到了敵人要怎樣對付自己,不禁驚恐地尖叫起來!

  「把她解下來,讓她好好看看奧麗雅那個賤人的下場!」卡洛斯指了指阿妮
塔說道。

  幾個打手過來將被捆在長凳上的公主放了下來,然後拖著已經被折磨得精疲
力盡的阿妮塔來到了被兩隻怪物包圍著、驚慌地尖叫著的奧麗雅身邊。

  「跪下!好好看著!!」一個打手粗魯地將阿妮塔公主推倒。羞辱萬分的公
主不敢反抗,只好渾身哆嗦著跪在地上,驚恐悲哀地看著兩隻殘暴的怪物對毫無
抵抗能力的奧麗雅施暴。

  一隻動作快的怪物已經從正面抱住了奧麗雅嬌小的身體,它將女囚犯傷痕累
累的身體貼在自己毛茸茸的胸膛上使勁蹭著,同時挺起它胯下那兩根粗大無比的
大肉棒一起插進了女囚犯被剃光了恥毛、拷打得紅腫起來的肉穴中!

  「啊!!!!」奧麗雅發出一聲淒厲無比的哀嚎!怪物兩根大肉棒同時插進
小穴,立刻令她感覺整個小穴都被塞滿撐裂了!被怪物姦淫的羞恥和陰道被撕裂
的劇痛令堅強的女英雄也不堪忍受,奧麗雅不禁哭喊著哀求出來!

  「啊!!不要……饒了我吧!我、我、再也不敢了!饒了我吧……」怪物開
始在奧麗雅受傷的肉穴中狂暴地抽插起來,一陣陣的劇痛彷彿要把奧麗雅的身體
都撕裂了,她泣不成聲地哭喊哀求著,手腳不停地亂抓亂動,帶著捆綁手腳的鐵
鏈不停地「嘩啦」做響。

  另一隻怪物圍著被姦淫的女囚犯不停地狂亂地轉著,它忽然站在了拚命哭叫
著的奧麗雅的背後,兩隻毛茸茸的爪子扒開了女英雄佈滿鞭痕的渾圓肥嫩的雙臀
,將它那兩根大肉棒抵在兩個肉丘之間那狹小渾圓的肛門上,使勁擠了進去!

  跪在奧麗雅身邊的阿妮塔眼看著那怪物粗大無比的兩根肉棒一點點撐開了奧
麗雅窄小的肛門,肉洞周圍那些密密的褶皺被一點點打開,小小的肉洞被撐成了
原來的數倍大,竟然將兩根烏黑粗大的肉棒一起吞了進去!

  「啊!!!不、不要啊……饒了我吧……」奧麗雅感覺到自己屁股後面也被
插進了兩根肉棒,肛門顯然被撕裂了,火辣辣的疼痛伴隨著四根大肉棒同時在身
體裡抽插撞擊的劇痛,奧麗雅幾乎要痛得昏死過去!她現在已經顧不得被兩隻怪
物姦淫的羞恥,只知道拚命號哭著不住哀求。

  「臭婊子!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再反抗!!」卡洛斯獰笑著說著,接著轉向了
阿妮塔。

  「公主殿下,你看到和反抗我們的下場了吧?怎麼樣?你是不是也想嘗嘗被
四根大肉棒同時幹你的賤穴和屁眼的滋味呢?!」

  「不、求求你,不要……」阿妮塔公主渾身不停地發抖,跪在地上低下頭甚
至不敢再看奧麗雅被兩隻怪物輪姦的場面,可是奧麗雅發出的陣陣慘叫還是令她
毛骨悚然。

  「母狗,那你就自己爬過來,讓我好好幹你一回!」

  阿妮塔公主已經再沒有一點反抗的念頭了,她徹底絕望了,只好像狗一樣趴
在地上,撅著肥美的屁股,含著眼淚爬到了卡洛斯腳下。

  「再撅高點!」卡洛斯用腳踢著阿妮塔雪白肥厚的屁股。

  阿妮塔公主已經羞辱得抽泣起來,她盡量趴低上身,扭動著渾圓肥嫩的屁股
趴在卡洛斯面前。

  一根火熱的肉棒頂在了被拔光了恥毛,光禿禿紅腫起來的肉穴上,接著狠狠
地捅了進去!

  「痛……」卡洛斯粗大的肉棒磨擦著紅腫的陰戶,在乾燥的肉穴裡抽插了起
來!阿妮塔公主忍不住低聲哀求起來。

  「那就插公主的屁眼好了!」卡洛斯抽出肉棒,用手指在阿妮塔肥美的雙臀
間那窄小的肉洞裡摳弄了幾下,接著將大肉棒插了進去!

