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蘭竹菊之Earth-928

「呃……是……是……」頭一次被女生抓著老二,劉文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尷尬又害羞地將臉撇向一旁,不敢直視春梅。

  「是嗎……那我今天可真是走運了……」慢慢地拉下了劉文褲子的拉鍊,春
梅小心翼翼地將他的肉棒給露了出來,「真可愛……頭還包著呢……」像是看到
獵物的狩獵者,春梅的雙眼一瞬間亮了起來,「接下來的事……不用我說也知道
只能有我們知道吧……」

  「……嗯。」平常那個狠勁十足的劉文已不復見,反倒像是砧板上的肉塊隨
春梅處置。
  
  將劉文的肉棒給含入嘴裡後,春梅迅速地將舌尖給伸入他的包皮與龜頭之間
,跟著熟練地用著嘴唇的力量把包皮給一口氣地往後拉!

  「唔……痛、痛!」劉文痛苦地擠著眉頭,一瞬間還以為龜頭會被春梅給擰
下來。

  「放心∼等等就會舒服了∼」春梅舔著嘴唇淫笑著,然後又把劉文的肉棒給
含入口中,而且不知道是體貼還是享受,春梅細心地用著舌尖幫他清理著上頭的
從未好好清洗過的尿垢。這對第一次拉開包皮的劉文來說當然是股強烈不已的刺
激,春梅才吸吮了兩三下,他就雙腿發直地直接在她的嘴裡射精了。

  「啊啊……對不起……我、我應該先說的……」回過神後,劉文趕緊道歉地
說著。

  「沒關係……我很喜歡男人射在我嘴裡呢……」春梅不以為意地說著,跟著
繼續吸吮並套弄著劉文的肉棒,「你還年輕,再來一次應該不是問題吧……」在
春梅熟練的技巧下,才剛發射完的劉文果然又立刻重振了雄風。

  跟著春梅爬到了劉文的身上,然後撩起了裙子、將裡頭早已濕透的丁字褲褲
底給拉向一旁,「今天的時間有點緊,就這樣直接來吧……」春梅喃喃自語道,
跟著一屁股坐在劉文的雙腿之間,劉文還沒回過神,肉棒就這麼毫無阻礙地一路
插進春梅的陰道深處,龜頭也立即傳來了裡頭溫暖濕滑的觸感,而當春梅擡起了
屁股、正想上下滑動時,劉文又想射精了。

  「等等、等等……不行!」察覺到劉文的異狀,春梅迅速地停下了動作,跟
著用手扣住他的肉棒根部,「才剛剛插進來而已呢,你還得再忍耐一下呦∼」

  「啊啊……我、我知道了……」劉文乖乖地點了點頭,跟著慢慢地深呼吸、
試圖不要讓自己太過亢奮了。

  「這才是好孩子∼」春梅在劉文的嘴唇上輕吻了一下,「好了嗎?那我繼續
囉∼」劉文點了點頭,春梅這才又擡起肥軟的臀部、慢慢地上下搖動著,讓劉文
的肉棒在濕漉的小穴裡進進出出。

  「啊啊……就是這個……就是這個……啊啊……」春梅忘情地輕輕呻吟了起
來,跟著拉著劉文的手往自己的乳房上抓,「揉我的奶子……用力……」

  「唔……姐姐……」劉文像隻溫馴的小貓,完全按照著春梅的指示,將手伸
進了她衣領之間、用著手掌及手指,一會揉捏、一會搓揉著春梅的乳房及乳頭。

  「啊啊……太爽了……唔嗯……嗯嗯……」大概是怕被澤男聽見,春梅用手
摀著自己的嘴,並為了能早點到達高潮,春梅漸漸地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呃啊……姐姐……太快了……太快了……不行……我要忍不住了……」春
梅突然地加快了速度,對第一次做愛的劉文來說根本無法應付,但是又怕要是就
這樣胡亂射了出來,事後一定會被春梅給狠狠教訓一番,只好本能地抓緊了她的
乳房,痛苦地忍耐著越來越強烈的射精慾望。

