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莉波特淫亂霍格華茲 更新至25章在30樓 第一部完結了 (8/9)

第二十三章 獸吻和觸手系,龐芮夫人的治療(上)

剛考完期末考,哈莉、妙麗和榮恩就得知海格將通關的方法告訴了陌生人,校長也離開了學校,他們幾乎可以肯定就是今晚,那個佛地魔的僕人會去盜取魔法石。

現在只有榮恩堅持認為是石內卜要偷魔法石,妙麗忍不住狂翻白眼,哈莉則是認為奎若很可疑。

三人討論了應該如何處理後,金手指妙麗和熱血榮恩都贊成在小偷偷走魔法石之前先把它拿到手,因此晚上他們躲過眾人耳目來到四摟的走廊外面——那扇門已經開了一道縫。

「那小偷已經順利通過了毛毛。」哈莉小聲說。

「我們一起去吧。」妙麗說。

哈莉把門推開了。

隨著吱吱嘎嘎的開門聲,他們耳邊立刻響起了低沈的狂吠。大狗雖然看不見他們,但它那三個鼻子全朝著他們這邊瘋狂地抽動、嗅吸著。

「它腳邊那是什麼東西?」妙麗小聲問道。

「看樣子像是一把豎琴,」榮恩說,「肯定是石內卜留下來的。」

「顯然只要音樂一停止,它就會馬上醒過來。」哈莉懶的和他爭辯,「好吧,你聽著吧……」

她把笛子放到嘴邊,吹了起來。她吹得不成調子,但她剛吹出第一個音符,大狗的眼睛就開始往下耷拉。哈莉幾乎是不歇氣地吹著。慢慢地,大狗的狂吠聲停止了——它搖搖擺擺地晃了幾晃,膝蓋一軟跪下了,然後就撲通倒在地板上,沈沈睡去。

「接著吹,別停下。」榮恩提醒哈莉,與此同時,他們脫去隱形斗篷,躡手躡腳地朝活板門走去。他們靠近那三隻巨大的腦袋時,可以感覺到大狗那熱乎乎、臭烘烘的氣息。

榮恩和妙麗依序繞過三頭狗,來到活板門旁卻發現門被巨掌擋住了,兩人只能小心翼翼的合力移開它,這時吹著笛子的哈莉也躡手躡腳的走過來,但是就在她經過三個頭時,狗鼻子動了動彷彿嗅到什麼一樣,哈莉嚇呆了,不敢亂動。

大狗仍然閉著雙眼,好像依然在睡夢中,但卻朝哈莉靠近,突然間牠夢遊般往哈莉身上一舔,哈莉一個驚呼,笛子失手掉落滾到一邊,眼看著大狗就要醒了。

「哈莉快唱歌。」這危機的時刻,妙麗靈機一動。

哈莉聽到馬上開始哼歌,說實話哈莉也不知道自己再唱什麼,是種不知名的小調,還好對大狗還是有效的,剛才快醒來的牠又開始昏昏欲睡,但牠的大舌還是對哈莉很有興趣。

大狗雖然昏昏沈沈的,但是在睡夢中,牠仍然可以聞到似曾相似的香味,光是聞到就讓牠發情的誘人味道。

三顆頭就算閉著眼也準確的知道哈莉的位置,哈莉的衣服被舔的濕淋淋的,白色襯衫變得半透明,裡面粉紅色的胸罩若隱若現,哈莉被舔的跌坐在地上,狗舌朝香氣最濃郁的地方前進,舌頭輕易的撥開內褲鑽進氾濫成災的小穴。

哈莉被刺激的喘氣呻吟,但也不敢停止歌唱,但是聽起來倒比較像是淫叫,同時被三個粗糙的大舌舔著嬌嫩的肌膚和小穴,這感覺實在太刺激了。

妙麗用力巴榮恩的頭,讓盯著哈莉流口水發愣的他回神,兩人好不容易打開活板門,將哈莉救出困境。

三人鼓起勇氣跳進漆黑的洞穴,寒冷、潮濕的空氣在他們耳邊呼呼掠過。他們向下墜落,墜落,墜落,然後——撲通。隨著一聲奇怪而沈悶的撞擊聲,三人彷彿是落在某種柔軟植物上面。

