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女人都含憂含怨

兩個女人都含憂含怨
  回到了工地,他也只是說總陉理夫人和藹可親,如此而已,因爲說太多了
,像阿姨,阿來嬸,都是很敏感的女人,馬上會發生問題的。
  那十幾天過得真不好受,阿姨更是纏得緊緊的,一有空就找他玩,阿來嬸
比較含蓄,總是他去找她玩。
  充滿著生離的十幾天。
  兩個女人都含憂含怨。
  尤其是離別的前一天晚上,阿姨纏他大戰三百回合,半夜一點多,又去找
阿來嬸。
  阿來嬸那夜也無法入眠。
  好在那夜阿來叔,也喝得醉迷迷的,睡得像頭死豬,他一上床,阿來嬸就
看到了。
  兩人摸黑到了五樓。
  猛地緊緊抱著,阿來嬸已低泣不成聲道:
  “你明天要走了。”
  “我會常常回來看阿嬸的。”
  有柔柔的月光照進來,阿來嬸躺下來,她的粉臉是幽怨,雙眼含淚,他爲
她擦掉臉上的眼淚。
  阿來嬸說:
  “你走了也好。”
  “爲什麽?”
  “你我這種不正常的關系,也該結束了。這樣長期下去,遲早會出皮漏的
。”
  那夜,他也舍命陪美人,也跟阿來嬸大戰三百回合,所以那天早上,車子
來了才被叫醒。
  反正他父母已爲他準備好了一切。
  他就坐著轎車,來到總經理公館。
  乾媽早已急不待地等著,不要半個鍾頭,就整理好了,他的幾件衣服,一
些書了。
  那時候,才早上九點。
  乾媽說:
  “到乾媽的臥室坐,好嗎?”
  “好。”
  兩人走進乾媽的房中,坐在沙發上。
  他現在已經不再怕這位貴夫人了,他想:乾媽大約三十歲,真的美若天仙
,有人形容美女:“增一分則太肥,減一分則太瘦”,這用在乾媽身上,最適
宜了,豐挺的雙乳,纖細的柳腰,又有修纖圓潤又均勻的大腿小腿,真的是全身
上下,無一處不美。
  乾媽嬌臉如花,道:
  “是這樣的看女人嗎?”
  “不!乾媽,不是看,是欣賞。”
  “哦!這看和欣賞,又有分別嗎?”
  “是的,看女人,所看的只是普通女人,或者是略有幾分姿色的女人,一
位絕色美人,你若看絕色美人,實在是罪大惡極,該打屁股,對絕色美人,應
該是用欣賞,正如現在,阿奇欣賞乾媽一樣。”
  “哦!那麽乾媽是絕色美人了。”
  “對,乾媽是個絕色美人,可惜………”
  “嗯!……你也頑皮賣關子了,說,可惜什麽?”
  “可惜也是個女人。”
  “妙論,說,女人又怎樣?”
  “女人與仙女不同,仙女可不食人間煙火,不沾凡塵,女人則要吃飯,大
便和睡覺。”
  “哦!你爲什麽要繞個圈子,不直接說,女人也是血肉之軀,也有七情六
欲。”
  “……………”
  “爲什麽不說話了。”
  “說話只是空談,所謂空談無用,乾媽是不是?”
  他邊說,邊用一只手輕握著乾媽的玉手,這是他第一步,試探乾媽,看她
的反應。
  乾媽但覺玉手觸電,驚得差點兒要縮回手,她害羞得嬌臉绯紅,她不能縮
回玉手,因爲她的身份不同,她若有一點兒拒絕的意思,立即嚇壞了這位乾兒
子。
  少奇但感心胸一震,原來乾媽並非百戰沙場的女將軍,只是一個剛想偷情
的女人而已,那更好,一定可以逗得她欲仙欲死,他另一只手又故意放在她的
大腿上,輕搖著說:
  “乾媽,你不回答嗎?”
  “回答什麽?”