  「啊……」被卡洛斯騎在胯下的阿妮塔公主呻吟著,被姦淫的屁眼裡同樣火
辣辣地疼痛,可是悲慘的公主已經不敢再哀求了。她只能淒慘地扭動著赤裸著的
豐滿雪白肉體,屈辱地呻吟抽泣著,感到自己徹底淪落成了敵人洩慾的工具。

  卡洛斯感到阿妮塔緊密溫暖的肛肉緊緊包裹著自己的肉棒,如此痛快地姦淫
侮辱敵國的公主令他感到無比滿足。他聽著身下的女人痛苦而羞恥的呻吟,使勁
抱住阿妮塔豐滿多肉的雙臀奮力地抽插起來。

===================================

  儘管敵國的攝政公主和最優秀的女將領都已經被自己抓住,淪為了自己可以
隨意姦淫凌辱的奴隸,可是戰局的發展還是沒有能令卡洛斯滿意。比奧提王國的
軍隊還在頑強抵抗,戰爭又一次陷入僵局。



  卡洛斯決定要在自己的都城舉行一次非同尋常的儀式︰把阿妮塔公主、奧麗
雅和娜塔西婭這三個身份特殊的女俘虜押上街頭遊行示眾,然後再當眾徹底地羞
辱一番,以此來報復對手和激勵本方的士氣!

===================================
  
  卡洛斯的都城的大街上戒備森嚴,狂熱的人群在同樣瘋狂的軍隊維持下擠滿
了街頭。這些被卡洛斯煽動起來的人們瘋狂地呼喊著,爭相朝前擠著去目睹被俘
獲的敵國的攝政公主和她最得力的手下被裸體遊街示眾的場面!

  一輛馬車在一群全副武裝的衛兵保護下從卡洛斯的王宮出發,開始穿行於人
頭攢動的大街之中。

  最前面寬大的馬車上是一副木架,上面用沉重的鐵鏈綁縛著赤身裸體的阿妮
塔公主。

  阿妮塔的雙手和雙腳都大大地張開著,纖細的手腕和腳踝上戴著沉重的鐵鐐
,將她的四肢鎖在木架上;她的頭髮被用繩子紮住,吊在木架的頂端,使她無法
低下流滿淚水的俏臉。

  阿妮塔公主那裸露著的兩個肥碩渾圓的大乳房隨著馬車的顛簸劇烈地抖動著
,而她那被拔光了恥毛、光禿禿的肥嫩的下體羞恥萬分地暴露著,前後的兩個小
肉洞裡赫然被插進了兩根烏黑粗大的假陽具!

  自己不僅被囚禁在那暗無天日的地牢裡遭到敵人無情的拷打和姦淫,還要被
赤身裸體地捆綁著遊街示眾!嘴裡被堵著一隻橡膠球的阿妮塔絕望地閉著眼睛,
聽著身邊那些狂躁的人群中傳來的辱罵和嘲諷,同時插進小穴和屁眼裡的兩隻電
動按摩棒高速的震動令她感受到一種說不出的酸漲和麻癢,她竟然感到一些冰涼
的液體在順著酸軟的雙腿流了下來!這種巨大的羞辱和難堪簡直令阿妮塔公主羞
憤欲死!

  在綁縛著阿妮塔的馬車後面,一個衛兵推著一輛木驢,上面捆綁著同樣赤身
裸體的奧麗雅!奧麗雅戴著一面沉重的木枷,將她的頭和雙手枷住,她的雙腿被
緊貼著木驢的兩側牢牢捆著;木驢三角形的脊背磨擦著女囚犯赤裸著的嬌嫩的下
體,令她痛苦不堪;女囚犯裸露著的後背、雙腿和屁股上還能清晰地看到被皮鞭
殘酷拷打留下的傷痕,與白嫩豐滿的肉體形成了無比殘酷的鮮明對照!

  在捆綁奧麗雅的木驢後面是赤裸著身體、光著雙腳走著的女公爵娜塔西婭。
娜塔西婭的雙臂背在背後,雙手上戴著一副沉重的手銬,這副手銬和銬住女公爵
雙腳的腳鐐用鐵鏈連在一起;娜塔西婭纖細雪白的脖子上也被烏黑的鐵鏈鎖著,
由一個衛兵牽著走著,後面的衛兵還不時用皮鞭抽打著娜塔西婭,催促著裸身的
女公爵拖著沉重的鐐銬行走在大街上。

  這三個悲慘無比的女囚犯中只有娜塔西婭沒有被堵住嘴,但她赤裸著的白嫩
的雙腳已經被凹凸不平的地面磨破了,再加上禁錮手腳的沉重鐐銬,低頭抽泣著
的女公爵每走一步都感到痛苦萬分!

