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辱優等生 第七章(全集1~12章,請搜尋淫辱優等生)

  少女在矇矓中逐漸轉醒,渾沌的思考還是亂成一團的。

  伴除著甦醒一起的還有強烈的不適,並不是男人們所造成的刺激或傷痕,而是其他生理上的需求,累、渴和餓。

  「咿……」嘶啞的低鳴從少女口中傳出,立即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

  看到頭領出現,少女本能的退縮,可是才動一下,渾身的酸痛就迫使少女放棄了。

  「餓了嗎?先吃點東西吧。」聽著頭領的說話,少女愕了一下。

  然後頭領一把抓起發呆的少女,以公主抱的方式把少女從房間抱到客廳。

  雖然頭領這時的動作一點都不粗暴甚至可以說是輕柔,可是少女還是覺得身體像是散開了似的。

  還沒等太久一碗熱騰騰的泡麵就出現在少女面前,快要餓壞了的少女也顧不及疲累和男人們的視線,狼吞虎嚥地吃起來了。

  除了少女以外,五個男人也都在這裡,聽著他們的閑聊,少女安靜地吃著。

  原來少女已經睡了一整天,現在已經是星期天的正午。

  昨天少女徹底昏倒,把男人們嚇得半死,特別是少女昏倒後還一直抽搐著一抖一抖的,他們還以為少女真的壞掉了呢。

  還好後來少女漸漸平復下來熟睡了,他們才稍為放心,卻也不敢冒然離開,怎料少女一睡就睡了一整天。

  反正頭領的家本來就是他們平日打發時間的地方之一,所以他們就在這裡混了一整天,直到少女醒來。

  「可以多吃一碗嗎?」泡麵很快就被少女吃光了,可以昨天整天沒吃東西的少女還沒吃飽。

  「對喔,多吃點才有氣力繼續玩呢。」男人們下流的笑聲立即把少女嚇到,不敢再作聲低下頭來靜靜地開始吃第二碗泡麵。

  看見少女現在又活過來了,男人們當然打算再次玩弄。少女稚嫩的身體在他們玩過的女性之中絕對是最好的,所以玩的時候留心一下別太過分就好,放過她是不可能的。

  補充食物和水分之後,少女的身體已經回復很多了。

  昨天男人們殘酷的淩辱給少女身體留下的傷痕很輕微。膣穴的傷口只是還在隱隱作痛而已,肛穴甚至沒有受傷,只是感覺有點怪怪的,唯一比較嚴重的就只有少女全身上下強烈的肌肉酸痛。

  可是心理上的影響卻是巨大的,少女對他們的說話基本上已經是絕對服從了。少女再次被他們丟到床上,看著他們脫光衣服,跨下大肉棒昂然挺立的時候,少女赫然發現股間處好像有點濕了。

  少女身上穿著的還是昨天穿來的衣服,甚至連內衣和內褲也在。

  男人們的大手再一次撫弄在少女的身體上,雖然動作還是惡狠狠的,可是相比昨天還是輕了很多。
  對於這種粗暴卻又不太超過的「愛撫」,少女雖然抗拒可是身體的反應還是很誠實的。

  長髮男人在少女旁邊略一示意,少女已經自然地硊下,捧著大肉棒從根部往上舔,再一口把頂端含在嘴巴裡,一邊吸吮一邊用舌頭繞圈地舔著。整個動作一氣呵成,流暢到整個動作也完成了少女才意識到自己做了多麼淫亂羞恥的事情,臉蛋再次瞬間紅透。

