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迷小媽

前的一切是朦朧的一片,但是在這模糊的環境中,我還是可以看到她的身影,耳邊縈繞著她的歌聲

“讓我們蕩起雙槳,小船兒推開波浪……”

“你來了。”我說。

“是啊,我們玩過家家吧。”她向我伸出了手。

“哦?好啊。”我欣然同意也伸出手然後搭在她的手上。

“我來扮你的媽媽好嗎?”她笑著問我。

“我媽媽的年紀比你大多了,你怎麼做啊?”我望著她嬌嫩的臉說。

“恩∼∼∼既然做不了你現在的媽媽,那我就做你的小媽好了,就是比你媽媽年紀小的媽媽啊∼呵呵∼”她想了想說。

“我媽媽有奶給我吃,你有嗎?”我不自覺的咬著是手指說,眼睛盯著她微微隆起的胸脯。

“誰說我沒有啊,你看。”她一聽我說立刻不服氣的把衣服撩了起來,露出了兩個微微股起的乳房,“來吃吧。”

我一聽立刻走了過去,張開嘴含著她還沒有長大的乳頭,嘴唇用力的吮吸著,舌頭品嘗著少女特有的體香,手在她的另一只乳房上亂摸。

“乖∼∼再∼∼再用力點∼∼∼”她的手在我的頭上輕輕的拍打著,口裡輕輕的哼著。

“嘀嘀∼∼∼∼∼∼∼”什麼聲音我問。

“你該起床了。”她看著我說。

“起床?”

“是啊。”她說完猛的把我向空中一拋,我的身體飛快的向空中飛去,飛啊飛,周圍居然飄著白雲,就在我吃驚的時候,身體忽然急速下墜,耳邊是呼呼的風聲,馬上就要落到地面了。

“啊∼∼∼∼∼∼”我大叫著,從床上坐了起來,我用手一摸額頭,全是汗。

“呼∼∼∼∼∼”我松了一口氣,然後開始穿衣服,口中似乎還留有夢中少女乳房上的香甜味道。

以前我認為人連續幾天做相同的夢是不可能的,但是昨天我就做了同前天一樣的夢,而且夢裡的感覺是那樣的真實,其實也確實是真的。

我們家以前就在農村住,當時我上小學的時候,同隔壁家的女孩玩的最好,我們經常在一起過家家玩,她總是扮我媽媽,而且有機會就讓我吮吸她的乳頭,她也會好奇的看著我不知道為什麼會硬起來的小雞雞。也正是從她的身上,我知道了男女之間的不同,後來我們搬走了,我同她也失去了聯系,我還不知道她的全名叫什麼,因為每次見她的時候她總是讓我叫她“小媽”。

“吃飯了。”樓下有人招呼我。

“知道了。”我不冷不熱的回答,然後收拾一下走下了樓。

飯桌上已經擺好了飯菜,還算是豐盛,葷素搭配,飯桌旁的她正在給我盛飯。

我坐在椅子上,什麼話也沒說拿起了碗就吃。

“別只顧吃飯,吃點菜,那還有湯。”她說完便向我的碗裡夾菜,我也沒有客氣,有什麼吃什麼。

“明天是你爸爸的忌日,你同我一起去嗎?”她問。

“我還有事情,你自己去好了。”我依然是不冷不熱的說。

“好吧,你又要開學了吧。學習還是重要的,雖然是大學……”

“你可以先吃飯嗎?不要以為你真是我媽媽,你只是我小媽而已。”我沒有大聲的說,只是用她能聽得見的聲音說了出來,但是這樣的威力卻比大聲的威力還要大。一說小媽兩個字,我又想起了昨天晚上的夢,真是的,這兩個人怎麼能在一起比呢,一個是那麼的可愛,一個則這麼喜歡羅嗦。

她不說話了,低頭專心吃自己的飯。

她也是我的小媽,就是我的繼母,只不過我叫小媽是我的習慣而已,正是因為對兒時的記憶的懷念使我經常管比媽媽小的女人叫小媽,當然只限於媽媽的朋友,那些有固定稱謂的人我還是叫應該叫的。

