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香 (01~02.1) (2/2)

  乳香(二)

 
                           煙雨江南(1)

    自雲南回來後,一直和綺夢都沒有聯繫,最多在微信給對方的朋友圈相互點
個贊,發表點簡短的評論。

    七月,杭州的驕陽似火,我依舊無所事事,工作平淡如水,出差、上班、偶
爾和幾個炮友做點床上運動,似乎什麼都提不起興趣。七月的一個週五,我正在
手機上鬥地主,忽然收到綺夢的語音:「色狼,在忙什麼呢?晚上一起吃飯吧!」

    我腦海裡馬上浮現的全是綺夢在我身下嬌喘的樣子和她身上迷人的乳香。

    「好啊,你在哪裡,5點我來接你。」我回復。

    「5:30你來解放路靠近吳山廣場這邊的肯德基旁邊公車站接我!」

    於是接下來的牌局輸的一塌糊塗,根本就無心繼續,一直熬到5點鐘,我似
乎就沒贏幾局,看時間差不多了,急忙出門趕往解放路,順便給綺夢發了個短信:
「我出門了,希望能準時看到你。」綺夢回個笑臉。

    本來只要五分鐘的車程,因為上下班,走了快半個小時才終於趕到,在肯德
基旁的公交站,我在等車的人群裡看到了綺夢,她婷婷的站在人群的邊上,還是
齊肩的黑髮,一襲深紅色的工作裙,黑色的絲襪,腳上玫紅色的高跟鞋,依然柔
美的臉龐,充滿了迷人的風情。

    我把車子靠近她,打開車窗,「美女,需要司機嗎?」

    綺夢看見我,沖我做了個鬼臉,拉開門上車,「我才不要這麼色的司機,給
你個機會請本姑娘吃飯吧。」

    「樂意效勞,女士,您想吃什麼?」說完我張開雙手,向她發出一個擁抱的
邀請。

    綺夢看著我,輕輕的靠過來,我聞到她身上熟悉的乳香,不過比上次淡了許
多,我將她摟在懷裡,臉埋在她的發梢,貪婪的呼吸著她迷人的氣息。忽然,身
後傳來劇烈的喇叭聲,我佔了人家公車的道,公交司機不滿了。

    綺夢推開我,「快走吧,不然公交司機要揍你了!」綺夢幸災樂禍。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啊!」我邊說邊啟動車子上了車道。

    綺夢伸手掐了我一下,「你個大色狼,就這麼油嘴滑舌的騙我。」

    「佛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子也曾經曰過:食色,性也!詩經還曾經曰
過: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哼,你就是個色狼,還拽這麼多文!」綺夢皺皺小鼻子。

    我們之間似乎還是這麼和諧,一路打打鬧鬧,我帶著她直奔龍井村,這邊有
很多的民居,清淨優雅,做的食物也清淡可口,比較和綺夢的胃口。

    「你就不怕我把你賣了?」我發現她似乎沒問要去哪裡。

    「不怕,本姑娘修煉多年,才不怕你個大色狼。」

    「阿彌陀佛,那貧僧今天就替天行道,把你這妖孽降服了。」我右手扣住她
的左手,綺夢也把頭靠在我肩上。

    在龍井村吃了一餐清淡的江南風味,綺夢的氣息仿佛這西湖的煙雨,清淡而
柔美,充滿了江南的味道,讓我不能自以。

    吃完晚餐,天色也將黒,開車回杭州,「夢夢,今晚不回家了吧。」

    「嗯,不過你不許欺負我。」

    「好啊,那我帶你去看電影吧。」

    「好啊,最近放什麼?」

    「我也不知道,過去看吧。」

    電影院剛好在放《霍比特人4》,於是我們買了票,進去的時候還給綺夢買
了一桶爆米花和水,也許是快下線了,影院也沒多少人,我們進去的時候電影已
經開始了,找了一個座位,我就抱著綺夢坐下,綺夢擰了我一下,也就乖乖坐在
我懷裡,也沒說要自己坐。