  「沒關係……射……射出來……就……就這樣……射進……呀啊……」春梅
才說到一半,劉文就忍不住了,將大量的精液給射入朋友的母親的體內……

  九.春梅

  『這樣好嗎……他可是小男的同學啊……』

  在與劉文發生過關係之後,雖然春梅有想過劉文是自己兒子的同學,而試圖
要自己不要再與他發生關係,但小穴裡寂寞與空虛的感覺卻讓春梅像某個開關被
打開了一樣,只要一有機會,哪怕是只有五分鐘也行,隨時隨地都想讓劉文的肉
棒插進自己的體內。

  只要劉文的一個眼神、一句性暗示的挑逗,往往就能叫春梅血脈噴張、春心
大動。搞得她最後不得不在內褲上墊上護墊,不然有再多件的內褲都不夠換。

  「既然如此……不要穿不就得了∼」

  這天下午,劉文翹了課後溜到家裡來,春梅把自己的煩惱告訴他,得到了這
樣的答案。
  
  「討厭啦∼人家跟你說正經的,你還這樣開玩笑∼」春梅邊說邊脫去自己身
上的衣物並嬌嗔地說道。

  「我是很正經啊∼」劉文迅速地脫光了自己的衣服,跟著貼到了春梅的背上
、雙手往前捧著她的乳房揉捏著,「而且這樣不是很方便嗎?只要裙子一掀就能
直接來了∼」

  「呵,最好是啦∼」春梅轉過身,在劉文的嘴唇上輕輕啄了一下,「別忘了
小男跟冬竹他們都在呢!」

  「當然∼我可沒忘……」劉文的右手繞過春梅的頸子、帶點侵略性的用著舌
尖狼吻著她軟嫩的雙唇。每當他這麼做時,總是能叫春梅興奮不已。

  接著,劉文將手往下探,一手搓揉著乳房,一手則輕輕地掃過她光滑的恥丘
、停在兩片肥軟的唇肉之間。

  「妳個小蕩婦……才不過吻妳一下而已就淫水大做了……」劉文斜笑著,跟
著將中指插入了春梅的濕滑陰道之中、粗魯地前後來回摳弄著。

  「對啊……我就是個小蕩婦……你的專屬小蕩婦……唔啊嗯∼」當劉文的手
指在自己的下體抽插時,春梅也跟著放聲呻吟了起來,而且就像是只用手指還不
夠一般,春梅套弄著劉文的肉棒,恨不得他立刻插進來。

  「呵呵呵,真是個騷婆娘呢,要是妳這樣子被妳兒子女兒看到了,真不知道
他們會做何感想呢?」劉文說,跟著又把食指也插進了春梅的肉穴之中。

  「啊!討厭,不要突然就插進來嘛∼」春梅驚呼了一聲,並嬌嗔地說著,但
似乎不是真的討厭劉文這麼做,「看到就看到啊∼喜歡做愛又沒什麼不對,再說
,我也厭倦整天裝個好媽媽的樣子了,這樣也許我也可以鬆一口氣呢∼嘻嘻。」
  
  「噗,想不到原來阿姨妳是這樣的人……」劉文說,跟著將手從春梅的身體
裡拔了出來,並讓她看著因為她的體液而泛著淫光的手指。「第一天見面時,我
還以為妳是個正經八百的女人,沒想到現在竟然可以摳著妳的小穴呢。」

  「嘻,我也沒想過會有這一天呀……」春梅說,跟著把劉文的手指給含入口
中仔細地吸吮舔舐著,「唔∼好了啦∼人家想要了,快插進來……」春梅抓著劉
文的肉棒,一邊說一邊前後地套弄了起來。

  「好好好,這就給妳∼唉,沒看過哪個女人像妳這麼猴急的。」讓春梅躺在
床上,劉文蹲跪在她的雙腿之間,將肉棒對準了小穴後就狠狠地插了進去。

  「唔嗯……對,就是這樣……」當劉文把肉棒給送進體內深處時,春梅皺起
眉頭長長地讚嘆了一聲,但隨即又忍不住笑了起來,「誒,你前幾天還是處男呢
!說的你好像跟很多女人上過床似的!」跟著在劉文的鼻頭重重地捏了一下。

