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的陪酒記(二) 

珊的陪酒記(二) 激庵

  珊的高潮此時正要開始,雙腿之間陣陣的性激素,所傳到腦海的衝擊,讓我興
奮的驕聲悶吟的時候,魚水連贏了四次!平林臉色都快鐵青色了,因為他到現在要
增加的合約金已經快超過兩百萬美金了!

  他仍堅持要贏下我的小褲褲才甘願。

  其實此時的我,早已經被一直在我雙腿間,幫忙慎一口交的小姐,也舔的我神
經顫抖!

  一陣陣的舌尖攻擊,讓我都快隱忍不住淫蕩的悶哼!

  加上慎一對我耳邊的親吻舔頸,我的雙腿都快支撐不住,頻頻顫抖!

  還好平林及其他觀戰的人,一心想贏,沒注意到我發春的模樣,我這時心中直
想糟糕了,但也讓性刺激電的我腦神經快變成下半身思考了!

  「喲!」

  慎一突然雙手緊捏我的雙峰最敏銳的地方,我雙眼緊閉,渾身讓這刺激一劍穿
心,害我失神的驕矜了出來!

  這一呻吟讓衡田注意到我的反應了。

  衡田的小弟弟早已一柱擎天。

  他身旁的小姐早已在他的胸口吸吻他的小紅豆,手也不停的撫摸他的小弟弟,
我想他也早已經隱忍不住,又看到我們桌上的三人春色,他忽然也跳上桌子。

  慎一突然在我身後又是一顫,脫離我的後面,下面的小姐也坐下來,口中含著
慎一的精液往沙發去。

  衡田一上來伸手便扯下我的小褲褲。

  我此刻才回神,因為魚水將我的小褲褲輸掉了!

  小褲褲掛在我的雙腿膝蓋,已經濕了一大區都透明了。

  衡田在桌上,兩手環腰抱起我轉了一圈。

  我真怕他把我摔下桌子,不自覺的雙腿分開,還好小褲褲裝我雙腿扣住!

  他將我放下來時,我雙腿微微張開著落桌面,他便自後面頂上,從我的後庭,
他那粗大的陰莖從我的菊花處往下滑,差點就滑進了我的寶貝裡。

  『啊……!』我嚇出一身冷顫!

  我雙腿緊張的一夾,內褲滑落到桌上,身體一縮!

  他卻在此時,將雙手從我的雙腿後面反扣,將我整身軀抱起!

  我的私處便在這種毫無遮蔽的狀態下清楝開!

  平林他們看到拍手叫好,我卻羞得心中叫苦!

  我的雙手被他扣住,無法去遮蔽,就這樣我的紅潤濕淋淋的陰唇及陰道口,正
暴露在現場的所有人的眼中。

  一陣羞恥的緊張撞擊著我的心臟,讓我緊閉起雙眼,不敢往大家的臉上看!

  胸口一緊,我自然的反應,想掙脫衡田的雙手,但是他可能是喝酒後一股蠻力
,我掙脫不開。

  衡田示意要他的小姐上桌來,還好魚水快速上來,幫我掙脫衡田的手,化解了
我的尷尬!

  我抱住魚水,卻意外的我的小腹貼住魚水濕滑的小弟弟,原來魚水也早已看得
洪水氾濫成災!

  我心想魚水你是也隱忍不住嗎?

  衡田識趣的下桌去,魚水也扶我走下桌子,現在大家都一絲不掛了。

  此時平林說要玩遊戲,他說如果魚水再輸,他要叫我坐在他們的大腿,直到魚
水贏。

  再輸就坐在另外一人身上,如果魚水贏就加20萬美金!

  魚水不想賭下去,而我,一來已經豁出去了,二來我也早已慾火中燒,手都忍
不住直玩弄魚水的小弟弟!加上酒精的催化……

  「好!你們不能反悔喔!」我竟然接口答應。

  魚水此時看著我,很不同意的表情。

  我在他耳邊小聲說:「我不會讓他們得逞的,反正就坐上去,他們不敢太亂來
的!」

  魚水沒有再說什麼,笑著說:「珊都同意了,就來賭吧!」

  接下來魚水很小心的喊骰子,贏了兩次後,我就坐到衡田的腿上去了!

  不用說魚水輸了。

  衡田很高興他贏了魚水,我願賭服輸,走過去坐到他的雙腿之上。

  我側坐上去以免意外,衡田的小弟興奮的挺拔,我沒敢碰觸,他卻將我挪成背
對他成跨坐,如此一來他的小弟便伸出頂貼在我的寶貝前面。



  我只好用手扶住它,避免它進入!