  可是少女即使意識到了這點,還是不敢怠慢,繼續在鏡頭前細心地奉仕著面前的大肉棒。

  長髮男人坐在少女背後,雙手按在少女的肩膀上輕輕用力一捏,竟然給少女按摩起來。

  「嗯……」少女不禁輕吟起來,儘管長髮男人對按摩其實一竅不通,可是對於每一根肌肉都累壞了的少女來說,隨便按都可以按到。

  並不是所有人都喜歡按摩,酸痛的肌肉受到按壓對少女來說感覺很奇怪,又麻又癢的,舒服還是不舒服都說不清。

  其他男人也在少女身上各處按摩起來,當然對敏感帶的刺激還是有持續著。全身按摩帶來的強烈酸麻和敏感帶被輕撫的柔和快感混合起來,少女慢慢不自覺地閉起眼睛享受。

  「嗡嗡」的聲音突然響起,少女本能地吐出大肉棒輕喊「不要」,然後才察覺到雖然同樣是震動的機械聲,可是這聲音卻跟跳蛋有微妙的差異。

  大肉棒再次塞入少女的嘴巴,少女只好再次把心神專注到口交去,可是才剛集中的注意力立即就被下一刻襲來的強烈酸麻吸引了過去。

  同樣是肩膀,吐出了大肉棒還不忘舔弄著的少女看到,震動聲音的來源,是一根電動按摩棒。

  看起來不是用來欺負女性的那種按摩棒,而是真的用來按摩的大棒子。拳頭般大的棒端傳出巨大的震動,從肩膀直透進深層肌肉裡,給少女酸痛的肌肉帶來猛烈的刺激。

  或許對個別人士來說這樣很能舒緩酸痛,可是對少女來說這種感覺實在是過於刺激了。

  一邊舔著大肉棒一邊躲避著按摩棒,可是躲沒兩下,其他男人也紛紛拿來相同的按摩棒給少女「按摩」,少女連舔大肉棒也願不得了,可是結果還是躲不過八根按摩棒的圍攻。

  顯然是早有準備的,加上長髮男人,總共十根的按摩棒剛好分給每人兩根。而且對於沒人壓制而激烈反抗的少女也有相應措施,皮質的項圈、手銬和腳鐐被戴到少女身上。

  少女雙手被銬在背後,而且還有短短的鐵鍊把手腕銬在項圈處,少女必需挺起胸部才能防止被手腕拉扯著的項圈礙到呼吸。雙腿沒有被鎖在一起,而是每一邊的腳腕跟大腿根部銬在一起,讓少女的大腿和小腿緊緊地折合起來。

  更殘酷的是連少女的嘴巴受到拘束,像是口罩似的皮革把少女鼻孔以下的地方完全覆蓋著,嘴巴的部分塞著金屬製的圓筒形東西,迫使少女的嘴巴大大地張開只能發出「嗚嗚」的聲音,而且外面還連有一個塞子,如果圓筒被塞起來的話少女連「嗚嗚」的聲音也發不出來。

  被嚴密拘束的少女不安地扭動著唯一可動的腰肢和頸項,恐懼的眼神在男人們和鏡頭之間遊移,男人們笑嘻嘻地站在床邊像是欣賞著甚麼藝術品似的對少女視姦起來。

  然後長髮男人再一次把大肉棒塞入少女口中,失去反抗能力的口腔無法抵擋大肉棒的入侵,咽喉再一次被穿越,大肉棒深深地塞進少女的食道之中。

  食道被侵犯的不適被少女所忽略,因為更大的不適從全身各處侵襲著,強烈的震動再一次給少女酸痛的肌肉帶來巨大的刺激。

  少女的反抗再次激烈起來,可是四肢的拘束效果非常明顯,現在少女無論怎麼扭動還是無法避過在身體各處肆虐的按摩棒,只能夠依靠迸湧的眼淚來緩解超出負荷的感覺。

  雖然在少女看來這些按摩棒並不是情趣用品,但是這東西卻也是可以當作情趣用品來用的,而且男人們會準備這東西也是打算這樣用。



  刺激的感覺慢慢轉移,從難受的酸痛處轉移到熟識的酸麻處,反抗的扭動也漸漸改為不安的扭動。

  按摩棒在身上各處遊走,在男人們有意配合之下,無法完全躲開的少女無意識地讓震動點保持在特定的地方,記憶猶新的性慾刺激再次從胸部和股間擴散開來。

  酸麻的快感開始壓過酸痛的不適,雖然少女緊皺的表情還是看不出來是舒服還是不舒服,可是剛才還軟綿綿的小乳頭已經硬化,掌握到少女身體變化的男人們都清楚知道,小淫女又發情了。

  昨天男人們在少女身上發洩了幾天累積下來的壓力,現在則是純粹的取樂,所以欺負的心態比較少了。

  少女的情慾被挑起,開始把注意力再次集中於口中的大肉棒。嘴巴在拘束之下可以做的事情不多,少女只好努力地用唯一可動的舌頭來拭擦棒身。

  沒有發情的自覺,也沒發覺到自己竟然主動思考怎樣取悅男人們。經過昨天的淩辱,少女的身體和心靈似乎已經被迫改造成名符其實的小淫女了。

  按摩棒集中在胸部和股間,男人們只是慢慢挑起少女的慾望,所以震動點只是靠近卻沒有直接接觸到真正的重點。

  反而是少女的身體本能地尋求更大的滿足,扭動之中都在把乳頭和膣穴等敏感部分推向震動源頭,原本躲開的大腿內側等等既是酸痛又是酸麻的地方也開始不再抗拒。

  看著時機成熟,在頭領的示意之下,紅髮男人退出淩辱改為拿出攝影機給少女拍攝表情特寫,長髮男人也略為改變大肉棒的角度遷就鏡頭。

  上衣連內衣被拉起,八根按摩棒同時襲向少女身上的敏感點,一邊乳頭被按壓著,另一邊乳頭更受到夾擊。

  下半身的褲子也被脫下,雖然隔著內褲,可是薄薄的一片布料對膣穴洞口受到的震動完全沒有起到任何防護的效果。肉縫上方的小肉芽也沒有被忽略,男人們對早已暴露過的身體瞭如指掌,即使隔著內褲也可以準確找到這顆小小的弱點,覆蓋保護小肉芽的幼嫩皮膚和內褲一樣對震動的滲透沒有防禦力。