我媽媽在我十歲那年就過世了,爸爸也沒有在找新妻子,我們的日子過的還很順利,只是後來爸爸開始喜歡上了喝酒。當我上了大學後,有一天他居然帶回了一個媽媽給我,而且這個媽媽只比我大五歲而已,讓我管這樣的人叫媽媽我實在是受不了。

“我們可以先從朋友做起好了,你可以叫我小媽媽啊。”這是她同我講的第一句話,這句話也勾起了我對兒時的回憶,眼前的這個小媽依稀有夢中那個小媽的影子,但是這也只是我的主觀意想而已。

以後的日子裡我們相處的很好,而且我也有點喜歡這位小媽了,她在中學做教師,是教物理的,個人認為這與她的長相真是不合,她一張瓜子臉,一頭短發看上去那麼活潑,按照我的想的她應該去叫外語才對。後來才知道,她的性格有點古板,又有一點點固執,真是適合教理科這類方程式的東西。

有一段時間內我甚至妒忌我爸爸,他可以找到這麼一位好妻子,我也慶幸自己有一個很好的新媽媽。但是就在他們結婚後的幾天,在一個晚上,爸爸卻出事了,在吃晚飯的時候他照例喝了點酒,酒是新買回來的。後來他喝的酒裡面被查出含有大量的工業酒精,爸爸就這麼去了,只留下了小媽和我。

小媽在爸爸去世的幾個星期都沒有說過話,一直到爸爸的喪期滿了後她才慢慢的恢復以前的樣子,對我還是很疼愛,儼然把我當了親生兒子一樣。

我們的關系也在那之後慢慢的發生了變化,她還是像以前那樣照顧我,但是我卻感到十分的不自在,已經沒有了爸爸在時的那種心情,甚至有些討厭起小媽管這管那的,原因其實很簡單,一次我在陽台上乘涼,不小心聽到了隔壁鄰居家兩個人的對話。

“隔壁家的小寡婦好像很漂亮啊。”

“她的丈夫不是死了嗎。她怎麼還在這裡啊。”

“不是還有個兒子嗎?聽說那家的兒子同她好像很曖昧啊。”

“是嗎?”

“當然了,要不然她早就找男人了,你想想啊,正常女人哪個受得了這種熬煎啊。”

聽完這些我感覺自己就是一個被捉住的賊一樣,因為他們說的基本正確,爸爸死後我確實對小媽產生了更濃的興趣,但是也只是一種尊敬。後來隨著我的處男身被一個發廊小姐拿走後,我就對女人產生了極大的興趣,每天都會多注意小媽兩眼,同她講話的時候也是盯著她胸前最突出的兩點,但始終不敢怎麼放肆。

聽到他們說的,我忽然從心裡產生了對小媽媽的厭煩,就好像賊要反咬一口一樣,我的下意識已經開始拒絕小媽了。就這樣,從那天開始我便沒有給小媽好臉色看了。

吃完飯後,小媽拿好東西便出去拜祭父親了,我在家裡閑的無聊,其實我不是不想去,是怕人說閑話。我在屋子裡四處亂翻,忽然想去小媽的房間看看,我猶豫一下不過還是走進了小媽的房間。

房間就像我想像的一樣,十分的整潔。以前的一張雙人床,現在變成了單人床,床上是綠色的仿軍被,就好像我在學校裡用的一樣,一張不是很大的寫字台,上面是一台電腦以及一些書本。我隨便拿起了幾本書,翻了翻,都是有一些數學書,物理書,還有一些教學參考書,我生平最討厭的就是這些東西,於是又放回了原位置。