  「呿∼囉嗦,我上過幾個女人要妳管啊!」不知道是不甘示弱還是腦羞成怒
,劉文也跟著捏著春梅的奶頭,並像個調皮的孩子般,一會拉扯,一會搓揉地玩
弄著春梅的乳尖。

  「呵呵呵,竟然生氣了呢,真可愛∼」春梅邊笑邊說著,手也擡了起來、貼
在劉文的胸膛,跟著用雙手在他的乳頭上一左一右地畫圓繞圈著。「再用點力呀
……幹我……用力……」

  「唔嗯……妳……妳真的是……」像是在逗孩子般,春梅一邊出言挑釁,一
邊又不停挑逗著自己的敏感帶,這讓平常總是逞兇鬥狠的劉文雖然有些不是滋味
,但卻莫名地無法拒絕。

  「嘻嘻,怎麼?用手不夠?那這樣呢?」春梅斜笑著,跟著擡高了上半身、
伸長了舌尖,改用舌頭在劉文的胸脯上遊走。

  「喔喔……不要這樣啦……很癢……」在春梅的挑大逗下,劉文顯得有些…
…痛苦,不過不是因為春梅在他的乳頭上遊走的關係,而是她的指尖正來回搔弄
著劉文的肛門。

  「是嗎∼可是你的老二可不是這麼說的呢∼我每搔一下……它就在裡面跳個
不停呢……唔嗯……真是活潑呢……」春梅說,跟著像是要把劉文的肉棒連同子
孫袋給塞進肉穴裡一樣,擡著腰臀不停地撞著劉文的下體。

  雖然在春梅的“調教”下,劉文已經從插沒兩下就射精到現在可以撐上十五
分鐘。不過,這也僅限於劉文處於主動狀態下,按照自己的節奏來動才可以辦到
。要是立場對調、換成春梅主動出擊時,常常她才激動地搖個兩下,劉文就馬上
撐不住了。

  「喔……不行……不要搖那麼快啦……」果然,就好像有什麼制約一樣,不
管劉文再怎麼想努力忍住不射,只要春梅一扭動腰臀,他就得乖乖的繳械。 

  「沒關係∼就射呀……射進來……通通射進來給我……」春梅掐著劉文的臀
部用力推著,好讓他的肉棒能插得更深,使得兩人的下體不停發出”磅、磅、磅
”的巨大聲響,「再快點!唔嗯……對!用力!快到了……我快到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沒一會功夫,劉文再也忍不住的在春梅體內
射了精。像是要分散龜頭傳來的強烈搔癢感,他的手在射精的前一秒用盡了全力
捏著春梅的胸部,讓雪白的乳房上滿是紅腫的抓痕。
  
  「討厭啦,抓得那麼大力……都留下痕跡了……」劉文射精之後,春梅看著
胸口的抓痕忍不住地嘟嘴嘟嚷著,「要是被我老公看到怎麼辦?」

  「反正妳剛剛不都說被看到也沒關係了?」劉文帶著輕佻、不以為然地說著
,「再說,我也沒看過你老公出現過,不是說到哪出差去了嗎?」

  「哼∼出差勒……」春梅抱怨道,但其實都已經快忘記那張熟悉又陌生的臉
,『說不定他現在也正抱著另一個女人呢……』

  「怎麼?你不相信啊?」劉文問,跟著給了春梅一個不懷好意的笑容。

  「哼,只有小女生才會傻傻的相信他是真的去出差啦∼」春梅皺著鼻頭、做
了個鬼臉,「休息夠了沒?我還沒滿足呢!」語畢,春梅伸出了手套弄起劉文變
軟的老二,跟著將它給全含入口中。