  大街周圍那些擁擠的圍觀者看到三個赤身裸體的女囚犯這種狼狽羞辱的示眾
方式,和她們被赤裸著的遭到鐐銬捆綁的美妙肉體,立刻騷動起來。他們擁擠著
朝前湧去,用手指點著被裸身示眾的女囚犯,用不堪入耳的言語談論辱罵著不幸
被俘的女人。

  「哇!這就是比奧提的公主嗎?她的胸脯可真大呀!屁股也好肥呀!」

  「看哪!這個公主的下面光禿禿的!簡直和下賤的婊子一樣!!」

  「還插了根大橡膠棒呢!啊!屁眼裡也插了一根!!還在動哪!!」

  「連淫水都流出來了!太不要臉了!!真淫蕩哪!!」

  「快看!這個娘們的屁眼一定不知被幹過多少遍了!!」一個人指著被捆在
木驢上的奧麗雅紅腫的屁眼喊著。

  「這個也是!她的賤穴和屁眼都還張著哪!!連精液都還沒擦乾淨呢!」示
眾前三個女囚犯剛遭到了殘酷的輪姦,娜塔西婭赤裸著的兩個悲慘的小肉洞都紅
腫外翻著,肉穴周圍還殘留著乾涸的穢跡!

  「哇!這個公主的嘴角也沾著精液哪!!一定被干翻了!!」

  「不要臉的賤貨!!打她們!!!」

  周圍的人群一陣鼓噪,西紅柿和臭雞蛋雨點般投向了被裸體遊街示眾的三個
悲慘的女囚犯!

  「嘩」!不知什麼人將一桶臊臭的尿水都潑向了被捆綁在馬車上的阿妮塔公
主!

  阿妮塔公主已經羞辱得幾乎暈倒,她渾身都淋滿了臊臭無比的尿水,在周圍
無數圍觀的人群注視漫罵下終於痛哭出來!

  三個女囚犯被押著在卡洛斯的都城中整整遊街示眾了一圈,最後回到了卡洛
斯王宮前的廣場上。那裡已經準備好了一個高台,上面佈置好了各種刑具,準備
對被俘的公主進行更殘酷的侮辱和摧殘!

  阿妮塔公主被從馬車上的木架上解了下來,兩個衛兵拖著公主沾滿臊臭的尿
水的赤裸的身體,將她拖到了佈置好的高台上。

  衛兵將阿妮塔公主的雙手用繩索捆住,然後將她吊在了檯子上的一個高高的
木架上。接著用兩根繩索將阿妮塔的雙腳分別捆住,朝兩邊拉開,繫在了木架的
底座上,將公主赤裸裸地成一個「人」字形吊了起來!然後將一桶冷水潑向了被
吊起來的女囚犯,將她身上沾滿的尿水沖掉,接著將插進她前後兩個肉洞中的橡
膠棒取了出來。

  阿妮塔公主已經無力也無心再反抗了,她絕望地抽泣著任憑敵人將她捆綁著
吊了起來,將她迷人而高貴的身體赤裸裸地暴露在無數敵人貪婪而殘忍的目光之
下。

  接著奧麗雅和娜塔西婭也被帶上了檯子。在捆吊阿妮塔的木架旁有兩根高高
的柱子,衛兵將兩個裸身的女囚犯用繩索捆在了柱子上。

  奧麗雅被面向柱子擺成一個雙手抱住柱子的姿勢,衛兵用繩子將奧麗雅抱過
柱子的雙臂牢牢捆住,接著又將她的雙腿叉開分別用繩子捆在了柱子上,用繩子
將她的纖腰也牢牢地綁了幾道。衛兵捆綁奧麗雅時,羞憤的她不停扭動著身體掙
紮著,立刻遭到了皮鞭一頓劈頭蓋臉的抽打!

  娜塔西婭則背靠著柱子站著,衛兵將她的雙手舉過頭頂,雙臂貼著柱子用繩
子捆綁住。接著將女公爵修長勻稱的雙腿抬離地面,彎曲到背後,然後將娜塔西
婭被分開到柱子兩側的雙腿用繩子從腳踝開始仔細地捆住。最後又用繩子將女公
爵豐潤的上身也牢牢地捆在了柱子上。這樣娜塔西婭苗條赤裸的身體整個離開地
面,被扭曲著牢牢捆在了柱子上。

  和依然倔強地反抗著的奧麗雅不同,飽受蹂躪摧殘的女公爵已經徹底喪失了
反抗的勇氣。娜塔西婭低著頭咬緊嘴唇抽泣著,任憑敵人將自己以一種格外羞辱
的姿勢赤裸裸地綁吊在了柱子上,她那雪白性感的身體完全地暴露在了瘋狂殘暴
的敵人面前。

  「賤人!由於你對我們雷普王國犯下的罪行,你現在將在這裡受到當眾鞭打
的懲罰!!」站在檯子上的庫魯大聲說著。

  「嗚嗚……」聽到自己不僅要被裸體示眾,還要被當眾用皮鞭抽打!阿妮塔
公主立刻羞辱萬分地扭動著被吊起來的美妙身體,被橡膠球堵住的嘴裡不停發出
模糊的哀叫!