我坐在床上,腳在床下搖晃著,這床鋪的很舒服,我一側身便躺了下來。

“哎吆∼∼”頭一碰枕頭我就起來了,什麼東西硌的我疼。我把枕頭一拿起來,發現下面有一跟黃色的東西,拿起來一看,是一跟塑料的香蕉模型,我聞了聞上面還有一種奇怪的味道,但是聞上去卻很舒服,我拿著那只香蕉,呼吸著上面的味道來到了客廳中,客廳的牆上掛著一只水果籃子,裡面放著各種塑料的水果,我仔細一看,上面果然少了一只香蕉。

“她拿這東西做什麼啊。”我自言自語的說道,忽然我的大腦裡出現了a片的情景,一個金發碧眼的女郎,手裡拿著一個塑料香蕉在自己的陰道裡抽插著,另一只手在自己的乳房上撫摩著。兩個手指夾著紅色的乳頭。一陣高潮後她拉出了香蕉模型,上面沾滿了淫水。這時候,那個女郎的樣子改變了,居然是小媽。

我用力的拍了幾下頭,接著又想起了一件事情。爸爸去世後,我收拾他的遺物,發現了一個正方形的小盒子,上面有幾個燙金的字“九九神……”最後那個字看不清楚了,這時候小媽進來了,看見我手裡拿著的東西她立刻拿了過來“九九神曲?怎麼現在的磁帶做成了這個樣子,我拿去聽一下。”然後她把那東西拿走了,後來我才知道那是“九九神油”。

想到這些,我又看了看手裡這跟香蕉模型,頓時心理充滿了不同的感覺,有點興奮,又有點生氣,還有一種期盼的感覺。

“她居然還不滿足,那就讓我來滿足你吧。”當我自己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我自己都嚇了一跳,但是很快我就冷靜下來了,開始思考著如何“懲罰”這個用香蕉自慰的小媽,小媽赤身裸體在我的大腦中做著各種淫蕩的樣子,想起了以前的事情,還有兒時的回憶,我決定將所有的不滿以及性欲都要發泄在小媽的身上。

中午的時候小媽回來了,還拿著一些菜,回來後就直奔廚房去做飯了。我回到房間收拾一下東西,在有幾天暑假就要結束了,小媽要回到學校去工作,我也要回校去讀書。

吃完飯後,我回到房間去玩電腦,小媽媽收拾完廚房後就回到自己的房間去消息了。夏天的中午是最難受的時候,不睡覺還困,睡的話天氣又熱,該死的空調又在這時候出了問題,我只有把以前用過的風扇拿出了,在小媽房間裡放了一台,自己房間裡一台,從早到晚一直開著。

我坐在椅子上,看著電腦屏幕上那一張張的圖片,右手不斷的點擊鼠標,左手則在自己的陰莖上用力的上下套弄著,龜頭上已經沾滿了白色的液體,那是剛才的戰利品,但是我沒有滿足,休息了一下繼續開始,房間裡充斥著汗臭同精液的味道,我則沉迷其中,腦海中的我正瘋狂的在小媽的身體裡抽插著。

我在電腦旁坐了一個小時左右,然後到去了廁所。當我從廁所出來後,我決定開始我的行動,我走到小媽的房間前,把耳朵貼在門上,聽著裡面的動靜,但是只聽見了電扇的“嗡嗡”聲,我把門推開了一條縫,從門逢裡向裡看,小媽穿著黑色的睡衣側躺在床上,看樣子睡的很熟。

我猶豫一下,不過還是輕輕的推開了門然後輕輕的邁著步子走了進去,我站在她的床邊,望著她的胸脯隨著呼吸而起伏,想想我還是一年多來第一次這麼近的看她。不知道是黑色睡衣的原因還是她的天性,總之她看上去是那麼的白皙,大概是熱了的原因她翻了個身,仰面躺在那裡,雙手搭在小腹上,尖挺的乳房將睡衣撐了起來,脖子上有幾根頭發落在那裡,看上去她是那麼的端莊秀麗,我在沒也無法想像那根香蕉插入她陰道的情景。

一股無名火從我的下腹升起,我從把陰莖從短褲側面掏了出來,上面還有一些沒有被吸收的精液,我用手指在龜頭上輕觸幾下,然後在用短褲擦了一下上面的精液,我站在小媽的身邊,陰莖正好對著她的臉,我的心“撲通,撲通”的跳著,我咽了一口唾沫。