    聞著她身上迷人的香氣,即使年度大片也吸引不了我的注意力,我摟著她的
腰,舌頭輕輕含住她的耳朵,綺夢的身子一下子就軟了,用力的捏著我的手,我
慢慢的頂著綺夢的臉,將嘴覆上她的櫻唇,舌頭伸進她的嘴裡,綺夢也熱烈的回
應著我,我的雙手撫摸著她穿著絲襪的光滑大腿,當摸到她的內褲的時候,發現
她的內褲都濕了,她擋住我罪惡的雙手輕聲說道:「不要在這裡好嗎!」

    「那我們走吧。」

    「嗯。」綺夢點頭。

    於是我牽著她的手出了影院,開車直接來到西湖邊的華僑飯店,要了一間大
床套房。

    拿了房卡直奔房間,關上門,我就捧住綺夢的臉,吻住了她的嘴,綺夢也摟
著我的腰,熱烈的回應著。我吻著她,雙手揉著她豐滿的胸,感覺自己的下身要
爆炸了。

    於是,我將綺夢頂到牆上,右手伸進她的裙下,隔著她的絲襪輕輕揉著她的
嬌嫩私處,綺夢嘴裡發出呻吟,雙手用力的摟著我的腰,我的嘴胡亂的咬開她的
上衣,輕咬著她粉紅色的圍胸,她的內褲又開始濕潤了。

    我引導著綺夢解開我的褲子,脫下內褲,當她的手握住我暴漲的下身的時候,
我再也忍不住了,將她用力的頂在牆上,撥開她的內褲,右手托著她的左腿,左
手扶著下身,找到了綺夢濕漉漉的嬌嫩花口,在穴口輕輕摩擦幾下,腰一發力,
暴漲的下身一下子全部進入了綺夢的身體,綺夢發出一聲嬌吟,雙手抓住了我的
後背,我托起她的雙腿,猛烈的抽插著……

    綺夢柔軟的下身緊緊的包裹著我,劇烈的喘息和嬌吟刺激著我的神經,而我
仿佛化身中世紀的騎士,不知疲倦的刺出自己的長槍,勇往直前。

    啪啪啪啪的聲音在房間裡連續不斷的迴響,汗珠附著在我們的身體上,綺夢
流出的愛液打濕了我的毛毛,最後順著我的大腿往下流,我再也忍不住,噴發的
精液湧入綺夢的身體,綺夢劇烈的嬌吟,雙腿纏住我的臀部,雙手用力的摟著我,
下身緊緊的貼著我的下身,溫熱的小穴劇烈的蠕動,泛出一股股火熱的愛液,我
們一起到達了愛的頂峰。

    我抱著綺夢退到床沿坐下,我們的下身還連在一起,綺夢仿佛一條沒有骨骼
的美人魚,癱軟在我身上,汗珠打濕了她的頭髮,貼在她臉上,我捧起她的臉,
輕輕吻著她,用舌頭為她舔去汗水。

    就這樣休息了幾分鐘後,綺夢終於恢復了一些體力。雙手插進我的頭髮,摟
住我回吻。

    「夢夢,我去開空調,太熱了。」

    我將綺夢從我身上抱下來,起身開了空調,又把衛生間的熱水打開,走到床
邊,把自己扒得精光,將綺夢扶起,幫她脫了外套和襯衣,綺夢的上身就剩了一
條粉紅色的圍胸,包裹著她飽滿的乳房,上面兩顆挺立的櫻桃凸顯出來,我俯下
身,輕輕咬著她的櫻桃,綺夢無力的推開我:「色狼,先抱我去洗洗吧,我沒力
氣了,身上黏糊糊的,好難受。」

