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孩的時代 (2/2)

 「喂,蒂雅,我跟你說喔,主人有的時候會偷看我的身體耶,腦袋裏面一定
都在想亂七八糟的東西」劇情的開場是麻由希的抱怨聲音。

  「還不隻這樣,我的內褲也不見了,一定是被主人拿去做肮髒的事情,想到
就有氣。」平時跟蒂雅拌嘴的凜凜子現在是一個盡可能的想討好女仆長的女仆。

  「你們這麽說就不對了,如果主人想看裸體,除了帽子以外的衣服都要脫下
給主人看。主人想要聞內褲,就應該要把剛使用完的內褲給主人用。」蒂雅莊嚴
的表情跟口吻,慢慢的說出淫亂的台詞「記住了嗎?如果主人有需求,身爲女仆
就應該要盡量滿足主人。這一點不管主人是偷窺狂、自慰中毒、還是被女仆侵犯
會興奮的變態都是一樣的。」蒂雅最擅長的,就是這種不帯怒氣的羞辱口吻。

  「說得也是,爲了不讓我們以外的女孩子受害,我們今天就把變態主人的性
饑渴消除得一乾二淨吧,不然大家都會嫌我們是不合格的女仆。」香那葉跟雷娜
兩人一起跳上床鋪,分別輕吻我的兩側臉頰,剛穿上的衣服又在女仆的淫威之下
被扯開。

  「沒辦法呢,今天就特別允許你們亂來吧。」蒂雅說著,亂來的脫下我的內
褲。

  「親愛的主人,凜凜子今天特別讓你摸腳以外的地方喔。」凜凜子抓起我的
左手,強迫我撫模她的私處。

  「主人,今天免費讓你摸得夠,所以就盡情的摸我吧。」麻由希抓起右手,
不理會我的意願,將手指頭當作自慰工具在私處抽插。

  「主人,我是您專用的精液處理女仆,請盡管享受我的身體,不管多少的精
液都射進來吧。」說著,蒂雅解開衣物,讓我的身體陷入她的雙峰之間,在蒂雅
細手的帶動下,柔軟的女仆身體觸感帶給了我更多快感。

  「主人,人家這裏好癢,也幫人家舔嘛。」香那葉拉開裙子,不等我的回答
就坐上我的臉。

  「啊,香那葉,分我一半啦。」雷娜驚叫,一個晃神好位置就被搶走了。

  「才不要~啊」香那葉自己陶醉在我的舌頭之下了。

  雷娜往蒂雅的方向看過去,見到狀況不對,蒂雅立刻改變姿勢,整個身體坐
上我的陰莖,使得雷娜沒有機會參與。

  「這樣子不就隻剩下……」雷娜隨著的思想的流動,慢慢的繞到蒂雅的身後
「蒂雅,姿勢改變一下。」

  蒂雅調整姿勢,讓我的屁股能夠面對雷娜。一股異樣的快感侵入體內,原來
雷娜現在將兩隻手指插入我的身體,另一隻手自己愛撫著私處。

  五個女仆在各自的位置娛樂自己,侵犯主人的喘息聲此起彼落。

  「凜凜子,快點,我這邊快要去了。」麻由希對著對面的凜凜子說。

  「吵死了,你那邊才慢點。」凜凜子不甘願的回著,她喜歡慢慢享受這段時
間。

  「主人,動作不要變慢,人家會寂寞啦。」雷娜悶熱的裙底讓我差點喘不過
氣。

  「啊~這裏,要是我有雞雞可以插就好了。」雷娜說著,手指插入的羞恥感
也轉換成了快感。

  「好了,大家,等我數到三。一、二。」就在我要射精的前一刻,蒂雅自己
起身,其他四人也是同樣起身讓私處都對準我身上。

  「三~。」五名女仆拉開裙底,五發速度不同的愛液一波波的噴灑在我的全
身。

  完事後,大家趴倒在床上,雙腳任意張開,等待著我清理身上的愛液。

  「蒂雅,這個玩法是怎麽來的呀,玩起來的感覺好棒喔。」香那葉問道。

  「這個啊,我隻記得這在以前的時代是男生在玩的角色扮演遊戲的變種。」
蒂雅說。

  「這種事情我也知道啦。」香那葉說「可是在玩女仆遊戲的時候小銀的表情
看起來特別迷人耶。」

  「就像女生喜歡執事一樣,對男生來講女仆是絕對服從的象徵。」我示意香
那葉翻過身,手中的毛巾擦拭她的下體「所以被女仆用服務的語調任意欺負的時
候,那種與正常期待的角色反差會特別的大。」