  乾媽這位貴夫人,一向自視甚高,通常的男人,真的沒有一個敢動她的腦
筋,而敢對她動腦筋的,也只是那些地痞流氓,歹徒之類的男人,對她的財與
色發生興趣,在想人財兩得。
  在實際上,她與丈夫已經五年不曾同房了,原因是丈夫想拐誘她的家財,
便她太失望太灰心了。
  她丈夫,只是一個窮小子,被她愛上了,才由一個小職員,升到現在總經
理的位置,飲水不思源,還做出對不起她的事,本來想立即與丈夫辦理離婚。
也是看在女兒的份上,饒了他。
  這五年中,她也曾想交男朋友,又怕若不小心,交了個地痞流氓,或歹徒
,就將身敗名裂,何況她已三十幾了,地想把它忍過去。
  可是實在忍不住了,空守羅帷,又空虛又寂寞,日子不知怎樣過。
  五年來,未曾碰過男人,想不到這乾兒子,竟先發動攻勢了。
  她感到少奇放在大腿上的手,就似一團烈火,燃燒著她的全身又熱又養,
聽了少奇的話,猛地回醒過來,說:
  “回答什麽?”
  “空談無用,是嗎?”
  “對,對,空談無用,無用。”
  好了,少奇現在對乾媽已知道個大概,她急須男人的安慰,又害羞又膽怯
,即然這樣,主動的該是他,而非她了,他說:
  “乾媽,你好香噢,抹什麽香水。”
  “沒有呀!”
  “我不信。”
  “不信?”
  “是呀!乾媽一定在耳根后,抹上法國香水。”
  “真的沒有。”
  “我就是不信,我聞聞看就知道了。”
  “嗯………好嘛!”
  少奇就不客氣的把鼻子,挨近乾媽的耳根后,其實他不是聞,而是用鼻子
吹氣,吹向乾媽的耳根后。
  那種熱氣,吹得乾媽打了一個寒噤,由全身一直養到小穴里去。
  “乾媽真的沒抹香水在耳根后,那麽,一定是,一定是抹在骼肢窩。”
  乾媽真的芳心蕩漾,恨不得把他抱在懷中,可是女人的矜持,使她忍耐著
,說:
  “沒有,真的沒有。”
  少奇見乾媽不喜歡這種遊戲,那麽就別種花樣吧!反正建忠仔叔,教會了
他多套,他說:
  “乾媽,我會算命,你相信嗎?”
  “不相信。”
  “那就試試看。”
  他用右手,就提起乾媽的手,很詳細的看了一下說:
  “所謂聰明在耳目,富貴在手足,乾媽,你明白這其中的道理嗎?”
  “不……不知道。”
  “聰明在耳目的意思說,一個人的聰明與否,看他的眼睛和耳朵,就知道
了,像乾媽的耳朵…………”
  他邊說,邊把提著乾媽玉手的右手放下,放在乾媽的大腿上,同時慢慢地
翻起她的裙子,把手伸進去,摸著了大腿。
  右手則摸著乾媽的耳朵,其實那里是摸耳朵,是在摸乾媽的臉頰。
  乾媽被這一陣上下齊手,摸得欲火熊熊地燃燒起來了,少奇的右手,已經
往上移………要撫到三角褲了。
  “啊…………”
  乾媽嬌叫一聲,全身發抖,道:
  “少奇………我怕.…………”
  “怕什麽?怕有人闖進來。”
  “不,不!沒有人會闖進來的,只是怕,怕………”
  少奇右手停止前進道:
  “乾媽,你別怕,放松身心,你會嗎?”
  “不………不會。”
  “好,我教你,你站起來。”
  乾媽這時已經被欲火灼燒不知該怎麽辦了,她只想被這個親兒子,抱入懷
中,她太需要了,這時,她像綿羊般的柔順,任由少奇擺布。
  她站起來。
  少奇也站起來,把她摟入懷中,緊緊地,然后說:
  “靠在我的身上,不要想什麽,放松心情。”
  “嗯………抱緊乾媽………嗯……”
  少奇發覺她的陰戶剛變硬。.