「說實在的,幸好有這堆植物鋪在這裡。」榮恩說。

「幸好什麼!」妙麗尖叫起來,「看看你們兩個!」

她猛地跳起來,掙扎著朝一面潮濕的牆壁移動。她雖然早有準備,但她剛一落下,那植物就伸出蛇一般的捲鬚,纏繞住她的腳踝。而哈莉和榮恩呢,他們不知不覺中已經被長長的藤蔓纏住了身體。

此刻她驚恐地看著哈莉和榮恩拚命扯掉那些藤蔓,但是他們越是掙脫,藤蔓就纏得越快、越緊。

「別動了!」妙麗對他們喝道,「我知道這是什麼了——這是淫鬼網!」

「哦,我真高興,我們總算知道它叫什麼名字了,這對我們大有幫助。」榮恩氣呼呼地說,向後躲閃著,不讓藤蔓纏住他的脖子。

「路摸……啊∼∼」妙麗知道它的弱點是怕光,她舉起魔杖想施咒,卻被一條藤蔓倒吊而起,更不幸的是魔杖因此脫離她的手中。

「妙麗!」哈莉驚叫,但是她自顧不暇,如觸手般的藤蔓緊緊捆住她的四肢,身體被迫擺出大字形,無數的觸手鑽進她衣服裡,讓原本衣不蔽體的她更加狼狽。

「淫鬼網…喜歡陰暗潮濕∼嗚嗚……」妙麗還沒說完嘴巴就被粗長帶著黏液的觸手堵住嘴,模擬口交的動作進出。

「那麼就點火燒它!」榮恩吼到,但是兩個女孩都無暇分身。

妙麗不只嘴被堵住,大腿和小腿也被綁住,內褲已經被撕裂,小穴和菊花被觸手瘋狂的抽插,強烈的刺激讓她快翻白眼了。



哈莉更慘,觸手對她的興趣顯然更大,哈莉小穴被三根手臂粗的觸手大力的幹著,菊穴也被十幾根略細的觸手攻擊,哈莉的胸罩早就不見蹤影,胸部被觸手螺旋纏繞著,像是要擠奶似的被擠壓,乳頭也被重點照顧,細長的觸手抓住乳頭,將它摩擦、拉長。

「不…啊∼那裡…喔喔……要壞了…嗯啊……」哈莉被幹的高潮連連,淫蕩的身體製造更多的淫水,讓那些觸手更激烈的挑逗她,完全是惡性循環。

「該死的!那咒語是什麼著?」榮恩見到兩個女孩的慘狀,一邊心驚膽跳的摀住自己的屁股,一邊努力回想製造光亮的咒語,還好藤蔓的注意都被哈莉和妙麗吸引走,對他沒什麼興趣,他身邊只有兩三根藤蔓纏繞著他。

「路摸思!」榮恩想破了頭,終於從記憶深處挖出了這咒語,刺眼的強光從魔杖頂端冒出,淫鬼網畏懼的退縮到牆角,哈莉和妙麗終於得救了。

三人好不容易擺脫淫鬼網,順著石頭走廊來到另一個房間。

這個房間上面是高高的拱頂形天花板,無數隻像鳥兒般的鑰匙,撲扇著翅膀在房間裡到處飛來飛去,房間對面有一扇厚重的木門。

費了很大的勁,哈莉才和榮恩聯手將鑰匙拿到手,三人還被如飛刀般的假鑰匙攻擊,離開這房間時顯得非常狼狽。

哈莉身上透明的白襯衫多出一道道裂口,粉紅的乳頭若隱若現,內褲雖然還在但是裙子像是可以直接去夏威夷跳草裙舞了。

妙麗比較好點,內褲不見蹤影,讓她走路時,棕色的陰毛不時出來見客,黑色的性感內衣從襯衫的破口處清晰可見,非常誘人。

榮恩呢?則是走另類的朝流路線,一條條的布料披在身上,完全可以榮登丐幫最佳時尚獎。

第二個房間裡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可是他們剛跨進去,屋裡突然燈火通明,照亮了一幕令人震驚的景象。