  「原來如此,那以後我都穿女仆裝上學好了。」凜凜子沒頭沒腦的說。

  「不~準。」學生會長用疲累的聲音反駁著。

  咦,剛才自己講的東西裏面好像有什麽線索。

  「對了,你們昨天都有拿我被數學老師懲罰畫面自慰過吧,那時後你們妄想
的內容是什麽。」

  「我沒有自慰,但是有想像小銀被小葉猛插到高潮的樣子喔!好痛!」雷娜
興奮的回覆遭到旁邊凜凜子的攻擊。

  「笨蛋,那種情形下,當然是用腳踩在小銀臉上,把他自己的精液全部喂在
他嘴裏。」凜凜子。

  「嗯,我的話是想像班上的所有人都按耐不住,每個人都把你強暴你一次。」
麻由希說。

  「我沒有特別想什麽,單純邊照邊自慰而已。」香那葉說。

  大家同時看向蒂雅。

  「我才不會做奇怪的想像呢,沒有人會想像精液遊泳池的那種畫面吧。」衆
人很有默契的一緻決定將蒂雅的妄想畫面當作秘密留在心底。

  原來如此,每個女孩子想像的畫面都是不一樣的啊,就在這時,靈感流進我
的腦中。

  「對不起!後戲的部份這次先跳過吧!」我站起身,沖進浴室中,做一次真
正的梳洗。

  等到衣服整理好後,床上的大家還是懶洋洋的躺在床上,這時我才想起一急
之下,我竟然忘了等大家的同意。

  「沒關系,小銀全身都是白汁的畫面我下次再補拍就好。」香那葉打破沈默
開口說道。

  「謝謝,能認識大家真是太好了。」我說完,轉身離開房間。

  「蒂雅女仆長~幫我擦這裏好不好。」凜凜子慵懶的喊著。

  「給我自己擦。」蒂雅無力的聲音在我背後響起。

  一個小時候,我牽著妹妹的手在附近的公園散步。

  「哥哥,這是什麽衣服?」妹妹穿著短褲以及一件黃色的上衣,與女孩子平
常的打扮完全不同。

  「這是哥哥小時候的衣服。」我說,如我想像的一樣,妹妹的臉上出現了微
妙的高興表情。

  「原來如此,哥哥小時候的尺寸跟我一模一樣呢。」妹妹像是想要追尋我的
過去一樣的模著衣服。

  「想聽哥哥講故事嗎?」走到記憶中的場所後,我說道。

  「想。」妹妹應著。

  「那一天也是我十二歲的時候,我在這邊碰上了三個大姊姊。」我說了第一
句開場白,妹妹立刻吞了一口口水,她已經理解故事的性質內容。

  「她們問我說『小弟弟,要不要跟姊姊去吃好吃的東西呢?』,我馬上就聽
出來她們懷有惡意。」

  「但是,男生拒絕女孩的邀請是很失禮的事情吧。」妹妹說,跟她這樣子的
互動還是第一次。

  「是啊,因此我隻好點了頭,然後她們拉著我,帯到了這裏。」模仿著當時
的動作,我故意不理會妹妹的步伐,走到公園的的一間廁所。

  「帯到這裏做什麽?」妹妹問。

  「這裏是女生廁所,男生如果進去的話,就會被當作是想要偷窺女生的大變
態。」這條法則在幾乎隻剩下女廁所的現在已經不通用了,但是在女孩子的性幻
想中還是存在的。

  我將妹妹帯進一間坐式馬桶的隔間「他們將我丟進這裏,命令我坐在馬桶上
自慰。」

  「然後呢?」我示意讓妹妹坐在馬桶上,妹妹就照著故事內容坐了上去。



  「『你如果不造著做的話,就要把你送到警察局去喔,要是知道你是大變態
的話,警察阿姨也不會保護你喔。』其中一個大姊姊說。」