  “哎唷………”
  她就癱瘓在少奇身上,精疲力盡了。
  他一手抱著乾媽,一手脫她的衣服。
  他現在已經被訓練成此中老手了,二、三下就把她脫得清潔溜溜,一絲不
挂。
  然后,抱著她,放在床上。
  她竟然還在暈迷中。
  少奇並不急看上床,他在大白天,良好的光線下,慢慢地欣賞這個女人的

  少奇目不轉睛地看著,那曲線玲珑的身段,使他心中暗暗贊美,她的嬌軀
,實際比少奇自已所想像的,還要美麗得很多。
  他昨天已經前后大戰六百回合了,今天並不急于跟乾媽玩,但他要給乾媽
一個見面禮。                              
  他脫光了衣服才爬上床,床的顫動,搖醒了乾媽。
  她醒過來,才發覺全身赤條條的,趕緊翻身,俯臥著,道:
  “少奇………我好怕。”
  她那纖細的腰肢,肥圓的粉臀。
  尤其是二個肥圓的乳房,非常的性感。
  少奇不急著把她翻身,他伏身用灼熱的雙唇,輕吻著那肥圓性感的屁股。
  然后,順勢往大腿吻下來。
  雙手不停地在她纖細的腰肢上,輕撫著。
  她感到一陣顫抖,舒服的感覺湧上全身。
  一陣陣的刺激,使她全身的血液都沸騰起來了。
  “嗯………阿奇…………你………你……真是武林高手………哼…………
。”
  她受不了的翻過嬌軀,仰臥著。
  少奇先給她一個熱吻,然后把臉貼在她那豐滿白嫩的乳房上,用一只手,
揉弄著另一個乳房。
  “嗯………嗯………好養…………呀………好嘛………嗯…………。”
  “嗯………好兒子………我受不了……真的受不了了………好養好養哦…
……。”
  她,感覺到自已全身的骨骼,是一根根地,在融化,在分散………
  少奇揉乳的手,往下移,滑過小腹,停在陰戶上。
  “啊!………”
  她抽搐一陣。
  他的手指由紅嫩的肉縫中插進去。
  “嗯……太養了………我受不了了………我要………兒子………我要……
…”
  她,櫻口哆嗦的哀求著。
  少奇不忍再折磨她,只好翻身上馬,把她壓在底下,說:
  “乾娘……舒服嗎?………”
  “我要………我要………。”
  少奇心想,乾媽太可憐了,一定很久沒跟男人玩過了,他用手挺著大陽具
,對準小穴口,磨擦著。
  “……兒子………娘要….……要嘛………快插……嗯………快………”
  “乾媽不怕痛嗎?”
  “不怕,不怕……快………快………”
  小穴口已經淫水湧湧。
  少奇知道乾媽已經欲火難耐,臀部用力,往前一挺,把大陽具往下插。
  “哎唷喂…………”
  大陽具已插入了三寸,少奇想,總經理的陽具,顯然也很粗,可能只有三
寸長。
  她,星眸微□,櫻口半張,嬌喘于于。
  “好痛………好舒服………。”
  現在,少奇緩緩的抽起來,再用力的緩緩插進去 又抽,又插………
  “唔………唔………輕點………呀………親兒子:……我愛你………娘愛
你…………”
  她感到陣陣舒服的刺激,流通全身。
  抽插了十幾下之后,少奇已感到大陽具在她的小穴里,已能通暢無阻,可
惜只是上面的那三寸,再下去,還是此路不通。
  “親兒子……唔……你饒了我吧………我要……要死了………呀…………
好舒服…………。”
  少奇愈插愈猛,他想突破這三寸之關。
  她,被陣陣的快感,刺激得緊張到了高峰,她感到自已的身體,好像在火
焰中燃燒著。
  “唔………唔……親兒子………我要死了………真的要死了………。”
  她舒服的呻吟著,欲仙欲死。
  少奇仍然猛烈地抽插著,他也漸漸地感到欲火燃燒起來,不可抑制,但是
他知道他已不能再丟精了,昨晚丟了兩次,對身體大損,所以他只好深呼吸幾
次,才漸感已不再激情了。
  “………親兒子………我要死了………呀………舒服………我………死了
…………。”
  直到她舒服得幾乎瘋狂了,拚命地擺動著臀部,挺高了陰戶,迎接著少奇
的攻擊。
  猛然:
  她的全身一陣顫抖,玉腿突然擡高把少奇的下身夾住,一雙玉手則緊抱著
少奇嬌哼著。
  “親兒子……好美………好美………我真的死了………好美。”
  然后嬌軀成“大”字的,暈迷在床上,淫水也濕透了一大片床單。
  最可惜的是,大陽具,並沒有突破三寸大關。
  他靜靜地欣賞著,乾媽性感滿足后的粉臉,如此的迷人,好像粉搓玉琢的
美女頭部的像。
  少奇只感到,他能玩到這女人,實在是幸運中的大幸運,也許是她太富有
了。也許是她太高貴,太美麗,太迷人,太香了。
  種種嬌羞的媚態,很是蕩人魂魄,少奇不自禁地吻著她。
  她緩緩的展開眼睛,看到少奇注視她,嬌臉绯紅的,又趕快迷上秀眼,那
  她迎接著熱吻,並把丁香送進少奇的口中,讓少奇盡情地吮舔著,半響才
分開。
  少奇說:
  “乾媽,你真可憐。”
  “唔,可憐什麽?”
