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節出現的小魚

     跟小魚的相識說來也有些好笑,某個無聊的夏日午後,趁著上班偷懶的閒暇
上了一下某個色情網站,無意間就看見了一張這樣的照片:嫩白的奶子被西瓜紅
的泳衣托起,身上還有些微水珠,只露出嘴巴的小姑娘嘴角帶笑。或許是畫面太
有衝擊感,又或許是那對白嫩嫩的軟球佔據了我的腦子,我一下子就硬了,尷尬
得看看四周,蜷縮在辦公桌上假裝休息。

     那一年我三十三歲,妻子挺著六個多月的大肚子,而我已經很久沒有做愛了。

     沒過幾天,PO出那張照片的網友放出了他的聯繫方式,抱著試一試的態度,
我加了。沒想到放出照片的人就是照片中的人自己。就是那個時候,我認識了小
魚,那時候小魚二十一。

     興許是寂寞太久了,我時常會發一些我自己的照片企圖誘惑小魚,而她也出
於禮貌回贈我她同等裸露的照片。在無人陪伴的日子裡,小魚的照片和小魚的話
語陪伴我度過了一陣時日。

     照片裡的小魚從來沒有露出過真實的模樣,但是體態總是那麼吸引我,小魚
的身材說不上瘦,肉肉的,看上去就很有質感,特別是胸前渾圓的兩坨大奶子,
更是每每看的我心神蕩漾。微啟的朱唇,有時會帶出嬌柔的小舌頭,似是勾引一
般的媚笑,我自己也數不清用這些照片打了多少次手槍。

     某個週末,小魚跟我說寢室裡的同學都出去了,她一個人在寢室很無聊,我
也不知被什麼迷了心竅,竟按下了視頻按鈕,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待著,原本
以為一定會被拒絕的,可沒想到,小魚接了。

     我被完全暴露在了鏡頭下,可是畫面對面的小姑娘依舊不肯讓我看到她的面
龐。我故作柔聲道:「讓我看看你吧。」帶著點央求的語氣,表露出委屈的目光
,我得逞了。

     起初還會用被子或是枕頭遮住大半張臉,慢慢的,小魚露出了她本來的模樣
。與我的想像未差很遠,是個可愛的小姑娘。小魚兩頰緋紅的看著我,告訴我她
很害羞,這是她第一次與網友視頻聊天,我笑笑,表示我也同樣。

      看著小魚臉紅的模樣,與平日裡照片中性感的樣子判若兩人,我頓時玩心大
起。想起小魚跟我說過我的身材與她的小男友相似,我便將手機鏡頭下移,故意
自摸起來,並不時得稱讚她的身材,想要看看小魚的反應,不過三兩句話的功夫
,小魚便將半掩在身上的被子掀起,露出了整個嬌軀。

      豹紋的奶罩包裹著小魚渾圓的乳房,纖長的手指從唇邊一路下摸,劃過了頸
部,接著是鎖骨,然後到了胸前。小魚的動作很慢,大概是我手上動作的停頓讓
她看出了我的遲疑,又或是她聽到了我吞咽口水的聲音,總之這時候已全然變成
小魚在誘惑我了。

      小魚一隻手舉著手機,用另一隻手看似輕鬆的解開了奶罩的扣子,可她卻並
沒有將其脫下,而是讓帶子鬆散在香肩兩旁,接著將手繼續下移,撫過平坦的小
腹,最後落在了勻稱白嫩的兩條大腿中間的地方。

      淺咖的內褲在小魚的搓揉下起了褶子,手指的動作也加快了起來,漸漸得能
聽到小魚喘息的聲音。這時候,小魚已經動情了。   

      「讓我看看你。」

      小魚很聽話得將鏡頭上移,讓我看到她兩頰潮紅,眼神迷離,未拿手機的那
只手仍舊在兩腿間摩挲著,乳罩由於小魚動作的關係早已經包裹不住那兩個碩大
的白饅頭而微微露出了乳尖。粉紅色的乳尖被同樣粉嫩的乳暈包圍著,就像未經
人事的少女一般,可是這畫面的淫靡深深觸動了我的神經,頭皮一陣縮緊,手中
握著的玉柱也更加充血脹大起來。