房間的氣氛一瞬間就變了,我忽然感覺只有我們兩人的房間好像有無數只眼睛在望著我,都到了這個地步就不能後退了,我給自己打氣。我把龜頭塞進了小媽的口中,她的牙齒緊閉,我的龜頭只能在她的唇齒之間摩擦,即使是這樣也給了我很大的刺激,小媽的牙齒,輕輕的摩擦著我龜頭下面的那條肉線,嘴唇包裹著我的龜頭。

強烈的快感使我不由得加快了速度,小媽的緊閉的眼睛微微的動了幾下,好像要睜開眼睛的樣子。果然她睜開了眼睛,然後就發現了我頂在她口中的陰莖。

“你∼∼∼”她一甩頭,我的陰莖從她的雙唇之間落了下來,她猛的坐了起來,手放在起伏的胸上,臉上是奇怪的表情,似生氣,似緊張,又似一點期待。

我愣在那裡也忘記了該怎麼辦,但是很快我就恢復了鎮靜,我跳上了床,壓在她的身上,她開始左右用力的晃動身體來反抗我。

“啪∼”我打了她一個耳光,她停止了反抗,用手捂著被打的了臉,用一種特殊的目光看著我,我也是一愣,沒想到自己居然會動手打她。

我什麼也沒有說,嘴唇直接蓋在了她的嘴唇上,她還是閉著嘴,用牙齒保護著舌頭,我只有吮吸她的嘴唇了。她口中有一點味道,大概是剛才睡覺的原因,但是這沒什麼,相反的一聞到她的味道以及她身上的汗味我更加興奮了,陰莖在她的睡衣上摩擦著。



我的手從她敞開的領子中塞了進去,摸到了她的乳房上,天氣很熱,我可以明顯的感受到從小媽乳房上傳來的溫度,我的手指從乳罩的邊緣插了進去,在她的乳頭上挑逗著,另一只手伸到了她雙腿之間直接殺到了她的陰部,她緊緊的夾著雙腿,但是她的陰戶那麼的柔軟,她怎麼夾緊也沒有用。我的手指成功的從她的雙腿之間的縫隙插入,很快邊俘虜了她的陰蒂,我用力的趁機用力的把她的雙腿分開。

小媽躺在那裡,面無表情,牙齒咬著下唇,雙腿微微的分開,默默的承受著我的一切。我將她的睡衣扯了下來,白皙的身體猶如一只待宰的羔羊般橫在我的面前。

我迫不及待的含住了小媽一顆乳頭,尖挺的乳房上長著一層柔軟的,長長的黑色細毛,我是第一次見到乳房邊上會長這麼長的毛,被我的舌頭舔過後,她的乳頭硬了起來,身上出現了細小的雞皮疙瘩。

“身體都這麼有反映了,你居然還沒有動靜。”我輕聲的說,然後是舌頭一邊向她的陰部游走一邊品嘗著她勝雪的肌膚,手在她的身上四處的游走。

當我的舌頭來到她的陰部的時候,我明顯的感到了她快速的心跳和逐漸沉重的呼吸。我來到了小媽的雙腿之間,看著她的陰部,兩片大陰唇的旁邊長著豐盛而有柔軟的體毛,陰蒂小巧可愛,頂部還微微的有點上翹。

我伸手在上面撫摩著,另一只手將她緊貼在一起的陰唇分開,幾道透明的液體連在兩片陰唇之間,原來她這裡早就濕了,我看著她陰道口鮮紅的嫩肉,陰莖又硬了幾分,龜頭上傳來了脹脹的感覺,尿眼中已經充滿潤滑的液體。

我伸出舌頭將小媽的整條肉逢蓋住,然後向小貓喝水那樣開始用力的向上舔了起來,我舌頭上的小疙瘩摩擦著她陰部揉嫩的皮膚,那充滿激情味道的液體從陰道口沾到了我的舌頭上,最後同我的唾液混合在一起被我吞到了肚子裡。