  「啪」!一聲沉悶的皮鞭抽打在肉體上的聲音響過,阿妮塔公主赤裸著的雪
白渾圓的豐臀上立刻暴起一道血紅的鞭痕!

  「唔!!」被鞭打的公主立刻發出一聲長長的悲鳴!阿妮塔自從被敵人抓住
以來,雖然遭到了無數姦淫和蹂躪,但被皮鞭狠狠地抽打還是第一次,尤其還是
被當眾捆吊著、裸體遭到殘酷的鞭打!皮鞭抽在嬌嫩的雙臀上的疼痛和被當眾鞭
打的羞辱令阿妮塔公主幾乎要發瘋了!

  「賤人!讓我們都來聽聽堂堂的公主被扒光衣服、當眾用皮鞭抽打發出的哀
號吧!」庫魯獰笑著將堵在阿妮塔嘴裡的橡膠球取了出來。

  「不!啊!!!」不等阿妮塔公主哀求的話出口,粗重的皮鞭立刻毫不留情
地落在了她嬌嫩豐滿的身體上!

  被鞭打的公主發出的慘叫、皮鞭抽打在肉體上發出的沉悶的「啪啪」聲和台
子下圍觀的人群狂亂的吼叫辱罵混合在了一起,場面極其暴虐狂熱。

  「求求你,不要折磨我了。可憐可憐我吧……」悲慘的阿妮塔公主已經顧不
得尊嚴和羞恥,拚命搖擺著被鞭打得傷痕纍纍的豐滿身體,泣不成聲地向殘暴的
庫魯哀求著。

  阿妮塔公主肥碩的豐臀、大腿和後背上已經被鞭打得慘不忍睹,魚網狀縱橫
交錯的血紅鞭痕佈滿了公主赤裸著的身體,嬌嫩的肌膚被抽打得紅腫流血,全身
火辣辣的疼痛和難以忍受的羞辱令她幾度昏厥過去,又都被冷水潑醒過來。

  看到公主被殘酷地鞭打的慘狀,被捆綁在旁邊的柱子上的娜塔西婭和奧麗雅
都悲哀地低下了頭。阿妮塔公主的慘叫好像鞭子一樣抽打著兩個女人的心,她們
不知道還有怎樣殘酷的折磨在等待著自己和悲慘的公主。

  「好了!停下來吧!!」庫魯揮了揮手,接著走到已經被鞭打得體無完膚,
奄奄一息的阿妮塔面前。

  「賤人!接下來你還要接受男人的肉棒的拷打!!不許再哭叫,否則就把你
這麼赤裸裸地丟到檯子下面去!!」庫魯殘忍地笑了起來。

  「啊……你們為什麼要這麼殘忍?!饒了我吧……」阿妮塔有氣無力地抬起
頭,眼睛已經哭得紅腫起來,絕望地哀求著。

  「台下的人聽著︰想要幹這三個賤貨的趕快來排隊!這個高貴的公主殿下可
以一次由兩個人同時干,那兩個母狗一次只能一人!!」

  「不!不要!!不要啊……」阿妮塔驚恐地看到檯子下幾乎轉眼間就排起了
三條長長的人龍,排隊的男人瞪大了貪婪仇恨的目光盯著三個女囚犯赤裸著的美
妙肉體,摩拳擦掌地朝檯子上擠了上來!驚恐萬狀的公主立刻發瘋一樣地尖叫起
來!

  「不!哦……」兩個粗魯興奮的男人一前一後地抱住了阿妮塔赤裸著的傷痕
纍纍的豐滿身體,兩根火熱粗大的肉棒同時插進了公主的肉穴和屁眼中狂暴地抽
插起來!悲慘的公主嘴裡立刻發出一聲長長的悲鳴,絕望地低下了頭。

  廣場頃刻間陷入了無邊的狂暴和淫虐之中……

    瘋狂傳說(八)

  卡洛斯在幾個侍從簇擁下推開了地牢的鐵門,立刻看到了被鐐銬鎖在柱子上
的三個渾身傷痕、奄奄一息的女囚犯。

  卡洛斯走近戴著手銬和腳鐐、脖子上被鐵鏈鎖著栓在柱子上的阿妮塔。

  「你、你還要干什麼……」看到卡洛斯走過來,阿妮塔赤裸著的身體立刻縮
成一團,瞪大了充滿驚恐悲哀的眼睛,渾身不禁哆嗦起來。

  連續三天的遊街示眾和當眾的鞭打姦淫,已經將阿妮塔折磨得不成樣子︰她
豐滿白嫩的身體上佈滿了紅腫的鞭痕和無數的淤青,幾乎看不到一處完好的肌膚
;頭髮凌亂不堪地披散著,眼睛和嘴唇都紅腫了起來,俏美的面容已經變得憔悴
無比。