      「小魚……」我低沈的喚了一聲,還未來得及說出後面的話便聽見螢幕那頭
的可人兒乞求道:「想要……」聽到這話,我更是停不下受傷的動作,用話語挑
逗著小魚,只見小魚褪去了內褲,揭去了乳罩,一會用手摩挲著腿間的陰蒂,一
會用沾著淫液的手指揉捏起了粉嫩的乳尖,拿著手機的手也不受控制的搖晃,伴
隨著小魚的呻吟,身體的扭動,我也終於在自己手中釋放,伴著一聲低吼,白濁
的液體從龜頭噴薄而出。

      小魚也似乎同時達到了高潮,雙腿更加用力的加緊,手上的力度也明顯加快
加重,「嗯嗯」的呻吟變成了嚶嚀,也終於在一聲醉人的「啊」之後,停下了所
有動作,手機也被癱在了一旁,只能看見小魚不斷起伏的小腹,像是累得一動不
能再動。

      從那之後便隔三差五就會和小魚視訊,小魚也漸漸變得更為開放,可是總會
在打開鏡頭的時候羞澀一陣,然後慢慢變成勾引我,有時是直播她沐浴的場景,
有時是一段豔舞,有時便是我和她一同隔著螢幕性愛,雙雙達到高潮。

      這天我們像往常一樣聊天,小魚不知為何突然對我平日裡說的那個「我的她」
產生了興趣,本著對小魚的坦誠,我將一切和盤托出,告訴了她我已經結婚了並
且還有不到一個月妻子就會生產的事實,小魚聽後卻久久沒有說話。

      第二天,我收到了一封來自小魚的長長的書信,表達了她對於勾引有婦之夫
的歉疚,也表示她不會再聯繫我的決心。在信的最後,小魚問我:「你喜歡我嗎
?」看著短短的五個字,我腦海中閃現的便是第一次開視頻時小魚羞澀的模樣,
然後我回復了她:「我喜歡你。」

      接著小魚就像忘記了她寫的信,忘記了她說她不會再聯繫我這樣的話,仍舊
如從前一樣繼續陪伴著我。妻子生產的那一天,也是小魚的資訊陪著我在產房外
等待了一整天。寶寶出生的喜悅讓我暫時忘記了其他,但是小魚仍舊每晚跟我道
一聲「晚安」。

      或許是出於對家庭的責任,我和小魚攤了牌,希望能夠和她保持聯繫做朋友
,但不再說一些曖昧的話,或是做一些曖昧的事,小魚也很通情達理的答應了。
從此我不開口,她絕不會打擾我分毫。就這樣,和小魚保持著「朋友」關係大概
半年的樣子。

      寶寶快滿半歲了,小魚告訴我,她要來到我的城市旅行,希望我能抽一天給
她做嚮導,我答應了。

      這天是十一月的第二個星期日,正好是感恩節,跟妻子說和朋友去登山便收
拾出門。將車開到離家稍遠的百貨公司停車場,便將登山服換做了普通的休閒服
裝,坐地鐵去找小魚了。和小魚的約見地點是她入住的酒店附近的地鐵口,剛一
出地鐵口,便看見一個神似小魚的身影站在一旁對我笑臉相迎。

      小魚略微比我的妻子矮一點,圓潤一點,上身套著一件寬鬆的寶藍色毛衣,
搭配著一條黑色百褶小裙,過膝的黑色長襪和漆皮的馬丁靴,挎著個有半個身體
大的布包。小魚臉上的墨鏡遮住了大半張臉,我稍走進些才確定在這冬日裡穿著
短裙的年輕小姑娘是她。

      小魚上前一把拉住我的胳膊,靠在我身上,胸前的柔軟緊貼著我,微微一瞥
便發現她寬大的毛衣下根本沒有其他任何衣服!雪白的兩團軟肉和那粉嫩的乳尖
若隱若現,我一時之間便有些把持不住,但還是努力深呼吸將這股悸動忍了下來。

      小魚說想去我常跟她說我喜歡去散心的那個無人的小海灘邊看看,我們便搭
上地鐵然後走了一大段路來到這個寂靜的小海灘。一路上小魚都那樣挽著我的手
,緊貼著我,就好像是我的女朋友一樣,我也有些管不住自己似的不住朝毛衣裡
偷瞄,只好有一句沒一句得和小魚說著話。

      這個小海灘是我某天駕車迷路無意間發現的地方,通常都沒什麼人煙,心情
不好時候我都會到這裡來坐坐,聽聽海浪聲然後再開車回去,這還是我第一次帶
別人來到這裡。



      一看見大海小魚便鬆開環抱著我手臂的雙手,朝海邊飛奔而去,當真是嚮往
大海的小魚啊,我如是想。遠遠看見小魚在海邊歡呼的樣子,不禁感歎年輕真好
,內心的那股躁動也因為這片寧靜的地方而慢慢沈寂了下來。

