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盪器練習

震盪器練習深夜,已結束營業的運動健身房的窗內,燈火通明。

在已經連末班車也沒有了的這個時間留下來的,是會長和幾個指導員。

還有一個人。

在肌肉隆起的男人們的包圍中,可以看見一個青年的身姿。

臉上還帶著稚氣的青年,漂亮的身體並不像指導員那樣健壯。

而且和穿著運動套裝的他們不同,全裸站著的青年,發出微弱的哀鳴。

是的。

青年將要在這個運動健身房中,被迫接受“特別的練習”。

為了會長的興趣而被改變身體。

「唔…嗚…嗚……」

塑膠製品的異物,濕淋淋地埋進青年的裡面。

前端呈圓形的、長度15cm的棒狀物體,利用濕滑的化妝水,緩緩地完全埋進了直腸。

當然還是直男的青年,在男人們毫不講理的暴力面前老實地沉默了,但他並不瞭解這樣做的意義。

還來不及抵抗,作為健身房指導員的暴徒們像是在誇耀著那個力量似的,對他做出了警告:不聽話的話遭罪的只有自己。

兩個人一左一右捉住手腕和肩膀,青年就那樣站立著被打開雙腳,不得不接受異物的侵入。

因為開始已經被小型張力器擴張了一次,並不是那麼的痛,但分開括約肌衝進來的硬塊帶來的重壓感,已經給他帶來了從不曾體驗過的呼吸睏難的恐怖感。

「嗚……!」

棒的前端碰到了直腸中的那一點,青年的全身猛地震跳了起來。

會長重重地旋轉著撫摩的那個地方,就是被迫作為性感帶而開花了的G點。

「這裡就是那個『舒服』的地方啊。」

欣賞著因快感而羞澀的青年的表情,會長搖晃起棒子。

「啊嘎?…!嗯嗚…唔……!」

拼死忍耐的甘美的聲音從唇邊漏出,青年的臉頰染得緋紅。

同時並沒有被觸碰到的肉棒伸長變硬了,抬起的鐮首左右揮動。

「屁股裡感覺那麼舒服嗎?算是著實地達到了練習的效果吶。」

似乎顯得很愉快的會長,接著,把殘留的部分也全部擠了進去。

「不是的…唔……嗯…嗚!」

塑膠進到了很深的地方,青年好像很難過似的從喉嚨發出響聲。

「很好吃吧?這玩意有3釐米粗。以後要好好地擴張,吃下更粗的東西哦。」

為了滿足男人的欲望而被改造自己的身體,恐懼讓青年睜開了滲淚的雙眼。

「害怕嗎?放心吧,今天就先做這個的擴張。」

會長溫柔的語調,讓青年浮現出安心的神色。

持續幾小時地接受侮辱,青年的身心早已發出了悲鳴。

但是,被釋放的希望,被簡單地切斷了。

「其次是收緊的練習。就算身體打開到如何的程度,如果不能收緊就沒有意義了。喂,讓他坐在拉力器上面。」

拉力器有放腳的踏闆,可以向左右大大的打開。

兩邊都各自用電線連接著測錘,按下開關後就可以一邊在腳上負重一邊打開,是可以加強骨盆四周的體力的練習機器。

會長在開關上按下一個按鈕,就可以強行打開(青年的)大腿。

青年的屁股裡含著振動器,被放在了拉力器的座位上。

頭、手和腳都被鎖鏈銬住,他已經無法站起來了。

從屁股裡鬆脫出來的振動器,在椅面上停止了。

已經不可能將振動器排出體外,青年覺悟到了。

「前面也想要被玩弄吧?」

會長朝已稍稍打開的大腿之間伸出手去,將半勃起的男根上的包皮完全剝下。尿道因為拉扯的包皮而張開,就在這時候,被安上了奇妙的轉子。

那個東西微微地震動,還附著彈力的橡膠覆蓋物。

將覆蓋物翻過來,就像個避孕套一樣包住了陰莖。

這個練習,就是用下流的玩具嘲弄前後的性器。

「開始嗎?」

按下開關,踏闆向左右大大地打開了,疲憊不堪的青年什麼抵抗也做不到地被張開了雙腿。

不管怎樣訴說已經是極限、不能再開了,也無法改變任何事情,但是除了這樣也沒有別的方法了。

「你在幹什麼。不是要開始練習嗎!」

生氣的男人打開了振動器的開關,青年立刻被那甘甜的疼痛牽引著,緊繃的腹肌上下抽動。

「……我知道了。」

靜靜地充滿了怒氣的,會長的聲音。

青年以為接下來還會是又揍又踢的暴行,咬緊了牙關。

但是,等了好半天,預想中的拳頭的洗禮也沒有到來。

相反測錘的位置被恢復了,青年又變回了原先那樣半開著腿的姿勢。

「為了讓你認真地熱衷練習。」

因恐懼而大睜的雙眼中,映入會長醜惡的微笑。

然後,被就像銬住四肢的鏈子一樣、但是更小號的皮帶扣住了。

「雖然那裡被擰住了,但是還有重量,著實是不輕鬆。」

會長抱怨似的,將兩個睪丸抓在手中,骨碌碌地滾動。

「如果這裡被拉長的話,就能長時間地品嘗快感了喲。」

「嗚啊啊!」

食指和大拇指轉著圈,為了捋起來轉,睪丸被拉離身體,並不感覺很疼的青年全身僵硬。

伸展的陰囊根部被纏上了皮帶,更進一步地拉成了T字型而固定,青年的睪丸被擠出,變成了向左右突出的兩個球體。



總之是非常悶苦的感覺。

「這個……請摘下來……求求你……我會認真做(練習)的……」

虛弱的懇求沒有被應允,反而在擰出睪丸的皮帶上穿過了細繩。

繩的兩端被栓在了拉力器的踏闆上。

「現在再把腳打開的話,知道會變成怎樣嗎?」

細繩已經沒有伸張的餘裕!