小媽還在那裡極力的忍耐著,她到底在忍什麼?我不管那麼多了,嘴唇用力的吮吸著她的陰道口直到她陰道裡鮮紅的嫩肉都已經要被我吸出來我才罷手。

當我停止動作的時候,我聽到了小媽長出了口氣,我坐在那裡抓住她的手,然後讓她的手握在我的陰莖上,然後我上下的晃動著小媽的手,她很自覺的上下套弄起我的陰莖來,我的手則專心的玩弄著她的乳頭,兩個乳頭有一半都陷在乳腺裡,當我用力的捏乳腺的時候它們就會緩緩升起,我松開後它們又慢慢的縮回去。

她的手不知疲倦的套弄著我的陰莖,我被她弄的心神不寧,我從她手中把陰莖拉了出來,來到她的雙腿間,手指將她兩片肥厚的陰唇翻開,龜頭在她的陰唇之間上下滑動幾下後我用力的一頂,陰莖插入了那潮濕無比的陰道中。

我趴在她的身上,雙手握著她的兩個乳頭,陰莖就那樣插在裡面沒有動,潮濕的嫩肉將我的陰莖包裹得很緊,潮濕感覺,讓我的陰莖仿佛置身與熱帶雨林之中。小媽的陰道就像原始森林一樣,有著特殊的魅力,即使我抽動我也是十分的舒服。我靜靜的趴在小媽身上,體驗著二人相交的感覺,我輕輕的動了一下,舒服的感覺將我從冥想中帶回來現實,我開始了抽動。

與其說小媽的陰道將我包裹的緊到不如說是我的陰莖將小媽的陰道塞的滿,我抽動的時候都會有空氣從抽插間的空隙中進出於她的陰道,房間裡充斥著我們交合的聲音,彌漫著下體特殊的味道還夾雜著汗水已經輕微的口臭味。

我用力的抓住她的乳房,用力捏的同時陰莖就會插進去,每次都用力的頂到她陰道的盡頭才罷休,她還在那裡忍耐著不出聲,但是她的呼吸早已經變成了喘息,她的身體早已經把她出賣了。

一陣抽插後我還是沒有想射的感覺,但是她好像已經不行了,在那裡不安的扭動著身體,她的陰道給我的感覺實在是太好了,我沒有想到她的陰道居然還這麼緊,想到這裡我把她翻了個身,然後采用後背式插入了她的陰道中。

夏天的中午就是熱,我們的身上出了很多的汗,風扇已經起不到什麼作用了,汗水讓我們的皮膚有點發滑,同時它的味道同我們陰部的味道混合在一起呼吸起來是那麼的舒服,那麼讓我興奮,微微的口臭味道仿佛也變成了芳香的味道,我抽動著鼻子想將小媽身上的味道全都吸進來。

我貪婪的吸著空氣的味道,同時更始加快了速度,龜頭不斷蹂躪著她陰道裡的嫩肉,連我的睪丸也趁機撞擊一下她的陰部。一陣激烈的抽插後,她的陰道忽然急速的收縮,同時更多的液體將我包圍,我索性停止了抽插就在那裡感受著她的高潮的到來。

高潮總是短暫的,但是最讓人神往,她的陰道將我的陰莖緊緊的吮吸住,同時陰道內的肉粒仿佛鑽入我的尿眼中一樣讓我舒服的不得了。一會工夫她的陰道恢復了正常,我又開始了我的抽動,陰莖上沾滿了她的液體,抽動起來一路的順滑,就在著時候她陰道突然出現無數的突起,從不同方向刺激我的陰莖。

緊張而又刺激的過程後就是我高潮的到來,尿眼裡居然有一股涼絲絲的感覺,但是龜頭上卻又熱乎乎的,我的肛門忽然在這時候不受我的控制,猛的一收緊,濃濃的精液從我的陰莖中噴入了小媽的陰道中。