他們站在一副巨大的棋盤邊上,那些棋子都比他們還要高,如同人形雕像的棋子們面無表情,讓人不寒而慄。

「現在怎麼辦呢?」哈莉小聲說。

「這還不明顯?」榮恩說,「我們必須下棋才能走到房間那頭。」

他們看見白棋子後面有一扇門。

「怎麼下法?」妙麗緊張地問。

「依我看,」榮恩說,「我們必須充當棋子。」

因妙麗和哈莉的下棋技巧慘不忍睹,所以下棋的工作全權交由榮恩負責。在他的指揮下哈莉取代了主教的位置;妙麗是城堡,榮恩自己則是騎士。

榮恩開始指揮黑棋作戰。哈莉和妙麗默默地聽從他的調遣。看著白棋粗暴的對待己方被吃掉的棋子,哈莉的膝蓋在發抖,萬一他們輸了呢?

哈莉機械的照著榮恩的指示做,妙麗的臉也是一片慘白,當榮恩做出犧牲的決定後,兩人同時大喊。

「不行!」

「這是下棋!」榮恩厲聲說,「總是需要做出一些犧牲的!我向前走一步,皇后就會把我吃掉——你就可以把國王將死了,哈莉!」

「快點,如果再不抓緊時間,魔法石就會被拿走了!」

哈莉眼眶含淚點頭答應。

「準備好了嗎?」榮恩喊道,臉色蒼白,但神情十分堅決。「我去了——注意,贏了以後立即行動,別在這裡耽擱。」

他向前跨了一步,白王后立刻撲了過來。她舉起手中的長劍擊碎了榮恩身下的黑馬,榮恩一下子摔倒在地板上——妙麗失聲尖叫,但並沒有離開她的格子,榮恩倒在地上面朝下,隱約能聽見他的呻吟。

渾身顫抖的哈莉向左邊移動了三格。

白國王摘掉頭上的王冠,扔在哈莉腳下,他們贏了。

還沒等她們鬆一口氣,白棋子看似僵硬的身軀卻異常靈活的朝她們圍了上來。

「哈莉快走!這裡交給我。」妙麗將哈莉推了出去,自己留下來面對疑似被施了惡咒的棋子。

白棋國王丟下手中的劍,用他冰冷的手撕碎妙麗的衣服。

「不要∼」妙麗害怕的尖叫,但是她的四周被白棋包圍,無處可逃,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國王將冷硬的陰莖插入她的小穴。

溫熱濕潤的小穴被冰冷的石頭插入,讓妙麗忍不住哆嗦。

「嗚∼啊啊…嗯……喔喔……太快了…啊……我要死了……啊啊……」石頭是不會感到累的,所以妙麗被以高速了頻率抽幹著,只能無力的浪叫。

在迷濛間,妙麗聽到榮恩的低沈呻吟,轉頭一看,不遠處榮恩躺在地上,褲子已被扒掉,白皇后正騎在他身上擺動,榮恩沒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會被女人強姦,雖然是石像,但他是還是默默在心中留下兩滴男兒淚,更別說白皇后粗魯的套弄他的下體,他的雞巴是肉做的好嗎,他暗自擔心自己會精盡人亡。

厚重的門開啟又被關上,阻隔了妙麗的尖叫聲,哈莉不敢想像門的背後是怎樣的情景,哈莉閉上眼流下淚來,再次睜開眼後神情堅毅,她不能愧對榮恩和妙麗的犧牲,她必須快點拿到魔法石,然後回來救他們。

她踏著堅定的步伐進入了最後一個房間。

那裡面已經有一個人了——是奎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