  他雙手便不老實的在我的酥胸撫慰著,他的雙腿撐開我的腿。

  我羞紅的低頭,都可以看到自己的陰唇張開,濕滑柔亮的在跟他的小弟弟招手
,我也不想讓他們後悔!

  大膽的我,讓他的小弟弟在我的穴口滑走,用指尖輕摳他的龜頭,他讓我如此
一挑釁,舒服的躺靠椅背。

  不到一分鐘,魚水又贏了,我快速脫離他的身上,我請小姐幫他解決問題!

  接著我又坐到平林的腿上去了,他好高興他終於贏了!

  他要我跨坐上去,面對著他,他的小弟弟根部在我的草叢中抖動的力量我都感
覺得到,他抱住我便毫不客氣的吸吻我的胸脯。

  這主動的攻擊,讓我羞赧的快感在此時達到第一段的高峰!

  這時,他的手也忍不住的滑落我的陰核,我沒有辦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他在我
張開的陰唇中,來回輕撫,濕淋淋溫柔的舒暢感覺直上雲宵,身體竟然不覺得想要
迎合他的手,想要他伸進去,一解我此時高豔刺激的悶葫蘆。

  『喔!』

  他撫慰我臀部的手指竟然輕鑽探我的後庭,突如其來的動作讓我忍不住輕吟出
來!

  (不知道魚水有沒有聽到?羞死我了!)

  這上下交加的刺激,加上我羞恥的小鹿,不知道已經跳到那裡去的興奮,我胸
口緊貼他的臉,我已經不想他停止下來。

  (魚水不要贏,等等在贏吧!我腦海此時竟有此種想法昇起。)

  我快高潮了。

  我雙手下滑去握住他的小弟弟,溫暖堅實的手感,我想要他進入去親吻我的子
宮,但是我做不到,真是既興奮又艱熬!

  輕鑽我菊花的手指已經進入一些了,輕微連連的進出,更讓我的陰道裡感覺更
加空虛難耐!

  就在此時魚水又適時的讓我逃離平林的魔掌!

  我站起來時發現自己的淫液早已將雙腿內側都沾滿!

  我紅著臉看著魚水!

  魚水微笑著回視著我,好像笑我怎麼如此容易就被征服了!

  我想這樣下去我一定會難過甚至失控,但是還有五人還沒坐上去,這會讓我無
法招架。

  因此我提議:「再來如果魚水輸了,我跟魚水表演做愛!」

  平林說:

  「不行這樣我們有什麼好處,你們爽快,我們只能乾瞪眼!其他人都還沒有坐
過,不行!」

  被他這麼一說,我也無話可說。

  可是,我的理智早已快讓下半身主導我的思考了,我此時握著魚水的寶貝,好
想就讓他馬上衝入我的陰道,撞擊我的子宮。

  這倒是我非常少有的經驗,看著魚水的它、握住它、卻不能擁有它!

  真是另一種折磨呀!

  我悶漲的下體已經讓我快焚身了,我在魚水的耳邊說:「我想要98 加滿!
現在!」

  魚水驚慌的看著我,摟抱我赤裸裸的身體,這更讓我難過,我拉近他的手指深
入我的體內,暗示他我要加油!

  這時他們又催促開始搖骰子,我只好藉機去洗手間冷卻一下!

  但是那裡可能,這就像是已經吃了春藥,藥力發作,沒有解藥或高潮,會慾火
中燒而亡的!

  我想用自己的手解決,但是中毒已深,已無法解決了!

  從洗手間出來時,魚水又害我坐到剛才清醒的丸山身上。

  他的小弟弟仍沒清醒,但是在我迎合跨坐上後,便長大好幾倍!

  我這時已經像餓虎一樣,看到他的小弟弟,整個注意力都只想如何讓我舒暢而
已!

  平林這時看到我如此,那會放過我,他手立刻伸來手指,便如同剛才一般,輕
插入我的後庭,卻比剛才更深入。

  丸山看我咬唇悶哼!雙手搓揉我的雙峰,我一手握住他的陰莖,一手自己深入
陰道內,迎合平林的抽插,我瘋了!

  慾火讓我已經停不下來了!

  我要任何人的小弟弟,這時能來服侍我的就快進來吧!

  就當我要將他的陰莖對準我的穴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