    「嗯,你起身,我幫你脫了裙子再抱你你去洗。」

    綺夢配合的抬起身體,我脫下她的裙子,絲襪被我撕壞了,粉紅色的內褲上
也沾滿了我們的愛液,於是我也就沒管,除掉她的圍胸,抱著半裸的她走進了浴
室。

    綺夢穿著撕壞的黑色絲襪抱著胸站在浴室裡,粉紅色的內褲若隱若現,我調
好水溫,花灑裡的水均勻的灑在綺夢的肩上,順著她的身體往下流,我輕輕的摟
住她,雙手撫摸著她光滑的後背,綺夢也伸手抱著我,飽滿的乳房貼著我的胸。

    「我給你打沐浴露吧。」

    「嗯。」綺夢點頭。

    我塗滿沐浴露的雙手在綺夢的身上游走,引來她的身體輕輕的顫慄,我讓她
扶在牆上,雙手撫摸著她的翹臀,手指不時滑進腿間,觸摸著她豐滿的鮑唇,自
己的下身在這曖昧的氛圍裡慢慢的復蘇,最後暴漲而立……

    拿過花灑將綺夢和自己身上的沐浴露沖洗乾淨,我從後面抱著綺夢,雙手覆
蓋搓揉著她的乳房,下身在她的花穴口摩擦著,綺夢轉頭和我親吻,花穴裡也慢
慢濕潤起來……

    於是,我扶著她的臀,慢慢刺進她溫暖的身體,輕輕的抽插,綺夢咬著自己
的髮梢,嘴裡發出迷人的嬌喘,臉上的表情極為迷醉,我將自己被綺夢潤濕的下
體拔出,慢慢頂在她的菊花口,往裡插入,綺夢發出痛苦的呻吟,伸手來掐我的
大腿,我將她的手握在自己的手裡,拔出陰莖,又塞進她濕滑的陰道,反復幾次,
我暴漲的下體終於全部插進了綺夢的後門,我感受著綺夢火熱的腔道緊緊的包裹,
開始慢慢的抽插,綺夢痛並快樂的聲音和表情讓我化身為狼,最後變成了勇猛的
衝刺,一股股滾燙的精液全部射進她的身體。

    激情過後,我們沖洗乾淨身體,我摟著綺夢躺在床上,「夢夢,你的下面怎
麼還是沒長毛毛?」我問道。



    「老是刮毛很麻煩,我就買了脫毛膏,你不喜歡嗎?」綺夢問道。

    「沒有啊,乾乾淨淨的很漂亮,讓我再看看吧。」我淫笑。

    「啊」綺夢發出驚呼,「不行了,剛才都兩次了,我肚子餓了。」

    「哦,那我們出去吃點東西吧。」

    「可是我的絲襪被你扯破了,內褲也濕了,我怎麼出去啊。」

    「要不叫酒店送餐?」

    「但是還是沒衣服穿啊。」

    「房間的櫃子裡好像有付費的絲襪和內褲,我去拿來給你穿吧。」我說道。

    「才不要呢,都沒洗過。」綺夢白了我一眼。

    「……」我無語了「那怎麼辦?」

    「我跟家裡說,我要出差,車上有換洗的衣服,我們先去拿衣服再去吃東西
吧。」綺夢說。

    「你車在哪裡?」

    「就在你接我的那邊,我們公司樓下的地下停車場。」

    「行,那你穿衣服,我們過去拿。」

    綺夢穿上衣服,不過下身除了裙子就只有高跟鞋了,還好是晚上,出了酒店
就上車,也不怕走光。

    我們開車來到綺夢的車旁,一輛紅色的兩廂福克斯,幫她從車裡拿出一個超
大粉紅色的行李箱,真不知道她那兩廂車裡怎麼放進去的,把箱子拿到我車上後,
綺夢在車的後座上穿上內褲和絲襪。

    開車找了一家餐廳吃了點宵夜,吃完回酒店的時候,天上落起了雨點。

    「夢夢,你要出差幾天啊,時間長的話我們出去轉轉吧。」我問她。

    「我們一般出差也就四五天,具體我沒跟家裡說,我老公到北京出差了,孩
子我媽帶著呢。」綺夢回答。

    「那明天我們去烏鎮吧。」

    「烏鎮我去過了,不好玩,換一個。」綺夢調皮的笑道。

    「蘇州?」

    「蘇州更沒意思,我們去周莊吧,我沒去過,網上看別人說好美。」綺夢提
議。

    「好啊,你說了算。」我摟著她的腰回答。

    「色狼!」綺夢靠著我的肩輕輕的說。

    「哦,想起來了,要去買緊急避孕藥嗎?」我問。

    「不用了,我去醫院上了環了。」!