  「哦哦……慢點、慢點……才剛射而已,現在還很敏感……」在春梅不停的
刺激下,劉文邊笑邊微微地扭動著下半身想逃開她的嘴。雖然才剛射過精而已,
但在春梅熟練地吹含吸舔摳之下,沒一會功夫劉文的下體又恢復了精神。

  「這次從後面來……」春梅抓著劉文的肉棒,跟著將臀部對準了他,直到劉
文再一次又進入她的體內,「啊啊嗯……好舒服啊……」

  在澤男與冬竹回到家之前,整間房子裡都是春梅與劉文兩人的生殖器的撞擊
聲。寢室、客廳、浴室、廚房,就像是小狗做記號一樣,春梅與劉文在空蕩的房
子裡到處做愛,直到劉文再也射不出任何東西才停止……

  十.劉文

  「這樣好嗎……妳可是澤男的媽媽啊……」

  在與春梅發生關係的半個多月之後。某天,劉文又一如往常地翹了課來到她
家。

  「呃……我是說……我們的事要是被街坊鄰居知道的話……妳也不好做人對
吧?」

  「怎麼?都已經過了這麼久了,你現在才覺得不妥嗎?」春梅邊說邊脫下自
己的衣服,「放心吧∼你不說、我不說,誰會知道?」

  「不,我、我的意思是說……」劉文就知道沒有一開始就講清楚的話一定會
會被春梅給誤會,而且看她開始脫起衣服,劉文更是慌張了起來。『明明在今天
過來之前都已經練習過好多遍了,怎麼現在又說不出來!』

  不過春梅可沒聽見劉文在身後嘟嚷,在她脫得一絲不掛後,才發現劉文的衣
服一件也沒脫。

  「誒,你怎麼還穿著衣服呢?壞學生強暴老師的遊戲那天不是已經玩過了嗎
?」春梅張著那雙大而黑亮的雙眼看著劉文,「所以你是想……再玩一次?那等
一下∼我先把我的“老師套裝”拿出來∼」

  「呃……阿姨……不是的……是……」劉文伸了手阻止春梅,「我……」

  「怎麼啦?」

  「我……」劉文在做了個深呼吸了之後長長地吐了一口氣,「我不想再這樣
下去了……」

  「什麼?」春梅感到有些不解,並微微地皺起了眉頭,「你說“不想再這樣
下去了”……是什麼意思?」



  「我……」每次都是這樣,要劉文打架砍人他連眼睛都不會眨一下,但只要
被女人一瞪,他常嚇得連自己姓啥名誰都忘了。雖然劉文痛恨這樣的自己,但無
論他再怎麼對自己做心理建設,春梅的音量只要高一些,他就會把話給全嚥了回
去。

  但是他決定為了自己,今天一定要把事情講清楚!

  在與春梅發生關係之前,劉文其實一直很在意自己還是處男之身的事。

  「堂堂一個校園霸王、一個天不怕地不怕的萬惡高中生,要是被人知道還是
處男的話,這不是讓人看笑話嗎!」劉文老是對著好友李彥綸這麼抱怨著。

  「呿∼你也就會出張嘴而已。」李彥綸不屑地說著,上過的女人就算用三雙
手來數也數不完的他,可不像劉文一樣對做愛充滿憧憬,「真想破處、不會去花
錢找個女人嗎?快又方便∼」

  「最好是啦!那麼多男人都用同一洞來發洩,也不知道乾不乾淨,老子才不
想得病勒!」

  而每次一到這,關於女人的話題就會自動結束。一直到劉文遇到了春梅並發
生了關係之後,劉文才覺得自己終於是個完整且成熟的男人了!

  不過,這種讓劉文飄飄然的感覺也僅限於最初的那個星期而已……

  隨著與春梅做愛的次數的增加,劉文的持久度與勃起次數都比還是處男時大
大地躍進了許多。但是,劉文也從一開始的一天三發,漸漸地到現在得一天六發
才能滿足春梅,他發現到,即使自己的體力再好,也無法填滿這女人如無底洞般
的慾望。

  要是再這樣繼續下去,我總有一天會被她給吸乾!