  「可是,不會真的把哥哥送到警察局去吧。」妹妹說。

  「當然,不然我肯定被警察局的警察姊姊給抱走,她們隻是想看我受到威脅
而不知所措的樣子而已。」

  「原來如此,那哥哥你當時怎麽做?」

  「我當時並不知道這些,隻是覺得害怕被女孩誤會成是變態,就順從命令自
慰起來了。」

  「在三個大姊姊注視下自慰?」妹妹說著,我看見她的手不安分起來,但是
卻沒有進一步的動作,我決定試著主動出擊。

  「我抽動了幾下後,姊姊走向前對我說。」我走到妹妹面前,將妹妹的褲子
帯著內褲脫下,立刻伸進她的私處中「『原來你自慰都這麽無聊喔,來,姊姊教
你怎麽做比較舒服』。」

  「嗯,這個姊姊沒有要給哥哥吃東西,隻是想要欺負哥哥嘛。」妹妹發出呻
吟聲,與昨天晚上不一樣,妹妹的身體很輕易的就感受到快感。

  男性自慰方式的細節就省略不提,我將妹妹從馬桶上抱起,翻過她的身體,
讓她雙手按在牆壁上。

  「『記清楚了,男生要像這樣子,才可以讓女生感覺很舒服喔。』大姊姊這
樣子說著,就把我壓在牆壁上,用手指代替雞雞插進我的屁股當中,另外一隻手
則是握著我的雞雞在抽動。」

  說著,我看著妹妹的私處,雖然還沒有充分愛撫,但是已經濕透了。

  下定決心,我進入妹妹的體內。

  「等等,哥哥,會痛。」妹妹緊張的說,但是我不讓她可以閃躲,硬物埋進
了她的身體當中「奇怪,已經不會了?」

  「我繼續講故事摟。」我說,回過神來的妹妹點了頭。

  「其他兩個大姊姊看著我被侵犯的樣子,都出現的興奮的表情,而侵犯我的
大姊姊也是。」每說一句話,妹妹的呻吟聲就漸漸變大,最後成爲了明顯的幻想。

  「廁所的味道~好臭、身體、啊、啊、還被大姊姊看著、而且、而且竟然被
教自慰的方法。」妹妹說話的聲音隨著我抽動的動作而被呻吟聲中斷,跟昨天的
觸感完全不同,雖然一樣窄小,但是妹妹的身體輕易的就接受了我「有、有愛愛
的水聲,啊、啊,萬一有人來了,會被聽見。」

  看來已經不需要講解細部的情節,妹妹已經完全融入了劇情當中。

  一直以來,我都弄錯了妹妹的性癖好。

  妹妹的性癖好並不是SM中的女王,而是非常罕見的屬性-被虐狂。她電腦
中的圖庫,全是爲了在自慰時,能夠得到被人侵犯的場景而存下來的。

  在跟大家玩女仆遊戲的時候我才想到,女仆遊戲是以身分倒錯而得到快感,
而這身分倒錯,正是讓妹妹得到快感的來源。

  藉由想像自己是任女性侵犯的男人,這樣迷亂的場景最能讓妹妹得到快感。

  「其他的姊姊隻是看著,啊,不會覺得無聊嗎?」

  「第二個姊姊說『不要隻有你在做,快拿來給我用。』說著,她脫下裙子,
跨坐到了馬桶上。」省去說明,我將妹妹的頭轉向馬桶,彷彿該處真的有一個雙
腳張開的女人對準了妹妹的口。

  「不是有三個姊姊嗎?第三個姊姊呢?」妹妹迷亂的口吻中已經失去了正常
的語法,隻希望從我的口中,追求更多被侵犯的快感。

  「『沒辦法,我就用這裏將就吧。』說著,她就這樣。」妹妹的臉被按在馬
桶蓋上,我分出支撐妹妹的手遊移到她的胸部,所幸她的胸部很小,我的右手可
以代替雙手同時玩弄她的雙乳。