  阿妮塔公主那豐滿肥嫩的大乳房上佈滿一塊塊青紫的淤痕,兩個嬌嫩的乳頭
被折磨得變成兩個腫脹的小肉塊;原來渾圓肥碩的屁股上鮮血淋漓,小穴和屁眼
成了兩個合不攏的紅腫的肉洞,不停裡往外流淌著粘稠的白濁液體;豐腴修長的
雙腿上鞭痕纍纍,纖細的腳踝和手腕已經被沉重的鐐銬磨得血肉模糊。

  卡洛斯看著這個被折磨得風采全無、齷齪骯髒得好像最下賤的娼妓一樣的狼
狽悲慘的女囚犯,蜷縮著傷痕纍纍的軀體驚慌恐懼的樣子,全無一點當初攝政公
主的氣質和風采!

  他又轉身看了看旁邊同樣被鐐銬鎖著的奧麗雅和娜塔西婭,兩個女囚犯的樣
子和阿妮塔公主同樣悲慘,赤裸著她們美妙高貴的身體蜷縮在牆角不停發抖。卡
洛斯立刻感到了極大的滿足和快樂!!

  「怎麼樣?我的公主殿下,現在可知道我的厲害了吧?!」卡洛斯踢著阿妮
塔公主那傷痕纍纍的肥大屁股說著。

  「我、我都已經被你折磨成這樣了,你就饒了我吧!不要再把我拉出去示眾
了,求求你……嗚嗚嗚……」阿妮塔公主已經徹底地崩潰了,她蜷縮在敵人腳下
傷心屈辱地哭了起來。

  「公主……」聽見阿妮塔的哀求,奧麗雅忍不住輕輕叫了起來。

  卡洛斯立刻狠狠地瞪了被拷打折磨得遍體鱗傷的奧麗雅一眼,接著盯著跪伏
在自己腳下、徹底屈服了的公主哈哈大笑起來。

  「哈哈哈!庫魯,給我好好照顧照顧這三個女人!把她們的傷養好,我還有
大用處哪!哈哈哈……」

===================================

  卡洛斯的大殿上雲集了他得力的部下,酒酣耳熱的高級軍官和大臣們不停地
互相恭維吹捧著。儘管戰爭並未結束,但敵國的攝政公主已經被抓獲,這些狂熱
的傢伙們為此已經十分得意了。

  「諸位愛卿,今天朕為大家準備了一道十分特殊的珍饈!來人!把那道特殊
的美味送上來!!」卡洛斯大聲對侍從吩咐著。

  很快一個侍從推著一個不到一米高、一米見方的活動餐桌走了上來,餐桌用

白布蒙著,下面明顯有一個微微顫抖著的隆起的物體。

  侍從將餐桌推到卡洛斯面前,猛地掀起了白布。

  「嘩!」,所有在場的軍官和大臣們都驚叫起來!

  餐桌上是一個被赤身裸體地捆綁著的金髮美女!這個女人的兩個手腕和纖細
的脖子被用餐桌上的金環牢牢地箍住,面朝下趴著;光滑細膩的後背上用繩索捆
著,使她的上身幾乎全貼在了餐桌上;女人豐滿雪白的大屁股高高地撅著,雙腿
折著跪在身下,兩隻腳踝和渾圓的小腿也被用金環牢牢地固定在了餐桌上!

  這個好像一隻青蛙一樣赤裸裸地跪伏在餐桌上的女人正是被俘的比奧提王國
攝政公主阿妮塔!阿妮塔公主豐滿美妙的肉體纖毫畢現地暴露在大殿上,她的肌
膚像絲緞般光滑細膩,赤裸著的豐臀和後背上塗滿了厚厚一層奶油;渾圓肥碩的
屁股高高撅著將她的下體徹底暴露出來。

  阿妮塔公主肥嫩的下體上的陰毛被刮得乾乾淨淨,暴露出前後兩個迷人的肉
洞,而她那緊窄渾圓的肛門中被赫然用一個黑色的橡膠塞堵住,而公主彎曲著的
身體下的小腹則好像身懷六甲的孕婦般可怕地隆起著!

  餐桌上跪伏著的美女身邊擺滿了各種水果和點心,這些好像配菜一樣的擺設
使阿妮塔公主那赤裸著的白嫩豐滿的肉體看起來的確好像一道精緻的大餐!

  「諸位!這道公主大餐如何!?!」卡洛斯淫笑著抬起了餐桌上的女人低著
的頭,用一隻金碗墊在阿妮塔公主的下 下,使她不得不抬起充滿羞辱表情的俏
臉面對著自己。

  「好!!太好了!!」

  「真想趕快嘗嘗這個淫賤的公主的味道啊!!」

  大殿上一片狂躁。

  卡洛斯微笑著將堵住阿妮塔小嘴的橡膠球取下,血紅的葡萄酒立刻從阿妮塔
的嘴裡流了出來!卡洛斯得意地用酒杯接滿一杯美酒,然後趕緊用橡膠球將公主
的嘴巴又堵住。

  卡洛斯舉起從阿妮塔嘴裡流出的葡萄酒,一飲而盡。立刻下面響起一片狂熱
的喝彩聲!