  「所以說啊……你說“不想再這樣下去了”……是指什麼?」春梅靠到劉文
身邊,用著堅挺飽滿的乳房緊貼著他的手臂,「不會是……不想跟我做愛了吧…
…」春梅用手在劉文的肉棒上來回地滑動,一下就傳來了裡頭變硬變挺的感覺,
「這裡好像跟你說的不一樣呢……」

  「請……」劉文閉緊了雙眼,聲音因緊張而顫抖。

  「請?」春梅問。

  「……請不要再這樣子了!」劉文帶著怒氣地撥開了春梅的手,這讓她覺得
有些錯愕,臉上像是寫著:你竟敢敢這樣對我?

  「我……我已經不想再跟妳做愛了……喔,不對……那根本不是做愛,是地
獄!」劉文鼓起勇氣、成功地表達出自己的意見,除了鬆了一口氣之外,有那麼
一瞬間,他還很佩服自己終於敢對女人大聲說話了。  

  「喔∼是嗎?」意外的,春梅竟然一臉冷靜,「原來,你覺得跟我做愛是下
地獄呀∼」春梅的手在劉文的臉頰上由上到下地輕輕滑過,「你還沒見過什麼叫
地獄呢,小朋友……」

  「妳……妳是什麼意思?」明明身上還穿著衣服,但怎麼感覺自己才是全裸
的那個,劉文冒著冷汗、緊張地反問著春梅。

  「就……這個意思囉∼」春梅從角落裡拿起攝影機,「不好意思,阿姨一直
有攝影的習慣,所以就把我們做過的一切都.拍.下.來.囉∼」

  「你想想,要是我拿我們做愛的影片去給你們學校的同學或者是你的小弟們
看會怎麼樣?」春梅邊說邊神秘地笑著,「”哇!想不到老大竟然跟個歐巴桑做
愛啊!”,”真是畜牲!竟然連人家的媽媽都不放過?”,”還以為他有多猛呢
,沒想到才兩分鐘就射了∼”」

  「反正我已經是四個孩子的媽了,所以我是無所謂啦∼不過你還年輕呢,這
些話應該會跟著你一輩子吧?呼呼呼∼」

  「把攝影機給我!」聽完春梅的話,劉文腦羞成怒地搶下她手中的機器,跟
著重重地摔在地上。

  「嘖嘖嘖……這樣摔有什麼用呢∼影片早就都傳進電腦裡囉∼」春梅一邊斜
笑一邊不以為然地說著。

  「妳……妳這個女人!」劉文因忿怒而漲紅著臉說著。雖然緊握著雙拳,但
他仍保持著理智,因為他知道要是這樣直接一拳下去,事情一定會往更糟糕的部
份而去,「妳想怎麼樣?」

  「這個嘛……」春梅踩著輕盈地腳步在房間裡旋轉了一圈,最後在床邊坐下
,跟著大大地張開了雙腿、露出了白淨的私處,「你先幫我舔一舔、舒服了後我
再來想想……」

  『到最後,還是只能乖乖地做她的玩具嗎……』眼下劉文似乎已經沒有別的
選擇,只好乖乖地跪到春梅的雙腿之間、忍氣吞聲地照著她著指示做。

  「這才是我的乖孩子∼」春梅滿意地搓揉著劉文的後腦勺,「啊對∼就是那
……太棒了……唔嗯……」

  「來、上來,把衣服脫了!」在劉文幫春梅口交了一會、她的下體已經濕糊
了一片之後,春梅把他拉起身、粗魯地脫去他的衣服,「我要……給我你的棒子
……你那根又大又粗的棒子……」扯下劉文的皮帶之後,春梅迫不及待地拉下他
的褲子、直接往劉文勃起後那粗大的陰莖上抓去,跟著如同在舔冰棒一樣,貪婪
地在上頭吸吮舔舐著。