    「那不是便宜我了?」我笑問。

    「你知道就好!」綺夢捏了我的手臂一下。

    回到酒店,我們相擁著躺在床上,聽著窗外刷刷的雨點,綺夢也許是太累,
一會就睡著了,我關了燈,摟著她也進入了夢鄉。

    半夜,一陣驚雷把我驚醒,我擰開床燈,卻發現綺夢早就醒了,用力的摟著
我的腰,在我的懷裡瑟瑟發抖。

    「你怎麼了?夢夢」撫摸著她光滑的背脊問道。

    「好嚇人的雷聲,我害怕!」綺夢的聲音有點發顫。

    綺夢柔弱的樣子讓我的心一下子就軟了,只想把她樓在自己懷裡,安慰她,
「那你怎麼不叫醒我?我陪你說說話你就不怕了」

    「我看你睡的那麼香,捨不得打擾你,抱著你就好了」綺夢輕輕說。

    「睡覺哪裡有我的夢夢重要,嚇壞了我會心疼的。」我變說邊吻著她的額頭。

    「相公,你不要對我這麼好,我會心動的。」綺夢說著仰起頭來吻我。

    「那你就嫁給我好了。」我輕咬著她的唇。

    「不行的,我老公他對我很好,只是他沒你這麼色。」

    「我這是情不自禁,誰叫你這麼迷人。」

    「你說我色,那你們多久做一次愛?」我問道。

    「十天左右一次吧!」綺夢想了一下回答。

    「啊,這麼少,你們家那位好浪費哦,要是我就從此君王不早朝了。」

    「所以你是色狼,我老公是君子。」綺夢輕笑。

    「食色性也!這還是君子的祖宗說的。」我搖著腦袋裝樣子。

    綺夢笑了,「我才懶得和你說。」小手輕擂我的後背。

    我輕吻著她的嘴唇,舌頭撬開她的牙齒,貪婪的吸吮著她的舌頭。

    綺夢慢慢的動情了,我起身伏在她身上,舌頭順著她的身體下滑,白皙的脖
子,漂亮的鎖骨,飽滿的乳房,嬌嫩的乳頭在我的舔舐中開始漲大,當我的舌頭
在她的肚臍滑動的時候,我能感覺到綺夢的身體在輕輕顫慄。

    綺夢身上穿了一條白色的貼身內褲,我撐起雙手,舌頭慢慢來到了綺夢的下
身,隔著內褲輕咬,綺夢發出陣陣嬌喘,雙手用力的攥住被角,我跪在床上,分
開她的雙腿,伸手撥開她的內褲,用自己的鬍子茬輕輕在綺夢的花穴周圍來回摩
擦……

    綺夢的雙腿夾住了我的頭,「不要,色狼,好癢啊。」綺夢輕聲說道。

    我掰開她的雙腿,大嘴直接覆上綺夢嬌嫩的花穴,綺夢發出一聲劇烈的嬌吟,
我的舌頭輕舔著她的G點,感覺她肉肉的豆豆在我舌頭下慢慢變大,她的嘴裡也
發出誘人的喘息。

    我倒躺在床上,讓綺夢翻身騎在我身上,綺夢背對著我,幫我除去平角褲,
我暴漲的下身就這麼挺立在空氣裡,綺夢的手順著我的大腿握上了我的陰莖,
「色狼,你這個東西好大啊,我兩隻手都快握不下了。」