  卡洛斯接著從餐桌上拿起一根薯條,將餐桌轉了過來,使裸體的公主那肥美
的屁股對著自己。他慢慢地將堵住阿妮塔公主屁眼的橡膠塞拔出,立刻又有一股
粘稠如漿糊狀的紅色液體從阿妮塔那被撐成了一個小小圓洞的肉洞中流出!卡洛
斯用手中的薯條沾了一點這紅色黏液後放進了嘴裡!

  他吃下了這根薯條後得意地又將阿妮塔的屁眼塞住。這紅色的黏液竟然是番
茄醬!!

  下面的喝彩聲更加熱烈!!

  被綁縛於餐桌之上的阿妮塔公主已經羞得滿臉通紅,屈辱的眼淚不停地順著
臉頰流淌下來!

  只有阿妮塔公主自己知道,被敵人準備成這樣一道「豐盛」的美味,她受到
了多麼大的屈辱和多少折磨!!阿妮塔被反覆地浣腸和排尿,直至可憐的公主胃
裡被徹底排空後,敵人又朝她的肛門裡灌進大量的番茄醬;同時拚命朝她的嘴裡
罐葡萄酒,直到葡萄酒已經開始順著她的嘴溢出來才住手!

  悲慘的阿妮塔被折磨得死去活來,最後就被這樣堵住嘴巴和肛門,赤身裸體
地綁縛在了餐桌上,成了一道任敵人作踐玩弄的「大餐」!

  卡洛斯得意地看著滿臉悲憤屈辱的阿妮塔公主,朝侍從揮了揮手。

  「讓我的愛卿們都來嘗嘗這個下賤的公主的味道!」

  侍從推著餐桌走向了那些早就興奮得無法克制的軍官和大臣,這些傢伙立刻
開始爭先恐後地品嚐起阿妮塔公主的「味道」來!

  起初番茄醬和葡萄酒還能自動裡流出來,後來這些傢伙乾脆開始用長長的銀
勺伸進阿妮塔公主的屁眼裡摳挖番茄醬,按住公主灌滿葡萄酒隆起的腹部往外擠
葡萄酒,甚至還有人趴在阿妮塔公主肥美的雙臀上舔起奶油來!

  被這些敵人如此糟蹋作踐的阿妮塔羞辱得痛苦不堪,可是她此刻手腳和身體
被牢牢地綁縛在餐桌上,根本無法掙扎或反抗;而且此時的阿妮塔已經被折磨得
徹底失去了反抗的意志,只能任憑敵人無恥地玩弄羞辱自己,屈辱的眼淚流滿了
公主的俏臉。

  當所有人都品嚐完這到殘酷無比的大餐,餐桌最後被推回卡洛斯的面前時,
悲慘的公主已經被折磨得奄奄一息。阿妮塔公主秀美的長髮沾滿了葡萄酒,濕答
答地披散在臉上;她的嘴大張著不住大口喘息著,嘴角和豐滿的胸膛上流滿了血
紅的液體;公主赤裸著的下身已經被糟蹋得一塌糊塗,被摳挖了半天的屁眼淒慘
地張開著微微翕動,豐滿雪白的大腿上沾滿了黏乎乎的番茄醬,高高撅著的屁股
不住地顫抖著。

  「下賤的母狗,你自己說︰接下來該表演什麼節目了?!」

  「請、請、請來狠狠地操我吧……嗚嗚……」阿妮塔掙扎了半天終於吐出了
這句話,接著羞辱已極的公主低下頭嗚嗚地痛哭起來!

  「哈哈哈……你們都聽見這個淫蕩下賤的公主說什麼了嗎?!她說請我們來
狠狠地操她!!大家可不要讓這只母狗失望啊?!」看到徹底屈服的公主絕望羞
恥的樣子,卡洛斯不禁狂笑起來。

  「把這只母狗推到每一個人面前,讓大家都來狠狠地干她!!」

  侍從開始推著餐桌在大殿裡走了起來,而那些已經瘋狂了的軍官和大臣則紛
紛開始解自己的褲子,然後好像發情的野獸一樣撲向了被捆綁在餐桌上的阿妮塔
公主!

  施暴的男人沉重的喘息和瘋狂的喊叫與被姦淫的公主痛苦的呻吟和淒慘的哀
叫混合在一起,卡洛斯的大殿成了一個淫邪狂暴的地獄!

  當被捆綁在餐桌上的公主被再推回卡洛斯面前時,這具豐滿美艷的肉體已經
完全地變了模樣!