      我緩步走向小魚,只見小魚突然俯身像是要撿什麼東西似的,黑色小裙隨著
小魚的動作慢慢上移,我竟移不開我的眼睛了。小魚的裙下,一片光潔,圓潤挺
翹的屁股沒有被任何衣服束縛,就這樣直接暴露在空氣裡,伴著小魚俯身動作的
加大,我也漸漸看到了雙腿間豐滿柔嫩的陰唇,還有絲絲反光,兩片陰唇輕微得
一張一合,緩緩流出更多反光的液體。

      小魚竟整個人都是真空的!這個想法一下佔據了我所有的思緒,我開始不安
分得幻想起小魚衣服下的胴體,我開始懷念那個手機螢幕對面和我一同自慰的小
情人,我開始移起腳步快速向小魚走去。

      順著小魚起身的動作,我一把從背後環抱住她的蜂腰,將頭放在了她的肩膀
上,在她耳邊輕聲說道:「小魚,我想你,好想你。」然後緊緊將她抱住,想要
將她揉進身體裡。明顯感覺懷裡的人兒顫抖了一下,接著聽到的便是有些哽咽的
聲音回應道:「我也想你。」

      小魚轉過身來抱住我,踮起腳尖湊上了我的唇,這是我第一次與小魚接吻,
終於嘗到了小魚口中的甘甜,我有些貪婪得、呼吸急促得索取著,兩條舌頭在口
腔中糾纏著,不時得拖出絲絲銀線,直到都快要窒息了才停止住,彼此依靠著大
口喘著氣。

      我還沒緩過氣來,小魚已經跪在了我面前,拉開了我牛仔褲的拉鍊,掏出了
我火熱的硬棒,溫柔得將它握在手中。小魚擡頭朝我笑笑,便伸出舌頭開始舔舐
我的肉棒,柔軟的舌尖撫摸過肉棒的每一個部位,就像是在吃冰棒般。小魚用舌
尖在馬眼周圍打轉,待到有些粘稠的液體從馬眼溢出,小魚便一口將整根肉棒吞
下,口腔中的小舌依舊打轉按摩著肉棒,刺激著我每一根神經。

接著小魚又將肉棒吐出,然後再含進去,配合著手上套弄的動作,不停地做
著吞吐的動作,一股暴虐的欲望淹沒了我的大腦,我一把抓住小魚的頭髮,將她
深深地深深地按住,一下一下衝撞著她的喉嚨,一個沒忍住,我泄在了小魚嘴裡。

      小魚似乎有些被嗆到,一口吐出了大量的白液,用手接住,然後劇烈得咳嗽
起來。看著小魚因為咳嗽而漲紅的臉,還有眼角微微冒出的淚花,我一下子感到
非常愧疚,肉棒也不知是因為愧疚還是才泄過便一下子軟了下來。

      小魚緩過來後,依舊跪在沙灘上,看了看我後又將手中托住的精液一點點舔
乾淨,接著又像對待寶貝似的托起我的疲軟的肉棒做起了事後清理,將肉棒上的
精液也一點一點舔舐乾淨。看著小魚一臉享受和寶貴的樣子我又腦袋充血接著下
體充血,肉棒又再次堅挺了起來,就好像方才並沒有釋放過一樣。

      小魚見狀又擡頭對我笑笑,然後轉過身子去如小狗一般趴在沙灘上,兩腿間
還不斷有淫液流出,小魚轉頭對我說:「要我吧,我想要你。」

      這句話就像魔咒一樣衝垮了我所有的理智,我脫掉褲子,也跪了下來,將牛
仔褲墊在膝蓋之下,避免被沙子膈得疼,然後舉起肉棒便對準洪水氾濫的肉穴插
去。濕滑柔軟的小穴緊緊包裹住我的肉棒,讓我剛一插入就差一點忍不住射了。
抱住小魚渾圓的屁股,我停住動作,讓自己緩一緩後,開始了抽送。

      身下的人兒不住得呻吟著,「嗯嗯啊啊」的軟言細語進入我的耳朵更刺激著
我不停地用力抽插著,沒多久我又一次繳械投降。從妻子懷孕到現在便再沒和任
何人發生過關係,是有些不如從前持久了。