  因為刺激而提起雙腿雖然對前方侵襲胸部和小肉芽的行動做成阻礙,可是下方的另一處敏感部分卻完全顯露著,肛穴立即也被一根按摩棒壓上。餘下兩根按摩棒按壓著少女的下腹,巨大的震動不僅可以穿越肉褲和皮膚,原本就可以直達深層肌肉,下腹的震動穿過少女柔弱的腹肌,直接刺激著幼小的腔道和子宮深處。

  少女再次經歷扭動到僵硬再弓起腰然後癱軟的過程,內褲唯一的功用就是從穴口附近的濕痕迅速擴散再到濕透滲出甚至濺出淫液來證明少女的高潮潮吹。被覆蓋了一半的稚嫩臉孔,嘴巴被大肉棒塞著,在無聲的高潮之下,緊皺的眉頭和瞪大的眼眼還有收縮的瞳孔,鏡頭準確捕捉到揉合了肉慾和天真的淫糜表情。

  少女癱軟之後,按摩棒隨即移開,男人們商議的結果是少女高潮之後會讓她稍為休息,不再像昨天那樣過分榨取少女的體力。

  可是男人們的慈悲只是一瞬間,稍為休息的「稍為」絕對不是指超過一分鐘的時間,稍為停止只是讓少女不會一直高潮著而已。

  濕透的純白內褲被撥開,高潮過後水亮的小肉鏠再次暴露在空氣和視線之中。

  等到少女從高潮的餘韻中回神的時候,發現男人們的視線都聚集在自己的股間,立即羞澀的想要摭掩,可是被拘束的身體只是一陣扭動,除了合起雙腿以外甚麼都做不到。

  少女的扭動讓男人們知道少女已經稍為平復,於是按摩棒再一次按到少女身上去。

  淫辱再次展開,嘴巴裡的大肉棒抽出,長髮男人拉著少女的身體轉了半圈,讓少女的下半身對準大肉棒。

  「嗚嗚嗚!」少女發出低聲的呼叫,屁股傳來的感覺讓少女即使嘴巴被拘束了也要呼喊。

  一邊搖著頭一邊感受到長髮男人的大肉棒在濕淋淋的小肉縫上磨磳,膝蓋被抓著的少女無助地雙腿大張,唯一能動的只有貼在屁股上的腳掌。

  在小肉縫上磨磳了一會,也變得濕淋淋的大肉棒再次移動,最後抵著肛穴處。

  少女的頭搖得更厲害了,昨天被姦淫肛穴的感覺雖然迷迷糊糊的記不太起來,可是少女卻記得那是非常可怕的。而且少女還是無法接受肛交這種變態的行為呢。

  「小淫女很高興吧,又要做妳最喜歡的幹屁眼了呢。」長髮男人卻是帶著惡意笑容說著殘酷的話,然後大肉棒借助少女的淫液潤滑,一點一點地慢慢擠開緊閉的肛穴。

  少女感受著身上按摩棒在各個敏感帶遊走,再一次體驗到肛穴處明顯超過其他地方的感覺,絕望地發現自己的屁股對於大肉棒的插入已經不抗拒了。

  其實經過一整天的休息,幼嫩的肛穴早已回復緊緻,長髮男人嚐到了昨天頭領為少女開苞的感覺,被夾得生痛。

  可是長髮男人沒有說破,不動聲色地看著少女絕望的表情,忍耐著大肉棒的痛楚,借助從小肉縫源源不絕地流下來的淫液,緩慢而持續地再一次開發少女的肛穴。

  少女也有感到痛楚,可是其他敏感帶的刺激影響了少女的判斷,再加上昨天肛穴受到的高潮酷刑其實難受程度絕不下於現在的痛楚,所以少女誤以為自已的屁股已經完全適應這種不正常的插入了。

  比痛楚更難承受的羞恥再一次充斥少女的心中,一星期前自己還是純潔的少女,可是幾天前卻被沾汙了,再經過昨天的強暴以後,自己跟「純潔」兩字已經永別了呢。而且少女還清楚記得,昨天被強暴開苞的時候自己可是在強暴之中達到高潮了呢。

  被強暴到高潮,除了淫亂以外少女實在找不到其他可以形容的詞語,可是更難相信的是,被開苞還不到半天的自己,竟然又在屁股被開苞的時候再次高潮了,而且還是大大的強烈的高潮,完全沒有否認的餘地。

  再加上最後被男人們夾攻前後兩穴讓自己高潮到昏過去的事實,除了淫亂以外,少女唯一可以想到的形容詞就只有變態!

  而現在,她又要再次接受這種變態的強暴了,她感受到,自己淫亂的身體已經深深地記住這種變態的快樂了。

  隨著大肉棒緩慢而堅定地深深插入到肛穴深處,絕望的淚水劃過悽苦的臉龐。

  然後大肉棒從直腸裡猛然抽出,強烈的排泄快感讓少女的表情瞬間變換,與純潔絕對相反的變態快感讓少女無法自制地流露出了愉悅的表情。

  抽出的大肉棒再次高速插入,顯示肛穴強暴再一次展開。

  也代表著新一輪的姦淫正式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