  阿妮塔依然被以原來的姿勢綁縛著,只是被輪姦施暴後的公主的樣子已經慘
不忍睹︰公主的眼睛半閉、頭髮散亂,氣息奄奄地呻吟抽泣著,臉上糊滿了黏乎
乎的白濁精液,粘稠的精液還在順著她的嘴角不停流淌著;她高高撅著的肥美的
屁股上淤青塊塊,豐滿的大腿上糊滿了白色的精液和血紅的番茄醬,小穴和屁眼
已經被幹得紅腫起來,肉洞裡面簡直成了精液的泥潭!

  「母狗,這麼操你可覺得過癮?!」卡洛斯還在無恥地用語言羞辱著狼狽不
堪、奄奄一息的阿妮塔公主。

  「難道你還想再被干一遍嗎?」見阿妮塔只是不停地喘息呻吟著,卡洛斯不
禁有些惱怒。

  「不要……我、我已經受不了了!求求你,饒了我……」阿妮塔公主覺得自
己好像就要死了,被姦淫了無數次的下體已經麻木得沒有了知覺。她已經徹底放
棄了公主的尊嚴和驕傲,感到自己完全淪落成了一個悲慘無助且喪盡羞恥心的可
憐女人!

  「那麼你就發誓︰永遠做我的奴隸,永遠做隨時為我服務的娼妓!!」

  「我、我發誓……」阿妮塔囁嚅著,感覺自己陷入了無邊的黑暗……

===================================

  卡洛斯的近衛軍營中,每到週末由於近衛軍軍官和士兵輪流休息的緣故,總
是顯得混亂和嘈雜。

  軍營的背後有一排戒備森嚴的平房,不知情的人都以為這高牆內是軍火庫。
其實這裡是近衛軍的秘密軍中妓院,關押著很多戰爭中被俘的敵國女子供卡洛斯
的近衛軍官兵淫樂!週末這裡就顯得更加熱鬧和瘋狂!!

  「快!母狗!!快爬!!!」一個軍官模樣的傢伙揮舞著皮鞭殘忍地抽打著
一個赤身裸體的黑髮女子。

  那女子的雙手被繩索捆著,雙腳上戴著沉重的長長的腳鐐,不停地低聲哭泣
呻吟著,在皮鞭無情地抽打下在地上艱難地爬行。

  「臭婊子,讓我看看!!」一個傢伙站在趴在地上爬著的女俘虜面前,突然
揪住了她沾滿塵土披散著的黑髮,抬起了她的臉。

  這個被糟蹋得不成人形的悲慘女人竟然就是被俘的奧麗雅!

  奧麗雅的臉上已經絲毫看不到一點當初那個美艷英氣的「比奧提之花」的影
子,剩下的只是一臉的疲憊和憔悴;裸露著的軀體上佈滿了道道血紅的鞭痕和一
塊塊青紫的淤痕,赤裸的雙腳上沾滿了塵土,豐滿的大腿上滿是抓痕和指印;下
身嬌嫩的小穴和窄小的菊花蕾因為瘋狂而無節制的姦淫,已經變成了兩個鬆弛紅
腫的肉洞,淒慘無比地張開著。整個人就好像一個貧民窟裡最廉價的娼妓一樣骯
髒齷齪、淫蕩無恥!

  「嘖嘖!你看你這副樣子,屁眼和賤穴都已經被操爛了,渾身髒得活像從陰
溝裡爬出來的母狗!簡直讓我連幹你的興趣都沒有了!!」那傢伙罵著,一腳將
被糟蹋得慘不忍睹的奧麗雅踢倒在地!

  奧麗雅似乎已經連一點反抗或羞恥的念頭都沒有了,她麻木地趴在地上抽泣
著,接著在周圍的軍官圍觀辱罵下又慢慢地爬了起來。

  「把這個母狗吊起來!!」

  幾個傢伙立刻圍了上來,將奧麗雅拖到了一根高高的旗桿下。

  奧麗雅全無任何反抗的意思,任憑幾個傢伙將她傷痕纍纍的軀體提起來,用
旗桿上的繩索捆住雙腳,頭下腳上地倒吊在了空中!

  一個傢伙脫下褲子,走到被倒吊起來的女俘虜面前,粗暴地捏住她的臉迫使
她張開紅腫的嘴唇,將膨脹起來的大肉棒狠狠地捅進了她的小嘴裡!

  那傢伙用手托住奧麗雅的頭,在她的嘴裡殘忍地抽插姦淫起來!

  另一個傢伙則站在被倒吊的奧麗雅身邊,揮舞起皮鞭不停地抽打被殘酷姦淫
著的女俘虜那慘不忍睹的軀體!被蹂躪鞭打的女人痛苦地扭動著倒吊的身體,含
著肉棒的嘴裡發出陣陣模糊而淒慘的呻吟。周圍的傢伙看著這殘酷的場面,都瘋
狂地大笑起來!