“啊∼∼∼”我忍不住大叫一聲,然後又一次趴在小媽的身上,手玩弄著她的乳頭,感受著我們兩人的高潮,我在小媽身上休息一下後就坐了起來,然後我趴在小媽的雙腿之間,觀看著白色的精液從她的陰道中流出的美景,這美景平時只有在a片中才能看到。

小媽靜靜的躺在那裡喘著粗氣。

事情出乎我的意料,我原以為像小媽這樣的人應該會極力反抗我才對,哪知道我一個耳光就搞定了,我做了那麼多的准備沒有一個派上用場。

從那以後我同小媽又回到了正常的生活中,平時的時候我們還是老樣子,她忙這忙那,招呼我做這做那,我依然是不冷不熱,然後只有我一拿出我的陰莖她就知道我要做什麼,於是自己就會走到房間裡把衣服脫下在那裡等我,作愛的時候她還是什麼聲音也不發出。她越是這樣我心裡就越發的喜歡她,但是虛榮心卻另我越發的對她冷淡。

事情都已經發生了我就名正言順的從我的房間般到了她的房間去住,我把兩張單人床湊在一起做成了一個雙人床。每天我都從事著爸爸以前的床上工作,現在的我沒有了一點愧疚,反正我們也沒有血緣關系,那種母子關系只是世俗的看法而已。

今天天氣不是很好,早晨起來的時候,發現外面陰天,有點像晚上。

“怎麼搞的,才起來就要到晚上了。”我穿好了衣服走了出去,小媽不知道什麼時候走到我以前的房間裡去了,我把床搬到了小媽的房間,她的電腦自然同我的一起放在我以前的那個舊房間了。

小媽坐在電腦旁邊,專心的盯著電腦屏幕,美麗的臀在椅子的壓迫下更是讓人想入非非,我走到了她的後面輕輕的咳嗽一聲。

她回頭看看我,沒有做聲然後接著在電腦裡查閱著資料。

我走到她的後面,手直接按在她的乳房上,然後一邊揉搓著她的乳房一邊咬住了她的耳垂,她靜靜的坐在那裡眼睛一直盯著電腦屏幕,牙齒咬著下唇。

“站起來。”我命令道。

小媽聽話的站了起來,我取代她坐到了椅子上,然後我把她的褲子連同內褲一起拉了下來,我把頭扎在她的雙臀之間,一邊呼吸著她陰戶的味道一邊品嘗著她的陰蒂,她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但是她的手卻不像剛才那樣自如的點著鼠標,而是沒有規律的亂點。

我的舌頭在她的陰道中玩弄片刻後來到了她的肛門上,牙齒輕輕的咬著她肛門周圍的褶皺,舌頭盡力的像裡面塞,現在她的身體早已經成了我的玩物,自己的東西還有什麼不能做的,所以每次我都會主動舔她的陰道與肛門。

小媽的身體有了反映,干澀的陰道很快就變的濕淋淋的,我一看時機到了,我站了起來,把椅子拿到了一邊,然後掏出了陰莖,對准小媽的陰道插了進去。

這溫暖,狹窄,潮濕的感覺使我留連忘返,我的陰莖不知疲倦的在裡面抽動著,我的嘴唇品嘗著她的耳垂,呼出的氣體出亂了她的頭發。

我壓在她的背上,腰用力的前後運動,雙手用力的捏著兩個可愛的乳頭。她眼睛還是盯著屏幕,但是呼吸卻早已經亂了,身體在我的撞擊下有規律的前後運動著。

這次我持續的時間不是很長,龜頭上已經傳來了信號。我立刻把陰莖拉了出來,然後站在椅子上,把陰莖強行插在小媽的口中,濃濃的精液噴入她的口中,有的還從她的嘴角流了出來。

我滿足的坐在椅子上,看著我的小媽,她先是把衣服穿好,然後擦了擦嘴角流下的精液,當我看到她擦精液那種姿態的時候我忍不住站了起來吻上了她的嘴唇,她的牙齒還沒有來得及關閉我的舌頭已經成動的闖了進去攪動著她的舌頭,我就這樣品嘗到了小媽口水同我精液的混合味道。