      捨不得從溫暖的小穴中抽出,也暫時沒有力氣再動,我便疲憊得趴在小魚的
背上大口得喘著粗氣。待到肉棒漸漸軟下來便順著精液和淫水一起從肉穴中滑了
出來,這時候我起身才發現一同流出的還有絲絲血跡,我的大腿上除了淫液也有
些殷紅點綴其中。我不可思議得看著眼前的血跡,小魚似乎是察覺了我的異樣,
轉頭面向了我,這時我才發現她眼角滑落的淚水,我一時之間竟心疼得說不出任
何一句話來。我一直以為小魚已經和她的小男友發生過關係了,至少這個放蕩的
小姑娘不會是處女,可是我卻大錯特錯了,難怪在進去的時候會感到有什麼阻礙
了一下。

      小魚嘴角扯出微笑看著我,柔聲說道:「沒關係,你不知道我有多幸運。」

      一時語塞。

      趁我還愣在那裡的時候,小魚從挎包裡拿出濕紙巾將濁物都一一清理乾淨,
嘴角始終掛著笑。待我回過神來,除了一把將她抱在懷裡,我發現我什麼都做不
到。

      「小魚,做我的情人吧,像過去一樣。除了婚姻,我什麼都可以給你。」抱
著懷裡的小魚,眼望著海面我說道,我想這是我能為小魚做的所有了。

      小魚看了看我,笑笑:「不說這個了,這不重要。除了你,我什麼也不要。」
說完又吻上了我,小魚主動的勾引,又讓我燃起了欲火,手不安分得摸到了毛衣
裡,揉捏著胸前柔軟的奶子,撥弄著漸漸堅挺起來的乳尖。手順著小魚的身子向
下,撫上了她挺翹的屁股。小魚擺弄著身子,乞求似的撅起屁股來對我說道:「
我還要~」眼角和嘴角都帶著勾人的笑容,我又怎能忍住呢?

      那個下午我和小魚從有衣服做到沒衣服,從精力充沛做到精疲力竭,狠狠地
要了她好幾次,直到感覺我自己都快精盡人亡了才甘休。我倆赤裸著身子擁抱著
彼此躺在沙灘上,直到日落才又重新穿好衣服踏上了歸程。

      冬日裡的瀟灑是有些代價,回去的路上兩人都不住得打著噴嚏,但互看對方
一眼,莫名其妙得笑起來。我將小魚送到了酒店,一路上都不停的將手在她身上
遊移,吃著她的豆腐,在房間裡又和她一同洗了個鴛鴦浴,因為時間關係,我不
得不跟小魚道別,臨出門前,小魚給了我一個與欲望無關的,軟糯的溫柔得綿長
的吻,然後說了一聲「再見」。

      回到家後和妻子也只是習慣性的寒暄,沒有再多的溫柔,也沒有更多的關心
,這使得我更加思念小魚了。迫不及待進到房間打開電腦,郵箱提示收到一封新
郵件,來自一個陌生的位址,標題是《謝謝你》署名是「小魚」。可是信件裡沒
有隻言片語,只有一個附件,是一首歌,劉若英翻唱的《漂洋過海來看你》。

      我感覺到有什麼不對,打開QQ發現小魚從我的好友列表裡消失了,wechat裡
也沒有了她的蹤跡,想通過郵件寫信回去發現對方拒收。這時候我才發現,除了
網路上這些虛擬的聯繫方式我竟再沒辦法聯繫到那個可人兒了。

      從那之後,我怎麼也找不到小魚了,原來的網站上小魚也再沒出現過,就這
樣,她消失在了我的生命裡。我開始後悔過去小魚每次問我愛不愛她的時候,我
都回答她說:「喜歡吧。我已經結婚了,不可以愛別人的。」我甚至沒來得及告
訴她我內心的真實想法,就再也找不到她了。

      如今我時常在想,我第一次見到小魚的時候是什麼樣子的呢?為什麼想呢?
因為年紀大了,所以記不清了嗎?還是因為已過去好幾年,記憶早就模糊了?總
之有那麼一個畫面我怎麼也忘不掉,螢幕亮起來的時候,小姑娘躺在床上,用被
子遮住了大半張臉,只露出了眼睛以上,可就是那雙眼睛,透著溫暖和笑意,還
有害羞。我怎麼也忘不了那雙眼睛,但我總要想很久才想起來,那雙眼睛是屬於
小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