  這些傢伙彷彿感到用這種方式來凌辱折磨這個被俘的女人還有些意思,於是
開始一個接一個地上來,粗暴地姦淫被倒吊的女俘虜的嘴巴。

  被倒吊的奧麗雅痛苦地扭動搖晃著佈滿鞭痕和淤青的軀體,粘稠的白濁精液
從她的嘴角流出,糊滿了她充滿痛苦絕望的臉上,順著骯髒散亂的頭髮滴淌到地
面上,形成了一灘骯髒的穢跡!她的眼睛空洞無神地直視著前方,不斷被敵人的
肉棒堵住的嘴裡微弱地呻吟嗚咽著……

  不知什麼時候,一輛寬大豪華的馬車悄悄駛進了這個充滿暴虐的地方,停在
離倒吊著悲慘的奧麗雅的旗桿不遠的位置,馬車的門慢慢打開了。

  「賤人,看到奧麗雅的下場了嗎?你不會也想被我像對待這個不聽話的母狗
那樣,丟進近衛軍的妓院裡吧?」馬車上豪華舒適的坐椅上坐著的卡洛斯獰笑著
對一個渾身赤裸著、跪伏在自己腳下的女人說道。

  這個女人的手腳上並沒有戴著鐐銬,此刻正撅著肥美白嫩的豐臀跪在卡洛斯
的腳下,雙手捧著她那雪白肥碩的雙乳,用兩個巨大渾圓的肉球夾住卡洛斯挺起
著的肉棒仔細地上下套弄著;同時張開著性感的小嘴,不停地親吻吮吸著卡洛斯
那根粗長的肉棒頂端那紫紅色的龜頭!

  聽見卡洛斯的話,那女人悄悄扭頭看了一眼馬車外那殘忍暴虐的場面,立刻
趕緊低下頭,更加努力地含住卡洛斯的肉棒吮吸起來!

  「哈哈哈!卡洛斯,我的這位堂姐的嘴功是不是越來越棒了?!」

  卡洛斯的對面的座位上坐著查理,他的懷裡抱著一個同樣赤身裸體的美女。
那女人正跨坐在查理的身上,用她迷人的肉穴夾住查理的肉棒,扭動著纖細的腰
肢,半閉著美麗的眼睛甩動著一頭栗色的長髮,嘴裡不時發出陣陣嫵媚嬌柔的浪
叫!

  跪在卡洛斯的腳下,用雙乳和小嘴侍奉著他的女人,正是比奧提攝政公主﹒
阿妮塔;而那個跨坐在查理身上、不知羞恥地賣弄風情的女子,就是娜塔西婭女
公爵!

  這兩個被俘的女人,如今卻像最馴服的奴隸一樣,順從地用她們美艷高貴的
身體來迎合著昔日的敵人!!

  被阿妮塔公主用她那溫暖的小嘴和柔嫩肥碩的雙乳服侍著肉棒的卡洛斯,忍
不住發出沉重的喘息,他忽然將跪在自己腳下的公主一下推倒在地上!

  「賤人,撅起你的大屁股來!」

  「是!陛下!!」美貌的公主順從地跪伏在卡洛斯面前。

  阿妮塔公主慢慢挪動著豐滿的身體,盡量地叉開豐腴勻稱的雙腿,將高高撅
起的豐臀對著卡洛斯,用自己的雙手扒開了自己那兩個渾圓雪白的肉丘,將刮乾
淨了恥毛、肥嫩迷人的下體徹底暴露了出來!!

  「啊……」感覺到一根火熱堅硬的肉棒插進了自己濕熱的肉穴,阿妮塔公主
忍不住抬起頭發出一聲長長的呻吟,撅著的肥美的雙臀不由自主地左右扭動迎合
著卡洛斯的抽插,兩行清淚緩緩滑過她美麗的面頰……

==============================

  一年之後,也就是塞克斯曆3571年,叛軍攻克了比奧提王國的都城,統治整個大陸長達三百年的比奧提王國終於成為了歷史。

  雷普國王卡洛斯和比奧提的出賣者查理瓜分了整個大陸,同時也瓜分了被俘後已淪為奴隸的比奧提公主阿妮塔和娜塔西婭女公爵。而當初比奧提軍最出色的女將領奧麗雅則徹底淪為了雷普軍中最低賤的娼妓。

  但卡洛斯暴虐的統治並沒能長久,兩年後這個跋扈殘暴的國王就被他的部下刺殺,他的王國也隨即四分五裂。分裂的雷普隨即又陷入了戰亂之中,從此人們也再沒得到關於淪為奴隸的阿妮塔公主的消息,也許這個美豔卻不幸的女人又成了哪個貪婪的統治者的禁臠。

  以奴隸身份成為了查理的侍妾的娜塔西婭女公爵,後來為查理生下了一個兒子。這個孩子就是後來大陸歷史上大名鼎鼎的弑父奪母、武功無雙的“統一王”--伊凡。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