打開踏闆的話,細繩就會聚集張力,聯係著的束縛陰囊的皮帶將被拉緊……

「那樣的話、會碎的……不要……」

男性器會被弄壞也說不定。

被那樣可怕的想像嚇得血色全無的青年哀求著,然而殘忍的淩辱者露出冷笑地下了命令:「打開開關。」

「唔嗚……唔!」

負荷著測錘的踏闆一口氣打開,青年的肌肉收縮著僵硬了。

浮出的青筋,說明瞭他正繃著多大的力度。

「很好,就是那樣。好好地勒緊。」

如果打開雙腳的話,陰囊就會被拉長。

無法說動男人的青年,只有堅持拼命地閉上腳。

「不錯——那麼這樣如何?」

嗡嗡的震動音,從被裝進屁股中的振動器靜靜地傳開來了。

「啊…啊啊啊啊啊!請停止……!」

被無機物攪拌快感的源泉,青年的內部已經冒煙了。下流的歡樂一邊起伏一邊沖刷著擴大到全身。

拉緊差一點就鬆懈的腳,更加清楚地感覺到穿透了屁股的那個東西的形狀和活動,正濕淋淋地翻攪他的G點。

「啊啊呀呀呀……不要…停下來……!」

逐漸打開的腿間,被橡膠覆蔽的陰莖向上聳起。

不管如何叫著討厭,勃起的陰莖也做出了表白:「自己正用屁股感覺著。」

「陰莖快樂地勃起著呢。你的屁眼很厲害嘛。」

「陰莖已經漏出汁液了哦。屁眼這麼有感覺嗎?」

接連不斷的侮辱的話語,已經傳不到青年的耳朵裡了。

一邊溢出愛液一邊蠢動貌彎曲著腰,盡管如此拼命繃緊屁股的身姿與其說哀憐,更多的卻是滑稽的感覺。

「想偷懶嗎?不加油了嗎?那麼,其次是陰莖。」

侵佔了尿道的轉子,震動了。

「嗚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濡濕的敏感的肉棒被直接給予機械式的愛撫。

屁股和肉棒同時受到刺激,青年從腰的正中感受到了電流通過一般的衝擊。

「啊呀啊啊啊!不要!嗚啊啊啊啊啊啊!」

確實是發出了央求的悲鳴,但是那張臉卻因為快感而成為帶著微笑一般的奇妙的泣顏。

「啊啊啊啊!不要!不要!救……唔嗚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加強了嘲弄肉莖的轉子的頻率,青年一邊流下放蕩的口水一邊大叫。

「不是已經爽成這樣了嗎?那麼,放出來也可以喲。」

這樣說著的會長,兩手拿著遙控器微妙地調節著前後的責罰。

如果青年差一點就集中在屁股的快感上的話,就減弱那邊,取而代之的是一口氣提高對肉棒的刺激。

無法得到太強烈的刺激,青年唯有一邊荒謬地悲鳴一邊苦惱地扭動身體。

如同就在眼前卻一直無法達到的喜悅無間斷地一再責罰著他。

從腰的中心沸騰的快感開始融化,淫靡的熱度覆蓋了青年的全身。

「怎麼了、腿打開了喲。睪丸搖搖欲墜喲,不是很不妙嗎?」

逐漸打開的踏闆,帶動了陰囊的拘束器,睪丸向更遠的地方被拉長。

「啊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拉長的皮膚生出陣陣鈍痛,開始張開的腳已回不去原來的位置。

「男人」的部分說不定會壞了,恐怖!

如果這裡壞了的話,自己作為「男人」那部分將徹底死去。

被欲望那樣地嘲弄著性器,而只能作為「它」存在著。

「我什麼都聽你的!啊哈啊啊啊…救救我!」

頭部激烈地左右甩動,青年祈求著救助。

但是,男人的回答是無情的:「去吧。」

責罰著前後性器的玩具激烈地震動起來。

「嗚呀、舒服、舒…啊啊啊啊!」

從肉棒的根部競相爭湧上來的快感,奔走在青年的全身。

與此同時,射精的律動讓下腹痙攣了。

他被挖著G點,撬動尿道而達到了(高潮)。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

由於伸長到極限的陰囊,輸精管也變得細小,射精長久地持續到了令人無法相信的程度。

那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品嘗到的怎樣的快感:激烈的、淒慘而又甘美。

他的頭腦中被下流的開放感的喜悅所支配,對於眼下的處境完全無法再思考,更沒有繃緊腿部肌肉的餘裕。

酥軟的大腿被測錘的重量大大打開了。

那個瞬間發出已經不似人類的悲鳴。

一邊射精一邊被拉開陰囊,同時感受了劇痛和絕頂的青年已化身為獸。

他的陰囊被細小的傷口侵入,但並沒有破碎。

只是,如同貫穿全身的閃電般的快感灌滿了他。

最後的一滴被擰出。絕頂。

「動聽的聲音。繼續叫吧。」

男人用巧妙的操作持續責罰著G點。

已經什麼都吐不出來的青年,一邊因前列腺的刺激品嘗著無射精的絕頂,一邊失去了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