    「那你喜歡嗎?」我色色的問。

    綺夢用力捏了我的下體一下。

    「哎喲,捏壞了你以後就沒得用了。」我叫道。

    「哼,不用就不用。」綺夢嬌哼道。

    「這你說了可不算。」說完我將綺夢的身子拉過來一點,爬跪在我頭上,我
的嘴輕吻著她的大腿,慢慢來到她的穴口,綺夢雙手撐在床上,小嘴靠近了我的
下身,舌頭輕輕在我的龜頭劃過,我感覺自己的陰莖慢慢被一個溫暖的洞穴吞沒,
濕潤而溫暖。

    綺夢的花穴慢慢變得潤滑,每當我的舌頭劃過穴口的豆豆,綺夢都發出誘人
的嬌吟,我將她的雙臀推到我的下體,綺夢半蹲在床上,扶著床頭,濕潤的花穴
慢慢將我的陰莖吞沒,我雙手托著她的雙臀,讓她的身體緩緩起落……

    隨著時間的流逝,綺夢的動作越來越快,嘴裡的喘息聲也越來越急……忽然,
綺夢爬在我腿上,大腿死死夾住我的雙腿,雙手用力抓住我的腳,身體劇烈的抽
插,嘴裡劇烈的呻吟聲在房間裡回蕩。

    窗外的雷聲和雨聲混雜著綺夢的嬌吟,房間裡淡淡的燈光讓綺夢的身體塗上
了一層夢幻般的色彩,我坐直身體,雙手從後面覆上綺夢的乳房,輕輕揉捏著她
發硬的蓓蕾,綺夢雙手撐著我的大腿回頭與我親吻,火熱的花穴緊緊的包裹著我
的陰莖。

    綺夢爬在床上,挺起圓潤的臀部,我伏著她的腰,堅硬的下體用力的一下一
下的送進她的身體,綺夢如泣如訴的呻吟混合著窗外的雨聲,讓我欲罷不能,伴
隨著綺夢越來越劇烈的聲音,我抽送的頻率越來越快,力度也越來越大……

    忽然,伴隨著她的花穴劇烈蠕動,一股股溫暖的愛液隨著我的抽動,從下體
的結合部被帶了出來,綺夢爬在床上,身體劇烈的抽搐,口水也從她的嘴角流了
下來……

    由於睡前的兩次歡好,我的下體依然堅挺,我將綺夢翻過身來,擁在懷裡,
親吻著她的臉,雙手撫摸著她的後背,幾分鐘後,綺夢終於從高潮中回味,「相
公,我不行了!」綺夢的聲音柔軟而沙啞。

    「可是他這麼辦啊,我還沒好呢。」我撐起雙手,輕輕聳動了下在她穴口猙
獰的陰莖,輕輕的挺身,陰莖就滑進了綺夢濕滑的身體。

    「啊!」綺夢驚呼,雙手抱住了我,「相公,讓他呆在裡面別動,再讓我休
息下。」

    「嗯」我的下體停留在綺夢的身體裡,輕輕的壓在她的身上。

    「相公,你怎麼還沒好?我都不行了,要被你弄死了。」綺夢抱著我說道。

    「你剛才還不是好猛,床單都濕了。」我笑道。

    「壞蛋,就知道欺負我。」綺夢說著咬了我的肩膀一下。

    「舒服嗎?夢夢」我問道。

    「嗯,我第一次這樣。」

    「這樣?什麼樣啊?」我壞笑。

    綺夢沒說話,摟著我的後背,用力咬著我的肩膀。

    我撐起雙手,下體慢慢的開始抽動,綺夢的嘴咬著我的肩,發出含糊的嬌吟,
隨著我抽送的加速,綺夢的牙齒鬆開了我的肩,嘴裡的嬌吟越來越高亢,我劇烈
的抽動,每一次都將陰莖全部抽出再插入,下體的感覺越來越強烈,瘋狂的插入
綺夢嬌嫩的身體,汗水順著胸口滴在綺夢身上,終於在綺夢的嬌吟聲裡,精關大
開,一股股滾燙的精子射進綺夢的身體,綺夢的雙腿緊緊夾住我的臀部,我們又
一次雙雙到達頂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