  即使劉文再不願意,雙腿間的分身還是在春梅的挑弄下不爭氣地擡起了頭,
而且就像是在回應她的努力一樣,很有精神地在春梅的手中跳動著。

  「看吧……除了我,誰能讓你這麼有精神?」分不清是在對劉文還是他的肉
棒說話,春梅邊笑邊說著,還滿意地在上頭輕輕吻了一口。

  「來吧,插進來,幹我!」春梅躺了下來,雙手雙腿都張開迎接著劉文,劉
文最後也只好嘆了一口氣、提著肉棒往她的小穴插去……
  
  十一.尾聲

  「啊……啊……不行……又要、又要……到了……嗯唔!」

  已經數不清這是第幾次到達高潮了,從劉文的身上倒了下來,春梅用力地不
停喘息著。連續幾個小時的抽插下,涔涔的汗水爬滿了春梅白晰緊實的肌膚上,
在昏黃的燈光下,那成熟的胴體散發著一股說不出的淫靡感。

  「說好了……這是最後一次了……」劉文氣喘噓噓地說著,看著自己再也擡
不起頭的分身,他覺得自己剛剛應該是射出血來了。

  「呼……呼……最後一次?哼哼……是啊,今天的最後一次……」春梅站了
起來,將濕透的長髮給挽了起來,「等等沖個澡後早點回家休息吧,明天早上再
來找我。」
  
  「什、什麼?」春梅的話讓劉文相當的不解,「那妳剛剛答應我的事呢?」
  
  「我答應過你?」春梅緩緩地轉過身,雙手叉在胸前,「我只說過我會再想
想而已,我哪有答應過你什麼東西∼不過,要是你從今以後能每次都滿足我的話
,我會“認真地”考慮看看的∼哼哼。」語畢,春梅就走進淋浴間準備洗澡。
  
  「你……這個……臭婊子子子子!」而就在春梅轉過身時,劉文再也壓抑不
住滿腔的怒火,一個箭步就來到春梅的身後,跟著從後頭用著雙手緊緊掐著她纖
細的脖子,「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

  「放、放手啊……我……我……不能……呼吸了……」沒想到劉文會真的對
自己出手,毫無防備的春梅雖然用力掙扎,但力氣始終比不上強壯的劉文,沒兩
下就虛弱地跪了下來,用著氣音求饒著。
  
  不過劉文可沒有要放過她的意思,被忿怒給衝昏頭的他心想:『要是今天不
殺了眼前這個女人,往後不知道還要被她給控制多久……』一想到這,劉文不自
覺地又加重了手腕的力道……

  碰咚!

  突然間,有人拿了重物在劉文的身候朝他的頭敲了下去,還沒來得及搞清楚
發生什麼狀況,劉文就眼前一黑、直接昏了過去,

  等到劉文醒過來時,人已經在醫院了。才剛想起身,後腦勺傳來的劇烈疼痛
就讓他覺得頭暈想吐。

  「誒誒,躺著躺著,醫生說你還不能起來呢。」說話的是澤男,見劉文想要
爬起來,趕緊又用手把他按回床上去。

  「我……我怎麼會在這?」躺回床上後,劉文虛弱地問著。

  「呃、這個嘛……」澤男有些尷尬地說著,「因為你被我給打傷了……所、
所以……」

  「……被你?」劉文這想到被偷襲前的事,「對了!你……你媽媽呢?她…
…怎麼了?」劉文擔心地問著澤男,雖然他一度真的想殺了春梅,不過在冷靜了
之後,已經開始後悔有過那樣的念頭。

  「放心,她沒事,現在在家裡休息呢。」澤男邊說邊拉著張椅子在劉文身旁
坐下。

  「所以……你知道我們的事了?」劉文問。
 
  「嗯……知道好一陣子了……」澤男抿著嘴,然後點了點頭,跟著像是陷入
沈思一般低頭不語。

  「我……」劉文有些尷尬且慚愧地對澤男說著,「我不是故意要這麼做的…
…只是你媽她……她不肯讓我離開……我才……我才……」

  「我知道……」澤男說,「不然你以為我爸為什麼都不回家?」

  「……原來是因為了這樣?」劉文驚訝地說著。

  「是啊……說起來真的很不好意思……不過,其實我媽她有很嚴重的性愛成
癮症,在爸爸再也滿足不了媽媽,而藉著加班、出差等理由逃家後,她其實已經
很積極努力地在做治療了……可是我不知道她竟然會把目標轉到你身上……」