  「第三個姊姊、在玩胸部。」妹妹得到了答案,完全不以髒亂的環境爲意,
隻想從我的身上得到更多的快感。

  「三個大姊姊玩弄著我,好羞愧,也好舒服。」抓準了妹妹身體的敏感帯,
我抽動的速度漸漸加快,最後,我感覺到了,跟其他女孩一樣,攀到情欲最高潮
前的反應。

  「好羞愧~也好舒服、啊!啊!」妹妹失聲,彷彿全身都失去了力量一般,
身體軟倒上馬桶上。

  高潮了,我讓妹妹得到了高潮。

  不過隻是這樣,事情還沒有結束。

  「但是姊姊們還沒有高潮。」我說著,離開了妹妹的身體,讓妹妹坐倒在牆
邊,她因快感而失神的臉頰正對準了我高昂的硬物。

  「她們三個人跨在我的臉上,用自慰的方式各自達到高潮。」我說完,讓強
忍著的液體在這一瞬間噴射而出。

  我從來不會想過這種事情,白色的汙穢液體,澆落在妹妹純潔的臉龐、頭發、
胸部上,妹妹並不感到反感,反而因爲從未聞過的味道而又興奮起來。

  「顔射、原來這就是顔射的感覺。」妹妹想起了昨天我被數學老師懲罰的圖
片「我終於知道了、我終於知道了,哥哥。」

  就在這一天,妹妹的性癖好覺醒了。

        ——————————————————-

  一年後,妹妹的身體得到了好轉,在主治醫生的決定下,妹妹重新開始了中
學的課程,據說我成功找到妹妹的性癖好,是她得以康複的關鍵。

  「我回來了。」妹妹穿著中學生的制服,自從可以上學以後,她的個性變得
比較不這麽的內向,也比較不粘著我了。

  「歡迎回來。」我說,我高中已經畢業,但是男人不被允許擁有正式的工作,
因此我成爲了等待妹妹回家的哥哥。

  「我又來玩摟!」妹妹的身後跳出了另外一個身影,那是一個黑色長發的女
孩子,名叫愛紗,是妹妹在學校中的死黨,有的時候會來我家跟妹妹一起觀看色
情影片。

  「歡迎,我去泡茶。」我說著,走向隔間準備茶點,等我回來時,兩個人正
在用筆記型電腦看我高中時期的羞恥圖片。

  「在這裏,學妹對哥哥說『我都知道了喔,學長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大變態』,
然後就命令哥哥……」妹妹興奮的對愛紗解說圖片,但是愛紗卻對我的身體沒有
興趣,而是看著妹妹的臉。

  「討厭,你一直看我幹麻啦。」妹妹有些不高興的說。

  「喂,我一直在想阿,你是不是男生。」愛紗突然冒出一句奇怪的話。

  「怎、怎麽會突然有這種想法呢?愛紗你好討厭。」妹妹驚道,這與她的性
幻想不謀而合。

  「因爲啊~女孩子都已經這把年紀了,胸部竟然完全沒有發育不是很奇怪嗎?
所以我就在想啊,說不定你是你媽媽爲了不讓你服務別人,才把你當作女生扶養!」

  「亂說,現實世界沒有這種事情啦。」妹妹做出生氣的表情。

  「是嗎?」愛沙露出邪惡的表情,向妹妹身上撲倒「給我看,你有小雞雞吧?
快給我看你的小雞雞。」

  「變態!色女!哥哥快救我啊!」妹妹逃開魔掌,躲到我的背後。

  「好了,小銀哥哥,乖乖的把你可愛的妹妹交出來。」愛紗的雙手向爪子一
樣抖動著,慢慢的向我靠近。

  我自從找到了妹妹的性癖好後,額外磨練出了另外一種能力。

  對於初次見面的女人,隻要情況不是太複雜的情況我都能夠猜出對方的性癖
好。

  愛紗的性癖好是虐待狂,而且是隻對女孩有興趣的那種。

  「不行,這可是我重要的妹妹,就算是命令我也我不會交給外人的。」我笑
道,說不定愛紗這孩子跟妹妹很合得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