小媽走了進了洗手間,我聽到了衝水的聲音,我立刻也跑了進去同小媽一起衝洗起來,小媽看我進來了,隨便洗了洗就走出去了,留下我自己泡在浴缸中。

我沒有去追,泡在浴缸很舒服,皮膚的毛孔全都張開了。

“怎麼搞的,頭有點暈。”我揉了揉太陽穴,“大概是今天太悶了吧”我沒有在意繼續泡著,可是很快我就感覺眼皮發沉。

我想從浴缸裡站起來,但是卻渾身無力,眼睛裡好像有沙子一樣,我揉了揉眼睛。

我想招呼小媽,但是聲音還沒有發出我就失去了知覺。

“醫生,他怎麼樣?”迷糊中,小媽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一只手還搭在我的額頭上,我想睜開眼睛,可是怎麼努力也睜不開。

“沒有關系,天氣太熱引起的中暑,另外有一點輕微的煤氣中毒,我已經給他打過針了,以後只要注意保持室內通風就沒事了。”一個男人的聲音傳來。

“我要提醒你一下,現在是夏天,最好注意一下浴室的通風情況,還有以後盡量少讓他在這樣的天氣做劇烈運動。”醫生有經驗的說。

“謝謝,我會注意的。”

一陣腳步聲慢慢的由近到遠,接著又從遠處返了回來,我很難受於是又睡著了,睡夢中有一股清涼甘甜的液體從我的口中流入,液體順著喉嚨,經過食道,最後到了我的胃裡,一路的清涼,一路的甘甜。

我稍微抬了一下手,手臂的臂彎處有一點的疼痛,疼痛使我打消了活動一下的念頭,既然這麼舒服,我不想因為睜開眼睛或者是因為其他的活動而打斷了這美妙的一刻。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醒了過來,發現自己躺在床上,眼前的東西有點模糊,我看了看周圍,小媽不知道去哪裡啊,我只有自己起來坐在床上。

“吱∼∼”門開了,一個人走了進來,我抬起了頭,看著她,但是眼前始終是模糊一片,等到我看清楚的時候,我才發現來的那個人居然是我夢中的小媽,兒時記憶中的小媽,就在此刻,我發現自己又回到了小時候,同小媽一起游戲的時代。

“小媽,你怎麼才來啊。我等你玩過家家等了半天了。”我說。

“我在家裡寫作業,爸爸不讓出來啊。”小媽說。

“現在出來就好,我們還玩媽媽和兒子好嗎?你演我媽媽,我是你兒子。”

我說。

“好啊,過來,我喂你喝奶。”說玩,她又像以前那樣聊起了衣服,露出了乳房,我立刻貪婪的把其中一顆乳頭含在口中,手還不滿足的撫摩著另一顆。

“媽媽,你的奶頭大了。”我一邊撫摩一邊說。

“還不是被你嘬的啊。”她說。

“嘿嘿,你真好,就像我親媽媽一樣。”我說。

“那要記住了,我是你的小媽啊。”她說。

“記住了,年紀小的媽媽。”我說。

當我說完這句話的時候,我忽然聽到了輕聲的抽泣,手臂上微微的疼痛讓我回到了現實,現實中的我正躺在我現實中的那個小媽的懷裡,手裡撫摩著她的乳頭。

“啊。”我立刻從她的懷中坐了起來。

小媽將衣服落了下來,然後站了起來就要走。

“小媽等等。”我招呼道。

“啊?”聽我叫她小媽,她立刻轉過了身子,眼睛裡好像含著眼淚,“你終於認清楚我了嗎?”她說著抱住了我。

當她抱住我的瞬間,我感覺到了兒時的感覺,難道她就是我真正的小媽?

“你就是我小時候的那個小媽。”我輕聲的說出了答案,她沒有回答算是默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