  “你一定很久沒跟男人玩過了。”
  “嗯,誰像你,天天跟女人玩。”
  “胡說。”
  “不然,如何能成武林高手。”
  “乾媽,我真的是武林高手嗎?”
  “嗯!何只是高手,簡直登峰造極了!”
  少奇聽了嘻嘻笑道:
  “既然你說我是高手,那我就要有高手的架勢。”
  她見了這架勢,嚇得粉臉發白,連忙急急阻喝:
  “兒子呀?你………你不能那麽凶猛………”
  但是太遲了,只聞“滋……”的一聲。
  “哎唷………”
  乾媽的嬌叫聲中,她嬌軀抽□的一陣扭動,竟然暈眩了。
  只見她粉臉蒼白,冷汗濕的。
  少奇的大陽具已經全根盡沒,只感到小穴里,又窄又緊,又溫暖,一陣畢
生從未享受過的快感,遍布全身,他也快樂的叫出。
  “乾媽,你的小穴好美,美死人了…………。”
  乾媽並沒有回答,她只是一陣一陣的痙攣著,然后再嬌哼出聲:
  “好痛好痛…………”
  少奇本來要抽動,只好停止了,柔情萬千的問:
  “乾媽,對不起,對不起。”
  “哦………真痛………。”
  “我抽出來,乾媽就不痛了。”
  “不要抽……不要抽………。”
  “唔………哼………對………是這樣………。”
  她夢呓般的呻吟著,自己也不知道說什麽,兩條粉臂如蛇般的,緊緊纏住
少奇的腰上,銀牙咬在他肩頭上的肉,用來發泄她心中的快感和喜悅,所混合
而成的情緒。
  “呀………親兒子………美死了……親哥哥………我就死給你了………
。”
  一陣興奮的磨擦,大陽具在她的小穴里,碰到了最敏感的地方,不由大呼
出聲。
  “……美美………美死了………啊………親哥哥………可讓你玩死了……
我的……….我的至寶………。”
  她歇斯底里地嬌叫,嬌軀像被投入火焰中燃燒一樣,周身顫抖,只覺得口
乾和呼吸加速,又像是在喘,她拚著命的在扭動。
  在擁抱,在往上挺,挺。
  “呀………呀………痛快死乾媽了………我要美死了………舒服死了…:
…親哥哥……呀………你真要了乾媽的命………。”
  大在乾媽的小穴,還是又緊又窄,他本想抽動,又怕刺痛她,只好磨
轉著。
  她真的無法支持了,被少奇磨得欲仙欲死,陰精直冒,花心亂顫,口中頻
頻呼叫:
  “親兒子………我一個人的親兒子………你的大插死我吧………哼…
……親兒子………乾媽連命也給你了。”
  少奇知道乾媽要丟精了,他更猛更快的扭動著,磨擦著。
  “咬………親兒子………哼………哼……我的親兒子………不行了……唉
唷………乾媽泄給你了。”
  少奇見乾媽嬌軀已經軟了,知道她又丟精了,但他被她的浪叫,激得性起
,抱著軟軟的乾媽,像電磨一樣,愈轉愈快。
  她的小穴隨著大陽具的轉動向外翻動,淫水一陣陣的往外流,她快樂得死
去活來,不住地打寒襟,小嘴里直喘著,叫著。    
  “親兒子………媽的命給你了………舒服死了………美死了…………。”
  她已精疲力盡的暈迷在床上。
  少奇覺得無味,也停止了。
  兩人竟然在朦朦胧胧中,睡著了。