  「原來如此……」劉文嘆了口氣道,感覺上自己這半個多月以來只是被春梅
當成是洩慾的肉棒人了。

  「呵呵……」突然,澤男像是想到什麼一樣,失聲笑了出來。

  「笑什麼?」劉文問,以為澤男看穿了他的心事而在嘲笑他,口氣顯得有些
不悅。
 
  「沒有……只是想到我們要來醫院之前,其實我媽正打算報警抓你呢!」

  「……抓我?」劉文問,「喔,也是啦……我差點失手殺了她嘛……」  
 
  「是啊,我媽都快氣瘋了,除了殺人未遂之外,她還要告你控制並強暴她呢
!」澤男說,跟著幫劉文倒了杯水。「不過當然我沒讓她這麼做啦,不然現在你
就在警局裡做筆錄了,呵呵。」

  「蛤?我強暴她?拜託!我才是被強暴的那方好不好!」劉文喊冤著,一邊
還翻了個大白眼,「那……結果呢?你是怎麼讓她打消報警的念頭的?」

  「諾∼」澤男說,然後從包包裡掏出一個隨身碟,「你跟我媽的影片我都備
份在這裡面了,我威脅她要是敢報警的話就公佈裡面的內容。」

  「可是我記得她說過不怕被人知道我們的事啊,公佈了又怎樣?」劉文不解
地反問著。

  「齁,檢警們也不是笨蛋好嗎,在看過了裡面的內容後,誰強暴誰還會不清
楚嗎?」澤男無奈地苦笑道,「而且,這種事要是真的傳出去了,她怎麼可能會
真的不在乎啊?」

  「喔、喔……有道理呢……」劉文邊說邊喝了口水,「……謝、謝啦。」

  「哪裡……客氣什麼∼我們是好朋友嘛……好朋友……就是要互相幫忙啊…
…」沒想到劉文竟然會向自己道謝?這可讓澤男驚喜地紅了臉、低著頭一邊呢喃
一邊緊張地撥弄著自己的手指。

  而劉文這才發現,其實,皮膚白嫩的澤男……長得也挺好看的嘛!害羞起來
的樣子似乎比冬竹還可愛呢……

  每個人的結局:

  劉文--在春梅日以繼夜的“調教”之下,劉文已經對女人產生不了興趣了
,於是在出院沒多久就接受了澤男的告白。兩人在交往了數十年後,於婚姻平權
法案通過的當日登記結婚。

  澤男--大學畢業後考取了律師資格,因為外型俊俏加上性向的關係,成為
了話題感十足的明星律師,之後又挾帶著這股氣勢參選立委、為同志們發聲,為
促成婚姻平權法案的主要的推手之一。

  春梅--在劉文被自己給嚇跑了後,春梅又得再一次地面對與治療性愛成癮
的問題,雖然一度因為醫生是個高壯的帥哥而又差點放棄,不過幸好醫生是澤男
所推薦的圈內好友,所以這次總算是可以抱持著一點希望了……

  冬竹--在畢業後因為外型亮麗的關係而在路邊被星探所挖掘,之後便以藝
名:蕾在日本演藝圈出道,能歌善舞又多才多藝的她才出道兩年就累積了不少死
忠粉絲支持,更預計在今年年底登上紅白的舞台大展歌喉呢!

  武男--因為躲避性愛成癮的妻子而全心寄情於工作的關係,武男在兩年內
幫公司賺了不少錢,更因此獲得董事長的賞識,從此留在身邊當左右手,在公司
成為全球百大企業後,武男也以新一任執行長之姿而登上時代雜誌封面。

  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全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